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天才三宝狂虐总裁前夫

天才三宝狂虐总裁前夫

叶星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归晚从小被慕家养在乡下,虽是大小姐,却丝毫不得宠。五年前,她被亲生父母从乡下接回,要她嫁给燕北爵,两家进行商业联姻。同居后,慕归晚很快怀孕,燕北爵却在这时和她解除婚约,还误会她肚子里的孩子生父不详。五年后,慕归晚带着自己的双胞胎高调归来,已是享誉国际的神医。这时,她遇到带着女儿的燕北爵,孽缘再次交织在一起!

主角:慕归晚,燕北爵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归晚,燕北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才三宝狂虐总裁前夫》,由网络作家“叶星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归晚从小被慕家养在乡下,虽是大小姐,却丝毫不得宠。五年前,她被亲生父母从乡下接回,要她嫁给燕北爵,两家进行商业联姻。同居后,慕归晚很快怀孕,燕北爵却在这时和她解除婚约,还误会她肚子里的孩子生父不详。五年后,慕归晚带着自己的双胞胎高调归来,已是享誉国际的神医。这时,她遇到带着女儿的燕北爵,孽缘再次交织在一起!

《天才三宝狂虐总裁前夫》精彩片段

慕归晚住在云顶别墅,已经有两个月了。

自从那晚,燕北爵醉酒后,跟她发生了关系,就再也没出现过!

她是燕北爵的未婚妻。

两人的婚约,是爷爷还在世时,定下的。

为了履行这个婚契,丢弃了她二十年的亲生父母,终于舍得将她从乡下接回北城。

从乡下野丫头,摇身变成顶级豪门的未过门媳妇,她只用了几天不到的时间!

如今,她还怀孕了......

“咳咳咳——”

一早,慕归晚就趴在洗手台上,吐得厉害。

她孕早期的反应,极其剧烈,什么都吃不下。

这导致她原本纤瘦的身子,看起来更单薄,巴掌大的小脸,也略显苍白。

好不容易吐完,整个人像是要虚脱了一般。

慕归晚漱完口,打算出来躺一会儿。

没想到,刚出门,就见沙发上,坐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男人穿着剪裁合身的手工定制西装,两条长腿优雅交叠,慵懒的坐姿,却又显得矜贵十足。

一张精致的脸庞,宛如上帝精心之作,五官俊美如神,毫无瑕疵。

一双狭长的眸子,看起来深沉难测,宛如寒潭,紧抿的薄唇,更没半点温度。

正是......燕北爵!

慕归晚看到他,眼前微微一亮,内心惊喜之余,还有点紧张。

两人虽是第二次见面,但对于这位未婚夫的各个头衔,她却了然于胸。

#名动北城的燕家现任掌权人#

#商界新任霸主#

#三十岁以下全球精英榜,排名第一#

在国内,无数世家千金,更是对他趋之若鹜!

慕归晚对于自己能成为他的未婚妻,每次都感到不可思议。

她缓了缓神,急忙过去打招呼,“北爵,你今天怎么会来?”

燕北爵听到问话,抬眸淡淡打量着她。

眼前的女孩儿,身材虽纤弱瘦小,但五官却长得非常精致漂亮,配上那过分白皙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有种病弱美人的感觉!

饶是看惯了形形色色的美女,燕北爵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小未婚妻,是个人间绝色!

只是可惜,这在他眼中,与红粉骷髅无异。

更别提,他今天来的目的,是解除婚约。

“坐吧!”

燕北爵冷淡地开口,低沉磁性的嗓音,宛如动听的大提琴。

只是,没半点温度,“今日来,是想跟你说说婚约的事情。”

慕归晚愣了愣,以为他是来谈论婚期,心下不由喜悦又期待。

“好。”

她即刻同意,乖巧在他对面坐下。

燕北爵也没废话,开门见山便掏出一份文件,递了过来,嗓音冷漠,“签了它!”

慕归晚有点不解,接过来问,“这是什么?”

说话时,她顺势打开。

下一秒,就看到文件上方那加粗的字体——《婚姻解除协议书》!

慕归晚整个人都懵了,难以置信看向对面的男人,“你......要跟我解除婚约?”

男人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袖口,语气冷漠得几乎要结冰,“这桩婚约本就不是你情我愿,我对你,更没男女之情,所以不可能跟你结婚。更别提,我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慕归晚听到这话,觉得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一阵阵抽痛。

她万万没想到,两个月的等待,等来的是这个结果。

他心里有了别人,那肚子里的孩子,又算什么......

“我不同意!这婚约,是爷爷定下来的!”

慕归晚回过神后,立刻反对。

燕北爵没料到她会有这样强硬的一面,浓眉不由皱起,眸底有些许不耐。

“慕小姐,我希望你能认清楚情况!你现在怀孕了,怀的还是别人的孩子!你认为,我燕家,会让你这种女人,嫁进门么?还是你觉得,我燕北爵,会帮你养野种?”

慕归晚听完,整个人惊呆了,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别人的孩子?

野种?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难道那天晚上的事,他都忘记了吗?

“我没有,你怎么能这样说......”

慕归晚万分受伤。

她这辈子就他一个男人啊!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燕北爵打断,“同样的话,别再让我说第二次!我对你没任何感情,这婚约,本来就是要解除的,希望你能识趣一些,我耐性有限。”

他气势凛冽,浑身充满了威压。

慕归晚有一瞬间,感觉喘不过气来。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渐渐沉下去。

原来,外界传言他寡情冷漠,并不是说假!

为了摆脱自己,连诬陷自己和人苟且的话,都能说出来!

慕归晚心一下死了。

她压下所有委屈、难受的情绪,默默签了字。

燕北爵见她这样利落,稍稍诧异了下。

还以为要周旋更久!

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

待慕归晚签完字后,他满意了收回合同,接着站起身,淡淡道:“待会儿我会吩咐司机送你回去。”

......

当晚,慕归晚打包,被送回了慕家。

而迎接她的,不是亲人的安慰,而是亲生父母的谩骂。

慕父慕长岳指着慕归晚的鼻子,一脸厌弃,道:“你这丢人现眼的东西,都是因为你,我们慕家才会资金断裂,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东西?”

“贱蹄子,你给我老实交代,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

母亲温如凤,声音更是尖锐。

慕归晚站在原地,觉得心很冷。

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自己不过是他们获取利益的工具。

她张了张嘴,试图解释,“我不是,我没有,孩子明明是......”

话说一半,她突然说不下去。

连燕北爵都不愿意承认,这对所谓的‘父母’又怎么会信?

果不其然,温如凤听到后,立刻恶毒咒骂,“你还敢否认!野种都出现了,还敢狡辩!你......你简直就是赔钱货,丧门星,纯心回来坏我们好事!亏我之前还给你买那么多衣服!你知道你身上穿的,一件多少钱么?

我还以为,这装扮,好歹能让你掩盖骨子里的土气,可我没想到,你骨子里都烂掉了,居然和人苟且!未婚先孕!你要不要脸???”

慕归晚听着这一句句宛如淬了毒的谩骂,心像被撕裂了一样。

紧跟着是麻木!

原来,他们从来没把自己当做女儿看待。

在他们眼中,自己竟如此不堪!

旁边的妹妹——慕雨柔见了后,很是幸灾乐祸。

她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姐姐!

明明从小在乡下长大,一身的土气,却偏偏有一张好看的脸。

她妒意十足,跟着拱火,“爸、妈,她一个乡下来的,能有什么教养?说不定早就被人玩烂了!也就你们敢让她去履行婚约!

现在好了,燕家那边动了怒,结果,为我们带来了多大的损失?!要我说,赶紧把她赶走吧,看着就晦气!若继续留着,不知道要怎么带衰我们慕家!”

慕长岳和温如凤正有此意,二话不说就将慕归晚赶了出去。

“滚,我慕家,就当从没你这个女儿!”

......

五年后。

北城机场。

VIP通道出口的位置,两名年纪四五岁左右的小奶娃,引来了路人的强势围观。

两人是对双胞胎,五官极其精致漂亮,唇红齿白的模样,讨喜得不得了,那嫩生生的脸蛋,仿佛能掐出水。

一双眼睛,透着睿智和激灵,让人看了,爱不释手!

“小家伙好像是走丢了,身边没大人在?不过,长得好可爱啊,这双胞胎的父母,也太会生了,看得我都想要一个!”

“人家是父母基因强大,你没有,认清这个事实!”

“这孩子的父母也太粗心了,居然把孩子丢在这,去找服务台广播一下吧?”

“我看着不像走丢啊,他们手里还拿着平板呢......”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那两个小奶娃,浑然未觉,只是目光专注盯着平板中的画面。

“哥,这个人,就是爹地吗?”

左边的那个小奶娃,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兴致勃勃地问道。

右边的小奶娃,面容看着比较沉稳。

他语气淡淡,应道:“只是有可能,还不确定!”

二宝听到这话,说道:“长得这么帅,肯定是!”

大宝闻言,想要纠正弟弟这个想法。

不是长得帅的,就一定是爹地!

这个叫燕北爵的,只是可能性比较大......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就发现周围,围了不少人,正在议论他们‘走丢’的事情。

大宝不由愣了愣。

妈咪只是去取行李而已,他们趁这个机会,查一查那个疑似‘爹地’的人,怎么就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大宝当即做出解释,“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我们没走丢!我们只是在等妈咪而已,不用帮我们广播!”

小家伙说话时,奶声奶气的,偏偏表情透着股认真。

这模样,萌化了一众人的心......

慕归晚刚取完行李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有些好笑。

自家两个小家伙,走到哪都是受欢迎的主。

不过,类似的误会,也没少引起!

她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指责,不负责任了!

然而,实际是这两个小家伙智商太逆天,不但掌握了一手黑客技术,就连追踪术都一清二楚。

哪怕将他们丢到陌生的地方,都能自己摸回来,压根就不用担心他们走丢!

慕归晚摇摇头,连忙挤开人群过去。

那边的两小只看到妈咪回来,火速关掉平板,立刻迎上去,道:“喏,没骗你们吧,妈咪回来啦!”

众人一见,发现真是误会,才逐渐散去。

慕归晚松了口气,对两个小家伙道:“走吧!”

两小只乖巧点头,主动拉过自己的小行李,跟着慕归晚身侧,顺便问,“妈咪,那咱们现在,是先去看病人么?”

慕归晚听完后,点点头。

此次回国,主要目的,就是为燕北爵的父亲——燕苍松治病。

五年前,她被赶出慕家后,走投无路,是燕苍松找到她,并送她到F国深造。

在那,她十月怀胎,生下了三个孩子。

可惜,小宝却因为生产过程中缺氧,夭折了。

如今的她,已经是全球顶尖医药公司‘CELL药业’的管理者。

一身医术,在医学界更是赫赫有名,还被很多人尊称为“外科神医”。

原本这辈子,她是没打算再回国。

但燕苍松突然病重,加上,燕北爵在黑客网上砸了重金,邀请‘神医Viki’回国,为他父亲治疗。

所以,她接下了这个单子!


思忖间,母子三人,走出机场。

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慕归晚拿出来看了下,发现黑客网上的账号,收到一条消息。

“Viki医生,为了以示诚意,我派了车去机场接您,若是落地,可直接到外面搭车,车牌号是北A88888。”

发件人:燕北爵。

看到这名字,慕归晚眸子略微波动了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她快速打字,回了简短又冷漠的两个字,“不必!”

然后没再理会,收起手机,在路边拦了辆车,直奔燕家大宅!

抵达时,是半小时后。

慕归晚下了车,直接过去按门铃。

来应门的管家,得知是她后,立刻开了锁。

慕归晚带着两小只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一片复古式的庭园设计。

假山、湖水、亭台楼阁坐落其中,不远处,是一幢古色古香、雕梁画栋的别墅,整体看起来,壮观得不像话!

“好漂亮啊!”

大宝看了后,率先发出惊叹。

去往主别墅的路上,得经过一座木桥。

活泼好动的二宝,扒着护栏,惊呼道:“妈咪妈咪,水里还有锦鲤诶!”

慕归晚跟着看了一眼。

桥下,的确有一大群五颜六色的锦鲤,非常漂亮。

她点点头,正要移开视线,突然瞧见不远处的凉亭内,蹲着两道身影。

其中一道,是个小女孩。

年纪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可爱的公主裙,两条小马尾,翘得老高,配上那洋娃娃般精致的脸蛋,简直要萌化人心。

只是此时,她脸上没太多表情,一双眼睛,有些恍惚地看着地上......

她面前,一群蚂蚁排着长队,正在搬家!

她看得目不转睛!

另一道,则是个年轻的女子,因为背对着这个方向,看不清长相。

不过,瞧着,像是在照顾那小女孩!

慕归晚本打算收回目光,谁知,下一秒,耳边却听到一句尖刻的怒骂,“你是存心恶心我的是不是?明知道这边有蚂蚁,还故意往这边凑!这么大了,话都不会说一句!亏我那么尽心尽力照顾你,至今连个称呼,都不愿意喊我!我是欠了你的么?你这个讨债鬼!”

说这话时,女人还扒拉了一下小女孩。

小女孩没防备,一下摔倒地上。

她眼眶一下就红了,泪水模糊了视线,接着跟断线的珠子般,不断往下落。

“哭什么哭?我还不能说你几句吗?”

那女人见了,怒火更盛,声音越发尖锐。

小女孩吓得大哭,鼻子都红了,看起来,好不可怜!

慕归晚看得黛眉蹙起,下意识要过去劝阻。

结果,旁边的两小只,抢先一步有了动作。

他们冲过去,阻拦道:“阿姨,您干嘛这样拉小妹妹,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那女人似没料到有人会出现,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竟是两个小屁孩,还有个陌生女人!

她神情倨傲,道:“我教训我自己的孩子,关你们什么事?”

慕归晚晚几步过来,听到这话,没应声,而是先将地上的小女孩扶起来,并关心询问,“没事吧?”

这地砖,是大理石铺垫的。

刚才小丫头明显摔得不轻,才哭得这么可怜!

她连忙上下打量了下她,又问,“伤着了吗?疼不疼?”

小丫头没回应,只是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旁边的女人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上前两步,要拉回小女孩,“你松开她。”

谁知,小女孩却吓得躲到慕归晚身后!

她紧紧攥着慕归晚的衣服,神情充满了畏惧,小身子不停地发抖!

女人见她这样,火气更大,怒道:“燕婳儿!!!”

小女孩瑟瑟发抖,脸上的恐惧,越发明显。

慕归晚感觉到她的情况不对劲,心像被什么拧了一下。

她顾不上那女人叫嚣,连忙将小女孩抱进怀中,柔声安抚,“别怕别怕,没事的......阿姨护着你,不会有事的,好吗?”

小女孩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情绪难以平静。

慕归晚莫名有些心疼,目光不由凌厉看向那女人,道:“你难道看不出她很害怕吗?用呵斥,怒骂来教育,只会给她造成心理阴影!你会不会教孩子?!”

女人见她多管闲事,眉头一拧,不悦道:“这孩子有自闭症,我已经很有耐心了!你是谁?来做什么?我怎么管孩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说教?”

慕归晚冷道:“我是受邀来为燕董事长治病的医生,我叫Viki!”

“什么?”

女人愣了愣,似乎难以置信,“你就是那个知名的外科医生Viki?怎么可能?”

那神医,传言是个老头子了,怎么会这么年轻?

“你不会是骗子吧?”

女人明显不信,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慕归晚。

慕归晚不想和她浪费时间,也不想过多解释,只冷淡道:“信不信随你!”

女人当然不会信,当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接通。

她语气陡然软了下来,和刚才教训孩子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北爵,是我!我在爸这里,遇见了你重金聘请的神医。但我怀疑,这个人可能是假冒的......”

慕归晚听到燕北爵的名字,明显一愣。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女人的身份。

能这样亲密叫那男人的名字,又出现在燕家大宅的院子里,除了他那个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顾安然,还能有谁?

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个女儿!


慕归晚正恍神时,顾安然那边,倒是结束了通话。

她对慕归晚的身份,仍抱着存疑的态度,说话越发不客气起来,“传言,Viki医生,是个年过半百,且德高望重的老者!你这骗子,说谎都不打草稿!为了巨额赏金,连冒充身份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现在竟还敢来燕家,招摇撞骗!”

大宝听到这话,小脸不由沉下来,冷然反驳道:“我妈咪才不是骗子,她真的是神医Viki!”

二宝也帮着维护,“没错,如假包换!传言才是假的!”

顾安然听闻,一脸不屑,“连孩子都跟着说谎,你的教育,的确是挺厉害的!”

慕归晚觉得这女人不可理喻。

她女儿的情绪,都还没稳定,不管不顾,倒是有心思揪着自己找茬。

她懒得理会,把大宝二宝拉过来,接着继续安抚小丫头的情绪。

小丫头哭了一会儿,情况倒是逐渐稳定下来,身子也没抖得那么厉害了。

慕归晚趁机查看她的手腕。

刚才跌倒时,小丫头似乎用手撑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

她轻轻捏了捏,低声询问,“疼吗?”

“妈咪,她这里好像红红的,是不是伤到了?”

大宝和二宝也凑过来,关心询问。

慕归晚摇头,明显不清楚,所以耐心地等她回应。

可小丫头,愣是一句话都不说。

二宝好声好气地劝说,“妹妹,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才行,我妈咪是医生哦,肯定会帮你治好的。”

后者仍是一声不吭!

二宝见状,不由和旁边的哥哥面面相觑起来。

这......小妹妹,不会是个哑巴吧?

旁边的顾安然看到这一幕,火气又升腾了起来。

“少在那装模作样,冒充医生!她要是治坏了,你担当的起吗?”

说话时,她动手,要将小婳儿扯回来。

小婳儿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再度受到刺激!

她抗拒顾安然的触碰,整个身子拼命往慕归晚的怀里缩。

一双眼睛,噙着害怕、恐惧,向慕归晚救助。

慕归晚看她这样,心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心疼又难受!

她本不该管这个闲事的,之所以来燕家,也是为了报答燕苍松的恩情,只想赶紧治病走人。

可不知为何,看到小丫头这样,却狠不下心不管!

慕归晚下意识护住怀中的小婳儿,并躲开了顾安然的拉扯。

然后低声在她耳畔道:“宝贝,会不会装晕?”

原本还在怀中发抖的小婳儿闻声,不由僵了僵,抬眸看向她。

她眸光满是委屈,要哭不哭的。

慕归晚看到她这反应,就知道她应该是听见了,当下冲她眨了下眼睛......

顾安然简直要气疯了。

特别是看到那死丫头,居然和一个刚见面的女人这样亲近,更是怒火中烧。

五年了,她费尽心机讨好,都没见过她对自己这态度!

她怒得上前两步,道:“白眼狼,你给我过来!”

说完,猛地使劲儿,要将孩子抢回来。

谁知,小丫头却突然闷哼一声。

接着身子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顾安然顿时惊呆。

她抱着怀中的小丫头,有点不知所措,“这......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没知觉了?”

慕归晚在旁边,语气冰冷,道:“还能怎么回事?自闭症儿童,本就不能受到刺激,你屡次用言语刺激她,不顾她的情绪,对她动手,她自然承受不住。”

“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顾安然真的慌了。

这死丫头,在燕家可是个宝贝疙瘩。

燕北爵更是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她每次教训,都是私下来,明面上,根本不敢对她怎么样。

这若是被燕北爵知道,孩子被刺激到晕倒,到时候,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慕归晚见她一脸惶然,目的达到了,当下说道:“把孩子给我,我是医生,可以立刻为她施救,你去拿热水跟毛巾过来!当然,你要不信,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顾安然闻言,犹豫了下。

可想到这件事的后果,就怕了,二话不说,便把孩子给了慕归晚。

“赶紧救她。”

说完,她立刻匆匆忙忙,去拿热水和毛巾。

人一走,原本紧闭着眸子的小丫头,瞬时睁开了眼睛。

慕归晚冲她笑了笑,夸赞道:“演得不错!”

二宝一脸惊奇,道:“刚才看她一句话都不说,呆呆的,没想到还挺机灵。”

大宝拍了拍弟弟的脑袋,“别这样说人家!她只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并不傻。”

二宝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吐了吐舌头。

这小模样,萌得不行。

慕归晚莞尔,轻声问怀中的小丫头,“你爹地呢?为什么不来照顾你?你妈妈......平时都这样对你么?”

小婳儿听到这话,还沾着泪珠的睫毛,突然垂了下去,神情似乎有些失落。

慕归晚看她这表情,顿时就误会了。

燕北爵当初那么狠心解除婚约,不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现下对自己亲生女儿,竟也这么不负责任么?

她眸色不由冷了几分......

也是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慕归晚以为是顾安然回来了,连忙敛了敛情绪,扭头去看。

谁知,却猝不及防地和男人打了个照面!

来的,正是燕北爵!

五年不见,男人倒是越发的成熟稳重。

那张宛如上帝精心雕刻而成的脸,也越发地妖孽俊逸,一身上位者的气势,浑然天成,令人望而生畏。

修长的身躯往那一站,存在感十足,有种气场全开的架势!

慕归晚呼吸陡然一滞,整个人愣住,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燕北爵明显也怔了一下。

他似乎没料到会在这见到慕归晚,深邃的长眸,眯了眯。

片刻后,他神色冷沉,语气冷冰冰道:“怎么会是你?你来这做什么?”

慕归晚身子有些僵住,还没做出反应。

怀中的小婳儿,倒是率先挣脱她的怀抱,迈着小短腿,冲到男人身边。

她伸出白嫩的双手,抱住他的大腿,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仰视着他。

小表情可怜兮兮的,一副求抱的神情。

燕北爵冰冷的目光,在触及宝贝女儿的一瞬间,直接柔和下去。

接着蹲下身,对小丫头道:“怎么了?跟安然阿姨,相处得好不好?抱歉,爹地太忙了,没空陪你,小婳儿没生气吧?”

小婳儿委屈巴巴,凑过去搂住爹地的脖子,也不回答。

燕北爵见她这样,多少猜到一些情况。

小丫头,除了跟家里人亲近,对外人都是抗拒、冷漠的。

不过,他也不急!

反正来日方长,慢慢磨就是!

想到这,他轻柔地拍了拍她后背,顺势将人抱了起来。

接着,目光重新落到慕归晚,和旁边那两个孩子的身上!

刚才过来时,就看到那两个孩子的存在了。

不过没来得及细看。

这会儿一瞧,长得倒是唇红齿白,面容精致!

而且看年纪,像是四五岁的模样,应该就是当年慕归晚怀上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