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金麻龙王

金麻龙王

火狼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彭一缺出生那年,命犯大劫,为了保住他的性命,他的爷爷亲手给他布置了一道阴棺,为的就是守住这命局!对了在风水界,提到金麻龙王,没人不知道他的厉害,而这金麻龙王正是彭一缺的爷爷彭伯年。如今二十一年过去了,他的爷爷竟被一群神秘纸人给带走了,后来彭一缺在村长口中得知,爷爷这是为了保护彭家命脉。

主角:彭一缺,彭伯年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彭一缺,彭伯年 的其他类型小说《金麻龙王》,由网络作家“火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彭一缺出生那年,命犯大劫,为了保住他的性命,他的爷爷亲手给他布置了一道阴棺,为的就是守住这命局!对了在风水界,提到金麻龙王,没人不知道他的厉害,而这金麻龙王正是彭一缺的爷爷彭伯年。如今二十一年过去了,他的爷爷竟被一群神秘纸人给带走了,后来彭一缺在村长口中得知,爷爷这是为了保护彭家命脉。

《金麻龙王》精彩片段

我叫彭一缺,湘西扎纸大师彭伯年的孙子。

名字取得有点缺的感觉,为此我还特意问过爷爷。

爷爷只摇头回应,我命中缺一,所以就叫一缺。

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不但没有乘凉,反而是承担爷爷埋下的因果,替他还债来自救保命。

说起我爷爷,只要提到这个外号,没人不给他面子。

金麻龙王,闻名遐迩的大风水师。

可在我看来,这都是吹的,因为我从小就跟着他长大,从未见过他给人看相算命,却从小教我怎么看风水用道术。

我甚至一度怀疑爷爷只是个会纸上谈兵的风水师,没有真本事。

可就在半个月前,我亲眼看到爷爷被一群带着黑色面具的纸人带走。

从那一刻开始,我相信爷爷是风水师,还是有名的大风水师。

因为村长告诉我,爷爷是为了保护我才被带走,让我不要多问,只要按爷爷的意思去做,先自保,再去找爷爷完成一件天大的任务。

就这样,我带着爷爷仅留的一千块只身来到天阳市。

眼看就快花光,不得已暂时蹲在桥底继续等候那个人的出现。

我很无奈,根据爷爷留给我信,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命犯天煞。

要自救,必须在天阳市等一个叫唐远山的人。

不但要成为他的上门女婿,还要用命去救唐家。

可一连六天过去,眼看黄昏已近,头七马上就要结束,而我等的人依旧没现身。

按照信里所言,如果头七还见不到他,我小命难保,爷爷就可能死,而他的鬼魂也无法进入轮回,彭家就会从这个星球上彻底消失。

如果只是彭家消失还好,关键我背负的重任会连累到整个风水江湖,我死不起呀。

人海茫茫,我该去哪里找这个人?

正在我百无聊赖之际,两个算命先生凑到一起嘀咕起来。

“要不我们也唐府看看?唐远山发了紧急通知,说不定我们能赚到那十万块。”

“呵呵,你别想了,有天阳市第一大师雷罡在,还能轮到我们?”

“雷大师不是出远门了吗,要不然还能悬赏十万?”

“对呀,雷大师不在,那不就是我们的机会?”

两人就这么一阵嘀咕,赶紧收摊从我跟前急忙走过。

我知道他们,这几天一直在桥底摆摊给人算命,打出的外号还大小神仙。

行走江湖,当然得有个响亮的名号,只是这名号虽响,但也只是个不学无术的骗子。

我观察了好久,见他们每次给人算命都是先问东问西,骗取客人的消息再来回应,打的就是心理战。

反正我就觉得这些街头算命先生大多都是骗人,只是我没必要揭穿。

可刚才的话,让我不能再淡定。

定情一想,当即喊道,“唐远山,悬赏十万?”

“喂喂喂,二位大师且慢。”我赶紧追上去拉住二人问道,“你们说谁悬赏十万?”

二人一看我穿着普通,这几天还游手好闲逛来逛去,便用轻蔑的眼神瞪来。

“去去去,哪来的叫花子,别妨碍我挣钱。”胖胖的大神仙不耐烦的推开我,嘴里还抱怨着,“就你也想跟我们争?呵呵,小叫花子,连唐远山家大门都进不去,滚远点。”

我无语了,不就是两骗子嘛,凭什么看不起人?

虽然我现在是个孤儿,但从爷爷被带走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绝不会让人看贬。

拽紧拳头狠狠的瞪去,想着一拳干倒他。

可理智告诉我,暂时不能动他,还得让他们带路去找唐远山。

唐远山可是我的救命稻草,现在他发出紧急通告,还悬赏十万,一定是家里出了事。

一种强烈的不安在心里盘旋,头七迫在眉睫,我不能再等。

随即尾随二人来到一栋豪华大别墅前。

我没心情欣赏这别墅到底有多豪华,只见这别墅依山而建,独栋成家。

东方有高位,西方拉高有流水,形成东西相衔,完成青龙白虎之势。

而别墅镶嵌中间,便是大火,与青龙白虎衔接完美,是为二十八星宿中的苍龙,名曰九龙衔双星。

好一块风水宝地,如果说青龙白虎行风水之势,那别墅的坐落就是双星,完全起到画龙点睛之势。

九龙衔双星,绝对是高人指点出的罕见风水。

得此风水者,不仅能飞黄腾达,更是气运连辈,绵延不绝。

就在我啧啧称奇之际,忽然一团煞气闪烁,如飞龙般快速冲霄而出,随即散开没了踪影。

邪煞之气,有邪灵?

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九龙衔双星乃是罕见的风水宝地,岂会有邪煞破坏?

难道风水有缺陷,有人要对唐家不利?

就在我疑惑时,忽然一老者冲到我身边神秘的摇头道,“造孽呀,屋前屋后卜卫东,他日黄花插坟头,真是造孽呀。”

老者恍恍惚惚又是一阵摇头叹息。

我好奇的看着老者,红鼻子,白头发,看着就是一老叫花子,可又总觉得似曾相识,不像是胡说八道呀?

我刚要开口,身后忽然冲来一中年大汉,大摇大摆霸气的喊道,“不就是女鬼嘛,待本大师进去将她拿下,给唐爷当下酒菜。”

“不好,坏了坏了,黑白不分,天阳的悲哀呀。”老者跺着脚往里追去。

这老头在疯说些什么呢?什么黑白不分,我看到明明是邪煞之气,怎么会变成女鬼?

带着疑惑,我也跟上去。

可刚上前,忽然一只大手顶着我胸膛,直接推了一手。

“哪里来的叫花子,滚!”看门的人不屑的骂了句便关上门。

而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看来真让大小神仙说对了,我连唐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没关系,不就是进个门嘛,这事还能难倒我?

回身往西边高位走去,后退两步起势,刚准备起身,忽然一个身影飘过,几乎是蜻蜓点水般翻强而入。

高手,看来今晚来的人还真不少,必然不简单。

我没多想,跟着那人翻强而入,而那人则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说什么。

我则是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个闲人,过来凑凑热闹。”

刚到院子,除了看到大厅围满的人,我竟看到一阵漩涡在屋顶徘徊,好像是,青蛇回魂。

“各位大师都到齐了,情况危险,我长话短说。”旁边的管家抹了把额头,狠狠咽了口唾沫着急的说道。

“唐老爷他,他被一女鬼缠上,那女鬼说月圆之夜就是出嫁之时,不但要跟唐老爷洞房花烛夜,还要,还要把唐爷带走当鬼夫呀。”

管家说到这,双手一颤,当即就给众人跪下喊道,“恳求大师施法将女鬼降服,救唐爷一命,我,我们愿意出钱二十万,赶紧吧!”

众人一听是救唐爷,还加码二十万,早已跃跃欲试,准备捉拿女鬼,拿到赏钱。

此时大小神仙也心动了,二人相互一看,由大神仙站出来开口。

“唐管家,这女鬼到底什么来头?”

“我,我也不知道呀。”唐管家着急的回道,“那,那前几日就见唐爷天天早早入睡,哪知道房里有个女鬼呀。”

站着旁边的一漂亮女人又着急的站出来说道,“各位大师,我父亲命在旦夕,那女鬼会在今晚十二点带我父亲离开,到时候......”

“恳求各位大师赶紧出手吧,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愿意。”

“原来她就是唐远山的女儿?”我轻声嘀咕一句,“那她不就是我指认的媳妇?”

话刚出口,前面那疯老头便回头瞪了我一眼,眼神特别奇怪。

瞪来的还不止是疯老头,那个中年人大叔也惊讶的瞪来。

我赶紧捂嘴不敢吭声,但此时心里是无比的爽快。

没想到唐小姐这么漂亮,做梦都没想到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现在打断我肋骨给她煲汤都行。

“那女鬼现在在哪里?”小神仙激灵的问道。

“就,就在二楼。”唐管家战战兢兢的指向楼上。

我顺着指向的地方看去,只见一道漩涡隐隐闪动,好像真有鬼影于其中,但实际又不是。

而房间里传出的确实是我刚才看到邪煞之气,并不是他们口中的阴邪之气。

更何况外面的九龙衔双星本就有青龙白虎看守,一般鬼魂不敢轻易靠近,这女鬼究竟是何物?


“区区小鬼,何足挂齿,本大师先灭了它。”刚才那凶猛的大汉推开众人大步上了楼。

“莽夫,就这样上去,能捉鬼?”小神仙冷笑一声,随即招呼大神仙开始准备。

果然没说错,那莽夫上去不到两分钟就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出来。

“鬼......我,我......。”

“邓大师你怎么了,看到女鬼了?”唐管家刚想上去扶,可一看他都吓成这样,赶紧缩了回来。

“看,看到了,太,太凶了,我......”

“没能耐就别逞强,闪一边去,看我的。”小神仙不耐烦的瞪了眼,然后带桃木剑和铜铃上了楼。

“桃木剑辟邪,铜铃招魂,这是对付女鬼的招数吗?”我皱眉低声摇着头。

“你说什么?”大神仙竟听到了我的开口,回头不满的瞪来。

完du子了,我这么小声都被他听到,不知道会不会被他赶走?

旁边的疯老头也用异样的眼神看来,赶紧一手拉住大神仙,一大步上来严肃问道,“小鬼,那你说说该怎么捉这女鬼?”

众人顿时都带着异样的眼神瞪向我,看得我好像很另类的存在。

我没敢慌乱,冷静的看着众人,尤其是这疯老头,看样子是在考验我。

“这,这好像不是女鬼。”我支支吾吾的回了声。

“你乱说。”唐管家不满的吼来,“我们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个红衣女鬼,怎么不是?”

“又是这叫花子,唐管家别理他,待我去收了女鬼。”小神仙站着楼梯口不屑的喊了声。

“不能用桃木剑......”我赶忙伸手。

可惜晚了一步,门已被拉开,只见一股强大的煞气带着旋涡扑出,我顿时心里一紧,知道大事不好。

“哎,鬼不是你这样捉的。”我无奈的又抱怨了句。

“你懂捉鬼?”疯老头赶紧又问来。

这不是废话吗,我不会捉鬼来这干吗?

刚想说出自己身份,可一想唐远山生死未卜,就算我说出自己是谁也没人承认,还不如先救人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忽然,楼上传来剧烈的响声,门突然打开。

只见小神仙捂着胸膛满口鲜血的往外逃,没迈出两步,整个人栽倒在地。

“这,这怎么回事?”唐小姐吓得捂嘴不敢相信。

“小神仙,你怎么了?”唐管家赶紧上去扶起。

小神仙这会儿已是不省人事,生死不明。

“赶紧救人,赶紧呀......”唐管家连忙招呼众人。

大神仙见状,吓得不轻,这时候也不敢再进门,扶起小神仙赶紧往大厅走。

唐小姐见连续倒下的大师,顿时红了眼眶,整个人开始崩溃。

“这,这怎么办呀,今晚十二点,难道,难道我父亲真没救了?”

先是邓大师逃走,后又有号称小神仙的倒下,谁还敢上去捉鬼救人?

唐小姐崩溃也是有原因的。

“你不是会捉鬼吗?你上”疯老头发疯的拽着我,那力气吓得差点以为要丢我进去。

“呵呵,一个叫花子也敢自称能捉鬼,别把小命丢进去,赶紧滚dan吧。”大神仙不屑的骂了句。

“是呀是呀,连我们都搞不定,他算老几?”

“我看还是赶紧请雷大师回来,再晚,真要女鬼迎亲了。”

众人七言八嘴,唐小姐早已六神无主,急得眼泪直掉。

我实在不忍看到未来媳妇为难,当下发誓,一定要救唐远山,为她排忧解难。

还要给这些小瞧我的人好看,睁大他们的狗眼看看我金麻龙王传人的能耐。

“唐小姐放心,我这就进去给你把女鬼抓住。”我当即抱拳放下狠话,跨步便要上。

“喂,你小子真能搞定?”疯老头拉着我用一种说不出的神秘问来,似乎想知道我怎么出手。

这疯老头是不是真疯了,刚才还死命拽着我往里面推,这会儿又问我真相,服了他。

旁边的中年男子也不自然的凑上一步,似乎想出手阻止,但被疯老头瞪了回去。

我冷笑道,“能不能搞定不还得出手才知道嘛,总不能让我在唐小姐面前丢人吧?”

“呵呵,乳臭未干还想学人家出来捉鬼,留着小命赶紧滚吧。”邓刚甩出不屑。

自己搞不定还想别人也搞不定,这种人格局真小,我懒得理他。

“你,你真能救我父亲?”唐小姐强忍着眼泪冲到我跟前着急的问道。

我知道在场的人都不信我,但只要想到唐小姐,所有的质疑都能化为动力。

就在我抬头准备回应时,竟看到她脖子上挂着我同款的凤凰飞天,我顿时瞪大双眼盯着,心里暗想她怎会有爷爷留下的东西?

“喂,看什么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有本事就赶紧拿出来亮亮。”疯老头又拽了我一手,好像知道我在看什么。

“有我在,唐家决不会有事。”我赶紧放下豪言,转身就走冲向二楼。

“你,你小心呀!”唐小姐温柔的声音随即在身后传来。

我从未被人如此关心过,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原来,被人关心真好。

想到这,我什么都不顾了,只要能给唐小姐争口气,让她过得好,我死又何妨?

“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憋着这口气回了句,然后大步走上二楼。

“啊......”

刚进门,忽然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吓得我双脚一软,整个人顺着门把倒在地上。

“你怎么了?”

没等唐小姐再喊,我反手把门关上,这时候千万不能让她看到我的囧相。

“我掐死你。”唐远山的喊声随即在耳边响起,接着我就被一双冰冷的双手掐住脖子喘不上气。

邪煞之气瞬间冲击脑顶,我发现自己快死了,女鬼太凶,根本没给我出手的机会。

可如果是女鬼,为何是邪煞之气,还附身唐远山取我命,她图什么?

脑中闪出疑问,死命的睁开眼再看。

只见唐远山眉心处的命火摇摇欲坠,这是将死前,邪恶之人特别希望得到宝贝。

但只要命火还在,女鬼就不可能附身,所以这不是被女鬼缠住,真是另有他物。

看清画面,我用力朝唐远山推去。

可不但没推开,唐远山还伸头朝我脖子咬来。

眼看就要被他咬到,不知何故,忽然闪出一道金光绕过脖子。

灵光附体?

只有爷爷留下的凤凰双飞玉才会发出灵光攻击邪物,这东西果然是邪物。

接着,在灵光强烈的冲击下,直接将唐远山甩开,我也重重瘫坐在地,不断咳嗽。

“坏我好事,我杀了你!”此时竟是另一个浑厚的吼声朝我冲来。

抬头,一个漆黑的,长得像只猴子的东西咆哮袭来。

“不好,果然是邪灵。”我大喊一声,赶紧起身后退两步,打出马步稳住身子,果断迎着邪灵的攻击打出金刚指,随即反手掐出一道天雷煞劈去。

“啊......”

一道闪电呼啸而过,仅仅只是瞬间,邪灵的惨叫声传开。

就在我准备再攻时,邪灵感觉到天雷煞的强大竟藏了起来,现场随即陷入寂静。

我一步后退贴着门,感觉漆黑的房间离总有一双邪恶的双手要害我。

邪灵攻击,唐远山到底招惹了谁,才会遭到如此残忍手段加害?

我管不了唐远山招了谁,现在唯有搞定邪灵,我自己才能活着出去。

接着,摸向脖子,再亮出凤凰飞天玉。

嗖的一声灵光再现,只见角落一个邪恶的身影冒出,接着便是邪灵的惨叫。

“大胆邪灵,竟敢现身害人,我收了你。”一声大喊,起手甩出三张大扎纸。

接着,三个人影飞身而起,直接将邪灵包围在角落。

乍一看,那邪灵竟是个孩子模样。

“童灵?”

有人在养灵?


养灵是一种手段非常残忍的邪术,一般只有阴险狠毒的阴阳师才会这么干。

他们会找到刚死不久的婴儿挖出炼化,将灵魂控制,再放入炼丹炉中用咒语修炼七七四十九天。

直到尸体炼化成干尸,再用特制的坛子掩埋,符咒封印。

最终得到的就是凶咒下的干尸,而这个干尸只要埋在地下,再通过邪术攻击,就会形成眼前的邪灵。

如果邪灵只是吓唬吓唬人倒不会危及性命,一旦是受人唆使,便会咒怨横生,残害人命。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今晚不是吓唬人,邪灵附身是取唐远山的命而来。

可又有个疑问让我不解,既然是要唐远山的命,为何要冒充女鬼迎亲?

疑问到此,再看邪灵,此时已被扎纸包围动弹不得。

以我彭家的扎纸冥魂围攻,想逃走还得看他是否有这个能耐。

“邪术害人,你冒充女鬼迎亲,我不可能放过。”我怒吼一声,随即抛出七枚铜币。

铜币飞出,接连成串,一把铜币剑亮出。

接过铜币剑前后挥出两手,打出金刚指往眉心一拉,一撮命火直接拉到铜币剑点燃。

“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敕!”

一声令下,铜币剑飞身直刺而出。

混着扎纸冥魂瞬间将现场点燃,邪灵随即被大火包围。

“呜呜......”

房间忽然传来哭声,非常悲惨的那种,顿时听得我一声鸡皮疙瘩冒出。

“不好,是咒怨。”我暗自大喊不妙,赶紧将火焰收回,让扎纸先看守。

随着火焰散开,邪灵张手又是凶狠袭来。

搞偷袭?

邪就是邪,没人情可讲,我不应该生出同情之心。

起身果断掐出天雷煞再打去,闪电拉开,邪灵阻挡不及,再次被击落。

这次我不敢再大意,摸出天师符,随即启动扎纸。

三大人影上前,几乎是以围攻之势将邪灵抓住。

这么轻松便抓住,看来这邪灵也没什么能耐。

现在想想,不是我能力太强,而是外面那些人太水。

我冷笑一声,没再多想,随即摸出天师符摁在邪灵眉头,直接将邪灵封住。

本以为直接将邪灵封住便可结束,没想到刚转身,突然一阵凄惨的哭声传来,还是婴儿的那种,似乎在向我求饶。

这不是开玩笑吧,封住后的邪灵还能哭?

上过一次当,可不能在同一条船上倒下两次。

反应过来,我赶紧脱下自己唯一的一件衬衫,铺在地上,咬破食指沾上血画出一道灵符。

再用三枚铜币形成架,起身就好盖上邪灵时,那哭声再次变得凄惨。

我浑身一阵激灵,鸡皮疙瘩瞬间冒出。

这还没完没了了,我可是风水中的猎灵师,敢的就是猎灵这事,岂能心软被它欺骗了?

我没敢再废话,一步起身,直接将灵符甩手盖上。

凄惨声随即消失,眼看就这女鬼迎亲就要处理干净,可令我意外的是,这邪煞之气还在。

邪煞之气源自邪煞本身,这就说明邪灵不甘心,还要翻身再起。

果然是凶残的邪物,灵符封印都镇不住,看来我还不能停下。

刚准备再动手,可一想这事不对劲。

首先是邪灵冒充女鬼迎亲,然后就是这邪灵邪煞之气不死。

这背后定有大动静,不找到背后真凶,唐家的危险永远还在。

我没敢大意,控制邪灵只是救人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唐远山。

这会儿的唐远山正躺在地上没了动静,生死未卜。

我赶紧上去再看,只见他脸色惨白,黑眼圈尤重,嘴唇已发紫。

这是中煞的表现,好在出手及时,要是过了今晚十二点,煞气遮脸,恐怕小命难保。

破煞不难,我随即取出祛煞的铜币往嘴里塞。

可刚捏开嘴,唐远山的眼睛突然睁开,一股恶臭袭来,吓我一大跳。

“不好,凶手知道我抓住邪灵,这是要直接控魂要他命?”我当时被这一幕懵住。

今晚不仅是邪灵攻击,还藏有寄主,控魂迎亲的其实是寄主?

看到这,我果断拿出墨斗龙头,先是绑住唐远山双脚,再用龙头压在眉心。

先定魂,不让寄主唤魂伤命。

再看了眼时间,晚上九点半,看来宿主已出动,我有必要马上前往,十二点钟之前不搞定宿主,就算爷爷出手也救不了他。

就在我将唐远山弄到床上,再对瞳孔控魂术反噬寻找寄主位置时,门外传来嘈杂声,还伴随着急促的敲门。

看来他们见我半天没出去,是以为我被女鬼害死。

说白了就是不相信我金麻龙王传人的能力。

眼看外面争吵不下,我赶紧将铜币用两张黄符取下包住,起身拉开门。

“鬼呀......”

大神仙看到我那一刻吓得屁滚尿流,根本没相信我会活着出来。

“你还活着?”疯老头震惊的摸了摸我手臂,又伸头往里看了眼。

确定我没事,再看到唐远山躺在床上,赶忙问道,“你是怎么捉住女鬼的?”

这话问得我不知如何回应,只淡淡的回道,“女鬼虽没有,但迎亲可能是真的。”

“我爸真没事吗?”没等我开口,唐小姐扑上来拉着我手臂又是泪流满面。

我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她这种美女。

“呵呵,命保住了,我看是吓傻了,你看他连话都不会说,还能捉鬼?”邓刚又泼来一盆冷水。

大神仙也跟着鄙视道,“不是吓傻,是魂都给吓走了,现在就是个空壳,赶紧给他准备后事吧。”

这都是些什么人来着,自己不行还要诅咒我?

得,我也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救人要紧。

“女鬼捉住了,但是......”

“捉住了?我爸没事了?”

没等我说出下半句,唐小姐抹干眼泪激动的冲了进去。

“不能进。”疯老头一手将唐小姐拉住,拽到后方严肃道,“女鬼没那么好处理,先听他把话说完。”

此时身后那个翻强进来的中年人也凑了上来,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我能感觉到他的不简单。

“不,不是没事了吗?还有什么问题,你赶紧说呀?”唐小姐急得直跺脚。

我没敢再沉默,赶紧回道,“里面的不是女鬼,是邪灵。而迎亲,是有寄主要带走唐爷。”

“我现在还不知道寄主是谁,也不知道他带走唐爷的目的,我需要马上找到寄主才能救唐爷。”

其他人根本没听懂我说什么,只有疯老头和后面那中年人算是听懂了。

“什么寄主,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唐管家不满的吼来,又贼溜的往房间看,确定没见到女鬼后才松了口气。

为了尽快出手,我只好解释道,“这么跟你们说吧,你们口中的女鬼,其实就是一个死去没多久,被人炼成的干尸小邪灵。”

“邪灵背后有人操控,之所以没直接要唐爷的命,就是想趁今晚十二点用迎亲的方式将唐爷带走。”

说到这,我似乎是无师自通,瞬间明白了这一切。

“我知道了,我真知道的了,女鬼迎亲,其实就是给寄主找鬼夫。目的是要用寄主压制唐远山的命格,断唐家运势,让唐家永不翻身。”

“啊,这,这......谁这么恶毒要把唐家害死?”唐管家吓得瑟瑟发抖,赶紧朝我看来。

“你知道寄主在哪?”疯老头皱眉赶紧问来。

“我知道,但事不宜迟,来不及多解释。唐小姐,我需要你立即带我去唐家祖坟,过了十二点搞不定,就算我爷爷现身,也救不了唐家。”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