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十年暗恋坚不可摧

十年暗恋坚不可摧

顾北离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都知道暗恋的心酸,可宋白易却整整坚持了十年,在心中筑起一座城堡,里面全部都是关于程舟意的。宋白易也记不清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景,他就这样走进自己的心里,一去不复返,扎根深处。

主角:宋白易,程舟意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白易,程舟意 的其他类型小说《十年暗恋坚不可摧》,由网络作家“顾北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知道暗恋的心酸,可宋白易却整整坚持了十年,在心中筑起一座城堡,里面全部都是关于程舟意的。宋白易也记不清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景,他就这样走进自己的心里,一去不复返,扎根深处。

《十年暗恋坚不可摧》精彩片段

夕阳缓缓坠落,残余的霞光浸染天边云。

忽然的一瞬,黑夜划破了长空,大地披上了一层神秘轻纱……

夜,悄悄来临。

面纱里露出一张雪白的“脸”,渐渐的,皎洁的玉盘悬挂半空中,无数的星星闪耀,好似一双双明亮的“眼睛”。

车水马龙的街道却无人立足欣赏这美好的夜晚。

酒店包厢中时,宋白易才知道传闻是多么的不靠谱。

她压下心中的厌恶,侧头冲着身旁的朱荣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将朱荣快要落在她大腿上的咸猪手给挡了回去,“朱导,我去趟洗手间。”

朱荣对宋白易的脸很感兴趣,开始还能克制,但是在喝了一些酒之后,他就已经飘了,那赤裸裸的眼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想法似的。

宋白易浅浅的一个笑容,就能将朱荣的魂儿给勾了去,他忙不迭的点头,“去吧去吧。”视线却没有从宋白易的身上离开过。

宋白易无视了经纪人孙悦给她的眼神,不慌不忙的出了包间,在包间门关上的那一刻,宋白易就是脚底踩风,一溜烟的冲进了女洗手间。

“混蛋,人模狗样的东西!”宋白易一边愤愤的低骂着,一边抹着洗手液洗手,毕竟这双手被朱荣碰过,她嫌脏。

既然出来了,宋白易就没打算再回去,她又不傻,还能上赶着送人头不成?

不过孙悦骗她的这笔帐她算是记下了,如果没有她的允许,朱荣恐怕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什么破公司,当初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签进来,整天正事不干,就喜欢用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

幸好,还有半年,她的合约就到期了,她就不用再这面对这么糟心的公司了。

宋白易长长的叹了一气,她这个打工人的生活充满了不易。

大学毕业就被现在的经纪人发掘进了娱乐圈,两年半的时间,她从默默无闻的三十六线混到了现在的不为人知十八线。

不说有质的飞跃,可以说是毫无进步。

可是她就是再怎么的不火,她也从未动过什么歪心思,倒是不知道她的经纪人竟然在今晚给她安排了这么一出。

“小易易,你怎么在洗手间待了这么久,我都快等不及了。”

我去!

这油腻的声音

宋白易一转身,就看见朱荣那肥胖的身躯向自己扑了过来,着实有些吓人。

宋白易极快的拿过手提包闪到一边,朱荣扑了空。

“宋白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孙悦都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最好乖乖的过来,要不然我分分钟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朱荣扑空时正好撞在了洗手台上,疼的呲牙咧嘴的,酒醒了一大半,脸色阴沉的盯着宋白易,威胁道。

“是吗?我好害怕啊。”对于朱荣的威胁宋白易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孙悦竟然背着她把她卖了,她有些不高兴。

即便她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演员,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就算是找金主,也得给她找个颜值高的金主啊,要不然她这花容月貌的多吃亏。

“哼,知道害怕就好,还不赶紧过来扶着我,把我伺候舒服了,少不了你的好处。”虽然朱荣的酒醒了不少,但是他脑子不好使啊,压根就没有听出宋白易的弦外之意。

宋白易眯了眯眼,敛去眼中的危险,笑盈盈的看着朱荣,然后慢慢朝着他走了过去。

不过就是一个有脾气的小丫头片子,朱荣就没有把宋白易当回事,纵使她混了几年的娱乐圈又如何?她只能在底层游走,说白了,宋白易就还是个不懂生活险恶的小女生而已,只要他少稍微的吓一吓她,还不是乖乖就范?

就在朱荣洋洋得意之时,他只感觉到身下传来一阵剧痛,他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在宋白易淡然的目光下双手捂着裤裆处蹲了下去,“你!”

朱荣疼的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用一双小眼睛恨恨的瞪着宋白易。

“你什么你,是不是没见过我这么貌美如花的姑娘?就你这样的猪头还想垂涎我?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模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连癞蛤蟆都不如,你就是一坨猪屎,又丑又恶心。”

宋白易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轻重,她对朱荣辱骂的同时拳脚相加,这个烂人居然想潜规则她,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朱荣被宋白易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扯着嗓子嗷嗷直叫。

宋白易听不下去了,直接将人砸晕了过去,不解恨的又在朱荣身上踹了几脚,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潇潇洒洒的离开了洗手间,深藏功与名。

出了酒店,宋白易直接打车回家了,至于孙悦会不会在事后找她麻烦,宋白易还真没有考虑。当然,她也不怕孙悦找麻烦,毕竟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宋白易,你是要造反是不是?你竟然敢动手打人?赶紧给我死过来给朱导道歉,要不然你就别想再有出头之日。”

孙悦电话打来的时候,宋白易正在舒服的泡澡,虽然她很不想接,但是架不住孙悦的夺命连环call啊。

她开了免提,将手机放的远远的,就孙悦现在这尖锐激烈的嗓音,她可不想自己的耳朵受罪。

“孙姐,你知道在做什么吗?”没有理会孙悦的歇斯底里,宋白易靠在浴缸中打断了她,平静的问道。

经过今晚的事情,宋白易对孙悦与现在的公司彻底的失望了,她之前还想着安安稳稳的度过剩下的半年就解约,可是孙悦今晚彻底的踩到她的底线了。

不知是宋白易的冷静还是因为她本就内心有愧,孙悦沉寂了半响,继续道:“小易,这个圈子本就是浑浊不堪的,你若是想要有一番成绩,就得有牺牲不是吗?你今天的牺牲,在日后都会变成更大利益回报你,你难道就不想站在那至高的舞台上俯视一切吗?”

进入了这个圈子,谁不想去那最高的舞台看看,可是宋白易不屑于用这样的方式。

她可以努力,努力的往上爬,但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与灵魂。

这个圈子很浑浊,但是这个圈子又是干净的,它抹掉一些人努力的结果,却没有剥夺他们为成功而努力的机会。投机取巧或许能成功一时,但不会永远都成功的,这个世界最终还是要靠真实实力。

圈子的浑浊,不是它本身就浑浊,而是浑浊的人将它侵蚀而成。

哪怕浑浊成为一种常态,清白也不是一种罪,因为有浑浊,就一定要向浑浊低头吗?

当然不是!

是和世界的浑浊同流合污,还是继续干净下去,努力洗净这个世界,选择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宋白易不愿意与浑浊同流合污,所以她选择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

“孙姐,这条路不是只有潜规则一个选项,脚踏实地也会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只不过你选择了一条捷径罢了。”宋白易轻声感叹,她很感激孙悦在她最迷茫的时候给她指了一条路,但是她的感激之情不是孙悦随意挥霍来消费她的资本。

大概是宋白易的油盐不进惹恼了孙悦,她的语气也不善了起来,“宋白易,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手上的艺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朱导这边你必须过来道歉,要不然你今后就别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这是今晚第二次威胁了,宋白易琉璃般的眼眸蒙上了一层雾气,抿着唇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孙姐,我们解约吧。”

 


“宝,你被人黑了!”手机另一头的女声不可置信中又透着一些愤怒与激动。

宋白易愣愣的,她刚从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惊醒,漂亮的眼眸半眯着,大脑还未来得及开机,都来不及思考对方说的黑是个什么意思。

“宝?宝?宝你在听我说话吗?”没有收到回应,对方急切的询问着。

宋白易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脑子也逐渐清醒了过来,睁开双眼,清了清嗓子,“发生什么事了?”

昨晚她与孙悦不欢而散,想了许久解约的事情,弄到很晚才睡着,所以她现在没什么精神。

“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我发了链接到你微信,你自己看看。”

宋白易没有犹豫,细嫩的指尖极快的解锁了微信,看着对方发给她的链接。

朱荣DIR:现在有些年轻人做什么事情都想走捷径,完全不知道何为努力,可惜,在我这里没有捷径可走。脚踏实地才是最大的捷径,演员琢磨演技才是硬道理,以后请不要再做一些无用功。@是易易呀

[图片][图片][图片]

看完朱荣的微博,宋白易眉头动了动,差点没笑出声来,他这是想先发制人啊,说着模棱两可的话,不就是想引导网友往潜规则那方面想吗?而且他的图片发的也很有意思,看起来就像是她故意往朱荣身上贴一样。

这个偷拍倒是很需要技巧。

“宝,你是不是得罪这个叫朱荣的了?现在你的微博已经沦陷了,热搜榜已经占据好几条了,他这是想毁了你啊。”

“乔乔,事情的经过我后面再跟你说,现在我需要你帮个忙。”

挂断电话,宋白易唇角弯了弯,清澈的眼眸里全是嘲讽,朱荣不会真把她当做有头无脑的花瓶了吧?

既然他的目的是让她身败名裂,那么她就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毕竟在她的字典中,可没有忍气吞声这几个字。

昨日还是烈日当空,今日空中的乌云仿佛在舞蹈,早已按捺不住被释放的心情,黑压压的一片,压抑的仿佛整个世界都要静悄悄的。

冷漠的狂风凌厉的穿梭在这个城市之中,将人们的惊呼抛至身后,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诚服于它,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走进公司大楼,宋白易唇角轻微的扯动了一下,马上就要从这里离开,她现在是满心的欢喜。

即使现在她坐在孙悦的办公室里,并没有一个人来招呼她,她也完全不恼。

她甚至还津津有味的看着微博上朱荣自导自演的闹剧。

她的粉丝不减反增,虽然都是过来骂她的,这么大规模的黑,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幸好,她心理强大,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不过看着这些网友被朱荣当枪来使,她有些说不上的心酸与好笑。

“你来做什么?”孙悦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宋白易,眼中删过一丝嫌恶,这是一个不受她控制的艺人,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如果你是来求公司给你解决网上的事的,那你可以回去了,公司帮不上什么忙。”

朱荣发的那则微博,孙悦自然是知道的,从昨晚宋白易说了解约之后,孙悦当即跟朱荣商量了如何去毁掉宋白易。

想要得到一个骄傲的人,那么第一件事便是摧毁她的骄傲,让她永远也抬不起头来。在娱乐圈中,一个艺人一旦与潜规则挂上钩,那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朱荣想要宋白易,她想要朱荣的资源,一拍即合。

她可不会在乎宋白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再也不能正常生活,她在乎的只是她眼前能够看到的利益。

朱荣能让她赚钱,宋白易只会拖后腿,用后脑勺想都知道该怎么去抉择。

“孙姐,昨晚不是说好了吗?我是来谈解约的。”宋白易没有错过孙悦脸上的表情,她正了正神色,单手撑着头,看着孙悦的眼睛说道。

孙悦皱了皱眉,盯着宋白易看了好半天,不知为何,她心里隐隐有一丝担心。

宋白易实在是太过冷静了,冷静到她好像第一次才真正的认识宋白易。

她带了宋白易两年多,在她这里,宋白易一直都是一个不谙世事,活泼天真的女孩子,即使她将原本属于她的资源拿去给手上的其他艺人,宋白易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有过什么怨言,好像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

宋白易变得不再受她控制了呢?

这个问题孙悦仔细的想了想,奈何没有一点的思路。

“小易,你要知道,现在解约对你来说不是好时机,你如果去跟朱导赔个礼道个歉,不仅你的绯闻能够得到解决,你还会有一个很好的出路。”

“孙姐,朱导在发微博的时候就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余地不是吗?”宋白易起身,缓缓走到孙悦的身边,微微低下头贴在孙悦的耳边轻声道:“赔礼道歉?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赔礼道歉?孙姐,你不会以为你与朱导往常做的那些勾当没有人知道吧?你们想要毁了我,也得看自己够不够资格啊。”

在听了宋白易的话之后,孙悦原本还有点血色的脸一刹那就变得惨白,一掌推开宋白易,瞳孔瞬间放大,不敢置信的望着宋白易。

一转眼,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装模作样的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宋白易瘪了瘪嘴,幸好自己今天穿了平底鞋,要不然就依着孙悦那一掌,她现在可能已经摔在地上了。

“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宋白易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不过看你现在似乎是没有心情跟我谈解约的事情了,那我改天再来,希望我再来的时候你已经准备好合同了。”

孙悦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是没有开口。

其实宋白易没有必要跑这一趟,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

毕竟是共事了两年多的人,说完全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孙悦平时对她也不算太差,她想要再来确认一下。

可是结果,并不如意。

出了这个大门,她与孙悦之间就彻底的崩了。

不知何时,竟然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滴从空中打落下来,打的地面啪啪直响,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

宋白易站在大楼门口,一时恍了神,零零碎碎的雨水落在她的身上,她伸手去接,几声隐约的雷声从天边传来,吓得她立马缩回了手,所有的悲欢喜乐也全部吓得躲藏了起来。

她刚抬脚,一辆低调的黑色奔驰停在了她的面前,而她也被迫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

脚下似乎有千斤重。

不是她不想走,而是这辆车太过于熟悉,熟悉到她闭着眼都能知道车内坐着的是什么人。

“你好像总是改不了下雨不带伞的习惯。”耳畔的声音有点低沉,舒缓中带着点空灵悠远的感觉,又像是重力的吸引,让人忍不住的想向他靠近。

头顶黑色雨伞替她挡去了部分的雨滴,面前的人长身玉立,虽然只是经典的黑色西装,但是却被他穿出了别样的优雅与高贵,将他独特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眼眸深邃,藏着点点锐利,泛着迷人的光泽,在看向宋白易之时好似多了一层浅浅的温柔。

她仰着头,直勾勾的盯着男人,明亮的眼眸中似乎多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双唇微微颤动,不动声色的深吸一气,压下心底的悸动,主动拉开了与男人之间的距离。

离得太近了,她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年少就喜欢的人,偷偷的藏在心中数十年,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点,她都无比的欢喜。

然而这份欢喜,终究见不得光。

“程舟意……”宋白易轻唤一声,她本是有许多话要问,但是一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仅仅辗转着他的名字,她都觉得内心颤抖滚烫,不想破坏这短暂的平静。

“没大没小。”程舟意抬手轻轻弹了弹宋白易的额头,面色严厉却又不温和,“现在竟连哥哥也不叫了?”

哥哥这个称呼,是她明白自己心意之后一直想要摆脱的,可是总会有无数人来提醒她,她与程舟意之间只是兄妹。

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只能是兄妹。

他们做了二十几年的兄妹。

就连程舟意,也在无时无刻的强调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因为这层关系,他们之间似乎有着跨越不过的鸿沟。

因为这层关系,她只能在后方远远的追逐着他。

即使摔得头破血流,她也从未放弃过。

 


雨渐渐小了……

马路上,湿漉漉的,车辆缓慢的行驶过,发出滋滋的响声,溅起水花。

街道两边的树木,被雨水击打过,叶子显得格外绿了,却也奄了不少。

人行道上,人们打着雨伞,各种的雨伞,仿佛盛开的五颜六色的花朵。

外面下着雨,车行驶在雨中,静悄悄的。

宋白易余光偷偷瞟了一眼身边不远处坐着的程舟意,双手乖巧的放在膝盖处,安安静静,没了平日里的小活泼与俏皮。

有程舟意的地方,她总是如此的乖巧,从未做出过任何出格的行为。

而她似乎也习惯了在程舟意的面前收敛自己原本的性格。

“一一,网上的事你别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程舟意见宋白易自上车后就没再说过话,以为她是在担心网上那些不好的东西,斟酌了半响开口道。

对于宋白易,他很少干涉她要做的事情,这次网上的消息还是自己的助理最先发现的,他担心宋白易一个女孩子应付不过来,所以就赶了过来。

当然,网上的那些消息他也第一时间去让助理撤下来了。

但是这件事发酵的时间太长了,即使撤了热搜,还是会有网友津津乐道。

宋白易一凛,侧头看着程舟意的方向,眼神却未落在他的脸上,抿了抿唇说道:“我并不担心。”

她本来是想告诉程舟意她有解决的办法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好心帮自己,如果她这么说,到好像是不识好歹了。

程舟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不担心就开心一点,别愁眉苦脸的,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宋白易稍微顿了顿,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原来她现在在他眼中的模样是不开心的吗?

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没有不开心,宋白易冲着程舟意扯了扯嘴角。

而她现在的模样,在程舟意的眼中就更像是强颜欢笑了,放在宋白易头上的手没有收回去,只不过却也没在说网上的事情。

雨停了。

“程舟意,你要不要上去坐坐?”宋白易望着近在咫尺的回家路,犹豫了半响问程舟意。

说完,她稍抬眼眸。

却撞入了程舟意深邃锐利的眼神之中。

宋白易轻咳了一声,手脚慌乱,极快的下了车。

“哥哥再见。”

程舟意:?

虽然很是疑惑宋白易迷惑行为,但是程舟意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从容的将宋白易遗落在座位上的手提包递给了她,并关心的叮嘱着,“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别到处乱跑,朱荣的事情交给我去解决就是了。”

宋白易忙不迭的点头回应。

看着程舟意离去,宋白易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是易易呀:没想到我的第一次热搜竟然是以这种方式上的,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让我十分意外,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关于朱导对于我的评价,我不会过多的解释什么,但是也不允许自己被污蔑,我这里有一份录音,想必大家在听完以后就能知道究竟孰是孰非。

我能理解大家对潜规则的厌恶,但是我也希望各位网友不要只听一方的片面之言。

我确实只是一位小演员,也想走上那绚丽多彩的舞台,也向往那些大制作,不过我从未想过走什么捷径,我相信我自己通过脚踏实地也能站上那最高的舞台。

最后我想说:朱导,就凭你也配让我去主动勾引你?做梦与梦想终究是有区别的。

宋白易回到家之后,见网上的讨论度越来越高,就直接发了微博,最后还附上了两段录音。

一段是朱荣在酒店洗手间洗手间骚扰她时说的话,另外一段是昨晚孙悦给她打电话让她去给朱荣道歉时说的话。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心思单纯的小姑娘,从孙悦骗着她去酒店时她就留了一个心眼,本以为不会派上用场,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用上了。

发微博只是第一步,至于剩下的事情她已经交给其他人去完成了。

消息一发完,就没再理会其他的事情,她将手机关了机,一个人包着零食窝在沙发上看起了电影。

就在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时,网上已经闹翻了天。

[我万万没想到盛夏的尾巴上还能吃到这么大瓜。(震惊)(震惊)]

[昨晚我还在骂那个小姐姐,现在我恨不得把朱荣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骂一顿,竟然干出那么多恶心人的事。]

[(大哭)(大哭)我就想是一只猹,吃瓜吃到吐。]

[娱乐圈可真乱,一个小导演都能潜规则这么多人,甚至还涉及到国家违禁品,我觉得郭嘉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我为昨天的冲动道歉,我不该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随波逐流,小姐姐是真的刚,朱荣是真的狗,以后再也不冲动吃瓜了。]

[我们的确是欠小姐姐一个道歉,希望小姐姐能够好好的。]

某家医院的vip病房中,一阵阵刺耳的响声从房间中出去来,一声比一声响。

“孙悦,你现在跟我说这件事你解决不了?我告诉你,如果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跟着完蛋。”朱荣坐在病床上,红着脸粗着声音对着手机对面怒吼道。

也不知道对面的孙悦跟他说了什么,朱荣气的直接将手机扔在了地面上,摔得稀碎。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两双本就不大的眼睛似乎是要蹦出火光来,恶狠狠的,一张国字脸犹如墨汁一般黑。

他原本以为是将宋白易牢牢的拿捏在手里了,谁曾想到现在网上全是他的丑闻。

强奸未成年,涉毒,潜规则圈内艺人,这哪一个不够他喝一壶的?

明明自己隐藏的很好的,怎么就被查了出来呢?

而与他站在一条绳上的孙悦非但不给他想办法补救,竟然还想置之不理。

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宋白易不是孙悦介绍给他的第一个女孩,所以他如果真的出了事,那么孙悦必然也会陪着他。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孙悦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