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妹妹死亡时

重生妹妹死亡时

江如龙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李海打拼五十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但他没有家人,死后将全部家产都捐了慈善。没人知道他的暴富之路失去了什么,只有他本人知道,代价是他一家人的命。再睁眼,李海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十八岁。这一次,他要守护家人,不想再看到任何人的离去。开局救回被拐的妹妹,前世的故事线彻底改变。踏着前世经商之路,李海要再次站到顶峰!

主角:李海   更新:2022-08-19 1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海 的玄幻奇幻小说《重生妹妹死亡时》,由网络作家“江如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海打拼五十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但他没有家人,死后将全部家产都捐了慈善。没人知道他的暴富之路失去了什么,只有他本人知道,代价是他一家人的命。再睁眼,李海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十八岁。这一次,他要守护家人,不想再看到任何人的离去。开局救回被拐的妹妹,前世的故事线彻底改变。踏着前世经商之路,李海要再次站到顶峰!

《重生妹妹死亡时》精彩片段

“新闻联播特别报告,今日清晨,四海财团董事长李海心脏病突发,意外暴毙,享年50岁。”

“李海先生孑然一身,热衷慈善,生前曾立下遗嘱,将麾下三千亿财富,无偿捐献给慈善基金会……”

……

“重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旧的出租屋内,李海缓缓睁开眼,望着自己年轻的身体,眼神有些恍惚。

五十载人生如梦,那些曾经的荣耀和财富,在眼前不断浮现,然后破灭。

一切,都仿佛做梦一样。

眼前,是一间破旧的城中村出租房。

暗淡的墙壁,陈旧的木桌,生锈的茶杯……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昭示着这个小家的贫寒和心酸。

这熟悉而久远的年代感画面,看得李海不禁有些失神。

“我这是重返十八岁,高考刚结束,在市里打暑假工,还没去大学报到那一年?”

躺在破旧的木床上,李海梳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尝试起身。

年轻而孱弱的身体内,却传来一股锥心之痛。

“三锅,三锅,你醒醒,醒醒。”

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在耳边焦急响起。

“小妹……”

望着眼前衣衫褴褛,一身脏兮兮的“小豆芽”,李海虚弱的声音中,顿时多了一丝激动和颤抖……

李海自幼家穷,是村里最穷的破落户,但他自幼聪慧,读书非常争气。

为了给李海创造良好条件,李海父母毅然进城打工,每天起早贪黑,拼命赚钱。

好不容易将李海盼到,以优异成绩考入市重点考中,老两口却积劳成疾,陆续身亡。

两个哥哥虽然没文化,却很疼爱李海,眼看李海读书争气,为了让李海不被学费困扰,他们毅然背井离乡,远赴沿海打工,却惨遭车祸意外身亡,闯祸司机连夜逃走,至今也没抓到人,赔偿款更无从谈起。

只剩下当时年仅15岁,刚读高一不久的李海,和只有3岁的年幼小妹,相依为命。

现如今,李海18岁,高考刚结束,虽然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但对于自己的成绩,李海却充满了自信。

趁着放暑假的空挡,李海去工地打零工,他本是想赚点以后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却不料讨薪无果,还被包工头叫人揍得鼻青脸肿,扔到了大街上。

上一世,李海昏迷了一天一夜,等苏醒的时候,小妹已经不知所踪,疑似被人拐走。

功成名就后,李海到处做慈善,积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只为扩大影响力,寻找小妹这唯一的血脉亲人。

然而一直到李海去世,他都没找到小妹,徒留无尽遗憾和伤感。

这一世,李海竟然还能和小妹再度重逢,他自然是激动万分,同时也羞愧万分。

如果前世自己去讨薪之前,能多考虑一下小妹,退一步海阔天空,小妹她又怎么可能出事?

“三锅,三锅你终于醒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小女孩苍白小脸上的愁容如乌云般消散,终于出现了一抹开心笑容。

这笑容如春风吹拂,让寻找小妹几十年的李海,脸上也不禁笑容浮现。

小妹,这一世能和你和重逢,三哥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三锅,这是隔壁王婶炖的鱼汤,你多喝点,喝了身体就会好起来。”

小女孩吃力地端起一个大碗,顾不得烫手,小心翼翼地端到李海身前。

她那双年仅六岁的天真无邪小眼睛中,满是对李海的关心和期待。

“哎呀,三锅,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病的太重,身体还没好,不能乱动,还是让我来喂你吧。”

眼见李海迟迟没动作,小女孩先是一愣,随后小脸一红,慌忙低头吹了吹滚烫的鱼汤,然后吃力的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试图喂李海喝鱼汤。

李海心中一热,顿时感动莫名,同时心如刀绞。

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女孩,她本应该是天真无邪,承欢父母膝下的年纪,却因为长期缺少营养而显得骨瘦如柴,用她那瘦小而年幼的肩膀,苦苦的支撑起这个风雨摇曳的小家。

“小妹,三哥没事,鱼汤你自己喝。”

李海猛吸了一口冷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免得吓坏小妹。

“三锅,我……我不饿,真的,我刚在隔壁王婶家,吃了足足三大碗米饭,我还吃了好多好多红烧肉呢。三锅你先别说话,让我来喂你喝鱼汤吧。”

咕噜噜!

小妹这话刚说完,她的小肚子顿时饿得咕咕直叫,她顿时小脸涨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三锅,这个……其实是因为吃得太饱,吃撑了,所以肚子涨的痛,这才发出了声音,我……我真不饿,真不饿……真的。”

咕噜噜!

小妹的肚子却叫得更厉害了。

这是饥肠辘辘的声音!

“小妹,三哥和你一人半碗,咱们来比赛,看看谁先喝完,好不好?”

李海强撑着坐起来,将鱼汤一分为二,将其中一碗推到小妹面前。

“可是三锅,你的病刚好,身体弱,你更需要营养……”

小女孩有些迟疑,但眼光却一直盯着鱼汤,小喉咙不断吞着口水,小眼睛中满是渴望。

“小妹乖,三哥不饿,刚才你出去的时候,房东饶阿姨来过,还请三哥吃了小笼包,还有豆浆。”

“三锅,这是真的吗?”

小女孩有些狐疑,总感觉不对劲。

“当然,三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海认真点点头。

也是啊,三锅对我那么好,三锅怎么可能骗自己呢?

小妹虽然聪明,但毕竟只有六岁,她明显没反应过来,如果真有好吃的,李海怎么可能一个人吃光?

“三锅,行,那我相信你喔,我们来比赛吧,看看谁先把鱼汤喝光喔。”

小女孩开心的端起鱼汤,喝得非常迅速,小脸上写满了陶醉。

喝完之后,小妹还依依不舍地将碗底也舔了个干干净净,一脸满足。

李海微笑着看小妹喝鱼汤,笑容中却满是心疼。

李海啊李海,你真是该死,那么乖巧懂事的小妹,前世你怎么能将她弄丢?

“嘻嘻,三锅,我赢了喔,你也赶紧喝汤吧。”

一口气将鱼汤喝光,又使劲舔了舔碗底,小妹这才依依不舍放下碗,扬起小脑袋对着李海甜甜微笑。

“好,三哥也喝汤。”

心疼的摸了摸小妹的小脑袋,李海猛吸了一口冷气,端起鱼汤,咕噜噜大口喝汤。

李海有伤在身,他也需要营养,他必须尽快让身体养好,这个风雨摇曳的辛酸小家,还需要他来支撑。

他绝对不能倒下!

……

喝完鱼汤,李海躺在床上休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错觉,李海感觉伤势明显恢复了不少。

“三哥,我给王婶还碗去了喔。”

小妹懂事的将碗筷洗干净,反复擦了又擦,蹦蹦跳跳的朝着隔壁走去。

等等!

王婶?

嗡!

望着小妹远去的背影,李海浑身一震,眼中爆发出滔天厉芒。

上一世的今天,李海因为有伤在身,行动不便,隔壁新搬来不久的租户王婶,主动热情的帮李海送小妹去上幼儿园。

到了下午,伤势略微好一些的李海,去幼儿园接小妹放学,老师却说小妹今天并没来上学。

李海大惊失色,去隔壁找王婶问情况,却发现隔壁空无一人。

前世,李海寻找小妹一生,也找了王婶一生,却根本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但李海在寻觅的过程中,却确定了一件事——这个王婶,不是好人!

然而在街坊领居的眼中,王婶却是一个很朴素的中年妇女,为人热情,她虽然搬来时间不长,却和整个小院的街坊邻居都很熟络。

尤其是那些小孩子,没事都喜欢围绕王婶面前转,听她讲各种稀奇古怪的好玩故事。

如今想想,王婶从一开始就居心叵测,刻意和自己拉近关系,从而获得小妹好感,然后再将小妹给拐走!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重返十八岁,前世小妹失踪的遗憾,我绝对不允许发生!”

李海握紧拳头,眼中满是凌厉。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忽然轻轻响起。

“李海兄弟,你在家吗?”

一个热情的中年妇女,拉着小妹的手走进来。

“王婶,您怎么来了……”

李海从床上爬起来,似乎是喝了鱼汤的原因,李海感觉身体暖和不少,伤势似乎正在以一种惊人的伤势愈合。

“李海兄弟,你赶紧躺好,哎哟,工地那些人还真是够狠的,不给你发工资也就算了,居然还将你打的那么狠,真是太过分了。”

王婶赶紧上前搀扶李海,眼中满是心疼和气愤。

如果李海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刚毕业少年,恐怕还真被王婶的高深演技给骗过去,感动莫名。

然而可惜的是,王婶眼前的少年,前世曾经叱咤风云,执掌过市值三千亿的四海财团,阅人无数,见过了各种尔虞我诈。

王婶说话的时候,看似热情,但她那眼角深处一闪而逝的嘲讽和轻视,却依旧被李海敏锐的捕捉到。

“小妹前世失踪,果然和王婶有关联,可笑我当时还觉得她是个好人,对她感恩戴德……”

李海心中冷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假装只是一个愣头青少年,有一句没一句和的王婶闲聊。

和前世一样,王婶先是假装关心李海伤势,聊了没几句后,就以李海伤势太重为借口,提出可以帮忙送小妹去上学。

“婶,这……这怎么好意思?我虽受了伤,但还是能走路的,还是我自己送小妹去上学吧。”

“哎哟,我说李海兄弟,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婶看到你和小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乡下的一双儿女,婶不帮你帮谁去?你啊,你就安心躺着养伤,小妹就交给婶好了,放心……”

说完,李婶一把抱起小妹,不由分说,转身就走。

李海发现,李婶步伐匆匆,仿佛很害怕李海反悔,有点类似逃跑的样子。

“想从我手中拐走小妹,王婶,这可是你自找的!”

猛吸了一口冷气,李海猛然攥紧拳头,眼中迸发出璀璨厉芒。


王婶牵着小妹的手,步履匆匆。

李海飞快穿好衣服,顺手将水果刀揣裤兜,刻意放缓脚步,远远吊在后方。

和李海预料的一样,王婶警惕性非常高,她看似和小妹有说有笑,实则借助各种肢体动作,时不时的暗中观察四周。

当确定没人跟踪后,王婶这才松了口气,神色中不禁多了一些得意。

这一幕,看的李海心中一沉,越发可以肯定,王婶当年和小妹失踪这件事,肯定脱离不了关系!

其实李海也不是太清楚,王婶究竟什么时候会对小妹下手,是否会有人来接应。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李海自己送小妹去上学,但李海却没这样做。

因为李海知道,就算这次王婶不出手,她也会重新找其他机会。

趁着这个机会,将王婶抓个现行,将问题从源头解决,这样才能真正确保小妹的安全!

只是李海有伤在身,身体非常虚弱。

哪怕他拿了一把刀,但如果王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那他又该如何拯救小妹?

李海不禁皱起眉头。

问题比想象之中,似乎更加棘手。

“海哥,海哥。”

一个声音,忽然从后方忽然响起。

轰!

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摩托车轰鸣声,一个身高足足有两米三,染着黄头发,穿着黑色黑夹克,嘴里叼着雪茄的魁梧青年,出现在李海眼前。

“刚子……”

望着眼前一副社会混子打扮的魁梧青年,李海眼睛一亮。

暗道这还真是自己刚想打瞌睡,就立刻有人将枕头给送了过来。

魁梧青年叫萧刚,别看他一副社会成年人的打扮,事实上,萧刚比李海还小几个月,这个月刚满十八岁而已。

萧刚和李海是发小,二人从幼儿园起,就一直在一个班读书,彼此虽不是亲生兄弟,却胜似亲生兄弟。

“海哥,听说你被人揍了,是谁那么大胆,敢揍我萧刚的兄弟?活腻了这是?”

萧刚停好摩托车,碗大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眼中满是愤怒。

萧刚学习成绩差的一塌糊涂,高中都是交高价,父母托关系去读的。

他每次考试,都是抄李海的作业。

历经三年如同坐牢般的高中生活,如今高考结束,萧刚顿时海阔天空,一放假就跑出去旅游。

却不料,这才刚回来,萧刚就听说兄弟李海被揍,他顿时大怒,急匆匆赶过来。

“刚子,你今年18岁生日都过了,是成年人了,现在是文明社会,咱们是文明人,别老是喊打喊杀。”

李海知道萧刚为啥过来,心中暖呼呼的,有些感动。

一世人,两兄弟!

李海是学霸,萧刚是学渣,然而二人却成了莫逆之交,这让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但李海却不觉得难以理解,因为他从不将萧刚当差学生对待,而是以诚相待。

前世,李海创业初步成功,身家过千万,却被仇家疯狂追杀。

关键时刻,是萧刚挺身而出,为李海挡了一刀,这才救了李海一命。

然而好兄弟萧刚,却因为这件事,重伤不治而亡!

这件事李海一直铭记于心,哪怕过了几十年,都不曾忘记。

萧刚为自己而死,这是李海一生的伤痛!

时隔多年,李海重返十八岁,能再次和好兄弟相见,李海自然很高兴。

“海哥你才是文化人,我就一个小混子,我的理想是当天南市的老大,你这次肯定考了个好大学,我肯定考不上大学,我算啥文化人?”

萧刚哈哈一笑,摆摆手,“海哥,说吧,是谁弄了你?今天兄弟就给他放放血,敢欺负我萧刚的兄弟,老子弄死他!”

“刚子,这件事暂且不谈,你想不想见义勇为,当英雄?”李海心中一动,试探说道。

前世,萧刚一直在混社会,最终还真混到了天南市老大的位置。

然而李海却知道,如果萧刚不是因为救自己而死,那么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抓去坐牢,甚至吃枪子。

萧刚对李海是仗义,但前世却走错了路,这让李海一直很伤感。

既然上天让李海重头再来,李海自然不会让萧刚继续这样继续瞎混下去。

见义勇为?

当英雄?

一听李海这话,萧刚顿时一愣,有些呆滞。

李海是萧刚最好的兄弟,对于李海的学识和人品,萧刚一直敬佩有加。

萧刚其实多次提出可以借钱,帮李海改善生活,却都被李海拒绝。

李海不想欠人情,他想凭借自己双手打拼,改善自己和小妹的生活。

而这一次,李海却说能让萧刚当英雄,这究竟是一个啥情况?

“刚子,行了别废话,是兄弟就跟我走,一会儿可能要打架,你有没问题?”

李海担心小妹安全,翻身坐上摩托车,催促萧刚赶紧走。

“行啊海哥,这学习我是真不行,可这打架我再行啊,海哥你说怎么做,弟弟我都听你的。”

一听能打架,萧刚顿时眼睛一亮,也不问具体啥情况,兴奋揉了揉拳头,跃跃欲试。

对于李海,萧刚从小无条件信任,因为萧刚知道李海是有本事的人,绝对不会坑他。

……

萧刚骑着摩托车,和李海一人戴着一个安全帽,将脸遮盖的结结实实,远远的吊在王婶的身后。

却见王婶走走停停,时不时的逗小妹,引得小妹咯咯直笑。

只是小妹没发现的是,王婶牵着她的手,渐渐偏离了去学校的方向。

“婶,我记得去幼儿园的路,是左边那条路吧?”

小妹虽然年纪小,却非常懂事和聪明,她虽喜欢王婶,却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左边那条路在修路,走不通,小妹乖,咱们走右边这条路,一回事。”

“喔。”

小妹点点头,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三锅说过,如果前面修路的话,会设置警示牌的,可我刚才没看到啊……”

虽然有些费解,但小妹毕竟还小,她并没多想,任凭王婶牵着小手,继续往前走。

然而走着走着,小妹感觉不对劲了。

这条路怎么越来越偏僻,四周的人怎么越来越少,景色也越来越荒凉呢?

“婶,这不是去郊外荒山那条路吗?三锅以前带我走过,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路。”

路过一个废弃工地的时候,小妹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大声说道。

“小妹乖,这就是去幼儿园的路,你年纪小,你不懂……”

“婶你骗我,三锅说过,遇到怀人要赶紧跑,还要大声叫救命。”

小妹虽然只有六岁,但因为和李海相依为命,所以李海对小妹看的很紧,从不让陌生人靠近小妹。

一些简单的防拐知识,李海也通过讲故事的形式,传授给小妹。

小妹年纪虽小,人却很聪明。

她顿时意识到有危险,撒腿就跑。

“救命,救命啊……”

呜!

然而小妹刚跑没几步,就被王婶一把给捂住嘴巴,死死的抱住。

“小丫头片子,叫什么叫,再叫弄死你!”

眼见四下无人,王婶再也不装了,眼中凶相毕露,强行抱起小妹就走。

却不料,小妹忽然使劲咬了一口王婶。

王婶顿时吃痛,一声惨叫,不由自主的松开手。

趁着这机会,小妹拼命逃走。

“救命啊,三锅救我,救命啊……”

巨大的恐惧袭来,小妹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跑,眼中满是害怕。

然而小妹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她怎么可能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对手?

只是短短十几秒功夫,小妹就被王婶按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三锅,三锅救我,哇……”

小妹拼命挣扎,疯狂的咬王婶。

“小丫头片子,给你脸你不要脸,我特妈弄死你!”

王婶眼见小妹不肯屈服,担心动静太大引起麻烦,顿时怒从心生,眼中杀机浮现。

王婶双手猛然举起小妹,凶狠的朝着地面,重重的砸下去。


这些年来,王婶游走全国各地,也曾遇到过激烈反抗,誓死不从的小孩。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王婶从来都是心狠手辣,付之于暴力,手段极为残忍。

小妹动静太大,居然不害怕,反而拼命抵抗,王婶顿时动了杀机。

小妹似乎知道危险降临,哭的更大声了,挣扎的也更厉害。

“三锅,三锅救我!”

泪眼朦胧之间,小妹仿佛看到亲爱的三锅,正朝着自己走来。

“小丫头片子,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王婶眼中满是凶芒,就要将小妹那小小的身躯,凶狠的砸地上。

然后就在这时候,王婶扔小妹的手,忽然被人死死的抓住。

“今天,我还真能救她!”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王婶后方响起。

“这……这不可能!”

“李……李海,你……你怎么来了?”

王婶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后方。

后方,一个病恹恹的少年,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王婶。

“王婶,亏我那么信任你,你却要害死小妹,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李海虽然愤怒,脸色却异常平静,冷冷的望向王婶。

“海哥,和这恶人说个啥,我弄死她!”

萧刚身高两米三,体重超过200斤,直接一脚将王婶踹翻在地,一脚踩在脸上。

“三锅,哇……”

小妹逃出生天,扑在李海怀中嚎啕大哭,声音凄厉,如同受惊的小鹿。

“小妹别怕,没事的,王婶和你开玩笑,玩游戏呢。”

李海抱起小妹,轻轻的为小妹擦眼泪,眼中满是微笑。

只是在萧刚看来,李海这笑容之中,隐隐有雷霆在滚动,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势必惊天动地!

“三锅,真的吗?王婶是和我玩游戏?”

小妹眼泪戛然而止,月牙般可爱的小眼睛中,写满了疑惑。

“当然是游戏,三锅什么时候骗过你?三锅让王婶假装坏人,看看小妹你会怎么办。”

“恭喜你小妹,你成功通过了游戏考验,最高分100分,你得了满分喔。”

李海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只是一个游戏啊,我还拿了满分呢,耶,真是太好了。”

小妹毕竟年纪小,被李海一哄,很快破涕为笑,变得开心起来。

萧刚望向李海的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敬佩。

……

李海吩咐了萧刚几句,然后骑着摩托车,载着小妹,先去上幼儿园。

萧刚仗着力气大,一身腱子肉,竟然将王婶一把举起,直接抗在了肩头,一路朝着最近的治安所走去。

“三锅三锅,刚哥哥他为什么要扛起王婶呢?”

“小妹,刚子和你王婶,他们在玩游戏呢。”

“喔,可是三锅,为啥王婶在反抗,刚哥哥还甩了她几耳光,还用臭袜子堵住王婶的嘴巴呢?”

“这个嘛,小妹啊,那是大人最喜欢的剧本杀游戏,你王婶最喜欢这种游戏,她这不是反抗,而是享受,乐在其中。”

“喔,三锅,可是……”

小妹还是觉得不对劲,但眼见三锅似乎不高兴的样子,小妹赶紧乖巧的闭嘴。

很快来到幼儿园。

“三锅再见,下午放学的时候,记得来接我喔。”

小妹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的走到幼儿园大门口,转身给李海挥舞小手,眯着眼微笑。

“放心吧小妹,三锅以后天天来接你,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李海微笑着和小妹挥手告别,重生以来一颗一直紧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王婶明显是个惯犯,根本经不起调查,她这辈子算是彻底完了。

“刚子,哥这次帮你见义勇为,让你成为英雄,相信叔叔阿姨对你的印象,肯定会改变不少。”

“只要哥在一天,就一定会带着你,绝对不会让你误入歧途,走上一世混社会的老路……”

摇摇头,李海抛开心中杂乱的思绪,骑着摩托车回家等消息。

按照李海和萧刚的约定,等王婶处理结果出来后,萧刚就会去出租房找李海。

轰隆隆!

不得不说,萧刚这辆改装的摩托就是拉风,一路上轰鸣声不断,回头率非常高。

这一幕,也引起了萧刚租住的那个小院对面的茶楼中,一个正在打牌的漂亮少妇的注意。

这少妇三十出头,打扮的非常时髦,穿金戴银,说不出的贵气。

在李海刚停好摩托车的瞬间,恰到好处的走到小院大门口,直接将大门给堵死。

“饶阿姨,您这是……”

感受着饶敏眼中的煞气,李海一愣,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哟,小子,可以啊你,前几天我让你交房租,你给老娘哭穷说没钱,要不就是敲门不回应,假装人不在。这才几天不见,你就骑这么拉风的哈雷摩托,你小子这是发财了?”

饶敏瞪着李海,好看脸上满是煞气。

“饶阿姨,这摩托车是我兄弟萧刚的,他人您也见过,他马上就会过来,不信您可以问他。”

面对杀气腾腾的漂亮美女房东阿姨,李海也不畏惧,平静而坦然的说道。

如果李海只是一个愣头青,自然会害怕、畏惧,甚至担心饶敏将他从出租屋给轰出去。

然而可惜的是,眼前饶敏面对的少年,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啥也不懂的愣头青,而是一个曾经站在睥睨苍生,执掌三千亿财富的云端大佬!

李海这股前世多年养成的自信和从容,看的饶敏顿时一愣。

她嘴里原本想要继续骂人的话,也活生生的吞了回去。

“你小子少给我装蒜,老娘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马上是大学生了,你就可以欠别人房租!”

“今天,要么你立刻还钱,要么你就收拾东西,滚蛋!”

饶敏双手叉腰,将李海堵死在小院的大门口,好看的瓜子上满是杀气腾腾,说不出的愤怒。

“饶阿姨,我欠你的房租我都记得,你放心好了,暑假结束以前,我一定还你。”

李海心中叹了口气,明白这件事没法解释,只能尝试和饶敏沟通。

“这小子学习虽好,但愣头青一个,一直沉默寡言,从不敢正眼看我。”

“今儿莫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这小子居然敢一直盯着我看,说话还那么自信,好像他真能还的起钱一样?”

望着眼前自信微笑的少年,饶敏不禁一愣,漂亮的狐狸眸子中满是疑惑。

她感觉眼前这人不是李海,而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但饶敏也没多想,她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说道,“小子,少给我说这些虚的,也别说我不讲人情。”

“这样,老娘给你七天时间,你将欠的房租、水、电、气费,都还了。”

“否则,七天后,我就找你们老师,让你们学校给个说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