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天师下凡

天师下凡

快递小哥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江道然自从悟出修仙之道后,便沉浸在修行之中……千百年来,他一边修行一边守着这座道观,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如今他奉天命下山入凡,开始了另一个阶段的修炼,为了达到“大隐入人间”的境地,江道然始终在努力求学,在修行中他是老大,可在这都市中,他只是个新手。

主角:江道然,苏轻竹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道然,苏轻竹 的玄幻奇幻小说《天师下凡》,由网络作家“快递小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道然自从悟出修仙之道后,便沉浸在修行之中……千百年来,他一边修行一边守着这座道观,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如今他奉天命下山入凡,开始了另一个阶段的修炼,为了达到“大隐入人间”的境地,江道然始终在努力求学,在修行中他是老大,可在这都市中,他只是个新手。

《天师下凡》精彩片段

永嘉市,雁荡山下。

一辆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年过七旬的老者手持拐杖,慢慢走下车,抬头看向云雾缭绕的山顶,眼中满是缅怀。

“爷爷,您还是跟我们回医院吧,医生都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再不回去治疗,您的身体撑不住的!”

老者的身后,一众亲人纷纷从各自的豪车上走出,汇聚过来。

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少女搀着老者的手臂,柔声劝说。

老者呵呵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

“轻竹,这永嘉市里,谁的医术能比我强?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所以,我才更要来这里。”

少女不甘的看着老者:“为什么啊?”

老者张口,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说话的声音却依旧平和。

“因为,爷爷必须要去见那个人!”

少女不解。

两人身后,其他的亲人也都纷纷开口劝说。

可没人能劝得住执拗的老者。

远处,一辆辆采访车上,无数记者纷纷拍摄,议论纷纷。

“苏老的病已经这么严重了,怎么不在医院里疗养,反倒跑到这里来了?”

“谁知道呢!我才不关心这个,我更关心,苏老要是出了事,苏氏药业几百亿的资产,会花落谁家?”

“苏家就靠苏老撑着,苏老要是走了,恐怕苏氏药业也要散咯!可惜了,那可是咱们永嘉市第一大公司,首富啊!”

记者们交头接耳的时候,那老者已经迈开脚步,拒绝了所有亲人的跟随,独自一人,手拄拐杖,步履蹒跚的向雁荡山上走去。

老者的身体,已近油尽灯枯,每一步都很艰难,可却从未停下。

渐渐地,身后的喧嚣褪去,人影渐渐模糊,只有老者一人,艰难的走在山路上。

很久,很久......

雁荡山深处。

老者终于驻足,他的眼前,是一座不知荒废了多少年的道观,道观的后方山谷中,还有杂草遍地的废墟,隐约间能看出,不知多少年前,这里也曾繁华过。

道观的门口,一块破旧的生满苔藓的牌匾摇摇欲坠,上书天师宗三个大字,牌匾下,一个白衣青年正慢条斯理的清扫着落叶,一举一动,都带着玄奥的韵味。

扑通!

老者屈膝,跪在了道观门口,向那明明只有二十岁出头年纪的青年三拜九叩!

“恩公,小的来见您最后一面了!”

白衣青年抬头扫了一眼,叹了口气,放下扫帚,来到老者面前,拍了拍老者肩膀,缓缓开口。

“带吃的了吗?”

这个开口便出人意表的白衣青年,名叫江道然,是这雁荡山里,天师宗内,唯一一个活人。

听他询问,老者却不觉得意外,只是抬头笑道:“带了!要多少有多少,都在车里!”

江道然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你最多活不过一个时辰,以你的腿脚,跑下山就要挂了,还能回来?”

老者看着江道然一脸嫌弃的样子,不由苦笑。

尴尬过后,老者再次一个头磕在地上。

“恩公,这些年,若非您提携教导,我苏北山哪来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生?今日自知时候无多,临死之前,我想把我那孙女嫁给恩公,权当报答,求恩公应允!”

说着,老者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双手奉上。

江道然随手接过,瞄了一眼,又一眼,然后咽了口唾沫。

“好大,好白,腿好长......可惜啊,我没那个福气......”

老者连忙道:“恩公,只要您跟我下山,不光我孙女是您的,我整个苏家,都是您的!”

江道然嘴角一抽,仰头看天,一脸怅然。

“我也想下山,但是不行啊,会遭雷劈的......”

该死的天师咒......江道然心中暗骂,追忆千年。

数千年前,天师宗遭逢大劫,仇家攻入山门,决一死战,当日,天师宗所有弟子赴死一战,人人印下天师咒,誓与宗门共存亡!

可谁曾想,最终竟是个两败俱伤,近乎同归于尽的结局,这雁荡山中,就只剩下了江道然一人!

数千年间,江道然以宗门中灵药仙草为食,竟在无意间达到了长生久视的境界,容颜不老!

可是......他身上也有天师咒啊!踏出这道观一步,便是遭雷劈的命!

而那道观外面,还有当年天师宗考验入门弟子所用的阵法残留,除了一些所谓的有缘人,外人不得入内!

不过好在,像苏北山这样的有缘人,数千年间也有一些,这才让江道然对外面的世界有了些了解,不至于还活在数千年前的时代。

可这些往事,江道然不会宣之于口,所以对于他口中所谓的遭雷劈,苏北山是一个字都不信!

这恩公随性洒脱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性子,他早就习惯了,权当没听见,只是自顾自的说话。

“恩公,二十年前,我还只是个普通的药农而已,山中采药偶然来此,承蒙恩公点拨了几句医术,这才能被外人奉为神医,创建了苏氏药业,富甲一方,如此大恩,如同再造!这一次,我知道自己活不成了,这件事,已是我最后的心愿,求恩公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吧!”

江道然一脸的无奈,看着苏北山这执拗的样子,估计自己要是不证明给他看,这老头能一直这么磨他到死!

“怎么还就不信呢?要不我试给你看?我可给你说好,我若迈出这道观一步,肯定遭雷劈,到时候可别吓着你!”

说完,江道然直接站起身,一步向外踏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江道然呆呆地看着晴朗的天空,一脸懵逼。

雷呢?

说好的天师咒下,雷公瞩目呢?

雷公睡着了吗?

这么安静,好尴尬啊!

苏北山眨了眨眼睛,倒是并不觉得意外。

许久,江道然深深吸气,脸色一片狂喜!

“我知道了!几千年啊,天师咒......终于失效了!我终于......能出去了!”

一阵阵狂喜,冲击着江道然养了数千年的粗壮神经,脸色激动的涨红!

用了很久,他才渐渐平静下来。

在苏北山的旁观下,江道然大礼参拜了祖师牌位,孑然一身,随苏北山,下山而去!


山下,苏家人都在等待,几个小时过去,已经有不少人昏昏欲睡。

苏定方抬手看了眼时间,突然站出来。

“诸位,我宣布两件事,第一,国不可一日无君,苏家不可一日无主,老爷子应该已经故去了,那从今天开始,我便是苏家家主!”

“第二件,老爷子不在了,苏家要承受的压力很大,股价也在不断下跌,我提议,让轻竹嫁给宋家宋少!宋少会出手,帮我们苏家解决资金和舆论压力!轻竹,这可是你报答老爷子对你的疼爱,报答家族的大好机会,你不会反对吧?”

苏定方一番话,说的没有半点犹豫,好像早就想好了要这么办。

苏轻竹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伯。

可是周围苏家族人,却无人反驳。

苏定方是苏北山的大儿子,在众人心里,这理所应当。

“我不同意!”苏轻竹只能自己开口反驳。

可她话音刚落,刚刚还安静的人群中,却接二连三的响起了族人的声音。

“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我头上呢?”

“苏轻竹,你居然还反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为家族做点贡献都不肯吗?”

一声声质问,一句句冷嘲热讽,让苏轻竹的心越来越沉。

苏定方心中冷笑。

老头子在世的时候,对苏轻竹就诸多偏爱,甚至几次表现出有意将苏家交托给苏轻竹。

所以他今天才会先下手为强,第一步夺权,第二步清除异己!

这时,苏家人群散开两旁,宋炳承来到苏轻竹面前,脸上还是那副让苏轻竹厌恶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轻竹,我说过,你早晚都是我的人!现在可没有苏老头给你撑腰了,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洞房吧!”

苏轻竹脸色微微发白,瞪着宋炳承和苏定方等人。

她终于明白过来了,今天这一切,都是苏定方等人的阴谋!

就是要趁着老爷子上山,很可能再也下不来,没办法交代后事的机会,针对苏轻竹,霸占家产!

宋炳承的笑声,就像是恶魔的尖啸,刺激着苏轻竹此时本就脆弱的心防。

苏轻竹转身就打算离开,不想留在这里,可她身旁,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突然上前,一边一个按住她的肩膀。

苏轻竹用力的挣扎,可却不是那两个女人的对手。

苏轻竹的心里,终于慌乱了起来,这两位堂姐,还有那些苏家的族人,都已经成了苏定方和宋炳承的帮凶!

难道,就要这样落入那个恶心的家伙手里?

苏轻竹不甘心,渐渐地,变得绝望。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平淡却凌厉的声音突然响起!

“好一个苏家,好一个宋家!我的老婆,你们也敢动?”

众人一愣,纷纷看去。

不远处,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青年站在那里,背负双手,闲庭漫步而来。

苏定方皱眉:“你是谁?这是我们苏家和宋家的事,外人没资格管闲事,闪一边去!”

江道然充耳不闻,只是散步一样来到苏家众人面前,看向了被抓住的苏轻竹。

“你叫苏轻竹?”

苏轻竹茫然的点点头,她也不认识江道然。

江道然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笑道:“那就没错了,你就是我老婆!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几分!”

他的后半句话,没人在乎,因为前半句,已经如同炸弹一样,炸的众人一懵!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便是那宋炳承!

此时的他,脸色一沉,扬手一个耳光,向江道然的脸上抽了过去!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和我抢女人?真是欠......”

话没骂完,那一耳光,也没来得及落在江道然的脸上。

可耳光的声音,却还是响了起来。

啪!

江道然后发先至,一巴掌抽在宋炳承的脸上!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直接将那宋炳承整个人抽翻在地!

这还不算完!江道然上前一步,一脚,便踩在了宋炳承的脸上!

“敢和我动手?胆子不小!”

苏家的族人一下子都慌乱了起来。

苏定方更是勃然大怒!

“哪里来的小子,还敢动手打人?赶紧放开宋少!”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围住江道然,斥责声不绝于耳。

宋炳承可是他们眼里,唯一能帮苏家走出困境的财神爷!

可是被众人围住的江道然,一脸的淡然。

只是拿出了一份文件,冲着他们扬了扬。

“我可不是外人,苏轻竹就是我老婆!还有,苏家是我和我老婆的,不是你们的!”

人群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因为那份文件的封面上,写着两个大字。

遗嘱!

苏定方心里一跳,有了些不好的念头,上前一把拿过遗嘱,迅速的翻看了起来。

旁边的苏定州也凑上来看着,待看到遗嘱里最重要的两条时,情不自禁的小声念了出来。

“......特此立下婚约,将苏轻竹嫁与江道然......本人于苏氏药业所持股份,及苏家固定产业,皆留给江道然与苏轻竹夫妇,旁人不得继承?”

念到最后,苏定州的语气里,已经充满了不敢置信!

而其他的苏家人,更是一片哗然!

“老爷子把家产都留给苏轻竹了?”

“这不可能!这遗嘱肯定是假的!否则怎么可能这么离谱?”

说着,众人纷纷质疑的看向了江道然。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两名律师快步走来!

律师接过江道然拿出来的那份遗嘱,而后又从包里取出另一份公证过的遗嘱,对比过后,当场宣布!

“我代表永嘉律所公证,江道然先生所持遗嘱,其内容,以及苏北山老先生的签字,手印,皆真实有效!”

随后,那名律师看向江道然,客气的说道:“江先生,您可以准备接手苏氏药业的股份和苏家的资产了,我们会全程监督配合,这也是苏北山老先生生前交代过的!”

突然,律师和江道然的身旁,传来苏轻竹的声音。

“我爷爷呢?”

江道然默然片刻,平和的开口答道:“他已经走了。”

苏轻竹眼眶一红,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滂沱而下。

山上密林间,小路旁,一处石阶上,苏北山的身影坐在那里,靠着随风摇摆的竹子,早已闭上双眼,脸上却带着笑容,面向山下,似乎跨越了遮挡视线的曲折山路和茂密竹林,慈祥的望着山下的苏轻竹。

永嘉市首富,苏氏药业的创始人,苏北山,逝世。


苏家老宅的大厅里,江道然惬意的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新奇的看着房间中的陈设。

他已经几千年没享受过生活了,对外界的时代变迁虽然有所了解,但毕竟没亲眼见过,就像他坐着的沙发,在这几千年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这么舒服的地方,以往在破败的宗门里,他的座位就只有自己编的草蒲团。

在江道然的对面,或站或坐的数十位苏家人,以苏定方为首,这些人都脸色阴沉的看着江道然这边的人。

从人数对比来看,江道然这边人数很少,除了他自己,就只有苏轻竹坐在他身旁,还有永嘉律所的两位律师。

但苏定方等人并没有立刻开始发难,因为他们也察觉到,江道然的来历有点不对头。

老爷子虽然病重,但他神志清醒,不会把苏家偌大的家业,还有他一向宠爱的孙女苏轻竹交托给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如此想来,江道然的身份应该不简单。

苏定方眼神里满是试探的打量着江道然,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江道然到底哪里特殊。

那一身普通的白袍,款式土气,现在这年代哪有人会穿这么一身?

那股气质虽然出尘,但明显没有大家族子弟的那种贵气。

这小子,到底哪冒出来的?

苏定方皱眉思索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忍不住了。

宋炳承看着苏家众人居然没一个开口的,满脸不悦的说道:“都哑巴了?这事到底怎么说?苏定方,你得给我个说法吧?”

宋炳承看着苏家众人的眼神也略有不善,当然,他的敌意主要还是集中在对面的江道然身上。

苏定方有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念头电转。

片刻后,苏定方冷然一笑,突然看向对面的两位律师,沉声道:“二位,我现在质疑老爷子留下的遗嘱的有效性,可以吧?我们苏家所有人都可以作证,苏家没人认识这个江道然,我们有理由怀疑老爷子是在神志不清,甚至是可能是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留下的遗嘱!这样的遗嘱,是没有作用的,对吗?”

两个律师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脸色平静的说道:“苏先生,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老爷子留下遗嘱的时候,我们已经确认过,并没有你说的那种......”

苏定方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永嘉律所已经是全国闻名的大律所,而苏家还只是永嘉市的家族,没必要为了这件事得罪永嘉律所,所以苏定方不会用苏家的权势压迫律所的人,正常交涉就行。

“两位律师,你们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是你们受到胁迫,会对律师说实话吗?谁知道这个江道然用了什么手段,让老爷子不得不隐瞒真相,含恨签下了这份遗嘱?在事情没有调查出结果之前,我建议暂时不要实施对遗嘱的执行,等到事情水落石出后,如果遗嘱没有问题,我保证,把苏家的产业完整的交到江道然的手里,你们看怎么样?”

苏定方笑眯眯的说出这些话,听起来有理有据,但苏家的众人却都眼睛一亮,没人提出质疑!

那两个律师也为难起来。

其实只要有点心眼,就能听出苏定方打着什么主意。

无非就是拖延时间而已。

遗嘱没有执行之前,这些苏家人才是苏家产业的主人,一直拖下去,那江道然就一直没办法拿到苏家的产业,而且就算拖不下去了,苏定方等人也可以转移资产,只要有时间就行。

但这两个律师也没办法,因为苏定方提出的质疑合情合理,在调查清楚之前,的确不能直接执行遗嘱,何况永嘉律所其实也不想跟苏家人撕破脸,律所只是第三方,没有必要牵涉太深,看着江道然和苏家斗就可以了,谁能赢,律所就支持谁。

两个律师眼神交流中,确认了对方都是这么想的,当即点了点头。

“可以,但调查时间不能太久,如果超过时限,我们会强制执行遗嘱!”

苏定方脸上绽放笑容,起身和两个律师握了握手,态度一下子变得热情了许多。

“那就多谢二位了,等我们调查出结果后会联系永嘉律所的!”

两个律师也点头答应,随即退后了一步,态度已经转变成看戏的样子。

苏定方也不在意他们俩,转过脸来,便是表情一变,阴沉的看向苏轻竹!

此时的苏轻竹,脸色还有些苍白,依旧没有从几个小时前,老爷子去世的打击中彻底恢复过来。

而且她也看明白了眼下的情况。

在苏轻竹眼中,自己已经斗不过苏定方了,苏家的产业,终究还是要落在这帮人的手里。

感受到苏定方那冰冷的目光,苏轻竹死死地咬着嘴唇,抬起头来,倔强的迎上了苏定方的眼睛。

苏定方冷笑一声,目光中闪过一抹厌恶。

眼前的这个侄女,从小就受到老爷子的偏爱,一直以来,苏定方都能感觉到,老爷子要把苏家产业交给她,所以从很多年前开始,苏定方就很厌恶苏轻竹!

此时此刻,老爷子已经不在,苏定方的厌恶也不再掩饰!

“苏轻竹,我再问你一遍,你嫁不嫁给宋少?”

苏定方的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苏轻竹惨笑一声,却没有退让分毫。

“宁死,不嫁!”

苏定方当即冷笑:“苏轻竹,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以前有老爷子袒护你,我懒得理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苏家养育了你这么多年,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对你那么偏爱,老爷子一走,你就把这些全都忘了?我告诉你,没门!你在苏家享受了这么多年,也该付出回报了,今天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苏轻竹缓缓站起身,看着眼前这些苏家人,目光中流露出深深地失望。

“爷爷对我的情深恩重,我苏轻竹这辈子都不会忘!爷爷留下的家业,若有需要,我竭尽全力也会保全!但这不代表,我要把我自己当成筹码,去换取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想,如果爷爷在世的话,也不会乐意看到这一幕!你们也都是苏家人,难道忘记了爷爷这么多年对你们的教导吗?”

苏轻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她知道自己劝不了苏定方,但她也想让其他的苏家人回想起爷爷在世时的谆谆教诲,这样她的压力也能小一些。

但苏轻竹没有想到,她的这番话,竟然连半点效果都没有!

眼前足足数十名族人,竟然没有一人的脸色有半点变化!

无论是惭愧,思索,赞同,全都没有!

所有人的脸上,都只是带着冷笑看着她,那眼神中的意图显而易见。

支撑着苏轻竹站起身的那最后一丝力气被彻底抽空,目光中透出绝望,身子一晃,向后跌倒过去。

但就在此时,一股力量抵住了她的后背,让她没有跌坐在沙发上,而是倚靠在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中。

苏轻竹愣了一下,抬眼看去,原来是一直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江道然!

此时的江道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略微低头看着她,声音柔和中带着几分戏谑。

“跟人讲道理能讲得通,但跟畜生讲道理,你不觉得有点傻吗?”

说到此处,江道然戏谑一笑,缓缓扭头看向了苏定方等人。

“既然他们想玩,那我就陪他们玩玩,老婆你看好,对待畜生,要用鞭子!”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