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邪帝嗜宠废柴狂后很倾城

邪帝嗜宠废柴狂后很倾城

醉卧天下 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云霏玥原本是现代杀手组织中的神医,意外穿越到古代,她成了被世人唾弃的云家废物小姐。既然说她是废物,那她就让天下人都成为废物。于是,她成为了史上第一巫术召唤师,威风凛凛,实力断层。可她没想到,自己逆袭虐渣时无意招惹了龙旭国三皇子龙景祯。这男人商政两界都是狠角色,残忍狠厉。云霏玥原本是想避而远之的,岂料,龙景祯实在是太粘人了!(原文主角名字:云舞、龙倾邪)

主角:云霏玥,龙景祯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霏玥,龙景祯 的玄幻奇幻小说《邪帝嗜宠废柴狂后很倾城》,由网络作家“醉卧天下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霏玥原本是现代杀手组织中的神医,意外穿越到古代,她成了被世人唾弃的云家废物小姐。既然说她是废物,那她就让天下人都成为废物。于是,她成为了史上第一巫术召唤师,威风凛凛,实力断层。可她没想到,自己逆袭虐渣时无意招惹了龙旭国三皇子龙景祯。这男人商政两界都是狠角色,残忍狠厉。云霏玥原本是想避而远之的,岂料,龙景祯实在是太粘人了!(原文主角名字:云舞、龙倾邪)

《邪帝嗜宠废柴狂后很倾城》精彩片段

大风哗哗的吹拂着山崖边,山崖旁是一处残旧的小茅屋。

此时茅屋外,一名脏乱不堪的瘦小身影,躺在血泊里。

痛!

身上撕裂般的痛楚,让五凤感觉全身都如刀砍过一般,疼得连呼吸也困难。

居于一个杀手本能,在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睁开眼,手往地上一拍,身形想要翻身跃起。

可是,浑身传来剧痛,手脚动也动不了,刚拱起的身体,砰地一声又倒回了血泊里。

五凤呼吸一紧,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出碎石杂草恒生的山崖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在毒针炸弹下,她还没死去?

她的记忆,还停在自己被最爱最信任的两人背叛,心窝被刺入毒针含恨而启动炸弹,死也要拉那对狗男女一起陪葬的那一幕。

忽然,五凤只觉得脑子一刺疼,一股陌生的记忆片段齐齐涌入脑海,仿佛要将她脑子给撑炸似的。

疼得她冷汗淋漓,半响疼痛才消失,可五凤却怔愣了。

她……穿越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还没来得及让她消化完这荒唐的信息。

“刷刷……”鞭子破空袭来。

“你这疯狗的小贱人命还挺硬的,打得我手都酸了,竟然还有力气动,看我不打死你。”随着鞭子落下,尖锐喝声传来。

“三姐,别把她打死了,她抓花了我的脸,她的脸是我的,我要像刚刚在她身上割肉一样,把她那小脸蛋给划成马蜂窝。”另一道兴奋阴毒的嗓音随之传来。

“慢着!”这时,又一道温柔似水的嗓音,淡淡的拂来。

“大姐,你干嘛阻止我们?这个小贱人居然胆敢偷偷跑到太子殿下面前去献媚,发现后还咬伤了三姐跟抓伤了我的脸,这口气,就是杀了她我也消不下来。”阴毒嗓音的女子不甘,可又似乎畏惧那温柔嗓音的女子。

“呵呵……”头顶传来一道温柔充满诱惑似的轻笑声;“你已经挑了她手脚筋,在她身上割了百刀,三妹也抽了百鞭泄恨,身上没有一块可看的皮肉,她现在唯一能看的,也就只有她那张小脸了。”

虽是温柔甜美,可却不难从中察觉出那嫌恶和嘲弄。

五凤眼底冷杀升起,原来她的手脚筋被挑断了?难怪手脚都动弹不得。

不过,好熟悉的声音……

凌乱头发下,五凤无力而缓慢的抬起眼眸。

那一刹那,五凤浑身一僵,眼底瞬息间刷过了一抹讥笑,慢慢的逐渐被一抹冰冷所侵蚀。跟那个背叛了她的三凤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就连神韵都是一模一样。

只见温柔女子那话一落,那两个女子才顿时‘咯咯’笑起来,心情舒爽似的。

“来人,把九小姐丢下悬崖林去吧,滋补一下林中的魔兽,也算是她唯一的价值了。”温柔嗓音淡淡响起,却恶毒冷狠。

三人对话,五凤一字不漏听入了耳里。

脑海记忆里,闪过之前发生的事。

太子殿下前来将军府过夜,有意从将军府选出太子妃,可居住在将军府后山病怏怏的她,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太子的房间里。

是啊,那段记忆里是空白的,很明显,她遭人陷害了。

很好,非常好!

五凤眼底寒光闪闪,今天给予她的这一切,她如数记下了。

当身体被当麻袋似的拖过那碎石地留下一地血肉,用力丢下山崖,五凤心底就蕴含着一股杀戮气息。

给她等着,当她回来之时,也就是她们不得安宁的时候……

山间覆盖着古老的巨木,犹如千年岁月那般幽暗,各种魔兽盘横在其中,昭显了一股危险气息。

“吼……”

“嗷呜……”

虎吼声,狼吟声,充斥了整个森林中。

强震得五凤,不,云霏玥从晕迷中清醒过来。

当看清楚眼前情况时,云霏玥还是忍不住心一颤,拱起身,往身后山壁退了去。

这时,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金光,随即,袭卷出了一段奇怪的信息。

二阶的金色虎,比平常虎类巨大两倍,火属性,拥有独特的防御力,攻击强,却敏捷度弱。

一阶的铁背狼,水属性,敏捷度强,攻击中,防御力弱,可群攻之力,能抵上二阶魔兽。

云霏玥来不及去探究她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段信息。

因为,就她右手边,一只二阶的金色虎,正獠牙狰狞朝着一阶铁背狼群发出警告的嘶吼着,那双兽眸却对她虎视眈眈着。

左手边,一群一阶铁背狼群,龇出獠牙也不甘示弱的对二阶金色虎狼吟起,狼眸也阴森森的紧紧盯着她。


这是巨虎跟群狼的挣食的场面,对于云霏玥这块肥肉,双方都表示势在必得,不愿分食。

紧靠在山壁上的云霏玥,忽然头痛欲裂起来。

金光在脑海里炸了开一般,无数信息不断涌入她脑海中,可随即,却又如同石沉大海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感觉到,经脉之内,似乎淌流过来一道奇怪气流。

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她已没其它心思去想其它,因为现在的她,就等同那砧板上的鱼肉,只能等着那双方魔兽争夺的分。

难道,她刚重生过来,就又要死在那些魔兽的口下?

不,绝对不行。

她说过,任何人欠她的,她都要百倍拿回来。

现在,谁敢要她的命,她就要谁的命。

就算是眼前这些魔兽,也一样!

云霏玥咬牙从地上撑起这残破的弱小身躯,就算手脚筋被挑断,那也无法阻止她踏出一片血腥地来。

她却不知,经脉内那奇怪气流,随着她的意志,而代替了她那断去的手脚筋。

一点一点靠墙站起,在这一刻,这具破残的身躯仿佛是由她那恐怖的意识在操控。

忘了伤,忘了痛,只记得恨,记得仇……

属于灵魂深处那股杀戮气息,在瞬间被掀起。

丹田内,憋起了一股滔天恨怒。

“啊……”一声来自人类怒吼声,从她口中而出,带着杀气的破空嚎起。

此声一出,竟让步步逼近的狼群跟巨虎,给硬生生的吓得后退了一步。

云霏玥血染的双手,紧握着尖锐长石,双眸袭染上了一股冷血的猩红,紧紧的盯着眼前这群魔兽。

想吃她?

她就让它们以自己的血染胃。

似乎感觉到她那股杀气,铁背狼群与金色虎兽眸闪过一丝警惕迟疑。

可很快,兽性占了主导,顿时就朝她发出攻击之势。

“吼吼……”

“嗷呜……”

吼声起,一只只魔兽张着獠牙朝她直扑而来。

云霏玥猩红的双眸杀意乍现,在群铁背狼扑来之下,身体躬下,一跃,反手,手中尖锐长石已狠狠刺入了两只铁背狼脑壳之上。

抽出,血浆飚起,瞬间染上了她身上的破烂的血衣,渗入到了她脖子上那条古老的项链上。

淡淡的黑色光芒,逐渐在她衣服下绽放,这一幕,云霏玥并没察觉到。

她动作极如闪电,仿佛这具破烂的身躯,化成了前世的她,不动则已,一出手,绝对一击致命。

一场人与群魔兽的血腥飞扬凤舞,在这个森林中妖娆的舞起一段异样风姿。

如数的被一道诡异的黑眸给收入了眼里,兴味缓缓的从他那抿紧唇角勾勒起。

“真是有趣的小东西。”

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并没动作,看着那云霏玥击杀群兽,锐利兽爪在她身上划开血肉的一幕,让他那双黑眸中泛起了一丝兴奋的嗜血。

从这可以看出,他喜欢这血腥的一幕,没打算去破坏。

云霏玥动作再快,可就她这身躯跟手中武器,面对这群魔兽围攻到底是吃了亏。

身上本就烂肉破残,如今兽爪狼牙下,浑身还是徒增了好几道深入骨的伤口。

血,染满了浑身。

忽然!

云霏玥身体一僵,脸色突然一变,因为她觉得全身被定住了,她倾尽全力也动弹不得。

该死的,这怎么回事?

紧接着,脖子沿着下胸口位置,突然传来一阵炙热钻心的疼痛,如万针刺入全身穴位的剧痛。

云霏玥咬牙的忍着那仿佛要刺穿她灵魂的疼痛,额头豆大冷汗滑落,脸色苍白无比。

看着那趁此机会扑来的铁背狼群跟巨大金色虎,云霏玥第一次觉得自己渺小无能,也恨死了这种无力感。

可是,如果真死在了这些魔兽口下,她不甘心,也永远不会甘心……

“丫头,这世上不甘心的人多了去,可你这不甘心的韧性,却还真是让老夫喜欢得紧,老夫就暂且助你一臂之力吧。”耳边突兀的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嗓音。

而就在那那声音落下那刻,云霏玥的心狠狠一颤。

因为她看到,那扑面而来的群兽,在瞬息间被一团凭空出现的黑色火焰给化为了灰烬。

晚风拂过,最后连灰尘渣也没了。

如果不是地上还躺着几只铁背狼的尸体,她还以为,是自己虚弱过头产生的幻觉……

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瞳孔也微缩了一下,刚刚本想出手的动作,也在那突然声响下,而僵持在了原地。

然而,男人眼底的惊骇很快就收敛起,反而染上了一抹浓稠的趣味跟探究。

“别太惊讶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老夫还真懒得动手,不过,丫头,你倒是让老夫挺意外的,老夫都沉睡数千年了,除了我第一位主人,还从来没有人能将我从封印中唤醒的,你能唤醒我,可见你潜力不错,可惜你现在的身躯却……哎,可惜,可惜啊……你好好睡吧,别在硬撑了。”

只见,在那道苍老嗓音落下,云霏玥就觉得刚刚浑身刺痛,逐渐被暖流给缓冲着,可意识却被黑暗侵袭。


在身体倒下的那一刻,她脑海里还没消化完的记忆,再次袭上她。

这个世界,并不是她所熟悉的朝代。

神州大陆,以武为尊的世界。

大陆上分为三大国,分布是周王朝,龙旭国,安王国,三个国家以三角分布,三国中间是魔兽森林,里面魔兽横行,就算是武者进入也危险。

而她云霏玥,周王朝大将军府的最小庶女,世人口中天生病怏废物的九小姐。

在神州大陆,每个孩子在初生满月时,就会进行一场天生的天赋测试。

而她的测试是零,天生废柴,除此之外,身体也比常人病弱。

特别是当她刚满一岁时,她生母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导致她自小就被遗弃在了将军府后山小屋里自生自灭。

在姨娘,姐妹,奴仆的欺负下,她却还是活了十五年。

云霏玥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出娘胎的记忆就存在了,可她却记下了,从小到大那一幕幕被欺负的凄凉的屈辱。

是啊,她五凤成为了云霏玥,那么,那些受过的屈辱,她会一一替她讨回来。

三天后!

云霏玥饮下最后一口兽血,才从地上一阶红纹虎身上站起身。

口中还弥漫着那股腥臭恶心的血腥味,可感觉着开始在全身弥漫的暖意,云霏玥才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冷笑。

魔兽的血,还真的有大补之效。

对于三天来,在森林里遇到形形色色,颜色奇离古怪的魔兽,云霏玥已经很淡定了。

因为,这个异世,没有给她时间去慢慢惊讶,慢慢适应。

她只知道,想活下,就必须变强,变强,再强……

三天来,只要是靠近悬崖底的魔兽,她都一一杀之,喝其兽血。

本来残破的身躯,还真的渐渐的开始在复原,虽然非常慢。

而那天突然响起的苍老声音,是从她从出生就佩戴在脖子上的项链里传来了,原来,她那项链,是远古巫族留下来的圣物,而她唤醒的是项链中的精灵。

不过,那精灵却说她现在身躯已死亡,没办法跟她契约,所以也不能告知她其它事,就只说,如果不想身体腐烂,就饮兽血,食圣草,之后项链就再也没动静了。

兽血?

她喝了三天兽血,被挑断的手脚筋,竟然诡异的再次生长出。

圣草?

身为21世纪杀手组织里代号‘神医’的她,虽没尝遍百草,但对药理草药却无比精通。

三天找遍了附近的四周都没找到,那么,就只能去森林最深处。

今晚是月圆之夜,森林中的魔兽,都似乎染着一股躁动,蠢蠢欲动起来。

云霏玥隐藏气息,潜伏深入的速度却并未缓下。

直到一只二阶斑豹挡住了去路。

云霏玥身形一闪,靠至一颗巨树后,手腕一翻,一道染着她自制的毒草汁的锋利尖锐长石,在月光笼罩的森林下,如同蛰伏的猛兽,陡然朝趴伏在前头的斑豹的脑袋刺去。

偷袭,是杀手最拿手的好戏。

“吼……”豹吟嘶吼起,划破整片森林上空。

手起手落,尖石抽出,脑浆鲜血飞扬。

刚刚扑去的那道瘦小的身体,已经利落无比的就朝另一方向潜伏去。

只见,在那豹吼声下,诡异死寂的森林,终于有了某种动静,齐齐朝血腥处涌来。

夜色下,云霏玥已无声无息绕过那些魔兽范围,直闯入森林深处。

森林深处中,是一潭悠悠的湖泊,波光粼粼的的湖面上,映照着一轮满圆的圆月,美丽且诡异着。

环绕着湖泊四周,是各色不一的花草。

看到那四周的花草,云霏玥抿紧的唇角上,缓缓的勾勒起一抹铁血的笑容。

挑了几根上乘的疗伤草药嚼食,云霏玥也顺手的采集了一些消炎化脓的草药放置在一旁。

魔兽血虽能滋补修复经脉内伤,可外伤却不行,她那浑身血肉模糊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化脓了,散发出一股烂肉的恶臭味。

月色下,云霏玥褪去身上破烂得只能勉强遮体的衣服,赤身的步入那幽深的湖泊中。

当冰凉湖水,接触到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扯起了阵阵剧痛。

可云霏玥却没半点迟疑,素手,在清洗着身上血肉里碎石时,也一点一点将发脓的烂肉扣掉。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滑下,可云霏玥却没有吭一声,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只是呼吸有些加重。

她身周的湖水,渐渐的染上了血红……

当云霏玥从湖里起身时,浑身伤口鲜血淋漓。

她却似乎视而不见的,坐在湖边,抓起准备好的消炎草药,放进嘴里嚼烂后,夹带着口水的覆在伤口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