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深爱式谋杀

深爱式谋杀

西瓜水多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周冶深知许宗真的厉害,是以在面对他儿子许牧川的时候,她就连反抗都没什么底气,只不过她没想到男人就是针对上她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许牧川的厉害,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老爹许宗真,可没人敢真的将这些话说出来,毕竟许宗真在这座城市已然成了一方霸主。

主角:周冶,许宗真,许牧川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冶,许宗真,许牧川 的现代都市小说《深爱式谋杀》,由网络作家“西瓜水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冶深知许宗真的厉害,是以在面对他儿子许牧川的时候,她就连反抗都没什么底气,只不过她没想到男人就是针对上她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许牧川的厉害,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老爹许宗真,可没人敢真的将这些话说出来,毕竟许宗真在这座城市已然成了一方霸主。

《深爱式谋杀》精彩片段

我不是个好女人,甚至,我都不是个好人。

很多人骂我下贱,骂我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我不在意你们如何骂我,写下这个故事,也不是想给自己洗白。我怎么可能洗的白呢。所有的肮脏,将如同烙印,一辈子跟着我,我只配溺死在痛苦的深渊里,永世不得超生。

但在死之前,我要让你们知道,这人世间最大的恶,能恶心到什么程度。

故事的开始,源于一个叫许宗真的男人。

他才是真正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贱人。

……

“名字。”

“周冶。”

“多大了?”

“刚满十八。”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眯起了眼,终于正眼瞧我,“这么小?”

我垂下眼,纤纤睫毛颤抖着,“没钱,得挣钱,开学要交学费了,六千八。”

乌烟瘴气的嘈杂声里,男人坐直了身体,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过来。”

我怯怯的说,“许哥,我只陪酒的。”

“我知道。”许牧川笑了笑,“我不碰你,别害怕。”

他长的英俊,不苟言笑的时候气场很足,挺吓人的,但是笑起来却显得和煦很多,我迟疑着走到他身边坐下来。

随着我的动作,包厢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谁也不敢说话。

不是因为许牧川多厉害,他名下不过只有几个小公司罢了,大家敬他怕他,是因为他有个翻手为云的爸。

他爸,叫许宗真。

喉咙里滚着这个名字,我低下头,眼中情绪翻滚着,最终趋于平静。

倒了一杯酒,依旧怯怯的递到许牧川嘴边,小心翼翼如同惊弓之鸟。

许牧川接过去,一饮而尽。

第二杯,第三杯。

半瓶茅台下去,他的手顺势搭在了我身后的椅背上。

“喝多了,有点头晕。”他低头看着我,呼吸倾吐间是浓浓的酒香,“送我回去好吗?”

他的手环住我的肩膀,我颤抖着想推开,“许哥……”

“别害怕,我不碰你。”他笑笑,坦然的像个君子,“就是看你这么小为了钱奔波,还是个大学生,想帮帮你。”

可他的手在我肩膀上,并未拿开。

我犹豫着。

他叹道,“没见过你这样的姑娘,单纯的让人心疼。”掏出一张卡塞进我手里,笑着看我,“三万块钱,送我一趟,你四年学费都有了。”

我斟酌再三,终是点了头。

任由这个刚认识的男人搂着我往外走。

他的车是一辆黑豹,霸气的横在门口,挡了很多人的路,可谁也不敢说什么。

“我爸的车。”他随口说道,“喝了酒,开他的车好使,没人敢查。”

这样随意而又理所应当。

我低着头坐进副驾驶,不经意看到了车上挂着的坠子,上面是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笑的天真烂漫。

目光不受控制的一顿。

许牧川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笑了笑,“我爸的老相好,不用在意。”

老相好?

我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垂下眼睛,冷笑。

男人说话都是放屁,许牧川说不碰我,车子却直冲酒店,他哄着我,“我头晕,你扶我上去。”

我像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扶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套房,走向属于我的地狱。

 


事后,他倚在床头抽烟,瞥了一眼洁白床单中间那一点红,说,“没想到你是第一次,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慢吞吞的穿衣服,都穿好之后才看向他,苦笑一声,“许哥,你别埋汰我了。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送你回来会发生什么。

我就是贪图那三万块钱,你说我肤浅也好,拜金也罢,我都认了,不用你负责。”

这话,让许牧川对我刮目相看,他掐灭了烟,罕有的对我产生了兴趣,“三万块钱,对你来说很多吗?”

我点点头,“挺多的,四年学费,我要是端盘子,得端两年。”

“真不容易。”他拿出手机,递给我,“加个微信?”

我摇摇头,拒绝了,“钱够了。”

他愣了下,似乎没想到会遭拒。

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他,咬咬唇说,“许哥,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然后拉开门离开。

我从初中开始自学心理学,又提前半年研究许家,许家的每一个人,喜好性情我都了如指掌,今天见许牧川,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处心积虑。

我知道,他一定会再找我的。

但我没想到这么快。

当天晚上八点,我吃了饭跟舍友往回走,走到学校小广场的时候,就看到许牧川站在大榕树下。

此时,距离我从酒店离开,还不到五小时。

他穿着一身浅灰色休闲装,白球鞋,看起来年轻又帅气,冲我招了招手。

舍友打趣了我几句,便先回去了。

我走过去,许牧川说,“去哪了?”

我说,“上了自习,又吃了晚饭,准备回去呢。”

他点点头,不说话了。我也沉默着。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他才又开口,说,“我穿这身没给你丢人吧?特意找了身年轻的。”

他不年轻了,三十四岁,比起我的年纪,足以称得上大叔。

我笑弯了眼,“许哥这样的男人,穿个背心大裤衩子拖鞋,都是不羁的风度,哪轮得到我嫌弃。”

许牧川被我的话取悦,揉了揉我的头发,终于说出来此的目的,“明天我家举办宴会,我缺个女伴,你陪我吧。”

我故作迟疑,“这样不太好吧。”

许牧川扬唇,“有什么不好的,明天我来接你。”

我来接你,而不是我派人来接你。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而言,这两句话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成功入了他的眼。

目送他的背影走远,我扯了扯嘴角,转身回宿舍。

晚上,我妈给我打视频,说,“在学校好好念书,钱的事不用你操心,妈又找了个小工,一个月给四千多呢,你只管学习,等你毕业了,妈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我看着视频里她斑白的头发,笑的很乖巧,“妈,我知道,你放心吧。”

她才三十多岁,正是最好的年龄,却已经暮气沉沉。

而同样三十多岁的许牧川,事业有成,风华正茂。

凭什么?


第二天中午,许牧川来接我。

我穿了一身白裙子,漆黑长发散在身后,脸上画了个素颜妆,纯洁的像个天使。

许牧川看着我这身装扮,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又咽了回去。

他开车带我来到位于市中心的别墅区,这里寸土寸金,一栋别墅赶上小县城一年gdp。

许家别墅前停了很多豪车,许牧川牵着我的手走进去。

里面已经聚了许多人,那些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商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买许家的面子。

我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但因站在许牧川身边,惹来了许多目光,其中有一道目光最为炙热,我转头望过去,并没有看到谁。

许牧川随便跟那些人打了招呼,带我到露台坐下。

“这些都是我爸的朋友,看着唬人,其实微不足道,你别怕他们。我去给你拿吃的,在这等我。”

我乖巧的点头。

许牧川离开之后,我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急不躁的等待。

我等的,当然不是许牧川。

不过片刻,我便察觉到身后站了个人,那人的目光灼热而霸道,肆无忌惮的打量我。

我像没有发现,依旧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直到身后那人终于开口,“你是牧川的朋友?”

我慌忙站起来转身,目光如同受惊的雀儿一般惶然,“对。”

面前的男人穿一身银灰色西装,身形修长,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温润,儒雅,淡淡笑着看着我。

是许宗真。

我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他的头发,五十多岁的人,一根白头发都没有。

外婆死了,我妈也苍老的不成样子,可他却活的人模狗样。

老天真不长眼。

许宗真笑了笑,“难得见牧川带女孩子回来,你叫什么名字?”

“周冶。”我轻声回答。

“姓周?”他不动声色的顿了顿,“周允儿是你什么人?”

我摇摇头,“我不认识这个人。”

“周月菊呢?”

摇头,“也不认识。”

许宗真目光带了丝审视。

我顶着这张脸来到他面前,早就预想到了各种情况,红着脸小声说,“有什么问题吗?”

许宗真哈哈一笑,“没有问题,只是你长的很像我的两个故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牧川的爸爸。”

他冲我伸出手。

我面露惶恐,握了一下赶紧松开,“许叔叔好。”

顿了顿,又小声说,“改天可以跟许叔叔的两个朋友见一见,看看有多像。”

许宗真扯起嘴角,漫不经心,“她们都死了。”

我张了张嘴,还没开口,身后便传来许牧川的声音。

“周冶!”

他几步走到我身边,脸上带着一丝紧张,“爸,她是我朋友。”

许宗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只是来跟小朋友打个招呼,没别的意思。”

许牧川松了口气,拉着我上楼。

许宗真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背上,我只觉得后背如同灼烧一般,令人胆寒,令人作呕。

楼上,许牧川对我说,“以后别跟我爸单独相处。”

我仰头不解,“为什么?”

“他……”他看了一眼我的白裙子,含糊其辞,“他喜欢女学生。”

我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低垂的眼睫下,尽是冷笑。

我当然知道他喜欢女学生。

我今天这副样子,白裙子,黑长发,怯怯如小鹿的眼神,腼腆的笑,对着镜子练了无数遍,都是为他准备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