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妻子难产那天

重生妻子难产那天

执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江舟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他每天只知道抽烟喝酒,打牌享乐,把家里的钱败得一干二净。甚至,他不懂身为男人的责任,将即将临盆的妻子肚子抛在家中,喝酒回来才发现一尸两命。这时的江舟才明白,什么叫遗憾。再睁眼,他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在妻子难产当天。这一次,他一定要痛改前非,好好照顾妻子。他不再做混事,他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主角:江舟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妻子难产那天》,由网络作家“执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江舟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他每天只知道抽烟喝酒,打牌享乐,把家里的钱败得一干二净。甚至,他不懂身为男人的责任,将即将临盆的妻子肚子抛在家中,喝酒回来才发现一尸两命。这时的江舟才明白,什么叫遗憾。再睁眼,他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在妻子难产当天。这一次,他一定要痛改前非,好好照顾妻子。他不再做混事,他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重生妻子难产那天》精彩片段

“江舟,你老婆生孩子,你真不回去看看?”

说话声和碰杯声在耳边响起,江舟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出现了曾经的那一帮狐朋狗友……

怎么会梦到这些人呢?江舟心里不解,曾经年轻气盛,跟着这帮人厮混,不仅成了人嫌狗不待见的二流子,更是失去了妻子和女儿。

仿佛就是在这一日,和这帮二流子喝酒,抛下家中临盆的妻子,等到酒醒后,才被人告知,妻子难产……一尸两命!

“不就生个孩子,人家外国女人生孩子连接生婆都不用……”

又是一阵熟悉的说话声,当年江舟就是听信了这番鬼话没有回家,想到这里,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即便是做梦,也是火冒三丈,对着说话的男人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放屁,人和人的体质能一样吗?”

江舟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随后便放空脑袋,不敢去回忆那悲剧的往事。

“奶奶的,你敢打老子?”

然而,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来,挨嘴巴子的男人操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

“啪啦!”

玻璃瓶应声而碎,江舟摔在地上,头顶传来阵阵刺痛感,让他瞬间清醒过来,茫然地打量着四周。

这……竟然不是做梦,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面前那个挨个巴掌的男人张牙舞爪要和他拼命,旁边的人死命的拽着。

“黄四牙!”

江舟盯着对面的男人,念出了对方的名字,曾经的他,就是跟着这个二流子鬼混,抛下妻子,酿成悲剧……

“四哥!别生气,这小子喝多了!”

“江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四哥道歉?”

“……”

其他几个二流子一边拽着黄四牙,一边对江舟喊道。

没有功夫理会他们,江舟用力的揉搓着脸庞,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重生了!

这一天,他永远无法忘记,妻子临盆的当天傍晚!

如果现在赶回去,送妻子去县里医院的话,是不是能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

想到这里,江舟忽然激动起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愕然发现,已经七点钟了,从村里到县城十几里的路,靠他一个人,怕是不能及时把妻子送到医院。

现在可怎么办呢?

江舟顿时急的抓心挠肺,片刻后,脑海中闪烁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黄四牙,你想不想发一笔横财?”江舟对着张牙舞爪的黄四牙问道。

原本怒不可遏的黄四牙,在听到江舟说出“发财”两个字,瞬间两眼放光。

“你有什么路子,要是能发财,刚才的事情我可以放过你!”黄四牙转着眼珠子说道。

看他上钩了,江舟继续说道:“县里新开了个赌场,为了揽客故意散财,去的人都能赢钱,王老二这几天赢了七八千!”

赌场是真的,王老二赢钱也是真的,因为就在今天,赌场被查封,王老二被抓起来,警察来村里调查,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听完这话,黄四牙思索了一下,随后一拍大腿,骂道:“我就说那老光棍这几天鬼鬼祟祟的,问他干什么还不说,原来是背着咱们偷偷发财去了!”

“四哥,那还愣着干什么,咱们也赶紧去呗!”旁边几个二流子急不可耐的说道。

就在他们准备动身的时候,江舟又开口了。

“来不及了,赌场九点关门,九点以后不允许进出,靠走路的话,去了也进不去。”

黄四牙等人顿时露出急色,好不容易找到赚钱的路子,去不了怎么能行呢。

“那现在怎么办呢?”黄四牙焦急的说道。

看差不多了,江舟站起身,来到几人身旁,小声地说道:“要不咱们把大队的拖拉机开出来,明天早上再早点送回来,谁也发现不了。”

已经猪油蒙了心的黄四牙等人,听到这个馊主意,立马两眼冒着绿光,同时点点头,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可行。

“行,那咱们就去把拖拉机开出来!”黄四牙一拍手说道。

一看事情成了,江舟便说道:“成,我先回家一趟,你们一会儿来我家接我,我带你们去。”

不知道他回家干什么,但黄四牙等人也没多想,便分头行动,黄四牙等人直奔大队,撬开院门便开走了拖拉机。

另一边,江舟飞奔回家,推开门冲进屋里。

当他进门后,妻子苏瑶瑶此时正躺在冰凉的炕上,发出痛苦的呻吟,清秀的脸庞都扭曲了……

那痛苦的样子让江舟感觉心如刀割,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自己真是个混蛋,竟然让她一人承受这种折磨!

来到炕边,江舟伸手抓住苏瑶瑶冰凉的小手,哽咽的说道:“瑶瑶,我回来了,你别害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家里请来的接生婆,本来就看出苏瑶瑶恐怕是难产,听到江舟要送她去医院,立马跟着打下手收拾好东西。

“别去,浪费钱……”

临出门前,苏瑶瑶忽然抓住江舟的胳膊,声音轻微的说道。

她哪里是怕浪费钱,而是知道家里根本没有一分钱,江舟通红着眼眶,将她抱起,边走边说道。

“我后来有很多钱,可是我再也没有你了,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

抱着苏瑶瑶来到门口,远处的一阵拖拉机的“轰隆”声传来,总算是将这群狐朋狗友使唤上了,江舟心里万分着急的等待着。

拖拉机停在门口,黄四牙等人看着江舟把老婆也抱出来,都是皱起眉头。

“看什么看,赶紧帮忙!”

江舟咆哮一声,黄四牙等人虽然很不满,但是没辙,江舟现在是财神爷,只能忍着脾气把人抬上拖拉机往县城里去。

从村里到县城,有一段十分颠簸的路,黄四牙一心想着早去多赢钱,猛踩着油门前进,车斗里的苏瑶瑶捂着肚子,痛苦的表情加重一分。

江舟见状,朝着开车的黄四牙怒吼道:“你开稳点,伤着我老婆,你们谁也别想去赌场!”

这话给黄四牙气得够呛,但是看江舟疯癫的样子,憋得脸色铁青,盯着前面的路,挑平坦的地方开过去。


半小时后,拖拉机来到公路上,总算是没那么颠簸。

“轰隆隆……”

天空忽然电闪雷鸣,紧接着,密集的雨点落了下来,三月的冻雨,雨点打的脸庞上像冰锥子一样生痛,前面的黄四牙一群人都开始骂骂咧咧。

苏瑶瑶脸色惨白,嘴唇都冻得有些发紫,浑身不停地颤抖,江舟手足无措的把被子全给她盖上,趴在她身上,四肢撑起替她挡雨。

这个姿势正好面对着苏瑶瑶苍白的脸庞,看她痛苦无助的样子,江舟身躯颤抖道:“瑶瑶,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听到这话,苏瑶瑶突然怔住,略带异色的目光看着江舟,看他充满悔恨的眼神,决绝的表情,这是担心自己的样子,两人结婚三年,江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现。

难道他突然长良心悔改了……应该不可能吧!

“江舟……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好好带孩子。”苏瑶瑶有气无力的说道。

祈求的模样让江舟有些崩溃,不由失声道:“你和女儿都要好好的,都要好好的,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出现意外,决不允许……”

情绪失控的样子让苏瑶瑶再次怔住,孩子还没出生呢,他怎么就知道是女儿,猜的吗?可是他一直说女儿才赔钱货,想要儿子的吗?

意识渐渐的有些模糊起来,困意席卷,苏瑶瑶实在撑不住了,带着满腹疑惑睡了过去。

“瑶瑶,你不能睡,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江舟情绪激动喊着。

“黄四牙,你能不能快一点!”

雨渐渐停了,但是苏瑶瑶始终没醒过来,十几分钟后,拖拉机开到县城,在江舟的咆哮声中,黄四牙开着拖拉机来到县医院门口。

江舟从车上跳下来,喊来值班的医生护士,用担架抬走苏瑶瑶。

“站住,你说的场子在哪呢?”黄四牙拉住江舟,一脸凶狠的质问道。

这一路被江舟像孙子一样的骂,心里也是有火气的,要是没有他说的新湖,这事儿不算完!

“往前面走,有一片烂尾楼,门口有人守着,你就说王老二的朋友,他们会带你进去。”

江舟不想和他纠缠,简单说完后一把打开他的手,冲进了医院里面。

黄四牙等人对视一眼开着拖拉机离开,江舟也没有骗他们,那地方确实是个赌场,王老二也在里面,只不过……被警方盯上了!

苏瑶瑶送进产房,江舟在门口不停地踱着步子,急的团团转。

十几分钟后,一个医生走出来,江舟急忙凑上前道:“医生,我是家属,我老婆怎么样了?”

“你冷静一下听我说,孕妇难产出血,我们一定会尽力保大人和小孩儿的安全,现在你去交一下费用,让血库那边尽快送血过来。”医生摘下口罩,表情严肃的说道。

果然还是逃离不了这个意外,江舟心头沉重,知道现在不是慌的时候,紧紧抓着医生的手说道:“医生,我求求您,一定要保住我老婆,一定要让她平安出来,我现在就去交钱,这个您放心!”

恳求完医生后,江舟飞奔着来到缴费的窗口,一问价格,三千块钱!

这年头,吃不饱饭的大有人在,三千块钱无疑是一笔巨款。

面对窗口工作人员的眼神,江舟不甘退缩,生怕因为钱的问题,导致别的事情发生,硬着头皮说道:“没问题,我这就回家取钱,我老婆所有费用先记账,我保证半个小时把钱送到。”

说完他立马扭头冲出医院,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钟,刚下完雨,街道上冷风呼啸,江舟蹲在马路边,死命的抓着头发。

三千块啊,上哪弄这么多钱呢?

前世,他被苏瑶瑶教会了成长,失去妻女后,拼命地工作打下偌大的基业,别说三千,三个亿都能轻松拿下,可是现在,他就是连三千块都拿不出来!

老天爷给了重来一次的机会,难道自己真的把握不住吗?

江舟在冷风中打着摆子,眼中尽显疯狂之色,他决不允许悲剧重演!

起身朝着街道一处狂奔而去,十几分钟后,来到一片烂尾楼前,正是黄四牙他们去的那个赌场。

过了九点,赌场已经关门,不允许进出,门口放风的人也走了,江舟摸黑来到拖拉机前,从车斗里找到摇把,打着火开着拖拉机便离开。

随后,江舟开着拖拉机来到一家废品收购站,他准备将拖拉机卖掉,这么新一台拖拉机,卖三千块绝对没问题。

至于卖了拖拉机,怎么回村交代,会不会因此坐牢,那是以后的事情,反正他决不允许妻女再出办点事!

“谁啊,大晚上的不让人睡觉了。”

拖拉机开进院子里,角落里一个铁皮房亮起灯,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披着一件狗皮大衣走了出来。

江舟熄了火,从拖拉机上跳下来,把老头拉过来,指着拖拉机说道:“三千块卖给你。”

老头顿时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的拖拉机,半天没回过神来。

“江舟,你可别跟我开玩笑,这拖拉机不是你的吧?”老头讷讷的说道。

江舟没好气的骂道:“废话,这要是我的能卖给你?我急用钱,你赶紧的。”

作为村里典型的二流子,江舟和这老头自然熟,以前没赌资的时候,偷来的铁都是卖给这老头,这老家伙也有点能耐,什么货都敢收。

“你这偷来的东西,三千块风险有点大……”老头砸了砸嘴说道。

一听这话,江舟立马从车斗上拿出摇把,就要点火离开,一看这架势,老头先急了,一把拉住江舟。

“别着急啊,咱们再谈谈。”老头猥琐的小眼睛里光芒闪动,这么新的拖拉机,利润空间非常大的。

一把将他的手打开,江舟脸色十分严肃的说道:“老头,我今天没时间和你磨叽,我老婆在县医院生孩子,我急需用钱,三千块要是成,立马点钱,要是不行我就去找别人。”

这语气和脸色,老头也是明白没有再谈的可能,稍稍一琢磨,咬牙说道:“行,我就当做好事了,你小子可别坑我,不然小心生孩子没屁眼!”


老头也不废话,回到铁皮房里拿钱,不一会儿走出来,把一摞钱递到江舟手里,来不及细数,江舟拿着钱便转身狂奔。

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江舟艰难的支撑着来到柜台前,把钱全部递给窗口的护士。

交完钱来到产房门口,江舟焦灼的等待着,每一分每一秒此刻都是煎熬,产房里,时不时传来苏瑶瑶痛苦的喊声,那声音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割在江舟的心头。

“瑶瑶,我的女儿,你们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啊……”

江舟通红着双眼等待着,终于,产房的灯熄灭,医生走出来。

“医生,我老婆和女儿怎么样了?”江舟激动的抓着医生的胳膊问道。

“这都让你猜到了,你怎么知道是女儿?”

医生摘下口罩,笑着拍了拍江舟的肩膀,道:“别这么紧张,六斤四两,母女平安,去办理个住院。”

母女平安!

四个字仿佛抽空了江舟所有的力气,再也忍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膝盖一软,朝着医生就是跪了下去。

“医生,谢谢您,谢谢您……”江舟声音哽咽,不停的重复着谢谢。

看他激动的表现,医生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将他扶起来,安抚着他的情绪,让人带他去办理住院手续。

“你老婆身体素质很差,给你生孩子,几乎要了她的命,一定要对她好点知道吗,坐月子的期间,多给她补补身体。”病房里,医生语重心长的交代道。

江舟眼泪依旧止不住,哽咽道:“我现在都明白了,可能有点晚了,但只要还活着,我会把所有的亏欠都弥补上。”

听到这话,医生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起身拍了拍江舟的肩膀,道:“小伙子,虽然不知道你以前做了什么,但你要是能悔改,一切都不会晚。”

医生离开不久后,护士将苏瑶瑶和刚出生的女儿推了进来,江舟急忙上前,看着熟睡中的苏瑶瑶,俏脸的白的渗人。

一手抓住她冰凉的小手,另一手颤颤巍巍的伸过去,抚摸着她的脸颊,江舟自言自语道:“瑶瑶,我说过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我做到了,对你的亏欠,我会用尽余生去弥补!”

话音落下,熟睡中的苏瑶瑶不禁意的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

江舟的目光瞥过,看向旁边的小床里,那是上一世未曾见过一面的女儿。

小小的人儿,已经醒来,乖乖躺在小床里不吵不闹,乌黑透亮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盯着他,稚嫩的小脸结合了他和苏瑶瑶的所有优点。

一瞬间,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江舟感觉心都要化了。

这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小公主,上一世,因为自己的混账,让她刚出生便和母亲一起离开这个世界,这一世,爸爸一点会呵护好你和妈妈,不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

大人儿和小人儿四目相对,小家伙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江舟心头颤动,伸出手想要过去抱抱她,但病房的门忽然推开,一道健硕的身影走进来,目光扫过床上熟睡的苏瑶瑶,然后便落在江舟身上,眼中充满了愤怒。

“姓江的,你这个畜生,早就告诉你,我姐身体不好,全家凑了五百块钱给你,让你带我姐住在医院,你为什么不听?你把钱弄哪里去了!”

来人越说越气,冲上去一把掐住江舟的脖子,将他狠狠抵在墙壁上,愤怒的模样,恨不得将江舟掐死一般。

面前的男人江舟再熟悉不过,苏瑶瑶的亲弟弟,也就是他的小舅子,苏重。

早在苏瑶瑶怀孕的时候,苏重就拿出三百块钱,又让家里凑了二百,要求江舟在待产期的时候把苏瑶瑶送到医院住,避免因为苏瑶瑶身体差发生意外。

但不出意外的,这笔钱被江舟拿去赌,输得一干二净……

此时,面对小舅子滔天怒火,江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八蛋,要不是碰上王婆,我们还被你蒙在鼓里,今天我姐要是有半点事,我保证打断你的腿!”苏重咆哮道。

似乎受到惊吓,小床里的小人儿突然大哭起来,江舟露出急色,挣扎着想要过去抱女儿,但被苏重一把甩开,而熟睡中的苏瑶瑶也在此时醒来。

“姐,你没事吧?”苏重关心的问道。

苏瑶瑶顾不上回答他,撑起虚弱的身体,将小床里的女儿抱来轻轻的拍打着,不一会儿,哭声渐小,女儿再次熟睡过去。

苏重帮忙铺好小床,把女儿放进去盖好被子,然后来到床头,小声的和苏瑶瑶说道:“姐,孩子也生下来了,和这个混蛋离婚吧,以后我养活你们娘俩儿。”

离婚这个问题,娘家人早就提过,尤其是苏重,不忍苏瑶瑶再跟着江舟,成天受委屈受苦,被村里人笑话。

刚醒过来就面对这个问题,苏瑶瑶迟疑了一下,目光看向一旁捂着脖子的江舟,只见后者此时拼命的摇着头,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那样的眼神,让她瞬间回想起来医院的时候,江舟在拖拉机上的表现,是那么的真诚……

她犹犹豫豫的样子,苏重猛地转过头,看向不停摇头的江舟,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摇什么头,现在知道后悔了?我告诉你,晚了!”

苏重越说越气,但是怕吵醒小外甥女,抓着苏瑶瑶的手,咬着牙小声道:“姐,家里给你的钱,是不是让这个混蛋都拿去赌博了?”

是这样的,但是苏瑶瑶没有吭声。

见状,苏重有些恨铁不成钢,这时候了,心里怎么还想着这个混蛋呢?

“你知道有多危险吗?医生都说了,再晚到十分钟,你们娘俩儿可能都活不过来,都是这个混蛋害的,你还想被他害你们娘俩儿一辈子吗?”苏重语气毫不客气的说道。

提到女儿,苏瑶瑶顿时揪心起来,苏重的话仿佛是一柄巨锤砸在心头。

“小重,瑶瑶,我知道我以前混蛋,伤害到你们了,我发誓,从今天开始改变,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江舟这时开口了。

苏重脸上露出一阵讥讽的笑容,就连苏瑶瑶也是头也不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