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被女友背叛之后我无敌了

被女友背叛之后我无敌了

指马为鹿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秦哲与王丽是大学就认识并且在一起的爱人,没想到五年的时间,他以为两人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却在他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收到女友的一张打胎单。看着王丽丝毫不愧疚的神情,秦哲的心中除了难过就是痛恨,他深深的明白自己这是被欺骗了,五年来他尊重女友碰都没碰她一下,谁想到她早已成为别人怀中物。

主角:秦哲,王丽   更新:2022-08-19 1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哲,王丽 的玄幻奇幻小说《被女友背叛之后我无敌了》,由网络作家“指马为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哲与王丽是大学就认识并且在一起的爱人,没想到五年的时间,他以为两人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却在他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收到女友的一张打胎单。看着王丽丝毫不愧疚的神情,秦哲的心中除了难过就是痛恨,他深深的明白自己这是被欺骗了,五年来他尊重女友碰都没碰她一下,谁想到她早已成为别人怀中物。

《被女友背叛之后我无敌了》精彩片段

“秦哲,我们分手吧?”原本是情侣约会的情侣咖啡厅,女友王丽将一张打胎单拿出来向着秦哲道。

只见打胎单上写着王丽的信息,姓名:王丽,性别:女,年龄……

“你……你打胎?”秦哲身影趔趄的晃了晃,如果王丽怀孕的是他的孩子,那王丽打掉了还好。

可问题是,他跟王丽从大一下学期一起相恋到大学毕业工作一年多。

他都没碰过王丽。

王丽总是说,要把一切的最美好,留到新婚之夜再交给他。

而如今。

王丽却去打胎了,那不用想,王丽肯定被别的男人。

怀了别的男人的种。

“谁的,你的肚子被谁弄大,你去打了的?”秦哲声音变得沙哑。

“这重要吗?你刚才说要见我,我把你约来这里,就是要跟你说分了的。”王丽站了起来。

“为什么不重要,我跟你谈了五年,连吻你都不让我吻,最多就让我牵一下你的手,如今你却被别人弄大了肚子去打胎,你告诉我不重要?”秦哲拦住王丽想要离开的路。

但也在这时,秦哲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是养母的女儿,也就是他妹妹秦雨打来的。

“哥,你跟丽姐拿到钱没有……”

听到秦雨这话,秦哲这才想起来,他这次约见王丽,是要跟王丽拿一些钱去给秦雨的。

医校毕业的秦雨跟已经有五年从医临床经验的朋友,打算合开一家诊所。

但两人贷款下来的钱不够,所以秦雨便想跟他先借点。

可他的钱每次一发工资,他就全给了王丽,只能来找王丽了。

没成想,王丽却甩给了他一张被别的男人弄大了肚子的打胎单。

“拿到了,等下哥拿来给你!”秦哲向着秦雨道。

等挂了电话,他便向着王丽:“分了可以,我秦哲就当我瞎了眼居然会喜欢你,但,你要把我这一年多工作以来的钱,全都还给我。”

“笑话,那些钱是你这个舔狗当时心甘情愿送给我的,我早就拿去买LV迪奥等明牌包包跟服装等花完了,我凭什么还给你。”

“让开!”王丽说到最后,干脆一把推开拦住她去路的秦哲离去。

来到楼下,见到有一名开着豪车的锦衣青年正在等着。

王丽便走向青年主动在青年脸上亲昵的吻了一下。

而青年的大手,则丝毫不顾及这是大庭广众的攀上王丽的身躯。

这让也从咖啡厅里出来的秦哲哪里受得了。

因为不想用,这青年肯定就是将王丽肚子弄大去打胎,从而让秦哲头顶变得一片绿绿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始作俑者。

而且这个始作俑者秦哲还认得,乃是他跟王丽同校同系的学长。

同时也是他跟王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他们所在公司的领导,策划部的经理赵凯。

“赵凯!!”秦哲大怒的便向着赵凯冲了上去。

“砰!”秦哲一拳打在了毫无防备的赵凯脸上。

同时也将赵凯激怒了。

“玛德,敢打老子!”赵凯反击的打向秦哲,而且赵凯学过散打与跆拳道等。

秦哲哪里是赵凯对手。

没几下,秦哲便被赵凯打在了地上,可赵凯依然丝毫没有就此放过秦哲的意思。

赵凯不但是秦哲与王丽所在公司的领导,企划部的经理,同时也还是一名嚣张跋扈的富二代。

他一边继续对地上的秦哲拳打脚踢,一边大骂:“玛德,就你这种货色也敢打老子,老子不怕告诉你,老子一年前就跟王丽在一起了,王丽一年前也早就开始为老子打胎了,算上这次,王丽已经是第七次为老子打胎了,你能拿老子怎么着?”

“好了,阿凯,别打了!”最后,还是王丽见到秦哲被打的实在是太惨,王丽怕打出人命,这才拉着赵凯离开。

只是,也就在王丽拉着赵凯离开时,他们却丝毫没有注意到。

原本被打的惨不忍睹的秦哲,当鲜血顺着秦哲的脸颊一点点往下流。

流到秦哲胸口上据秦哲养母所说,在捡到秦哲时,就已经戴在秦哲胸口上的古朴龙形玉佩的刹那。

龙形玉佩居然化作一阵闪光的入了秦哲脑海。

然后,紧接着,一道苍老久古的声音便在秦哲脑海里响起:“小子,我乃长青道祖,吾现在将吾的《道典丹经》传给汝……”

……

当秦哲醒来时,他胸口上戴着的古朴龙形玉佩看似没什么变化,居然还完好损失。

这让秦哲不由先是一怔,可也在这时,他脑海里却真的出现了《道典丹经》这本包括了看相,风水,符法,诅咒,修道,功法,以及各种能够医治疑难杂症,甚至是起死人而肉白骨的药丸与丹药配方。

“哈哈哈!”秦哲忍不住大笑,然后感觉腹中剧痛难受想要大便的他,这才起身快速奔向附近的卫生间。

只是在他将卫生间隔板门打开的刹那。

他傻了,只见一个漂亮倾城与绝丽之极,且气质高冷如冰霜的女人正在里面,一下子让他看了一清二楚。

“啊,这是女卫生间,你来女卫生间干什么,死流氓,变态,色狼……”

听着女人悦耳以及无比动听的高分贝大吼,秦哲一看。

见到果然是女卫生间,他不由满脸尴尬,都是他刚才见到脑海里真的有《道典丹经》太过高兴,再加上腹中憋着实在难忍只想快点找到卫生间解决没注意下,竟然进错卫生间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进错卫生间了!”秦哲连忙道歉的赶紧开溜。

要不然等下女子的大叫叫来的人太多,他想溜都溜不了了。

不过,他重新去找了个卫生间解决之后刚回到家,远远的就在家门口,他妹妹秦雨,竟然正在被一名青年带着其他四名流里流气的青年围着。

这青年是王丽的弟弟王坤,自从第一次见过秦雨之后。

王坤一下子便被秦雨的乖巧与美丽所吸引,一起缠着秦雨想要跟秦雨处对象,想让秦雨做他女友。

只是,王坤只比王丽小两岁,初中刚读完就辍学到社会上来做小混混,完全是不学无术。

秦雨怎么可能会看得上。

但碍于秦哲与王丽的面,秦雨只好一次次的婉拒。

可王坤依然还是不死心,依然还是一次次的来纠缠着秦雨。

这让秦雨也开始不胜其烦了。

“王坤,你要我告诉你多少次,我们之间不可能,我是绝不会答应做你女朋友的,你懂吗,明白吗?”

“你不做也得做,我刚才已经听我姐说,她已经跟你那个废物大哥秦哲分手了,你要是再不答应做我女朋友,那你就不要怪我对你还有你那个废物大哥不客气,我以后见你那个废物大哥见一次打一次,至于你,你要是不答应,你信不信哪天你走在路边,我叫我的这几个兄弟把你拉到巷子里。”

“你……”秦雨被气得娇躯颤抖,可面对王坤这种上学少。

法律意识淡薄,而且还在社会上当了这么多年小混混的王坤。

她还真担心,她要是不答应,王坤就会真的做得出。

“滚!!”见到秦雨小脸上的担忧与担心,秦哲快步走了上去道。

“秦哲,你当你还是在跟我姐处对象?是我未来的潜在姐夫吗,我告诉你,我姐刚才已经跟我说,她与你分了,你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秦哲:“你可以试试!”

“好,试试就试试,哥几个,给我揍,狠狠的揍他丫的,叫他妈等下真的不认识他!”王坤阴狠的向着身后的其他四个人就是一挥手。


“不不,等一下,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见到王坤与其他四名青年真的要向秦哲动手,秦雨连忙大吼。

“什么犯法,告诉你,老子的拳头就是法!”王坤阴喝的道:“不过,想让老子不动手也可以,除非你答应做老子的女朋友,今晚跟老子去酒店睡,另外叫你这个废物哥哥赔偿老子一万块损失费。”

这分明是讹诈啊。

秦哲直接将秦雨拉到一边的看向王坤:“让我赔偿一万块没有,想让我妹做你女朋友,也不可能!”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哥四个,动手!”王坤率先便挥拳冲向秦哲。

但已经得到《道典丹经》的秦哲,可不是原来的秦哲了。

他在刚才回来的路上,已经修炼了《道典丹经》里的修道功法。

他现在要对付王坤与这四名青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砰!”秦哲后发先至的一拳砸在了王坤的脸上。

在王坤发出惨叫的同时,他两脚快速的接连横扫,其他四名青年就也飞了出去。

四名青年与王坤不服气,在社会上充当小混混对于打架非常擅长的他们又冲了上来。

可是,这次他们的下场更惨,每个人都皮青脸肿的。

特别是王坤,有几颗牙齿都被秦哲打了下来。

他们没敢再冲上来,只是放了句狠话之后,便满脸怨毒的离开了。

回到家的楼下,刚巧王丽带着赵凯从车上下来。

“阿坤,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见到王坤被打的样子,从小就对王坤扶弟魔的王丽立即问道。

王坤咬牙:“是秦哲那个杂碎打的!”

“秦哲那个废物舔狗敢打你们?”王丽撒娇的看向赵凯:“阿凯,你要帮我弟弟他们!”

赵凯:“放心,教训那个废物还不简单,我都不屑对你出手,我认识道上的陈爷,我叫陈爷叫几个人去收拾他就可以。”

……

秦哲的家门口,虽然王坤已经离去,秦雨却依然担心:“哥,你这么打了王坤,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怎么跟他姐姐分手了,是不是因为你想要去跟他姐姐拿一些钱借给我?”

“王坤你不用担心,而且我跟他姐分手,也不是因为想要去跟他姐拿点钱借给你造成的。”说着。

对于王丽一年前开始就背叛自己,已经为赵凯堕了胎七次这样的事。

秦哲实在是无法向秦雨启齿。

正好又见他养母陈治凤没在家,他干脆就向秦雨转了话题:“妈呢,怎么没见在家?”

秦雨:“妈去快餐店了,我原本想着趁今天有空,去大快餐店帮帮妈,哪想到刚出门就被王坤给堵住。”

“那我们过去!”秦哲率先向着快餐店而去。

虽然他只是陈治凤收养的,并且在收养他的随后几年。

他养父秦大山便去世了,可陈治凤一个人养秦雨这个女儿就够辛苦了,但却依然一直将他视为己出。

对他比亲生儿子还亲。

“哥,你看!”就在快来到陈治凤位于家里不远的快餐店时,秦雨忽然手指向街道大街中央的道。

秦哲看去,只见,他的养母陈治凤正在与一名肤白貌美,穿着包臀裙,浑身上下该凹的凹。

该凸的凸,身材诱人与迷人之极的年轻女子发生与争执着什么。

“妈,这是怎么回事?”秦哲与秦雨连忙向着陈治凤走了过去。

“是……”陈治凤缓缓道来。

原来,陈治凤的快餐店主营的是大众消费快餐,价格比较便宜。

来吃饭的大多也是在附近做一些苦力的底层人。

再加上陈治凤的快餐店物美价廉,随便吃,管饱管够。

所以陈治凤见中午的快餐买的太好,厨房里的菜都快卖完了。

就准备骑着三轮车到菜市场再去批发一些菜。

可哪想到,陈治凤刚骑着三轮车出快餐店不久,就由于这里街道老旧狭窄,再加上一些车辆乱停乱放,然后不小心之下。

就与眼前这名刚刚从车下来的肤白美貌女子撞在了一起。

这导致陈治凤的三轮车不但撞到了女子的车子,而且三轮车的边角处还划破了女子洁白的小腿。

在女子的小腿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

不过,这女子倒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她见秦哲与秦雨过来,她便看向秦哲与秦雨,道:“我看你们也不像什么有钱人,我这车可不便宜,我就不要你们赔了。”

“可我的小腿被划出了这几道口子,我一个女孩子,这以后要是留下疤痕了,我怎么办,我还怎么穿裙子?”

秦哲一看,这女子的车子,五百多万。

这要是维修下来少说也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竟然不要他们赔了。

于是秦哲,目光看向女子,道:“这样吧,小姐,谢谢你,如果你真的打算不追究我妈撞到你车子的责任,不要我们赔了,那你小腿上的伤,我保证给你治好,不给你留下疤痕了,你看怎么样?”

女子一怔,目光也是看向秦哲,道:“你是医生?”

“不是!!”

“那你怎么保证我的小腿上不会留下疤?”

“小姐你稍等!”秦哲转身跑进了附近的一家中药材店。

他虽然不是医生,也没学过任何相关的医学知识,但他《道典丹经》里面记载有专门祛除疤痕的丹经药方啊。

而且这种祛疤膏的药方,只是《道典丹经》最低级的药方而已。

秦哲在附近的中药材店将配制祛疤膏所需的药材叫中药材店顺便帮忙碾磨成粉末。

然后按照比例用温开水混合搅成黏糊状的祛疤膏后。

便拿到了女子的面前,:“小姐,只要你把这祛疤膏均匀的抹在你小腿上的那几道伤口上,我保证你的伤口马上就会不留下一丁点疤痕。”

“如果你要是觉得麻烦,而且毕竟是我母亲不小心撞的你,我也可以叫我妹妹代劳帮你抹上,至于我,我们男女有别,我就不亲自动手帮你了。”

不过,女子听秦哲刚才说秦哲不是医生,而且又见秦哲只是去附近的中药材店一会,就把这祛疤膏弄来了。

显然一点都不相信秦哲与秦哲的祛疤膏。

“算了,你们走吧,算我倒霉,我自己去医院看看,如果医院的医生说如果会留疤,我也不会再找你们。”

说着,女子就要离去。

不过,见到女子竟然什么责任都不追究就要离开了,秦哲更加想将手里的祛疤膏给她了。

因此,见到女子打开车门要上车时。

秦哲又是将手里的祛疤膏递了过去,道:小姐,这样吧,如果当你去医院,医院却说你的小腿会留疤时,请你务必要拿我的这个祛疤膏试一试。”


“好......好吧!”见到秦哲执意,女子只好随手将祛疤膏接过来扔到到了车上,随后驾车去了医院。

不过来到医院,经过医院的诊查,医生却表示,她小腿上的这几道伤口,伤到了真皮层的深层。

所以不管她怎么处理,哪怕就是去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医生,她的小腿上肯定或多或少也都会留下疤。

这让女子一想到以后她原本洁白如玉,让无数男人垂涎的小腿上会留下这么让她无法穿裙子,无法再完全展现她身材的疤。

她真是有一种心态几乎要炸的冲动。

不过,当从医院回到车上,无意间见到刚才秦哲交给她,被她随手扔在车上的祛疤膏时。

再想到她离开时秦哲所说的话,说当她来到医院,医院说她的小腿上会留下疤,一定要请她拿着这个祛疤膏试试时。

刚才原本还一点都不相信秦哲的她,竟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心态。

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那祛疤膏一点点均匀的抹在了她小腿上的那几道伤口上。

然后,她只感觉一股舒服清凉的凉意袭来。

接着,她那小腿上的那几道伤口,竟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恢复了过来。

并且最后竟然真的连一丁点的疤都没留下。

这让她整个人都当场呆了。

终于,直到足足的过了好一会之后。

回过神的她,才兴奋呢喃的自语起来:“哈哈,那家伙竟然没有骗我,他竟然......竟然不是骗子,他的祛疤膏,真的把我伤口上的疤祛掉了,他肯定......肯定是个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与神医,那他能不能治好......治好我的外公呢!”

这么一想,女子赶紧拿着电话便打了过去:“喂,表姐,我刚才遇到了一个应该是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跟神医,我感觉他应该有办法治好我们请了很多名医,却治不好的外公。”

“雯雯,真的?”顿时,电话里一声女子冰冷之中又带着高兴的声音:“那你等我,我马上来找你,你带我去找这个高人。”

说着,没等一会,一名穿着肉丝,身材竟然比洪雯雯还要更加好,气质与长相也比洪雯雯还要更加漂亮高冷的得不像话的女子,便赶了过来。

这让洪雯雯原本就无比绝丽倾城的美貌与姿色在她面前,竟然瞬间有了一种相形见绌与自惭形秽的感觉。

不过对于女子美貌与气质完全完胜自己几大条街,洪雯雯倒是没有丝毫的嫉妒。

她向着美貌倾城的女子挥手:“表姐,这里!”

“那个神医呢,快带我去!”女子直接从自己的车上下来坐上洪雯雯的车。

“啊,这......”洪雯雯突然有些忍不住挠了下后脑勺。

因为她才想起来,她跟秦哲的养母陈治凤发生事故完全就是无意中发生的。

再加上她刚才根本就不相信秦哲的祛疤膏,而且她也没追究秦哲他们的责任。

这让她到现在甚至连秦哲跟秦雨还有陈治凤叫什么都不知道。

这让她带她表姐上哪里去找秦哲?

不过,她仔细一想,想到了那家中药材店,秦哲当时去里面买了药材来制祛疤膏。

如果秦哲不是用现金付款,那她就能通过那家中药材店查到秦哲的信息。

于是,她带着女子先去了那家中药材店。

不过,由于这家中药材店就在秦哲养母陈治凤快餐店的附近。

秦哲又经常到陈治凤的快餐店帮忙,中药材店的人都是直接认识秦哲的。

所以,她们根本不用再去查秦哲的信息,直接通过中药材店的老板,找到了秦哲养母陈治凤的快餐店。

“喂,高人,你那么厉害,能不能帮我跟我表姐也治治我外公?”一见到秦哲与秦雨正好在陈治凤的快餐店里帮忙,洪雯雯立即便兴奋的带着女子赶紧上前去的向着秦哲道。

但,就在秦哲的目光与洪雯雯旁边的女子四目相对时。

秦哲瞬间傻了,女子瞬间也傻了。

“是你,你这个死变态,臭流氓!”女子顷刻忍不住的向着秦哲大怒。

因为女子,竟然是秦哲之前因为刚得到《道典丹经》太过高兴兴奋。

竟然走错卫生间,去到女卫生间,并将对方从头到脚完全看光了的那名绝丽倾城,且气质高冷如若冰霜的那名女子。

“表姐,你......你们认识?”洪雯雯也完全没料到女子,一见到秦哲,就这么骂秦哲。

“我跟他不认识,他也不是你说的什么世外神医与高人,他就是个专门进女卫生偷看的死变态,色狼,我们走。”女子拉着洪雯雯就要走。

她感觉她很倒霉,她今天肚子只是有些不舒服,便去那个公共卫生间上了一下卫生间。

可没成想,当时卫生间里的其他隔间里都有人。

就剩下她当时去的那个隔断由于里面反锁的门栓坏了。

没人去,她感觉她憋不住了,就去了。

可她刚解决到一半,秦哲这个‘死变态色狼’就闯了进来,并将她从来还没被男孩子见过的一切,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个......”看着女子带着洪雯雯离去,秦哲原本想要叫住女子解释清楚。

可想到这种事,只怕他解释了女子也不会信,反而会越描越黑。

他干脆也停住了。

不过没一会,原本被女子拉着离开的洪雯雯竟然回来了。

并且那绝美的小脸上,还一脸的好奇八卦的走向秦哲:“你......你竟然闯进女卫生间,把我表姐那个......那个冰美人看光了?”

秦哲满头黑线,洪雯雯一个看起来娇滴滴与乖巧的女孩子,竟然爆出这样的话来。

但这时,洪雯雯又道:“喂,我刚才怎么着也没追究你们你妈妈撞了我的车还有刮伤我小腿的责任,你能不能看在这个的份上,替我去治治我外公,我外公病的很重,我们请了很多成名多年的名医,都没有办法治好。”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