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穿成冷戾帝尊的驭兽宠妃

穿成冷戾帝尊的驭兽宠妃

枫飘雪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一场意外,玄幻大佬夏馨炎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无才无德,灵力普通的女人。但就是原主那样丑小鸭一般的人,是风华绝代的天才少城主的小妾,也成了所有女子的公敌。于是,侮辱谩骂嫉妒声音接踵而至,都骂她玷污了少城主的尊贵。可此时夏馨炎已经不是丑小鸭,她有绝对的灵力,足以为原主报仇。渐渐的,夏馨炎成了众人口中的大佬!

主角:夏馨炎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馨炎 的玄幻奇幻小说《穿成冷戾帝尊的驭兽宠妃》,由网络作家“枫飘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玄幻大佬夏馨炎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无才无德,灵力普通的女人。但就是原主那样丑小鸭一般的人,是风华绝代的天才少城主的小妾,也成了所有女子的公敌。于是,侮辱谩骂嫉妒声音接踵而至,都骂她玷污了少城主的尊贵。可此时夏馨炎已经不是丑小鸭,她有绝对的灵力,足以为原主报仇。渐渐的,夏馨炎成了众人口中的大佬!

《穿成冷戾帝尊的驭兽宠妃》精彩片段

“......夏馨炎,你也不看看你的邋遢模样,夏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要是严大哥有什么闪失,你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赔的!”

聒噪的尖锐声音在耳边不停的响起,比打了鸡血还要亢奋。

半躺在床上的女子闭着双眼,惨白的脸色比死人好不了多少,衣服倒也华贵,却皱皱巴巴有些脏兮兮的泥点溅在裙角,尽显邋遢。

她竟然重生了?

想不到杀人无数的她竟然还会有重生的机会,是老天的厚待吗?

夏馨炎,自己的名字,伊洛城中大家族的大小姐,没有了母亲的庇护,资质不好的情况下被妻妾成群的父亲忽略的可怜大小姐。

到了少女怀春的年龄,爱慕上了惊才绝艳的少城主严景守,今天得知少城主举行宴会,夏馨炎立刻捧着自己最好的礼物眼巴巴跑去,哪里知道不修边幅的她突然的出现,让严景守惊得直接自动防备--一脚将她踹到树上。

夏家在其他几个家族中丢尽了脸面,怨恨的抬着她回来。

一想到在其他几个家族小姐嘲笑的眼神,夏安捷就浑身不舒服,为什么她会有这么一个邋遢莽撞不长脑子的姐姐?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次的宴会摆明就是给少城主选妻子,你就这么过去,还穿得脏兮兮的,你不要脸,我们夏家还要脸呢!你......”

“闭嘴!”一声利斥,让夏安捷一惊,生生的闭上了嘴巴,惊愕的瞪大双眼,盯着发出声音的人。

她叫她闭嘴?

夏馨炎缓缓的睁开眼眸:“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出去。”

夏安捷愣了愣,突然回过味儿来,她凭什么命令她?

“夏馨炎,你以为你是谁?”夏安捷声音陡然拔高,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狗似的。

“当然是你的姐姐,夏家的大小姐。”夏馨炎起身,走向夏安捷。

随着她每一步的迈进,身上的气势开始无形叠加,强大的压力在积累,夏安捷突然感觉心里发闷,极不舒服。

情不自禁的想要回避夏馨炎,脚步往后一挪,自己倒退了两步。

“出去。”夏馨炎适时的呵斥一声,夏安捷仓皇的逃离,直到跑到屋外才从令她窒息的压力中喘息过来。

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惶恐的回头盯着夏馨炎的房门,好可怕,刚才还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

嗯?

拍着胸口的手猛的一顿,夏安捷这才反应上来,自己干什么要害怕夏馨炎?

“二小姐,老爷找您啊。”丫鬟恭敬的声音正好为夏安捷解了围,深深的看了一眼夏馨炎的房门,在心里自我安慰的想着。

她不是怕了夏馨炎而是父亲有事找她。

房间内的夏馨炎挠了挠头,脑子里是继承了身体主人的记忆,但是还有点不太适应,尤其是莫名其妙的充满她脑子里的某个俊美男子--严景守。

二十岁已经是九级的灵士了,在这个以灵力为尊的世界,灵力的等级决定这一个人的地位。

严景守在伊洛城中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更何况他还是少城主,有着强大的背后势力,日后的灵力等级提升更是要比普通人容易许多。

“灵师。”夏馨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根据记忆,似乎她仅仅是个普通觉醒的五级以内的灵士,根本就没有超凡的灵力,难怪被家族中的人看不起了。

这样可不行啊。

夏馨炎伸出双手举到面前,用力的握了握,没有实力怎么能好好的活下去呢?

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锦盒,啪的一下打开,里面用丝绸包着一件东西,打开细心的包装里面是一块儿漂亮的晶石,细致的花纹,说不出来的美丽。

这就是“她”要送给严景守的东西。

“傻丫头,那个男人不值得你重视。”夏馨炎微微一笑,手指一动,将锦盒阖上,收好。

“情况不太妙啊。”夏馨炎继承了身体主人的记忆,感觉自己现在真是孤立无援,“唉......麻烦。”

她本来就是一个很懒的人,却要让她面对这么复杂的情况,要解决很多问题,真是违背她的本性。

不过,既然她得到身体主人的好处,她也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大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丫鬟过来传话,与刚才请夏安捷的态度截然不同,就算是大小姐又怎么样?

没有靠山,没有实力的大小姐有时可能还不如一个下人。

想到这里,丫鬟又补充了一句:“少城主来了。”

说完,双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

哪个女子不怀春,尤其是面对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男子。

少城主是全城女子爱慕的对象,不是她贬低自己家的大小姐,就凭大小姐整日里邋里邋遢的样子,哪里配得上少城主。

这次竟然还冒冒失失的惊吓到了少城主,真是该死。

少城主不愧是少城主,就是有气度有修养,竟然还会上门来看望大小姐,真不知道这是大小姐几世修来的福气。

夏馨炎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屑的丫鬟,轻轻的笑了起来,红唇轻启,缓缓的吐出两个字:“没空。”

冷冰冰的两个字直接将处于少女情怀的丫鬟惊得清醒过来,不可思议的盯着夏馨炎:“你、你说什么?”

大惊之下,这次连大小姐三个字都忘记了叫。

“出去。”夏馨炎可没有这个闲工夫跟个丫鬟浪费口舌。

经历过生死淬炼的气势,岂是一个丫鬟能对抗的?

看着跌跌撞撞逃出去的丫鬟,夏馨炎轻轻的笑了起来,既然讨厌的人离开了,她也该办点正事了。

被夏馨炎吓出去的丫鬟,到了院子里才反应过来,她干什么要怕大小姐?

哼,少城主来看她,她竟然给脸不要脸。

她就如实禀报,看看老爷怎么教训她。

少城主也是可以得罪的吗?

“把那个逆女抓来!”一听到丫鬟的回禀之后,夏家的老爷夏义平大怒的拍碎了一张桌子。

一见老爷如此大怒,刚才去叫夏馨炎的丫鬟暗中偷笑着,叫她刚才在她面前耍威风,她倒要看看,一会儿夏馨炎怎么被老爷罚。


“夏族长,可能是刚才夏小姐伤势严重,是在下来的不是时候。”相对于夏义平的盛怒,此时响起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文尔雅,让人一听,就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服。

一身浅蓝色的长衫服帖在身上,没有太多的装饰,仅仅是腰间垂挂着一枚玉佩。

乌黑的长发用白玉冠束着,简单而利落,没有一丝发丝滑落。

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舒服。

面如冠玉,眼若寒星,完美的嘴唇正噙着一抹笑意,在俊朗的面容下愈发的显得整个人温和如玉。

“少城主别这么说,是小女不懂事。”夏义平连连摆手,心里愈发的对夏馨炎怨恨起来。

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少城主,真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少城主,都是我姐姐不好,日后一定让姐姐登门谢罪。”夏安捷在一旁急急的接口道,本来没有她说话的份,但是能跟伊洛城所有女子心中的仰慕者说上话,就是一会儿被父亲骂死,她也要说。

“夏族长,还请夏小姐好好养伤,在下就告辞了。”严景守起身,有礼的抱了抱拳,离开。

出了夏府,严景守身边的小厮不禁好奇的问着:“少爷就这么算了?那个夏馨炎太可恶了吧?”

他家少爷都亲自上门了,夏馨炎竟然敢拿乔不出来,真是太放肆了。

严景守脸上依旧洋溢着温和的笑意,轻轻的说了一句:“送上门的不喜欢,打算玩欲擒故纵了。”

只是这样的把戏对他有用吗?

夏馨炎真是小瞧他了。

他严景守是伊洛城的顶级天才,又怎么会被困在这群庸俗女子之中,尤其还是夏馨炎这个整日不知所谓的女子。

这点小把戏真是无聊之极。

“无聊啊。”城外,无人的树林中,夏馨炎坐在石头上无聊的打着哈欠。

她偷偷的溜出了夏府,在外面逛了一圈,摸清楚情况。

这个是她的习惯,无论到哪里都喜欢把周围的事情弄明白,好方便她行事。

这也是多年来她从不失手的原因之一。

伊洛城很大,她只是大概的在城中走了几个比较繁华的地方,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她是继承了身体的曾经的记忆,但是谨慎的性格还是让她亲自去看上一看。

这个身份真是比较压抑啊,母亲似乎是从小就亡故,父亲更是从来都没有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要说这个世界的生存手段--灵力的话。

就比较惨了,四级灵士。

资质算是一般偏下的那种,难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

离开伊洛城她只是想清楚日后要怎么办?

“唉......”轻轻叹息一声,夏馨炎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天色,是该回去了。

刚要转身,小腿一阵刺痛,眉头一皱,蹲下身来。

“真是倒霉。”看清楚情况,夏馨炎无奈的苦笑,竟然会被旁边凸出来的石刺刺伤,真是够衰的。

点点鲜红滴落地面,迅速的被泥土吸收,一股不自然的温度从地面透露而出。

夏馨炎眉头轻挑,往旁边挪了两步,错开那块儿升温的地方。

地下为什么会有热度?

脚下的温度越来越高,夏馨炎静静的看着,看着地面突兀的出现了一条裂缝,缓慢的打开,就像是一个事先被人安排好的密道,悄无声息的开启。

隐隐的红光从地下透出,带着略高的温度。

夏馨炎心里猛的一跳,难不成里面有什么好东西?这样的光芒也只有天地异宝快出世的时候才会出现。

瞅了瞅那打开到勉强能进去一个人隐隐泛着红光的洞口,有个声音好像不停的在召唤着她,过去过去。

夏馨炎倒也真是按照那个召唤过去,走到了洞口,看到红光有加深的趋势,那股无声的诱惑愈发的强烈。

夏馨炎痴迷的靠近,整个人就像着魔了似的,步子越来越快,看那架势恨不得直接跳进去。

一口气冲到洞口,夏馨炎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抬起脚--一脚将刚才坐着的石头踹了下去。

浓郁的红色光芒陡然一暗,夏馨炎眼中精光一闪,就是现在!

纵身一跃,踏着石块儿跳了进去。

“卑鄙。”才进入洞穴还没有适应眼前的红色光芒,耳边就传来一声低沉的怒吼。

怒吼入耳,夏馨炎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危险,而是--这声音太好听了。

抬头看过去,一道红色的修长身影立于万丈红芒之中,乌黑长发随意披散于身后,长过腰间,就好似瀑布一般倾泻而下,顺滑流畅。

剑眉微皱,眸光粼粼,竟然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在那双眼眸中看到了九天银河,鼻梁英挺,薄唇轻抿。

整个人宛如天外谪仙一般的傲然而立,大有一种俯瞰天下一览众山小的霸气。

夏馨炎愣愣的直视着这个红衣男子,还没有从眼前的美色中回过身来,身体本能的在提醒她有危险。

夏馨炎纵身一跃,离开原地,啪的一声闷响在身后响起,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刚才她站立的地方已经裂开了一道一米宽的缝隙。

要是她还站在原地,恐怕现在已经被劈成两半了吧?

“哦?一个四级灵士反应还挺敏锐。”意外的声音听得出来红衣男子也是对她的身手大感诧异。

一句话就叫出了夏馨炎的等级,让她心里一惊,看来自己好像是遇到了厉害的对手。

既然如此的话......夏馨炎眼眸轻轻一眯,将双眼缓缓的闭了起来。

这里没有基地的人,若是有的话,在见到夏馨炎闭上双眼的时候,立刻就会吓得全身发软。

因为,只要她双眼一闭,就说明她做了决定,不死不休。

让基地内第一刺杀高手不死不休,可想而知最后死的人是谁。

红衣男子也看到了夏馨炎闭上的双眼,还正在奇怪她玩什么花样的时候,突然,眼前的人影一花,她的速度竟然陡然提高了两倍以上。

一场厮杀,用命作赌,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下洞穴内进行着。

树林中,那个开启的洞口已经闭合起来,换言之,除非夏馨炎打赢红衣男子,不然的话,恐怕她就要永远的留在地下。


密闭的空间内,响起悠长的呼吸,战斗已经进行了有一段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进入急促呼吸的阶段。

只是在悠长呼吸中,夹杂着滴答滴答,水滴落地的声响。

“够狠。”红衣男子冰冷的声音中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赞扬,看着眼前不远地方站立的夏馨炎。

她身上有无数狰狞的伤口,都是刚才两个人交锋的时候留下的。

有的伤口甚至都深可及骨,就是再多一点,夏馨炎就已经毙命当场了,可就是这一点,总是在关键时刻被她险之又险的后退避开。

淋淋血渍已经将衣裙染红,失血的脸色苍白如纸。

只是在这个时候,夏馨炎竟然睁开了双眼,泛白的唇缓缓的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你输了。”

红衣男子眉头一皱,还没有明白夏馨炎的话时,那道身影骤然扑了过来,速度竟然比最开始还要快上几分。

“去死!”红衣男子显然也是有了怒气,出手狠辣,势要一记令其毙命。

夏馨炎的动作极快,左突右闪的,动作快到极致,却没有什么实质攻击。

与其说是交手还不如说是试探,这样诡异的举动弄得红衣男子心头火气,力量凝聚,计算好了夏馨炎落地的位置直接攻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攻击在夏馨炎落地之前炸开,直接将夏馨炎炸飞,飞向的目标正是红衣男子的方向。

红衣男子阴冷的笑了起来,她有本事再躲啊?

夏馨炎一下子滚到他的脚下,身体一动不动,红衣男子得意的勾起唇角,狂妄的人类,竟然想要杀他。

手高高的举了起来,掌心有红色的光芒凝聚,隐隐的微吐,只要力量一发,夏馨炎必然香消玉殒。

突然之间,红衣男子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可思议的瞪着他脚下的夏馨炎,咬牙切齿的低吼:“你做了什么?”

地上的夏馨炎身体一动,困难的撑起伤痕累累的身体,惨白如纸的脸上扯出一抹胜利的笑容:“我早就说过你输了。”

白皙的手指在把玩着一支漂亮的银簪,银簪沾上了她身上的血渍,在红色光芒下说不出来的凄美。

“去死。”红衣男子眼中暴戾的杀气好似风暴般凝聚,可是还不待他手掌中的红光落下,身体陡然一颤,突然的失去了力气。

“果然好用啊。”夏馨炎右手用力的捏住银簪,看着红衣男子变色的脸庞,轻轻的笑了一声,就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右手再次用力。

“唔......”一声闷哼从红衣男子紧闭的口中溢出,修长的身体一软,竟然瘫倒在地。

“啧啧......这个就是你的弱点了吧。”夏馨炎并没有起身,她不是不害怕红衣男子的报复,而是,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动弹不得。

这次的伤势太重了。

“你是故意的。”红衣男子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夏馨炎最后的攻击是如此的奇怪。

夏馨炎笑了起来:“无论我怎么攻击,你都不会离开你站立的地方,要是没有古怪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明明有好几次,再近一分,他就可以杀了她,但是他偏偏没有移动脚步。

这样的情况她要是再看不出来点什么,这么多年真是白混了。

听到夏馨炎的话,红衣男子心头一惊,惊奇的打量着夏馨炎。

刚才一次次拼命的打发,竟然是为了试探他,用命来试探,这个女人真是疯子。

“把东西还我。”红衣男子粗粗的喘息两下,瞪着夏馨炎。

他真是大意了,竟然被一个小女娃给算计了。

“想要啊?”夏馨炎晃了晃手里的银簪,笑得那叫一个阴险狡诈,“你想要就给你,你想的太好了吧?”

“你想怎么样?”红衣男子冷睇着夏馨炎,他真是疏忽了,被一个人类耍了。

夏馨炎笑眯眯的瞅着红衣男子:“你是灵兽吧。”

别告诉她,一个人类在这种鬼地方可以生活这么久。

“是又怎么样?”红衣男子冷哼一声。

要不是他的弱点被她抓住,他早就过去撕碎了她。

“给你两个选择。”夏馨炎轻轻的勾起唇角,“一是死,二嘛,乖乖的跟我离开。”

听到夏馨炎给出的选择,红衣男子突然一阵的恍惚。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他竟然到了被一个四级灵士威胁的地步。

可笑!

真是可笑啊!

原来他已经落魄到如此地步了。

低低的笑声溢出薄唇,在空间内回响着。

笑声是那么的好听,只是笑声中含着的凄凉,让人听来是如此的悲凉。

他坚持了这么多年,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

“既然如此......”红衣男子薄唇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手掌之中慢慢的凝聚起来红色的光芒。

夏馨炎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男子绝美的笑容,以及他冰冷不见半点温度的寒眸,红唇轻启,说出后半截话:“我带你离开,给你自由。”

“你说什么?”红衣男子惊诧的看向夏馨炎,只是他看不到夏馨炎的眼眸,因为她正垂下头把玩着手中的银簪。

“这个只能人类碰触吧。”夏馨炎轻轻的说着,“我带你离开,出了洞穴,你就自由了。”

红衣男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夏馨炎说的是什么意思,愣怔在那里呆呆出神。

夏馨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怎么,给你自由你还不高兴吗?”

抬头环视着这个奇怪的洞穴,夏馨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束缚住你的除了银簪还有这个洞穴吧。”

“离开洞穴你就自由了不是吗?”

“为什么?”红衣男子迟疑的问着夏馨炎,眼中是深深的探究,“你难道不想收服我?”

能有一头灵兽,可是人类梦寐以求的事情,多少贵族广邀好手付出沉重的代价就是为了收服一头灵兽。

她难道会放弃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给你自由。”夏馨炎轻笑。

也许换了另外一个人不会如此吧。

她却不同,因为她知道没有自由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她不想看到其他人也承受如此痛苦。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