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离婚后前夫开始后悔

离婚后前夫开始后悔

金发发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顾念深爱着陆时谦,所以愿意和他隐婚。但为期三年结束,她没有得到他丝毫的真情。甚至连他们唯一一次亲密,他都根本不记得。看着怀孕不愿意离婚的她,陆时谦想当然的认为孩子父亲另有其人。心灰意冷的顾念终究是签字离婚,亲眼看着他和别人订了婚。再重逢时,顾念挽着别的男人,明媚动人。陆时谦莫名开始后悔,直到真相大白,他疯了一般开始追妻!

主角:顾念,陆时谦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念,陆时谦 的玄幻奇幻小说《离婚后前夫开始后悔》,由网络作家“金发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念深爱着陆时谦,所以愿意和他隐婚。但为期三年结束,她没有得到他丝毫的真情。甚至连他们唯一一次亲密,他都根本不记得。看着怀孕不愿意离婚的她,陆时谦想当然的认为孩子父亲另有其人。心灰意冷的顾念终究是签字离婚,亲眼看着他和别人订了婚。再重逢时,顾念挽着别的男人,明媚动人。陆时谦莫名开始后悔,直到真相大白,他疯了一般开始追妻!

《离婚后前夫开始后悔》精彩片段

“你们今天看没看见陆医生?实在太帅了!”

“帅是帅,但名草有主了啊!听说急诊科刚回国的司医生,以前和陆医生是神仙眷侣呢。”

“啧,那确实是般配的,郎才女貌......”

市中心医院,妇产科诊室门外,几个小护士正聊得眉飞色舞。

顾念垂眸看着脚尖,将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

是名草有主了,她就是那个主。

不用多想,顾念就知道她们口中的陆医生,就是她结婚证上的老公,陆时谦。

可惜,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超过五个。

陆时谦是中心医院的脑神经科医师,年轻有为,那张脸比当红流量还帅,在全市医疗系统中都鼎鼎大名。

难怪这么多人惦记。

这时,一个烫着卷发的中年女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是陆时谦的母亲杜雁秋,顾念名义上的婆婆。

她问顾念:“还没叫到你的号?”

那急切的样子在外人看来,就跟她亲闺女怀孕了似的。

顾念收起思绪,抬头看了一眼显示屏,她前面只有一个人了。

“快了。”

不过两分钟,扩音器里就叫到了顾念的名字,提示她去三号诊室就诊。杜雁秋比顾念还急,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年轻的医生戴着眼镜,她扬了扬下巴,示意顾念坐下,“哪儿不舒服?”

顾念不紧不慢的坐在凳子上:“倒是没什么不舒服。”

杜雁秋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医生啊,她要做个妇科的全面检查,都结婚三年了也没怀上,也不知道是卵巢还是激素有问题呢。”

医生的目光在顾念脸上转了两圈,似是没想到她看起来年纪这么小,都已经结婚三年了。

“......这种情况,建议男方最好也一起过来做个检查。”

顾念还没开口,杜雁秋便急了:“哎呀,我儿子身体好着呢,他怎么可能有问题呀!”

顾念撇了撇嘴,没说话。

结婚是三年了,但她和陆时谦从没有同房过,怀上了才是怪事吧。

但她的反应,在医生看来就是默认。

医生有些惋惜道:“这么年轻,问题应该不大。我先给你做个内窥镜吧,跟我过来。”

顾念看了一眼杜雁秋,见她冷着一张脸,只好认命一般站起来跟在医生后面。

不过就是个检查,做完了她就消停了。

进到诊室里面,顾念看到病床旁边放着些仪器。

顾念想了想,这好像和小时候她肚子疼的时候做B超的仪器差不多,便安慰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医生没看她,拆开一副手套戴上,对她说:“裤子脱了,躺床上去。”

“......”

顾念一时没反应过来,靠在床上愣愣地问:“什、什么?”

“脱裤子啊。”

顾念的心跳,在这一秒止不住地加快。

看着医生手里的仪器,她终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检查了。

顾念暗自咽了咽口水,莫名的恐慌一点点蔓延至全身,她张了张口,却还是没有出声。

杜雁秋就在外面,一帘之隔的地方,她能说什么?

说她和陆时谦都没有问题,只是没有性生活?

陆时谦是一个好医生,但绝不是一个好丈夫。

结婚三年,他只当她是个摆设。

这种话,对顾念来说太过难以启齿。

如果被杜雁秋知道真相,她会怎么做......

顾念一想到,就头痛。

算了。

顾念咬了咬牙,在医生彻底失去耐心之前,利落地脱掉了裤子,直挺挺的躺在床上。

有什么大不了的,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

“双腿分开,抱住膝盖。”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仪器靠近,旁边的显示器发出轻微的响声,令她头皮发麻。

一时间,顾念只觉得自己裸露的双腿紧张到有些抽筋,浓重的羞耻感和不可控制的恐惧......让她简直想直接晕过去装死。

她掌心渗出冷汗,死死攥住拳头,指甲深深地扣进手心里。

“放松,你别紧张。”

然而,想象中的不适感并没有传来,仪器的电流声也戛然而止。

顾念偷偷睁开一只眼,咦,坏了?

下一刻,医生走到帘子外面,透亮的声音从外传来——

“陆医生,你怎么来了?”

顾念心里咯噔一下,赶忙从病床上跳下来拉好裤子。

陆时谦怎么来了?!


医院后花园,阳光下的喷泉泛着光晕,顾念一直盯着,有些晕。

陆时谦双手随意地插在白大褂口袋里,身姿孑然。

这个男人的外表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冷峻立体的五官,偏白的皮肤和完美的棱角,可淡然的眼神又似是一切与他无关。

他随意的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谁让你来做妇科检查?”

他质问的声音沉沉,带着一股子清冷,又有一股扣人心弦的磁性,听得顾念心尖发颤。

她抿了抿嘴,掩去心底的委屈,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移开视线,没有说话。

陆时谦看着她的发顶,不悦道:“这种检查,是你能做的吗?”

他微微拧着眉,脸上的表情似是不耐。

“我知道。”顾念咬了下嘴唇,错开他冷冷的眼神,轻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我都23岁了。”

陆时谦跟她说话永远是这种语气,就好像她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想到这里,顾念心里有些疼,突然生出一股气闷,又补了一句:“是......你妈妈觉得我身体有问题。”

杜雁秋一直觉得她年纪太小,不会照顾人,结了婚之后又嫌弃她一直没怀上孩子。

她今天也是实在磨不过了,才会过来这一趟。

听到这话,陆时谦神情一凛,瞬间明了。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闭了闭眼冷然出声道:“我会跟她说明白,我们一直分房。”

陆时谦的声音太淡,淡到似乎是觉得夫妻分房根本没什么不妥。

顾念摇了摇头,心里那股气闷越来越重,不知出于什么,她脱口而出道:“陆时谦,为什么我们不能真的要个孩子?”

空气突然静了下来,顾念耳畔只有清浅的风声。

陆时谦转头,视线直直落在顾念脸上,眼神带着几分诧异。

金亮的阳光洒在她脸上,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她一双杏眼里透着天真,精致而清纯。

分明如他十年前初见她时一样,还是个稚嫩的小女生。

却敢说要和他生个孩子。

陆时谦抿着唇,眉间微微皱起,如墨的眸子晦暗不明。

顾念的勇气只维持了一瞬。

见对方毫无反应,她立刻自嘲地想,他一定是不愿意的。

毕竟他们之间,本就只有责任,再无其他。

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怎么可能生孩子。

顾念张了张嘴,“我......”

“陆医生。”

一道温柔的女声打断了顾念。

她闻声看去,羽睫轻颤,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根刺,半点声音也发不出。

原来那些护士说的是真的......

司雪回来了!

来人同样一身白大褂,高挑的身材尽显气质,白衣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两支笔。

再往上,是一张温婉的脸。

陆时谦见司雪过来,眸色柔和了几分,“你怎么到这来了?”

顾念清晰地看到陆时谦的转变,心底划过一抹刺痛,又很快掩下去。

也是,他对司雪,从来都和旁人不一样。

“我正找你呢!”

司雪笑着朝他走过来,风拂起她的发丝,“我来问问你,下班了我们去哪,不是说要给我接风吗?”

此时两人站在一处,白大褂就像他们的情侣装,看着就是赏心悦目的登对。

一如当初。

顾念低叹了口气,掩去眸中情绪,亦不再去看眼前的两人。

司雪也注意到了顾念的存在,有些惊喜道:“顾念?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来医院了?等会儿时谦陪我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顾念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司雪的语气太过亲密,显得她是个格格不入的看客。

她很清楚,以前这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有多幸福。

虽然后来司雪离开了......但现在她又回来,和好确实也是水到渠成。

只是其中生出了突兀的意外,就是她。

她嫁给了陆时谦......

顾念礼貌性地笑了笑,“我晚上有约了,就不去了。欢迎回国。”

说完,没再去看男人脸上的表情,她怕觉得刺眼。

陆时谦脸色一沉,冷着脸看向笑意盈盈的女孩。

司雪露出遗憾的表情,“这样啊......”

随即她用胳膊碰了碰陆时谦:“几年不见,顾念都出落得这么漂亮了。我记得以前,顾教授就经常带着她来医学院给我们上课,那会儿她还有点崇拜你呢,是不是?”

提到父亲,顾念心里漫上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

如果不是父亲,她不会认识陆时谦,更不会与他结婚。

顾念记得,父亲去世的那天阴雨绵绵,而陆时谦,就是父亲临终前给她找的“靠山”。

这个男人尊师重道,为了报答父亲的恩情,这三年来尽职尽责的照顾她,生活上该做的事情他都做得很好。

除了......


顾念故作无所谓地扯了扯嘴角,说:“我都忘了,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陆时谦目光沉沉地瞥了她一眼,只字未说,却让顾念压力顿生。

她不知道他那一眼,是不是在谴责,她做了他这么久的累赘。

“那个......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聊。”

顾念说完,不等二人做什么反应,就逃似的转身大步离开。

那两个人的一切都太过登对,无论是职业、身材,还是性格。

她呢......

相比之下,连瞎子都知道怎么选吧?

自取其辱这样的事情,只做一次就够了。

顾念想起过去,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脚下的步子更快了些。

陆时谦幽如远山的黑眸看了一眼顾念略显仓皇的背影,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对司雪淡道:“走吧。”

......

顾念走出医院大门,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她抬头,却看到杜雁秋在几步之遥外踱着步子等她。

脸上的神情,实在是算不上友好。

顾念咬了咬唇,小脸皱成了一团。

还不知道她这边要怎么交代......

这会儿过去,无疑是往枪口上撞了。

顾念没过多纠结,连忙招了一辆计程车,钻进车里直接一溜烟跑了。

这一幕好巧不巧被杜雁秋瞥见,她上前追了两步,没好气儿地喊道:“顾念!你个小白眼狼跑什么跑!”

可计程车只留下两行尾气,跑出去了老远。

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杜雁秋气得想跺脚,心里把顾念从头到脚的骂了一遍!

真是上不得台面啊!

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嫁给她儿子,居然还这么不像话!

她要真是个生不出的,不如直接离婚算了!

杜雁秋又气哼哼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医院,连着陆时谦一起责怪起来。

她的儿子,怎么半点也不像她?

顾念这样的丫头,什么都没有啊!

也就那张脸还有点看头,但就凭他们家的家境和儿子以后的前途,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怎么就非得留着顾念?

说是什么教授临终的嘱托,三年了也够了吧!

......

顾念的确有约,和闺蜜聂小涵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

她回家换了身衣服,便赶去二人常去的餐厅。

聂小涵画着精致的妆容,微卷的头发随意披在肩上,昂贵的钻石耳钉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所以说,你管那个老太婆说什么干嘛?她让去你就去?”

聂小涵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可是又有点心疼,“都没睡过,怎么可能怀得了孩子?他陆时谦这可算是婚内冷暴力!干脆离婚算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成天过着丧偶式婚姻,还有一个不明事理的婆婆,想想就脑壳疼,这种日子到底有什么好过的!

顾念看着闺蜜豪爽的样子,心里划过一抹暖意。

聂小涵家里不缺钱,顾念也知道她是真心关心自己。

她笑着拿了个千禧果放聂小涵嘴里,“是,你最财大气粗了好不好?但我还是不会离婚的。”

顾念水灵的眸光微微闪了闪,轻声道:“毕竟......我爸爸,临走前最后的嘱托,就是希望我能好好和他过日子,百年好合。”

一提到顾远洲,聂小涵就泄了气,无奈的叹了一声,“顾叔叔那会儿......是因为太突然了。他当时身边只有陆时谦,他又是顾叔叔最得意的学生,所以才不得不把你托付给他,让他照顾你。”

她话锋一转,“但这么多年了,你们根本没有感情啊!你还真打算把一辈子耽误在他那里吗?你这朵花儿正娇艳着呢,怎么能就这么萎了?”

顾念小口吃着甜品,看聂小涵眉飞色舞的说着,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淡笑,不置可否。

感情么......并不是没有。

只不过,是她单方面的。

这份没能说出口的喜欢,被她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那么多年,妥善安放、小心珍藏,从不敢向谁透露半分。

“唉,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我靠!”

聂小涵说着话,不经意的一个转头,突然就像被定住了一般,小声叫道:“快看你左边!”

顾念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嘴里的美食顿时变得索然无味。

另一边临窗的位置,衣装楚楚的一男一女正在用餐,桌上的烛光闪烁着温柔的光晕,衬得气氛格外温馨。

司雪正优雅地切着牛排,言语间尽是怀念,“没想到这么多年,这座城市一点变化都没有。以前的生活多好,我们在一起,好像就没什么事情过不去。”

她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抬眸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顿了顿又道:“好在,兜兜转转的,又回来了,该在的人也都还在。”

“时谦,当初我执意要出国,你不会怪我吧?”

她问出这句话时,内心是有些忐忑的。

陆时谦靠在后座上,神色淡淡,“你知道的,无论你怎么选,我都会尊重你。”

司雪展颜一笑,伸手抬起桌上的酒杯,“谢谢。”

这个男人本就是冷淡的性子,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打从心底里这么想的。

司雪放下酒杯,目光落在他餐盘旁边的起泡酒上。

她声音里含着三分窃喜,“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一如他吃七分熟的牛排时不喜欢喝红酒,会配一杯起泡酒。

大概是酒精作祟,亦或者是这个发现给足了她勇气,司雪白皙的手伸了出去,覆在陆时谦放在桌边的手上,温情脉脉地看着他......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