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加倍心动

重生后加倍心动

大可十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不知好歹的沈小默将自己给作死了,如今重活一世的沈小默发誓要加倍报复回去。对前世被自己狠狠辜负了的老公司夜霆,这一世她要死死的抓住男人的手,和他共同经营未来的人生。

主角:沈小默,司夜霆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小默,司夜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加倍心动》,由网络作家“大可十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不知好歹的沈小默将自己给作死了,如今重活一世的沈小默发誓要加倍报复回去。对前世被自己狠狠辜负了的老公司夜霆,这一世她要死死的抓住男人的手,和他共同经营未来的人生。

《重生后加倍心动》精彩片段

寒风瑟瑟,一所实验室位于悬崖峭壁之上。

“咻!”

冷箭飞出的声音和闷雷同时响起,刹时,雨连成线,融入了地面。

沈小默扯着插在身上的管子,一个翻跃,连带着身下的木板床,也压在了她的身上。

“司夜霆!”

她发出尖锐刺耳的嘶喊,像无形的箭,能穿透人的耳膜。

“为什么!“

她看着不远处胸口中箭,还拼尽最后一口气,向她爬来的司夜霆,哇地喷出一口黑血。

是她,是她毁了他的所有,把他从一个天之骄子打入人间炼狱!

亦是她,在他为她挡住所有流言蜚语后,害他出车祸,落得终生残疾!

而现在,哪怕他只能坐在轮椅上,还在为她挡箭!

沈小默的眼眶通红,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流。

“小默......”

“你在为我难过吗?”

司夜霆的意识已经涣散,他努力地抬起手,想要抓住什么,手指艰难地动了动,终无力垂下。

沈小默被身上的管子和木板床压住,她动不了,便伸长了手,去触碰他冰冰凉凉的指尖。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哪怕他把心掏给她,她也看不见他半点好。

“司夜霆,对不起......”

“小默,你知道的,我要的,从来就不是这句话。”他一点点挪动着,想要去盖住她的手。

沈小默泪流满面,她知道的,他爱她,也一直在等她的回应,她压抑着心似被刀绞的疼痛,“我爱......”

“咻咻!”

两道飞箭再度飞出,再一次打中了司夜霆的心脏。

司夜霆瞪大了不甘的双眼,再也一动不动。

他的鲜血,溅在了沈小默的脸上。

窗外,闪电惊现,光影在狭小的房间里映下斑驳,沈小默定在了那里,像是一尊石化的雕像。

他,死了!

临死前,他也听不到他一直盼望着的话!

“啊!”

沈小默撕心裂肺地悲号着,用力去握紧他的指尖。

他生时,她避他如蛇蝎。

死时,她却恨不得生生世世都和他在一起。

门口,顾夜凉的手腕处连接着袖箭,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穿着高级手工皮鞋的脚尖一挑,踢开了沈小默的手。

沈小默双目带泪,仓皇地拖着床,要去够司夜霆。

顾夜凉就把司夜霆踢远了。

沈小默再无法碰到他时,才红肿着眼看着眼前这个她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她正要开口质问,从他身后,又转出一个娇小的女人。

女人穿着纯白的连衣裙,清纯温婉,从裙恻的兜里掏出一支冷蓝色的针管,甜笑着,对着空气,喷射出一点点液体。

液体溅洒在地上,瞬间就腐蚀了地面,留下坑坑洼洼的痕迹。

“姐姐,托你的福,实验室已经研制出可以治疗我的凝血功能障碍的药物了。我再也不需要你了。”

“你也不用再当我的行走的血包,过着不人不鬼的生活了。”

说话的这个人,是她沈小默的妹妹祁婉晴。

同为祁家女,境遇却截然不同。

她出生时,母亲在手术室里大出血,就被视为不详,被送去乡下,连姓氏也只能跟着家里的佣人姓。

要不是祁婉晴生病,血型稀缺,她也不会被接回来。

等祁婉晴的病情稍稍好转,她就替祁婉晴出嫁,嫁给传闻中的“鬼夫”司夜霆。

正因为和司夜霆的婚姻不是她所愿,这些年,她才会那么排斥司夜霆。

“姐姐,你和祁家还有夜凉联手这么些年,也总算是扳倒司夜霆。你放心,我会成全你,给你个痛快的。”

祁婉晴的唇角含笑,缓缓走进她,要给她注射药液。

就在这时——一只白纤的手,从祁婉晴的手中顺走了针管。

沈小默呆呆望向后来的林茵茵,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俨然就剩下一副空壳。

她从乡下回来,不被祁家认可,就只有林茵茵这么一个好朋友,她也是整个祁家唯一对她的人。

她要来,救她吗?

沈小默动了动嘴唇,想让她快走......

下一秒——

“祁小姐,送小默上路这种事,还是让我来吧,别脏了您的手。”林茵茵毕恭毕敬,像一条流着哈喇子,摇着尾巴的狗。

“好。”祁婉晴看着难以置信的沈小默,娇笑了起来,“说来,姐姐还真是把眼瞎心盲诠释得彻彻底底。茵茵是我的人,把她留在你身边,不过是为了给我当眼线。”

“就连早前你试图逃跑,也是她给我通风报信,我才能那么顺利地把你抓住!”

沈小默一阵耳鸣,祁婉晴再说些什么,她都听不见了。

她倏然转眸,看着到死都在爱着她的司夜霆。

“你怎么那么傻?”

司夜霆死不瞑目,却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

沈小默哭着笑,“如果有来世,换我来爱你。”

......

冰蓝色的液体最终注入了沈小默的手臂,短暂的晕眩后,剧痛在沈小默的身体扩散,她的五脏六腑都像被撞得错了位,她的面容因痛苦扭曲了起来。

“啊!”

她的七窍流出了鲜血,她没了声息,头栽在了地上......

屋外,雷声惊响,冰冷的雨滴狠狠地砸在地上,雨落声越来越密集......


“还敢吗?”

沈小默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冰冷幽沉的黑眸。

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全部感官。

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

沈小默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样,痛得她快喘不过气。

司夜霆?

他不是被她害死了吗?

为什么......

沈小默还未理清思绪,司夜霆猛地用力。

“哐当。”

她疼得握紧了手上的刀,钳铐在她脚踝的锁链也发出了刺耳的脆响。

血顺着司夜霆的背部,不断地往下流,狠狠地抢占着沈小默的视线。

“沈小默,要是再敢在我的酒里加料,我一定会把你的腿,一根一根的敲断......”

司夜霆像是被触碰了逆鳞,嗜血的俊容上阴云密布,凉薄低沉的声线,像是最锋利的刀片,要把她的身上的皮肉,一点一点地切割下来。

沈小默乱了心神。

这熟悉的话,还有脚下冷冰冰的触感......

她重生了?

回到了四年前?

那时,她受林茵茵唆使,给司夜霆下药,还要把他和林茵茵关在一间房间里,好污蔑他婚内出轨,和他离婚。

结果把司夜霆惹毛了,他彻底爆发,给她戴上脚铐。

而在当时,她为了防他,早早就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刀,现在,这把刀正被她刺入他的后背......

沈小默的心一阵绞痛。

即便重生,她还是伤了他?

她的眼睫轻颤,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司夜霆见她走神,把她抱了起来,走向了阳台。

沈小默看着他,恍若隔世。

沈小默染满鲜血的手,颤抖着,抚上了司夜霆的脸颊。

“司夜霆,我欠你的那句话,来还你了。”

“我爱你。”

男人顿住了,有一刻的心动,但转瞬,清亮的瞳眸间只剩下一片灰冷。

“小骗子。”

为了逃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拥着她,低头,“沈小默,你的心怎么都捂不热的......”

沈小默流着泪,紧拥着他。

司夜霆拧了拧眉。

在他眼里,沈小默从来就不在乎他。

他没有去纠结她突如其来的关心,他只要她的心里眼里有他就行。

他握住了她的手,把刀从他的后背抽离,鲜血翻涌。

沈小默的眼泪决堤,“你这个疯子!”

她手上的刀“哐当”落下,白皙的纤手堵住了他源源不断流血的伤口。

他堵住她的唇,“沈小默,你逃不掉的......”


翌日。

沈小默醒来时,司夜霆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按压着眉心,扫视着周围的陈设,慢慢理清思绪。

她再也不是那个眼瞎心盲的沈小默了。

她带着脚铐,走向了梳妆台,打量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镜子里的她,厚厚的大浓妆已经被她的眼泪和汗水晕染开,她的身上更是大片的阴暗血腥纹身。

“默默!”

她的房门被人从外边打开,紧接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长相清纯甜美的少女走了进来。

沈小默背脊发僵,猛然回眸,冰冷的视线直刺过去。

旋即,她看到了她的好闺蜜,林茵茵。

“天啊,你这......”

林茵茵凝视着沈小默脚下的脚铐,疾步迎了过去,眼圈登时就红了,“司夜霆怎么能这么对你?”

她蹲在地上,摸着沈小默脚上的枷锁,义愤填膺地握紧了拳头,“你是人!不是他司夜霆的宠物,他把你当什么了!”

沈小默垂眸盯着她的发旋,眼眸逐渐深邃,里边有怒火在熊熊燃烧。

林茵茵的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掉,一副真心为她考虑的模样,“司夜霆真的太过分了。”

“默默,我心疼你......”

沈小默不为所动,动了动白皙细嫩的脚踝,铁索发出碰撞声,“没什么好心疼的。这完全就是我自己作。”

“毕竟,我怎么能把你和司夜霆关在一起呢。”

人和狗,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感的!

林茵茵一顿,仰头望着沈小默,她看着她的表情发冷,凉薄的语气就像一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叫她莫名有些蹲不住,脚下一个劲地发软。

沈小默脸色一变,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以不考虑你的清白呢。”

看她还是之前的那个样子,林茵茵松了一口气,刚刚,一定是她的错觉。

“你先走吧。我想先洗个澡。”沈小默柔声细语。

林茵茵抹去眼泪,站了起来,“默默,你再忍耐忍耐,司夜霆就是个混蛋。”

沈小默看着林茵茵那个咬牙切齿的模样,只想发笑。

上一世,林茵茵就总是这样一副为她考虑的模样,一点点的给她洗脑。

特别是那时她深爱顾夜凉,和司夜霆发生关系后,老觉得自己不干净了,没少被林茵茵PUA。

“虽然你被司夜霆强迫......”林茵茵看见她那一身的痕迹,而且,司夜霆昨晚中了药,“但我相信,夜凉会理解你的。”

“他也来了,来参加陆老爷子的葬礼。等会你们就当着媒体和客人们的公布关系,有舆论支撑,司夜霆不敢轻举妄动的。”

“到时候,你就能获得自由了。我再帮你和祁阿姨说说,让你搬回祁家住。”

祁家,上辈子,沈小默从未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

人没有的东西,便最是渴望。

那时,她做梦都想留在祁父祁母跟前,和他们像是正常的一家人一样生活。

呵。

结果呢?

她最亲最爱的人,把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沈小默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浓浓的嘲讽意味。

“我知道的,你都是为我好。”沈小默点点头。

“好,那我先走了。”林茵茵临走时还不忘交代,“对了,你记得穿我给你准备的裙子。”

沈小默的眼瞳缩紧。

她准备的裙子,是一条大红长裙!

司爷爷是对司夜霆最重要的人,她不仅在司爷爷的葬礼前夕给司夜霆下药挑衅,还要在葬礼穿红衣服,一再地践踏司夜霆的尊严!

也难怪当初和司家有关的人都那么讨厌她。

她还记得上一世,她穿着大红裙出席葬礼,还公布她和顾夜凉的关系,把司夜霆气得吐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