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穷酸农女有空间

穷酸农女有空间

半章白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萧如意跌入了穿越空间。幸好她有顶配空间,而且,在几次穿越中她的身份都是公主贵女。岂料,如今最后一世,系统给她的难度升级,让她成了家中一贫如洗的穷酸农家女。不仅要养娘亲,她还有个小奶娃弟弟要养育。但周围危险重重,恶毒奶奶想谋财害命、重生绿茶对她身边男人虎视眈眈……幸好萧如意有空间,次次化险为夷,赚钱做富婆!

主角:萧如意,云羡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如意,云羡 的女频言情小说《穷酸农女有空间》,由网络作家“半章白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萧如意跌入了穿越空间。幸好她有顶配空间,而且,在几次穿越中她的身份都是公主贵女。岂料,如今最后一世,系统给她的难度升级,让她成了家中一贫如洗的穷酸农家女。不仅要养娘亲,她还有个小奶娃弟弟要养育。但周围危险重重,恶毒奶奶想谋财害命、重生绿茶对她身边男人虎视眈眈……幸好萧如意有空间,次次化险为夷,赚钱做富婆!

《穷酸农女有空间》精彩片段

“喝,给我喝!我们萧家不养这来历不明的野种!”

破败的茅草屋内,萧老太婆咬牙切齿,捏着孕妇的下巴,想将堕胎药给她灌下去。

眼看着孕妇就要抵不住这力道张嘴。

忽然,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从床里站起来,一把将萧老太婆手中药碗打翻。

只听一声脆响,豁口的碗四分五裂,黑黄的药汁一滴不剩撒在地上,萧老太婆瞬间火冒三丈,一把扯住小姑娘的领子,怒骂道:

“你个小杂种,你知道那药是老娘花了多少银子弄到的?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小女孩吓得瑟缩着挣扎,细弱的嗓音满是哀求,“奶,求您放过娘吧,那药会害死她的。”

“放了她?让她再生一个你这样的废物?”

萧老太婆恶狠狠地反问,手臂猝不及防一甩,不管不顾的将小女娃摔在地上。

女娃子惊叫一声,头部重重磕在床脚,瞬间眼神涣散,落地后就没了动静。

看着女娃子倒地一动不动,萧老太婆上前对着女娃子的肚子便是两脚。

“我让你装死,一个没毛的鹌鹑,也跟老娘耍威风。”

萧老太婆毫不留情地叫骂着,却仿佛还是不解恨,拿起一旁的木凳子,就要朝女娃子砸去。

见女娃如瘦猫儿般瘫在地上,床上的孕妇面色惨白,心在滴血。她艰难地拖着八个月的笨重身子,连滚带爬地拦在女娃子身前。

“娘,不能再打了,如意身子弱……您若是来气,就打我吧……”

苦苦哀求没能换来对方半分心软,回应她的只有满怀恶意的冷笑。

“这是你自己不想活,可怪不得我!”

话音落下,地上的小女孩蓦地睁开了眼睛,墨眸冷然。

【叮,新时空任务已开启!本时空为宿主最后一轮任务,若顺利完成,即可通过R星继承人资格考试,请宿主迎接新挑战!】

【时空任务目标:十五年内走上人生巅峰,成为系统判定的人生赢家!】

听着系统几世不变的提示音,萧如意已经见怪不怪,快速捋顺原主的情况。

原主跟自己同名,今年十五岁。

原主爹在几天前走镖时意外离世,奶奶萧老太便开始嫌弃原主一家,对她们动辄打骂。

这都算轻的,前两天不知听谁挑唆,说刘氏即将临盆,届时生出来也是浪费粮食的废物,便想逼着怀孕八个月的刘氏喝堕胎药。

萧如意简直对萧老太的行为叹为观止,这哪里是个人干的事?

按照空间任务规定,自己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身子,就需要帮助原主一家消灾避祸,走上人生巅峰。

所以此刻,她定要护住原主的母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萧如意压着火气睁眼,还没等她给那老太婆一个教训,就见一把木凳子直直朝着刘氏砸去。

萧如意见状,骤然抬手,一把便攥住萧老太婆砸下来的椅子。

只是还没制敌成功,一股钻心的痛便顺着掌心蔓延全身,整条手臂像是石化了一般,没了知觉。

萧如意脸色一白,若是前几世,她想徒手劈椅子都是轻而易举。

可没有想到,这一世原主的身子弱到如此地步,只是接住那凳子,就差点被震的散架。

“小兔崽子,你还敢跟我斗。”

发现她不过是强弩之末,那老太婆一脸的得意,一脚把她和凳子一起踹翻在地,伸手攥住她的衣领子。

随着身子升高,脖颈的压迫感也逐步攀升,萧如意感觉再这样下去,真的要被这老太婆勒死了。

她迅速冷静下来,周身的气场也随着镇定变得冷冽狠绝。

她伸出枯槁如树杈般的手,一把薅住萧老太的头发,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紧随其后,狠狠直击那老太婆的眼睛。

只听一声嚎叫,萧如意再次被那老太婆摔在地上。

“死丫头,你竟然敢打我,你个贱种,我今天若是不打死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萧老太婆一边吼,一边捂着眼睛愤怒跺脚。

萧如意却不再给她机会,拿起地上的凳子,一把摔在那老太婆的膝盖上。

“啊……”

又是一声尖叫,萧老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扬起一片灰尘。

萧如意顺起地上柴刀,上前揪住萧老太婆的衣领,凝声冷笑:“还想打死我吗?”

“你……你……”萧老太声音有些颤抖,一双眼睛因酸涩还不能睁得太开。

可她还是尽力的睁眼,似乎就想确认眼前突然发狠的人,真的是先前那个看到自己瞪眼都哆嗦的小丫头吗?

萧如意看她像条肉虫一样蛄蛹,柴刀往上抬了一寸:“别乱动!”

“别,别杀我,我可是你奶奶呀……”

萧老太眯着眼都能看到,柴刀闪着寒光的刃别在自己脖子上。

她吓得也没空去想,萧如意的一反常态是狗急跳墙,还是回光返照了。

她得从这死丫头手里逃走才是。

萧老太灵机一动,双手朝身体两侧乱抓,挤出两滴眼泪哭求道:

“月娥,月娥,你救救娘呀,要是让老大知道,你在他死后纵女杀了他娘,他一定会恨你的。”

萧如意嗤笑,记忆里,萧老太听到原主爹的死讯时,可都一滴眼泪没掉,此刻竟然还敢拿原主爹来道德绑架刘氏?

她听的心烦,刚想让萧老太闭嘴,却见刘氏苍白着一张脸走上前,红着眼眶哽咽道:

“娘,我肚子里的就是恩哥的孩子,您可以不宠他,但是不能阻止我把他生下来。”

萧老太眉心一拧,显然不同意刘氏的话。

可当她扫到了脖子处的柴刀,哆嗦了一下,生硬的道:“行行,你快让如丫头放开我,你想生就生。”

闻言,刘氏上前握住萧如意的手,一寸寸将她的刀从萧老太的脖子上挪开。

萧如意本是不肯轻易放过这老太婆的,可当她抬头看到刘氏那哀恸的眸子时,手便松了力道。

刀子离开萧老太婆的一瞬间,她当即连滚带爬的朝门口跑去。

可就在那萧老太婆要出门的时候,回头看向她们的眼神里却充满了狠厉。

萧如意瞬间觉得,此事不会随着刘氏的心软而平息。

果然,她这想法刚出,外面就响起萧老太凄惨的哭嚎声:“不得了了,快来人呀,刘月娥纵女行凶,要杀我这老太婆呀。”


萧如意让刘氏留在屋里,她出去。

只见萧老太发丝凌乱地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将刚才在屋里的恶毒嘴脸,掩饰的干干净净。

若是不明情况的,八成真的会相信,她是被恶毒媳妇逼的走投无路的老人。

不过刘氏嫁到萧家也十几年了,脾气秉性周围乡邻也是知道一些的,不乏有人疑惑。

“刘氏平日里斯斯文文的,不像是虐待婆母的人。”

“我看着也不像。”

“怎么不像?她就是装的好,眼下看我儿子没了,也不用跟我装什么表面和气,今日竟然还要打了肚子里的孩子,连个后都不肯给我儿子留,枉我们家老大生前对她那般宠爱。”

萧老太见众人不信她,当即开始颠倒黑白。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可是太大了,以至于乡邻们咋一听都没有反应过来,齐齐愣神后才蹙眉道。

“怎么可能……”

“这刘氏不想活了?那肚子有八个月了吧?现在堕胎没准要送命的。”

“可不是……”

乡邻议论起来,可那话怎么听,都相信了萧老太的胡诌。

看着事态对她们越来越不利,萧如意便想上前戳穿萧老太的谎言,却见刘氏托着笨重的肚子冲出来,语气悲愤。

“娘,您打我骂我可以,可您不能把那些对不起恩哥的缺德事,安在我身上。”

“什么叫安在你身上?你屋里地上还撒着堕胎药呢,虽然和了泥,可那些药是做什么的你最清楚。”

萧老太指着刘氏无奈捶地,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萧老太说得有鼻子有眼,眉目坚定。萧如意都觉得,她不拿个小金人,都对不起她的演技。

刘氏大概也是没想到,萧老太还有这样颠倒黑白,信口胡诌的本事,一口气没倒上来,眼前一黑就朝地上倒了下去。

幸好萧如意和附近的几个邻居眼尖,才堪堪把人接住。

萧老太见状,当即哭咧咧地指责刘氏:“瞧见了没,没理就装死,哎呦!我这老太婆就是命苦,儿子尸骨未寒,紧接着又揭下了儿媳妇的画皮!”

萧如意闻言,冷笑一声。

音色轻轻的,却冷漠的让周围的人都忽视不掉。

有人似乎明白她要干什么,连忙劝道:“丫头,你别闹,眼下照看你娘要紧,若是你娘真要干那傻事,你可要拦着点。

女人正常生娃都是鬼门关走一遭,若是这个月份堕胎,那简直跟自己挖好坟坑没区别。”

“大娘会不会在即将临盆的时候喝堕胎药,弄不好就一尸两命?”

萧如意音色清冷干脆,说出来的话却惹人发怒。

只见,刚才还一副苦口婆心的大娘,瞬间变了脸色。

她呵斥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谁会做那种蠢事情?”

“是呀,那么蠢的事情,我娘就会做吗?”萧如意不顾那大娘的怒意反问。

瞬间,那大娘沉默了,周围的人也开始窸窸窣窣低声议论,大概也觉得刘氏这时候做这种事不合理。

萧如意见此,自是要乘胜追击,几个健步钻进萧老太的屋子。

记忆里,萧老太平日里抠搜的不行,什么东西不管有用没用,都舍不得扔。

那装堕胎药的牛皮纸,可也算是好东西呢,不管是包个菜籽,还是补个残窗可都是好用的。

萧如意觉得,以萧老太的德性,应该不会扔了那罪证。

果然,她进屋也没有怎么翻找,就找到了那张卡着药铺红戳的牛皮纸。

萧如意再次回到众人视野里,旁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萧老太便一个箭步朝她冲过来。

也许是真的急了,也不顾先前她孤寂老人的形象,边走边骂:“你个死丫头,当着众人的面,就敢去我房里偷东西,你看老娘今天不剁了你的脏手。”

说是剁手,可是萧老太手却奔着那张牛皮纸而去。

萧如意知道萧老太会来抢证据,早有防备,几个转身就躲开了她的魔爪。

随即,快步扎到人群里,找到了村里的老秦头。

老秦头年轻时,跟县城的大夫学过几年医,村里的人有什么头疼脑热找他,拿点便宜药准能看好,所以乡邻对老秦头的医术人品都是信得过的。

萧如意也不废话,直接将牛皮纸递过去,“秦爷爷,您给看看,这是不是包堕胎药的纸。”

老秦头一听,脸色便凝重起来,他不敢怠慢,接过牛皮纸放在鼻尖一嗅,脸色更白了,点头道:“正是,丫头,你娘她真堕胎了?”

“若是我娘,这牛皮纸怎么会在我奶奶房间里?再说了这牛皮纸上有药铺的戳,到底是谁买的这祸害人的药,去药铺一问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难道我娘这么大的人,不知道八个月的身子,堕胎是要命的? 我娘若是真的一心求死,又何必喝堕胎药,买点砒霜不是更方便?”

萧如意人不大,可是在众多乡邻面前不卑不亢,掷地有声的一番话,倒是也让众人醒过味来。

瞬间,审视的目光,不由得都落到了萧老太身上。

见此,萧老太愤然上前,一把从秦老头手里抢过牛皮纸,狠狠地往地上一扔,一脚便踩了上去。

“就算药是老娘买的又能怎么样?这贱人肚子里的,还不一定是谁的种,我们老大长年在外走镖,怎么那么巧,回来一次就有了?”

萧老太说着,眸光狠厉的扫过刘氏隆起的腹部,仿佛想用眼刀将刘氏的肚子抛开,来验证一下自己说的是真的。

听到这话,萧如意讥讽一笑:“奶奶有这种想法,是不是因为当初生二叔的时候,落下的后遗症?”

“噗呲。”

萧如意话音刚落,人群里便传出一声嗤笑,随后有人起哄道:“萧老太,当初你生老二的时候,不是也赶上你老头不在家?如今你这么怀疑媳妇,是不是因为老二是别人的种?”

“放你娘的屁!”萧老太掐腰怒骂,“我们家老二清清白白,谁敢胡诌我跟她拼命。”

“你儿子就清清白白,你媳妇的孩子怎么就不能清清白白?”

“我看如意丫头说的没错,没准你心里有鬼,做了见不得人的,如今才会这般怀疑自己儿媳。”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给萧老太脸色说的比锅底还黑,可她也总不能跟那么些人拼命去,只能冲着萧如意发火。

“都是你这个小杂种嘴贱心毒,连你奶奶你二叔都编排,看来是我平日里没教导好你,我今日都给你补上。”

说着,萧老太跑去厨棚去拿扫帚,可却一眼扫到了案板上的菜刀。

萧老太眸光一寒,顺手就将菜刀抄起来。

今日因为萧如意,她是面子里子全没了,若是不当着众人找补回来,日后她还不被这左邻右舍按在地上摩擦?

看着萧老太拎起菜刀,众人忙看向萧如意:“如意丫头快跑,这萧老太婆八成失心疯了。”

萧如意知道,萧老二的身世是萧老太心里的一根刺,知道自己提起定然会让她暴走,却没有想到会惹得萧老太跟她玩命 。

萧如意瞳孔微缩,后退两步,随时准备躲开萧老太的刀子。

萧老太见状咬牙冷笑:“死丫头,怕了就滚过来给我磕两个响头,不然我就劈死你。”

响头?

那是什么鬼动作?萧老太觉得她会?

萧老太见萧如意全程脸上没有惧色, 更加的生气。

“小野种,好,很好!你骨头硬,我看剁碎了它还拿什么硬!”

说着,萧老太扬起菜刀就朝萧如意劈过去。

好几次,那刀刃都是擦着萧如意的衣服蹭过去。

但是在这样几个来回中,萧如意大致将萧老太的动作幅度,劈砍的方向都算准。

她转动手腕,身子巧妙避开萧老太的刀子,手攥成拳直奔萧老太的前胸。

可就在她即将要碰到萧老太的时候,外头突然有人高喊一句:“让开让开,里正来了。”

听到这话,萧如意脑子一转。

她不能动手,若是在里正面前被判定成忤逆不孝的人,她后续在村里会寸步难行。

想着她快速收回手,佯装不敌的趔趄了一下。倒地的瞬间,手臂一阵风凉,随后细细密密的痛感顺着手臂蔓延全身。

看着她手臂喷出的血,萧老太得意地骂道:“小贱人,这就是你跟老娘斗的下场。”

“住口,把她凶器给我下了。”

萧老太话音刚落,一道凛冽且夹杂着几分岁月的音色在身后响起。

随后,萧如意耳边响起纷乱的脚步声。

村里一些壮劳力上前将萧老太手里的菜刀夺下,人丢在一边。

还有更机灵的,贴在里正耳边,将刚才这里发生的事,大差不差的说给里正。

里正听完,狠狠剜了一眼萧老太婆。

萧老太婆刚刚被人甩了个跟头,起来一身怨气没处撒,看里正瞪自己,当即叫嚣起来。

“里正,这可是我们家事,我教训媳妇,没人能管得着吧?”

“萧老太,你到底是管媳妇还是谋财害命,还用咱们去县城里的药铺问问明白吗?”

里正好歹也在这村里生活了几十年,对付村里这些泼妇无赖经验多多,一句话就怼的萧老太婆把白眼憋了回去。

里正不再看萧老太婆,径直走到萧如意身边,将她扶起来。

里正眉宇周正,周身散发着正义的气场。他拧着眉,看了一眼萧如意的手臂,随后看向秦老头:“怎么还站着?给这丫头包扎一下。”

随后,里正又走到渐渐苏醒的刘氏跟前,安慰道:

“月娥呀,老大虽然走了,你这不是还有两个娃,带着娃儿们好好过日子。这次老大出事也是意外,镖局的东家给了点补偿,你收着……”

说完,里正从袖口掏出个钱袋子,刚要递给刘氏。

萧老太婆那边却突然厉喝道:“这是我儿子的钱,怎么能给这个贱人。”

说着,就要去抢。

里正闻言,刀眉紧蹙,抬手躲过萧老太的手:“闹够了没有?”

萧老太被里正吼得一愣,可她对里正的惧怕,却比不上那银子的诱惑。

她不管不顾的扯住里正攥着钱袋子的手,撒泼道:“这钱是我儿子的卖命钱,除了我谁都不配接着。”

“娘……这可是恩哥的赔偿。”刘氏哽咽,她看到那钱,就想到当初萧恩奄奄一息,死在自己怀里的场景。

“赔偿怎么了?老大没了,日后就靠着老二养我,你把这钱给我,就算老大不能接着孝敬我的补偿,怎么不行?”

萧老太死死拉住那钱袋子,说出的话简直丧心病狂。

萧如意闻言忍不了,快速从秦老头手里挣脱出来,随便将包扎布打个结,便冲到萧老太身前。

“当初我爹下葬的时候,买口棺材的钱你都不肯出,还是我娘卖了簪子买的,如今你还有脸抢这个钱?”

萧如意在记忆里找到这么一段,都觉得这萧老太简直是恶婆,渣娘天花板。

自己儿子死了一滴眼泪没掉,一分钱没出,却还要在他死后虐待他的妻子儿女,甚至连他赔偿金都不放过。

萧如意真的想把赵老太解剖了,看看这老太婆的良心是不是钛合金的,没得热度。

“笑话,让你娘出钱怎么了?她那簪子难道不是我儿子给她买的?怎么让她拿钱她委屈了?不愿意了?在我们萧家白吃白喝十几年,怎么没见她委屈?”

萧老太胡搅蛮缠,说出来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蹙眉,可她自己还觉得没错。

理直气壮地对里正道:“我们跟老大又没有分家,这钱理应交给我保管,此事就算是闹到县里,县太爷也得这么判。”

“你……”里正看不上萧老太,这钱他就没想过要给她。

可是此刻萧老太那两句话,虽然难听,却也是那么回事。

里正有些为难之际,却听萧如意道:“那就分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