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渣后抢走情敌未婚夫

渣后抢走情敌未婚夫

曲奇丸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就在马上要结婚的时候,秦沫发现渣男未婚夫出轨。于是,一向循规蹈矩的她做了一件离经叛道的事,她去睡了小三的未婚夫贺屿凌。原本以为一报还一报,这件事就结束了。没想到,贺屿凌找上她,她从此成了他身边的女人。大家都等着看她被贺屿凌甩掉的笑话,岂料,他不仅越来越宠爱秦沫,还交出了自己的真心,要娶她做名正言顺的贺太太!

主角:秦沫,贺屿凌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沫,贺屿凌 的女频言情小说《渣后抢走情敌未婚夫》,由网络作家“曲奇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就在马上要结婚的时候,秦沫发现渣男未婚夫出轨。于是,一向循规蹈矩的她做了一件离经叛道的事,她去睡了小三的未婚夫贺屿凌。原本以为一报还一报,这件事就结束了。没想到,贺屿凌找上她,她从此成了他身边的女人。大家都等着看她被贺屿凌甩掉的笑话,岂料,他不仅越来越宠爱秦沫,还交出了自己的真心,要娶她做名正言顺的贺太太!

《渣后抢走情敌未婚夫》精彩片段

“秦沫!”

医院的手术室外,一道尖锐的声音响彻整条走廊。

不等秦沫做任何反应,脸上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陈青莲指着她的鼻子怒骂,“你这个天煞孤星,克死父母!早就让你滚出沈家,你非要死皮赖脸留下,纠缠庭均,现在害他出了车祸,你满意了吗?”

秦沫被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脑的,舔了舔嘴角,有丝丝血腥味。

面对指责谩骂,秦沫垂眸不语,内心被愧疚自责填满。

陈青莲说得对,都是她的错。

她跟沈庭均商量好,等他忙完这一阵就偷偷去领证,然后跟陈青莲摊牌,准备婚礼。沈庭均会来这离家一百多公里外的度假村,多半是为了预定结婚场地。

见秦沫不说话,陈青莲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声量又提高了一些,“我跟你说话,你哑巴了吗?做出这副委屈的样子给谁看?跟你那个妈一样下贱!”

“阿姨!”秦沫努力克制着情绪,语气不卑不亢,“有错的是我,别说我妈,逝者为大。”

“我说你妈怎么啦?说错了吗?当初,你妈不就是利用老沈年轻时对她的感情,才厚着脸皮把你送进沈家,让我们白养了你这么多年吗?”

陈青莲吐沫横飞,青筋暴起。

秦沫无从反驳,她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蓦地,手术室门开了。

陈青莲立刻收声,瞪了秦沫一眼,转头看向医生,焦急又期盼,“医生,我儿子怎么样?醒了吗?”

医生摇摇头,眉心微蹙,“他的生命体征已趋于平稳,但什么时候能醒不好说。几天、几个月、几年,甚至……都有可能。”

闻言,陈青莲发出一阵哀嚎,疯狂地撕扯着秦沫的衣衫头发,咆哮道:“你这个狐狸精!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秦沫脸色苍白,任由陈青莲朝她肆意发泄情绪。

七岁那年,她父母发生意外,临终前将她托付给了沈家。

后来,沈父也不幸病逝,陈青莲无数次恶言恶语想要将她赶出沈家。是沈庭均坚持留下了她,并且用无微不至的关怀温暖了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在她所有难过委屈的时候,沈庭均都没有缺过席。

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那束光,想到他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秦沫感觉心如刀绞。

“请问,是沈庭均的家属吗?”

正在陈青莲情绪崩溃的时候,两名警察走上前来。

听到沈庭均的名字,秦沫快速反应过来,“我是他的未婚妻。”

“关于沈先生的事故原因,我们需要跟家属确认一下。”

陈青莲一把将秦沫推开,“未婚妻算什么家属?我是他妈妈,有什么事跟我说!”

警察不置可否,将两人一齐带到了医生办公室。

“这次事故原因是沈先生在驾车过程中,与副驾驶上的女乘客进行互动,正巧碰上急转弯,猛打方向盘才会撞到山体。”

听完这平淡如水的陈述,陈青莲和秦沫异口同声道:“不可能!”

警察也不争辩,将平板递到她们面前,“这是我们从行车记录仪上提取的视频资料,二位可以看看。”

秦沫迟疑地按下播放键。

视频里,通往度假村的山路上车辆稀少。

一个女人娇滴滴地问:“我跟你未婚妻,谁更有吸引力?”

“这还用问……当然是你。”

是沈庭均的声音,秦沫的心猛地抽了一下。


指甲深深嵌入到掌心,此刻只有疼痛才能让她保持冷静。

“你性感妩媚又有情趣。她从小就寄养在我家,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能有什么吸引力?”

“呵呵呵……那你干嘛还要娶她?”

“看她可怜,无父无母的,我是她唯一能依赖的人了。”

“啧啧啧……你可真是个大渣男!”

“渣也是因为你魅力太大。如果早点遇上你,我不会给她任何幻想的。”

“别!我可没想过要嫁给你。咱们……顶多算是个床友吧!”

“能跟你这样的尤物做床友,够了。”

“哈哈哈哈哈……真会哄我开心。来,亲一个!”

“啊!”

看完视频,秦沫咬紧嘴唇,全身瑟瑟发抖。

如果不是那熟悉的声音,她根本不敢相信,说出那些轻浮挑逗言语的人,竟然是她眼中温文儒雅、谦和有礼的沈庭均。

原来人还可以有两副完全不同的面孔。

可笑的是,就在刚才,她还内疚不已,以为是自己害沈庭均出的车祸。

陈青莲起身,面如土色,心虚却又装得理直气壮,“这是什么鬼视频?我儿子不是这种人!”

说完便拂袖离去。

警察收回平板,看向秦沫,眼里多少有些同情。

“副驾驶上的那位女乘客已经苏醒,住在顶楼的VIP8号病房。如果您对这视频有疑问,可以自行去求证。我们这里就结案了。”

“好。谢谢。”

秦沫木然点点头。

她以为是双向奔赴的美好爱情,到头来只是沈庭均对她的怜悯。

她以为他是来选婚礼场地的,结果却是和别的女人约会。

从愧疚自责到悲愤心痛,一颗心被碾得稀碎。

秦沫收拾好情绪,来到顶楼VIP8号病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望着。

她并不是想要求证什么,只是想看看沈庭均口中那个性感妩媚又有情趣的女人长什么样。

病床上的女人正闭目养神,虽然看起来面色憔悴,头上和腿上都扎着绷带,但是从她的侧颜也不难看出她五官很精致,气质不俗。

确实如沈庭均所说,是个有吸引力的女人。

“你是谁?”

蓦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头顶倾斜而下。

秦沫吓了一跳,惊慌地转身。

抬眸看去,面前的男人眼神阴鸷,身材颀长,五官俊美,只是这张脸几乎能淬出冰来。加上这幽冷的嗓音,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我是……”

秦沫将“沈庭均未婚妻”这几个字咽下去,平复了一下情绪,语气淡淡的,“走错了。”

她面不改色却步履匆忙,生怕晚一秒就会被人看出满身的狼狈。

经过护士站时,听到好几个护士在扎堆八卦。

“我跟你们讲,8号病房住的竟然是常家大小姐常瑾瑜耶!”

“是马上要跟贺氏集团太子爷订婚的那位?”

“就是她。听说她在开车的时候,那个……才出的车祸。”

“那意思是,楼下ICU里躺着的是云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贺屿凌?”

“怎么可能?贺屿凌刚刚去了8号病房。”

“那楼下的是……这太劲爆了!有贺屿凌这样的未婚夫,常小姐也太想不开了吧。”

“就是就是。”

秦沫听完,眼神不自觉地飘向8号病房。

正巧贺屿凌拉开门。

“屿凌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这种蠢事的。”

“我给了你体面。”

“不!我不要体面!我只要你!”

“……”

女人的歇斯底里与男人的波澜不惊形成强烈的反差。

秦沫离病房的距离并不远,这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本想赶紧离开,可贺屿凌已经走出门来。

四目相对。

贺屿凌语气平淡,“找我?”

瞥见那一群窃窃私语的护士,没等秦沫回话,他便再度开口,“出去再说。”


走出医院大门,夜幕已经降临,秦沫拢了拢身上的衣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贺屿凌侧眸,“冷?”

秦沫微怔,摇头否认,“不冷。”

感觉很奇怪。

贺屿凌看起来挺冷淡的,但对她好像又没有那种初次见面的陌生感。

秦沫在心里找了个合理的解释:或许是因为他们头上都带点绿,所以贺屿凌多少有点惺惺相惜。

“刚才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谈话的。”秦沫淡淡解释,顿了一秒补充道:“我也不是要找你。”

“嗯。”贺屿凌应了一声,微微颔首,“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一起坐坐。”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前面是家酒馆。

秦沫稍作迟疑,始终觉得贺屿凌熟络得有些异常。她直视他深邃的双眸,“你认识我?”

贺屿凌表情平淡,声音也淡,“认识沈庭均,医生说你是他家属。”

未婚妻算什么家属。

秦沫的脑子里冒出了陈青莲的那句话,嗓子有些酸涩,“你怎么知道我没地方去?”

贺屿凌,“如果你能守在他病床前,就不会跟我出来了。”

秦沫嘴唇抽了下,没有说话。

明明她也是个受害者,陈青莲却一口一个灾星不许她靠近ICU病房。

贺屿凌提步走进酒馆,秦沫默默跟了上去。

“贺少。”

一进门,酒馆经理便笑着迎了上来,八卦的眼神偷偷在秦沫身上窜了一遭。

贺屿凌环视一圈,找了个角落的位置。

落座后,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敲着桌面,“一杯伏特加。一杯橙汁,常温的。”

“等等。”秦沫随意捋了捋散落下来的头发,“两杯伏特加,谢谢。”

酒馆经理看向贺屿凌,等待他的授意。

贺屿凌眸色平淡,“听她的。”

“好嘞,您稍等。”酒馆经理弯腰点头退下。

“你,跟庭均怎么认识的?”

两人干坐着有些尴尬,秦沫找了个话题,也是她心里疑惑的地方。

沈家在云城虽然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跟贺家比,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

贺屿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桌上的小摆件,“我们有项目合作,就在这个度假村。”

闻言,秦沫的秀眉拧了拧。

如果不是突然接了这个订单,耽搁了的话,她跟沈庭均应该已经领完证了。

秦沫迅速调整好,不动声色,“我不懂,庭均怎么会带……你未婚妻,来你的地盘约会。”

她本想说得委婉含蓄一些,但转念想,那视频贺屿凌肯定已经看过了,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贺屿凌嘴角微微一带,“她不是我未婚妻了。”

闻言,秦沫苦笑。在感情里,男人似乎要比女人洒脱很多。

她垂眸,把玩着桌上的小摆件,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挺可怜的?”

贺屿凌没有说话。

秦沫自嘲道:“不只可怜,还可笑。”

她不再说话,呆呆地望着窗外,等酒上桌后,毫不犹豫地端起来一饮而尽。

“这酒,不是这么喝的。”

贺屿凌话音刚落,自己的那杯酒也被秦沫端过去一口喝掉。

秦沫放下空酒杯,赌气一般道:“再来一杯。”

在沈家的这些年,她向来循规蹈矩,但现在特别想放纵自己一回。

“好。”

贺屿凌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应承下来,勾勾手叫来酒馆经理低声耳语了两句。

伏特加后劲太大,等蜂蜜水送来的时候,秦沫脑袋昏昏沉沉地趴在桌子上了。

贺屿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唤了一声,“秦沫。”

没有回应。

贺屿凌吩咐酒馆经理将蜂蜜水用保温杯装好打包,打电话叫来了助理宫翼。

“这是……秦小姐?”

宫翼看着贺屿凌怀里的女人,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

贺屿凌沉声道:“把蜂蜜水带上,回房。”

“回……回房?”宫翼瞳孔地震,慌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你要把她带回房间?”

“嗯。”

贺屿凌轻轻应了一声,便横抱起秦沫提步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