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嫁进豪门后我反悔了

嫁进豪门后我反悔了

素素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世道,谁还没遇上过渣男,没被渣男甩过啊!被甩之后,还被小三耀武扬威的炫耀自己的叔叔掌管着HR集团,如此高调如此讨打的第三者,现在可不多见了,姜薏怎么能不接招!转身嫁给第三者口中的温叔叔,成了豪门少奶奶。

主角:姜薏,温岁寒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薏,温岁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嫁进豪门后我反悔了》,由网络作家“素素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世道,谁还没遇上过渣男,没被渣男甩过啊!被甩之后,还被小三耀武扬威的炫耀自己的叔叔掌管着HR集团,如此高调如此讨打的第三者,现在可不多见了,姜薏怎么能不接招!转身嫁给第三者口中的温叔叔,成了豪门少奶奶。

《嫁进豪门后我反悔了》精彩片段

一场秋雨过后,机场的人流少了些。

姜薏拖着大号行李箱从4号出口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宝马车。

宝马前倚靠着一个20出头的帅男人,他低头看表的动作里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烦躁。

在看到姜薏的那一刻,男人直起身,朝她走来。

男人在距离姜薏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习惯性的伸手去接她的行李箱,却被姜薏给拒绝了。

距离周子幕和姜薏提出分手已经三个月了。几个月没见,周子幕依旧很帅,头发短了,穿衣品味却成熟多了。

“你刚回国,我们一起吃个饭吧,纤纤说她想跟你当面道个歉。”说着,他朝身后的车里看了一眼,那女人也在。

哦,原来那女人叫纤纤啊。瞧,多好听的名字,光听听心都要跟着化了。

小三要请吃饭,这事听起来多新鲜。

她表面上像是在以道歉示弱,实则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行,姜薏倒也想看看,这小三到底长得多倾国倾城,才能把周子幕迷成这样。

姜薏自己拎起皮箱走到车门前,高贵冷艳的等着周子幕给她开车门。

坐在车里的温纤纤在见到姜薏的那一刻,慌了一下,她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姜薏竟真的答应了要跟他们一起吃饭。

某高级餐厅的贵宾包房里。

姜薏将温纤纤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心想:我以为有多漂亮呢,就这?

温纤纤全程一句话没说,点完了菜就一直低着头,小脸煞白眼圈却红通通的,像被谁欺负了似的。

周子幕握住温纤纤的手,攥了攥,是在安慰。

随后他对着姜薏说:“姜薏,你别这么盛气凌人,纤纤胆小,会吓着她的。”

姜薏面露讽刺,胆小?还真没看出来。

看着眼前一桌子丰盛无比的海鲜,价格不菲。姜薏明白,周子幕真的变了。早在英国那会儿,遇到某个特殊的纪念日,她想和他出去吃顿快餐,都会被周子幕以外面太贵,不如在家亲手做给她更浪漫的理由搪塞。

那时姜薏不生他的气,他还是个靠奖学金贴补生活的穷小子呢。

可如今真是今非昔比了。

姜薏冷笑一声:“行了,别废话了,不是说要当面跟我道歉吗?我就在这儿,你可以开始了。”

温纤纤睁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姜薏,看了片刻后她忽然就哭了。

啧,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惹人心疼。

“姜薏,你不要太咄咄逼人了!背叛你的人是我,不关纤纤的事,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呦豁!不是你们要我来想给我道歉的吗?怎么还成我的不是了?

姜薏看着这一桌饭菜实在倒胃口,也懒得再看她继续演,便说:“得了,道不道歉的我也不怎么在乎了,本来也没打算原谅你们,饭我是没胃口吃了,那我就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吧!”

说完她举起身前的红酒杯,一饮而尽后,潇洒离席。

离开餐厅的姜薏早没了之前的骄傲和淡定。

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了不知多少条街,直走到了夜幕降临她也浑然未觉。

她不想在情敌面前表现的软弱,可不代表她心里真的一点都不难过。

三年啊,每个与周子幕在一起的画面都在脑海中轮番闪过。

彼时冬日伦敦的街头,是他将热乎乎的热狗送到她面前,也是他呵护备至的帮她系好毛线围巾;她们会在下了雪的街头忘情拥抱,也会在落日余晖下牵手漫步。

如今他却是别人的了,她想再去抱抱他,都不可能了。

直到这一刻,姜薏再也忍不住了,她坐在街边的花坛前,看着对面LV橱窗里精致的模特放声大哭。

等哭累了,手机也响了。

来电的是她的发小兼男闺蜜何顾。

何顾在电话里嚷嚷:“姜薏,你他妈在哪?我在机场等了你一下午,连个屁都没等到,你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是要死吗?!”

本来已经哭累的姜薏,眼泪又如开了闸的洪水。

她对着手机说:“何顾,我失恋了……啊呜,你他妈还骂我呜……”她朝四周又望了望,“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呜……”

电话里的何顾禁了声,片刻后,他态度温和了许多:“那你发个定位给我吧,我开车过去接你。还有,别他妈哭了,跟个娘们儿似的。”

姜薏一边抹眼泪,一边哭:“可我就是个娘们啊,呜呜……”

 


夜幕下Y市,灯火辉煌。

身后中央广场的音乐喷泉跟着曲子轻盈跳跃,仿佛带着一丝仙气儿。

姜薏哭肿了眼睛,看到对面商务酒店里鱼贯走出的男人们各个西装革履,身材颀长,他们正在一一握手道别,郑重的就跟刚签完国际双边贸易似的。

其中一个尤为显眼,他是人群中最高的一个,目测至少有185以上,腿长的过分,他出挑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高,脸也好看,一看就是那种冷漠沉稳的禁欲系,是姜薏喜欢的类型。

最显眼的男人被众人簇拥着上了一辆黑色宾利,一阵尾烟过后不见了踪影。

姜薏又抽搭了一下,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我一定要找个像这样的男人,然后带他站在周子幕面前,来好好的证明一下周子幕的瞎。

手机接连响了几声,有微信进入。

姜薏低头查看过后,气又不打一处来。

发微信的人是周子幕,微信内容一共三条,第一条是段视频,画面定格在温纤纤陶醉做作的表情上。

虽然恶心,但姜薏还是点了播放。

这个视频应该是几个月前拍的,温纤纤一身淡紫色长裙,身后是著名的HR集团大厦,初夏的微风吹过,视频里的她乱了鬓角头发,却依旧热情洋溢的朝身后指了指,红着脸说:“看到了吗?整个大厦都归我叔叔管,我叔叔他姓温。”

说完,镜头一晃,温纤纤已经扑进周子幕怀里,模糊的视角里,只听到一句:“子幕,吻我,我好爱你……”

视频定格在温纤纤说的最后一个字上。

下面跟着两条语音短信息,姜薏抖着手点开,里面是周子幕的声音。

他说:“对不起,姜薏。做出跟你分手这个决定其实我想了很久,说实话我还是爱你的,可你也看到了,纤纤能给我的你永远都给不了。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苦惯了,现在就有一条一步登天的捷径,我真的没法拒绝她。”

姜薏酸着鼻尖点开第二条,周子幕说:“你相信我吗?我这么做真的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你是了解我的能力的,只要我能顺利进入HR集团,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做出番成绩来的……到那时若你还愿意,我想我们还是有在一起的可能的。”

听着这样的狗屁论调,姜薏突然觉得瞎的不是周子幕,而是自己。

过往那三年里,她得瞎到了什么程度,才会爱上这么一个混蛋人渣。

此时,她已经组织不出任何能表达气愤的文字,干脆用短语音回了一句:“滚,傻逼!”

发送后直接加入黑名单,动作一气呵成。

“姜薏……”

一到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姜薏握着手机缓缓的抬起头来,路灯下,高大的身影将她笼住,当看清楚来人是何顾后,她的眼眶果然又酸了。

三年没见,何顾没怎么变,除了还是瘦高以外,倒是褪去了大男孩的青涩,眉宇轮廓也跟着深了些。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跳起来,一把抱住何顾:“何顾,你终于来了……” —

 


何顾家的餐桌上,几乎快被摆满了。

姜薏失恋也没耽误吃,要不是何母一直递水给她,几次都差点被噎着。

没办法,谁让何母的手艺那么好,又一直是她儿时记忆里的味道。

姜薏母亲去世的早,小的时候父亲忙于生意也顾不上她,常年把她丢在外公家里。

外公又管她管的严,吃饭做事都有规矩,打小挑食的她免不了要去何顾家蹭吃蹭喝,姜薏喜欢吃什么喝什么,何母都了如指掌,甚至至今为止,何家都还特意为姜薏保留着一间客房,方便姜薏随时留宿。

而姜薏和何顾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从记事时起就好的不分男女,见面称呼对方一句“何狗”“姜狗”再正常不过。

别说是绰号随便起,动手打架的那也是时常有的。现在何故的小腿上,还有一排姜薏小时候留下的小牙印呢,那一次姜薏是真的被气急了,是做着往死里咬的打算下的口。

当然,事后她也没逃得了自己外公的一顿毒打。

何顾坐在一旁,看着她的吃相满脸嫌弃:“你爸是送你去国外留学的,不是让你去当难民的。”

姜薏喝了一口柚子茶:“跟当难民也没什么分别,吃不饱是经常事。”

其实,姜薏这话并不夸张,她父亲每个学期都会定时把生活费打到她的卡里,那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然而那几年她一直都和周子幕在一起,周子幕出身普通,骨子里刻着与生俱来的自卑,性子又敏感的很。

所以,为了不让周子幕有压力,她卡里的钱几乎一分都没有花过,为了证明自己和周子幕出身一样,她也陪着周子幕一边打工一边赚学费。虽说过的拮据,但自给自足的生活也挺快乐。

姜薏不禁有些自嘲,当初为了考虑周子幕的感受,她煞费苦心的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而如今,她却以出身不如温纤纤的理由被甩了,还真是可笑至极。

何母将餐后甜点送进姜薏房间后,就退了出来。

客房里,姜薏穿着家居服跪坐在床上,而何顾则穿着拖鞋、大裤衩背对着她坐在地毯上专心打游戏,两人互不打扰。

姜薏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HR集团”四个字,紧接着无数条信息跳了出来。

她随手点开几个,简单的了解HR的背景后,开口问道:“何狗,你听说过HR集团吗?”

何顾只顾着游戏,也不看她:“废话,生在Y市,还有不知道HR集团的吗?它是咱们这儿最牛逼的企业了好吗。”

姜薏对于‘最牛逼’能牛逼到了什么程度,基本上没什么概念。

她忍不住好奇问:“那你知道HR里的高层,哪个是姓温的吗?”

何顾回过头来:“HR里的执行总裁就姓温,叫温岁寒,他是国内近几年来最年轻企业家了吧,高颜值,高智商,高学历,反正就没有什么是不高的。”

“哦……”

执行总裁,那还真是挺牛逼的,姜薏心里想着,怪不得周子幕抱温纤纤的大腿那么不愿意撒开,这跟一步登天确实也没什么分别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心有不甘,口中自然也没了遮拦:“有钱就了不起啊,不就是温岁寒吗!”

何顾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面无表情道:“兄弟,咱醒醒好吗?温岁寒他不光有钱,他是真的很了不起……”

姜薏把自己摊平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那你说,要是我主动去追求他,他能看上我吗?”

何顾怪笑一声:“姐妹,我建议你还是洗洗睡,毕竟睡着了梦里什么都有。”

姜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