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在殡仪馆遇到此生挚爱

在殡仪馆遇到此生挚爱

红烧胖头鱼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暂时没找到工作的江青蛇来到殡仪馆应聘夜间保安,面试时,老同事低声评价他可惜了。当时的他不明白其中的渊源,直到他第一晚值夜班,才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苗头。当晚,他遇到一个漂亮姑娘,说是老同事的女儿,过来取钥匙。女孩大胆热情,直接说明要做江青蛇女朋友,而且还和他接了吻。可第二天,老同事说自己没有女儿。而昨晚那张面孔,竟和停尸间的女孩一模一样!

主角:江青蛇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青蛇 的现代都市小说《在殡仪馆遇到此生挚爱》,由网络作家“红烧胖头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暂时没找到工作的江青蛇来到殡仪馆应聘夜间保安,面试时,老同事低声评价他可惜了。当时的他不明白其中的渊源,直到他第一晚值夜班,才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苗头。当晚,他遇到一个漂亮姑娘,说是老同事的女儿,过来取钥匙。女孩大胆热情,直接说明要做江青蛇女朋友,而且还和他接了吻。可第二天,老同事说自己没有女儿。而昨晚那张面孔,竟和停尸间的女孩一模一样!

《在殡仪馆遇到此生挚爱》精彩片段

当爱情变成夏日漂浮的泡影时你会如何?伸手试图抓住?还是景景观瞧直至其拥入另一篇适合她的泡影或是凭空炸开。

我叫江青蛇。

我似乎遇到了大麻烦。

荒僻的城郊,孤零零的小院,殡仪馆。

一个面黄肌瘦的老保安。

他抬头撇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用力扯出个笑:“大爷,我,昨天来面试夜班的那个。”

他这才慢慢悠悠的又看了我一眼站起身,从衣橱里翻出套保安服扔过来。

“把衣服换上,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东西别忘了,知道吗?”

我一边换着衣服,嘴上一边应衬着。

到点,老保安下班离开,临走前还不厌其烦的再次叮嘱让我不要忘记那些注意事项。

等送走了老保安,我就坐进了保安厅里。

无聊的翻看起手边的一份记录。

是每天被送来火化的尸体记录。

目前还在冷库里放着的,好像就只有今天早上送来的一具因为车祸死亡的遗体。

看了眼年龄才十九岁,比我还小。

“年纪轻轻的可惜了。”

哐!

我摇头咋舌之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听起来就像是有人用头在撞什么东西。

摸起身旁的手电筒朝身后照去。

恍惚间,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直奔隔壁房间。

“谁!”

我一声喝问,这显然得不到任何回应。

摸索着拿起墙角警棍,小心翼翼的推开隔壁房门。

除了左边的墙上一排整整齐齐的冷柜,整个房间在没有别的东西。

我可以确定,刚才那个人影就是进了这个房间。

这地方四下密封,只有大门一个出口,那家伙肯定是藏在冷柜里了!

飞速扫过所有冷柜。

不出所料,其中一个冷柜是微微敞开的状态。

缓缓靠近,在距离冷柜还有一个身位的距离时抬腿一脚踹了上去。

彭的一声巨响。

那冷柜门被踹的反弹开,整个冷柜直接弹了出来。

可里面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小偷,反而是一个不着寸缕的女尸!

我靠!

这不是记录里面那个今上午送过来的车祸死者吗?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脑袋,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四周安静的可怕,我只能是双手合十的拜了拜:“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我也是过来抓小偷的,我也不是有意啊的,有什么时你可别找我啊。”

“歪,你干什么呢?”

本就神经紧绷的我这次可被吓惨了。

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啊!”

来着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一身JK的打扮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着出现的地方不大对劲:“你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不怪我没出息,谁家正经人大半夜跑殡仪馆冷库来转啊?

这不找刺激吗?

女孩笑颜如花,蹲下身子看着我:“那你看我像人像鬼?”

看着女孩,冷藏室内灯光昏暗根本看不清影子,再加上那苍白的脸色。

还有那车祸尸体似乎也是女性。

越想,我脸色愈发苍白。

女孩似乎也猜到了我的想法,捂着嘴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我有些发懵,又有点打心底里害怕。

老人不都说吗?

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着女鬼莫不是要杀我吧。

“你想什么呢?这世界上怎么肯恩鬼有鬼呢?我爸是着的保安,他有东西拉着了,让我回来那。”

听她这么说,我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身体一下瘫软。

“吓死我,那你东西找着了吗?”

女孩点点头:“哎,小哥,看你这样需不需要我今晚上在这陪陪你啊?我跟你说,这地方可是闹鬼的。”

说着,她还故意发出一声呜咽,就真好像电影里面那鬼叫死的。

“算了,那个,你没事就赶紧走吧,我还得值班呢。”

说着,我就爬起身来,因为刚才的惊吓,我双腿还是有些发颤。

女孩忍不住的捂嘴偷笑:“哎呀,不要客气吗,反正我明天也没什么事,我决定了今晚上就在这陪你了。”

看着女孩露出的洁白牙齿,我在瞬间就觉得心脏被抓了一下。

最后,女孩还是跟着我去了保安室。

这小姑娘一进保安室就一脸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的。

这弄的我都有些好奇:“你看什么呢?”

女孩笑着继续看着保安室里各色器械:“没啥,就是感觉挺新奇的。”

“你爸在这工作,你以前没来过吗?”

女孩微微一顿,这才回应:“奥,我之前一直在外地上学。”

我点点头,不在说话。

女孩却是忽然凑到我旁边,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我:“哎,小保安,你有女朋友吗?”

她这个问题问的我一阵心梗,想起前几天跟女神表白被拒的场景。

“母胎单身狗一个,想笑就笑吧?”

女孩又往前凑了凑:“那你想谈个恋爱吗?”

我一愣,扭头看向女孩。

太近了,我甚至能看清楚她的每一根睫毛,还有睫毛上挂着的些许露出。

“想……想啊?可不也得有人能看上我吗?”

有些紧张,所以说话也有些结巴。

女孩一勾唇间,在我惊愕的视线中直接吻了上来。

很凉,让我感觉像是在亲一块柔软的冻肉。

“记住了,我叫夏远,我明天再来找你。”

女孩就这么在我惊诧的视线中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知道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我才有些恍惚的默默嘴唇。

那冰凉柔软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上面。

我这算是……被表白了?

可是为什么?

清晨,老保安过来接班。

我换下了工装准备要走,老保安顺口问道:“昨晚上没发生什么吧?”

我漫不经心的点点头,昨晚上他女儿亲了我,其实现在多少我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

“对了叔,昨晚上你女儿回去之后有没有说啥?”

老保安扭头看了我一眼周周眉:“我女儿?我没女儿啊。”

空气陷入短暂的安静,同时目光注意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份资料。

那是昨天上午车祸死掉的女孩的资料。

而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昨晚亲我的女孩!


老保安注意到我的异常,扭头看看过来:“怎么了?”

我咽了咽口水,指着桌子上的那份文件:“叔,那个人就是冷库里的那具尸体吗?”

老保安稀疏的眉头一皱:“对,这人是昨天早上送过来了,怎么了?”

我回想起那具女尸的惨状,有想起了晚上的那个女孩,只觉的腿脚一阵发软,险些直接跪在地上。

老保安似乎看出了什么,叹了口气:“行,我知道了,待会工资就打你卡上,之后你就不用来了。”

一只回到家,我都是有些恍惚的状态。

例行公事的给保家仙牌位上了香,拜了拜。

“常奶奶,您可得护着我点,好歹说我也给你上了这么多年香了,咱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成啊。”

嘴上这么嘀咕着,转身回到屋到头就准备睡会。

迷迷糊糊的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满肚子起床气的下床:“来了!”

嘀咕着,我就到了客厅眼角余光却是突兀闪过一道人影。

我一个机灵,连忙揉了揉眼看向哪里。

原来是保家仙的牌位。

虚惊一场,我跑去开门。

看清门外来人的瞬间,我惊恐的立马重新关上。

门外的“人”好像是愣了愣,旋即用力的敲了两下。

“小保安,你怎么了?开门啊。”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鼓起勇气开口。

“美女,开车撞你的那个人也不是我,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能就因为我踹了你尸体一脚,你就缠着我啊。”

门外夏远微微沉默:“如果我真是鬼,你觉的一扇门还能拦得住我吗?其实出车祸的那个人是我的双胞胎姐姐,我俩只是长得有点像,你放心,我不是鬼。”

听到这我有些半信半疑,透过猫眼看向外面站着的夏远。

“那……那昨天你身上为什么那么冷?”

夏远耸耸肩:“我天生体寒不行啊?而且你见过那个鬼还能有影子的?”

说着,她让开一个身位,指指脚下。

看到那有些淡薄的影子,我这才相信了夏远的话。

不过很多年后,我学到了一个有关鬼魂的另一个知识。

那就是死后被阴差找到,准备带走的人会被从生死簿上划掉名字。

这时候的鬼魂就比较特殊,他们是介于生人与死魂之间的存在。

这种存在是可以通过控制让自己有影子的。

打开房门,再次看到那张笑颜如花的脸,我有些疑惑。

她这副模样,真是刚死了亲姐妹的人应该有的表情吗?

夏远笑嘻嘻的伸出手朝向我。

我看了眼那白皙,甚至有些惨白的手掌表示疑惑。

夏远见我疑惑,似是有些不满意的皱眉,然后主动上前一把揽住了我的胳膊。

“你现在是我男朋友,就不知道主动一点吗?”

我有些惊诧的指了指自己:“我?你男朋友吗?”

夏远十分认真的点点头:“嗯,昨晚上我亲你的时候你没拒绝,不就是代表你承认我是你女朋友了吗?”

我完全可以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

着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现在的姑娘都这么主动?

夏远没等我再问,就拽着我的胳膊朝电梯的方向拽去。

“走了走了,出去玩,你这一天都在家里睡觉也不嫌闷得慌。”

我被她拽进电梯,有心想把手抽出来。

可这姑娘力气大的有些超出预料,任凭我怎么拽,都是纹丝不动。

甚至还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蹭到了一些不该蹭的地方。

夏远身体微微一僵,抬头略带嗔怒的瞪了我一眼。

我则是尴尬的转过头,不敢在有动作。

电梯来到一楼,刚开门,迎面就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人低着头,似乎在跟女人说这些什么,而女人则是不停的轻微点头。

“傅学姐。”

我几乎是下意识开口,这人正前些天以暂时还不想谈恋爱为理由拒绝我的那个人。

傅青雪,比我大一届的学姐,也是我们汉语言文学系的校花。

傅青雪也是有些惊讶的抬头,目光在我跟夏远之间游弋了一下这才开口。

“学弟,你……这是你女朋友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从傅青雪眼中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似乎是失落,还有愤怒?

她在愤怒什么?

“小保安,这个就是你前几天拒绝你表白的那个学姐吗?好像也没你说的那么好看啊。”

夏远在一旁阴阳怪气,不过她是怎么知道我跟傅青雪表白还被拒绝的?

傅青雪脸色有些阴沉:“小姑娘,你这话什么意思?”

夏远亲昵的将头靠在我肩膀上:“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眼光太差了,竟然拒绝了我家小保安这么好的男人,真是眼瞎了。”

傅青雪被气的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多年的涵养在那摆着,兴许已经动手。

虽然知道夏远是为了我在这故意气傅青雪,但多少觉得还是有些过了,于是不动声色的拽了拽她。

夏远会意,撇撇嘴不在说话。

而傅青雪身旁的那个男人全程都没开过口,一张脸像是口棺材没有表情。

沉默之中,我有些尴尬的拽着夏远出了门。

来到附近得到一处夜市,我有些心不在焉的被夏远拉着。

心里却满是傅青雪为什么会在我小区楼下这个问题。

“小保安,我像要那个挂坠。”

夏远兴高采烈的指着某摊位上的一个丑的别具一格的黑色哈巴狗挂坠。

我看了眼就抬头问摊主:“大叔,着个多少钱。”

大叔笑的也是格外有亲和力:“这个你给我五块钱就行。”

我也没多说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把吊坠递给夏远。

夏远接过吊坠,掏了掏口袋拿出一个百元大钞递给摊主,又拿了个粉色哈巴狗吊坠:“老板这个我要了。”

看着夏远一脸开心的把粉色哈巴狗挂在我脖子上,一时间我有些搞不明白着小丫头要干嘛。

夏远似是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好丑啊。”

说罢,她就把那个黑色哈巴狗递给我,示意让我给她带上。

我有些哭笑不得,接过吊坠,夏远乖乖转身。

可就在我准备给她戴项链的时候,目光却无意间瞥到了旁边一位路人手中的镜子。

镜中,我正双手拿着吊坠做出一副准备给谁戴上的样子。

而在我的前方,在镜子的反射里,哪里却是空无一物!


夏远察觉异常,扭头头来好奇的询问:“怎么了?”

看着那张笑的灿烂的脸,我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摇摇头:“没……没什么。”

我在心中安慰自己,刚才可能只是自己看错了。

毕竟怎么可能有鬼会和夏远这样活泼,而且周围的人显然也是能看见这和个漂亮姑娘的。

夏远歪了歪头,跟我对视,那副模样看着简直可爱极了。

“打扰一下了,两位,我是个摄影师,方便的话,可以给两位拍张照吗?”

一个男声打断了我跟夏远之前奇怪的气氛。

夏远扭头看向男人,点点头:“好啊,用我们摆什么动作吗?”

留着小胡子的摄影师往后退了两步,拿起手里的单反:“奥,没什么要求,就尽量摆点亲密点的动作就行。”

夏远听到这个,一把扑上来抱住我的胳膊,冰凉的触感让我有些别扭。

心中关于她是人是鬼的猜想转个不停。

伴随着相机咔嚓的快门上,小胡子拿着单反凑了过来将取景框放到我俩面前。

“两位看一下怎么样?可以的话兄弟我加你个微信给你发过去。”

看着取景框里明艳动人的夏远,我一只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是啊。

照相机都能照出来,刚才应该就是自己眼花了。

“行,那你扫我吧。”

送走小胡子,夏远有拽着我满夜市的开始逛。

一晚上下来,直到十一点摊位全都撤走了,夏远终于稍微消停了一点。

两人并排坐在路边石上。

她手里拿着碗烤冷面吃得津津有味。

我也同样拿着碗烤冷面有些漫不经心的往嘴里赛。

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她。

很漂亮的女孩,就算比那些网红明星恐怕也不遑多让。

“那夏远,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夏远嘴里嚼着冷面扭头:“嗯?”

“咱们之前见过吗?你为啥非拽着我当你男朋友呢?”

我有过猜想,也许着夏远只是一时兴起想谈恋爱了,然后抓了我这么倒霉蛋。

但谁家抓倒霉蛋大半夜跑殡仪馆抓啊?

夏远盯着我看了会,然后伸手在我嘴边一模,将粘在脸上的酱料擦干净送进自己嘴里。

着一下我是真被撩到了,能明显感觉到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夏远咧嘴一笑,像是个奸计得逞的狐狸。

“你猜。”

我咳嗽两声,以掩饰尴尬:“我要能猜到……”

这边没说完,身后忽然飘起一股水果的清香。

刚想起身躲避,一只纤细,但极其有利的胳膊直接从后面勒住我的脖子。

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揉着我的脑门,身后传来那熟悉而爽朗的声音。

“好小子,几天不见,都有女朋友了。”

旁边的夏远看着这一慕有些傻眼,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则是拍着身后那人的手臂求饶:“青姐,松手!松手!我喘不过气来了。”

最在我徘徊在窒息边缘,即将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身后那人才终于放开了我。

捂着脖子,扭头看向身后的人。

短袖短裤,两条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面晃得人眼疼。

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一头青绿色长发梳成的马尾,张扬且充满活力。

这时候夏远终于是找到插话的机会,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这位是?”

我揉着脖子介绍:“江青颜,是我远房表姐,青姐,这位是夏远,我……”

说到着我顿了顿,一时间找不上什么合适得到形容词。

倒是夏远十分自然的靠了过来:“青姐你好,我是江枫的女朋友,姐姐,你头发颜色好漂亮,在那染的?”

我信道不妙。

着江青颜的头发是天生便是这个颜色,从小到大说她染发的人基本都没啥好下场。

可以说这简直就是江青颜的雷区。

预想中的事情却并未发生,江青颜只是有些表情古怪的搓了搓自己的头发。

“奥,这个我天生就这样的。”

夏远眼冒金光:“真的吗?姐姐你……”

女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明明两人才刚见面没几分钟,这就已经好的跟亲姐俩似的了。

我这个便宜男朋友跟在她俩后面,多少有些尴尬。

一直到凌晨快一点,这才打车送走了夏远。

江青颜在夏远走后表情略显同情的拍拍我得到肩膀。

“小子,着小姑娘不错,好好珍惜。”

我听到这话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有了这么个性格又好,长得又好的女朋友,谁又能不开心呢?

“对了姐,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怎么一只没看着你人影呢?”

江青颜漫不经心的打开手机看了看:“没干啥,公司总部那边例行年会,好了,不陪你了,老娘我还得去下个酒吧赶场呢。”

说罢,江青颜便一阵风似的没了影,我在后面看着只能一如既往的感叹。

回到小区,刚出电梯门我就被吓了一跳。

漆黑的走廊里,一个长发女人正蹲在我家门口。

着大半夜的,换谁都得吓一跳。

头顶的感应灯亮起,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发出一阵吱吱啦啦的电流声之后就熄灭了。

我靠!

要不要这么刺激?

着种场景,明显就是撞鬼了好吗?

不敢靠得太近,我只能在距离那女生两米之外蹲下:“那个,美女,美女,醒醒。”、

那女的身体微微一颤,似是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四下张望。

粉嫩的脸上被衣服压出了一道红印,几根都发也粘在脸上。

经历短暂的蒙圈之后女人扭头看向我,声音有些飘渺:“江学弟,你回来了?”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眼睛。

确认没有看错之后,我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诧:“傅学姐?你怎么在这?”

傅青雪站起身伸了个拦腰,声音听起来慵懒之际,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给人五雷轰顶的感觉。

“我是来告诉你,赶紧跟你那个新女朋友分手。”

我忍不住的皱眉,心生不悦:“为什么?”

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当初是她先拒绝的我,现在我又女朋友了她倒是先不乐意了。

傅青雪眸光清亮了一些,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因为你那个女朋友,她不是人,她是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