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恶女娇花

重生恶女娇花

懒朵儿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前世的她,天之骄女,荣宠万分,却没能走好人生这条路,被狗男女洗刷欺骗,落得个众叛亲离的结局。重活一世,夜苒复仇虐渣,在不心软,撕去娇娇女的形象,开启了怼天怼地的酥爽人生。

主角:夜苒,南宫夜冥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夜苒,南宫夜冥 的玄幻奇幻小说《重生恶女娇花》,由网络作家“懒朵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天之骄女,荣宠万分,却没能走好人生这条路,被狗男女洗刷欺骗,落得个众叛亲离的结局。重活一世,夜苒复仇虐渣,在不心软,撕去娇娇女的形象,开启了怼天怼地的酥爽人生。

《重生恶女娇花》精彩片段

痛——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夜苒睁开眼睛,视线被一片迷离的红占据,那些鲜红妖娆的颜色,激起了她体内某种幽暗狠戾的气息。

耳边传来男人愤怒的咆哮,带着蚀骨的恨意,“夜苒,你怎么不去死?!”

然后是女人惊惶的怒骂声,“阿承,你疯了!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拉开少爷!”

两个保镖冲过来,强硬地拉开了揪着夜苒头发的男人。

一个中年贵妇跑过来,将夜苒纤弱的身体扶了起来,心惊胆颤地看着她满头满脸的血,“倾倾,你还好吧?”

夜苒强撑着即将溃散的神智,清冷乌黑的眼眸扫过四周,下一秒钟,眼底猛然浮上错楞与恍惚。

奢华的酒店,鲜花彩带,大红色的喜字,窃窃私语的人群……

这是……哪里?!

她缓缓地低头看向自己,一身雪白的婚纱,心口位置被血染红了,莫名透着一股凄艳。

夜苒彻底震惊,她在结婚……

怎么回事?!

对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恶地刮着她,眼神阴鸷,满脸扭曲的屈辱与愤怒。

他将一叠照片对着夜苒劈头盖脸的砸过去,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阴寒与嫌恶,“跟男人滥交,还想害死自己的亲姐姐……夜苒,你这样恶心歹毒、放荡不堪的贱货,我陆承发誓,这辈子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娶你!”

他将属于新郎的百合花扯下来,扔到她面前,转身冷漠地离去。

那中年贵妇又急又怒,连忙追了出去,“阿承,混蛋,你给我回来!”

夜苒看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心脏抽疼,陌生的感情与记忆涌上心头。

她脸色苍白,拧紧了眉,在陆承的身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刻,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裂,一慕又一幕混乱的记忆,喷涌而出。

夜苒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软,倒下去失去了知觉。

……

混沌的梦境中,鼻息间都是血与火的气息,一张张年轻坚毅的面孔,嘶喊声都带着血色。

她拖着重病的身躯,在无尽的黑暗中奔逃,厮杀,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同伴倒下……

“大小姐,走啊!”

“大小姐,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大小姐,活着回去,为兄弟们报仇!”

床上的女子睁开眼睛,平静的眼神看着天花板,眼眶微微湿润,许久,一颗眼泪溢出眼角,从她苍白的面颊上划过。

终于想起了,她究竟是怎么从千万里之外的锋烟战火中,来到这里的。

她死了。

是的,身为战场最高指挥官的夜苒,已经死了,被最亲近的人背叛,于绝境之地,踏着一地尸山血海,在敌人警惕惋惜的注视中,素手拔刀,一刀穿心而过。

自此,世上再无尊贵美丽的夜氏大小姐。

但却在遥远的夜城,多了另一个夜苒。

夜苒闭上眼睛,默默地敛下了悲伤激动的情绪,仔细梳理着脑海中那一段多出来的记忆。

这个被她占据了身躯的女孩,也叫夜苒,新婚之夜,满心欢喜的奔赴新郎,却被忽然出现的姐姐夜千柔拦住了去路。

对方笑容诡异又恶毒,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放在她面前,夜苒慌乱之下去抢照片,还没碰到对方,夜千柔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哭着喊叫起来。

照片洒了一地,全都是她衣衫凌乱的跟各种男人“纠缠”的艳照。

还没等她回神,谩骂羞辱的声音就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

新郎当众悔婚,冷酷的推开了她哭着解释的手,她的额头磕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血……

再次睁开眼睛的人,就变成了她。

属于两个人的记忆,走马观花般的,从脑海中,一件件清晰的掠过,融合,直到化为沉寂。

许久。

夜苒眨了一下眼睛,多么庆幸,她还活着。

她会活下去……

带着所有归于浩瀚的英魂们,回家,血恨!

……

“还没醒?”

“这都两天了,也没一点儿动静,不会死了吧?”

“活该!谁让她不要脸,跟那么多男人乱搞,给陆少爷戴了那么多顶绿帽子,还意图杀人灭口,这样恶毒的女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说起来也怪可怜的,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没一个人来看过她,楼上的VIP病房里,夜千柔那里可是门庭若市,不止夜家的人在,陆承也寸步不离的守着,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那位大小姐可算是熬出头了。”

“谁没事会来看一个草包?不止长得丑,心肠还那么恶毒,要死就死快点,晦气死了,这么拖着,我们得在这里守到什么时候——”

说话的护士,无意间抬头一瞄,就见一个纤细单薄的人影站在门口。

她穿着一身蓝色的病号服,长长的头发,寡白的脸,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妆容凌乱,额头上绑着一圈纱布,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一双空洞的眼睛,散发着幽冷的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们。

“啊——”两个护士被吓的发出一声尖叫。

夜苒的视线落在她们身上,空冷的眼睛,像清透的湖水,“请帮我准备卸妆的东西,还有衣服和鞋子。”

那两个护士对上她的眼神,打了个冷颤,不知怎么着就点了头。

夜苒微微一笑,阴森的表情多出一丝生气,无端变得耀眼起来,“我不会死。”

两个护士心虚的冷汗直冒。

“我母亲的遗嘱中留了夜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我,我就算什么都没有了,也还有钱。”

两个护士表情顿时僵硬,震惊睁大了眼睛。

天呐……

夜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得有多少钱?

陆家知道这个消息嘛?

夜家大小姐就算是落魄了,那也是贵族千金,想整她们这些打工族,易如反掌。

想到此处,两个护士冷汗涔涔。

“对不起,夜小姐,是我们嘴贱,请你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现在就去帮您准备东西。”

 


其中一个护士说完,拽着刚才那个诅咒夜苒死快点的护士,落荒而逃。

没过一会儿,东西就送了过来。

夜苒站在镜子前,用湿润的化妆棉,一点点擦去脸上厚厚的粉底跟口红。

自从陆琪告诉夜苒,她哥陆承喜欢妩媚性感的女人之后,这个傻女孩每天浓妆艳抹,穿着不适合她年龄气质的衣服,闹了不少笑话,还得了个名媛圈第一草包丑女的称号。

看着镜子里彻底暴露出来的真容,夜苒再一次愣住。

素白的小脸,没有血色,也没什么生动的表情,一双大眼睛,浓墨般深黑。

却是惊心动魄的美丽。

夜苒震惊的不是这份傲视群芳的美貌,而是这张脸的熟悉程度。

不止名字一样,就连样貌都一样。

夜苒垂下眼睫,忽然笑了一笑,这下子,回去之后,连解释的功夫都省了。

她盯着镜子里的脸,眉眼轻弯,眼角眉梢间带着一份独特的冷艳味道,“夜苒,我会为你报仇。”

她既然占据了她的身躯,那么就有义务,为这个无辜枉死的善良女孩,讨回公道。

……

“混小子!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夜苒的母亲临死之前,给她留了夜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有了那笔钱,我们陆家更上一层楼没有任何问题!”

陆夫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肉痛的心都在滴血,就差一点点,这些钱已经流进了他们陆家了。

都怪夜千柔那个贱人!

陆承穿着一身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体型高大,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精英的气息,闻言,脸色微沉,“妈,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夜苒亲口说的,不可能是假的!”陆夫人冷笑,“我早就告诉过你,夜千柔再漂亮,她也是个小三生的野鸡,夜苒才是夜家嫡出的大小姐,她母亲那样的家世,不可能不留东西给她,偏生你被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窍,居然做出当众悔婚的事,真是气死我了!”

陆夫人咬牙,气得胸口都在颤,指着夜苒的病房,“你现在立刻去,用哄得也好,骗的也好,以最快的速度跟夜苒把结婚证领了!”

陆承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冷冷的说,“我说过了,我不会娶她的!”

“你敢?!”陆夫人看到儿子就来气,但一想夜苒那副上不了台面的模样,还跟那么多男人“乱搞”过,语气又缓和了下来。

“阿承,我知道你喜欢夜千柔,但你面对的可是夜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再努力一下,你就是夜家最大的股东。”

陆承脸色冷漠,依旧不为所动,让他娶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想想就觉得膈应。

而且,他誓言都说出了,这个时候再去跟夜苒领证,岂不是自打嘴巴?

陆夫人又加了一把火,“你可想清楚了?有了夜苒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陆夜两家公司合并,就有望超越英皇,成为夜城最大的商业霸主,甚至可能直接进军京城,这样庞大的利益,暂时委屈一下夜千柔,又能怎么样?”

陆承眼睛微微一眯,“妈,你的意思是……”

陆夫人顺了一下肩膀上的披肩,冷哼,“现代人,结婚离婚是常有的事,她自己理亏在先,结了婚,你就算不碰她,她也不敢说什么,为了我们陆家的颜面,你跟她领证的消息当然不能公诸于众,这样也不算违背你昨晚说的话。”

“她对你那么死心塌地,只要你说几句甜言蜜语哄哄她,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她还不主动送上来?只要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到手,夜苒没了利用价值,随便你怎么对她都好。”

隔着一棵树,花园的长椅上,夜苒懒懒的晒着太阳,神情有点恹恹的,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夜,微微舒出一口气。

一个护士跑过来,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小姐,您要的东西到了。”

忽然出现的声音,惊动了陆家母子,他们目光看过来,就见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了一个人。

那人披着一头长发,穿了件纯白色的丝裙,露出两条光洁如玉的小腿,大约是怕晒,戴着一顶太阳帽,遮住了大半张脸。

唯一能看见的下巴,精致如玉。

即便看不到脸,但那一身沉静的贵气也令人不敢惊扰,也不知是哪家千金。

她身边的位置上,放了好几个奶茶杯,显然在这里坐了不短时间了。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陆家母子也不敢细看,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陆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就见那女子抬起一只素白的手,从护士接过了一样东西,红色的封皮,是一个户口本。

应该是去领证的……

这个念头划过脑后,陆承不知怎么着心里有点不舒服,他皱了皱眉,沉思片刻,实在想不通,最后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夜小姐,您拿户口本做什么?”护士好奇的问。

夜苒冲着她一笑,眸子嗔黑,“当然是结婚。”

……

五点钟。

民政局门口。

夜苒坐在长椅上,看着来往稀稀拉拉的人群。

第一任夜夫人的确给夜苒留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她要动那笔钱,必须是在婚后。

以她现在势单力薄的处境,找个人结婚,是最快最有效的解决途径。

她最终是要回家的,没必要将多余的心思浪费在夜城,而她对于写在夜家户口本上的伴侣名字,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

毕竟,此夜苒非彼夜苒,事成之后,她会补偿给对方相应的精神损失,甚至只要对方配合良好,夜城里的一切,都可以无偿送给他。

今天的日子似乎不怎么好,来民政局的,只有一小半领证的,还有一大半是离婚的。

夜苒等的昏昏欲睡,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五点五十分,无论是领证的新婚爱侣,还是离婚的痴男怨女,都走干净了。

夜苒从长椅上站起来,抬步刚准备离开,迎面却见一抹修长的身影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她脚步一顿,眼底多出一抹惊艳。

 


那是一个近乎只有黑白两色的男人,除了皮肤是白的,从头到脚一身黑。

夜苒无法形容他的样貌,因为他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像是被造物主精心打磨雕琢而成的,透着令人喜爱和痴迷的魅力。

说不出哪里美,但似乎哪里都好看。

尤其是此刻,天边残阳如血,他踏着一地暮色黄昏而来,黑暗尊贵的气场,压得天地似乎都失了亮色。

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深不见底,就连透白的指尖,都透着一股说不出味道的妖异。

夜苒震撼于他的俊美和气场,还有他身上的气息……

仔细回忆了一下,夜城似乎并没有关于此号人物的传言。

他是谁?

“少爷,盛小姐听了关于您那些不好的传言,逃婚了。”

男人精致的脸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出口的声线,好听到能令人耳朵怀孕,“三分钟内,去路边拎个干净的雌性生物过来。”

夜苒,“……”

雌性生物?

猫猫狗狗也行嘛?

简直比她还不挑嘴……

夜苒盯着男人观察了片刻,心中有了主意,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淡淡慵懒的笑,“这位先生,结婚吗?”

她扬了一下手上的户口本和九块九毛钱,“我请客。”

男人视线看过来,对上一双如海水般湛黑清透的眼睛,他的目光几不可查的滞了一瞬,深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锁住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自带蛊惑底色的声音,似乎本能地,就放的轻缓了一些。

夜苒微微一笑,“夜苒。”

男人冷酷的眼底似有某种异样的悸动闪过,却转瞬即逝,快的令人抓不住。

站在他身边的助理,惊讶地抬头看了夜苒一眼,眼中露出令人不舒服的打量意味。

夜苒?

夜家那位私生活放荡不堪,刚因为乱搞而被未婚夫当众悔婚的草包大小姐?

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被男人甩了之后竟然敢找他们家少爷接盘,当真是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

助理表情不悦到极点,张嘴刚要说什么,男人似有所觉,余光轻轻地瞥了他一眼。

助理心底一寒,低下头,冷汗淋漓地咽下了到嘴的反对。

男人专注地凝视着夜苒,目光摄人,眼底带着一抹深谙和审视,隐隐透出一抹不自觉地侵略性。

夜苒以为他在权衡利弊,洁白的小脸上满是自信,出声解释:“你需要一个妻子,我需要一个丈夫,你跟我结婚是双赢的局面,领证之后,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会尽力配合,同样的,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不能袖手旁观。”

虽然目前,她的设想中,仅仅只是需要一个已婚的身份去动用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但凡事无绝对,做两手准备没有坏处。

男人似是不满于她的解释,眸色微沉,但顷刻间又似想到了什么,将那丝不悦压下下来,诱人的薄唇吐出几个字,“南宫夜冥,我的名字。”

夜苒灿然一笑,倾国倾城的美丽,“记住了。”

南宫夜冥定了定神,对她伸出了手,“走吧。”

夜苒知道男人这是同意了她的要求,将雪白的小手放入男人手心里,在民政局下班的前一分钟,两人并肩走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夜苒领好了结婚证,上了她新婚丈夫的车。

低调奢华的房车内。

夜苒垂眸看着膝盖上的两个红本本,有些意外她竟然这么快找了个男人领了证。

虽然是计划中的事,但真的成了有夫之妇的时候,这感觉……还真有些不真实。

她在外面等了一下午,手脚冰凉,将结婚证收起来,闭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南宫夜冥视线落在自己新婚小妻子的脸上,目光很深,却没什么冷淡意味。

察觉到探视,夜苒强撑着睁开了眼睛,声音漾着惺忪睡意,轻声说,“我没有跟任何男人乱搞过,那些狼籍的绯闻我会很快收拾干净,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她感受到了男人的视线,她以为,男人是在意她的名声。

毕竟,夜苒在夜城的负面标签实在太多了,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

草包,丑八怪,嚣张跋扈,恶毒,不知廉耻纠缠陆大少爷……

尤其在婚宴上被未婚夫毁婚过后,整个夜城上上下下,传遍了她放荡恶毒的流言,名声不堪到了极点。

南宫夜冥漆黑的眼睛多出不悦,却什么都没说,将风衣脱下来盖在她身上,语气有丝温柔,“睡吧。”

夜苒笑了笑,接过男人的外套,外套上还残留着他身上的体温,带着淡淡蛊惑的气息,将纤细的身体从头到脚裹得一丝不露,一瞬间就驱散了寒冷。

她闭上眼睛,跟只慵懒的猫一样,躺在沙发上,很快进入了梦香。

车子开进一座低调奢华的城堡。

南宫夜冥抱着少女一路穿行而过,路上遇到的下人,乍然见从不近女色的少爷,破天荒的抱了个女人回来,集体一副惊掉下巴的表情。

但这里的人,显然训练有素,即便震惊到恨不得立刻抱团八卦,也没有一个人敢在南宫夜冥面前发出半点声音。

南宫夜冥抱着夜苒回到卧室,将人放在大床上,亲自弯腰给她脱掉鞋子,盖好被子,又凝视了一会儿沉睡的人儿,才悄无声息的走出去。

“少爷。”老管家等在门外,显然已经得知了他领证结婚的消息,脸上透着喜色,“少夫人喜欢什么?我现在立刻吩咐人去准备。”

南宫夜冥眼底掠过一丝诡暗的流光。

他在车上已经看完了助理调查到的,关于夜苒所有的过往,资料上显示这个女孩喜欢妩媚妖艳的东西。

但他见到她的时候,她一身雪白,清淡素雅,笑起来清冷又温暖,完全看不出一丝与资料符合的痕迹。

老管家见他不语,就说,“我让他们把周围几个房间都收拾出来,给少夫人做衣帽间,她年龄小,活泼的,可爱的,简约的……什么风格的衣服首饰都来一屋子,少夫人总能挑到喜欢的。”

南宫夜冥眼底神情莫测,忽然开口,神使鬼差地说了一个颜色,“莲青色。”

老管家一愣,以为是夜苒告诉他的,立刻就笑了,“好的,我现在就去让人把夜城所有莲青色的衣服都买回来。”

南宫夜冥说完,似乎自己也怔了一下,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痕迹,抬步下楼,“再备一间书房。”

管家乐呵呵的去准备了。

南宫夜冥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这个男人沉寂下来的时候,气势稍敛,眉眼侬艳,整个人精致的有些震撼。

他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传来一个慵懒带笑的声音,“恭喜啊,终于成家了,那盛家小姐如何?听说是个美人,你再不喜欢也请忍耐一下,千万别把人弄死了,不然我还得费心思毁尸灭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