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我是李二亲弟弟

我是李二亲弟弟

风不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李舟被带到了大唐盛世,开局便是征战沙场……好不容易在血流成河的尸体中侥幸逃生,爬出来的他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无依无靠的生活下去,却不想意外遇见个好老头。在那个老头的帮助下,李舟在长安城中定居下来,直到唐军打破突厥,吉利可汗被擒,他回想脑海中仅剩的历史知识,直到赚钱的机会来了。

主角:李舟,李渊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舟,李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是李二亲弟弟》,由网络作家“风不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李舟被带到了大唐盛世,开局便是征战沙场……好不容易在血流成河的尸体中侥幸逃生,爬出来的他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无依无靠的生活下去,却不想意外遇见个好老头。在那个老头的帮助下,李舟在长安城中定居下来,直到唐军打破突厥,吉利可汗被擒,他回想脑海中仅剩的历史知识,直到赚钱的机会来了。

《我是李二亲弟弟》精彩片段

大业十一年,唐公李渊为防止祸水烧身,携带二儿子李世民赴晋阳任太原留守。

次年,李渊率领隋军于雀鼠谷与历山飞起义军交战。

由于兵力悬殊,李渊此战虽险胜,却也损失惨重。

起义军挟持唐公幼子作为要挟,战乱中,此子死于刀剑之下,尸骨无寻,年仅八岁。

……

弹指之间。

十四年后,贞观四年六月四.日。

长安城西,青山村里。

李舟走出厨房,院儿里的桌上摆着两壶酒,他端着最后一碟下酒菜放在桌上,松快的舒了口气。

“好了,现在就等李大叔来了,定要让他尝尝上等二锅头的味道!”

没错,他是个穿越者。

这个二锅头,正式激活系统,获得的礼物之一。

日落西山时,院子的小木门被推开。

吱呀一声。

李舟抬头看去,笑着打了声招呼,“李大叔,某就猜到了你今天会过来。”

来者是一位发鬓斑白的老头。

也是他等了一天的客人。

想当初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恰逢朝代更迭,战火连天之时。

李舟费了半条命才从战场上的死人堆里爬出来。

之后便四处流浪,居无定所。

几年前失算了一次,被人贩子算计上,险些被卖到长安城的黑窑子里。

好在遇到了李大叔。

说来也是缘分,与李大叔第一次见面时,对方便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嘴里时而念叨着像,时而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显然是把自己认成了别人。

后来李大叔不仅出手救下自己,解决了自己的户籍问题,多年来还对自己十分照顾。

打过招呼,还没等李舟向老爷子炫耀一下自己的好酒。

就见对方闷不吭声的举起酒壶。

仿佛不要命般将烈酒猛得往嘴里灌。

李舟被吓到了。

一把拦住老爷子,“李大叔!你这是作甚?这烈酒烧喉,如此喝法,你不要命了吗?”

就是李舟正值青春之年,都不敢一口闷了这二锅头。

老爷子一大把年纪,身子要喝坏了不可!

争抢间,酒水洒了一片在桌上。

李大叔眼神迷蒙,又带着哀伤,呆呆地看着那一滩湿润。

此时的他哪还有往常健谈、精神矍铄的模样?

看着看着,他的眼眶涌起泪水,下一刻竟像个老小孩般掩面低声哭泣起来。

“老李头,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家里出事了?”

李舟急切问道。

这么多年来,李大叔对自己关怀备至。

在自己心里,早就将他看得跟家人一样重要。

若是他真的遇到了困难,自己绝不能坐视不理!

“某的儿子……没了啊!舟小子,你说某一大把年纪了,却活得如此窝囊失败!”

“四年前的今天,某失去了两个儿子!还与二儿子反目,四年来见面如仇人一般,剑拔弩张。”

“古往今来,还有谁比某失败啊!某简直就是个废物。”

老爷子声音沙哑哽咽。

憋在心里多年的情绪此刻像洪水般汹涌而出。

在外人面前,他从不敢这样宣泄自己的情绪。

就因为,他是大唐的第一位帝王,是如今皇宫里尊贵的太上皇,更是当今圣人之父。

可……即便身居高位,拥有整个天下、江山又如何?

他依旧不能从阎王爷手里夺人,阻止不了家人的离去,连怀念都只能躲起来。

更无力改变现状,修复自己和儿子之间的关系。

许是情绪上来了,李渊越发觉得自己是古往今来最失败的人。

这时候,肩膀上突然沉了沉。

李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只能道,“老李头,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

“某太失败了!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

李渊老泪纵横,哭声嘶哑。

李舟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老李头该不会有了轻生的念头吧?

“老李头,大丈夫顶天立地,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你想想你的儿子,他们若是在天有灵,谁愿意看到你这么萎靡不振,自哀自怨?”

“我们更应该努力活着,连带着他们那一份一起!”

老爷子哽咽着,不等他说话,李舟就接着道。

“别说你儿子们了,就连我都会看不起你,谁的人生没有一点波折?你看看我,当年我八九岁,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失去了双亲,好不容易才拖着半条命,从雀鼠谷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现在不一样好好的活着?”

“你别太难过,再不济以后咱爷俩也可以相依为命,我也可以孝敬你啊!”

哐当!

酒壶应声落地。

李大叔突然浑身一震。

“你……你说什么?!”

八岁……雀鼠谷……死人堆……

通红的双眼瞪大了,紧紧的盯着李舟。

这眼神,仿佛射进了人的内心。

让李舟都不由一怔。

“怎么了?老李头你别吓我啊。”

李舟道,“你可别不相信,我当年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轰隆!

李大叔的脑中,巨船轰然倒塌,掀起了惊涛骇浪!

连带着他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轻颤着。

像!太像了!

眼前李舟的模样,慢慢的在李渊大脑中与那个孩子的模样重叠。

李渊呆呆的看着李舟。

心中纵然激动,却也没失了理智。

当即他决定要回去好好调查一番。

“舟小子,某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点事,某先回去了。”

“哎!你别想骗我,老李头,猜到你要来,这些酒菜我准备了一天,还没吃上两口就要走,这不是不给我面子吗?”

眼下李舟可不敢放心让李渊一个人离开。

万一老爷子想不开就完蛋了。

李渊哪里还有心思喝酒,找了各种借口要走,都被李舟驳回。

最终无奈只得坐回了桌边。

他现在不能表现得太反常,不能在李舟面前露出破绽。

爷俩喝着酒,聊起了天南地北。

李舟一门心思想着给老爷子开解,而李渊满心满脑都在想着李舟的身份。

不知不觉间,两人从市井街道聊到了朝廷社稷。

听着李舟井井有条的分析着如今的天下局势,李渊渐渐的被他一番独特、超前的见解吸引了注意。

尤其是当话题转移到当今圣人和太上皇身上。

李渊摸着酒杯边缘,来了兴致。

“舟小子,某且有一问,如今天下人对圣人颇有争议,自贞观元年以来,国内灾害不断。”

“民间流言称乃是当今圣人弑兄囚父,皇位来之不正,圣德有损,天降怒火祸及百姓。”

“你如何看待这些流言?”

李舟挑着眉问,“老李头你喝多了?这种事情岂是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能随意讨论的?”

 


李渊憨笑道,“就咱爷俩在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闲谈几句又能如何?”

“这有什么好聊的?但凡有点脑子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李舟不屑的嗤笑,夹了一粒酒鬼花生米,一口酒送下去。

“知道什么叫做天灾人祸吗?人为的灾祸可以靠人力躲避,可是老天爷要降下惩罚,谁能阻挡的了?别说是圣人了,就是九重天上的真神仙都挡不住!”

“而且,圣人贵为九五之尊,天下苍生都是他的子民,子民受苦受难,这难道是圣人愿意看到的吗?”

李渊举着酒杯的动作顿了一顿。

他倒是完全没想到,李舟会是这样的看法。

“虽然你小子的话有几分道理,但是圣人弑兄囚父,篡夺皇位,确有此事啊!”

“若不是他做出这样的事情,老天爷又如何会怒降灾难惩罚?”

“我看你是真糊涂了!”李舟搁下筷子,“是,当今圣人确实做过这些事情。”

“但当年玄武门之变,他未尝不是身不由己。”

“当年的情势,太子与齐王抱团针对秦王,联合了帝王后宫,前朝后宫一并施压。”

“如果秦王不反抗,那死的只会是他!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你甘心死于太子手中?隋末起义,唐初征讨割据势力,你想想,秦王做出了多少贡献。”

“毫不夸张的说,起义成功,神州统一,都是当今圣人的功劳!就凭李渊那过于谨慎怕事的性子,即便起义成功,也干不掉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等割据势力!”

“更何况漠北还有突厥虎视眈眈!这一桩桩一件件功劳,难道还抵不上一个太子之位?”

“要我说就是李渊被猪油蒙了心!令珍珠蒙尘,却将一颗土珠捧在手心,他还有什么理由霸占着太极宫?恶心李二?”

噗——

李渊听到这些话。

一口二锅头喷出来。

他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照你的意思,这还是朕……太上皇的错了?”

“他没错吗?”

李舟一句反问。

让李渊语噎。

其实李渊说的这些流言,确实存在于民间。

这些年,他也一直在埋怨责怪着李世民。

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这一刻,李渊突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难道当年玄武门之变,真的是自己间接促成的吗?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李渊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但说实在话,这四年来他不断的反省过。

自己当年确实存在偏心的嫌疑。

如果……如果当年自己没有那么逼世民,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

这是第一次,李渊突然有些自责。

任谁都想不到,仅仅是因为李舟的一番话。

就让李渊想通了一些困扰了他四五年的事情。

见老爷子突然沉默,李舟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自己语气太激动了?

“老爷子?想什么呢?”

“某在想,这太上皇当年犯下的错,今后该如何弥补?两月前颉利已被生擒入京,漠北一大威胁已破,这也算是圣人替父报了当年耻仇,若是借此机会,二人之间的关系是否能够缓和一些?”

李渊眼神还是愣愣的盯着北中的酒液。

“你又不是当今圣人和太上皇,这些事情,什么时候轮得着咱们平头老百姓操心了?”

李舟换了一壶酒,给李渊满上。

“再说了,亲生父子血脉相连,难不成还能当一辈子的仇人?”

听到这话,李渊的眼神有了些波动,“你是说,这对父子的关系还会有修复的可能?”

“这我哪能说得准呢?”李舟漆黑的眸子转了转。

他打量了片刻,见老李头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已经没有什么不对劲了。

于是,一直压着的想法,如雨后春笋冒出了头。

“老李头,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

“近来我发现了一个绝妙的商机!不出半年,就能够收入万贯钱财!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李渊的思绪被迫拉回来。

心不在焉的反问,“你小子想搞什么名堂?”

“瞧你这话说的!我这有个赚钱的好机会,想与你有福同享,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李渊终于认真看了李舟一眼,“那你且说说。”

李舟狡黠的眨眨眼,语气极为认真,“最近几天,村民们称城中粮食价格大幅度下跌,往日买一斗米的价钱,如今能买至少三斗米!”

李渊不解的皱眉,“粮价下降乃是福瑞之兆,证明如今国力强盛,百姓富足,庄稼丰收,这跟赚钱有什么关系?”

李舟道,“理是这么个理,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两个月后,突降天灾,庄稼颗粒无收,届时若我手里有大量粮食……”

“荒唐!”

话还没说完,李渊又惊又怒的拍桌而起。

他第一次对李舟如此疾言厉色,“唐王朝收复了漠北,如今难得天下太平了一段时间,天象也并无任何异常,怎会突降天灾?”

“这简直荒唐!”

“你这时候想囤粮,简直胡来!有这个钱,你还不如做点正经的小本生意,别老想着发国难财!”

李舟吓了一跳。

一口酒差点噎着自己。

他算是发现了。

今天老李头该不会是大姨夫来了吧!

这情绪变化比老天爷的脸还要阴晴不定。

“你着什么急!上头了吧?”

“老李头,话可不能说的这么绝对,毕竟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你自己想想,自唐王朝成立以来,哪一年是完完全全的风调雨顺?”

“你怎么能说我是发国难财呢?我这是为百姓留了一手准备。”

“发国难财的是那些坐地起价的奸商,我大量收购粮食,争取拿到比现在市场价低五成的价格,到时候再以正常价格一出手,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这是天赐良机,正义之财!”

李舟挺起腰杆,格外硬气。

在不怒自威的李渊面前,气势也毫不逊色。

“老李头,咱们这么久的交情,若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毕竟我也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证明,我也不会强制性要求你上我的船。”

“大不了我一个人单干,你借点银钱给我就是!”

“你若是实在不放心,我可以给你写借据,白纸黑字,我就是想赖也赖不掉!”

李渊眸光幽幽。

一言不发的看着李舟。

这让李舟一时也猜不透,老爷子是什么想法。

他只能先把自己坚定的态度摆出来。

 


看着眼神坚定的李舟。

这下,轮到李渊犹豫了。

认识这么久,李渊知道,李舟断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而且还有过一次前车之鉴。

早在去年冬季。

李靖率唐军出征讨伐突厥那段时间。

李渊来喝酒的时候,偶然跟李舟聊起了战事。

当时李渊的注意力全在李舟清晰的思路和完美的分析上。

李舟曾说过,四年四月时,颉利老贼会被生擒入京。

那时候的李渊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只当做是爷俩喝高了,吹牛的话。

直到李舟的话映射成了现实。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是如何将国家大事算的如此准确。

但李渊知道,李舟本领超凡。

所以现在,他冷静了些,开始仔细琢磨李舟的主意。

半晌后。

李渊试探性的问,“你打算借多少银钱?囤多少粮食?”

“没有上限!越多越好!”

李舟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话让李渊又是眉心一跳。

“那某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确定,几个月后上天会突降灾难?”

“最多三个月,不出意外九月中旬就会下雨,这是一场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雨,从淅淅沥沥的绵绵细雨,发展到无休无止的狂风暴雨,而且会连续下两个月!”

李舟的脸色十分认真。

完全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

李渊心中大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就真的糟了!

虽然如今各地的几个粮仓都饱和,但要是真的发生这样严重的涝灾,不知道要有多少百姓丧命,流浪。

这下,他也不敢再轻视李舟的话。

“好,既然你这么肯定,那老夫便信你一回,明日我给你安排一个人手,是某身边的亲信,需要用钱用人的地方,你尽管跟他提!”

“时候不早,某不宜久留!老夫先行告辞,舟小子,多谢你今日的款待。”

李渊怀揣着惊讶、慌乱的心情,匆匆起身离开。

等李舟反应过来,老爷子已经走出院子了。

李舟顾自倒了杯酒,眼底透出清明的运筹帷幄。

历史上真实记载,贞观四年的秋中旬,一场暴雨连续不休下了将近两个月。

造成了贞观建元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涝灾。

数十万的难民流离失所,横尸野外。

李舟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他自己,也为了拯救华夏的万千百姓。

这些年流浪过来,李舟见过太多太多穷苦的悲剧,见过太多因为一斗米破裂的家庭。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他便要用自己的能力和知识,来造福万千百姓,至少要让华夏子民都能吃饱穿暖!

独坐院内喝了会酒,李舟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合衣而寝。

……

话说回李渊这边。

李渊匆忙离开了青山村,加急赶回了皇宫。

此时各宫已经下钥。

李渊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对太极宫的内务首领吩咐道。

“速速传话立政殿,让皇帝来太极宫一趟,就说寡人有要事相商!”

顿了顿,李渊又梗着脖子加了句,“十万火急的大事!”

内务首领听到这话瞬间大吃一惊!

他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否则怎么会听到太上皇说要见陛下?

“太……太上皇,您没事吧?”

“还不快滚去立政殿传话?!小心寡人砍了你的脑袋!”

李渊气急,直接一脚踹在内务首领屁股上。

后者摔了个狗啃翔。

帽子都歪到耳朵上了。

内务首领这下不敢耽搁。

一路喘着气跑出去。

立政殿。

身着锦衣黄袍的中年男人端坐在榻子上。

眉宇间霸气侧漏,不怒自威。

一个眼神,便让人感到无尽的压迫感。

这人便是助父筑成大业,日后更是开创了贞观盛世的千古一帝——李世民!

李世民穿着睡袍,一双如利刃般的鹰隼看向内务首领,语气很是意外道。

“你说太上皇着急见朕?”

内务首领将头死死压下,语气不稳,“是……陛下,太上皇说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要与陛下相商,请陛下速速前往太极宫!”

李世民眯着眼,气势隐隐有几分逼人。

整整四年!

自己跟阿耶见面的次数,一只手掌都能数得过来!

每次都是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

这次阿耶主动传唤,难不成真出了什么大事?!

一想到这,李世民有些坐不住了。

他心里是怨着李渊,但也不会真的拿自己父亲当成仇人。

“观音婢,你替朕更衣,朕去一趟。”

皇后长孙氏大方的站起来。

李世民紧赶慢赶的来到太极宫。

在迈开步子那一刻,他还有几分犹豫。

等到进入殿内,发现李渊焦急的在踱步。

“孩儿见过阿耶。”

“不知阿耶深夜让朕过来,可有要事?”

李渊见人来了,焦躁的情绪才稳下来些。

事态紧急,他也没心情呛李世民,开门见山道,“皇帝,如今洛阳等几个粮仓内存余的粮食,若是开仓放粮,救济几十万难民,能够撑多久?”

李世民心头冒着一团团疑问,“若是几十万难民,至多半个月!”

“太上皇问这作甚?”

李世民避不可免的提起了几分警惕和怀疑。

自从玄武门之变后,他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很介意李渊过问和插手前朝之事。

李渊自然看出来李世民的想法。

他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寡人现在在跟你谈论天下生亡的大事!收起你的小人之心。”

“寡人建议你明日早朝,立即与百官商谈囤粮大事!趁着现在市面上粮食充足,粮价低,大肆囤粮!”

“等入了秋,将会有一场大雨!届时涝灾泛滥,难民无数!劝你尽早做好准备。”

李世民眼中尽是诧异。

第一反应,自家老爹该不会是喝高了吧!

“太上皇为何这么说?如今风调雨顺,如何有暴雨,涝灾之说?”

“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小人,竟敢在太上皇耳边胡诌!此人当治罪问斩。”

“当然是舟……”李渊有些着急了,险些把李舟暴露出来,“没有小人迷惑寡人,寡人遇到了终南山上的老神仙,得到老神仙的指点!你爱信不信。”

即便他跟李舟都拿不出实际的证据,但不知为何,他的直觉告诉他,要相信李舟。

再不济,就算秋季没有洪涝,现在囤的粮食也可以用作军粮。

李世民眉头紧锁着,显然一点都不相信李渊的话,“太上皇深夜见朕,该不会就为了这件事吧?”

“皇帝,这一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听寡人一回,如今市场上粮价低迷,是囤粮的大好时机!此时大量收购粮食,至少能拿到比平常低五成的价格!”

李渊急得脖子都红了一片。

他有些无力,不知道该怎么让李世民相信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