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别怕我只想抱抱你

别怕我只想抱抱你

相识就是缘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老天爷给了李无道重活一世的机会,这一次他再不会走错人生这条路。前世的他,入赘到杨家,受尽了折磨欺辱,他的妻子却从没有对自己抱怨一句,可偏偏李无道将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妻子身上,间接导致了妻子积劳成疾早早地结束了生命。

主角:李无道,杨云   更新:2022-08-19 1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无道,杨云 的玄幻奇幻小说《别怕我只想抱抱你》,由网络作家“相识就是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老天爷给了李无道重活一世的机会,这一次他再不会走错人生这条路。前世的他,入赘到杨家,受尽了折磨欺辱,他的妻子却从没有对自己抱怨一句,可偏偏李无道将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妻子身上,间接导致了妻子积劳成疾早早地结束了生命。

《别怕我只想抱抱你》精彩片段

“爸,这个王八蛋死了吗?”李无道还没睁开眼,就先听到了这句话。

印入眼帘是老杨红肿的脸。

此时,老杨正小心翼翼地看着李无道,表情既惊惧又担忧。

老杨害怕李无道醒过来,继续揍他,可又担心李无道醒不过来,那样的话,他小女儿就成杀人犯。

“我重生了!”

睁开眼,李无道百感交集。

前世他就是标准的混混,地痞,无赖,踹小寡门,挖绝户坟,好吃懒做,偷鸡摸狗样样精通。

利用手段,成了老杨家的上门女婿,每天好逸恶劳,对老杨是拳打脚踢,对老婆杨云也是非打即骂。

外面狐朋狗友,吃喝嫖赌,老杨家的钱被他霍霍干净,经常逼老杨头到处借钱给他耍,如果没有钱,那就砸锅碗瓢盆,把老杨家闹个翻天覆地。

老杨夫妇实在经不起折腾,最后一起跳了河,大姨子和小姨子为了躲他,远走他乡,都落得悲惨结果。

唯有妻子杨云从头到尾,默默守在他身边,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任劳任怨。

可惜,妻子积劳成疾,三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这辈子好累,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这是妻子的遗言,看着妻子瘦骨嶙峋的身体,还有临死前眼神中的解脱,眼角苦涩的泪水,李无道幡然醒悟。

可惜,一切都迟了。

他奋发图强,勤劳致富,创下亿万家财,想找回妻子的姐妹,弥补曾经的亏欠。

结果,大姨子杨彩凤出去打工的时候,被有钱的老板看中了,对方展开疯狂追求,杨彩凤成了老板的女人,后来才知道,人家老板早就有了家室,所以杨彩凤一狠心,给老板下了药,两人同归于尽。

小姨子杨小妮,在外面被人玷污了,后来没办法,嫁给了一个所谓老实人,结果对方喜欢喝酒,心眼还特别小,喝了酒就翻旧账,动手打杨小妮,活生生把杨小妮打疯了。

当他找到杨小妮的时候,杨小妮根本不认识他是谁,他带着杨小妮去国外治疗,却出了车祸。

醒来时,已经回到了二十年前,他在老杨家作威作福的年代。

今天的事情很简单,李无道在外面鬼混回家,撞见杨小妮洗澡,结果被老杨给看见。

老杨破口大骂,却被李无道给劈头盖脸揍了一顿,关键时刻,杨小妮听到外面动静,拿着擀面杖冲了出来,从身后偷袭,擀面杖将李无道砸晕了过去。

看到李无道醒来,老杨一阵激灵,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眼神中有流露出几分恐慌,而杨小妮满脸警惕地盯着李无道。

记得上次李无道发飙的时候,一个人把老杨全家打的抱头鼠窜,老杨夫妇被打进医院,杨彩凤手臂被打折,杨云被打晕过去,杨小妮头被打破,在小医院缝了三四针,这就是李无道的彪悍战绩。

“姑爷,晚饭好了,你要不要吃点?”老杨小心翼翼地看着李无道,这是向李无道示弱。

“好啊!”

李无道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他确实是饿了。

老杨媳妇和杨彩凤,杨云都战战兢兢地坐在堂屋内,李无道没有爆发,这也让她们都松了一口气。

走进堂屋,李无道就看到了记忆中的瓜子脸,皮肤还是那么白净,只是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稍显蜡黄,她就是老杨二女儿,也是李无道的妻子杨云。

李无道实在搞不明白,前世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混账,家里重活累活都是妻子干,从来都没心疼过妻子半分,幸亏老天爷给了他重活一世的机会。

桌子上,几碗玉米粥,一盘子萝卜干,最显眼还是那一碗喷香油量的蛋炒饭。

毋容置疑,蛋炒饭是老杨家给李无道准备的。

这也是李无道前世的规矩,要么是蛋炒饭,要么是鸡蛋面,主要是老杨家条件差,要不然,李无道恨不得顿顿大鱼大肉。

至于老杨家的人就算吃屎,和他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李无道走到桌前,端起蛋炒饭,往杨小妮碗里弄了一些,剩余的都倒在杨云碗里,然后他拿着空碗盛了粥。

老杨全家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

从李无道进了老杨家门开始,家里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必须先紧着李无道来,李无道实在吃不完了,老杨家其他人才有机会吃到,这就是李无道定下的规矩。

别说一碗黄橙橙的蛋炒饭了,只要到了李无道碗里,哪怕是一个米粒,老杨家人都休想吃到。

用勺子捞了捞粥,一勺子粥里面,米粒都能数的过来。

“行了,都别吃了,等我回来。”李无道放下勺子,起身向外走去。

“这么晚了,你干嘛去?”杨云下意识询问。

八十年代农村晚上根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基本上天一黑就睡觉。

“我去弄点吃的,指望你们,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李无道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凡是都需要循序渐进,如果冷不丁对老杨家太好,估计老杨家人会被吓到,就像刚才把蛋炒饭给杨小妮他们,他们看着李无道的眼神和看着二鬼子没多大区别,是真被吓到了。

李无道去了河对面老赵家。

老赵家是炸馓子的,手艺在十里八乡都是一绝,炸出来的馓子,哪怕隔着河都能闻到香味。

老赵家馓子价格和肉价差不多,一块五一斤,所以正常人家一个星期能够吃上肉,那和过年差不多了。

因为手艺的缘故,老赵家条件在全村都是最好的那一拨。

“赵叔,给我来三斤馓子。”

老赵家人也在吃完饭,老赵和老杨岁数差不多,老赵的儿子赵宇比李无道大两岁,老赵父子属于忠厚老实那种人。

当然,赵宇早就结婚了,老婆也很能干,早两年给老赵生了个孙子,唇红齿白的,简直就是老赵一家人的心尖肉。

“李无道啊,你来的不凑巧,馓子卖完了。”老赵满脸歉意。

老赵可不傻,李无道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无赖,穷的都快尿血了,馓子卖给李无道,相当于打水漂。

“赵叔,你少忽悠我,赶快给我称馓子,放心吧,钱明天就给你送过来。”老赵是怎么想的,李无道心里跟明镜似的。

“李无道,叔没骗你......”

“赵叔,你孙子长得真白净,长得了肯定是小帅哥,你们可要照顾好了,别让他碰着摔着,破了相可就找不到媳妇了。”老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无道给打断了。

此时,李无道正笑眯眯地捏着老赵家宝贝孙子白嫩的小脸蛋。

“三斤馓子没有了,这样吧,我家里还有两斤,行吗?”老赵吓得一激灵,他是不怕李无道,可宝贝孙子若是受到半点伤害,那就是割老赵的心头肉。

尤其像李无道这样的无赖,拳打老人,欺负小孩,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老赵绝对相信,李无道说得出做得到。

为了宝贝孙子,老赵二话不说,进了房间,给李无道称了馓子,两斤馓子,只多不少。

“赵叔,谢谢了。”

李无道拧着馓子,笑眯眯地离开了。

“爸,馓子卖给这种人,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干嘛卖给他。”平白无故少了两斤馓子,老赵儿媳有些心疼。

“固话说得好,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像李无道这样的人,咱惹不起。”老赵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吃吧!”

李无道回到家,把馓子放在桌子上。

吃着馓子喝米粥,也算是一种享受!

老杨他们站战战兢兢地坐在桌旁,吞咽着口水,却没人敢主动拿馓子。

李无道打开袋子,每个人面前放了一把,大大咧咧地说道:“都吃干净了,谁不吃,就是不给我面子。”

“李无道,我刚才吃了炒饭,已经饱了,你吃吧!”杨云小心翼翼地看了李无道一眼。

杨云总觉得李无道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杨云又说不清。

“瞧你瘦不拉几的,晚上关了灯,都不知道哪是你前胸,哪是你后背!”李无道撇了撇嘴。

“噗嗤!”

杨小妮刚喝到嘴里的粥,一下子喷了出来。

至于杨云更是小脸绯红一片。

如果说,李无道前世还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他嘴巴特别甜。

好听点,嘴巴抹了蜜;难听点,就是标准的臭流氓!

对于老杨家来说,今晚能吃到这么多馓子,也算是过年了。

老杨家总共三个房间,其中一个主卧室,两个侧卧,三个卧室是并列在一起的。

当然,主卧室是被李无道霸占了。

“真漂亮!”

卧室内,看着眼前这张清纯而又靓丽的面孔,李无道心神有些荡漾。

他实在搞不明白,前世自己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守着,竟然每天出去瞎鬼混!

躺在床上,从背后温柔地搂住了杨云。

杨云娇柔的身体微微一僵,在她的记忆中,李无道从来都没有如此温柔过。

或者说,从结婚到现在,李无道都没碰过她。

并不是她没有魅力,而是李无道新婚第一夜,就在外面赌了通宵,输了精光。

清晨回到家,强行扒杨云裤子,准备睡觉,却发现杨云亲戚来了,李无道勃然大怒,将自己输钱全怪罪到杨云身上,直接暴揍了杨云一顿。

再到后来,似乎有了心里阴影,结婚好长时间,都没有碰杨云一下。

一直到后来一次偶然机会,李无道喝醉酒了,两个人才第一次亲密接触。

正因如此,刚才这样抱住杨云的时候,才会惊到她。

仔细想想,那个时候,自己挺混蛋的。

“别怕,我只想抱抱你!”李无道声音很温和。


结婚到现在,这是李无道第一次温柔的搂着杨云,不知为何,这一夜,杨云睡的很踏实。

清晨,目光落到李无道帅气的脸上,杨云觉得这一切仿佛做梦一样。

她轻轻起身,动作很轻,生怕惊醒李无道。

只是杨云刚动,李无道就睁开了眼睛,起床洗脸刷牙,简单喝点粥,吃点昨晚剩下的馓子,李无道就匆匆忙忙出门了。

整个过程,老杨家的表情都很古怪。

记忆中,李无道自从到了老杨家,从来都没有洗脸刷牙,每次十点之前,李无道雷打不动都在睡觉。

越是这样,老杨越是害怕,这一切太反常了,老杨生怕李无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王叔,早啊!”

李无道已经杀到了村长家。

“李无道,有事吗?”村长一家人正在吃早饭,村长老婆死的早,家中一儿一女,儿子前两年结婚了,只是儿媳肚子至今没动静,至于村长女儿还在读高中,人长得漂亮,可脾气也很大。

村长对李无道这样的人,内心极为讨厌,可表面绝不敢流露出来,真要得罪了,谁也不敢保证,会弄出什么事。

别说是村长了,恐怕整个村里人都差不多,背后把李无道骂成一坨屎,恨不得掐死他,可当面都笑脸相迎,谁也不敢轻易招惹。

“王叔,我想把村里老水塘承包了。”李无道也不废话。

村里有几个水塘,那都是采取承包制,当然,几个优质水塘,早就承包出去了。

唯有一个老水塘,面积很大,可水太浅,再加上家家户户生活垃圾都倒在水里,导致淤泥很厚,并不怎么适合养鱼,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承包。

“李无道啊,你承包老鱼塘可以,只不过,你也知道,村里也有规定,承包老鱼塘费用是一年一千块,你要是能拿出钱,那么老鱼塘承包权就归你了!”李无道是什么德行,村长比谁都清楚,所以村长提前把话说死。

“嘿嘿,王叔,要钱我现在没有,但是老鱼塘我必须承包,你帮我想想办法!”李无道笑眯眯地看着村长。

这就是标准的混不吝,耍无赖!

村长差点被李无道的话给噎死!

“李无道啊,不是叔不想帮你,可村里是有规定的,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啊!”村长一脸苦笑。

“王叔,你过来一下,我想和你单独聊两句。”李无道向村长招了招手。

村长满脸狐疑,只是起身和李无道走到了角落。

“王叔,你和田婶那事,估计还没人知道吧,要不要我帮你宣传一下?”李无道贼兮兮地看着村长。

“你.......你怎么知道的?”村长吓的寒毛倒竖。

村长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好面子,这种事若是传出去,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嘿嘿,王叔,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看着吧,只要你能帮我搞定老水塘,我肯定给你保守秘密!”李无道算是抓住了村长七寸。

其实在前世的时候,村长和田婶的事,隐藏的很好,一直到后来,田婶怀孕了,事情才抖了出来。

“好吧,我帮你想办法。”村长无奈地点了点头。

“对了,王叔,最近村里老孙总去骚扰田婶,要不要我去教训他一下?”李无道补充了一句。

“这不太好吧!”村长嘴上是这样说,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对于老孙有事没事总去骚扰田婶,村长也很头疼,田婶都向村长抱怨好几次了,关键老孙是老光棍,还有点无赖,所以村长拿对方也没办法。

如今,李无道的提议,算是说到村长心坎上了。

“嘿嘿,我明白了!”李无道是心领神会。

“对了,王叔,我要和村里借用一下水泵和拖拉机,你给我写个批条!”李无道是顺着竹竿往上爬。

“没问题!”

水塘承包都能打白条,更不用说借工具了。

有了村长批条,李无道直接去找了大壮。

大壮是李无道的死党,长得五大三粗,榆木脑袋,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打架是一把好手,从小到大都是跟着李无道屁股后面混,李无道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前世,李无道和人打架斗殴的时候,大壮帮李无道挡了致命一击,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了,对此,李无道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是欠大壮的。

“道哥,就这水塘能有鱼吗?”大壮和李无道把水泵架了起来,看着浑浊,脏兮兮的水塘,大壮下意识询问。

确实,这老水塘真有鱼的话,恐怕也轮不到李无道承包了。

其他几个水塘,承包价都是两千多,而老水塘承包价一千,那都没有人要,足以说明一切。

李无道之所以承包这水塘,说白了,那是前世的记忆,前世记忆中,老水塘没有人承包,后来,村里把水抽干了,准备清理淤泥,深挖扩建鱼塘,结果却没想到,水塘里面都是值钱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