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暴君不好当

暴君不好当

孩子会长大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一场时空穿梭,将梁朝带到了一个架空王朝,开局便差点被绝美妃子杀死!这好不容易活过来,他岂能轻易的死去,回想原主的生平,梁朝心中如同放了千金重石一般,这暴君好当,可将这内忧外患,千疮百孔的家国治理好,却是非常艰难的,好在他有万夫不当之勇,凭借着这股魄力,他杀鸡儆猴,杀奸臣肃清朝堂,治理朝政,家国也在慢慢的恢复生机。

主角:梁朝,齐姝儿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朝,齐姝儿 的现代都市小说《暴君不好当》,由网络作家“孩子会长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时空穿梭,将梁朝带到了一个架空王朝,开局便差点被绝美妃子杀死!这好不容易活过来,他岂能轻易的死去,回想原主的生平,梁朝心中如同放了千金重石一般,这暴君好当,可将这内忧外患,千疮百孔的家国治理好,却是非常艰难的,好在他有万夫不当之勇,凭借着这股魄力,他杀鸡儆猴,杀奸臣肃清朝堂,治理朝政,家国也在慢慢的恢复生机。

《暴君不好当》精彩片段

“昏君,我跟你同归于尽!”

一声厉喝,梁朝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正值深夜,眼帘中出现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儿!

她身着一件啥都遮挡不住的粉色薄纱,映衬着如牛奶般雪白的肌肤,特别是她的身材,玲珑有致,腰肢纤细,性感十足。

不过,她却玉手紧握利刃,锋利的刀尖对准梁朝,一双眼眸充满怒气,泪眼婆娑。

“昏君,今日乃是你我大婚之日,你为何下令灭我国家,杀我国人,暴君,昏君!”

“既然我的国家已亡,我也决不苟活于世!”

“灭国?大婚?”

梁朝瞳孔微微放大,瞬间如潮水般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中。

原来,他穿越了!

戊戌年,大梁国,皇帝梁朝,字寿武。

两个灵魂的记忆碎片在脑海里快速交融,疯狂的撕扯着他的神经,强烈的疼痛感袭来。

她乃是大梁附属国,齐国的公主,齐姝儿。

自己正是大梁国的第三十四任皇帝,只可惜如今的大梁积重难返,内忧外患,内有权臣结党乱政,权侵朝野,挟天子以令诸侯,外有藩王作乱,群雄造反,大梁历代先祖结盟的各个附属国也纷纷造反自立。

齐国正是第一个造反的附属国,声势浩大,兵多将勇,来势汹汹。

原主是一个懦弱无能,胆小如鼠,毫无治国之才的无能昏君,以前凭借权臣杨信的势力争储获得皇位,对杨信言听计从,搞得权臣当道,把持朝政,权侵朝野,各种苛捐杂税、严苛律法一步步压垮了大梁国。

只可惜大梁历代先祖创下的伟业眼看着就要毁在前身这个无能君王手里。

面对附属国造反作乱,脆弱的大梁国无力应战,权臣杨信建议皇帝和齐国公主联姻,以此化解矛盾,最终大梁几乎要掏空了国库才消除齐国的怒气,迎娶齐国公主。

今夜本应该洞房花烛夜,可没想到前身刚刚迎娶公主,杨信便命令军队趁着齐国举国欢庆,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袭击,一举灭了齐国。

不仅如此,杨信上奏说齐国多美女,其中当属公主最为出众,倾国倾城,请求皇上看在他为国征战的份上,将齐国公主赏赐于他,给他侍寝。

没想到前身惧怕杨信,居然答应了这种谋逆的奏折,而且居然还封赏杨信金银珠宝无数,良田万顷,豪宅一座等等。

自己的女人都能送出去。

简直就是个废物!

“昏君,你枉为君王,我是你的新婚妻子,齐国公主,千金之躯,你居然同意了奸臣杨信让我去给他侍寝的奏折,你还算个人吗?”

“昏君,就算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齐姝儿性格火烈,眼看皇帝畏惧权臣,简直无能,她今天就算是死,也不愿受辱。

眼看齐姝儿手持匕首袭来,梁朝惊慌之下身影快速躲闪,并且大喊:“来人呢,快来人!”

毕竟齐姝儿乃一介女流,更何况深宫侍卫久经磨练,身手高超,几个御前侍卫闯了进来,只在顷刻间便打落了齐姝儿手中的匕首,并将其拿下。

齐姝儿宁死不跪昏君,被御前侍卫统领崔杰强硬摁着,气急之下,崔杰正要出手教训她,却被梁朝厉喝:“住手,齐姝儿乃朕的女人,你也敢动手?”

“想死吗?”

“皇上,这个妖女妖言惑众,污蔑宰相大人,意图行刺皇上,以下犯上,理应处死!”崔杰一脸怒气,压根不把梁朝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梁朝自然清楚,杨信权倾朝野,哪怕是后宫侍卫、奴婢、太监中有一多半都是他安排的眼线。

“放肆,你敢侮辱朕的皇妃是妖女?你好大的胆子!”

“来人呢,拖出去,乱刀砍死!”

可在场的御前侍卫竟无一人动手,足可见梁朝这个皇帝的地位有多么低微。

梁朝怒火中烧,起身走下龙榻,来到崔杰面前,“今天,你必死无疑!”

唰!

梁朝抽出崔杰腰间的刀剑,直接一刀封喉!

血溅当场!

其他侍卫纷纷震惊!

“现在,你们知道这天下是谁的了吧?”梁朝冷眼扫视众人。

侍卫们胆战心惊,统统下跪,“皇上恕罪,末将该死!”

“今念在尔等是初犯,饶尔等一死,将此人拖出去喂狗,尔等各掌嘴五十个!”

“遵命,谢皇上不杀之恩!”

侍卫们退下后,梁朝看向齐姝儿。

齐姝儿俏脸惊慌,望着梁朝:“昏君,你想怎么样?”

梁朝此刻自责又惭愧,说:“与你成亲之事,确是杨信安排,此举实为与你齐国联姻,结秦晋之好。”

“可杨信偷袭你齐国之事,朕确实不知,可以断定是杨信擅自决定,如今齐国被灭,朕深感自责,自当好生安抚齐国百姓,你已嫁入我大梁,朕以后也会好好待你,以弥补心中的愧疚。”

齐姝儿顿时泪眼婆娑,想起齐国的惨状,便心中不甘道:“昏君,你少来巧言令色,如若不是你崇信奸臣杨信,他又怎会如此胆大妄为?”

“你还我父王母后的命来!”

齐姝儿情绪激动,抱起龙榻上的枕头冲了过来,梁朝面色沉重的一把将枕头夺过扔飞,并且顺势将齐姝儿搂在怀中,芳香扑鼻,沁人心脾。

梁朝将嘴唇贴近她的香耳,说道:“今夜是你我的洞房花烛之夜,你竟敢拔剑弑君,这乃死罪!”

“念在你已是朕的女人,朕免你一死,只要你好好的侍奉朕便可!”

齐姝儿惊慌大骂:“昏君,除非你杀了奸臣杨信,为我父王,为我国人报仇!”

看到齐姝儿鲜嫩欲滴的身体,那精致而圆滑的小蛮腰,盈盈一握,入手滑腻而温暖,手感甚佳。

梁朝体内的一团火早已蹭的一下窜了上来,他横抱起齐姝儿,龙行虎步的走向龙榻。

“朕的事情,不允许后宫干政!”

“昏君,你别碰我,......”


翌日,晨光照射下古色古香的寝殿,让古老的寝殿焕发了一些生机。

齐姝儿的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眉毛显得淡了些,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颤动着,精致的脸蛋上却充满了疲惫。

如雪脂般的香肩露在外面,她双手将盖在身上的被子压紧,侧目看向正在熟睡的梁朝。

想到自己齐国被灭,父王母后被杀,齐姝儿纵使心里不甘,但冷静的她觉得如果自己未报灭国之仇便匆忙自杀,有何面目去见父王母后,齐国宗亲?

现在自己已经献身于这个狗皇帝,倒不如就在他身边,再寻求复仇良机!

“禀告皇上,早朝时间快到了!”

正在这时,从寝宫外传来太监的呼喊。

顿时齐姝儿一阵紧张,她真恨不得一刀砍了外面的死太监。

同时,她侧目看向熟睡的梁朝。

“啊......”

只见梁朝正睁着眼睛看着她。

齐姝儿被吓得花容失色:“皇......皇上,早朝到了,你还是快去上朝吧。”

“怎么?你就这么怕朕?”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不希望皇上为了我耽误了朝政。”

梁朝露出看穿她心思的笑容,于是笑着道:“爱妃果真通情达理!”

“给朕更衣!”

今天他就要听听,杨信会怎么给自己解释昨天的事情。

齐姝儿虽有万般不愿意,但还是起身披着轻纱,给皇帝更衣。

太极殿,梁朝端坐在鎏金龙椅之上,接受百官朝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高呼,震动天地!

文臣之首,杨信傲然而立,地位显赫,气焰嚣张。

梁朝怎么看他都觉得很不爽。

首先,杨信促成联姻,而后却又2突然偷袭,此举乃是让皇帝失信于天下,如今天下大乱,岂不是对大梁不利?

再者,杨信不经汇报便擅自调动军队,此乃谋逆大罪,当诛九族!

可杨信一脸傲然,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里。

“众卿平身!”

“且慢!”

梁朝刚刚开口,杨信忽然站了出来,强势的目光扫视群臣,竟无一人敢站起身来。

可见在群臣之中,皇帝的威信远不及这个宰相大人。

梁朝心里更加不爽,这个老家伙简直嚣张至极,目无皇上,这又是一条死罪。

“皇上,我儿杨镇为国出生入死,即将凯旋归来,百官理当跪迎!”傲然的杨信下巴搞搞抬起,底气十足,言辞凿凿。

梁朝的面色逐渐阴沉。

自古以来,百官只有朝拜天子,哪有跪迎一个将军的?

简直是岂有此理!

“杨信,是何人命你征讨齐国的?”

忽然,梁朝开口责问。

朝堂之上群臣纷纷面露诧异,皇上竟敢以如此口气发问,难道不怕触怒宰相大人吗?

甚至就连杨信也没想到,他阴沉的望了梁朝一眼,开口道:“齐国以下犯上,竟敢挑衅我大梁,应当讨伐。”

“朕刚与齐国公主结亲,你便灭了齐国,你让朕失信于天下,如何向天下万民交代?”梁朝沉声,继续发问。

“皇上,我大梁乃天下强国,一个小小齐国灭便灭了,有何惧哉?”

“......”梁朝怒火中烧。

好一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杨信。

他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时,忽然一名御前侍卫匆忙跑了进来,竟对着杨信拱手鞠躬道:“宰相大人,杨镇将军凯旋归来,在殿外等候宣见。”

杨信顿时惊喜非常,开口道:“快宣!”

“遵命!”

全程杨信都没看过梁朝一眼。

这时,只见一位身穿铠甲,气势威武不凡的将军走了进来,气宇轩昂,气势凌人。

“父亲,孩儿回来了!”

“臣等恭迎大将军凯旋而归!”百官跪下欢呼。

“众卿平身吧!”杨信满意道,旋即转身看向梁朝,“皇上,杨镇为国效力,尽忠尽责,实为我大梁的擎天柱,臣草拟了一份奏折,封杨镇为镇国候,一字平肩王,其爵位后代世袭罔替!”

“请皇上加盖玉玺!”

“宰相英明,大梁之幸!”百官继续拍马屁,唯独其中的一小股人面色阴沉,满是不服的神色,他们便是当朝皇帝的亲叔叔,梁元寿,以及部分跟随他们的官员。

梁朝看的清清楚楚,先帝在时,早早便册立了太子,只可惜太子英年早逝,先帝伤心欲绝,便再也未立太子,前身乃平庸之辈,根本不入先帝的法眼,但当时已经身为宰相的杨信一直想要拥前身上位。

同时,皇叔却喜欢梁超,虽然外表朴实,但能力超群,有治国之才。

当时满朝文武都以为梁朝会争储胜出,可没想杨信实力庞大,愣是将前身推上了皇位,而且将自己女儿嫁给皇帝,顿时权倾朝野,皇帝都要事事听从他的安排。

梁元寿不甘心,一直都在和杨信作对,想要废除当今皇上,只可惜他的势力弱小,又一直被杨信打压,二人势同水火。

梁朝此刻看向了皇叔梁元寿,他是当朝太师,虽然是个虚职没有实权,但如今杨信实力庞大,想要一下子消灭是不可能的,那就制衡杨信,逐渐瓦解杨信的势力,再图消灭。

朝堂之上,能够用来制衡杨信的,只有皇叔一党!

“皇叔,杨镇将军功高盖世,你身为先帝的兄长,朕的亲叔叔,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梁朝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皇叔。

梁元寿愣了愣。

刚才他一直都在观察。

如若放在以前,这个废物侄子早就答应杨信的一切要求,甚至还要多加封赏了。

可是今天却非常不同,甚至还要询问自己?

这是何意?

皇叔双眼顿时发亮,看来皇上已经不满杨信这个老东西了,无论皇上以前如何,现在既然问他,他就要站出来。

“皇上,老臣以为宰相大人此举不妥,不能同意!”

忽然,杨信一双带有杀气的眼神怒视梁元寿,“梁太师,圣旨在此,你想抗旨吗?”


“老臣断然不敢抗旨,只是宰相大人未经圣意,擅自攻伐齐国,让皇上失信于天下,到时其他藩属国以及群雄以此为借口起兵攻伐,这又当如何收拾?”梁元寿早就看不惯杨信的所作所为了。

既然皇上给他机会,那他必须杀一杀杨信的威风。

这大梁是他梁家的天下,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奸臣祸乱大梁。

“来一家,我灭一家!”杨信脸色铁青,杀气外露,“大梁有我杨信坐镇,又有何惧?”

梁元寿在朝廷上的势力很弱,但却敢一直与他针锋相对,势同水火。

如若不是看在梁元寿是当朝太师,皇帝叔叔的面子上,早就将他给灭了。

“够了,尔等莫再争吵。”

“杨镇将军功高至伟,展现了我大梁神威,理应封赏。”梁朝还是盖上了玉玺,如若今日朝堂之上彻底将他激怒,恐怕这个老东西真敢拥兵造反,到时可就后悔莫及了。

“只是皇叔刚才所言甚是,朕决定,由皇叔推荐一名大臣亲自前往齐国属地安抚当地百姓,彰显我大梁神威!”

“明日早朝再议,退朝!”

梁朝龙袍一挥,霸气起身,径直离开,根本没有给杨信抢话的机会。

杨信手掌死死地攥着圣旨,脸色异常阴冷,一双凌厉寒冷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皇上的背影。

他对梁朝太过了解。

一直以来,他让梁朝往左,梁朝断不敢往右,简直是个昏庸无能之辈。

今日,他的表现太过于异常。

一定有人在背后挑唆。

会是谁呢?

对,一定是齐国公主!

昨日,皇上并没有将齐国公主送来给他侍寝,这个妖女一定怀恨在心,蛊惑皇帝。

“妖女,我定要你知道我的手段!”

杨信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梁太师势单力薄,凭什么与我争斗?

“宰相大人,皇帝已经退朝,难道你想觊觎皇位吗?”梁元寿此刻有些得意,更加不把杨信放在眼里了。

“哼!”

杨信袖袍一挥,一脸不屑,转身便走。

走出太极殿,梁朝心事沉重,无论是杨信一党,还是皇叔一党,这两个势力都对自己有威胁,但目前自己势单力薄,没有任何心腹可用,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利用皇叔制衡杨信,然后发展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

“如若皇叔来求见,就让他进来。”梁朝微微侧目,吩咐身边的太监总管。

“皇上,奴才建议您还是马上宣宰相大人吧,您今天在朝堂上公然让宰相大人下不了台,宰相大人很生气的。”太监总管刘德福睥睨道。

梁朝脸色瞬间大变,“混账,朕才是这天下之主!”

“皇上,宰相大人为国尽力,鞠躬尽瘁,您应该给他道歉。”刘德福眼皮抬起,轻视道。

啪!

梁朝怒的扇了他一巴掌,又一脚将其踹翻在地。

“来人呢,将这个腌臜之人拖出去,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刘德福顿时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磕头求饶,“皇上饶命,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狗奴才,如若不是看在你尽心尽力侍奉先皇,又来侍奉朕的份上,朕绝不饶你。”梁朝现在需要自己的心腹,哪怕是一个太监,恰好这个狗太监知道的挺多,可以为我所用。

“朕现在封你为御前大内总管,日后如若有不臣之心,朕跟你新仇旧账一起算!”梁朝恩威并至,收服人心。

“谢皇上隆恩,奴才以后只听信于皇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奴婢神色匆忙的快步走来,“叩见皇上。”

“看你如此急忙,所为何事?”梁朝冷着脸,现在的他可谓是一肚子火。

“回皇上,齐国公主正在殴打皇后娘娘的奴婢,奴婢正要去禀告皇后娘娘!”

梁朝怔了怔,皇后坐镇后宫,就连前身也对她言听计从。

一定是皇后故意找齐姝儿的麻烦。

“不必了,这后宫是朕的,还是她的?你想掉脑袋吗?随朕前往!”

只是刚走到寝宫,便碰见五六个奴婢一脸青紫,头发凌乱,狼狈不堪的走了出来。

“皇上!”

“尔等怎么回事?为何惹怒朕的公主爱妃!”

“皇上,奴婢们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前来教训,哦,不,教导齐国公主后宫礼仪的,岂料齐国公主野蛮骄横,不识礼数,竟然殴打奴婢们。”

梁朝怒火燃起。

这帮奴婢们眼里只有宰相和皇后,根本没有自己这个皇上,是时候收拾收拾他们了。

“齐国公主乃是朕新娶的妃子,尔等竟敢以下犯上,不可饶恕!”

“回禀皇上,奴婢们是奉皇后娘娘的命来的,还请皇上不要多管为好!”

“否则惹怒了皇后娘娘,恐怕皇上也难以收场!”

“那好,朕倒想看看如何难以收场!”梁朝怒火中烧,“来人呢,将这些目无皇帝,以下犯上的奴婢太监们全部拖出去,砍下头颅,送到皇后面前!”

“这......”皇宫侍卫面露震惊和犹豫,无一人敢动手。

将皇后的人杀了,再送到皇后面前?

他们谁敢!

皇上身体抱恙了吗?怎么会说出这等犯天下之大不韪的话出来?

梁朝马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自己这个皇帝在这些狗奴才眼前简直是一点威严都没有,他震怒之下走到侍卫面前,抽出侍卫腰间的刀“噗”的一下,砍死了一名侍卫。

“尔等谁敢抗旨?朕才是这天下之主,谁敢不听命于我?”

气势威严,霸气外露!

侍卫们战战兢兢的下跪,“皇上饶命,末将马上去办!”

大家心里都难以相信皇上居然变成了这样。

“皇上,饶命啊,饶命啊......”奴婢太监们被生拖硬拽的离开,口中不断呼喊着。

齐姝儿看的真真切切,皇上非但不责罚于她,反倒处死了贱婢和太监?

梁朝转身望向齐姝儿,“你在朕的后宫对奴婢们拳脚相加,毫无礼数,该当何罪?”

刚才齐姝儿打得好,很解气,但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昏君,你少来这一套,你们灭了我的国家,我打你几个奴婢算什么?你何时手刃我的仇人?”齐姝儿心里愤愤不平,打你几个奴婢你便心疼了,你灭了我的国,可否想过我的感受?

“坐过来,朕便告诉你!”梁朝坐在凳子上,笑眯眯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