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逍遥大太监

逍遥大太监

萌新萌新的小九九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萧九原本是现代娱乐圈的一个十八线小艺人,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生活还算过得去。岂料,一场意外,他直接穿越到古代,睁开眼就发现直接成了皇宫中的小太监。穿成太监就够倒霉了,他竟然还是一个没有净身的太监,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危险。于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开始拼命巴结后宫各位佳丽。同时,他也在寻找自己未净身的真相!

主角:萧九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九 的玄幻奇幻小说《逍遥大太监》,由网络作家“萌新萌新的小九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九原本是现代娱乐圈的一个十八线小艺人,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生活还算过得去。岂料,一场意外,他直接穿越到古代,睁开眼就发现直接成了皇宫中的小太监。穿成太监就够倒霉了,他竟然还是一个没有净身的太监,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危险。于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开始拼命巴结后宫各位佳丽。同时,他也在寻找自己未净身的真相!

《逍遥大太监》精彩片段

扑哧!

一股黏糊糊的温液喷到脸上!

萧九正睡得迷迷糊糊,顺手一抹,血红的一片……

“特么的,谁呀,谁他娘的,把血包呼我脸上了!”

刚想骂娘,却感觉袖子被人一拽。

“你找死呀,你要死,死边上去,别害我们!”

身旁一个穿着太监服,浑身颤抖,低声对萧九喝道,顺手就指了指前面。

萧九抬头一看。

呆了!

只见一个长相秀丽女子,身着黑衣锦绣长裙,戴着头簪,身上带着一丝英姿飒爽的风采,面色冷冽的抽着长剑,砍倒一名太监!

而刚才那喷出来的血,就是溅到萧九脸上的!

这……

这也太逼真了吗?!

萧九此刻有点懵,他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只是在片场打了个盹,怎么会有这一出戏码?!好像剧本里面没有这一出呀!

环顾四周,他发现周围跪着足足有上百个太监,而边上更是站着上百个宫女!

这种大阵仗!

大戏呀!自己啥时候接了这么大的剧本?!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那女子又手起刀落,一个太监的头颅直接被砍了下来,滚到他面前!

看着那还在眨巴,瞪得老大的眼珠子,萧九此刻彻底傻了!

这尼玛……

不是道具!这是真人!

什么情况,自己难道穿越了吗?!

穿越成了一个太监?!

卧槽,尼玛!

“你们这些狗奴才,皇后娘娘何等精贵,连一个沐浴都伺候不好!呸,该杀!”女子冷冽的扫视这台阶下的众太监。

萧九赶忙埋头,此刻心里慌得一比!

太监,我成太监了!完犊子了,我还没结婚,还没个儿子呀!

可没等他理清楚,那女子就已经踱步来到他面前,在他身前跪着的一排太监中,来回打量。

被打量到的一个个都浑身颤抖!

他们知道,皇后嗜杀,这乾宁宫,每个月光被打杀死的太监和宫女,都不止百余位!

萧九也慌得一比!

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你,抬起头来!”冰冷到极致的声音响起。

萧九默默的抬起头。

不抬不行,那带血的长剑正顶着自己下巴呀!

“长得不错,面相可以,就你了!”

“进去好生伺候皇后娘娘沐浴,办不好!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那女子冷漠的指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说完后,转身就进入乾宁宫!

萧九心口咯噔一声。

麻麻比的,老子为啥要长得帅呀,长得丑一点多好,多安全!

草,这该死的帅脸!

呼……

萧九清晰的听到周围一阵舒气声,此刻,宫前所有的太监都向他投来悲悯的目光。

无奈,他只能苦着脸,站起身来!

不是他想,是他身后有两个身材粗壮魁梧的老嬷嬷,正拿着蒲扇赶着他进入宫殿内。

乾宁宫中!

一排穿着白纱裙,露着雪白坎肩,那一个个秀丽宫女们,萧九看的不由有点心猿意马。

可他知道,现在不是看美女的时候,是考虑怎么才能不被这皇后娘娘处死!

雕栏玉彻,金碧辉煌,整屋镀金,这种奢靡,萧九从没见识过。

宫殿最中央,一个堪比游泳池大小的温泉浴池,里面洒满了玫瑰花瓣,周围二三十个侍女手中捧着各种样式的丝绸锦帕。

池中雾气渺渺。

一个女人背对着项云,青丝如瀑,肌如白雪,那纤细的手指曼妙的搭在池边。

“娘娘,人带来了,请您过目!”之前那名黑衣女子恭敬的说道。

“嗯……”

女人缓缓转过身,看向萧九。

樱桃小嘴,柳叶眉,明亮的双目,冷艳中,带着一丝杀伐的锐利!

轻笑间更有一种浓郁的妩媚。

那转身的波浪鼓晃动间,惊世骇俗,绝是人间难寻尤物。

萧九咽了咽口水,这就是皇后娘娘?!

“小月,这个少年姿色不错,相当俊美,可惜,是个阉货……”

那诱人而又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也是御姐音。

“娘娘,可行?”

“就他吧……”

“诺!”

“脱了!”

小月对身旁宫女使唤道,顿时十几个宫女朝着萧九围了上来!

萧九一慌!

这要干嘛,这就要扒了自己!

卧槽……

老子前世怎么也是个小明星,多少富婆想要包养我,我都拒绝了!

士可杀,不可辱!

“别动!我自己来!”

说着,萧九就自己开始扒拉起来衣服。

小月冷笑一声,这小太监,为了活命,还蛮会出彩的。

脱下上衣,萧九准备脱裤子,可一扒拉裤子!

卧槽……

不对劲!

不对!

完犊子!

顿时冷汗一冒,本以为自己穿越成太监了,可哪知……

本来为了活命,他已经很委屈求全了。

可这该死的老天,是真不想让自己活呀,这要是脱了,不当场就被砍死?!

“怎么,为何停下?!”

小月眉头一皱,眼含杀气的看向萧九。

池中皇后也是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

“这……有点不方便!”萧九忐忑。

“呵,你一阉货,能有何不方便的,给我把他裤子扒了!”小月冷喝。

周围宫女一拥而上,萧九立马慌了,紧紧的拽着裤腰带。

萧九急了,此刻他只能绞尽脑汁,想破解之法。

那就是池中的金凤之躯!皇后娘娘!

“别,给我留点颜面吧,阉人也是人呀!皇后娘娘!”

果然!

一声喊之后。

立马场上所有宫女都停下。

透过人缝,萧九看到皇后只是轻轻挑了一下手指,众宫女就恭敬的散去了。

这就是……权利嘛!

萧九心中此时有了异样的感觉。

“你这小太监,有点意思,过来吧,给哀家捏捏肩!”皇后嘴角轻扬,勾了勾手指。

“好的,皇后娘娘!”

此刻的萧九如蒙大赦,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弓着腰,哆哆嗦嗦的来到池边。

轻触肌肤,温润,吹弹可破的触感,让萧九愈加紧张,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根本不敢使力。

皇后秀眉一皱,“怎么,没吃饭嘛?就这么点力气?!”

萧九无奈,只能手指稍微使力点。

“嗯~~”

一声曼妙的声吟,皇后一脸销魂享受的表情。

“……”

萧九尴尬,只能弓着的腰更弯曲。

这声音,哪受得了!

可下一刻……

皇后的动作,直接把萧九给吓呆在当场。


双手舒服的向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整个上半身直接斜躺在池壁上。

一瞬间,那绝美的景色从水中呼之而出。

萧九呆滞。

“不要停,继续帮本宫按!”

皇后闭着美目,等待着享受。

可看着眼前惊心动魄的美景,萧九一个血性方刚的年轻人,怎能把持得住!

而且还是如此绝美的美人,完美的线条,那妖娆到骨子里的风情。

让他直接直不起来腰,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

见萧九始终在一个地方按,皇后呢喃一声,“往下点。”

往下?!

萧九有些局促,但还是照做,双手伸出,可发现半蹲着,够不到。

皇后见萧九如此,立刻秀眉一皱,眼中寒光一闪。

“你这奴才,怎生得如此蠢!站起身来不会?!”

“我……,奴才知道错了,奴才这就起身!”

小命要紧,萧九慌乱的赶忙站起身。

可就这一下……

面前一道黑影闪过。

皇后丰润红唇轻启,眼中满是惊色!

两人四目相对。

死啦死啦!

被发现了!

萧九赶忙跪倒。

“奴才……奴才,求娘娘饶命!”

萧九感觉这次死定了,吓得浑身颤抖,额头冷汗狂冒,头都不敢抬,脑海里全是刚才外面那滚到自己面前的头颅。

可……

良久。

并未等来皇后的滔天怒火,只听到她平静的声音。

“所有人都退出去,小月,你跟这奴才留下!”

“诺!”

一众宫女跪安后,缓缓退去。

房中只剩下皇后,小月和瑟瑟发抖的萧九,气氛降到冰点。

哗!

一声水声。

一双玉足踏出水池,薄纱披身,那俄罗性感的身材,若隐若现,格外勾人。

“小月,把他衣服扒了!”

冷艳的神情,带着涩然杀意。

蹭!

小月没有犹豫,提起萧九,手起刀落,那最后块遮羞布也豁然落地。

一瞬间。

小月愣在当场,眼神中尽是惊骇。

是个男人?!

他不是太监!

一张俏脸,又羞又怒!

唰,提起长剑直接架到萧九脖子上。

“狗东西,是何人派你接近娘娘的!你又是怎么混进宫的!”

萧九欲哭无泪,他真的是冤枉死了!

“不是你拉我进来的吗?”

“你……!找死!!”

小月气的咬牙切齿,这狗奴才居然会把脏水泼到自己头上。

说着就要动手!

眼看着那长剑就要抹了自己脖子,萧九也绝望了!

可……

“等等!”

皇后冷瑟的声音响起。

“娘娘,这狗奴才不能留,这要是被皇上,或者宫中有心人知道后宫里有个未净身的太监,那可是死罪!”小月赶忙劝道。

“本宫知道,但他,本宫有用!”

皇后微微眯起美目,眼神中闪过异样的神采。

“对对对,皇后娘娘,奴才有用,只要饶了奴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萧九慌乱的赶忙求饶道。

奶奶的,只要不杀我,让我干啥都行!

萧九现在只想保命。

“呵呵,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办好本宫吩咐的事情了!”皇后冷艳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奴才一定办到!”萧九拼命点头。

可皇后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冷声吩咐道,“把他送回去,明日,子时,再带过来!”

“诺!”

小月有些疑惑,一向杀伐果断的皇后娘娘,为何要留下这个祸患。

但她也不敢过多揣测皇后娘娘的心意。

随后,小月就给萧九丢了一套衣服,直接把他拎出乾宁宫。

在两人走后。

皇后摇晃着妖娆的身躯,晃荡着那拨浪鼓,慢条斯理的走上卧榻躺下。

“有意思,是谁给本宫送来这么一个玩意,不过,正好也解了本宫的燃眉之急,啧啧……模样倒是俊俏,那就先便宜你了,小狐狸精!”

说着,皇后从床榻边,挑出一个牌子。

上面刻着三个字。

“荣贵妃!”

……

小月提着萧九,如同甩垃圾一样,丢出了乾宁宫宫墙。

“狗东西,明日子时,我要在这见到你!”小月冷冷的说道。

明日?

呵,明天老子就跑了!

臭婊子,等着,等老子出了这皇宫,然后凭借老子领先几千年的知识,雄兵秣马!

杀回上京,让你和那个什么狗屁皇后,跪在老子面前!

萧九揉着屁股,心中狠狠的骂道。

可嘴上还是一副谦卑的表情,“好好好,奴才明白,奴才明日一定准时道!”

作为一个演员,口是心非是专业!

可小月仿佛看穿了他心思,嘴角冷笑一声,“呵,狗东西,你别想跑,不过,你也逃不出这皇宫!”

说完,头都不回,转身回了乾宁宫!

呼……

这一晚上,惊心动魄,居然保住了小命,萧九真的感觉是烧高香了!

可现在问题又来了!

他要回哪去呢?!

可就在此时……

一个苍老而又尖锐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一个老太监,佝偻着背,朝着萧九跑来。

“小九子,你这傻孩子,你这一晚上,可真吓死咱家了!”

那老太监,上来就拧着萧九的耳朵。

萧九一脸懵逼,这老太监,谁呀。好像认识自己!

“小九子?你认识我?”

“啊?!你这傻孩子,莫不是在乾宁宫伤到哪了?!”老太监赶忙关切的上下打量萧九。

“没,没伤到哪,就头磕了下,什么都不记得了!”萧九赶忙撒了个谎。

“哎,你这孩子,来这当差,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走,快跟我回去!”老公公拉着萧九就走。

很快,两人七拐八拐,走了好几里路,才来到一个破旧的小院子。

跟乾宁宫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路上,萧九也问清楚了,这老公公原来叫岳海,是皇宫里资格最老的老人,光皇帝,都侍奉了三个。


只不过,后来新帝登基之后,因为新皇帝不喜先帝留下的老人,他就被搁置在这老破院中。

而萧九是在小时候被送到岳海身边的,岳海也一直把萧九当做亲孙儿一样照顾,平日里岳海都是把萧九带在身边当差。

只不过今日岳海临时出去有事,哪知道回来就发现萧九被拉到乾宁宫当差了!

结果老人家就在乾宁宫门口守了一夜。

“傻孩子,吃吧,这当差一天,饿坏了吧,杨颖儿那个女人,真是狠毒!我晚上在乾宁宫门口守了一晚上,看到那抬出来的尸体,我生怕里面有你!”

岳海拿着两个窝窝头,再端来一碟腌菜,递给萧九。

萧九确实饿坏了,狼吞虎咽起来。

“岳爷爷,那杨颖儿就是皇后娘娘本名吗?”

“可不,这女人蛇蝎心肠,你以后离远一点!”岳海提醒道。

呃……

萧九沉默。

那女人明天还要我去呢!

不然……

可他还是把话忍住没告诉岳海,他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到眼前这个待他如亲孙儿般的老人!

吃饱后,也因为今天惊吓过度,有些疲乏,跟岳海告了一声,萧九就爬上床,呼呼大睡了。

看着沉睡的萧九。

岳海偷偷抹着泪,“苦命的孩子,若当年,不发生那件事,你又何必遭这罪,那杨颖儿,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

第二日,岳海本想叫萧九跟在自己身边当差去。

可看他还呼呼大睡。

就没忍心叫醒。

等萧九一觉醒来,已是晌午,又啃了两个窝窝头,他还是不死心,想要逃出去。

可出去转了一圈,发现这皇宫比一个城市都大,走了半天,天都黑了,连皇宫院墙都没找到。

他绝望了,还是自己太年轻,想的太简单了……

就在此时……

身后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直接让萧九头皮发麻。

“呵呵,跟你转了半天了,怎么,想逃,忘了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了吗?”小月慵懒的靠在墙边,眼神中尽是嘲讽和轻视。

“我……我没想逃!”萧九忐忑的说道。

“行了,跟我走吧,该去给娘娘办事了!”小月冷漠的说道。

随即头也不回。

萧九没办法,也不敢跑,只能跟着。

……

乾宁宫!

此刻,一桌美味菜肴摆上,鸡鸭鱼肉,各种水果糕点,丰盛至极。

皇后端坐在上座。

下座坐着一位头戴凤钗,同样一身雍容华服,比皇后年纪少小,精致容颜,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笑起来还有点浅浅的小酒窝。

正是荣贵妃。

“姐姐,今日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酒?”荣贵妃喝了一口果酿,笑着问道。

“这不是多日未见妹妹了,见妹妹整日陪着圣上,辛苦了,所以来犒劳犒劳妹妹!”皇后杨颖儿轻笑一声。

“哎呀,姐姐说笑了,我哪有整日陪在圣上身边,那还不是圣上独独喜欢来我院中嘛。”荣贵妃小脸微红,句句都是挑衅。

“呵呵,来,喝酒!”

皇后嘴角轻扬,没有多话,端起酒杯示意下。

“不喝了,不喝了,今日酒有点多了,有点热……我还是先回去了。”荣贵妃抹了抹粉颈。

她感觉今天这酒有点上头,浑身燥热。

说着就要起身。

“回去?回哪去呀,今夜,妹妹,就在本宫这入寝吧,本宫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皇后头都没抬,端坐在那,丰润红唇轻蔑一笑。

“大礼?……”

荣贵妃刚想问,可只感觉眼前一花,直接罪了过去。

……

乾宁宫,一间隐秘的厢房中。

里面只有一张大床。

“娘娘,人带来了!”小月领着萧九,走了进来。

萧九头都不敢抬,他不知道皇后把他叫道这种暗室来,是要干嘛!杀自己灭口吗?

“抬起头来!”冷艳的声音响起。

萧九忐忑的抬起头。

“想活命吗?”

“想!奴才,想!”

“那就上床……”

“……”萧九汗颜。

扭头看向床,卧槽!

床上此时一个绝美女人,面色潮红,醉眼朦胧,正扭动着身躯,微微弓起身,蠕动着凹凸有致的身躯,嘴中更是梦吟般的在哼哼着。

手指在衣领中挤压着,那指痕更是在那白皙而又泛着粉红的肌肤,留下红印。

一寸寸的随着双手,缓缓展露出来。

那跟体型完全不对称的曲线,呼之欲出,……

萧九眼珠都看麻了。

“皇后娘娘……她是?!”

萧九有点忐忑的问道。

“荣贵妃!当今圣上最宠幸的妃子!”杨颖儿毫不避讳的说道。

啥?!

卧槽!

萧九傻了!

皇帝的宠妃,要我上床?!

当我傻吗?!被皇上知道!

那不最少都要五马分尸吗?!

萧九打死也想不到,这皇后让自己办的事……居然是让自己来睡皇帝的宠妃。

“这……这不行,我不能……”萧九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可没等她话说完,皇后杨颖儿直接一个眼神。

小月长剑出鞘。

“行行行,我行,我行还不成嘛!我这就上床……”萧九想哭,跌跌撞撞的爬上床。

萧九没办法!

现在被逼成这样,横竖都是死,临死还能睡个皇帝的宠妃,也是值了!

宽衣解带。

刚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