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墨少归来快快逃

墨少归来快快逃

小齐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墨家大少墨尚辰从村里接回了一个女人,回家看家长时,正好被家里人相中。无奈之下,他娶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女人。一时间,卢殇贻成了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但更多的是嘲笑。她们笑她无才无德,来自乡野。殊不知,她是影帝大佬的妹妹、国际特警的妹妹……哥哥们的身份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连她自己,也是一个身负多重马甲的大佬,只不过她爱低调罢了!

主角:卢殇贻,墨尚辰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卢殇贻,墨尚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墨少归来快快逃》,由网络作家“小齐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墨家大少墨尚辰从村里接回了一个女人,回家看家长时,正好被家里人相中。无奈之下,他娶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女人。一时间,卢殇贻成了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但更多的是嘲笑。她们笑她无才无德,来自乡野。殊不知,她是影帝大佬的妹妹、国际特警的妹妹……哥哥们的身份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连她自己,也是一个身负多重马甲的大佬,只不过她爱低调罢了!

《墨少归来快快逃》精彩片段

正午太阳火热!卢殇贻正在自己的小院子内,修理着浇灌草药的机器!

院子中,专门种下了名贵的花草,有的已经开了花,院子中弥漫着草药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清晨时,卢殇贻像往常一样打开机器!可是机器不知怎么了!

出现了故障!全能的她只好自己出马修理!毕竟这样高科技的产品十分复杂!别人也不一定能修理!

卢殇贻自己哒!哒!哒!的跑进屋子!拿出工具!

可是粗心的她在修理机器时不小心在自己精美的小脸上留下来黑色的印记!

突然,旁边跑来了一只的牧羊犬,四只脚脚上全是泥土!

马力全开的向卢殇贻跑来!“不要,香肠,你的身上全是泥土!”她侧着头 ,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道。

香肠完全无视卢殇贻的慌张!一下子扑到了卢殇贻的身上!伸着长长的舌头舔着卢殇贻的脸!

卢殇贻的白色衬衫被香肠染成了褐色!卢殇贻崩溃大叫:“香肠,你信不信我罚你不许吃晚饭!

我的衣服…”香肠一脸天真懵懂的看着主人!“汪!汪!汪!”卢殇贻一下子被气笑了!

抓起手边的泥土丢在香肠的狗脸上!香肠也不停用爪爪刨着土!撒在自己主人的身上!

不一会,一狗一人已经玩的一片狼藉,卢殇贻反应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草药已经被那只傻狗刨出来完了!

卢殇贻崩溃大叫:“傻狗,你看你干的好事!你今天晚上的香肠没有了!”香肠大声的向卢殇贻叫着!

见到卢殇贻生气!又跑向卢殇贻在卢殇贻身边转着圈圈!卖着萌,看到那傻样卢殇贻哭笑不得!

还好,卢殇贻后院有一个温室大棚,卢殇贻想要把一些惧怕寒冷的草药培养成可以在正在环境下生长的草药!

现在卢殇贻只好再次把温室中的草药,移植到院子里!

卢殇贻揉了揉香肠的头,说“你已经是大孩子了,要学习弥补自己的错误,过来帮忙!”

香肠像是听懂了似的,哒!哒!哒!的在卢殇贻后面跟着!

卢殇贻把草药放在篮子中,香肠十分聪明的跑来跑去运草药!

不一会儿!草药已经种植完了!卢殇贻把自己配制的转因生殖液倒入浇灌装置!这样有利于草药的基因转变!

卢殇贻收拾完一切准备带着香肠去泡温泉!在几年前,卢殇贻去山上收集昆虫标本!

发现了温泉泉眼!于是,她就让溥承把那里开发了!自己就可以随时去泡澡了!

收拾完一切,卢殇贻带着香肠前往温泉!刚刚出门,只见一排黑色的豪车齐刷刷的围着她家“小院子”的门口!

下一秒,一群黑衣人把她围了起来!卢殇贻迅速在脑海中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得罪的仇家!

卢殇贻摸着下巴!思索着自己前段时间黑的那些家公司,有木有留下马脚?

没有吧!她的技术没有后退吧!只见黑衣人,人群中走出一个西装革履,冷漠贵气的男人!

男人刀削一般的面容,十分冷峻!他穿着一身黑色条纹西装,一条真皮皮带低调内敛!

可以看出走的是内蕴范儿,这种低调不张扬的气质更流腰间,一头墨黑色的短发,墨黑的双目,似乎看不到底,当真是暴风骤雨的前夜。

这男人全身泛着凉气,脸色也不太好,但是帅是真的帅,卢殇贻不小心就看呆了!

香肠看到自家主人如此丢人的样子,汪!汪!的叫了起来!

相比起眼前这个男人,自己的模样实属狼狈不已!卢殇贻发现自己花痴了!尴尬的笑了笑!

佯装严肃的问:“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墨尚辰满脸不耐的说:“你是卢家的女儿!”

卢殇贻瞬间严肃了起来,谨慎的点了点头!墨尚辰继续道:“另母在世时,同家母订下了娃娃亲!

现在,我爷爷,墨家老爷子生病!情况不太乐观,所以希望我能结婚。于是,家母提到了娃娃亲,也就到了我们结婚的日子!

我真诚希望卢小姐,可以于我结婚!”卢殇贻听到这些后,“ 不行吧!”她搓了搓手掌 ,匆促慌张地说道,“ 我只是个村姑!

可你却…… ”墨尚辰向身后的黑衣保镖挥挥手“请卢小姐上车!”卢殇贻看到对方想来硬的,一个扫腿前面的一个保镖倒地!

又抓着上前一个保镖的手一个翻转摔倒在地!立刻又直起身,一脚踹在一个可怜保镖的命根子上!

只见保镖一下子满脸通红的捂着宝贝!不一会儿,众保镖倒地!墨尚辰皱眉出手!

一拳袭向卢殇贻的命门,不出十招卢殇贻被墨尚辰反手擒住!卢殇贻想到:“君子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她还是女子!”于是果断决定放弃反抗!

卢殇贻推开墨尚辰擒着她肩膀的手说:“我当然要去,老人家的愿望!我怎么能不去,我如果不去我的母亲能在天堂开心吗?

老人的愿望,我都不能完成我还是人吗?我身为祖国的花朵,自然要多多奉献社会!”

墨尚辰和众保镖额头滑下三条黑线!“ 这女人真是油嘴滑舌 ”墨尚辰双眼微合,称心如意地道,“ 你明白就好,我不会亏待你的!”

卢殇贻被“请”上了车!香肠就不愿意了!汪!汪!汪!的叫个不停!

卢殇贻突然疑惑,但又瞬间反应过来气愤道,“香肠,刚刚打架时,去哪里了!”

“啊!傻狗,刚刚为什么不帮你,主子!”

不过,卢殇贻当着墨尚辰的面自然不敢说出来,祈求到:“墨大少,我可不可以把我的狗狗也带着,求求你了!”

墨尚辰感觉这个女人怎么还有些可爱!不可能,这女人浑身脏兮兮的哪里可爱了!

墨尚辰敛了敛心神!说:“带着吧!不过,他如果捣乱的话,就撵出去!”

卢殇贻立刻陪着笑说:“不会,我的狗,会和我一样听话的!”

听到这话墨尚辰阴冷的面容不经意的笑了笑!

卢殇贻发觉自己言辞的问题立刻尴尬的笑了笑!

卢殇贻招招手说:“香肠,快上来!”香肠一下子跳上了车!卢殇贻抱着香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两个人中间有银河一般的距离!离的非常远,因为卢殇贻身上的泥巴已经干在了身上!

还有香肠身上的泥巴,也已经干了!

就这样卢殇贻被带回了她出生的城市c市!


在较为狭小的豪华劳斯莱斯幻影汽车内,香肠似乎十分不习惯!

一直不肯老老实实的呆在卢殇贻的怀里!

四只爪子不停的扒拉着玻璃车窗!还在那里吠着,呜咽着!卢殇贻简直想要堵住香肠的狗嘴巴!

墨尚辰的脸已经黑云密布了,似乎立刻就会一只手抓着卢殇贻的人头!

一只手抓着香肠的狗头,把他们扔下去!

卢殇贻只好一只手把香肠按在怀里,一只手把香肠的上颚和下颚按在一起!

但是香肠的前爪爪不停的在真皮座椅上抓!后爪爪不停的在车门上蹬!

不一会儿!真皮座椅上已经一片狼藉了!车门上也有了一条条白色的痕迹!

终于,墨尚辰忍受不了了!抓着香肠的狗脖子,满脸不耐的说:“停车!”

卢殇贻立刻陪着笑说:“墨大少,我们要爱护小动物的,你把香肠从这里扔下去,他怎么办啊?呜!呜!呜!”

这狗再傻也是自己的狗啊!

保镖立刻停下了车,墨尚辰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只见墨尚辰十分冷酷,十分无情,没有同情心,没有爱心,的把香肠扔到了后备箱!

卢殇贻十分气恼的在心中,控诉着墨尚辰的恶劣罪行!墨尚辰早已经上了车,恢复一贯的矜贵冷傲!

淡淡的开口到:“没关系,他那么可怜,你刚好去陪他!”

卢殇贻立刻闭上了嘴巴!满脸乖巧的坐在那里!让人不敢相信刚刚张牙舞爪的小丫头是她!不过,这女人转换的太快了吧!

保镖不禁鼓掌!这女人这么脏,还这么啰嗦!总裁竟然没有把她和狗扔下去!只是,简单的吓唬了一下,当真也是一代巾帼英雄了!

香肠也许是刚刚受了惊吓,也乖乖的带在了汽车后备箱!卢殇贻吐槽道:“如果这傻狗,刚刚这么听话,也不至于被发配边疆!”

卢殇贻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两个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偷偷撇向旁边的暴君!那男人竟然在闭目养神!真是狗!

不一会儿,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c市京都最豪华的丹尼斯商城!卢殇贻探头探脑的向车窗外望!怂怂的问:“我们不去见你爷爷吗?”

墨尚辰冷漠下车,前面的保镖俊怿礼貌的给卢殇贻打开车门!

俊怿似乎看到了卢殇贻满脸的问号!恭恭敬敬的道:“卢小姐,我们总裁会在您去墨家之前为您做一下造型!”

卢殇贻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说:“走,走吧!”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著名造型师吉尔伯特的店内,这个店不大,但是可以看出十分精致,店的主人一定十分用心!

吉尔伯特热情的走了出来,走到墨尚辰的前面:“哦!我的辰,今天风吹出来了!”

墨尚辰后退了一步,坐到了后面的沙发上!说:“给这个女人做个造型!”

吉尔伯特假装失望:“哦!我的辰!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冷漠!”话落,吉尔伯特走到了卢殇贻的面前!

今天上午和傻狗一起玩的泥巴还在身上!真是好尴尬啊!吉尔伯特看起来十分嫌弃:“哦!我的辰!你从哪里拿来了一个这么……的姑娘!”

卢殇贻对吉尔伯特十分疑惑,他是对中文有什么敌意吗?看他鹅黄色的头发应该是一个外国人吧!中文怎么能差成这样!

吉尔伯特带着卢殇贻进了一个房间,洗澡,护理,化妆,服装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可以看出十分熟练!

收拾完服装后,卢殇贻坐到了化妆镜前,她巴掌大的,绯红的小脸,眉下是媚眼如丝的丹凤眼,乌黑的浓发,一眼扫去这人便是风华绝代!

吉尔伯特一下子惊艳了,一只手抚摸着卢殇贻的墨发,开口:“哦!我的贻!你真是…好的样子啊!用你们帝国的话说就是…就是…”

卢殇贻喜欢别人的赞美,正等待吉尔伯特春风扶耳般的赞美,只听他煞风景的说:“就是红颜薄命!”

卢殇贻完美的表情有一丝破裂!道:“综合症,你知道吗?红颜薄命不能形容漂亮的女人!我是红颜,但我长命百岁!”

吉尔伯特问:“什么症?…”卢殇贻开口:“有一种自闭症,叫吉尔伯特综合症!”

吉尔伯特生气了!

卢殇贻走了出去,墨尚辰听到声音,修长的手指放下报纸,抬起了头!墨尚辰一下子愣住了!

礼群服装风格时尚!

斜肩的设计把嫩白,圆润的肩头露了出来!

五分袖的设计恰如其分!

礼服摆型完美,把卢殇贻完美的身材衬托了出来!想不到这女人还挺有料!

卢殇贻看着男人不停的盯着她,问:“我漂亮吗?”墨尚辰敛了敛心神!说:“还可以吧!”

卢殇贻一点都不满意男人的回答!但是这男人那么凶哒!她只能闭嘴不言!

吉尔伯特也走了出来!埋怨的说:“哦!我和辰!你的女人真是牙尖嘴利呀!”

卢殇贻笑着看向综合症:“度娘,好用吗!恭喜!你用对了一个词!”综合症一下变的尴尬了起来!

墨尚辰十分冷漠!想要离开!吉尔伯特立刻说:“哦!我的辰!下次还要来啊!”墨尚辰带着卢殇贻来到家车边!

俊怿一下子看呆了!卢殇贻刚刚还是个邋里邋遢,满身泥泞,的村姑!

现在就变的惊尘绝艳,楚楚可人,丰姿妍丽,姿色诱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人间尤物!不!不!不!

这是老大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除非他想死!卢殇贻看到俊怿痴痴的样子说:“怎么样!是不是仙女下凡!”

墨尚辰走到两人中间道:“美貌这张王牌和任何优点放在一起都是王炸,就是不能单独出!”

卢殇贻瞬间感到被嘲讽了!这个男人说她没有优点吗?真是无知!

墨尚辰撇了她一眼:“上车!”卢殇贻讪讪道:“算了!不知者无罪!”

上了车,气氛压抑!不一会儿!汽车开进墨家祖宅!管家立刻迎了上来!打开车门!:“少爷,老爷怕是不行了!但是就是不去医院!”

墨尚辰也恭敬的说:“贺管家,交给我!”话落带着卢殇贻进了别墅!到了墨老爷子的卧室!

老爷子的面色也不太好!看到孙子进来立刻缓慢的抬起手!墨尚辰上前也把卢殇贻带到老爷子身边说:“爷爷,这就是您的孙媳妇!”

墨尚辰偷偷给卢殇贻说:“劝老人家去医院!”墨家满屋的人打量着卢殇贻,卢殇贻强撑点头!满脸微笑的走到老人家身边!

拉着老人的手,老爷子虽然面色不好但是还是强撑,笑着说:“小姑娘好漂亮啊!这小子真是站便宜了!”

卢殇贻说:“老爷子,哪里的话!爷爷也很精神啊!”老爷子说:“快不行的人了,你也不用劝我!”

不一会儿!老爷子累了,一行人出来!众人无奈,老爷子就是不去医院,苦恼啊!

墨尚辰的母亲沈昭蓉上前:“这姑娘真漂亮,放心你到了墨家就是我的亲女儿!”


卢殇贻面对如此热情的沈昭蓉不知道如何适从!偷偷的看一下墨尚辰的脸色!他面无表情,撒手不管!

卢殇贻只好于沈昭蓉攀谈着!沈昭蓉慈祥的回忆着:“你母亲在世时像你一样漂亮,我们当时就约定如果生一男一女将来就结为亲家!

现在也是心愿达成了!”

卢殇贻也在一边应和着,母亲,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回忆了!她似乎已经快不记得母亲的样子了!

不过每次提起,思念之情总会像汹涌的潮水一般涌来!卢殇贻的眼神暗淡了下来!沈昭蓉注意到这一点不再提及她的母亲!

突然,佣人小腼从房间中焦急的跑了出来:“不好了,老爷子的情况不太好!”众人立刻到了老爷子的屋里!

卢殇贻十分了解医术,见到老爷子已经严重的呼吸困难,已经昏迷,现在全身抽搐!面色苍白!

卢殇贻冷静沉稳的命令道:“去拿针灸针,现在所有的人都出去!”

墨尚辰一下子抓住卢殇贻将要掀起老人衣服的手怒吼:“不要闹了,现在要立刻去医院!”

卢殇贻推开他,反驳道:“去医院就来不及了!相信我!”卢殇贻就这样于墨尚辰双目对视!终于,墨尚辰放开了她,让众人出去了!

卢殇贻把针扎进了老人的头部!不一会儿,老人的头部流出黑色的血液!

银针开始晃动!她又忙活了二十分钟!

终于!卢殇贻打开了门!一下子,进来了一个女孩司清怡!扑到老人的床上!

叽叽喳喳的叫着:“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卢殇贻好心的提醒,老人刚刚排完污血不能这么晃的!

司清怡面目狰狞的吼着,她满脸泪水十分痛苦的样子:“你这个刚刚从乡下回来的村姑,会医术吗?爷爷出事了怎么办?”

卢殇贻十分不耐烦说:“现在可以趁老人昏迷去医院看看!”医护人员也走了进来,把老人抬上了救护车!

司清怡哭着想向墨尚辰身上扑,墨尚辰轻松躲过,那女人控诉着:“尚辰哥哥,你怎么能让这个女人如此胡来!

爷爷怎么办啊!哥哥,爷爷出事了,我怎么活!”

墨尚辰不听,拉着卢殇贻上了车!墨尚辰的车技很好!一路顺风,半路平安!

汽车一路飞驰,卢殇贻吓了个半死!但她也是见过世面的,这些还在她的承受范围!

到了墨氏集团底下的人民医院,京都最好的,最出名的医院!

医院院长已经早早的在院门口等候了!墨老爷子到医院后,院长亲自检查,安排,把一切收拾的坨坨妥妥!

墨尚辰到医院后,一直陪在老爷子身边!可以看出墨尚辰十分在意老爷子!卢殇贻也一直陪在身边!

当然!还有司清怡!

私人电梯直达顶楼VIP病房,院长和几位在医学方面有成就的医生在一起讨论老爷子的病情!

还作了检查!让几位医生吃惊的是老爷子的病情竟然大有好转了,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了!前一段时间老爷子的病情明明……

院长把老爷子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了墨尚辰,墨尚辰十分惊讶,这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老爷子的病情一直不明真实原因!

所以医生也只能保守治疗!一直束手无策!但是,这女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老爷子的病情看出来了!

院长满脸疑惑的问:“请问您是请到佗老了吗?老爷子的病情现在竟然如此稳定!”

墨尚辰不知为什么有一丝骄傲的说:“佗老,一直十分神秘,我也毫无头绪,不过现在老爷子病情好转是我未来的妻子的功劳!”

院长吃了两碗惊讶!说:“我可以见一下令夫人吗?”墨尚辰点了点头!让俊怿带卢殇贻过来!院长才哲恭恭敬敬的站在卢殇贻面前!

卢殇贻想让院长坐下来聊聊的!但是院长一副你是大佬,我不配的样子!卢殇贻也不好说什么!

院长一副乖乖巧巧小学生的样子询问着卢殇贻老爷子的病情好转用的是什么办法?她是怎么看出来老爷子是什么病的?

卢殇贻平平淡淡:“老爷子各方面都不错!再开两付中药就行了!我只是会一些土方子,有的也不清楚!”

才哲院长十分无奈,但人家明显不想回答!墨尚辰摆摆手让院长出去了!卢殇贻满脸无辜的样子看着墨尚辰!墨尚辰没有说什么!俊怿走了进来!

“总裁,老爷子醒了!”墨尚辰,卢殇贻立即起身走向病房!老爷子又打了葡萄糖,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刚刚有了一点精神就说:“你们快去领结婚证吧!我现在没事了!见到后,我才安心!”

卢殇贻满脸黑线!这么快!沈昭蓉上前说:“爸,已经这么晚了!民政局早已经下班了!”

老爷子孩子气的说:“我们墨家这种重要时候利用一下特权不过分吧!”

沈昭蓉又笑着:“爸,你看看!今天贻儿刚刚回来,又忙了这么久!当然要休息!休息了!”

老爷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一般说:“对,贻儿,你先休息!明天,明天也不晚!你们先回家休息吧!”

卢殇贻把中药方子给了院长!墨尚辰便带着卢殇贻回到了他的私人别墅!汽车上墨尚辰说:“你还是有一些本事!那你是谁呢!”

卢殇贻立刻紧张了起来,她今天遇见这个男人之后一直在他的监控下!没有时间调查他!

可是这个男人可是有时间调查她的!

虽然,她的活动都清除了痕迹!但是,这个男人不简单!

万一溥承的技术落后留下马脚怎么办!更何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卢殇贻感觉自己的神经已经被吊到了最高!

墨尚辰笃定的说:“你就是佗老吧!”

卢殇贻瞬间委屈巴巴:“我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呢!

我不知道谁是佗老,不过,她应该是一个老人吧!”

墨尚辰继续说:“这就是你的过人之处,不是吗?”

卢殇贻甜甜的笑道:“你真聪明!不愧是墨少啊!”

墨尚辰眯了眯眸子,笑了笑到:“看来,我的抉择,一向正确!”

卢殇贻也会心一笑:“这就是我与美貌一起出的王牌,请问炸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