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白糖拌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八十年前,他曾以少年之躯展现勇者风范,护国战将,声名大赫!八十年之后,他仍旧在为护国进献自己的力量,退居幕后成上百精英强将的师父,让他的徒弟们为国家效力。谁想仅仅是一场直播,便让林风暴露在公众之下,成了人尽可欺的“骗子”!

主角:林风,王二蛋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风,王二蛋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撇一捺皆是脊梁》,由网络作家“白糖拌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八十年前,他曾以少年之躯展现勇者风范,护国战将,声名大赫!八十年之后,他仍旧在为护国进献自己的力量,退居幕后成上百精英强将的师父,让他的徒弟们为国家效力。谁想仅仅是一场直播,便让林风暴露在公众之下,成了人尽可欺的“骗子”!

《一撇一捺皆是脊梁》精彩片段

“我泱泱华夏,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兄弟们,你们在天上也能看到这些娃娃吧?这就是我龙国未来的天啊!”

 

石村,希望小学门口,一名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眼中盈着热泪。

 

老人视线所及之处,是一个个孩童严肃整齐的跑步身影。

 

“一二一…一二一……”

 

他们一个个身后背着石头,腿上绑着沙包,可喊出来的口号清晰有力。

 

“娃子们,都给我打起精神,这些苦跟先辈们的苦比起来又算什么?”

 

林风虽然上了年纪,但坚守的身躯依然挺拔。

 

他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衬衣,腰上还挎着一个发黄的单兵水壶。

 

说着,他年迈的身躯舞动起来,时而绵软,似鹤飞来暗箭投!

 

时而刚猛,如虎下山百兽惊!

 

……

 

一套招式行云流水,看的人眼花缭乱!

 

几次下来,林风面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但他丝毫没有气喘疲惫之色,反而精神奕奕,口中满是激昂。

 

“读书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半句话落,孩子们边跑边高吼出声,脸都红了,接上的话震耳欲聋: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老师说的,读书明理为先,但更要为民为国!

 

否则,也不配做读书人!

 

林风强忍着体内的滞痛感,还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些学生娃娃。

 

每一双清澈的眸子,坚毅的神态,好像又让他回到了当年和兄弟们并肩作战的日子。

 

那已经是八十年前了,可兄弟们浴血奋战的画面,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当年,林家还算富裕,可乱世之中,四万万同胞无一能幸免!

 

林家富裕,更因此被倭贼率先盯上。

 

那天一队倭贼直接冲进林家,打砸抢烧就算了,就连林家的女人都要抢!

 

一瞬间,二十岁的林风热血冲头忍无可忍,扛着大刀就砍了上去!

 

林家其他男人也是拼了命,这才杀完一队倭贼。

 

之后,林风迅速安排林家女眷幼子逃难。

 

而他直接率林家男丁死命抵挡倭贼。

 

整个金陵已经沦陷,这一战,他死守着一条后路!绝不让倭贼杀出去!

 

那后面是整个林家、金陵希望的种子啊。

 

他悍不畏死,从开始的犹豫一直杀到眼红!

 

跟着自己的林家人不停倒下,死不瞑目,一个个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流下!

 

林风已经分不清脚下的尸体是亲人同胞还是倭贼!

 

强忍着血泪,他牙关咬紧。

 

林家之仇,金陵之灾,我龙国数万万的冤魂!

 

这些,都在他的心头萦绕。

 

差点疲软落下的刀又再次对着一黄皮子鬼的头上砍去!

 

头颅落地,林风不作停歇依旧往前冲!

 

多杀一个黄皮鬼,希望就多一分,龙国光明就多一分!

 

……

 

不知道砍了多久,林风已经麻木了。

 

也只剩下他还活着,半跪在尸山血海中,眼前的倭贼却还源源不断,前行着把他包围起来。

 

视线渐渐模糊,无力感充斥着全身,他缓缓合眼,可突然,脑海中闪过的是家人被辱!是兄弟们临死前将希望交给他的信任!是国破家亡龙国难民们手足无措,老弱妇孺被残杀的无奈!

 

这一瞬,林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大吼一声,他逼着自己睁开了眼。

 

哪怕腿上像是灌了铅,也依旧起身,还是朝着黄皮鬼砍!

 

不管能不能砍到,不管背后还有倭贼的刺刀,他只要多杀一个,一个……再一个!

 

就算倭贼千千万又如何,今日他保住了龙国的种子,明日,还会有无数个像他这样只想杀敌的人!

 

如此,我龙国怎能不飞!

 

杀!杀!杀!

 

林风脑子里,不管多痛多难,只有这一个念头!

 

……

 

最后,他终于坚持到抗倭军的援助,留下了一条命。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那段时间里,他一个人杀了多少倭贼!

 

接着,林风直接加入抗倭军血狼团。

 

一次次出生入死,一次次浴血奋战。

 

心里的家仇国恨,眼前满目疮痍的龙国大地,都让他无法理智!

 

最惨烈的,还是44年那一战。

 

龙国也已经开始局部反攻那些黄皮子鬼,可这些畜生还不死心,竟然调动了八个团,十五万人,三十多架飞机!

 

目的就是想开辟进攻新路线!

 

而离新路线要寨最近的只有林风所带领的两万人血狼团。

 

两万人对十五万人……

 

这是倭贼集结的反扑,更事关龙国的生死存亡!

 

哪怕明白是送死,林风也依旧带着血狼团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龙国屹立不倒,自是有无数英烈慷慨赴死所然啊!

 

那一战,足足打了两天两夜!

 

血狼团不仅防着敌军空袭,还要在枪林弹雨,碎肉横飞中前进杀敌!

 

本是低洼的防守地形,硬生生被倭贼的尸首们给填平,断臂残肢更是处处可见。

 

而林风本就伤口无数,又是数九寒天,手都冻烂了,却还用鞋带绑着枪在自己手上,绝不松手。

 

哪怕是一直跟着林风的小顺子求他,他都没有放弃!

 

就算他残废的只剩下了一只手,他也会选择用这只手去杀黄皮倭贼!

 

一天,两天,三天……

 

天似乎都染上了兄弟们的血。

 

倭贼的战机轰鸣,偌大尸坑中,只有林风半跪在地!

 

一手握枪,一手护旗。

 

他今日以血肉之躯,护住了龙国四万万人的希望,护住了他血狼团的团旗!

 

团旗在,他们两万人便没死!兄弟们还在和他并肩作战!

 

“旗……不能倒……”

 

喃喃低语,守着信念,林风终究还是合上了眼。

 

耳边却还能听见炮弹乱飞的混战声。

 

不知过了多久,才又响起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快快快!这个护旗手还有一口气!卫生员快来!他……还活着!”

 

援军打扫战场的声音有些发颤,这位英雄,手都快断了,腿上五处刀伤都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肩膀后背,又全是弹孔,血都糊住了整张脸,现在居然还有一口气!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啊!

 

听见援军,林风吊着一口气缓缓睁眼。

 

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双眼珠子能灵活转动,直盯盯的看着那血狼团旗,艰难开口,每说一字便吐口血。

 

“旗……不能……倒……”

 

来救援的几个卫生员都沉默了……眼泛热泪的点点头,心酸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以命守住了最重要的防线!

 

这就是英雄!

 

“旗不会倒,龙国旗永远不会倒的!”

 

其中年龄最小的卫生员叶毛子虽然不懂,但却忍不住回应。

 

而就在林风交代完,要闭眼坦然赴死时,援军团首长却拎着一个士兵来到了自己面前。

 

原来,这士兵是道士下山,治疗救人堪称一绝。

 

士兵一看林风,也是瞠目结舌,不知道他怎么撑到现在的,简直不是人啊!

 

道士入世,本就是为了救国救家,可林风才是真正做到了!

 

这样的人道士自然要救,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才吊住了一条命。

 

仅这一口气,也活不了几天,道士却急了。

 

“首长!不行啊,我保不了他,我没用啊,我救不活的,不……等等……还有人能救这个兄弟!”


“只有我师父,只有我师父可以啊!”

 

“这人,得救啊首长!”

 

一听这话,首长也惊了,连连催促。

 

“那你特娘的还愣着干啥!赶紧带他去救啊!给我保住他!一定要给老子保住他的命…!”

 

“叶毛子,扶上去啊!”

 

首长吼着,急匆匆踹了一脚帮忙的叶毛子,让他加紧速度把林风放在了道士背上。

 

叶毛子没有怨言。

 

这是英雄该有的待遇!

 

绝对不能凉了英雄的心!

 

不过之后,林风也没想到自己真能活到现在。

 

在高人与道士的治疗照顾下,林风恢复的不错,高人道士也避世离开。

 

但林风清楚,一定是龙国胜了,两人才避世,这让他很欣慰。

 

他也想去看看现在的龙国是什么样子,可弹片只差毫厘就入心,只有听高人的吩咐,练拳养性,最好不要入世。

 

多年隐世,坚持不懈练下来,林风也就活到了现在。

 

直到二十年前,他还是耐不住性子下了山。

 

而一路过石村,林风瞬间泪目。

 

这个村子,太穷了啊!

 

地处偏僻土壤贫瘠,根本种不出什么粮食来。

 

出村也难上加难,山路险阻。

 

就连打水,都要走上十几里路去一口老井里取。

 

有时候连月干旱,水位下降,那十几米的井也没办法取出水来,只能人亲自下井,危险的很。

 

村里还都是泥房,石头房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砖瓦房了。

 

孩子们说着当地的土话,什么都不懂,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这一幕,让林风不禁泪目。

 

先有家再有国!

 

可这些孩子们,却连‘家’这个字都不会写!

 

他无能,当年没有和兄弟们战斗到最后,但这次,他要在这石村一战!

 

以微薄之力,扶少年之姿!

 

于是,林风留了下来,建了这所希望小学。

 

也让一个个孩子走出大山,安身立命,踏上征途。

 

二十年的操心,让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实力也停滞不前,恐怕没几天了。

 

但哪怕如此,林风依旧不肯放过每一秒教这些娃娃们的时间。

 

兄弟们都死了,还有这些孩子活着!

 

多一秒,也许娃娃们就能多识一字,多懂一理,龙国就多强大一丝!

 

再想到前几天村里黑白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林风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没想到当年连走路都走不稳的小六子如今已经成了国家运动员了,那时候的他走路回家都还要我背着走呢。”

 

“还有二蛋那孩子,小时候说话都不利索,现在居然是有名的大律师,经常用李四讲法学知识,被人称呼李四老师。”

 

“如果那些人知道他的名字叫王二蛋,呵呵呵。”

 

“当年狗剩可是自己抽他屁股才肯来上学的,现在也是一个有名的教授了。”

 

“还有二丫,那个小鼻涕虫,上次听她说,她在金陵好像已经开了一个公司了……”

 

林风低声喃喃的,眼神中满是欣慰的笑意。

 

因为那些人,都是自己教出来的。

 

这些年随着林风的身体日况愈下,很多事情都有心无力。

 

好在最开始的那一批学生不少人都已经取得非凡的成就,时不时的来村里看自己和孩子们,这让他减轻很多压力。

 

可惜的是,石村太过偏僻,没有人愿意来这里任教。

 

看着眼前的孩子,哪怕他们现在有的连简单的几加几都不会,但他相信,这些孩子日后一定会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等到学生们都做好了早操,林风寥寥无几的学生走进教室。

 

希望小学,有个小学的名头,但实际上是由一个废弃牛棚改造而成的。

 

四根发霉的树干作为支柱,屋顶用厚厚的茅草铺盖着,一卷卷树皮撑开,将整个“教室”围了一圈,勉强能够遮风避雨。

 

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居然还被几块木板分成六个小教室,每个小教室对应一个年级。

 

每个年级前方,都摆放着一块小黑板。

 

一排排木制的桌子版本整整齐齐的排列,这些东西,组成了希望小学的六个年级。

 

这就是希望小学的教学条件,林风一人教六个年级,一人担任好几科的老师。

 

好在石村的孩子都很努力,否则这条件,一般人根本学不进去。

 

但实际上这样也有一些好处。

 

上课的时候,低年级的学生可以汲取到高年级的知识,而高年级的学生也可以温习以前的内容。

 

到了中午,每个年级各门学科都上了一半。

 

这样的教学强度,哪怕是个年轻人都会受不了,但这样的生活,林风却过了二十年。

 

等所有学生坐定,林风也赶紧从讲台上拿出自己早就煮好的米糊,热土豆分发给这些娃娃。

 

石村环境艰苦,有这些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林风也一直用棉布盖着,保着温热。

 

“狗娃子,林爷爷上的课你听得懂吗?”

 

分到最后一人,笑呵呵的看着身边的小胖墩。

 

小胖墩小时候发过烧,虽然活了下来,但脑袋一直很不灵光。

 

经常一个人发呆,但在学习的时候,眼睛里那对知识的认真和渴望,让林风十分满意。

 

小胖墩一怔,嘴里咬着土豆,含糊不清的说:“听不懂,但狗娃会努力的听。”

 

林风和蔼一笑,摸了摸小胖墩的脑袋。

 

正值初夏,微风不燥,岁月静好。

 

一老一小紧挨着坐在石凳子上,犹如真正的爷孙俩。

 

“呜呜呜,林爷爷!不好了!城里人来跟我抢爷爷了!”

 

就在所有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的时候,一道扯着嗓子的哭嚎声,从远处传来。

 

抬头看去,林风就看到一个哭的两眼发肿的孩童急匆匆的跑过来。

 

“怎么了小馒头?别哭,慢慢说。”林风迎了上去,扶住小男孩。

 

“呜呜呜,林爷爷,我家来了好多城里人,说是要搞什么交换人生,要来跟偶抢爷爷,抢床睡……”

 

交换人生?

 

林风一愣,这不是这两年爆火的节目吗?

 

让富人孩子和穷人孩子互换身份,说是具有教育意义,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博人眼球,毁了无数穷苦孩子未来的毒瘤而已。

 

这次,他们居然盯上了石村?


“林老师!林老师!”

 

正在林风沉思之际,远处传来一道笑声。

 

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名身穿汗衫的老人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小赵?”

 

林风眉头一挑,看向来人。

 

老人年约五六十岁,面色黝黑,身体虽然瘦弱,却浑身都是隆起的肌肉。

 

他便是石村的村长,赵大福。

 

“林老师啊,好事!大好事啊!”

 

赵大福眼睛笑成一条缝,大步走过来,握住林风的一只手。

 

“小赵啊,你说的是城里人的事吧?”

 

林风咧了咧嘴,从腰上拿出旱烟巴巴的抽了几口。

 

“唉?林老师,你咋知道的嘞?”赵大福一愣,有些惊讶。

 

看到一旁的小男孩,这才恍然大悟,咧嘴一笑道:“嘿,是大山家的告诉你的吧,哈哈。”

 

“对!就是我告诉林爷爷的,哼!臭村长坏村长!你让他们来我家抢我爷爷,抢我床!我不喜欢你了!”

 

旁边的小男孩见赵大福看着自己,擦了擦眼角的泪,鼓着腮帮子死死瞪着他。

 

“唉你这孩子!”赵大福眼睛一瞪,刚抬起手想要拍小男孩屁股。

 

小男孩脖子一缩,急忙躲到了林风身后,朝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好了好了,进教室上课吧。”林风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

 

话音一落,小男孩和周围的学生陆续走进了教室。

 

林风抬起头,看着赵大福,笑道:“我是知道城里来人了,可是你说的好事具体指的是什么?”

 

赵大福眼中闪过一抹激动之色,道:“林老师!城里来人是为了搞啥子交换人生节目。”

 

“说是让咱村里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互相换一段时间,让咱村里的孩子去见见大世面。”

 

“除了这个,城里的孩子还会来咱学校上课,而且……”

 

说到这,赵大福谨慎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的凑到林风耳边说道:“他们会给一万块钱哩!”

 

“大山家的老头子都答应了,我寻思着咱学校条件不好,就做主替您答应了。”

 

“到时候大山家分五千块钱,咱学校也有五千块钱,够孩子们吃好多东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风也没什么说的。

 

他知道大山家的情况,家里只有爷孙俩二人,五千块钱够爷孙俩用好几年了。

 

至于学校,一间房子够用,缺的不是钱,而是教学资源。

 

不过赵大福说的没错,五千块钱够他给学生们买好多东西了。

 

“小赵,你也收了不少好处把吧。”沉默许久,林风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大福。

 

赵大福脸上一红,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那……那啥,嘿嘿,什么都瞒不过您老。”

 

林风摆了摆手,抖了抖烟杆,眯着眼道:“他们来可以,也可以来我们学校学习,但是小山子不能进城,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你回去跟他们说说,如果答应,待会就可以过来,不行的话就让他们回去吧。”

 

交换人生,穷人家的还在在富人家生活,也是一个很强的噱头。

 

如果没有这个,他们节目收视率就会比以往少很多。

 

赵大福一愣,点了点头。

 

“行,我去说说。”

 

说完,转身朝远处跑去。

 

林风摇了摇头,抬脚弯腰,把手中旱烟磕灭才又别回腰后,回了教室。

 

“林爷爷,他们会来跟我抢爷爷吗?”

 

刚进教室,之前跑过来告状的小男孩就急忙抱住林风的手臂问道。

 

乌溜乌溜的眼里,满是焦急和担忧。

 

林风摸了摸他的脑袋,和蔼的笑道:“小山放心,他们只是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并不会抢你爷爷的。”

 

他估计自己的条件节目组八成会答应,哪怕少了点收视率,他们也能赚不少钱。

 

林风看了看四周,心里叹了口气。

 

毕竟像石村这么穷的村子,全国都没几个了。

 

果不其然,在林风刚上课没多久,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学校走了过来。

 

一名一身名牌,一脸不耐烦的少年走在前面,在他身后,跟着两个举着摄像头的工作人员。

 

此刻,交换人生直播间。

 

:“我的天啊,原来我们国家真的还有这么穷的地方!不可思议啊!”

 

:“是啊,你看这木头房子都好像被虫蛀了,就这个学校,也太破了吧!”

 

:“哈哈,这次主角是金陵有名的王家公子王晨少爷啊,以他的性格肯定不能在这里呆下去,这条件真的太艰苦了。”

 

:“来,各位下波注,我赌王少爷在这里撑不过三天!”

 

:“三天?我赌半天!我这农村出生的都没这么艰苦过!”

 

一般来说,小孩子对于新鲜的事物总是难免好奇,可是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引起教室里学生的注意。

 

摄像头远远拍着,就看到一个个孩子正认真的盯着黑板。

 

但毕竟是孩子,在那名少年走进教室的刹那,不少学生都好奇的看了过去。

 

林风眉头一皱,拍了拍桌子,沉声道:“认真听讲!”

 

学生们缩了缩脖子,急忙集中注意力。

 

他转头看向门口,对着那名少年说道:“你去教室的最后一排,随便选个位置坐就行,晚上就直接去学校后屋睡,那是我住的地方。”

 

少年眉头一皱,有些嫌弃看了四周一眼,最后却还是缓缓走到教室的最后面。

 

看着身前满是灰尘的桌子,他眉头一皱,对身旁的一名学生说道:“喂,帮我擦一下桌子,脏死了都。”

 

那学生一愣,脑海中想起了林爷爷说的要学会助人为乐,他点了点头,直接用袖子将桌子上的灰尘擦干净。

 

王晨撇了这个学生一眼,看到他身上的衣服满是补丁,甚至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糊状物,顿时皱起了眉头。

 

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直接满脸厌恶的别过头去。

 

“向一明!”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那名学生打了一个冷颤,抬起头就看到一脸严肃的林风,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林老师……我……”

 

话没说完,林风淡淡说道:“上课不认真听讲,罚你负重跑操场两圈,两套军体拳!什么时候完了再进来上课!”

 

“哦……”

 

男孩撇了撇嘴,从桌子里拿出两个小沙袋绑在腿上,耷拉着脑袋走出教室。

 

这一幕,被摄像头拍个正着,直播间瞬间涌起了风暴。

 

:“天啊!这个老师太严格了吧,只不过说一下话,就让学生出去跑两圈?还是负重?!”

 

:“是啊,简直了!迂腐的不通人情!老顽固,孩子这么小,说两句话怎么了?”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这哪是体罚,这是虐待儿童!”

 

:“对,这老头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还让孩子负重跑,难道他没有孙子吗?!”

 

:“这老头就不配当老师!虐待儿童!”

 

直播间的弹幕,逐渐发生诡异的变化。

 

村口一辆房车上,一名体型肥胖的中年男子饶有兴致的盯着直播间。

 

“导演,这,还要不要拍?”

 

“继续,这不是挺好的么?”中年男子勾了勾嘴角,看着直播间快速增长的人数,眼中满是兴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