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手机版

追书网 > 女儿绝望离世我重生十年前

女儿绝望离世我重生十年前

小亚飞作者 著

连载

上一世,周通每天只知道喝酒打牌,根本不顾家中妻女,甚至,他输光了所有家产,害一家人只能喝西北风。妻子不愿意再和他过下去,离家出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儿自生自灭,长大后恨极了周通这个父亲。她自杀时,亲口告诉周通,来时绝不做他女儿。此时,他懊悔至极。再睁眼,他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十年前,这一次,他一定要顾好老婆孩子,赚钱给他们幸福!

主角:周通   更新:2022-07-26 19: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通 的玄幻奇幻小说《女儿绝望离世我重生十年前》,由网络作家“小亚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周通每天只知道喝酒打牌,根本不顾家中妻女,甚至,他输光了所有家产,害一家人只能喝西北风。妻子不愿意再和他过下去,离家出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儿自生自灭,长大后恨极了周通这个父亲。她自杀时,亲口告诉周通,来时绝不做他女儿。此时,他懊悔至极。再睁眼,他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十年前,这一次,他一定要顾好老婆孩子,赚钱给他们幸福!

《女儿绝望离世我重生十年前》精彩片段

烈日炎炎。

周通坐在马路旁,灰头土脸。

手里拿一张全家福照片。

看着照片里女人笑如桃花般的笑靥,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

却感觉到无比的心痛。

这女人便是他妻子,柳如烟。

十年了。

柳如烟离开他十年了,至今了无音讯。

他寻找了十年的她的消息。

这些年他与照片里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儿相依为命。

叮铃铃!叮铃铃!

周通拿出手机来,赶紧按了接听键。

“是周通吗?”

“我是女儿你女儿的护士,你女儿……你女儿服了大量安眠药,现在送进急救室了,你快来医院!”

周通脑子嗡的一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塌陷了一般!

他如同疯狂了一般,起身朝着医院疯狂跑去。

诺诺……诺诺你一定不要出事儿!

十年前他失去了妻子。

十年后,他不能失去女儿!

不知过了多久,周通全身被汗水浸湿,冲进医院里。

周伊诺已经被送回病房里。

周通猛然推开病房门,跪在女儿的床边。

周伊诺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看到周通,脸上五味陈杂。

“爸……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有个女儿。”

“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以后都不要叫你爸了。”

周通听着女儿这番话,握着她的手,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爸错了……爸不会再离开你了!”

周伊诺脸色冰凉,看着周通,仿佛丧失了所有希望一般。

“我想妈妈了,我得去找妈妈了。”

“你从来也没看过我,我想,我离开后,你应该也会少个负担,很开心吧。”

“要是还有下辈子,我不要再当你女儿了。”

听着女儿的话,周通心生愧疚,双眼通红,泣不成声。

这些年,确实没把女儿和妻子放在心上。

之前对于女儿,一年,也就最多来看一次!

而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用来赌博、玩乐。

家里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掏空了,因此,她们母女过的格外艰难。

彼时,妻子已经离开自己。

此时,绝不能让女儿再离开自己!

“诺诺,诺诺,你等着,爸爸去拿钱,拿钱给你看病。”

“等你病好了,爸爸带你去找妈妈!”

周伊诺笑意更浓,苍白的脸上出现两个酒窝。

“不用了,妈妈已经过来接我了,我也想我妈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向空气。

“妈妈来了,我要跟妈妈一起走了。”

她的呼吸变得也越来越微弱了起来。

“周先生,住院费还差两万块钱。”护士走进病房,开口说着。

“你帮我看好我女儿,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拿钱来!”

周通疯狂奔跑着冲出医院。

“诺诺,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

“爸爸不能失去你了!”

他猛然冲上马路。

吱呀!!!

一道长长的刹车声传来。

周通被撞出好几米远的距离。

躺在血泊中,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都说人在临死前,会回忆自己的一生。

过往的一幕幕也浮现出来他的眼前。

他想着眼前一幕,心中无比懊悔。

因为在他眼前浮现出来的,全部都是他那些不为人事的画面。

他没有工作,每天都和村里的小混混们出去喝酒泡吧。

他没有钱,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柳如烟要钱。

没钱?他会把家里翻个底朝天。

不管柳如烟的阻止和女儿的哭泣,直到拿到钱为止!

导致母女二人都营养不良,骨瘦如柴

柳如烟只能靠缝缝补补衣服来赚几毛钱,给女儿买些吃的。

炎热的天气下会在村里的工厂里做一些杂活。

但这并不能久久维持他们的生活,最终还是借了钱。

借的是高利贷。

仅仅几天的时间,那些人就逼迫柳如烟还钱。

她哪里有那么多钱,只能将周伊诺送到父母那边,然后她便消失了。

这一消失,便是十年,了无音讯。

而女儿,他也没有管过,依旧自己过着潇洒的生活。

将所有的钱都糟蹋完了之后,甚至还想着去啃老。

但父母根本就看透了他,不会再给他一分钱。

这也让周通更加放纵,女儿从一个月见一面,到几个月见一面。

甚至于他跟本就懒得去见了,几个月打一次电话。

最后一次电话,还是在几个月前,女儿住院前。

他带着女儿去医院的时候,在家里找钱,翻出来柳如烟的遗书。

时隔十年,他家里依旧是十年前的样子,只不过信纸有一些泛黄了而已。

这他才知道,这十年来,柳如烟默默地承受了这么多。

他悔恨!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让这么好的一个家庭破碎。”

周通已经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了。

但他还是在努力的说着。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加倍的弥补你们……”

“如果有来生,我绝不会让你们受一点儿委屈。”

他心疼女儿,这十年以来从没感受过爱意。

他心疼妻子,默默地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

听说别人在临死之前,都会看到自己想念的人在笑。

而周通看到的,却是柳如烟的眼泪和女儿的哭泣。

是母女二人在那破旧的砖瓦房里吃着窝窝头、喝着稀粥的画面。

是在雷鸣中女儿只能躲在柳如烟怀里的画面。

这一幕幕,让他无比的悔恨。

如果再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绝不会让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如此糟糕!

他要弥补!

将自己能做的一切全部都弥补给妻子和女儿。

不敢奢求能原谅她们能原谅自己。

只是想要看他们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

只可惜……只能等来生了。

周通渐渐地,彻底闭上眼睛。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还还有一些舒服……”

“死了也好,就当是为妻子和女儿赎罪了……”

周通心里默默的想着,但是,意识怎么还在?!

“这……是怎么回事儿?”

周通疑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目光落在房梁上,好像有一些熟悉。


“爸爸,爸爸起床啦!”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入他耳朵里。

这声音,也很熟悉!

是诺诺小时候的声音!

此时一只小手也突然放在了他的脸上,软软的小手很是舒服。

带着一阵阵温热的气息。

这是在做梦吧?

怎么可能这么真实……

他缓缓起身,朝着旁边看去。

诺诺正趴在身旁,盯着自己看。

“诺诺!”

周通看着女儿,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脑海里的那道声音是真的?

这不是在做梦吗?

他伸出手来想要过去抱住诺诺。

但是他不敢,他生怕是梦,生怕这虚无缥缈的梦就这般破碎。

同时他也赶紧扫了一眼四周。

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只有墙壁上挂着一个日历,2002年。

这不正是,十年前自己家里的模样吗?

“爸爸,诺诺要抱抱,要举高高。”

诺诺抓住了周通的胳膊,软糯糯的说着,很是可爱。

暖暖的小手让他感受到了温度。

是这般的真实!

难道自己脑海中的声音是真的?

万物长生诀?

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周通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爸爸怎么发抖啊,是冷吗?”

诺诺歪着脑袋看着周通,一脸疑惑。

周通看着诺诺,是她三岁的时候。

她穿着一身粗布衣缝制的衣服,上面还挂着几块儿补丁。

这让周通无比心痛,自己上辈子怎么能混账到这种地步。

让她们母女俩过这般的生活。

“不是,爸爸不冷!”

周通一把抱住诺诺,将他搂在怀里。

“咦,爸爸的胡子扎到诺诺的脸了,疼。”

诺诺用手摸了摸周通的胡子。

周通赶紧松开了诺诺。

“吃饭了。”

此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周通抬头看去,只见柳如烟从门外走进来,目光冰冷的落在他身上。

这让他愣了一下,再见到柳如烟,他身体仿佛麻痹了一般。

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爸爸,起来吃饭啦,妈妈做的饭很香,很好吃!”

诺诺拉着周通的一根手指,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他朝着餐桌上看了去,餐桌上放着一碟咸菜、一小盘剩下的炒菜,几个窝窝头和一点儿稀粥。

这些菜,就很香,很好吃了么?

周通无比的心痛,双眼都红了起来。

她们过的,这是什么生活。

“快吃饭吧。”柳如烟冷冷的说着。

“如烟……”

周通刚想说点儿什么,便被她打断了。

“今天家里没钱,昨天最后的五十块钱,也被你带走了。”柳如烟拿起一个窝窝头,放进嘴里。

周通看着肤色雪白,长相甜美,像是一个绽放的花朵一般漂亮的柳如烟和可爱漂亮的女儿,心中不是滋味。

但她们母女二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瘦,很瘦。

昨天在村医院里检查,说诺诺的身体不太健康,有一些营养不良。

这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会变成畸形儿。

周通攥紧拳头,发誓绝对要改善她们的生活,让她们过的更好!

刚刚想着怎么去让她们过的好些,便听到了院门被一脚给踹开了。

原本就是几块木板的门,差点儿被踹散。

“还钱!没钱,老子把你的房子给拆了!”

两个男人冲进房间来,瞪着眼睛看着柳如烟。

他们是镇上出名的恶霸,一个叫常兴,一个叫常武。

吓得柳如烟赶紧将女儿搂在怀里,害怕的看着他们。

周通看向他们。

“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别大声嚷嚷!”

他看着两个男人,冷着脸说道。

既然重活一世,绝对不让自己妻女再受任何委屈。

“小子,你老婆借了我们钱,不还,现在我们来讨债!”

常兴用手指戳着周通的胸口,凶狠的说着。

“有这回事儿吗?”周通看向柳如烟问道。

柳如烟点头道:“借了三百块,约定一个月后还,利息十五块,这才过了半个月,你们就来讨债。”

“老子现在缺钱了,就要拿回来!”常兴恶狠狠地说着,毫无道理。

“半个月之后再来吧,我们会连本带息一起给你的!”周通开口道。

毕竟他也很清楚,现在家里这情况,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最快,也要两天后!

“老子现在就要拿钱回来,如果不给,老子家里给你砸了!”

常兴拿着手中的木棍,朝着玻璃上砸了去。

哗啦!

玻璃碎了一地。

柳如烟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去阻止。

这男人看到柳如烟的到来,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给老子滚开!不给钱,老子今天烧了你的房间!”

周通看到这一幕,赶紧将柳如烟扶起来,抬头朝着常兴看去。

微微起身,与他对视。

“你这狗腿子,想怎么着?”常兴冷笑的看着周通道。

周通瞪着他,抬手便是狠狠地一巴掌朝着他脸上打了去。

常兴被这一巴掌,打得滚在了地上。

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出现在他脸上,同时嘴里的鲜血都流了出来。

一颗牙齿也随之脱落。

柳如烟看着周通,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站在自己身前,替自己出头。

常武更是惊讶,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生猛了?

周通心中也有吃惊,朝着自己的手掌上看了一眼,怎么力量,变得这么大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之后变得年轻了?

不对吧?

自己上一世年轻的时候,好像也没这么大的力气啊!

此时常武也赶紧扶着常兴起来,狼狈的走出门外。

“好你个周通,你给我等着!”

随即人影也消失不见。

周通赶紧走向柳如烟:“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我没事儿,不用浪费那钱。”柳如烟低声说着。

“钱我来想办法……”

“真的不用了!”柳如烟打断周通的话,开始收拾地上的碎玻璃。

周通赶紧找来几张报纸,弄了一些浆糊,把窗户糊了住。

看着老婆孩子瘦弱的身体,他想起来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抓野鸡!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在他们青山村,山水都不少。

山下还有大片的田地,田地里有不少野鸡。

既然没钱买肉,抓只野鸡回来,给诺诺炖汤吃肉。

他看向被抱在怀里的诺诺道:“爸爸去给你弄肉吃,诺诺在家里乖乖等爸爸好不好?”

“好~诺诺等爸爸回来。”

诺诺听说有肉,眼睛都变得水灵灵得,满是期待。

柳如烟则面无表情,这种承诺说的太多了。

每次都是出去鬼混,在外面吃喝玩乐,甚至跑去赌钱。

结婚这几年以来,从来没赚过一分钱。

“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周通坚定的说着,随即转身走出门外。

他大步朝着田地里跑了去,毕竟野鸡可不好抓,飞起来老高。

在周通跑起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步伐敏捷了很多,感官也极其灵敏!

甚至可以感觉的到周围十余米之内的任何事情!

这让他有些好奇,怎么会出现这种奇异的能力?

他一路朝着田地里走去,别人家都是一些红砖房,甚至还有的人家贴了瓷砖。

再看看他家,青砖瓦房,可以说是全村最破的了。

带着些许心酸来到自家田地旁,已经荒芜了。

周通家里倒是有两亩地,他一直都没种田,柳如烟一个营养不良的女人,更不可能有力气下地干活。

所以,一直就荒废了起来。

里面不少的庄稼和杂草丛生。

这正是野鸡喜欢的地方!

他二话不说,直接朝着田地里冲了进去,将野鸡赶出来。

要是他以前,肯定抓不住,野鸡一飞数米高的距离,一般人很难抓住。

但现在的周通与以前可不一样!

他的速度提升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而偌大的田地,找出来野鸡也没那么容易。

况且他醒来时就下午三四点,出门的时候已经五点了,太阳都快落山了。

如果再找不出来,就晚上了,难度会增加不少。

就在他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脚下踩到一个软软的地方。

周通低头看了一眼,一堆蛋在脚下!

“没想到还能有额外收获!”

周通赶紧用衣服包起来了这些蛋,足足有十来个!

“咯咯咯!”

一道道野鸡的鸡鸣声传了过来。

两只野鸡瞬间从杂草中飞出,朝着周通扑来。

“很好!一次两只!”

周通眼睛发亮,目光落在这两只野鸡身上。

他小心翼翼的将鸡蛋放在旁边,一个箭步朝着野鸡冲了过去。

甚至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速度能有这么快!

弹跳力也变得更强!

一瞬间便来到野鸡的面前!

给这两只鸡分别来了一拳。

这两只鸡被打得七荤八素,落在地上,像是在抽搐一般。

“回家!开火!”

周通提着两只野鸡的腿,带着那些鸡蛋朝着家里走去。

“诺诺,快回屋吧,等会饭凉了吃了肚肚疼哦!”

柳如烟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着蹲在门口的诺诺,不禁有一些心疼。

太阳都要落山了,他肯定又跑出去鬼混了。

怎么可能会吃家里的咸菜和稀粥?

“不,爸爸说要给诺诺带肉肉回来吃的。”诺诺摇了摇头,坚持的蹲在门口。

“你爸爸出去工作了,可能很晚才能回来,你先回屋来吧?”

柳如烟看着诺诺,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周通什么时候管过自己和女儿?

亏得女儿这么相信他。

“我不回去,我要等爸爸回来。”诺诺软软的声音中却有着坚持。

“爸爸今天不会回来了,快回来吧!”柳如烟说着,便朝着门口的诺诺走去。

夕阳西下,周通拉着长长的身影从田里走了回来。

“爸爸!爸爸回来了!”

诺诺开心的跳了起来,前方的小路笑着叫道。

柳如烟也走来诺诺身旁,朝着她指着的方向看了去。

周通已经走来门口,手里提着两只鸡和自己衣服。

“好肥的野鸡!爸爸真厉害!”

诺诺对着周通竖起大拇指。

引得周通嘿嘿一笑。

柳如烟倒是也吃了一惊,这不像是周通的行事风格。

“我抓回来的,不是偷来的,也不是赊来的。”

周通看着柳如烟笑了笑道。

柳如烟也清楚,周通在村子里这臭名气,不会有人肯赊账给他。

况且,野鸡一般人也抓不到。

这次,他还是比较相信周通。

只不过点点头,脸上有一些为难。

“我去给你们炖鸡吃。”周通看出来柳如烟的难处,提着野鸡便朝着厨房里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