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都市修罗神医

都市修罗神医

一只傻喵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五年前,楚渊跟着父母参加宴会,却没想到,会在那里遭遇灭顶之灾。为了救一个小姑娘,他父亲挺身而出,结果得罪了权贵龙爷,被活活打死。甚至,楚渊也差点被他们斩草除根,是母亲拼死将他推下山,才意外被高人救下。老者收楚渊为徒,教他医术炼丹,相命布阵。五年后,楚渊成为修罗至尊。他告别师父,终将要回去复仇!

主角:楚渊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渊 的玄幻奇幻小说《都市修罗神医》,由网络作家“一只傻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楚渊跟着父母参加宴会,却没想到,会在那里遭遇灭顶之灾。为了救一个小姑娘,他父亲挺身而出,结果得罪了权贵龙爷,被活活打死。甚至,楚渊也差点被他们斩草除根,是母亲拼死将他推下山,才意外被高人救下。老者收楚渊为徒,教他医术炼丹,相命布阵。五年后,楚渊成为修罗至尊。他告别师父,终将要回去复仇!

《都市修罗神医》精彩片段

七月流火。

嘉林市火车站像往常一样,挤满了旅客。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身形高大,略显瘦弱的青年注视这眼前这种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心中不禁思绪万分。

“五年了,我楚渊终于回来了!”

青年喃喃一句,拳头忽然握紧,眼神中杀意迸发。

五年!

蔡鲲,龙爷!

你们知道这五年我怎么过的吗!

这次,我不会再退缩!

我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足足过了一分钟,楚渊紧握的拳头才缓缓松开。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市中心而去。

靠在出租车的座椅上,那无数次午夜梦回,让楚渊猛然惊醒,痛不欲生的记忆,再次涌入脑海。

五年前,他随父母前往嘉林市最顶级的灵隐山庄参加宴会。

却没想到,他们一家会遭遇灭顶之灾!

为了救一个小姑娘,他父亲楚南天挺身而出,结果得罪了从金陵来的龙爷。

龙爷暴怒,竟然将他父亲活活打死!

而面对这一幕,宴会上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甚至连阻拦的话语都不曾说过半分!

那些平时攀附楚家的人,那些与他父亲把酒言欢的朋友,甚至是最亲近的大伯,全都冷眼旁观!

看着父亲倒在血泊中,楚渊被吓傻了。

有心想上前阻止,但双脚却软绵绵的,提不动脚步。

甚至长大了嘴巴想要愤怒咆哮,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只能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行凶的龙爷。

随手将拿着叉子冲上来的楚渊的母亲打到在地后,龙爷狞笑着朝已经吓傻了的楚渊走了过去,打算斩草除根。

就在这时,楚渊的母亲却突然跃起,抢先一把将楚渊推下了灵隐山。

坠落之际,楚渊看到了母亲眼含热泪再次拿着叉子冲向了龙爷……

楚渊本以为自己将带着刻骨的仇恨和悔痛,凄惨的结束一生。

却没想到被一个神秘老者给救了下来,并且将他带入了一处隐秘之地。

在那里,老者收了楚渊为徒,教他医术炼丹、相命布阵,还传授他无上心法《太玄经》!

五年时间。

楚渊从一个面对大劫畏缩不前的少年,成长为了一代修罗至尊!

……

来到一座高耸的大厦之前,楚渊大步迈进。

他原本计划下山之后直接去金陵寻找龙爷的。

五年的辗转难眠,只有杀了龙爷,才能卸下他的心头之恨。

可他除了得知对方叫龙爷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在下山之前,师傅让他先前往嘉林,寻找一个名叫纪依雪的姑娘。

这个纪依雪,是师傅早年历练之时,在嘉林认识的一名故人的后代。

师傅几天前心血来潮,算了一卦,算到纪依雪将有大难,而楚渊则是破劫之人。

不过如何破劫,师傅却没详说,只是让楚渊去寻找纪依雪。

“你做什么的?华天集团,不得擅闯!”

刚进门,楚渊就被冷声喝止。

两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彪形大汉,身着华天集团的保安制服,腰间的橡胶棍显得威力十足。

“我找纪依雪。”

楚渊不卑不亢,道明来意。

戴墨镜的保安微微挑眉:“你找纪总?有预约吗?”

楚渊摇了摇头。

“没有预约不能进,赶紧走!”

保安俯视着楚渊,淡淡开口,满脸的倨傲之色。

华天集团乃是嘉林市的龙头企业,位列大汉五百强。

即便他只是华天集团的保安,也比寻常人高一等。

所以对于楚渊这种衣着普通,有没有预约的人,他们一向是随意驱逐!

与此同时,门外缓缓驶来一辆宝马轿跑。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车上走下,大步走到前台咨询,好像也想找纪依雪。

不过没有预约,最终的结果和楚渊如出一辙。

但这名男子并没有放弃,而且坐在了大厅的长椅上等待。

“我也去那边等纪依雪吧。”

楚渊懒得和一个保安计较,便大步走向长椅处。

可还没等楚渊走到长椅,那两个保安就再次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我命令你赶紧走!”

墨镜保安挥舞着橡胶辊,大吼道。

“凭什么他能坐着等,我就要出去?”

楚渊指着长椅上的西装男子,冷冷质问道。

墨镜保安上下瞥了眼楚渊,嘲弄道:“就凭你也想见纪总,别特么做梦了,赶紧滚,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

“没错,快滚,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另一个保安也是一脸狞笑的看着楚渊,手中的橡胶棒一下一下的拍在掌心。

像楚渊这种衣着寒酸的穷光蛋,他们每个月都要打伤那么几个。

有华天集团作为后盾,这些穷鬼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们。

两个保安不怀好意的朝着楚渊逼去。

楚渊眼神一寒,大手一挥,一道无形的气浪就翻滚而出,直击两名保安!

那两名保安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扑面而来,丝毫没有招架之力,身形抛飞,口吐鲜血,摔到了十几米之外。

噼里啪啦!

大门口的钢化玻璃在两人的撞击之下,应声而碎。

一时之间,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定格在了楚渊身上。

“我屮艸芔茻!”

“这尼玛什么人啊,这么恐怖的吗!”

“死人啦!”

楚渊无视众人的议论纷纷,走向等待区的长椅坐下,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你搁这守株待兔,是不是确定纪依雪就在公司啊?”

似是想到了什么,楚渊扭头询问身边的西装男子。

西装男子哪敢回应楚渊,他可不想落得跟保安一样的下场。

起身后就是一个箭步,头也不回的就冲了出去。

“至于这么怕我么?”楚渊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也没地方去,就在这等吧。”

……

接到前台的紧急通知后,华天集团的安保部门迅速行动,火速赶往出事地点。

保安队长李杰带着八名身穿防弹服,手提防爆盾和橡胶棍的保安冲进大厅,将楚渊团团围住。

看到晕死在地的两个保安和破碎的大门后,李杰不由紧锁眉头。

他曾经是狼牙特战大队的精英特种战士,虽然已经退役,但功力不减。

在见到楚渊后,他下意识就退后了半步。

这是特种战士生涯多年出生入死培养的野兽本能。

他在楚渊身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这位先生,你为何在华天集团闹事?警察等下可就要过来了。”

李杰谨慎起见,并没有动手,而是先出言试探。

“你觉得报警我就怕你了?”楚渊冷然一笑,“我只不过在这里等人,这两人无端上前滋事,我顶多算是正当防卫。”

李杰闻言,心里大概知道事情是怎么样发生的了。

作为华天集团的保安队长,他对手下的人自然是十分的了解。

看大门的这两人,平日里就仗着华天集团的身份耀武扬威,肆意欺人。

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虽然楚渊出手是事出何因,可不管怎么说,敢在华天集团动手打人,就是在砸场子,一般人承受不起这个后果!

可李杰看到楚渊一脸淡然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这小子是个愣头青,还是有所凭仗?

想到楚渊说他是在等人,李杰试探道:“先生,不知你等的是哪位?”

“纪依雪。”

楚渊淡淡回道。

听到这个名字,李杰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纪依雪,可是华天集团的总裁!

除此之外,身后更是有云川省第一世家纪家作为靠山!

而且,纪依雪还是一个绝色美人,位列云川省四大美人之首!

也因此,追求纪依雪的男人从城南排到了城北。

不堪烦扰的纪依雪立下规矩,只要没有提前预约的,断然不见!

“抱歉先生,纪总不在公司,请你现在出去。”

在李杰看来,楚渊肯定也是纪依雪的追求者。

知道楚渊在华天集团没有靠山之后,李杰的语气也变得不是那么客气了起来。

楚渊闻言,眉头一皱。

刚才那西装男子问过前台后选择等待,明显纪依雪就在公司。

看来这个是李杰有意阻拦了。

楚渊的语气微冷,道:“这就是你们华天集团的待客之道么?”

“懒得跟你废话,拿下吧!”

李杰见谈不下去,便大手一挥。

八名保安闻言,举起防爆盾,提起橡胶棍就向楚渊逼去。

李杰也暗自提劲,准备随时出手。

“不许动手!”

正当保安们准备出手攻击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熟悉的声音,众保安手上的动作为之一滞。

紧接着,一个身材相貌皆是上等的女子快步上前。

女子身材黑色的职业装,气质冰冷,神圣而不可侵犯。

看到这女子,李杰那粗糙的老脸竟然出现了一丝腼腆,“见过张副总。”

女子没回话,只是死死地盯着楚渊,眼神中满是怀疑与惊喜。

楚渊也是如此,因为,他认识眼前的女子。

张晴岚!

这是楚渊五年来,日思夜想的女人之一!

当年,他和张晴岚还是同班同学,甚至分配过同桌。

只是后来楚家崛起,他上了贵族学校之后就没见过张晴岚。

原本楚渊以为张晴岚只是他众多同学中的一个,不会再有交集。

直到三年前,他在师傅那里学了一些本领后,第一次下山。

这才得知,在楚家的产业分崩离析,父母尸骨无踪,所有人摄于龙爷的威名,都与楚家划清界限的情况下。

唯一不畏强权的,就只有他曾经的同学张晴岚!

只有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不畏强权的压迫威胁,替楚渊的父母立了衣冠冢,并且办了葬礼,让他们能够安息。

张晴岚与楚家没有丝毫关系,却能做到如此。

就算楚渊是铁石心肠,也已经被融化!

二人四目相对,不知过了多久,张晴岚笑了。

她笑得极为灿烂,那是如花儿一般的笑容,是华天集团的员工前所未见的笑容。

在华天集团,张晴岚一向以冰山美人著称,对所有男人都是不假辞色。

没想到,今天竟然对一个陌生的男子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

一时之间,包括李杰在内,不少华天集团中视张晴岚为女神的人,纷纷黯然神伤。

张晴岚痴痴地望着楚渊,良久才开口道:“抱歉,恕我失礼了,你实在太像我曾经的同学了,我才看的久了些!”

楚渊微微摇头,表示没事。

其实张晴岚根本没有认错,他的确是张晴岚的同学。

只是这五年时间让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认不得也正常。

“李队长,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这位先生想等,就让他等吧。”

张晴岚对李杰说道。

李杰沉默良久,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见矛盾化解,张晴岚便向外走去,似乎要出去办事。

可她刚坐上车,还没发动引擎,楚渊就打开副驾驶坐了上来。

看到有人上车,张晴岚下意识准备跳车,但发现是楚渊后,顿时松了口气:“是你呀,你怎么追上来了?”

楚渊跟随师傅学习过相面之术,他打眼就发现张晴岚印堂发黑,明显是有大灾将近,故此才追了上来。

无论是刚才的解围还是五年前的葬礼,他都欠了张晴岚天大的恩情。

所以无论如何,他绝不会让张晴岚发生惨剧!

“你不会想推销什么祖传美容秘方吧?”

见楚渊不说话,而且挎着一个小包,张晴岚顿时恍悟。

华天集团有美容相关产品的部门。

听说前段时间,就有人带着祖传秘方找纪依雪,为的就是出售秘方,不过被拒绝了。

估计那人就说眼前的这人,不死心再次过来了,见她好说话还有些地位,才追上来的。

楚渊正没什么好理由搪塞,便点头道:“小姐猜得对,我的确是推销秘方的,我手上的秘方美容效果显著,而且还能重塑身形!”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张晴岚一眼。

遥想当年,张晴岚还是个电线杆,没少被他嘲笑没胸没屁股,再看看现在这身材,还真的是火辣。

张晴岚注意到楚渊的目光,却没有对其他男人一样的反感,反而是挺了挺傲人的身材。

似乎是也想到当年楚渊的嘲笑,现在遇到长得像的人,不免想要证明自己“长大了。”

“就算你的秘方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那你也推销错人了,你看我这身材还需要重塑吗?就比如我这双美腿,还能更完美?”

张晴岚得意的伸出大腿。


她只是赌气加上炫耀,却不想楚渊竟然伸手就在她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不错,笔直纤细,弹性十足,很完美了,想做到更完美也很难,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楚渊学成下山,最得意的不是自身修为,而是通天的医术。

区区美容养颜的方子,他完全可以信手拈来,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看你一副老实人的模样,想不到也是个流氓!”

张晴岚被拍大腿,有些嗔怒道。

楚渊尴尬一笑:“我看你主动伸出来,还以为是让我摸摸看呢。”

张晴岚也不知怎么反驳,只好愤愤的驾车前往万豪大酒店。

“哼,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我现在要去参加宴会,就惩罚你帮我挡酒好了,不许拒绝!”

张晴岚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我叫张晴岚,是华天集团的副总经理兼市场部经理。”

楚渊时隔多年握上张晴岚的小手,只觉温软滑嫩。

“我……我叫楚源。”

反正对方没认出他,楚渊索性也就隐瞒真实姓名了。

毕竟在张晴岚眼里,他已经是入土为安的死人了,他可不想再吓到张晴岚。

尤其是楚渊留心观察,发现他说出名字的时候,张晴岚明显颤了一下。

……

万豪大酒店,至尊宴会厅。

驾车半个小时后,张晴岚和楚渊步入厅内。

厅内人的全部注意力瞬间就落在了二人身上。

张晴岚身材走到哪里都是火爆吸睛,与土包子打扮的楚渊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

等张晴岚落座中心区域的餐桌,这桌早到的八个男人就忍不住吞咽口水,看那架势,像极了遇见猎物的狼群。

“张副总,鄙人是志翔公司的创始人罗志翔,早闻您的美名了,今日得此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的大美人!”

“张副总,我是逸凡酒店的吴逸凡……”

八个男人全部起身自我介绍,无非是想用硬实力吸引张晴岚的青睐。

楚渊对于宴会丝毫不感兴趣,他四下打量,只想快点找到究竟是什么人或物会对张晴岚造成伤害。

没过多久,宴席正式开始了。

与张晴岚一桌的男人们似乎是有意为之,集体想办法劝酒。

楚渊见状,好几次想要帮着挡酒,但都被张晴岚按住了。

张晴岚能独自打拼到现在,对于这种酒桌文化应付起来是得心应手。

半个小时过后,张晴岚居然也就只喝了不到半杯的酒水,还做到让这桌的所有人都非常满意。

就在这时,坐在最中心餐桌主位之上的男子忽然站了起来。

这男子身形挺拔,裁剪得笔直合身的名牌西装上,是一张倨傲的帅气脸庞。

在看到这男子之后,一直淡定自若的张晴岚就忍不住颤抖,眼神也四处躲闪,显得格外慌乱。

“哼,张小姐,总是见到你了,上次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林朗天一个交代!”

一个星期前,林朗天用尽心计,将张晴岚约出来见面,甚至在准备好的酒水里放了安眠药。

没想到,张晴岚竟然察觉出酒水有问题,更是将酒水全部浇在了他头上,。

之后,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让林朗天在他所在的圈子里丢进了脸面。

“林少,实在抱歉,我这次是驾车出来的,不能饮酒,要不以水代酒向您赔个不是?”

张晴岚小心翼翼的说道。

“砰!”

林朗天将酒杯狠狠的砸在张晴岚面前的桌子上,“你今天不喝了这杯酒,就是不给我林朗天面子!要是喝醉了,大不了本少给你开个总统套房!”

林朗天话音落下,在场众人也都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虽然刚才所有人都在向张晴岚献殷勤,但此刻一个也不敢吱声了。

毕竟林朗天可是嘉林市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的大少爷,谁敢出言顶撞?

一些想要攀附林家的舔狗,更是催促不断。

“张副总,林少看的上你是你的荣幸,你还不快点从了?”

“就是啊,林少的面子你也敢不给?”

看着桌上的红酒,张晴岚抿着小嘴没有动作。

上次林朗天就下过一次药,谁敢保证这次没下药?

见张晴岚一直没动作,林朗天再也忍不住露出真面目。

“你个臭娘们,不要给脸不要脸,真把自己当贞洁烈妇了?”

“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今天你不喝也得喝!”

“今天就算是纪依雪来这里也救不了你!”

“这里是嘉林,老子说了算!”

林朗天恶狠狠的话语出口,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张晴岚就低头站着,死死的握着拳头,却一言不发。

她出身贫寒,早早辍学出来工作,不知吃了多少苦,踏过了多少坎坷,才终于坐上了华天集团的副总位置。

在外人眼中,她已经是人中龙凤了。

可是在这些家族子弟的面前,她依然是个无依无靠的浮萍!

根本不是对手,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似乎对方一抬手,她如今得到的一切都将随之飞灰湮灭!

屈辱,不甘,愤怒,怨恨……

重重情绪下,张晴岚伸手抓向了酒杯。

在众人眼中,她的举动意味着已经认命,彻底放弃抵抗了。

林朗天也是这样认为,嘴角露出了得逞的笑意,似乎已经想到今晚的美妙了。

“林家的废物,就凭你也敢逼她喝酒?”

然而就在张晴岚握住酒杯的刹那,一道的冰冷低语突兀响起。

整个宴会厅因楚渊一句话,瞬间鸦雀无声。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想到竟然有人敢为张晴岚撑腰,真是活腻了!

林朗天是废物?林朗天可是林家的少爷!

林家作为嘉林市的顶级家族,供奉有一尊武道高手,实力无比强横。

正是因为如此,林家的人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在场众人震惊的望着楚渊。

对林家恐怖有所了解的人,已然预见到楚渊横死街头的画面了。

“你算是哪根葱,还敢说林少是废物?”

“没错!今天林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先前想要攀附林家的舔狗们,更是愤然起身,纷纷指着楚渊鼻子怒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