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惹不起反派夫君

惹不起反派夫君

一只鹿夭夭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洛晚晚原本是现代当红影后,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初来乍到,她就差点被人毒死,身上还穿着婚服,马上要见到未来夫君。洛晚晚一没哭二没闹,直到她发现自己丈夫是大反派,自己腹中揣着个生父不详的娃娃,她害怕了。逃,周围防守得太过严密。不逃,她又害怕被反派杀掉。洛晚晚无语,自己根本没有活路啊!

主角:洛晚晚,洛熠城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晚晚,洛熠城 的玄幻奇幻小说《惹不起反派夫君》,由网络作家“一只鹿夭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晚晚原本是现代当红影后,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初来乍到,她就差点被人毒死,身上还穿着婚服,马上要见到未来夫君。洛晚晚一没哭二没闹,直到她发现自己丈夫是大反派,自己腹中揣着个生父不详的娃娃,她害怕了。逃,周围防守得太过严密。不逃,她又害怕被反派杀掉。洛晚晚无语,自己根本没有活路啊!

《惹不起反派夫君》精彩片段

“还等什么,快动手!她死了就不会再有人碍着我的事了,这王妃的位置也会是我的!”女人毒辣的语气,俯视着昏倒在床上的洛晚晚。

“可是,王爷若是知道了……”

身后端着汤药的丫鬟春花心中临时泛起一丝恐慌。

女人皱眉瞪了一眼春花,恨铁不成钢的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药碗。

“王爷又不喜欢她,死了不就死了,那个没用的皇上难道还敢问罪王爷不成?”

正当女人手中的毒药快要灌到洛晚晚嘴里的时候,一只手死死抓住了女人的手腕,睁开眼死死盯着对方。

女人被眼前的怒目圆睁的洛晚晚惊了一跳。

“你!你怎么醒了!”

洛晚晚下意识看了两眼碗里黑乎乎的汤药,嘴角扯了扯,两眼嫌弃。

“我不醒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你毒死吗?”

她一把接过对方手里的汤药,放到鼻尖下闻了闻,脸上乌云密布,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

“喂,我说,杀人是犯法的!法治社会,你丫居然敢给我灌毒药啊!”

这是什么人,居然狂妄至此不把法律放在眼里?

等等……这里好像并不是现代,这装修、这服装,作为古董爱好者,又锐利鹰眼的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并不是仿品,而是真的。

我靠靠靠!!

搞什么!拿真货拍戏?

等等,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接了古装戏?

“洛晚晚,你怎么不死了算了,你凭什么一来就霸占我的熠城哥哥,明明我才应该是王妃的!”

女人一双水灵灵的杏眼,凶神恶煞的看着洛晚晚,眼中带着愤恨。

洛晚晚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和双手,重点一下子跑偏:“乖乖!老娘刚做的美甲呢?谁给我卸了?那可是巴黎设计师做的,一颗钻都要好几万呢!”

来不及哭,她也反应过来了,这里并不是拍戏,周围也没有摄影机和导演。

看来真是穿越了,但是按照看过的穿越文逻辑,穿越者不是都有原身体生前的记忆吗?

自己怎么啥也想不起来?

“洛晚晚,是你抢走王爷在先,今天你要么自己喝了这碗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女人亮出袖子里的匕首,既然计划被识破,那就不能留活口了,洛晚晚今天必须死在这,否则等对方有反抗的余地,置于死地的人就是自己了。

可一头雾水的洛晚晚,根本就不是原本嫁到王府的洛晚晚,而是穿越来的现代人,现代身份虽然是个红极一时的大明星。

她不但闲暇时间精修了跆拳道,还拿到了黑带授予书。

看这女人这么弱不禁风的样子……

怕个毛啊!

她一脚踢掉对方手里的刀子,随后本来要冷静,但这他妈叫人如何冷静!

她破口大骂:“你毒我做什么!我跟你有仇吗?你想当王妃你当就是了,非毒死我才能当啊?有病!”

指着对方鼻子输出完之后,女人听得云里雾里,但也搞清楚了一件事,就是这个洛晚晚不屑这个王妃的位置。

可恶!自己想要的,她居然毫不在意!

女人蓄势待发正要和对方恰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

“住手!”

一身华贵喜袍,头上束发戴冠,消瘦的脸庞,一双俊美的凤眸,冷清的外表,却被屋里大红装扮平添几分亲和。

剑眉凛冽自带气场,挺拔的鼻子下,性感凉薄的唇莫名吸引目光,高挺的身形,从上至下的穿着都是精美的手工缝制,无半点美中不足。

洛晚晚心里头一惊:哇这人长相和身材简直是人间精品、世间罕有啊!

“婉儿,你在做什么。”

女人名叫温婉,是比洛晚晚早一日入府的侧妃。

温婉见状原地愣住,而后立马低下头,委屈兮兮的对洛熠城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语态和方才全然不一样。

“熠城哥哥,是这样的,婉儿是听说王妃身体弱,好心给她送补药来的。”

洛晚晚嘴角抽动:哟,毒药瞬间成补药了?

不过,敢跟老娘飙演技,你还差了点!老娘可是拿各种奖项拿到手软的帝国影后!

洛晚晚毫不客气的将手里的药递到对方面前,轻蔑的眼神看着对方。

“好哇,那你喝一个我看看!”

心虚的温婉,看着补药面露惶恐,这可是沾上半点就凉凉剧毒,她害怕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去接。

她连忙把药往外推:“这是给王妃姐姐准备的,我身份低微,怎么能喝呢……”

哼,做作!

洛晚晚矛头一转,看向进屋的这个男人,身穿喜服,又有一种无形的气场,这应该就是自己的新婚夫君了吧。

“那就给他喝,我看他长得瘦不拉几,倒是需要补补。”

洛晚晚将药送到洛熠城面前。

“不可!”温婉连忙阻止,将汤药一把推开。

洛晚晚手下一松,药被撞到了地上撒了一地。看着地上冒出白色泡泡,这碗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洛晚晚冷笑一声:“哟?这补药咋还冒泡儿了呢?该不会是有毒吧!”

这时温婉就算是有口难辩了,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洛熠城看了一眼地上,随后目光看向温婉,温婉目光闪躲,不敢直面相迎。

他喉结动了动,才开口遏止二人的荒唐争斗。

“够了,婉儿你先退下去。”

有洛熠城帮着脱身,温婉嘴角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来,看来王爷还是更喜欢自己,否则不会当众袒护自己。

“都是婉儿不好,婉儿先告退了,熠城哥哥你千万不要责怪王妃。”

温婉得意洋洋的退出了房间。

可正飙戏,打算看对方接戏的洛晚晚落空了,失望的看向洛熠城。

“搞什么!有人要毒杀你的新婚妻子喂!你一点不在乎我的死活是吗?”

不在意就是不喜欢,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娶?


面对洛晚晚的指责和质问,洛熠城目光落定到洛晚晚美的不可方物的脸上。不得不说,她这张脸倾国倾城,是世间罕有的尤物,可外表有多美,心机就有多重。

他没有因此动容,而是皱着眉冷漠的开口。

“妻?你不配。”

他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屋。

可这话洛晚晚深受打击,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从小到大这张脸给了自己多少优待,多少粉丝为了她这张脸惊叫,可今天,她这可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吃瘪。

一时火大的洛晚晚,冲着门外大叫:“臭男人你给我回来!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谁不配!”

从来没人说她不配这种话,毕竟她可是身家百亿,颜值与智商都在线的洛晚晚。

正要追出去,她突然感觉到小腹猛地刺痛了一下。

“嘶……”

就刺痛了一下,但痛感传来的位置却让她不得不停下来一切想法,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体上。

除了是众星捧月的大明星,她还是中医世家出身,熟练中医,每一个器官穴位她都非常熟知。

所以刚才那疼的一下,让她吓出一身冷汗。

她紧张的坐下来,紧张的给自己把脉。

“我靠…什么情况!”

不把不知道,一把吓一跳。

她面露惊恐:“居然有了……这不是才嫁人,怎么就肚子里已经踹了一个。”

这尼玛是个什么情况!

不要搞事情OK?

很快,她脑子重新里过了一遍。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但因为没有原身体的记忆,所以阻碍了她对后续事情发展的想象空间。

不过既然那个男人是王爷,自己是对方刚过门的王妃,根据王爷在古代的地位,肯定是一般人得罪不起的。

以及看刚才他对自己的态度足以说明孩子肯定不是他的,加上自己未婚先孕的事情要是被发现了,恐怕是要受到浸猪笼、活埋之类的刑罚。

那个男人,绝对不好惹。

想到这,手掌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要死要死……现在可怎么办。”

洛晚晚伏案托腮,十指指尖支撑着额头盖住了整张脸,一时之间只想逃避。

这尼玛是个什么考验啊。

老天爷,你不能这么坑我吧!

虽然我在现代和不少小鲜肉传过绯闻,但那都是公司为了炒作,我可是一直都非常洁身自好的啊!

“老天爷,这难道是你对我的惩罚吗!”洛晚晚哀嚎一声。

侍女心玉刚端着糕点走到门口,就看见王爷冷冰冰的离开,不久又听见屋内自家主子的哀嚎声,便联想到了一起。

心玉推门而进,放下茶点后行如流水的跪下问安。

“公主,对不起,奴婢方才去厨房给您找吃的了,公主,你没事吧?”

香茶注入杯中,茶烟悠然飘散开来,让人神经放松下来不少。

洛晚晚闻了闻茶水,抬头看向心玉,摆出一张苦瓜脸来。

“你又是谁啊?什么公主?”

心玉深觉震撼,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好似被吓得不轻。

“……公主,您可别吓心玉!”

心玉啊,真是个好名字。

冷静下来的洛晚晚在心里抹了一把眼泪,才笑眯眯开口,掩盖自己方才的怪异行为。

“啊哈哈,我逗你玩儿呢,心玉,反正现在没事我闲得无聊,要不然我们来玩游戏!”

“什么游戏啊?”

心玉疑惑,被洛晚晚拉着坐下。

“我问你答,我考考你的记性好不好!”

洛晚晚笑盈盈的态度,跟刚才简直反差太大。

但心玉也是真的信了:“公主你问就是,奴婢记性好着呢!”

这丫头真好恍啊,一下子就相信了。

“很好,第一个问题!我这位夫君,他为人怎么样?是温顺呢,还是暴躁啊?”

她想着,侧面打听一下也好,反正既然来了,一时半会肯定走不了了,不如赶紧想出一个明哲保身的办法来,度过眼前难关。

心玉模棱两可不知如何回答,慢吞吞说道:“城王……城王如今一人之下,连皇上都不敢随意违逆他的意思,你们的婚约也是大臣们合伙起来极力促使,就是以防王爷他有可能会……”

话说到这个份上,洛晚晚也听明白了。

“谋反?”洛晚晚猜测。

心玉连忙神色张皇的看向外面,确定没人才放低了声音继续说。

“公主,这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被人听见是要被砍头的!”

这个心玉人畜无害,应该不是来害自己的,她也就放心了。

洛晚晚一边吃点心一边砸吧嘴的说道:“你都说了,我是公主,除了皇上,谁敢砍我的头!”

心玉又无奈补充:“虽然是这样,但城王如今权势滔天,咱们还是不要惹到他,免得他迁怒于皇上,让皇上为难。”

什么人啊,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难道这个王爷,是大反贼之类的设定?

既然自己身份是公主,那皇上应该就是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了。

“那我和他,岂不是有血缘关系?近亲结婚啊?!”

尼玛!

心玉听到这,连忙摆手:“不是,城王是皇室本家之后,血脉纯正,但您和皇上是宗室之后,先帝爷又是先祖爷过继的皇子,所以虽然姓氏一样,但血脉还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这个皇位应该是城王的,如今的皇上不但是宗室,还是过继的,血脉并不纯正。

原来如此,自己家的江山都被人给夺走了,不反才怪。

洛晚晚这才松了口气,至少不是那啥就好。

不过这个洛熠城连皇上都不怕,手里的权势恐怕不小。

算了,惹不起!

“好,我不惹他就是了。”

“那我再问你,刚才进过我房间的那女人是谁啊?就是长得还行,但心肠跟个老巫婆似的,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那个!”

心玉想了想,立马会意自家主子说的是谁了。


“您说的是温侧妃吧?她比您早一天进府,是王爷死去部下温将君的亲妹妹,温将君为国牺牲战死沙场,临死之前就将一母同胎的妹妹温婉托付给了王爷。”

部下的妹妹?叫温婉。

“原来如此,难怪她那么胆大,敢给我下毒……”

心玉吓了一跳:“啊?公主您说什么,温侧妃想毒害您?”

洛晚晚摆摆手,事情都过去了,再说那女人智商甚低,蠢得让人发笑,不值一提。

“没事了已经,我再问你,我之前可有心上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洛晚晚几乎是悬着一颗心的。

心玉仔细想了想,非常肯定的摇头。

“没有,公主您一直都是心怀国家,对儿女之情没有兴趣的。”

听到这个答案,洛晚晚松了口气。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笑眯眯的目送心玉出去之后,看着房门被关上,洛晚晚一下子摊在椅子上,顺手拿起喜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看来原主人的名字和自己的是一样的,也叫洛晚晚。

而刚刚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新婚夫君,洛熠城。

她淡定的合上喜帖。

现在怎么说?

肚子里这球岂不是无名无主了?

刚才心玉也说了,这个洛熠城很厉害,国家大事上面不但有话语权,还能左右皇上的心思。这可不是什么善类能做出来的事情,得罪了岂不是死翘翘,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娶的是个身怀有孕的不洁女子,恐怕自己今晚就要交代在这了。

很快她又想通了。

老娘不能死!

老娘还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要实现呢!而且为什么会突然穿越,原因也还没搞清楚。

“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干脆让这事儿变得合理……”

这聪明机智的小脑瓜,洛晚晚满意的嘿嘿一笑,觉得脑子灵光一现的这个计划可行。

随后又想起来洛熠城那个悲催的冰山脸。

她拿起糕点,冷哼一声咬了一口。

“谁让你躲在门外见死不救,还包庇那个狗屁妹妹,这个便宜爹你当定了!”

静夜无风,月光撒在王府廊下的花木。

宴席散场,宾客们都退席之后,洛熠城迈着沉稳的步伐,进了房间。

烛光摇曳,屏风上映下她的衣鬓侧影。二人相对而坐,洛熠城满脸的冷漠,将气氛极限拉扯到了最低点。

洛晚晚倒了两杯酒,举起酒杯,表演的十分腼腆。

“夫君,时辰不早了,我们快喝合欢酒吧!”

洛晚晚的态度,让洛熠城察觉一丝不对劲,因为她往日见了他都是一脸的不屑,怎么今日转性子了?

他不动声色的拿起酒杯,才刚靠近唇边,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酒里,王妃还添了东西?”

洛熠城神色平静的将酒杯放下,看向洛晚晚。

靠!

这安神药无色无味自己这个资深老中医都很难发现,难道他才看一眼就发现了?

淡定!不要慌!遇到事情拿出手机拍个……啊呸,遇到事情冷静先,先试探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看出来什么再说。

“怎,怎么可能,这酒就是酒啊,我能放什么东西,夫君真是说笑了!”

洛熠城冷漠脸不改,洛晚晚这时候亮出了自己得到拿手演技,打算飙戏飙到底,问罪不承认。

再说了,这又不是毒药,你能奈我何?

反正老娘是公主,放了什么你都得喝,不喝就是不满意老娘,不满意你就退婚呗,退了婚我就再给肚子里这球找个爹,等他长大了告诉他,你才是她亲爹,是你抛弃了他,再给他一顿仇恨输出,让他起兵灭了你,为朝廷除一祸害!!

嚯嚯嚯!

我可真是个天才!

“咳咳,王爷你不想喝可以不喝。但是你如果不喝,这婚礼就完不成,完不成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皇上面子,这婚你真的不想结了吗?”

洛晚晚都把话说到这了,洛熠城脸上终于浮现出几分容忍,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看着他喝完,洛晚晚嘴角扬起幅度。

哼哼!

“王爷,既然酒喝完了,那事不宜迟咱们快睡觉吧!”

按照古代女子的贤惠程度,接下去应该就是帮夫君宽衣了。

洛晚晚兴致大发的过去满脸邪笑的打算给对方脱衣服,脸上欢快的神态极其的不可描述。

瞧到洛晚晚如此行为,洛熠城不可能一点疑心没有,他其实早看出来对方不对劲,却还是陪着演戏,但也没想真的同她做点什么。

洛熠城一把捏住了洛晚晚的手腕,冷漠如冰的凝视着她。

“洛晚晚,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洛晚晚一怔,须臾,挤出一个魅惑而又真诚的笑容。

“我当然是打的你的主意啊!你是我夫君,我跟你行夫妻之礼不可以吗?”

“夫君,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顺着就躺进了对方的怀中,趴在对方胸膛上的时候,顺手摸了一把他的身材。

好家伙!瞧着瘦,没想到这胸肌真不错!

“起来。”洛熠城黑着脸不客气的说道。

尼玛!

老娘都这样了,你丫还装矜持呢?

“夫君这是害羞了吗?”

我都不害羞,你还别扭上了?

洛晚晚正要吻上去,被洛熠城一把拎起来,一把丢出去。

差点脸朝地的洛晚晚,此刻恼怒无比,但苦于现在还不能和对方翻脸。

“你要是纯心想让我独守空房羞辱皇室,那我也无话可说。”

这男人,真是太不识抬举!

洛晚晚收手,顺了顺自己的衣裳,不打算用强的了。

看戏也到此为止,他起身打算离开之际,一只手向他伸来,洛熠城见招拆招将对方的拳头给挡回去。

紧接着洛晚晚又一拳向他脸挥去,这次洛熠城没有躲,而是一拳迎了上去,二人交手不分上下。

洛晚晚见打不赢对方,心生一计,看向房门方向。

“哟,温侧妃怎么又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