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后山危情

后山危情

鱼梦周生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李俊还记得爷爷从小便告诫他,后山是禁地,绝对不能去,那里面藏着吃人的怪物,后来慢慢长大,李俊也一直谨遵爷爷的嘱托。后来爷爷去世的突然,而李俊也因为不得已的苦衷,踏入了吃人的后山,也就此解开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

主角:李俊,李明东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俊,李明东 的其他类型小说《后山危情》,由网络作家“鱼梦周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俊还记得爷爷从小便告诫他,后山是禁地,绝对不能去,那里面藏着吃人的怪物,后来慢慢长大,李俊也一直谨遵爷爷的嘱托。后来爷爷去世的突然,而李俊也因为不得已的苦衷,踏入了吃人的后山,也就此解开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

《后山危情》精彩片段

我叫李俊,今年20了。

在市半工半读有两年了,因为学费的事借了钱。

近期被债主做了套,一个个同时发难,要我还钱。

我平时生活都成问题,实在没钱还给他们。

他们竟将我的信息发给了学校的同学,让我不得不暂时休学,搬进了廉价的出租房。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爷爷过世的消息突如其来。

我自小就没有父母,家里只有二叔一家和爷爷,我是被爷爷拉扯大的。

他们听说我爷爷去世的消息,一个个都蹦了起来,要我赶紧办丧事,接了钱还给他们,甚至要我卖掉家里唯一的房子。

有个寨主叫李明东的,我叫他东哥,都要主动送我回去了。

还有一个叫宋强,道上都叫他傻强。

这段时间,东哥还算客气,也没对我动过手,

但傻强每次都是连打带骂。

这次,东哥之所以会带上傻强,也隐有威胁的意味,如果不还钱的话,傻强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意,我确实欠了他们钱,这点无话可说。

至于房子,那是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

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和他们鱼死网破的准备。

反正我就烂命一条,爱咋咋地。

我家在新市的一个小村落,连路都没有修,泥泞不堪的土路很是颠簸,几十公里的路,车轮被糊上了好几次。

愣是第二天傍晚才到我家。

丧事办的有条不紊,是二叔在主持。

见我回来,在场的几个族中的叔公安慰我两句后,便离开了。

家里最后只剩下我、二叔、东哥还有傻强。

东哥倒是没什么无礼的举动,给我爷爷上了一炷香之后,就安静的坐到了角落里。

傻强则来回走动着,看看这,看看那,我知道他是在估量这房子的价值。

二叔也看出了问题,皱着眉头拉我到一旁问我,他们两个是什么人。

我没有隐瞒,告诉了二叔我在外面的情况。

听说我欠了好几十万,他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原本,我还以为他会给我一巴掌呢,毕竟那些钱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二叔也知道我和爷爷的感情,只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这下,房子里就剩我和两个债主了

傻强乐呵呵的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这块地不错可真不错,虽然偏僻了点,但够大,能值钱。”

我皱了皱眉头,

在爷爷灵堂钱竟敢这样说,我真的很想跟他拼命。

并没等我发作,东哥直接对着我和傻强说出了一段很有深意的话。

“你这房子?起码一百多年历史了吧,只要有点老物件,绝对够你抵债了。”

他说的是古董,我听明白了,傻强也听明白了。

那玩意在外面,可不是值钱那么简单,完全可以称为有价无市。

只是,他没想过,我家要是有那玩意,还至于穷成这样。

我刚想否定东哥的想法,就听到二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家里没古董,整个村的古董都在其他地方,就看你们有没有去取的胆量。”

傻强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凶狠之相。

“甭管在哪,只要你有,我就有胆拿,你要骗我,我就弄死你。”

“真的有古董?”东哥比傻强稳重的多,再一次跟二叔确认。

“后山有一个墓葬群,有很多古董,我看见过。”二叔回答道。

听完二叔的话,我直接就懵了,他这不是要拿古董抵债,而是想要了他们的命啊!

那后山究竟有什么,我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

反正,那里就连村民都不会轻易去得。

倒是要年年祭拜。

我也曾问过爷爷,后山究竟有什么,爷爷却是缄口不言,如何都不肯告诉我。

只听其他人提过,好像我得曾祖父就是在后山被吃掉的,可能有狼群吧!

但有个独臂的叔公却说,后山是妖怪的地盘,

他就因为误闯了,才丢了条手臂的,要不是逃的快,恐怕就交代了。

我想出声制止他们的这种想法,却被二叔给瞪了回去。、

只见他直接拿出手机,找出几张照片摆在了他们面前。

“几个月前,拍到的,你们看。”

东哥和傻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过了好一会,傻强竟直接将手机给踹到了自己兜里,

东哥皱了皱眉,指责傻强这是想独吞。

傻强却是一点不客气。

“东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东西全是我的,你要是敢碰一下,看我敢不敢做了你。”

东哥的脸色难看了几份,但却没说话。

接着傻强便拉着二叔去了外面,应该是询问路线了。

我看着东哥,深吸了一口气。

当初我交不起学费,也不好管家里要的时候,是东哥收留了我,让我在他家打工,后来借钱出事了,他也帮我平过。

此恩不能忘,也不能像二叔所想的那样,弄死他们一了百了。

我直接跟他坦白了:“东哥,你相信我,那地方不能去。”

“咋回事。”

东哥神色非常不好的看着我。

他应该是觉得对我的好,并没有得到回报。

只因为二叔给他看的照片实在是太真实了,墓室的结构都很清晰。

而那些古董,也拍的很是清晰,他有朋友专门玩这个的,

所以那些东西的价值,他是知道点的。

我知道很难说服他,但我也只能坦白告诉他。

告诉他那件,连爷爷都不知道的事。

“东哥,后山的不是什么狼,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东哥神色一变,他是知道我的性格的,

从来不会开什么玩笑,说一些华而不实的大话。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太老实了。

“能不能说的详细点。”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跟他坦白了一件事,一件我隐瞒了多年的事,连爷爷都不知道。

那是十多年前,我才六岁。

村里有五个和我同龄的小伙伴,我们一起去了后山。

那里有很多墓。

这个我从来都是知道的。

但那时,无论是我,还是他们都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反而越发觉得这样更刺激,所以,经常去后山玩捉迷藏之类的游戏。

当年,我们很是志得意满,认为大人都不敢来的地方,被我们征服了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直到那次,我们在玩耍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洞穴。

他们几个要进去看,只有我因为依稀记得爷爷曾跟我说过,后山不太平,有魔鬼的话。

所以,我脱离了队伍,在他们嘲笑我胆小鬼的声音中,独子回家了。

直到傍晚,整个村子都炸了锅了。

他们没回家,完全失去了踪迹。

我被吓的魂都飞了,但却没勇气说出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后山的事。

当晚,整个村子都在闹腾,家家户户都出了男人,在外边找。

过了一天,

爷爷托着疲惫的身子告诉我,他们全都没了,尸体都被野狼啃没了。

只有我清楚的知道,并不是什么野狼群,而是那个神秘的洞穴。

“可能真的只是遇到了猛兽而已。”东哥依旧不相信。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三天之后,爷爷去参加葬礼,就把我独子锁在了家里,半夜的时候,一下听到了敲门声。我顺着窗户向外看,发现他们整整齐齐的现在门口看着我,眼珠子一点生气也没有,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我。”

现在想起当初的那个场面,我还忍不住直打冷颤,那种感觉,实在太难以形容了。


不等东哥再继续问下去,二叔和傻强就回来了。

“这的东西,我很满意,这就回去叫人。”傻强冷笑着看着东哥,

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

说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而二叔的脸色也越发的凝重,对我说道:“他叫我带路。”

“你答应他了!”我大惊失色的说道。

看着默不作声的二叔,我便知道了答案。他为了帮我,竟然将自己都搭进去了。

当年的五条人命,再加上那么多传说,二叔不可能不知道后山有多危险。

“二叔,他们真要去,我来带路,”我咬着牙,对二叔说道。

二叔只摇了摇头,继而说道:“后山的确我宝物,我前段时间进去过,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

二叔进去过?

我不自觉的漏出了惊诧的神色。

二叔没否认,只叹了口气说:“我也欠了一屁股债。”

二叔叫李建军,是在新城做木工生意,经过几年的积累,也开了一家自己的店铺。

我休学后,曾想回来跟二叔当学徒。

也是那会二叔就告诉我,他的店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那阵我不明白出了啥事,这会才知道,二叔定是遇上难处了。

“前阵子,我店里一批高级木材出了问题,要赔很大一笔钱。要是关不上,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二叔也是没办法,才打起后山的主意的。

“十几年前,我也跟着村里人搜过后山,看到过一些瓶瓶罐罐的,当时不懂,现在回想起来,就是古董,价值很高。”

“真有古董?”东哥眼睛一亮,是彻底来了兴趣。

他家里虽有些生意,跟在一位大老板手下混,虽然有些钱,但根本供不上他的花销。

近期,他跟着的那个大老板又有点想抛弃他,扶持其他人的意思,他也需要提前找好出路。

“二叔,东哥不是放高利贷的,他对我有恩,你有什么事就直说。”

我看二叔明显是对东哥有所防范,就如此说道。

毕竟,我们两个是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

而这件事情,又不是我们两个就能解决的。

挖坟掘墓,我们人手不够。

村里人的关系虽然都很不错,但后山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禁忌。

不管是那些传说,还是十几年前的五条人命。

所以我们只能和外人合作,东哥无疑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价格方面,你们放心......不管挖出什么,我都和你们五五分账。”

东哥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傻强就是还没见到财呢,就卖了东哥。

李明东也看出了我的意思,当即拿出了我打给他的欠条,“这下行了吧,这就是我的诚意”

二叔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么暂时定了下来,傻强那边不用管,由他处理。

他今晚就打电话叫人,拿到东西直接运城里找人卖了,分钱就完事。

等傻强反应过来,也只有扑空的份。

“这能行吗?”我忍不住问道。

“呵,就那货,还想跟我斗。”李明东冷笑着说道。

原来,他早就扣了傻强手机的电池,让他联系不上外边。

而且,他们开来的车,车钥匙在他手上。

傻强想带人进来,

之前也得两三天的功夫。

而他的人很快就能到,考量再三,我最终还是同意了。

毕竟,他撕了十多万的欠条,足够买我这条命了,更何况,只是让我带路而已。

而且就算我不去,二叔也必定会去的,他比我更缺钱。

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要是被傻强知道了该怎么办。

但他们似乎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只听他们已经开始安排计划了。

“今晚我先带你踩个点。”二叔说道。

“行!”李明东开心的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选择了沉默,爷爷还躺在这里呢!

选择在这里跟东哥坦白方面的事,也是为了告诉给爷爷听。

他活着的时候,我不好说,害怕他打断我的腿。

现在,我却要再此进山了。

但这都是因为,被爱上绝路了,我和二叔,都需要钱,大量的钱。

只有后山的古董,能救我们。

“小俊你别担心。”二叔离开后,只有我和东哥在棺材前吃面的时候,条件突然说道。

“这件事我觉得你爷爷肯定认同的,谁也不想自家后代过穷日子,要真能挖掘宝贝,我多给你点,还给你爷爷修建祠堂。”

他不知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件事,

而是后山有妖,

村里的其他人虽然不敢去,但那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个传闻。

可我不希望,我是切切实实的看到了,那五个敲我门的通报。

“啥事也不需要担心,我这次叫来都是好手,什么牛鬼蛇神通通都得死,你真要害怕,可以在家里守孝。”

“我肯定要去的。”

我说。

“没人比我更熟悉后山了。”

虽然心里不安,但我还是给出了保证。

而夜色逐渐黑起来,虽然通了点,但村里人都有早睡习惯,这才八点不到呢,村里灯光几乎看不见了。

二叔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登山装,背上背着着锄头,他的手里拿着三把大砍刀。

“拿着防身。”

给了我和东哥各一把,

我有一种二叔早知道会如此的错觉。


东哥掂量着手头的刀很是满意。

他虽然也有自己的防身工具。

可是对于狼群这些猛兽,还是砍柴刀好用一些。

“想不到你早就准备好了。”

东哥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二叔。

显然,他对于二叔也不是完全信任。

二叔叹了口气。

“要不是有债在身,我怎么会想打这里的主意呢?”

“不多说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二叔将砍柴刀握在手中,在前方带起路来。

后山的环境一向阴森。

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

前方一片树林,树林内黑漆漆的一片,隐约能看到一些后山的痕迹。

我们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就这么沉默着进入了树林。

进入树林时,我的回忆就被勾起来了。

小时候那次,我们也是欢快的跑进了树林。

当时林中还有一些小动物。

对于爱玩的小孩子来说,是一块宝地。

现在这片树林,因为很久没人来过的缘故。

四周布满了蜘蛛网,乍一看上去,就像是盘丝洞一样。

二叔在前面挥舞着砍柴刀,将蜘蛛网拨弄开来。

东哥则是转过头来,确保我跟上的位置。

“等一下。”

就在这时,二叔突然停了下来。

东哥见状,立刻将砍柴刀紧握。

我也是。

这个时候虽然还没进山,但是周围环境已经足以让人产生恐惧。

“怎么了二叔。”

见二叔半天不说话,我主动问道。

二叔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你们看那里。”

也不知他要我和东哥谁看。

但是我和东哥都是同时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在前方,有一颗很大的树,树叶茂密。

和其他凋零的小树形成明显的区别。

“前,前面,是不是站着一个人?”

二叔难得的结巴了起来。

东哥眉头一皱。

他虽然也看到了那颗大树,但是并没有见到二叔口中的人。

对于这种疑神疑鬼的话,东哥冷哼一声。

“别自己吓唬自己!”

“那里有个屁!”

“真的?”

二叔转过头来。

当他见到我的表情时,顿时明白了。

因为我也看到了!

那颗大树下面,似乎真的有一个人型的东西。

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人。

但是至少是有。

二叔看到我的表情后,哆嗦了一下。

朝着东哥看去。

见东哥已经有些不耐了。

只能说道:“应该是我看错了,我们绕一下吧。”

虽然手中拿着砍柴刀。

但是二叔的胆子并没有被抬高。

按照二叔的意思,我们三人打算从旁边绕过那颗大树。

可是事情还是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

这一次,连东哥的脸色都青了下来。

因为我们连转了三圈,在前面的,依旧是那颗大树。

也就是说,我们是在原地打转。

可是分明手电筒照着的位置就是在侧面。

“不能再转下去了!”

东哥有些恼火。

后山还没进去,怎么在这片小树林中给迷了路呢。

东哥一个箭步,直接朝着前方的大树走了过去。

我和二叔对视一眼,立马跟上。

现在这个情况,我们三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离不了谁。

“小心点。”二叔主动在我耳边提醒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砍柴刀。

当东哥来到大树下时,那个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正当我好奇的向前走去一步时。

就听见“吱呀”一声!

手电筒下一张惨白的人脸出现在了地面。

人脸上两个眼珠子如同要爆出来一般,异常吓人。

我这边吓了一跳,而东哥在听到声音后则是毫不犹豫的转身。

啪!

砍柴刀一把就戳在了地上。

火星四溅的同时,似乎有什么液体飙射了出来。

那个人脸发出一声怪叫。

二叔也是抄起了他手中的砍柴刀,顺势砍下。

叮呤哐啷!

一阵劈砍后,两人停手了。

可以看出,他们两人也是有些后怕。

“你刚才瞎叫什么呢?”

东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指责我。

我虽然没有动手,可是两个腿还是差点软了下来。

“人,人脸,你们没看到吗?”

我一边指着地上,一边说道。

“人脸?”东哥皱起了眉头。

将手电筒朝着地上一打。

出现在地上的,分明就是一只死老鼠。

因为有一堆树皮粘在身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张人脸。

而这老鼠因为东哥和二叔的乱刀,已经被彻底分尸了。

“刚才我就听到老鼠叫了。”

“我被你吓一跳。”

东哥显然是被我给吓到了。

而二叔则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真的是死老鼠?”

我打算拿着手电筒朝着那个位置仔细看看。

但是二叔伸手拦住了我。

“别看了,都捣碎了,恶心,快走吧。”

二叔的语气有些厌恶的样子。

但是不知为什么,我能从中听出一丝颤音。

仿佛二叔在畏惧着什么。

不过既然二叔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本来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确认了没有危险就行。

东哥看了我一眼,朝着努了努嘴。

示意我走到他的前面。

我知道东哥的意思,顺从的走到了两人中间。

现在二叔在前面带路,而我在中间,东哥则是落在最后面。

这次三人顺利的穿过了树林,终于来到了后山的入口。

二叔刚才受惊了,还没缓过神来。

站在后山前,愣愣的看着前方。

“走啊!”东哥在后面催促道。

二叔被东哥惊醒,二话不说,向着里面走去。

重游旧地,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但我还是有些心悸。

眼睛一直朝着记忆中那个洞穴看去。

可惜,因为天色已晚,手电筒的光线距离有限。

我一时间没能找到洞穴所在。

此刻身前已经能看到有大大小小的坟墓了。

这些坟墓一般来说都是空的,这是爷爷和我说的。

但是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里面是空的。

咕咚!

看到这些坟墓,东哥也是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倒也不是说他怕来这种地方。

而是结合我之前说的故事,他似乎有些后怕。

二叔为自己壮了壮胆,将砍柴刀举起。

“走!”

说着,当先迈步走向了那些坟冢。

除了当时那六七家被葬在这里的孩子,其他坟墓应该都是可以挖的。

至于二叔照片上拍到的那个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哪。

所以我和东哥只能跟了上去。

前进了小一会儿。

二叔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

二叔将砍柴刀主动放下。

从身后的工具包中拿出了折叠型的铁镐。

“给,一人一把。”

一共三把小铁镐,正好我们三人一人一个。

我掂了掂手中的铁镐,非常轻,但是镐头十分尖锐。

用起来应该还不错。

而另一边,东哥已经二话不说开始挖起来了。

二叔则是在旁边轻轻拨弄着土堆。

“看。”

不一会儿功夫,当二叔拿起手头的一个东西时,东哥眼睛都亮了。

这就是二叔照片上拍到的古董。

“东西就是这里挖出来的。”

二叔将这个古董直接递给了东哥。

东哥嘿嘿一笑,没有拒绝直接放入了身后的包中。

“那还等什么?挖吧!”

二叔点点头,朝着我看来。

我倒不是不信,只是总觉得二叔有些不对劲。

具体不对劲在哪,我也说不上来。

现在古董出现了,证明了照片的真实性,东哥是更不可能离开这里了。

“东哥。”

我突然转头喊了一声东哥。

东哥抬起头来:“怎么?”

“你叫的那帮人什么时候到?”

我这话问的没有问题,毕竟如果下面真有一大堆古董,靠我们三人也无法全部带走。

“应该1点左右就到了吧,快的很。”

东哥毫不迟疑的回答。

我暗暗点头,随后同样抄起了自己的镐头,朝着地上松软的泥土挖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