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药王后人

药王后人

咸鱼上天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除了是老太爷的遗愿,还有让苏梓童不想离婚的原因,便是她不想让沦为利益的工具,再加上她认为秦子殊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胜在人品极好,只是赚不来大钱,她也能够接受。苏梓童哪里知道自己的上门老公,是个医术精湛的大师,药王唯一的后人。

主角:秦子殊,苏梓童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子殊,苏梓童 的现代都市小说《药王后人》,由网络作家“咸鱼上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除了是老太爷的遗愿,还有让苏梓童不想离婚的原因,便是她不想让沦为利益的工具,再加上她认为秦子殊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胜在人品极好,只是赚不来大钱,她也能够接受。苏梓童哪里知道自己的上门老公,是个医术精湛的大师,药王唯一的后人。

《药王后人》精彩片段

“治疗痊愈超过百人后,才能对外暴露自身药王后人的身份!”

药王秦家后人秦子殊,拔下银针,微微一笑,起身转身准备就走,病人望他询问:“敢问神医大名?”

“请叫我,善心人,走了。”

秦子殊笑了笑,朝后挥一挥手,没有丝毫留恋,准备离开。

而身后的病人房间,却喧嚣起来,各路亲戚,无数保镖涌入,显示其身份的不简单,“送神医离开,黑卡也请收下。”

“真走了!”

秦子殊接过黑卡,他已经有很多张,真的走了。

他作为药王后代,遵循祖训,今天终于治疗满一百个疑难杂症病人。

经过专找疑难杂症治疗的长久磨练,他感觉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病患,都能够治愈,世上再难有他没法救治之人。

一想到三天后,老婆的奶奶身体痊愈回家,他可以好好琢磨一下,送个什么好礼物给她,让老婆在家里亲戚面前涨涨脸。

脸上带着笑容,秦子殊决定去找老婆,合计合计。

......

苏家,房间之内。

“不行!今天这离婚协议你们两个必须给我签了,不然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刁钻刻薄的声音从房间中传了出来。

“啪!”的一声,一只笔摔在了地上。

苏梓童眉头紧锁,声音冷淡坚决:“妈,我不会离婚,这是老太爷的遗愿。”

“遗愿,遗愿!这就是把你推到火坑里面,秦子殊能有什么出息啊?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何丽洁怒不可竭的说道,整天就只想这一个死老头的遗愿,怎么不听听自己母亲的想法。

“就是啊姐,秦子殊连给奶奶买礼物的钱都拿不出来,我看啊,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何丽洁旁边的一个少年轻蔑的说道,而这个少年正是苏梓童的弟弟苏梓豪。

“如果跟了李少,那我们家,在家族地位,必然提升不少。”

何丽洁再次提起苏梓童改嫁之事。

苏梓童揉了揉眉头,眼前一片发昏,那李强江城豪门,李家唯一的一个继承人!

却也是本地有名的花花公子,玩过的女人一手都数不过来,更是渣男一个,玩完就抛。

更有者,还强迫他的女人打胎,差点一尸两命,最终将对方抛弃,是大家都知道的人渣。

这样的闹剧几乎每一次过来探望何丽洁都会上演一次,何丽洁一开始就不同意苏梓童婚时,现在更是竭尽全力拆散两个人,撮合苏梓童改嫁之事。

“我就问你今天这离婚协议你签还是不签!”

“不签!”

没有任何波动,却还是能够让人听出其中强硬的态度。

“好好好!我何丽洁这辈子算是造了孽了,才生养出你这样的女儿,给我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何丽洁愤怒之中一把抄起了旁边的杯子,狠狠地扔向了苏梓童。

苏梓童被杯子打在身上,砰的一声闷响反弹,杯子摔在了地上变成了碎片,就跟她的心一样,对这个家,一片冰冷。

“我先走了!”

苏梓童冷冰冰的看了何丽洁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

江城医院,大门口。

肃穆的医院之外,无数围观的人群,时不时传出了一声声叫好的声音。

有人拿出了手机对准里面,不断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

苏梓童在这里上班,是这里的医生,而她现在被围堵在人群中心。

“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苏梓童微微地皱了一下眉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语气之中多出了几分的不满。

“嫁给我!我会让你享受一生一世的荣华富贵,也会把自己的一颗心交给你保管!”

李强手上高高举起着鲜花,那一双眼神无比认真地看着苏梓童,所说出来的话与质地有声,引起旁边围观的群众一阵阵叫好。

苏梓童脸上的笑容僵硬在了这里,低下声说道:“你只不过是我当医生生涯当中的一个普通患者而已,我并没有想要嫁给我自己病人的想法!”

“我现在的病早就已经好利索了!并不是一个病人,你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我只是喜欢你苏医生!”

李强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一丝遮挡,完全就是自己的真情实感。

“今天就算是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答应如此荒唐的事情!我不想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拒绝你,你还是自己走吧。”

被这么多人齐齐的围绕起来,苏梓童就算是拒绝也略微有些尴尬,她根本不想要纠结于此事,更何况她已经结婚了。

“苏医生,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就算是不答应我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李强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减下去,略带几分不满的质问道。

“我早就已经结婚了,你现在就是在我面前胡闹。”

苏梓童略微有些愤怒的回应着。

“结婚!苏医生就算想要拒绝,我也找个好点的借口吧,我在医院里面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从来没有见到有男人来找过你!”

李强不满的说道,在他看来,苏梓童就是为了拒绝自己随随便便找了一个借口。

“这种事情我总不会拿出来随便开玩笑!再说我的丈夫找不着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李强对于苏梓童的这种质问,终于让苏梓童失去了所有的冷静。

“我不管,有丈夫就离婚,必须答应我的求婚!”

李强直接在这边蛮不讲理地说道,他也有这个能力,有妇之夫他不是没玩过,有妇之夫还是医生,他现在想玩玩。

苏梓童哑口无言,不可置信地用手指指着李强:“你......”

李强就是在用声势一点一点的逼迫苏梓童,让苏梓童下不来台,被逼无奈的答应自己无理的要求。

“怎么?我看你根本就没结婚,只是再用这种无理的要求来搪塞!”

李强得意洋洋的在这边说道。

“要是我有这样的一个帅哥,开着玛莎拉蒂手捧鲜花,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他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想要拒绝别人,也不至于那这种随意可以戳破的借口吧,这完全就是在侮辱人。”

“啧,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这个女人眼光放的太高了,李少这样的人居然也敢拒绝。”

“谁不知道,李强是李家唯一的一个继承人,这可是星耀市最大的首富!”

无数的议论声接踵而来,将苏梓童牢牢的包裹其中,让她半点呼吸都喘不上来。

就在苏梓童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有人骑着自行车直接碾压在地上所摆放成爱心的玫瑰花,一路碾压过去,停在了苏梓童的旁边。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苏梓童骤然之间松了一口气。

“你是谁?我可是江城李氏豪门继承人,你竟敢碾压我摆心形玫瑰花,不想活了吗!”

李强看到自己细心所摆放的玫瑰花结束,被人用自行车碾压过去,气得暴跳如雷。

秦子殊微微地笑了一下,轻蔑地说道,丝毫没有把李强放在自己的眼里:“继承人?你收腹试试?”

“额?”

李强有些莫名其妙,秦子殊一点指向他腹部,“年轻人刚痊愈,就别动气,动气伤身,你已经阳痿。”

“你,放屁!”

李强硬气说话,深吸一口气,惨叫一声,感觉腹部剧痛难耐,额冒冷汗,“啊。我,好痛!”

“首富又如何?生老病死,钱再多,都买不了健康!”

秦子殊一眼就看出,李强纵欲过度,又大动肝火,心情大起大落,身体本是个平衡,最脆弱的地方会出现问题。

“我,你是谁?就想骗我离开!”

李强强人疼痛,平复一下心情,感觉好很多,“你给我从哪儿来?滚哪儿去,别妨碍老子求婚!”

秦子殊竖起了一根手指,晃悠了两下后说道:“不行,毕竟我可是苏医生的丈夫。”

此话一出,震惊众人,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子殊,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东西。

他们本来以为之前苏梓童所说自己已经结婚,不过是一个推辞而已,可现在苏梓童的丈夫居然真的跑出来了。

“你怎么会过来?”

苏梓童的心里面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强行压住想要上扬的嘴角后,面无表情询问。

“我这要是再不过来,恐怕我的老婆都要被人抢走了!和一个有夫之妇告白,你也真好意思舔着一张大脸说出来!”

调戏了苏梓童一句后,秦子殊这才终于看上了一边的李强,冷笑一声。

李强气的七窍生烟,然后他腹部就越痛,此地医院门口,“你给我等着,我去看看就回来收拾你。”

他首富之子,想要收拾一个骑自行车的普通人,不用太简单。

只是,身体不舒服,他先要去看看医生。

撂下狠话,转身就走。

“你会上门求我的!”

秦子殊淡然一笑,胸有成竹,李强的身体状况,他很清楚,寻常医生面对这种亏损情况,没办法救治。

苏梓童站在秦子殊的身后,看着秦子殊坚定的背影,眼神中多出了几分的恍惚。

小时候,她最期盼的就是有人能像骑士一般站在自己的面前守卫自己,长大便也对于这件事情断了念想。

可是,现在苏梓童仿佛看见了自己梦想之中的骑士。

苏梓童不善言谈,看着李强离开的背影,这才终于扭头面前秦子殊秦子殊说道:“多谢。”

“你可是我的妻子,保护你是我应做的事情。”

秦子殊露齿一笑。

苏梓童默不作声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一进去就被医生围了起来,医生,小护士议论调笑八卦着她的事情。

苏梓童默不作声地坐在诊室,开始办公,对于旁边调侃的言语,一概不闻不听。

那些人已经习惯苏梓童冷清的性格,相互调侃一句,便各回到了岗位开始干活。

秦子殊站在苏梓童的旁边,还未来得及开就说话,大门边被人直接在外面打开。

“彭!”

“苏梓童!”

带着几分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来势汹汹一看就来者不善。

一边的几个医生连忙出了房间,看着这边的热闹。

“妈?你跑到医院里面干什么?有什么话在家里面不能说。”

苏梓童看到了何丽洁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毛。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要过来?你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好让我过来质问你难道不知道吗!”

何丽洁看着自己的好女儿,顿时气打不打出一处来。

苏梓童思考了一番,冷漠的看了何丽洁一眼:“离婚的事情免谈!”

苏梓童以为何丽洁这次过来还是为了早上未曾谈妥的事情。

“呵,我听说你好大的脾气,居然拒绝了李强的求婚!他都已经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何丽洁呵呵冷笑了一声,质问道。

“他给你打电话?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强原本只是苏梓童一个伤患而已,伤患对于自己的主治医生产生了如目之情的这种事情少见多怪。

一个正在生病的人内心是最最脆弱,对于日夜照顾他,甚至把他从垂死边缘救回来的人,内心当中定然会多出几分感激,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感激就会变质。

但苏梓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牵连到了何丽洁的身上。

何丽洁眼神多出几分懊悔,她刚刚脑子一热,直接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一切都是她暗中跟李强安排的。

李强和何丽洁之前就认识,当初何丽洁最最中意的联姻对象就是李强。

但却没想到被老太爷捷足先登,直接让苏梓童嫁给了秦子殊。

“你别管这些!我就问你,奶奶身体痊愈,后天出院,我们必须送上温养身体的贺礼,你怎么解决?”

何丽洁赶忙转移注意力,转而望向秦子殊,“靠这个废物吗?”

“对!我解决!”

秦子殊刚说完话,就在这时,外面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杀来。

他们推着一个担架床,一群保镖,中年男女着急赶来,其中躺在床上的,赫然是李强其人。

“天杀的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原本只是一点小病,现在怎么会闹成有生命危险。”

“如果儿子没了,我挣了这么多钱有什么用!”

“你们医院不能救好我儿子,我要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哭闹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几人直接蛮横的从苏梓童的诊室外面,朝急救室冲去。

其中推担架床旁,叫嚣最响的中年男人,秦子殊以前还治疗过,乃是江城首富。


“咦,那不是江城首富李天柱吗?他这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

“担架上的是他那个儿子吧!听说他最近一直纠缠着苏梓童医生。”

“苏医生不是有老公了吗?”

“你说那个废物啊!要什么没什么,怎么跟首富的儿子比。”

走廊上的护士议论纷纷,丝毫没有注意到科室里的秦子殊。

秦子殊一脸笑意,没有在意这些护士的话。

何丽洁却冷着脸对苏梓童道:“你听听,你听听,连你们医院的这些护士都知道他是个废物,你怎么就不明白!”

“妈!你别说了,我去看看李强。”苏梓童不想跟自己母亲争吵,起身离开了科室。

“我也去看看。”秦子殊也说道。

“哼!你去那儿管什么用?你能治得了他吗?丢人现眼。”何丽洁一脸鄙夷的瞪着秦子殊。

秦子殊淡笑着说道:“说不定我真的有办法。”

说完,不等何丽洁回应,他便走出了科室。

“你说什么?没办法?我警告你们,要是治不好我儿子,我把你们医院给拆了!”秦子殊刚走到急症室门口就看到李天柱在里面大发雷霆。

几个平常高傲的都懒得看他一眼的医生专家们被训的跟孙子似的,一言不发。

叶啸看着他们的样子,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其实并不是这些医生的医术不精,只是因为自己用的是古法让李强呈现出了濒危状态,而这些医生太过依赖现代仪器,所以检查不出李强得的是什么病。

“这个李强到底得的是什么急病?刚才不还是好好的?”苏梓童看着病床上李强的样子,一脸疑惑。

之前他还死缠着自己要跟自己结婚,没想到这么快就躺倒了病床上等死。

“李强得的什么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治他的病。”秦子殊在她身边笑着说道。

“不许开玩笑。”秦子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连赵医生他们都治不了,我怎么可能治得了?”

她虽然也是医院的医生,但跟急症室里那些专家们没办法相提并论。

他们都治不了的病,她就更不可能治得了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告诉你怎么治。”秦子殊凑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啊?这能行吗?”听到秦子殊的话,苏梓童一脸惊讶道。

“放心,肯都没问题,我是你老公,还会害你?”秦子殊笑道。

苏梓童白了一眼。

“你、你是......秦......”

正在秦子殊和苏梓童说话的时候,李天柱忽然发现了秦子殊的声音,先是一愣,接着激动的跑出来一把抓住秦子殊的手。

他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什么,秦子殊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天柱瞬间会意。

“李先生认识这个废物?”

这时,赵医生问道。

秦子殊并不是医院的医生,因此对他,赵医生他们并不熟悉。

不过因为何丽洁来闹过几次,所以他们也就知道了秦子殊是个“废物”。

“你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

赵医生说秦子殊是废物,秦子殊没有什么反应,李天柱反倒破口大骂起来:“一帮人连我儿子得什么病都查不出来,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

赵医生赔笑着,没有丝毫不满。

“再让我听到你们骂秦先生是废物,我对你们不客气。”李天柱大怒道。

他的样子让围观的人都是一脸不解,就连苏梓童也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居然跟首富认识。

“秦先生,你看......”骂够了,李天柱犹豫着看向秦子殊。

秦子殊淡淡一笑道:“你别看我,看苏医生,苏医生是你儿子的主治医师,她有办法治好你儿子。”

“秦子殊,你胡说什么,苏梓童怎么可能治好李先生的儿子?”

“就是,连我们都检查不出李先生儿子得的是什么病!”

“苏梓童,李先生可是我们江城的首富,你不许胡闹!”

赵先生他们听到秦子殊的话后顿时露出不满的神色。

他们都治不好的病,苏梓童能治好?

那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被他们几个连番质疑,苏梓童也没了信心了说道:“要不然还是让赵医生他们来治吧!”

“这......”李天柱疑惑的看向秦子殊。

秦子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说我老婆能治,他就能治,你要是不相信那就找别人吧!”

“不不不,我相信,我相信!”李天柱连连说着,“苏医生,就麻烦你了。”

他冲着苏梓童恭敬道。

苏梓童看了秦子殊一眼,最终还是走进了急症室。

“秦神医,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趁着身边没人,李天柱哀求起秦子殊来。

他的病就是秦子殊治好的,他相信秦子殊的医术。

“你儿子身体上的病是小事,重要的是心理上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秦子殊看着李天柱冷冷道。

“秦先生是说,苏医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秦先生放心,等我儿子醒来,我让他给苏医生道歉,我让他离苏医生远点。”李天柱连连擦着头上的冷汗。

他之前听儿子说起过要追医院的苏医生,可他没想到,苏医生是秦子殊的老婆!

要是早知道这件事,他就是把儿子的腿打断,也不会让他骚扰苏医生的。

秦子殊对李天柱的表现还算满意,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不准跟任何人泄露我的身份!”

“我知道,我知道!秦先生喜欢低调,你看我刚才的反应多块。”李天柱陪着笑,完全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

幸好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急症室里,否则要是被别人看到这一幕那还得了。

江城首富巴结一个废物......

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能上热搜了。

......

急症室里的苏梓童有些紧张,但在秦子殊的鼓励下,她还是拿出银针冲李强的百会穴上扎去。

“苏医生,你想干什么?要李先生儿子的命吗?”看到她的举动,赵先生他们都吓的脸色“唰”的就变了。

百会穴,那可是死穴!

苏梓童一个不小心,李强就真的没命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