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痴恋十九年

痴恋十九年

云小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九年的时间,云楚薇的心中被慕寒洲牢牢的占据着,可她也同时被男人嫌弃了十九年。就在慕老爷子下葬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和自己解除婚约。看到男人与别的女人恩爱缠绵,云楚薇伤心欲绝彻底心死,为了保留最后一丝体面,她抹掉了所有痕迹,就好像从未到过慕寒洲的世界。

主角:云楚薇,慕寒洲   更新:2022-08-19 19: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楚薇,慕寒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痴恋十九年》,由网络作家“云小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九年的时间,云楚薇的心中被慕寒洲牢牢的占据着,可她也同时被男人嫌弃了十九年。就在慕老爷子下葬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和自己解除婚约。看到男人与别的女人恩爱缠绵,云楚薇伤心欲绝彻底心死,为了保留最后一丝体面,她抹掉了所有痕迹,就好像从未到过慕寒洲的世界。

《痴恋十九年》精彩片段

骄阳似火,一辆与奢华庄园不相符的出租车在慕家大宅门口停下。

一抹白T恤牛仔裤的纤细身影匆匆跑下车。

今天是工作日,上午九点的时分,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去了,大宅应该很安静才对,然而此时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豪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慕爷爷。”抱紧怀里的书包,云楚薇加快脚步。

一路跑过花园,进到大宅里面,直往二楼。

刚到主卧外面的会客厅,就见里面站满了人,一张张都是她认识了十九年的脸。

当看到她,他们的眼神都变得厌恶,鄙夷。

“把爷爷害成这样,你还敢来?”说话的是慕家老三慕战国的小女儿,慕芊芊。

知道自己在慕家的处境,云楚薇不敢硬刚,低着头想绕过她。

“跟你说话呢,还敢不理我了。”慕芊芊瞪着眼就要拦人。

“不该你管的事,少说两句。”慕战国横她一眼,而后抬头看云楚薇,目光幽冷:“老爷子在等你,满屋子人,他等的就是你和寒洲了,你快进去吧。”

这话讽刺意味很浓,云楚薇也不做声。

越过重重人群,来到卧室。

一眼就见大床上,脸色灰白,干枯消瘦的老人。

这是几十年来叱咤整个海市的传奇人物,这座宅子的主人,慕老爷子。

也是十九年前将她带到慕家,改变她命运的人。

“老慕快看,你的宝贝疙瘩来了。”看到她,坐在慕老爷子床边的几个老人,都是海市叫得出名字的大佬在打趣。

慕老爷子面上撑起一抹笑,肉眼可见的精神了一些:“薇薇,你来了啊。”

“好久不见,慕爷爷。”云楚薇走近,眼泛泪光,鼻音很浓。

她被赶出慕家一个月了,才一个月不见,慕爷爷的身体就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吗?

“好孩子,我年纪大了,生老病死都是必然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慕老爷子笑容爽朗:“我是快要死了,这些老伙计还好好活着呢,薇薇你放心,有他们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就是寒洲也不可能。”

瞳孔一缩,云楚薇下意识的扫视四周,没有见到慕寒洲的身影,她松了口气。

“慕爷爷您别说丧气话,您还年轻,您会恢复健康,长命百岁的。”

她从书包里面摸出一个宝蓝色的小盒子。

“你这是要干什么?”慕老爷子脸色瞬间变了:“这是慕家主母的信物,本来就该属于你的东西,我只是提前给你罢了,你好好收着就是,以后传给你和寒洲的儿媳妇,不用给我。”

“这不是我的东西。”微红着眼,云楚薇摇头:“我知道您对我好,想给我好的生活,生病了都还替我苦心安排找靠山,可慕总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了不娶我甚至不惜放弃慕家家业,您非要把我强塞给他,闹得祖孙不和,这又是何必呢?”

这都是真心话。

她一个孤女,只因为父亲是慕家司机,为救慕寒洲的父亲而死,才被接到慕家,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虽然人在慕家,可不是穿上水晶鞋,就成公主了。

她和其他的慕家子孙在一座宅子里面长大,念一样的学校,拿一样的零花钱,看着很公平,实际上是很不同的。

他们除了零花钱,还有股份分红,不动产,再不济也能撒娇找父母要,而她,只有零花钱。

没有钱就没有底气,除了慕家给予的那些,额外的开支她从来不敢有。

上学时偏科她没钱额外补课,青春期皮肤不好长痘痘她没钱做美容,无论钢琴还是舞蹈她只能蹭课学个大概没钱继续深造,寒暑假他们约着世界各地度假,节假日周末他们忙着宴会拍卖会,闲暇时他们尝试着找项目投资,她都不敢参与。

如此,她在慕家待了十九年,是长了一些见识,这些见识却一次次无情的提醒她,她和慕家,和慕寒洲,从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天性乐观,知道按照原本的身世,根本就不可能和慕寒洲这样的天之骄子订婚,她努力抓住机遇,提升自己,想做配得上他的人。

去年高考,她考出很好的成绩,满脸期待的去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报考哪所大学?”

他高高在上,戳破她所有的希冀:“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把控的女人,还想做慕太太?云楚薇,婚约是爷爷一厢情愿,我不会娶你,无论出身,样貌,还是智商能力,你都达不到我对妻子的标准。”

这样的话她听别人说了十几年,有点失落,也没多难过。

直到一个月前那场意外,她被中招了的他带进房间,明明是她受委屈,却被他踢下床。

他认定她是心机深沉的贱女人,宁愿放弃家业也要把她赶出慕家,他做到了,她的梦也就彻底的碎了。

“跟堂堂慕氏比起来,九州那丁点资产算什么?寒洲他就是太年轻,才会任性。”慕老爷子不屑:“薇薇你不用管这些,你就回答我,想不想嫁给寒洲,喜不喜欢寒洲?”

这个男人从小到大的每一点成绩,她都很清楚,这么优秀的男人,不管是不是她的未婚夫,谁又能做到毫不动心呢?

眼里有过一闪即逝的哀伤,随即摇头:“我们真的不合适。”

手捧小盒子高举至头顶,双膝跪下,云楚薇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你这个傻丫头--”喉咙口一梗,慕老爷子剧烈咳嗽起来。

他病重已久,身体早就虚了,这一咳就跟要命了一样,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噗”,一口黑血染红了身上的被面,医生紧张了:“呼吸机,快上呼吸机。”

卧室里面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等候的人,慕家人一股脑冲了进来。

见此状况,大声嚷嚷。

“我爸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这样了?”

“是不是云楚薇这女人又做了什么?”

“慕寒洲呢?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理亏,不敢见人?”

“我看大哥是嫌弃云楚薇,怕爷爷临终逼婚,要不然爷爷咋找了这些人来给她撑腰。”

临终二字,深深刺中了云楚薇的眼睛。

她眼泪流了出来,心疼握紧慕老爷子的手,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慕爷爷您想说什么?您说,我听着呢。”

“滚开,你这个拉低慕家档次的贱女人!”身子被狠狠推开,连带着手中紧握不放的盒子一起被摔到地上。

里面的玉镯摔了出来,摔了几道裂痕。

虽然不属于自己,可这是从记事起就放在身边的东西,感情和慕老爷子一样的深,云楚薇自然不忍心它被破坏。

“我的镯子!”她低头去捡。

一双黑色的皮鞋,停在她的手边。

她惶然的抬头,就见一身黑衣,面容疲惫中带着憔悴的男人。


慕寒洲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的,他面上带着风霜,黑色的西装也有褶皱。

这和他往日一丝不苟的衿贵模样大相径庭。

不变的又是他眼神里的戾意,不管隔着一个月,还是一年,都那么强势,霸道,极具压迫性,只看一眼,云楚薇都吓得直哆嗦。

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慕寒洲,我--”

“你想说你不是,你没有?”微凉的大手蛮横掐住她下巴,低哑的声线近在耳侧:“改变线路,以退为进,长本事了啊你,云楚薇!”

她抖得更厉害了:“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是来退信物的--”

“还在狡辩。”他力道更重了一些,捏着她下巴贴近自己,灼热的呼吸几乎扑到她的脸:“老爷子快要死了,信物也摔坏了,忙了这一遭,竹篮打水,你猜空不空?嗯?”

她下巴疼得都要碎掉,拼命的挣扎。

回想一个月前,男人把她赶出慕家动用的手段,她怕得不行,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我真的没想嫁你,如果早知道慕爷爷会--”

啊的一声,她被巨大的力道提得站了起来。

“你不知道,这世间最廉价的就是早知道?”

他个子很高,足有188,她165的身高在他面前渺小得很。

被这样提着,她足尖被迫悬空,喉咙口空气稀薄,窒息的恐慌感席卷了她的大脑。

是真怕了。

知道这男人不耐烦听,她连解释都不敢,只流着泪保证:“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会把镯子修好还给你,也会跟慕爷爷说清楚,真的会说清楚的。”

说完,她鼓足了勇气,拼了命的想从他手下挣出。

抱了必死的决心,她就不在乎体面,克服了对他的恐惧,整个房间都是她尖锐的哭喊。

像是有所感应,大床上的慕老爷子也不那么安宁,露在呼吸机外面的苍白脸庞,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

几个老人看不过去了,资格最老的周老出面来劝。

“寒洲,云楚薇自进来后,确实一句不该说的话都没说,你实在是冤枉了她。”

慕寒洲冷笑:“她需要说?以老爷子对她的疼爱,需要她亲口来说?”

事实确实是这样。

周老皱了皱眉:“那么寒洲,你有没有想过你爷爷为什么非要撮合你们,如果只是报恩,慕家随便给点钱就足够她几辈子衣食无忧了,你爷爷选她,有可能因为她好啊。”

“她好?”慕寒洲英俊的脸庞,止不住的轻蔑鄙夷:“这女人心机又贪婪,哄得老爷子亲生子孙一个都不要,好,确实很好。”

这话,整个慕家都有共鸣。

慕老爷子对云楚薇,确实太偏爱了一些。

慕芊芊忍不住站了出来:“我知道,我知道爷爷为什么喜欢云楚薇,还不是她太狗腿太贱了,为了讨好爷爷,她连按摩洗脚都可以做,明明护工可以做的事,她偏要自己做,她又这么年轻漂亮--”

“慕老三,管好你女儿!”太离谱,周老狠狠瞪了眼,扭头看慕寒洲,声音温和了些:“想必你听出来了,云楚薇她千不好万不好,对你爷爷总是好的,你爷爷无数次跟我们说,这丫头细心又妥帖,对他很孝顺,不是亲孙女胜似亲孙女。”

转头看大床:“你爷爷要是醒来了,知道你和云楚薇又吵架了,恐怕会难过。”

“别听他瞎说,大哥--”一个眼神扫过去,慕芊芊吓得噤声。

视线收回,慕寒洲深邃的瞳仁看向了云楚薇。

“你最好给我祈祷我爷爷平安无事。”

他的声调低沉淡漠,又有着毋庸置疑的气势,没有人敢当面质疑他的话。

获得短暂的自由,云楚薇感激对周老等人弯腰致谢,然后直冲慕老爷子的大床。

“慕爷爷。”跪在床边握紧慕老爷子的手,她喃喃念叨:“您才七十几岁,还很年轻,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

“您不是说最疼我,想看到我出嫁吗?我现在才十九岁,等我大学毕业,工作个几年,再结婚生子,还要好些年呢,您可要好好的等我呀。”

她的眼泪做不得假,眼睛很快就肿起来了,嗓子也都哑了。

周围的人对视,有人叹气,有人继续持怀疑态度。

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慕寒洲眸色不自觉的暗了暗,一闪即逝,随即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冷漠。

“太吵了,把她带出去。”

云楚薇一怔,茫然的回头。

苍白又精致的小脸,眼泪一颗又一颗的淌出,折射着头顶的灯光,晃得人眼睛疼。

“带走。”男人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关好,别让人逃了。”

再没有人能拦住慕寒洲。

就连周老他们也不能够。

慕老爷子甩手给慕寒洲的这两年,慕氏集团的发展一日千里,隐隐有超越其他几大家族,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趋势。

这么一个势不可挡的小辈,连慕老爷子都拿他没有办法,其他几人更不可能左右他的想法。

除了太过分的时候劝一劝,护住云楚薇的小命,真正能做的也没有多少。

想用这几个老家伙来护云楚薇,来遏制慕寒洲,慕老爷子他实在是病急乱投医,失算了。

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云楚薇被带了出去,关在一楼一个很小的房间里。

她看不见,但能听到楼上的动静。

她听到慕家请来很多医生,上上下下的跑了很多趟,然而没能救回慕老爷子的命。

他勉强撑到傍晚,还是去了。

“啊!”云楚薇哭了。

狭小无人的房间里,她哭得放肆,哭得绝望。

不知哭了多久,她忽然从床上窜起,跑到门边。

“来人啊,有没有人啊!”她拍门大喊。

她要出去。

慕老爷子对她恩重如山,不是亲爷爷胜似亲爷爷。

即使本着沦为慕寒洲的眼中钉,她也要出去见慕老爷子最后一面。

良久。

她嗓子哑到失声,手掌也都拍红了,没有人开门。

她又害怕,又绝望,双手在木门上拼命的抓着,十根手指头的指甲尽断,鲜血淋漓也感觉不到痛。

折腾到一夜,她眼睛肿得都快睁不开了,小屋的门终于被打开。

满脸阴鸷的慕战国,站在了房间的门口:“慕寒洲想关你三天,等到葬礼结束后再杀你给老爷子陪葬,我这里有一个能让你活着的主意,你想不想听?”


“不可能的,慕寒洲不可能杀我。”云楚薇摇头。

她相信慕寒洲恨她,但也相信他是有孝心有底线的人。

这些年他再嫌弃她,也没有真的怎么样,而慕老爷子生前最在意的就是她,他就是不想娶她,也没有必要喊打喊杀吧?

“你真以为,慕寒洲是你想象中的谦谦君子?”慕战国嗤笑:“他心不狠,能坐稳慕氏总裁的位置?他心不狠,能把你赶出去?老爷子活着他就不留情面,现在老爷子不在了,还是因你而死,他不得弄死你以绝后患,嗯?”

这都是实话。

狼狈不堪的面容滞了一下,云楚薇表情茫然。

“看来你也认同的,是吧?”慕战国挑了挑下巴,继续:“当然,如果只是因为讨厌,慕寒洲也不必杀你,可坏就坏在老爷子给你留了百分之五股份的遗产,百分之五的股份啊,值多少钱你知道吗?慕寒洲他再不在意你,他能不在意股份?你真以为他会大方到宁愿放弃继承慕氏,也不娶你?只要他愿意,他有的是办法不用娶你。”

百分之五的股份是云楚薇始料未及的,她被堵到说不出话。

见她有点被说服的样子,慕战国阴笑着,凑近了一些:“我想要你做的,很简单,只要你在明日的葬礼上揭穿慕寒洲不举,一个月前那晚才会恼羞成怒把你赶出去,我就做主把属于你的股份还给你,另外再给你一笔补偿,事成后你想出国也好,换个城市也好,都随你,如何?”

他说着,拿出了一支录音笔:“我也不逼你,该怎么做,你听过了这个自己做决定。”

按下开启键,男人低沉的嗓音立刻在空旷的小房间回荡开。

“云楚薇那女人,身份低贱野心倒还不小,以为睡过就能把我捆绑,呵,笑话。”

“这次她摔坏了慕家主母的信物,是个很好的预兆,所有人都会相信是她德不配位,不配做我的妻子。”

“做不了慕太太,还想带走慕氏的股份这是不可能的,正好她气死了老爷子,那就送她去坐牢吧,能不能活着出来不说,在里面待几年也该学乖了。”

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云楚薇都认识,但组在一起,她忽然就听不懂了。

“这都是你假的,你骗我,你在骗我。”她脸色发僵,惨白得像鬼,牙齿哆嗦得厉害,咬合着嘎吱嘎吱作响。

怎么可能呢!

就算慕寒洲真的很讨厌她,他会对老爷子的死轻描淡写?

不,他不可能这么凉薄啊!

“看来这些年,他把你们骗得很苦啊。”冷笑着往旁边退了一步,慕战国淡声:“实在不信,我就放你去找他,看他见不见你,就知道我的话是不是真的了。”

云楚薇成功被放了出去。

她在慕寒洲的别墅门口被拦住了:“大少爷不在,云小姐请回去吧。”

慕爷爷才刚去世,慕家上上下下都会很忙,慕寒洲这个未来家主,怎么可能这个时候不在家?

云楚薇不信:“请转告他,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找他,事关慕家安危的大事。”

她以为搬出慕家安危,对方总会动容,没想对方更不耐烦了:“大少爷他很忙,就是在家也没空见您,请别让我们为难,云小姐。”

他说完就要关门,云楚薇不死心,拉扯着铁门就想跟进去。

她一定要见到慕寒洲,有些话,她想当面的问清楚。

“云小姐你站住,你别这样云小姐--”

一阵手忙脚乱,直到一声刺耳的喇叭声。

云楚薇猛地一顿,然后回头,就见逐渐靠近的黑色豪车里,男人露出来半张冷漠深沉的俊脸。

“慕寒洲。”顾不上狼狈,她欣喜的跑过去。

很快,她的表情就又僵了。

那车子并未因她的奔赴而停下,一人一车之间距离越近,眼看就要撞上。

她懵了。

定在了原地。

在她怔愣时,那车子还真撞了上来。

撞得不算重,足以撞得她趔趄,撞碎她不惜颜面也要当面找他的苦心。

“拖走。”男人薄唇一张一合,微眯的视线轻蔑得能容下整个世界,偏偏容不下她满是惊愕还有泪水的脸蛋。

从车上下来两个黑衣保镖,一左一右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拖到一边,紧接着他的车子就直直越过了她。

雕花的铁门关上,把决绝的黑色车身,与她满身尘泥的狼狈,隔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云楚薇眼里的光,彻底消失了。

她真傻,真的。

昨日差点被逼婚,还因此害死了慕老爷子,他恨不得把她关到死,又怎么可能降尊屈贵听她说话?

惶惶然的回到之前居住的小别墅,洗簌换衣,将自己收拾得能见人了,云楚薇去慕老爷子的灵堂。

她运气挺好,这个点的灵堂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她在棺木前跪下,眷恋的看着上面慕老爷子温和慈爱的黑白照片,一张接一张的往火盆里添纸钱,眼泪扑簌簌流下。

“您说我应该怎么做,慕爷爷。”

“我想保全自己,那就得跟慕三叔同流合污,可如果我不答应慕三叔,整个慕家就没有人会帮我了,慕寒洲要是真把我送去坐牢,那该怎么办?”

“就按我说的做。”慕战国的声音,从帷幔后面冒了出来。

一张与慕老爷子有几分相似的面孔,闪烁着精光,充满诱哄的说:“你我合作,干掉慕寒洲,从此天高任鸟飞,岂不美哉?”

“你--”云楚薇眨了眨迷蒙的泪眼:“你真的能帮到我?保证我没有一丝一毫危险?”

“当然。”慕战国高兴得都要鼓掌了:“我这些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在慕寒洲身边安了不少人,只等你与我里应外合,一举将他拿下。”

云楚薇抬起哭红的眼,先看他一眼,然后低头看脚尖,像是在思索着。

许久,她像是下定了决心,心灰意冷的抬头:“好,我答应你。”

翌日,慕老爷子的葬礼。

慕老爷子是整个海市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的葬礼自然也是极其盛大的,慕家人全都早早到场不说,还来了不少身份贵重的宾客。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样严肃的场合,慕寒洲竟然又一次迟到了。

他在追悼会即将开始的时候才匆匆赶过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