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全能废婿

全能废婿

半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自己的老婆背叛,两年的真心实意,全都喂了狗……林奉本想着讨回公道,反倒是被奸夫给欺辱践踏尊严,差点连小命都保不住。大难之后,他彻底沦为了废人,整整两年的时间,他承受着屈辱和折磨,终于老天有眼,重获修为的林奉开始了逆袭人生。他发誓要将仇人踩在脚底下,谁也别想逃过。

主角:林奉,杨月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奉,杨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全能废婿》,由网络作家“半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自己的老婆背叛,两年的真心实意,全都喂了狗……林奉本想着讨回公道,反倒是被奸夫给欺辱践踏尊严,差点连小命都保不住。大难之后,他彻底沦为了废人,整整两年的时间,他承受着屈辱和折磨,终于老天有眼,重获修为的林奉开始了逆袭人生。他发誓要将仇人踩在脚底下,谁也别想逃过。

《全能废婿》精彩片段

“为什么?”

 

杨氏集团地下车库,林奉咬牙切齿的看着车子里,这对亲密无间的男女!

 

女的,正是他老婆杨月!

 

男的他也认识,是宏通集团的少东家王彦杰。

 

“什么为什么?你赶紧给我滚,别打扰我和王少谈合作!”杨月异常冷漠,显得很不耐烦。

 

“合作?你们就是这么合作的吗?”

 

林奉眼神里夹杂着痛苦,咬着牙,他死死地盯着杨月:“两年!我在你们杨家两年!我过的连狗都不如!你们让我蹲着,我就绝不站着,可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这两年,我过的战战兢兢,生怕哪里惹你不高兴。”

 

“你饿了,我半夜爬起来给你做饭,你说你喜欢南城的花,我骑了一个多小时的电动车,去给你摘。”

 

“我……”

 

听着林奉细数往事,杨月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慌张,但很快便平静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说不出来的冰冷。

 

“够了!林奉,你怎么这么天真?”

 

“你以为对我好就行了?”

 

“我要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你说的这些,任何一个保姆都能做到!”

 

“看看人家王少,年纪轻轻便掌管过亿的资产,一句话,便能让杨家度过危机,跟王少比起来,你连条狗都不如!”杨月不耐烦的说道。

 

王彦杰搂着杨月,讥讽道:“你跟这个废物说这么多干什么,赶紧让他滚吧,别耽搁我们的正事!”

 

林奉神色痛苦,“原来,我这两年的全心全意付出,在你看来连条狗都不如是吗。”

 

两年前,在大山里生活了二十年的林奉初次入世,师父交代了他两件事。

 

第一件事,前往中州给自己师父一位老友治病;

 

第二件事,入赘海安杨家三年,三年之内,竭力帮助杨家扫平一切障碍,帮助杨家重回中省豪门之列。

 

在中州替人治病的时候,林奉舍弃了整整二十多年的修为,强行给对方续命,因此沦为废人一个。

 

之后,林奉来到海安入赘杨家。

 

这两年,林奉在杨家饱受冷眼,毫无尊严。

 

但他没有丝毫抱怨,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废人,是自己耽搁了杨月,所以他尽可能的满足杨家的一切要求,生怕哪里惹得他们不高兴。

 

可没想到,最终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看着眼前神色冷漠的杨月,面带讥讽的王彦杰,林奉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恨意。

 

“小子,你看起来很不服气啊?”王彦杰嘲讽道:“你老婆说得没错,在我们眼里,你就是个垃圾。”

 

“王八蛋!我弄死你!”

 

林奉双眼狠厉,想起杨月的背叛,突然发了疯一般朝着王彦杰挥拳而去!

 

卑微了两年,忍气吞声了两年!

 

也该有点骨气了不是吗?

 

王彦杰猝不及防被一拳打中,满脸鼻血。

 

“靠!林奉,你他妈找死是吧!”王彦杰勃然大怒道:“你们几个赶紧过来,给本少打死他!”

 

“敢动我们王少?小子,你活腻了!”

 

远处七八个男人立即跑了过来!立刻对着林奉拳打脚踢。

 

两年前修为尽失,沦为废人的他,根本招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殴。

 

他蜷缩在地上,被打得浑身是血!

 

这让林奉更加绝望!

 

“我活的还真窝囊啊……”林奉的眼神变得空洞。

 

连仇都报不了,像自己这样的废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渐渐的,他不再反抗。

 

躺在冰冷的地上,任由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无休止的拳脚,让林奉浑身流血不止。

 

王彦杰走到林奉面前,一脚踩在林奉脸上:“废物东西!”

 

“刚才不是还要弄死我吗?”

 

“来啊!”

 

“像你这种货色,让你当个上门女婿,都算是你走狗屎运了。”

 

他无情的踩着林奉的脸:“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东西,本少分分钟弄死你信不信?”

 

“行了,王少,别打了,打死他这个废物没事,但脏了你的手可就不好了……”一旁的杨月紧忙走来。

 

王彦杰往林奉的脸上啐了一口:“小子,这次看在你漂亮老婆的份上,本少放过你。”

 

“晦气东西!赶紧给老子滚!”

 

林奉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林奉落魄离去的背影,杨月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可想起杨家如今面对的危机,她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因为她别无选择。

 

……

 

大街上下起了倾盆大雨,林奉很快被淋了个通透。

 

他额头渗血,全身的伤口,让他痛得直不起身子。

 

不知道漫无目的的走了多久,林奉突然感觉眼前一白,身体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睁开眼的瞬间,林奉就感觉浑身麻木无力,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自己在重症病房,四周还站着几个黑衣保镖,威武彪悍!

 

“少爷,你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林奉耳边响起。

 

“山爷?”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林奉满脸诧异:“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老人满眼泪花,紧紧的握住林奉的手。

 

下一秒,他扑通一声跪在床边。

 

“少爷,谭洪山该死,害少爷受罪两年。”

 

“谭家愧对少爷……”

 

林奉惊愕的看着面前的老人:“山爷,您……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他想去搀扶老人,但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少爷!你受委屈了!”谭洪山红着眼睛。

 

若不是亲眼目睹,谭洪山根本不相信,堂堂中州谭家谭大先生的干儿子,此刻会如此狼狈!

 

如果他早几天来海安,少爷又怎会遭这么大的罪?

 

谭洪山递来一个锦盒:“少爷,这是老爷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颗泛白光的珠子,病房里温度骤然升高!

 

见到这颗珠子,林奉的瞳孔猛地伸缩。

 

浮珠!

 

这是自己那颗蕴藏了二十几年修为的浮珠!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两年前,在中州替人治病的时候,林奉以秘法将自己的修为练成浮珠,给那位老人续命,由此沦为废人一个!

 

但林奉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两年,这颗浮珠,居然还能物归原主!

 

林奉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山爷,谭爷爷他……”

 

这颗浮珠用以续命,而浮珠现在摆在自己面前,这说明,谭家老爷很有可能已经……

 

谭洪山脸色沉重:“老爷是昨天走的……”

 

“他临走之前还念着你,只可惜事发突然,没能让你见老爷最后一面。”

 

林奉的心情立刻变得有些低落。

 

沉默片刻,他拿起浮珠,一口吞进嘴里。

 

瞬间,一股暴戾的气息扩散他的全身!

 

不到一会儿,林奉便感觉伤势痊愈,浑身充满了力量。

 

“少爷修为恢复了吗?”谭洪山满脸期待的问道。

 

“嗯。”

 

“好!太好了!”他似乎比林奉还要激动。

 

“你们几个!现在就去查昨天对少爷动手的那些人!”

 

“所有人一个不留!”

 

“还有海安的王家,今天之内,我要他们在海安彻底消失!”


“是!”

“等一下!”林奉紧忙喊了一声。

谭洪山满脸不解:“少爷,那些都是欺辱过你的人,必须得死!”

林奉眼神坚毅:“山爷,这是我自己的事,我现在修为恢复,我要亲自解决!”

昨天所受的屈辱,林奉要十倍百倍的还给王彦杰!

“另外,我师父曾经跟我说过,只要我在海安,就不得让谭家帮忙处理我自己的私事...”

“少爷,你...”

“山爷,别让我为难。”

两年前,林奉强行替谭家老爷子续命,之后,谭家极力要求林奉留在中州,谭家大先生甚至主动收林奉为干儿子,并且允诺林奉一半的家业。

但林奉不敢违抗师命,所以来到了海安入赘杨家。

转眼两年过去,谭家居然还能记得这份恩情,实属难得。

谭洪山与林奉闲聊了一会儿,谭洪山一直劝说林奉跟他回中州,但林奉却没办法给谭洪山肯定的答复。

他要先和杨月彻底做个了断!

此刻,海安杨家别墅内。

杨月一夜未睡,一直在想办法联系林奉。

可林奉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月月,你说你担心那个废物干什么?”

“要不是他,昨天你弄不好就已经拿下王家那五百万投资了。”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月的母亲王莲芳。

“妈,你能不能别再骂他了?”杨月很是不满:“如果昨天不是他,我肯定会被王彦杰欺负…”

“而且,这件事我应该事先跟他商量的。”

杨月内心自责,平时虽然她对林奉各种不满,但林奉始终是她的丈夫。

而且,她并没有背叛林奉,她之所以跟王彦杰那么亲近,是因为她想要从王彦杰手里拿到王家那五百万的投资。

如果没有那五百万投资,杨氏集团不久将会破产。

“跟他商量个屁!他要是有点用,咱们的处境至于这么难堪吗?”

“当初你奶奶就是瞎了眼,才会找这么一个没用的上门女婿!”王莲芳一提到林奉就来气。

这时,杨月的父亲杨言忠也开口:“月月啊,要不然你还是别找那个王彦杰了,别到时候钱拿不到,反倒自个儿还受欺负…”

杨月点了点头:“我知道…”

她本来是想从王彦杰手里骗取投资的,但她清楚,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吃亏。

而且,一想到昨天林奉伤透心的模样,杨月心里就充满了后悔。

当时,自己不该说那么狠的话,可不那样做,王彦杰必然会起疑心!五百万投资肯定打水漂!

叹了口气,她再次拿起手机打给了林奉...

林奉这处,半个小时后,他和谭洪山离开病房。

“晓冉,快!去楼下接刘大夫!你爷爷吐血了!”

隔壁病房里传来了急促的喊声,林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一个年轻女孩慌张的从病房里跑出来,正好与林奉撞了个满怀。

“是你?”女孩满脸惊讶:“你怎么下床了?”

林奉满脸疑惑:“我们认识?”

一旁的谭洪山笑着说道:“少爷,之前忘了跟你说了,你昨天昏迷在大街上,是这位小姐把你送到了医院...”

听得这话,林奉表情一怔:“昨天是你救了我?”

他回想起昨天自己的身体状态,如果不是有人将他及时送到医院,林奉轻则全身瘫痪,重则性命不保。

“是我救的,不过你不用感谢我,你...你快去床上休养吧,医生说你伤得很重...”女孩满脸焦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你先让我一下。”

林奉看了看病房内,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正想跟这个女孩说些什么,结果女孩已经跑远了。

“山爷,你先走吧。”林奉对着谭洪山说道:“去中州的事,给我几天时间考虑。”

谭洪山点了点头:“好,那我在海安多待几天,等少爷考虑清楚了,随时打我电话。”

“嗯。”

谭洪山立刻带着人离去。

而林奉则是快步追上那个女孩。

“你干嘛啊?”女孩不解的看着林奉。

“你爷爷什么情况?”

女孩答道:“我爷爷喝了半瓶农药,医生说快不行了。”

“你别拦着我了,我得下楼去接我爸请的医生。”

林奉立刻答道:“不用请别人了,我能救你爷爷。”

“你?”

林奉很肯定的点头:“对,如果你爷爷喝的是百草枯,那整个海安,只有我能救他。”


“你救了我一命,就当是我感谢你救命之恩。”

“走吧。”

严晓冉半信半疑的被林奉带回了病房。

一进病房,严晓冉的父亲严鸿商便急忙走来。

“晓冉,刘大夫呢?”

严晓冉指着林奉:“爸,他...他说他能治好爷爷,所以我就把他带来了。”

“他?”严鸿商打量着林奉:“胡闹!你爷爷的情况,连王老院长都治不好,你上哪儿找的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赶紧下楼去接刘大夫!”

严鸿商心急如焚。

他说的这位刘大夫,乃是著名神医崔敬南的徒弟,对方治疑难杂症,尤其是针对中毒患者!

“别请了,老先生现在的情况,只有我能救。”林奉突然开口。

床上的老人七十多岁,一头白发,老脸上写满了憔悴和痛苦,喘气声粗重。

“老人家现在应该是口腔和喉管灼烧、急性肺损伤和肾功能衰竭,再拖下去,肺部会纤维化,甚至会出现血尿症状,到时候就真没救了。”

这话出口,严鸿商一脸震惊。

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专业的说出自己父亲的症状,难不成他真的有办法?

“不好!严老先生尿血了。”一个护士喊道。

老人双腿颤抖,下身突然浸出血红色的尿液。

这一幕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严鸿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用着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奉。

“小兄弟,你...你真能救我爸?”

林奉很自信:“二十分钟。”

“好,只要你能救活他,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给我毫针!”林奉立刻喊道。

严鸿商立即让人去准备。

片刻后,拿到毫针的林奉走到窗前。

纤细的毫针轻轻刺下,在刺破老人皮肤之后,竟是直挺挺的立着,纹丝不动。

这娴熟的手法,让一旁不少医生都眼前一亮。

同时,这些医生又忍不住心生疑惑,这可是百草枯啊,针灸能有用吗?

“行了,静候二十分钟。”

“这就好了?”严鸿商难以置信。

“我用的是毫针祛毒,顺便疗养老先生五脏六腑,二十分钟后,保证老爷子生龙活虎。”

这是林奉两年来头一次动用针灸,他将修为藏于毫针之中,用以祛毒。

若是在之前,没有修为的他,根本办不到如此。

而且,重获修为的他,能用肉眼洞察病人的所有症状,这在之前,他根本办不到。

“这也太玄乎了吧?严老先生的心率和呼吸衰竭症状,并没有好转啊。”一个医生说道。

“是啊,我也接触过中医针灸,针灸疗毒这一套,根本不适用严老先生这种情况!”

“严先生,你是上哪儿请来的这人啊?”

众多医生纷纷表示质疑,在林奉落针之后,他们就一直盯着病床四周的仪器,结果,仪器上显示的各项体征,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老人依旧呼吸急促面色发青,还伴随着轻微的抽搐。

噗。

床上的老人突然口吐黑血。

“爸!”

严鸿商一张脸难看至极。

他瞪着林奉:“小子,你不是说能治好我爸吗?这根本就不管用啊!”

林奉依旧一脸淡定:“别着急,等二十分钟就好了。”

气针祛毒,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再有三两分钟,老人的各项体征就会逐渐恢复正常。

“二十分钟?再等二十分钟人就死了!”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一个男人走进病房,他大概五十来岁,肩上挎着一个木制的药箱。

严鸿商脸色一喜,紧忙上前:“刘大夫,你可算是来了!快!你快给我爸看看吧。”

刘俊辉脸色沉着:“严先生,你上哪儿请来的这小子?中了这么深的毒居然用针灸,万一扎错穴位了,老爷子弄不好就得暴毙!”

“这...”

严鸿商满脸怒色:“严晓冉,你赶紧把他带走!”

“小子,我告诉你,我爸要是活不了,我饶不了你!”

严鸿商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会信这么一个小子的话!

屋子里的医生都是专家级别的,连他们都对自己老父亲的情况束手无策,这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屁本事?

林奉嘴角挂着浅笑,并没有多作解释。

事实胜于雄辩,自己的毫针能否起到作用,再等两分钟便能知晓。

所有医生纷纷让道,刘俊辉来到床边,立即开始治疗。

“严先生,我先给你父亲做一个腹部推拿,老人的情况,后续最好还是用药疗,生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刘俊辉在老人的身上用力的推动着,手法有模有样。

“你们快看!严老先生的心率恢复了!”有一个医生突然喊道。

众多医疗器械上,老人的各项体征在迅速恢复!

“太好了!刘大夫不愧是中医专家,这一手推拿术,真是神了呀!”

“简直就是神医啊!”

众人皆是赞叹不已。

而严鸿商的脸上也浮现一抹喜色。

只有刘俊辉,表情呆滞,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接着又看向仪器。

自己的推拿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管用了?

这才一分钟不到啊,效果居然这么明显?

难道说,老人服毒量并不是很多?

“嘿嘿,神医倒是称不上,大家谬赞了。”

在众人的吹捧下,刘俊辉神情得意,他甚至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这可是百草枯中毒啊,自己要是把他治好了,恐怕连自己老师都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突然,刘俊辉见到了老人身上的几枚毫针,当即神色一变。

“呵,这年头,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在用针灸,屁用都没有!”

刘俊辉满脸不屑,说完这话,他伸出手去拔毫针。

这毫针所刺的穴位,很耽误他做推拿。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这毫针你要是敢拔,后果自负。”林奉不冷不淡的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