欢迎访问手机版

追书网 > 穿成反派大佬王妃

穿成反派大佬王妃

夏尘埃作者 著

连载

顾婉玉日子过得一点不顺,她被渣男和小三联手杀害。死得憋屈就算了,她竟然还穿越到一本自己看过的小说中,成了书中大反派的王妃。初来乍到就被强占清白,顾婉玉连生气都来不及,马上小命要不保。作为熟知本书剧情的人,她果断决定和大反派和离。可大反派不答应,还处处帮女配为难她。无奈之下,顾婉玉一点骨气都没有,天天找上门去求情,求王爷和离吧!

主角:顾婉玉,江夜宁   更新:2022-07-23 1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婉玉,江夜宁 的其他类型小说《穿成反派大佬王妃》,由网络作家“夏尘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婉玉日子过得一点不顺,她被渣男和小三联手杀害。死得憋屈就算了,她竟然还穿越到一本自己看过的小说中,成了书中大反派的王妃。初来乍到就被强占清白,顾婉玉连生气都来不及,马上小命要不保。作为熟知本书剧情的人,她果断决定和大反派和离。可大反派不答应,还处处帮女配为难她。无奈之下,顾婉玉一点骨气都没有,天天找上门去求情,求王爷和离吧!

《穿成反派大佬王妃》精彩片段

目光惺忪迷离间,顾婉玉只觉大脑炸裂似的一疼。

随即,一张俊朗非凡的脸映在她双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比电视上那些明星还要好看。

她呼吸不由停滞了一瞬。

可男子一开口,话语里全是残忍与厌恶:“顾婉玉,以为下了药,我就会遂你的愿?”

“痴心妄想!”

什么情况?

她不是在实验室发现前男友和小三做违法乱纪的事,被杀人灭口了吗?

怎么会在这?

还有……

男子面颊染红,深邃幽深的双目暗含情欲与无尽的恨意。

炙热的气息打在顾婉玉脸上,又酥又麻,让她迷失方向,大脑亦停止了思考。

中药了?

她下意识对着面前正要离开的男人伸出手,整个人顺势往他身上贴去,然后难耐的扭动身子。

女人意乱情迷的小脸,再加上她的动作,让本还有一丝清醒的人,顿时理智全失。

头一侧。

“啊!”突然的剧烈痛楚让顾婉玉疼得面目扭曲,指甲深深陷进男人后背。

体验感真差!

……

再次醒来,顾婉玉意识到一件事。

她穿书了!!

貌似是穿成了昨天看的虐文里,那个出场比反派介绍还少的恶毒女配。

至于刚刚那个被她占了大便宜的男人,就是全文最大的反派——宁王江夜宁。

身为反派,智商在线,不仅战功赫赫,名震天下,且杀伐果断,有造反之心。

即便如此,仍旧是顾婉玉最有好感的一个角色。

至于原主,晋朝丞相府出身的嫡长女,性格嚣张跋扈。

原本心心念嫁给太子,预要成为母仪天下。

结果被一道圣旨安排给了这位反派,又看这反派长得好看,开始了死缠烂打,反遭白莲妒忌,用计陷害,再加上嫁进王府后,处处苛责府中下人,坏事做尽。

可谓最后下场凄惨。

按照小说剧情走向,江夜宁的青梅竹马顾怜儿被掳走,所有疑点将全部指向她。

紧接着,江夜宁雷霆大怒,直接将原主吊死抛尸荒野,并伪造成了自杀。

照着情节发展,恐怕不到半个时辰,顾婉玉就要凉凉了。

王府院内。

一名白衣鹅蛋脸的女子正眼泛泪光。

“江哥哥,怜儿也没想到姐姐会这么狠心,对怜儿做出这种事,怜儿自知再无颜面来见江哥哥。”

江夜宁还未开口,只听得“哐”地一声,卧室门打开。

顾婉玉大步流星从房内走出,身上衣物也只是随意敛上,弄得一旁的侍卫不敢直视。

看着她不知羞耻的装扮,以及先前的狐媚子做法,江夜宁深幽的眸子越发森冷狠厉。

“顾婉玉,谁允许你这样出来的?”

旁侧,顾怜儿见到顾婉玉身上若隐若现的红痕,两手攥紧,眼中难掩恨意。

嫁给江哥哥的应该是她才对!

要不是有太后撑腰,她哪能有这个机会!

看江夜宁的目光落在顾婉玉身上许久,顾怜儿收起心中愤恨,娇声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姐姐,你……你和江哥哥……你害我,就是为了和江哥哥……”

她宛如难以启齿,说一半留一半。

意思却不言而喻:她为了得到江夜宁,不惜伤害她顾怜儿。

要不是看过书,她真以为顾怜儿失了清白呢!

事实上,这人是盛世白莲,狠毒程度比起原主有过而无不及。

面对男人嗜冷刺骨的眸光,顾婉玉抱起双臂,熟视无睹的朝顾怜儿冷笑道:“哦?说说看,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又是怎么被那群歹人糟蹋的?”

望着她的态度,顾怜儿先是一愣,后迅速摆出一副可怜娇弱的模样。

“怎么可能?我还是清白的!我……姐姐为何要明知故问,我们毕竟是姐妹,此事,我只当没发生过。”

好善良的心机婊!

“被奸人掳走,还能保持清白之身,抓你一不劫财,二不劫色,这可能吗?”顾婉玉挑着眉,笑问。

顾怜儿神色一僵,忙向江夜宁委屈道:“江哥哥,怜儿也不知原因!姐姐,你不认错,怎么还诋毁怜儿呢!”

顾婉玉好整以暇的质问道:“我要认什么错?绑匪早就跑了,难道不是你安排的?”

闻言,顾怜儿面色苍白,“怜儿到底做错了什么,姐姐这般对我?”

啧啧!

这梨花带雨的姿态,不去现代演苦情戏,可惜了人才!

想必除了这些外,她与江夜宁被下药也是顾怜儿的手笔。

只怕她本来的计划是自己和江夜宁发生关系,没料到中间出了岔子,反倒成全了原主。

费尽心机,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做事讲究证据,你能证明是我绑架的你吗?想当王妃直说,不用把我挤走,我这就给你们让位,让你们两个双宿双飞。”

“放肆!”江夜宁脸色意外地难看。

他怒目而视,正对上顾婉玉挑衅戏谑的眼神。

按理说,她不应该这么早就挑衅这位大boss。

可她平生最恨这种白莲花小三上位的戏码!

反正怎么解释都没用,凭什么忍着?

想着,顾婉玉弯眼一笑,眉目间满是暧昧柔情,语气软糯道:“王爷,不知方才我将王爷伺候的如何?不过,王爷日后与她倒也有了经验。”

“……”

“难道王爷觉得我说错了?也对,毕竟是我霸王强上攻的,王爷坐享其成。”

“顾婉玉!”江夜宁面上黑沉的滴水,目光阴鸷犀利,叫人毛骨悚然。

任何个男人,绝容忍不了被挑战男性那方面的权威。

顾怜儿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婉玉,心下更是惊讶。

明明顾婉玉是个废物,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还有胆拿那种事调侃江夜宁!

“本王不屑与你争论。”再开口,江夜宁的话多少有些咬牙切齿,“惊蛰,送王妃去潇湘院,何时悔过,何时出来!”

见状,顾婉玉强忍下身难受,眼疾手快的闪开,浅笑道:“你好歹是王爷,把人吃抹干净了就要关紧闭?说出去颜面何存?”

她就是要故意激怒江夜宁,好休了她。

听到这些,顾怜儿一口银牙都快咬碎。

两人争执间,顾怜儿捂着心口急促地咳嗽两声,泫然欲泣。

“姐姐,我从没说过自己想当王妃。”

没说过,那就是心里朝思暮想咯!

顾婉玉忍不住轻笑出声:“嫡庶有别,少在这跟我套近乎,要不是我娘死得早,你跟你娘连进家门的机会都没有。而我如今贵为宁王妃,你不下跪问安,还诋毁本王妃,妄图触犯老祖宗的规矩不成?”

“我没有。”顾怜儿红着眼反驳。

“顾婉宁,我看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江夜宁双眸寒光乍现,吐出的话像淬了冰般,“还不动手?”

目光惺忪迷离间,顾婉玉只觉大脑炸裂似的一疼。

随即,一张俊朗非凡的脸映在她双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比电视上那些明星还要好看。

她呼吸不由停滞了一瞬。

可男子一开口,话语里全是残忍与厌恶:“顾婉玉,以为下了药,我就会遂你的愿?”

“痴心妄想!”

什么情况?

她不是在实验室发现前男友和小三做违法乱纪的事,被杀人灭口了吗?

怎么会在这?

还有……

男子面颊染红,深邃幽深的双目暗含情欲与无尽的恨意。

炙热的气息打在顾婉玉脸上,又酥又麻,陌生的情潮疯狂袭来,让她愈发迷失方向,大脑亦停止了思考。

中药了?

她下意识对着面前正要离开的男人伸出手,整个人顺势往他身上贴去,然后难耐的扭动身子。

女人意乱情迷的小脸,再加上她的动作,让本还有一丝清醒的人,顿时理智全失。

头一侧,疯狂的吻住她!

她的初夜初吻都没了!

体验感还如此差!

……

再次醒来,顾婉玉意识到一件事。

她穿书了!!

貌似是穿成了昨天看的虐文里,那个出场比反派介绍还少的恶毒女配。

至于刚刚那个被她占了大便宜的男人,就是全文最大的反派——宁王江夜宁。

身为反派,智商在线,不仅战功赫赫,名震天下,且杀伐果断,有造反之心。

即便如此,仍旧是顾婉玉最有好感的一个角色。

至于原主,晋朝丞相府出身的嫡长女,性格嚣张跋扈。

原本心心念嫁给太子,预要成为母仪天下。

结果被一道圣旨安排给了这位反派,又看这反派长得好看,开始了死缠烂打,反遭白莲妒忌,用计陷害,再加上嫁进王府后,处处苛责府中下人,坏事做尽。

可谓最后下场凄惨。

按照小说剧情走向,江夜宁的青梅竹马顾怜儿被掳走,所有疑点将全部指向她。

紧接着,江夜宁雷霆大怒,直接将原主吊死抛尸荒野,并伪造成了自杀。

照着情节发展,恐怕不到半个时辰,顾婉玉就要凉凉了。

王府院内。

一名白衣鹅蛋脸的女子正眼泛泪光。

“江哥哥,怜儿也没想到姐姐会这么狠心,对怜儿做出这种事,怜儿自知再无颜面来见江哥哥。”

江夜宁还未开口,只听得“哐”地一声,卧室门打开。

顾婉玉大步流星从房内走出,身上衣物也只是随意敛上,弄得一旁的侍卫不敢直视。

看着她不知羞耻的装扮,以及先前的狐媚子做法,江夜宁深幽的眸子越发森冷狠厉。

“顾婉玉,谁允许你这样出来的?”

旁侧,顾怜儿见到顾婉玉身上若隐若现的红痕,两手攥紧,眼中难掩恨意。

嫁给江哥哥的应该是她才对!

要不是有太后撑腰,她哪能有这个机会!

看江夜宁的目光落在顾婉玉身上许久,顾怜儿收起心中愤恨,娇声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姐姐,你……你和江哥哥……你害我,就是为了和江哥哥……”

她宛如难以启齿,说一半留一半。

意思却不言而喻:她为了得到江夜宁,不惜伤害她顾怜儿。

要不是看过书,她真以为顾怜儿失了清白呢!

事实上,这人是盛世白莲,狠毒程度比起原主有过而无不及。

面对男人嗜冷刺骨的眸光,顾婉玉抱起双臂,熟视无睹的朝顾怜儿冷笑道:“哦?说说看,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又是怎么被那群歹人糟蹋的?”

望着她的态度,顾怜儿先是一愣,后迅速摆出一副可怜娇弱的模样。

“怎么可能?我还是清白的!我……姐姐为何要明知故问,我们毕竟是姐妹,此事,我只当没发生过。”

好善良的心机婊!

“被奸人掳走,还能保持清白之身,抓你一不劫财,二不劫色,这可能吗?”顾婉玉挑着眉,笑问。

顾怜儿神色一僵,忙向江夜宁委屈道:“江哥哥,怜儿也不知原因!姐姐,你不认错,怎么还诋毁怜儿呢!”

顾婉玉好整以暇的质问道:“我要认什么错?绑匪早就跑了,难道不是你安排的?”

闻言,顾怜儿面色苍白,“怜儿到底做错了什么,姐姐这般对我?”

啧啧!

这梨花带雨的姿态,不去现代演苦情戏,可惜了人才!

想必除了这些外,她与江夜宁被下药也是顾怜儿的手笔。

只怕她本来的计划是自己和江夜宁发生关系,没料到中间出了岔子,反倒成全了原主。

费尽心机,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做事讲究证据,你能证明是我绑架的你吗?想当王妃直说,不用把我挤走,我这就给你们让位,让你们两个双宿双飞。”

“放肆!”江夜宁脸色意外地难看。

他怒目而视,正对上顾婉玉挑衅戏谑的眼神。

按理说,她不应该这么早就挑衅这位大boss。

可她平生最恨这种白莲花小三上位的戏码!

反正怎么解释都没用,凭什么忍着?

想着,顾婉玉弯眼一笑,眉目间满是暧昧柔情,语气软糯道:“王爷,不知方才我将王爷伺候的如何?不过,王爷日后与她倒也有了经验。”

“……”

“难道王爷觉得我说错了?也对,毕竟是我霸王强上攻的,王爷坐享其成。”

“顾婉玉!”江夜宁面上黑沉的滴水,目光阴鸷犀利,叫人毛骨悚然。

任何个男人,绝容忍不了被挑战男性那方面的权威。

顾怜儿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婉玉,心下更是惊讶。

明明顾婉玉是个废物,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还有胆拿那种事调侃江夜宁!

“本王不屑与你争论。”再开口,江夜宁的话多少有些咬牙切齿,“惊蛰,送王妃去潇湘院,何时悔过,何时出来!”

见状,顾婉玉强忍下身难受,眼疾手快的闪开,浅笑道:“你好歹是王爷,把人吃抹干净了就要关紧闭?说出去颜面何存?”

她就是要故意激怒江夜宁,好休了她。

听到这些,顾怜儿一口银牙都快咬碎。

两人争执间,顾怜儿捂着心口急促地咳嗽两声,泫然欲泣。

“姐姐,我从没说过自己想当王妃。”

没说过,那就是心里朝思暮想咯!

顾婉玉忍不住轻笑出声:“嫡庶有别,少在这跟我套近乎,要不是我娘死得早,你跟你娘连进家门的机会都没有。而我如今贵为宁王妃,你不下跪问安,还诋毁本王妃,妄图触犯老祖宗的规矩不成?”

“我没有。”顾怜儿红着眼反驳。

“顾婉宁,我看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江夜宁双眸寒光乍现,吐出的话像淬了冰般,“还不动手?”


接受到自家王爷的视线,惊蛰不由自主窜起股凉意,当即恭敬应下:“是!”

话落,强势的押着顾婉玉去了潇湘院。

哎!

这开局也太艰难了。

说到底,还是江夜宁不看重。

原书中他听信顾怜儿,杀了她这个原配。

最后却反栽在对顾怜儿信任中,落得尸骨无存。

为了不成为垫背的,她得抓紧时间,逃之夭夭才行。

惊蛰沉着脸,将她押到院内,转而,同门口侍卫嘱咐道:“看好王妃,有什么事直接通报王爷。”

“是!”

望着惊蛰远去的背影,再看看冷清的院子,顾婉玉暗自叹了口气。

原主动不动就喜欢拿院里下人撒气,结果死的死,伤的伤,以至于没什么人愿意伺候她。

刚踏进房门,一道尖锐的叫骂声,忽地传入她耳中。

顾婉玉神色一凝,快步上前,便瞧见一丫鬟打扮的女子,正在打骂跪在地上的小厮。

小厮背上的衣物被藤条抽到破损,露出布满伤痕的皮肉。

顾婉玉眉头紧皱,飞快地握住丫鬟再挥下的手臂,“你在干什么!”

瞧见来人,莲香速速松手,藤条落在地上,她虚虚跪下,表面看似恭敬,实则根本没将她这个王妃放在眼里。

“王妃恕罪!这人刚才公然侮辱王妃,奴婢正替您教训他呢!”

面对莲香的颠倒黑白,小厮瑟瑟发抖,连忙澄清道:“王妃,奴才不敢!”

看莲香表情,再联想原主,顾婉玉基本能猜到些细枝末节。

她清了清嗓子,道:“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得擅用私刑,你去管事处领药,修养一日再来做事。”

小厮面露惊讶,愣了好一阵才记得跪下谢恩。

待小厮离开,莲香故作委屈道:“这都是王妃的命令,奴婢不过是按照王妃的吩咐做事。”

顾婉玉冷眼瞧着莲香,淡淡道:“以后没这个命令了。”

“是!”感受到她的改变,莲香暗自疑惑。

“对了,准备晚膳吧!”她此刻肚子饿得发慌,必须得补充下体力。

“是!”

......

半晌,顾婉玉望着面前的清汤寡水,没半点食欲。

“王妃请用。”

“就这?”

王妃的伙食待遇这么差的吗?

“王妃就多担待些,毕竟您惹怒了王爷,膳房的人估计都以为您不受待见,瞧不上您呢!”

莲香思及先前顾婉玉给她的难堪,阴阳怪气地刺了句。

闻言,顾婉玉却是一言难尽的看着莲香。

原书中,原主真正的死因,正是被顾怜儿污蔑、定罪后,又借丫鬟之手,用毒药杀的!

只不过这丫鬟没出现姓名,不出意外,恐怕就是她了!

时间线出了点问题,她还以为没这情节了呢!

望着桌上的清汤寡水,顾婉玉冷笑道:“我再得罪江夜宁,也是宁王府的王妃!膳房何时有这胆子了?”

“奴婢不知,王妃还是先吃饭吧!”她催促道:“凉了就不好吃了!”

“本王妃突然不饿了,浪费粮食也不太好,你把它吃了吧!”顾婉玉将瓷碗推到莲香面前,微抬下颌。

莲香面色一僵,硬撑出笑容,“奴、奴婢是下人,这不合适,奴……”

“有什么不合适的。”

她话莲香被吓得腿都软了,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这饭有毒,吃了必然是死!

可不吃……

挣扎间,莲香心生一计,猛地起身,撞向桌子。

见饭菜洒了,她忙松了口气,求饶道:“求王妃原谅!奴婢不是故意的!”

“是吗?”顾婉玉漫不经心地轻笑。

“是!”

听着顾婉玉轻快的笑声,莲香心中窃喜。

可不等她欢喜完,只见顾婉玉手腕一转,直接擒住她后脑勺,往地上的饭菜摁,“告诉本王妃怎么不敢吃?”

“啊!王妃......求你放过我!我不敢了!”莲香刺耳的尖叫十分骇人。

门口侍卫被内室的尖叫声惊扰,急忙赶来,见一地狼藉和被顾婉玉摁着的丫鬟,纷纷面露恐惧。

谁也没看到顾婉玉眼中转瞬即逝的暗芒。

“这!快、快去叫王爷!”


片刻。

江夜宁果真一脸不耐地出现在她眼前,身后还跟着顾怜儿。

顾婉玉翘着腿坐在一旁,十分惬意,而地上跪着的莲香,头发凌乱,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看到此景,江夜宁夹带着寒意与冷意的眸子凉凉朝顾婉玉射过去,语气森冷:“在前院还没闹够?”

“王爷不妨先看一眼这地上的饭菜。”

随着顾婉玉手指的方向,江夜宁目光随之转向地上。

零星肉沫,些许菜叶,以及淡如水的汤汁。

“试问,这就是宁王妃该有的规格么?怕是连下人都不如吧!”瞧着他难看的脸色,顾婉玉早猜到他不知情。

江夜宁即便再不宠爱顾婉玉,也不会克扣饭食故意刁难。

说罢,她笑了下,眉眼轻弯,煞是娇艳,“我倒不在意,就是若宁王妃这般待遇,说出去,王爷的脸面可就践踏了,你说呢,王爷!”

她的反问,使现场一片寂静。

江夜宁眸色微深,盯着顾婉玉像要透过她的皮囊看到灵魂深处。

他不发话,无形中的威压让众人发憷。

顾婉玉却丝毫不惧,讥讽道:“王爷不必拐弯抹角地害我,想让我死,直接给我个痛快就行。”

莲香是他府上的人,此事理应是他安排。

不过府上大小事务,他早已交付给顾怜儿,再加上近日军营有诸多要事,府上事宜他一概不知。

难不成,她在暗示自己,这是怜儿的安排?

顾怜儿的指甲嵌入手心,见江夜宁打量自己,自知已被怀疑,硬着头皮上前,主动承认道:“江哥哥,此事是怜儿的疏忽,怜儿后面会好好监督膳房的。可即便如此,姐姐,你也不应该打翻桌子,浪费啊!”

“这有你说话的份?”顾婉玉冷声质问:“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安排她这么做的,她原本可是你的人。”

顾怜儿一愣,不知怎得这火就引到了自己身上。

她侧目示意莲香,莲香立即会意,上前磕头。

“王爷,奴婢是按照膳房给王妃准备的膳食拿来的,其他一概不知,而且二小姐心地善良,怎会如此!倒是王妃,方才还……还说什么,二小姐是下贱坯子生的奴才,就该去干奴才干的活!”

话音刚落,顾怜儿双目噙着泪,也哭诉道:“怜儿当你是姐姐,你怎能说怜儿是下贱坯子?”

江夜宁沉声不语,望着哭泣的顾怜儿几秒,最终,晦暗不明的目光还是停在了顾婉玉身上。

良久,他听见自己冷漠地问:“证据呢?”

“证据?”顾婉玉挑眉,重复一遍。

顾怜儿见江夜宁为她说话,心中一喜,装作善解人意道:“姐姐,你是见我和江哥哥太亲密,吃醋了吧!所以才会胡诌诋毁我。”

顾婉玉不屑这种白莲技俩,“本王妃像是需要胡诌诋毁他人才能上位吗?”

话音一落,整个房间寂静无声。

顾怜儿被这一句话打击,身形摇摇欲坠。

江夜宁的一半身形隐没在黑暗,墨瞳深邃,他再次无声打量顾婉玉,她的变化太大,让他难以拿捏。

也不知是不是她新的勾引技俩。

往常一见到他,她就试图引诱,空有皮囊却蠢笨至极,今日竟然多次出声反抗,逻辑上条理分明,仿佛变了个人。

顾怜儿猜不透江夜宁的想法,她毕竟不是王府中人,而顾婉玉这贱人上面又有太后坐镇,不知他会如何抉择。

若是被迁怒,日后更难入王府。

她当即指着莲香,质问道:“你亲口说,我与你有何干系!”

莲香立即摇头,哭求道:“二小姐替奴婢仗义执言,却蒙受不白之冤,奴婢心中有愧,王爷一定要明察啊!”

莲香的辩解和磕头声,在整个房间回响。

顾婉玉也不急着解释,微眯双眼,意味深长道:“那你给我下毒这事要怎么解释?”

此话一出,四周立即沉寂。

下毒?

众人神色越发茫然,只听得顾婉玉继续说道:“也是,我这么个不受宠的王妃,死就死了呗,不会有几个人查清真相。”

“王爷,你说是吧?”

江夜宁虽不满,依旧冷冷回应:“宁王府尚不至于让堂堂一个王妃死的不明不白!”

他这副态度亦在顾婉玉预料之中。

后期的江夜宁虽是被逼造反,但此刻他还是个一身正气的将军,至少不会耍心机对付一个名义上的王妃,惹了他顶多就一刀送命。

顾婉玉轻笑一声:“有王爷这句话,妾身就放心了。”

江夜宁深邃的眉眼流露出一抹探究之色。

莲香嗫嚅着反驳:“王妃不要血口喷人,膳房送来的饮食,奴婢一无所知!王妃不曾碰过就咬定有毒!是否太武断?”

顾婉玉噗地笑出声,嘲讽道:“我可没提是膳食有毒,不过——”

她拉长声线,捏住一片叶子,“是不是有毒,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顾婉玉蹲下身,单手抬起莲香的下颌,笑着:“尝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