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霸总白天冷冰冰

霸总白天冷冰冰

花小酒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阴谋,江清璃被人陷害,一夜荒唐后怀上了不知名男人的孩子。好不容易度过十月怀胎的日子,她却在生产之时被渣妹趁火打劫,害自己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五年后,高调归来的江清璃只想为当年的自己报仇,她手段狠厉,让渣妹叫苦连天。这时,她误打误撞招惹了那个叫战霆渊的男人。原来,他就是自己孩子的生父。一时间,江清璃突然有些害怕靠近战霆渊,却又被他堵住!

主角:江清璃,战霆渊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清璃,战霆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白天冷冰冰》,由网络作家“花小酒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阴谋,江清璃被人陷害,一夜荒唐后怀上了不知名男人的孩子。好不容易度过十月怀胎的日子,她却在生产之时被渣妹趁火打劫,害自己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五年后,高调归来的江清璃只想为当年的自己报仇,她手段狠厉,让渣妹叫苦连天。这时,她误打误撞招惹了那个叫战霆渊的男人。原来,他就是自己孩子的生父。一时间,江清璃突然有些害怕靠近战霆渊,却又被他堵住!

《霸总白天冷冰冰》精彩片段

“这是李总要的海狗丸,他在里面等你。”

江雨婷阴阳怪气的说道:“这玩意药劲大,你可要悠着点。”

江清璃低着头,没有说话。

见她久久不动弹,江雨婷冷哼一声,“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别忘了那老太婆还躺在医院里呢!”

江清璃瞬间清醒过来。

兰姨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不能再拖了。

江清璃紧咬着嘴唇,颤动着手接过药。

房门刚打开,她就被一双大手给扯了进去。

她没想到,年过五旬的李总,力气却那么大,轻松的将她扛起,狠狠甩在床上。

“李……”

江清璃忍着屈辱,刚要把手里的海狗丸递上,嘴唇就被堵住。

“唔——”

她瞪大了眼睛,手臂无力的下垂,手里的海狗丸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地。

江清璃疼得眼泪都快哭干了,却依旧没有换来男人的半点怜惜。

一场堪称残酷的掠夺终于结束。

江清璃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房间。

“确实药劲很大!看来那海狗丸还挺管用啊!”

门外,江雨婷一脸嘲讽的看着江清璃。

江清璃硬撑着支撑着无力的身体,艰难的问道:“江雨婷,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钱呢?”

“钱啊,当然会给你。看在你把李总伺候得不错的份上,这一万块钱算是赏给你的!”

江雨婷将一沓钱丢在苏晚的脸上,脸上满是嘲讽。

“江雨婷!”

江清璃没想到对方竟然出尔反尔,她红着眼睛,生气的吼道:“你说过,会给我五十万的!”

“就你这姿色,一万块钱不少了。江清璃,别不知好歹。”

江雨婷冷笑着看着面前狼狈的江清璃,心里越发的痛快。

这么多年来,这个贱人一直处处压她一头,现在还不是要在她的脚下摇尾乞怜?

“嫌少?那我再赏你几千。”江雨婷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说道,“对了,我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那个老太婆刚进了抢救室,你要是取得晚了,怕是见不到那个老太婆了吧?”

江清璃脸色一变,她胡乱的捡起地上的钱,匆匆向着医院赶去。

江雨婷冷笑了一声,扭着的身子走进了刚刚江清璃出来的房间。

她皱了皱眉,狠心在胸口掐了几道红痕,伪装成被男人摧残过的样子。

江雨婷满意的勾起唇,正要躺下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了沉睡中男人的脸——

这、这是……

江雨婷的脸色骤然扭曲起来,气得差点咬碎了牙。

这该死的江清璃,哪来这么好的运气,竟然睡了战家的掌权人!

不!她绝对必能让江清璃知道!

……

八个月后,一家私人医院。

护士抱着孩子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江小姐,江清璃生下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您看怎么处理?”

江雨婷冷哼一声,眼底满是恶毒,“把两个男孩抱走,那个女孩和江清璃,一起给我丢进海里!”

江清璃这个贱女人必须死。

战家少夫人的位置,只能是她的!

……

五年后,港口。

轮船缓缓靠岸,一道纤细的身影走出。

她穿着一身浅色长裙,黑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身后,那张脸更是精致无双,惹得旁边男人纷纷侧目。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被丢入海中的江清璃。

好在她命不该绝,被海水冲到了岸边,硬是活了下来。

“老大,这里。”

不远处,小弟薛绍冲着她挥手。

江清璃点了点头,走过去的时候,发现今天的港口似乎戒律森严了不少。

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吗?

不过这也与她无关。

薛绍连忙狗腿的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老大,我帮你拿。”

“甜甜呢?”江清璃随口问道。

提起某个小祖宗,薛绍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苦笑,“甜甜在家里呢,太阳太晒了,她不高兴出来。”

这个小丫头片子!

江清璃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介意,随口问道:“你妹妹的病怎么样了?”

薛绍苦着脸说道:“还是老样子。”

江清璃开口道:“行,过两天我再帮你妹妹看看。”

薛绍一愣,眼底瞬间闪过一道亮光,激动的说道:“谢谢老大。”

薛绍连忙拉开车门,江清璃正要上车,突然一个小小的黑影扑了上来。

“妈咪……”

江清璃看着挂在她腿上当挂件的小家伙,愣了愣,无奈的说道:“宝贝,我不是你妈咪……”

然而,小家伙却像没听见一般,死死的抱着她的腿不肯放手。

江清璃轻轻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低声哄道:“宝贝,你是走丢了吗?我帮你去找家人好不好?”

她话音刚落,眼前突然落下两道黑影——

两个大汉挡在她的面前,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不好惹。

“把孩子给我们!”

江清璃一怔,敏锐察觉到小家伙抱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了几分,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安抚的拍了拍小家伙的背,淡淡的开口道:“你说这孩子是你们的?有什么证据吗?”

“臭娘们,别多管闲事,识相的就快点把孩子给我们!”

大汉不耐烦的挥舞着拳头,眼底闪过一丝焦急。

现在港口已经被封锁,要是他们再不赶紧撤离,就跑不了!

男人急躁的语气,瞬间让她发觉到不对劲。

这个孩子,怕不是被他们给拐走的吧?

江清璃的眼眸骤然冷了下来。

“动手!”

男人根本没有把江清璃放在眼里,他眼底泛起一丝凶光,大手一张就想把孩子抢过来。

然而,他的手却落空了。

江清璃抱着孩子一个旋身避开了他的手,然后毫不留情的抬脚一踹——

“啊——”

男人惨叫一声,直接被踹飞。

“薛绍,报警!”

江清璃冷冷吩咐道。

“是。”薛绍应了一声。

等处理完这两个歹徒,江清璃这才发现,这个小家伙竟然在她怀里睡着了。

看着小家伙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她不觉有些好笑。

“宝贝,醒醒。”

江清璃正要把小家伙叫醒,却发现不对劲——

小家伙身上的温度烫得惊人,他好像发热了!


等到战霆渊带着人匆匆赶过来的时候,战星岁正躺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怀里。

而他的小额头上面,沁出了不少细细麻麻的汗珠,整个人神色看起来痛苦不已。

战霆渊的面色立马冷沉了下去,冷眸中也带着几分杀意。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对小岁做了什么!

江清璃看着昏迷不醒的小家伙,微微皱起眉头,正犹豫该怎么处理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重重地扣住。

那力道重得很,像是要把自己的骨头碾碎一般。

江清璃不由得吃痛地低呼声,下意识地抬头,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微怔。

来的男人五官如同被上帝精心雕刻一般,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那双眼睛却冰冷如霜。往下便是高挺的鼻子,薄唇淡得不带一丝温度。

光是一眼,江清璃便能断定,面前的男人绝非是善类!

“放开他!”

战霆渊的声音冰冷不已,宛如寒冬里的冰霜一样。

江清璃皱了皱眉,欲挣脱开。

可是男人的力道太重,她根本无法挣脱!

战霆渊上下扫视了一眼战星岁,确定他身上无碍之后,才把视线落在江清璃身上,“来人,把这个女人带到警察局!”

带她去警察局?

江清璃微微挑眉,在看到男人一脸怒意之后,顿时也明白了几分。

“这位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

江清璃抽了抽手,可是战霆渊却更加用力。

绕是脾气再好的江清璃也不由得脸色冷了下去,“你就是这样对待救你儿子的人?”

这个女人救了小岁?

战霆渊摆明了不相信,小岁的定位就是在这里被人丢掉的。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还有可能是谁绑架他的儿子?

“松开。”江清璃猛力拽回自己的手。

原本白皙的手腕上,已经有了一道深红色的痕迹。

可见,这个男人下手到底有多重!

“你的同伙在哪?”

战霆渊不相信这个女人敢一个人绑架他战霆渊的儿子!

“这位先生,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江清璃努力保持住微笑,“绑架你儿子的,不是我。”

她也真是做了回冤大头,帮人救了儿子不说,还被人粗鲁地误会。

这男人长得好看虽好看,可是光是这几分钟,就足够让江清璃对他的印象败光!

在气氛陷入僵持的时候,一道娇滴滴的女音从身后传来——

“霆渊,对不起,我来晚了,岁岁没事吧?”

江雨婷急匆匆的下了车,满脸担忧的跑了过来,却看到战霆渊正拉着其他女人的手!

该死!这个女人是谁?

江雨婷警惕的抬起头,却在看到面前女人的脸时,整个人都不由得狠狠一颤。

这张脸……

这是……

江清璃?!

不!不可能!江清璃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不过是一个长得像江清璃的女人罢了!

江雨婷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她深吸了一口气,假装惊讶的问道:“霆渊,这是谁啊?”

江清璃看着江雨婷那张虚伪的脸,冷笑一声,眼眸里闪过冰冷的寒意,“怎么,五年不见,这就不认识了?”

没想到,她才刚刚回国几天,就撞见了江雨婷。看起来,江雨婷这五年来过得还不错啊……

江清璃看着眼前和江雨婷姿势亲密的男人,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难怪这个男人这么惹人讨厌,原来是江雨婷的新姘头啊!

江清璃的声音,打破了江雨婷心底最后的幻想。

真的是她!

江雨婷的眼里满是震惊,就这么瞪大着眼看着面前的江清璃。

怎么可能?当初明明是她和妈妈一起把这个该死的贱人丢进海里的,她怎么可能没死!

该死的,这个贱人怎么就那么命大!

江雨婷再一次朝着江清璃看去,她的眉眼冷淡,却透着几分锐利的光。

她本来就生得极好看,以前看起来畏畏缩缩的,便也没有这么耀眼。

可是如今,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惹眼得很!

“你……”江雨婷还打算说些什么,便看到了蜷缩在江清璃身边的战星岁,“小岁怎么在你身边?”

“你认识这女人?”战霆渊督了一眼身边的江雨婷,“这女人想要绑架小岁。”

江雨婷一愣,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为什么江清璃会绑架战星岁?

难道她发现战星岁是她的孩子了?

想到这儿,江雨婷心里一阵心虚和慌乱。

听到战霆渊说的话,江清璃这下是彻底地懒得解释,小家伙受了惊吓,已经睡着了,根本没办法为她解释。

而那两个男人已经被她送到警局,而她也不觉得面前的男人会是听她的话愿意去警局看一眼的人。

就在这时,江清璃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上面弹出了一条消息。

是江甜甜发过来的短信。

【臭妈咪再不回家的话,我就离家出走!】

这个小丫头又要做什么妖?

江清璃有些头疼,赶忙起了身,却被战霆渊拦住,“怎么,还想跑?”

她转头,对上战霆渊那双冷漠却又极其好看的眉眼。

要是光看着这个男人,她倒是会有不错的好脾气。

只是,这男人的态度,的确是让她十分地不喜欢!

还有,和江雨婷关系非凡的男人,她都一并讨厌!

江清璃隐忍着怒火,声音里隐隐透出几分不耐烦,“这位先生,我麻烦你用用脑子想问题。我如果是要绑架这小家伙,人到手还不走,留在这里等你们过来抓我?”

战霆渊的身体一颤,眼眸瞬间变得危险。

这女人在说他没有脑子?

胆子可真是大!

在帝都,他还没有见到过胆子那么大的女人!

“行了,还有事,懒得和你们废话了。”

江清璃翻了个白眼,不等战霆渊再次开口,转身离开。

“站住——”

战霆渊的眼眸里隐隐闪过一道怒意,下意识就要追上去,手臂却被一双白嫩的手拉住。

江雨婷紧咬着嘴唇,满目都是担忧,“霆渊,岁岁看起来很严重,我们赶紧带她去看医生吧!”

战霆渊强压住心底的怒意,走向战星岁。

江雨婷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绝对不可以让江清璃夺走她现在拥有的一切!

战家的女主人,只能是她!


从港口打车,半个小时的车程。

江清璃回到家的时候,推门看过去,入眼地便是一整片狼藉。

整个客厅,所有的抱枕都被胡乱地丢在地上。这还不算什么,里面的棉花也被江甜甜取了出来,随意地丢在地面上。

不仅如此,吃剩下的薯片零食袋,这个小魔王也不收拾,任由好好地一个客厅变成了垃圾场!

江清璃按了按自己有些疼痛的脑袋,忍了几秒,还是没忍住爆发出来,“江甜甜!”

“在呢!”江甜甜在一个小毯子里面探出了小脑袋,冲江清璃笑得一脸无辜,“妈咪你不是说要出差三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以为妈咪要到晚上才回来,还没来得及收拾“罪证”呢!

江清璃丝毫不理会江甜甜的卖萌,两步上前,拧住江甜甜的耳朵,面无表情的问道:“解释一下,客厅是怎么回事。”

“疼疼疼!”江甜甜吃痛地低呼了一声,赶忙护住自己的小耳朵,不满地道,“都怪妈咪,只知道忙着工作,都不关心人家了!”

“所以你就闹离家出走?”江清璃往旁边看去。

本来以为这个小丫头不过是随便闹一下的,没想到这行李箱都准备好了。

要是她不赶回来的话,这小丫头还真打算离家出走?

“没有的哦!”江甜甜一溜烟地从沙发上面跑下来,利落地打开了箱子,骄傲地朝江清璃道,“妈咪,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哦!”

她可是妈咪的甜心乖宝贝呢,吓唬一下妈咪就好了,她是绝对不会离开妈咪的哦!

江清璃这下子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感情这小丫头闹了这么一出,不过是希望自己回来早一点?

也是,她从回国前开始一个月,就在各种地准备,忙起来好几天不回家都是正常的。

而回国了,原本要答应这个小丫头出去玩玩的,只是事情太多,也一直没有做到。也难怪,小丫头会有脾气。

见自家妈咪不说话了,江甜甜不由得有些心虚地窝进了江清璃的怀里,“妈咪是不是生气了?人家下次不会了嘛。”

“妈咪没有生气。”江清璃摸了摸江甜甜的脑袋,轻轻叹了一口气,“以后妈咪会尽量抽出时间陪你。”

江甜甜眨巴着眼睛,认真的说道:“说到做到哦!”

“好。”江清璃笑了笑,把江甜甜放在沙发上,“看会电视,妈咪去做饭。”

“好哦!”江甜甜灿烂一笑,在江清璃进到厨房后,偷偷摸摸地拿出了平板,看着上面的资料。

战霆渊,28岁,战氏集团总裁。

“怎么能和人家长得那么像呢?”江甜甜好奇地翻着战霆渊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

唔,不管是侧脸还是正脸,这个男人都和自己长得超级像呢。

不会是自己的爹地吧?

江甜甜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她已经找自己的爹地五年了,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男人,而且还是在帝都!

妈咪以前就是在帝都生下她的呢!

嘿嘿,她江甜甜亲自认证了,这个帅气的男人肯定是她爹地!

江甜甜一边美滋滋地幻想着自己即将有一个帅气的爹地,结果又看到了下面的一行资料——

战氏和江家小姐订婚,育有两个儿子。

江甜甜眼睛都瞪大了,嘴角扬起来的笑意,又很快地耷拉了下去。

她看着翻出来的几张照片,眼睛死死地盯着站在战霆渊身边的江雨婷,气不打一处来。

难怪爹地不来认妈咪,也不认她,原来在帝都都有未婚妻和儿子了,哪会理会她们这一对可怜兮兮的母女!

哼,她不要这个渣男做她爹地了!

江甜甜还在这边愤愤不平,江清璃已经做好了两菜一汤,从厨房里面端出来。

瞧见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她不由得好笑,“怎么,谁惹你了?”

“没有谁,一个可恶的大渣男而已!”江甜甜气鼓鼓地丢下了平板,跑到了江清璃的身边。

她仰着自己的小脑袋,一脸认真地道,“妈咪,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就算大渣男不认她们也没关系,妈咪的身边有自己就够了!

江清璃被江甜甜突如其来的煽情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没细问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小脸,“好,妈咪知道了,快去洗手吃饭。”

江甜甜迈闻着饭菜诱人的香味,迈着小短腿乖乖去洗手了。

这个小家伙!

江清璃笑着摇了摇头,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今天无意中遇见的那个小包子。

……

战家。

战星辰端坐在沙发上,紧紧地盯着自己身边的弟弟。

早知道今天一天他都应该陪着小岁的,不然的话,小岁也不会被人绑架。

“唔……”睡了许久的战星岁发出了一声低喃声,他伸出有些胖乎乎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妈咪……?”

他睁开眼看去,漂亮的妈咪不在身边了,自己也回到家了。

“哥哥?”战星岁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看到战星岁醒来后,战星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板着一张脸,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教育战星岁,“以后还敢不敢乱跑了?”

今天的战星辰和战星岁,原本打算去商场好好地玩一天。结果战星辰怕战星岁的身体受不了,下午就打算离开。没想到战星岁趁着自己和管家去给他买喝的时候,一溜烟地跑掉了!

战星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平日里内敛乖巧的弟弟,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战星岁自知理亏,微微耷拉着小脑袋。他又瞧了一眼自家爹地,软着声道,“爹地,对不起。”

战霆渊看着战星岁这个样子,原本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只要小家伙没事就好。

“好了好了,小辰,小岁也不是故意的。”江雨婷假惺惺地凑到了战星岁的身边,“咱们小岁今天被绑架,肯定是受了不少的惊吓。都怪妈咪,要是今天抽空陪着你们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说着,她就要伸手去抚摸战星岁的小脑袋,却被战星岁躲了过去。

江雨婷的手尴尬地横在了半空中,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怨愤,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