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病娇男的可爱娇妻

病娇男的可爱娇妻

雪玲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白多多样貌丑陋,年逾三十还没能嫁出去,还被大师批命说命定之人是个短命鬼。玄学大佬白多多才不在意那些,专心研究自己的玄学事业,本以为嫁给病娇大佬,等他两腿一蹬,自己继承亿万遗产,成了超级富婆,谁想纪怀凛的身体竟日渐转好,就连对她十分厌恶的婆家人,都觉得她这冲喜冲的好。

主角:白多多,纪怀凛   更新:2022-08-19 1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多多,纪怀凛 的玄幻奇幻小说《病娇男的可爱娇妻》,由网络作家“雪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多多样貌丑陋,年逾三十还没能嫁出去,还被大师批命说命定之人是个短命鬼。玄学大佬白多多才不在意那些,专心研究自己的玄学事业,本以为嫁给病娇大佬,等他两腿一蹬,自己继承亿万遗产,成了超级富婆,谁想纪怀凛的身体竟日渐转好,就连对她十分厌恶的婆家人,都觉得她这冲喜冲的好。

《病娇男的可爱娇妻》精彩片段

“让我救这个男人也可以,但前提是,他,不能娶夏落雪!”

北城夏家,清亮的嗓音回荡在大厅内,直接让在座的夏家人跳了起来。

“什么?白多多,你不要蹬鼻子上脸!”

夏夫人林美莲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都炸毛窜起。

“不过就是一个丑八怪私生女,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她尖叫出声,满眼都是愤怒。

这是白多多被找回来的第三天。

两个小时前,她正在私人别墅小区门口摆摊算卦。

两个小时后,她就把夏家的金龟婿给拦截到了家里来。

白多多笑的花枝乱颤,白T牛仔裤,一头浓密如海藻般的长发高高束起,露出一张清纯绝丽的脸。

可就是这么一张好看的娇容上,却被一颗大黑痣遮住了脸颊的一半儿,丑的让人辣眼睛。

“林美莲,你这么言之凿凿的,是忘了为什么把我接回来了吗?”

夏家小门小户,若非因为夏成志当年娶了白婧蕊,也不会从一个凤凰男,一跃成为有钱人。

然而,和所有的烂俗剧情一样,夏成志套路了生病的白婧蕊,抛妻弃女,直接让小仨母女登堂入室,导致白婧蕊心灰意冷,自杀了事。

此后,白多多就被丢到乡下远亲家抚养。

直到夏成志经营不善,需要动用白家的老底时,才发现必须要白多多开启,这才慌不择路的把她接了回来。

可没成想,这丫头不仅毁了容,还神神道道的。

被戳中痛点,林美莲恼羞成怒,却碍于金龟婿纪怀凛和纪老太太在场,只能强忍下来。

“你……白多多,你不要欺人太甚!”

白多多嗤嘲一声,大大咧咧的依靠在沙发上,嚣张妩媚:“我说,你也知道我姓白呢?所以,我为什么要帮你?”

若非连到了命定的时候,白多多才不会下山来。

不过是一把卦术,就足以让纪老太太相信,她可以救那个病秧子。

但事实上,白多多确实可以救纪怀凛。

“夏太太,何必这么疾言厉色。”

纪老太太适时的出声,一头白发霜霜,但饱经风霜的眼眸中却充满锐利,她用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面,才沉声开口:

“小丫头,你为何说怀凛不能娶她?”

白多多挑眉,神色正正:“夏落雪正官星弱,会透支未来丈夫的身体,伤官见官,摆明了干啥赔啥,这种命格自己差劲就算了,还会妨碍另一半的气运,所以,别说是这位病秧子,就连普通人都受不了。”

说白了,这丫就是一克夫命。

夏落雪被当众说衰,登时气的脸色发青,她倏地站起来,声音尖刻。

“白多多,你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

当初要不是因为算命,她怎么可能找得到纪怀凛这种男人?

他们明明就是天生一对!

“你就是个江湖骗子!纪奶奶,您千万别相信她的鬼话,算命的说过,我和纪先生是天作之合!”

“天作之合?怕不是天‘作’之合?”

白多多嘲讽的毫不掩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夏落雪,说谎就不怕闪了舌头?”

夏落雪精心做的鼻子都要气歪了,恼羞成怒之下也口不择言:“你……你个小贱人,哎呦!”

话都没说完,就一口咬上了自己的舌头。

瞧瞧,真的闪了舌头。

白多多一撇嘴,故作无辜。

辛辛苦苦修行二十载,别的没学到,就是学会了乌鸦嘴。

说啥是啥。

这真不怪她!

当初白多多被夏志成丢到乡下,那家人收了钱就把她送去了山上的道观,这一养,就是二十年,这期间,她修行一塌糊涂,算起卦术来却如鱼得水。

无他,就因为好的不灵坏的灵,天生嘴巴有毒。

“纪老太太,您不要听这个野丫头胡说八道!”

林美莲着了急,毕竟这门姻缘关系着夏志成公司的未来,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这丫头在乡下不知道跟什么江湖术士学了点骗人的招数,您慧眼如炬,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鬼话,我们家落雪那可是福星,和纪先生是天生的良缘!”

福星?

白多多差点笑死,毫不客气的拆台:“也对,要不是因为夏落雪,你也不能嫁进夏家不是?”

她顿了顿,眼神一瞄旁边脸色发黑的女人,还不忘调侃揶揄:“你想母凭子贵,夏志成重男轻女,一对狗男女一拍即合,没想到生出来是个女儿?”

小仨登堂入室的伎俩,被她运用了个炉火纯青。

可谓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你……!你含血喷人!”被当众戳穿,林美莲差点无地自容。

白多多摆了摆手,“得了,少废话了,纪老太太,您怎么看?”

纪老太太闻言,眼神微眯:“小丫头,你想怎样?”

白多多一双美眸闪了闪,仿佛星辰大海一般,嘴角一挑,露出一抹明媚的笑。

“我,要嫁给他!”

纤纤玉指一抬,直直的指向了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他一袭墨色衣衫,初夏的天气,却还披了一件毛毯。

肩宽身阔,伟岸的身形因为生病而显得过于萧瑟,俊美如铸的容颜,却惨白的好像一张纸,一双狭长的墨眸透着如刀锋般犀利的厌世欲。

病态,幽冷,娇贵的小公子哥儿。

白多多喜欢。

一脸短命相。

嫁给这样的人,早早就可以继承遗产。

到时候拿到钱,再给祖师爷修一个漂漂亮亮的道观,还可以收钱!

想想就钱途光明。

白多多越来越佩服这个老家伙了。

临行之前,她就被这白胡子老头托梦,说她若想得道,必须经历一劫,与人成亲,方能修成正果。

本来她还不信,直到两个小时前,在小区门口,见到了纪怀凛。

好家伙,这根本就不是她必须经历这一劫,是他命里有她一劫!

这话一出口,夏落雪先疯了。

“白多多,你疯了吗?纪先生是我的未婚夫,你哪儿来的勇气说这话,我看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林美莲也慌了神,她赶忙看向纪老太太,劝慰出声:“纪老太太,您千万别信这丫头的话,她失心疯了!”

 


失心疯?

白多多笑了,可意外的是,纪老太太也笑了。

“夏太太,孩子们的婚事,终究还是要他们自己做主的。”

她这话一出口,夏太太的脸瞬间白了一下,她有点慌张的开口:“可是……可是大师说了,必然是夏家的女儿,才配得上纪先生——”

“您也知道的,他说的是夏家的女儿。”

纪老太太打断了她的话,话锋一转,直接让夏落雪母女浑身冰冷。

“但是,这位小姐,好像也是夏家的女儿吧。”

什么?

夏落雪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边的白多多,那丑样儿,那没教养的德行……就这?

纪老太太也能看上眼?

“纪老太太,这凡事也讲究先来后到的,更何况这个白多多长得,实在是——”

“我们纪家找儿媳,看的从来都不是脸。”

纪老太太的声音拔高了一层,语气也染上了一层威压,瞬间让林美莲闭了嘴。

她说完,转头看向了不远处一直安静如神邸的男人,才淡淡开口:“怀凛,你觉的呢?”

纪怀凛沉默,苍白的薄唇却抿成了一条直线。

纪老太太知道,这是他不悦的征兆。

可良好的教养却让他没有发脾气,只是冷冷的开口:“我的婚姻,不需要一纸宿命来安排。”

原本,他今天也是来退婚的。

可,万没想到,竟然看了这么一出闹剧。

可笑。

纪老太太也有点不悦,她颦眉:“怀凛——”

“奶奶,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纪怀凛没有给她训斥的机会,直接抬了抬手,身后的助理便直接将人推走。

林美莲见状,立刻再次燃起了希望,着急上前:“纪老太太,您看纪先生这样子,怕是也不同意——”

“他同不同意,都不要紧。”

纪老太太漫不经心的开口,逡巡的视线却落到了不远处的白多多的身上。

“只是,多多,你觉的呢?”

亲昵的两个字,直接让林美莲母女如遭雷击。

白多多突然被care到,立刻耸了耸肩:“我?我都行。”

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好说。

若非命定之术已到,什么婚姻大事,根本不在她的人生规划范围内,否则就算那老头说她孤独终老,她都没有任何感觉。

但如果他说她以后赚不到钱,她肯定愁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觉。

而此刻,一旁的林美莲见状,已然开始着了急,连忙开始补救:“纪老太太,您要是真的不放心,大可以叫算命大师过来重新算一下,毕竟纪先生的婚姻大事,草率不得。”

算命大师?

白多多闻言,顿时眉心一拧。

这名儿,听起来就不靠谱,她咂舌:“该不会又是什么‘半仙儿’之类的吧?”

江湖术士和玄门弟子,是有本质区别的。

术士看不起看相的,玄门弟子看不起江湖骗子。

这个鄙视链根深蒂固,只不过,大多数人,都被这种江湖术士所蒙蔽。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摆个地摊儿维持生计都困难。

夏落雪听到这话禁不住冷哼一声,横了一眼白多多,才道:“你知道什么,杨先生可是大师!是有名的卦师!”

白多多笑了。

确定是“卦师”不是“挂失”?

正说话间,林美莲便已然把人请了过来,白多多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道之乎者也的声音。

“不好意思,本座忙于修行,中途偶遇困顿,刚刚才化解,是以来迟了,还请各位多多海涵。”

白多多循声望去,就见到一个身穿青黑色长衫道袍的白胖儿男人信步走来,不多的头发扎成了朝天丸子头。

若不是看到了他的山羊胡子,白多多还以为相扑来了。

这熟悉的面相和声音,啧,还是个老熟人呐?

才十几年不见,这货居然已经成为“大师”了?

“杨大师,你终于来了!”

夏落雪仿佛见了亲爹一样热泪盈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冲上前,还不忘嘲讽白多多一番。

“这位是玄门杨大师,师从凌云大师,比那些不知道哪儿来旁门左道强得多!”

她边说边把人引到纪老太太面前,才笑的谄媚:“纪奶奶,正经的大师就在这里,不如,您再听听别人的话?”

纪老太太一生信奉这些,虽然这杨大力也名声在外,但到底,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她眼底露出了尊重的颜色,才沉声开口:“杨大师,我孙怀凛一直身子不好,许久之前,恰逢凌云大师指点,说需得冲喜才可,不知道您是否能算出,我孙的命定之人?”

杨大力装模作样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才掐着嗓子说道:“纪老太太莫急,我这就给您算算。”

说话间,他掐着肥胖的手指头,若有所思一下,才信口胡来:“您孙子这是被人所害啊,但是既然凌云大师说了可以冲喜治病,那么就必然有用,只是,这命定之人嘛——”

杨大力说话间看向了一旁的夏落雪,很夸张的“嗯”了一声,才说道:“此女面中包满,额头光亮,鼻高貌美,是个旺夫相——”

“嗤——哈哈哈哈!”

他的话还没说完,白多多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面中的包满垫了几斤玻尿酸,额头光亮难道不是发际线太高了?至于这个鼻子,低头都要戳中自己了,这叫旺夫相?”

她一语道破,直接让杨大力黑了脸。

“你是哪儿来的丑八怪,胆敢冒犯于我?”

哎呦呵,不记得了?

白多多直起身子,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

“杨——大力啊,你这路上来的晚,遇到的困顿,该不会是骑共享单车变道儿被交警叔叔抓了吧?”

这直呼其名直接让杨大力一愣,他心底咯噔一声,面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她?她怎么知道的?

“你……你是谁,哪儿来的野丫头,竟然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白多多颦眉,“啧”了一声,才起身走上前,嘴角一挑:“这孩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把姑奶奶给忘了?”

姑……姑奶奶?

杨大力闻言,满身登时跟着肥膘一颤,曾经的屈辱和恐惧瞬间袭来!

 


见到杨大力脸色惨白,林美莲立刻有点方:“大、大师,您这是怎么了?”

杨大力愣了愣,旋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初他见的“姑奶奶”可是个仙女一样美的人,跟这丑八怪有什么关系?

这绝对不可能,更何况,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知道?!

他咬牙,怒而出声:“你知道什么,黄口小儿,竟然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哎嘿?

白多多笑得前仰后合,嘲讽的毫不掩饰:“几年不见成‘本座’了?让我算算——”

她纤细的手指捏了捏,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咦,学了点皮毛,怎么了,居然因为手段下作被赶出来了,哎呀,大力啊,你这孩子怎么还是不学好呢?”

白多多虽然年纪小,但是年龄个位数的时候就已经进了道观。

凌云大师虽然被称为“大师”,但白多多的资历却比他老得多。

论辈分,他还要管她叫一声“师父”。

没办法,谁让咱们天赋异禀呢?

所以,就算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也不配在她面前放肆。

凌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这个招摇撞骗的小胖子。

“你……你这个妖女,你胡说什么?我看你眉间妖气冲天,只怕纪家先生出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杨大力被拆穿老底,怒火冲天中更是反咬一口。

可白多多是谁,丝毫不慌,只是眉峰一挑,气场十足:“直白说了吧,纪怀凛就是个短命相,可,他的八字却不是这样。”

倒不是她手眼通天,只是单单通过刚才观察纪老太太,这位老人家天庭包满坐满五福,根本不可能是白发送黑发的。

所以,纪怀凛也根本不可能英年早逝。

至于最开始算命,是她通过面相判断出来的,倘若这人的命格也是如此,那么只要她修为达到,逆天改命也不是梦。

“你……你什么意思?”杨大力结结巴巴,就连一旁的纪老太太脸色都倏地冷了下来。

“多多丫头,你可有改变的方法?当初许多医生都说,怀凛这孩子没救了——”

“医者治身,我,却能治魂。”

一句话,定乾坤。

林美莲气急败坏,怒斥出声:“你这个野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夸下海口?”

嘿。

白多多扯唇:“你这辈子命里没有儿子,别努力了。”

什么?

林美莲脑子“嗡”的一声,被戳到最痛的地方,气的嘴唇都哆嗦。

“白多多,你居然敢诅咒我我们夏家断绝香火?!”

夏落雪着了急,但白多多却有点疑惑,幽幽的开口:“并没有啊,夏家有男丁。”

说话间,她掐算了一下手指,转头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美莲,突然偏头:“哦,好像不是你生的哦!”

一句话,瞬间让林美莲崩溃:“你……白多多,你胡说八道!”

就连一边的杨大力都听不下去了,直接怒斥出声:“你这个野丫头,犯口业不积德!居然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白多多一顿,脸上缓缓的打出了一个“?”。

“我实话实说就是犯口业了?那么杨大师,你的裤子穿好了吗?”

“什、什么?!”

杨大力目瞪口呆,她怎么知道这事的?

十几年前,他还是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本想靠着几分皮毛去赚点钱,却没想到在大街上遇到了一个小姑娘,一袭白衣仙女下凡一般,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多管闲事。

正当杨大力想忽悠那对老夫妻买他的东西的时候,那小姑娘却当面拆穿了他的伎俩。

导致他被贻笑大方不说,连裤子都被人扯掉了。

丢人丢到大街上,实在是奇耻大辱。

只是,这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杨大力一阵恍惚,盯着白多多看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满脸的惊恐,哆哆嗦嗦的指着她:“你……是你?”

那个乌鸦嘴的小孩!

真的是她?!

“想起来了?”白多多笑眯眯,看着对面的人满脸的mmp,心情好的一批。

虽然当时的她只有五岁,但却已经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了。

“这……这不可能!”杨大力满脸的不可置信,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可能?

白多多摸了摸脸上的大黑痣,后知后觉,当初多么白嫩的一个小脸蛋儿,现在确实丑了点。

不过不影响她发挥。

“觉的不可能的话,要不要再试一次?”

白多多笑嘻嘻的建议,瞬间让杨大力一把攥住了自己的裤腰带。

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时刻勒紧自己的裤腰带!

“你……你敢!当初明明是你戏弄我在先——”

“戏弄你?你还真是长了嘴就胡说啊,当初难道不是因为你骗人没成功被打了一顿?我不过就是替天行道!”

这话一出口,登时让杨大力浑身的肥肉都抖了抖。

当年,她也是这么痞痞的坐着,嘴里叼着一根草,叫嚷着替天行道,然后就——

他浑身一颤,不敢再想下去,只故作恼火吼道:“你……你给我等着!”

说完转身就走,可是白多多哪里肯,连忙站起身:“哎哎哎,别急着走啊!喂,你出门小心啊,你有血光之灾——”

话音未落,即匆匆冲出大门的杨大力就惨叫一声。

“哎呦——啊!”

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抱怨的声音:“你跑什么啊跑,没看到井盖开着吗?哎哎哎,你咋还出血了呢?”

白多多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

她回头,刚好看到林美莲母女露出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怎么了,你俩还有意见?”

一句话的,登时如催命符一般,吓得夏落雪尖叫一声:“怪、怪物!你……你就是已个乌鸦嘴!”

白多多一脸无辜,说实话就是乌鸦嘴了?

啧!

她抱着肩膀,“这明明就是金口玉言好不好,还是,你也要我给你说两句?”

“你……你走开!”夏落雪真的怕了,转头就跑。

林美莲站在原地有点尴尬,连忙跟纪老太太道歉:“不好意思啊纪老太太,我……我也先去看看!”

她说完,也跟着脚底抹油。

无聊。

白多多一撇嘴,正打算收拾收拾去摆摊,却被身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叫住:“多多,请等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