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的宿命

你是我的宿命

慕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辞喜欢江墨寒,从一见钟情到生死相依。因为喜欢,她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大家瞧不起她倒贴的行为。但楚辞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她只想和江墨寒好好在一起。可她没想到,一场陷害悄然而至,她成为间接害死他妹妹且见死不救的凶手。此后,她成了江墨寒的仇人,他折磨她,羞辱她,但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水落石出,他要如何弥补楚辞!

主角:楚辞,江墨寒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辞,江墨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我的宿命》,由网络作家“慕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辞喜欢江墨寒,从一见钟情到生死相依。因为喜欢,她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大家瞧不起她倒贴的行为。但楚辞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她只想和江墨寒好好在一起。可她没想到,一场陷害悄然而至,她成为间接害死他妹妹且见死不救的凶手。此后,她成了江墨寒的仇人,他折磨她,羞辱她,但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水落石出,他要如何弥补楚辞!

《你是我的宿命》精彩片段

充满铁锈和腐臭味的房间,楚辞坐在墙角发着楞。

房间地上,坐着一群跟她一样装扮的女人——身穿橘红色马甲,短头发,面无表情的麻木罪犯。

算算时间,楚辞已经坐牢三年了。

距离那一场事故,已经过去整整三年。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楚辞常常会有一种恍若梦中的错觉。

“8097,有人探监了!”狱警过来开门。

楚辞浑身一震,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由得攥紧,泛出不正常的青色。

又到18号!每个月的这一天又来了!

身后有人窃窃私语,尖细地声音一点一点钻进她耳朵,刺的耳膜疼。

“每个月这一天都要给人睡,真不知道该羡慕还是同情。”

背后传来一阵哄笑,楚辞停顿了下没有回头,毅然决然地迈步出去。

她们说的没错——她就是去给人睡的!

准确来说,每个月的这一天她都要受刑一次。

身与心!

依旧是那个单独的探监室,站在门口,楚辞都能感觉到寒意。

该来的迟早都会来,已经承受过这么多次了,也不怕再多这么一次!她握了握拳走进去,里面狭小的空间里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肩膀宽阔,脊背笔直。即使一个背影,仍能够感觉到杀伐果断的戾气,让人不敢直视。

门在她身后关上,听到落锁的声音,楚辞突然就慌了。她转身要开门,想要逃离出去,逃离这里……

什么时候都可以,今天不行。

还未打开门,身后有高大声影逼近,将她堵在了门口。那种周身嗜血的冰冷气息让她忍不住哆嗦。

“你想跑?”话音未落,一只冰冷的手狠狠掐上她脖子,迫使她面对着他,“跑得了吗!”

是啊!她跑不了!从当初见到江墨寒第一眼开始,就注定她跑不了。

这是宿命!

楚辞疼的说不出话,一张小脸瞥的通红,因为呼吸困难显得扭曲狰狞。

男人神情冷漠阴狠,一双阴鸷的眼睛散发着嗜血的暗芒,随时要上来把她撕碎,有着刻骨的恨意。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男人手越收越紧。“三年前的今天,你干了什么事。还有印象吗?”

看着男人血红的眼睛,那仇恨的眼神……

这三年的每个月,男人都会过来身体力行地提醒她做过什么。就算她想忘也忘不了……

这是他的惩罚,对她的惩罚……

还在挣扎地手脚慢慢放下,她不想挣扎了,不想再继续了。

她累了!如果就这么被他掐死,也是一种解脱!

看到她眼神渐渐涣散,身体越来越软。江墨寒眼神微微变了变,松开她。俯身,狠狠咬上她脖子,“想死?没那么容易!”

“啊!”脖子上的刺痛让楚辞瞬间清醒,也更加清楚男人在做什么。她似乎听到自己皮肉撕裂的声音……

然而,还不等她感受就被男人狠狠地按着头,翻转过身按在铁门上。

她恍然知道男人要做什么,哆嗦地咬着唇。不敢反抗,也不敢哭。

直到阵阵冷意和痛感袭来,她脑子嗡了声,余下的感知中只剩下——疼……

好疼……


楚辞承受着皮肉碎裂一般的折磨……

男人毫不怜惜,发泄着沉沉地怒意。

今天的江墨寒,比以往的他更狠。楚辞咬破了唇满嘴都是血腥味,一声不吭地承受着他所有的怒意……

然而这还不是最难堪的……

她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贴着她的耳朵,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嘲弄,咬着她耳朵说了句什么。

她身体一紧,双手握着拳努力不去听那些污言秽语!

江墨寒抓着她头发,逼迫她回头看他。

楚辞闭着眼睛,紧紧地咬着牙齿,才不至于叫出声。

这张脸蛋曾经是榕城所有男人迷恋的对象,精致的像上帝的宠幸儿。就算坐了三年牢,依旧掩盖不住的惊艳。

他狠狠地掐着她脖子,看到上面被他咬过的地方又有鲜血快速淌下来,就是一阵快意,“回答我,出声!”

楚辞闭着眼睛,睫毛轻颤。浑身止不住地发冷,那种刻骨的寒意侵入骨头里。没有回答……

楚辞猛然睁开眼睛,看向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

这张她爱了无数年的脸,为他做过无数疯狂事情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折寿二十年换她不遇见他……

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江墨寒心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乱。他粗鲁地将她头再次按向铁门……

不知道被身体与言语羞辱了多久,楚辞只记得这次的折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

最后,江墨寒咬着她的脖子,“楚辞,三年前怎么死的不是你呢?”

是啊!三年前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呢?

完事之后,江墨寒恢复那副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模样。如果不是室内的气息,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刚刚在这里做过什么。

“吃了!”

江墨寒拿过来两个白色药丸,语气寒冷如冰。

楚辞知道那是什么——避孕药!

走到他面前,戴着手铐的手伸手接过来,眼睛眨都不眨仰头直接咽了。

药丸太大,卡在她喉咙疼的她眼睛泛红。她生生地咽了下去,抬起头说了第一句话,“我可以回去了吗?”

男人冷漠地看着她,看着她眼角泛红,看着她脖子鲜血直流。看着她再也不是当初高高在上的楚家小姐。嗤笑一声,嘴里蹦出一个字,“滚!”

走到门口,听到男人在后面说,“楚辞,你这样子要是被你那个妈知道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脚步一滞,她顿住了。

“她的好女儿,楚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即使在这种时候,依旧对我爱的要死。应该会气死过去吧!”

楚辞狠狠地咬着唇,尝到了嘴里苦涩的血腥气,她艰难地回头,“你怎么折磨我都好,求你不要去打扰我妈。”她抬头,双眼通红哀求地看着他,“求你了!”

“呵,求我?你有什么资格!”他踱步来到她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慢慢收紧。捏碎一般的力道,咬牙切齿的恨意,“所有人都可以求我!唯独你楚辞没有资格!”


那天过后,楚辞有连续三个月没有再见到江墨寒。

这让她不可置信。每个月18号的“酷刑”,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断过的折磨,突然间就断了。

楚辞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恐惧!好像有什么事情在发生,而她却不知道。

甚至他常常会想到当初江墨寒走之前说的那些话,晚上做梦也会梦到她妈。

梦中,她妈指着她骂不要脸,怎么生了她这么一个不知廉耻,丧心病狂的女儿。她还梦到她妈妈死了,是被她气死的!

她哭着解释,说她没有,可是没有人相信。

醒来之后,脸上全都是眼泪。她叹了口气。

这三年来,江墨寒不让任何人来探视她。却唯独每个月要逼迫她承受他的折辱。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她被判了无期,要在这监狱待一辈子,连带着她的感情都被判了无期,只有暗无天日的绝望。

突然,有狱警开门进来。她心里一抖,那人已经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8097,有人探监!”

“卧槽,这么晚了有病吧,扰人清梦!”有其他犯人被吵醒骂骂咧咧不耐烦的声音。

楚辞站起来,心里前所未有的慌。

今天不是18号,现在估计已经凌晨两三点了!江墨寒过了三个月,突然这个时候来找她,不能不让她多想。

脑海中闪现过很多画面,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连肚子都开始有些坠痛感。

还是那个单独的探监室。

她进去的时候,江墨寒依旧背对着他,穿着黑色西装,站在窗边。脚下丢了好几个烟头,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浓烈的烟味呛的楚辞忍不住咳嗽出声……

正是这个声音打断了江墨寒的思绪,他掐灭了咽转过身来。

看到那张阴沉冷酷的脸,楚辞心里一惊,忍不住倒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个月没见到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太晚了探监室的灯光不明。江墨寒的暴戾残忍的气息更重了些,还夹杂着一些说不出来的血腥气!

看到她倒退,江墨寒停下脚步,拧了拧眉,狭长的俊眼不耐地望着她,声音很沉,“过来!”

楚辞看着他,在他发怒之前才慢慢挪步过去。

后背撞到桌子,一阵尖锐的刺痛。楚辞心想肯定又被撞青了,手腕被他快被捏碎,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如同咒语的八个字,在楚辞心上狠狠被剜了一刀。

心里叹息一声,噩梦又要开始了啊!

还没等楚辞动,江墨寒急躁地将她翻过身子。

他很急躁!比那个人的忌日还要急躁!

她被狠狠地按着头,毫无尊严可言……

他忽然凑到她脖子边,狠狠地咬上那块被他咬过无数次的伤疤直到见血才放开,声音低沉如同鬼魅,“知道吗?谢琴芳死了!”

那一刻,身上的羞辱疼痛都比不上江墨寒的那句话给她带来的震惊和痛苦。

谢琴芳死了!

她妈妈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