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病娇少爷的大佬娇妻

病娇少爷的大佬娇妻

云饺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以稚没想到自己在乡下活了十八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自己是豪门千金……大张旗鼓的将自己接回去,原来是为了让她替嫁给植物人。所有人都等着看土包子姜以稚出丑,谁想这女人一出现,优秀到闪闪发光,比京城名门贵女还要有范,比模特演员还要有气质,这哪里是土包子,这不是姜家从哪里找来的演员吧。

主角:姜以稚,傅清时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以稚,傅清时 的武侠仙侠小说《病娇少爷的大佬娇妻》,由网络作家“云饺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以稚没想到自己在乡下活了十八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自己是豪门千金……大张旗鼓的将自己接回去,原来是为了让她替嫁给植物人。所有人都等着看土包子姜以稚出丑,谁想这女人一出现,优秀到闪闪发光,比京城名门贵女还要有范,比模特演员还要有气质,这哪里是土包子,这不是姜家从哪里找来的演员吧。

《病娇少爷的大佬娇妻》精彩片段

“小姐,您回到江家,一应物品都购置了新的,这些破烂就不用带着了。”

破败的房间里,衣着素白的少女不为所动,依旧仔细认真的收拾着自己的物品。

她正在装的东西是些古铜钱、破黄纸、还有鬼画符一般的旧书。

管家的眼神带了分轻蔑,他是被派遣来接江家流落在外多年的女儿,当年因为医院抱错,真的千金小姐被迫在这穷乡僻壤生长了十七年。

真千金又怎么样?穷苦人家长大的孩子终究见识短浅。

终于,姜以稚收拾好了随身的小包裹,这才淡淡的看了管家一眼:“上车吧。”

说罢自己率先出门,钻进了后车座。

管家摸了摸鼻子也上了副驾,他怎么觉得小姐怪怪的?

听镇上人说,收养小姐的养父母早年去世,后来她就一直跟着个风水师生活。

有够阴森的!

司机调好了导航刚准备发动车子,后车座传来清冷的声音,低低的提醒:“不想死的话,就走右前方的小路。”

司机懵了一下,犹疑的看向身边的钟伯:“可是大路才是往高速公路的唯一通道。”

管家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车座浑身阴沉的少女,心里突然毛毛的。

最后还是妥协了:“听小姐的,就走国道吧。”

帝都最繁华的别墅区,江家的别墅就坐落在外圈。

车子缓缓在院前停下,姜以稚背着自己的小包裹下车,佣人上来引路:“小姐,先生跟太太都在客厅等您。”

姜以稚自嘲的笑了。

她这个流落在外多年的亲生女儿好不容易找回来,江先生江太太没有半点激动的情绪,甚至还要她自己找去客厅见她们?

这态度可见一斑。

佣人引她到玄关处,姜以稚换了鞋子刚想走进去,客厅内就率先传来女人温柔慈爱的声音。

“念琛,你才是妈妈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多年的女儿!就算接那丫头回来,妈妈也还是最爱你的!”

透过缝隙,姜以稚看见依旧委屈的江念琛耍着小性子:“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江家亲生女儿啦,我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立足!”

她穿着一身精致的小洋装,脖子上的首饰项链都是奢侈品牌的限量款。

江太太方素婉心疼的上前搂住她:“爸爸妈妈把那丫头接回来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你!”

一旁看财经报纸沉默良久的江丰年终于开口:“你跟傅家的婚约是早些年就定下的,不能轻易作废,你妈妈还不是心疼你,不想让你嫁给傅家那个病秧子,毁了一辈子。”

江念琛吸了吸鼻子:“不想我嫁给傅清时,跟接她回家有什么关系。”

方素婉食指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你啊你,当时定下婚约说的是江家大小姐跟傅家五少,那丫头回来了,她才是真正的江家大小姐,这婚约自然是她来履行。”

江念琛似是终于想明白了,唇角勾了个笑意,得了便宜还卖乖道:“这样真的好吗?再怎么说那也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方素婉却浑然不在意:“是我亲生的没错,我这么做也没亏待她啊。她从小在小镇子长大,能嫁给傅家那样的豪门已经很有福气了。”

姜以稚垂在身侧的手收紧了又松开,听着这些剜心的话,本该失望彻底,但她却面无表情,叫人看不透。

“咳。”

客厅内的三人全部一愣,将目光投射到玄关走进来的姜以稚身上。

只见她一身素色衣衫单薄陈旧却干净整洁,素白的小脸精致清纯,虽然未施粉黛却依旧吸引人的视线。

这样的气质,还真看不出来是从乡下长大的乡巴佬。

江念琛神情变化,很快扯出一个笑,佯装亲切的上前:“姐姐?钟伯把你接回来了,怎么来通知一声。”

方素婉咳嗽了一下,脸色不太自然,有些心虚,不知刚刚的话这丫头在外头听了多少。

“回来了就好,叫厨房备饭吧。”江丰年收了报纸,率先进了餐厅。

饭桌上,方素婉朝姜以稚的碗里夹了块虾滑,关切道:“以后你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还有念琛给你做伴,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过苦日子了。”

姜以稚放下筷子:“我不觉得自己过得是苦日子。”

她被养父母收养,虽然经济条件不算好,但养父母给了她所有的爱,直到她十三岁那年他们相继病逝,她又遇到了传授她本领的师父。

若不是因为师父一年前出去游历一直没回来,她一个人无事,愿不愿意跟江家回来还要另说。

看方素婉尴尬,江念琛立马岔开了话题:“姐姐,听说你高中毕业就没再读书了?”

姜以稚情绪淡淡:“嗯。”

江丰年像是施舍一样的说:“你先适应一天,后天就跟着念琛一起去帝都国际大学读书,为了塞你进去我费了不少心思,还给学校捐了一个网球场。”

江家的小姐怎么能只有高中文凭?江丰年的眼底带着一丝审视。

“帝都国际?”姜以稚愣了愣。

江念琛以为她是震惊自己能上这么好的学校,带了丝得意:“这可是整个r国最好的大学,入学条件卡得死死的,姐姐你能平白入学可真是要感谢爸爸为你付出了。”

“我不需要。”姜以稚态度仍旧冷冷的,很是不给面子,这成功惹恼了江丰年。

“这是什么话,对你好,还不领情!”

只瞧姜以稚转头从自己随身的包裹中取出了一封邮件,十分淡定的讲:“这是我去年收到的帝都国际大学的录取通知,因为我的个人原因申请了一年休学,校方答应过我,今年入学可以直接跳级到大二。”

众人皆是一脸震惊,江念琛急急地夺过那份邮件,反复查看,不敢相信竟然是真的......

“我们系主任的确说过会有一个跳级的天才插班生,难不成是你?”

“天才不敢当,不过那年入学考试,我是第一。”

啊这......

啪啪打脸。

姜以稚收好自己的通知书,继续吃饭,间隙还不忘补刀:“所以,你的网球场白捐了。”


“不可能!”江念琛严声否定,打量姜以稚的眼神越发不屑:“帝都国际大学录取学生向来看的是综合素质,报考的学生不仅成绩要好,还要有国际参奖经历和优秀的德艺能力。就算你是个书呆子,没有钱,你拿什么去参加国际比赛?”

也正是这个原因,帝都国际的学生几乎全都是家境殷实的名门子弟。

姜以稚这个没见识的穷丫头一定是在吹牛!

就连方素婉柔声劝诫:“小稚,妈妈理解你不想被人看扁,但话可不能乱说,撒谎不是好孩子。”

姜以稚波动不大,眼神淡然的看向眼神带着嘲笑的江念琛,语气沉稳:“你可以直接去学信网查我的成绩,帝都国际虽然是贵族学校,但成绩突出的人是有被破格录取的机会。”

江念琛还是不肯相信,以为她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落泪,于是立刻掏出手机去查。

网页刷新出来的那一刻,她就要嘲笑出声了,结果......

竟然是真的!

姜以稚当年的高考成绩第一!

姜以稚挑了挑眉:“现在信了吗?我从不说谎,你也没必要想我泼脏水。”

江念琛委屈的拉住方素婉的手:“妈,你看姐姐,她怎么能这么误会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姐姐这么优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方素婉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心一下子跟着揪了起来,朝姜以稚呵斥道:“念琛这是关心你,你作为姐姐就该多包容妹妹,你的乡下养父母是怎么教导你?真是没规矩!”

姜以稚原本没有表情的脸色瞬间阴沉:“我的养父母很好,你没有资格评论他们。”

“你!”方素婉气得脸色发白,心里对眼前的亲生女儿愈发疏离起来。

果然养不熟,对她再好有什么用,一心装着外人!

再看向江念琛,眼底多了丝温柔——还是念琛懂事乖巧,像她这么聪明伶俐,未来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去的!

她在江念琛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立志将她培养成一个万众瞩目的千金名媛,就像是一件完美的作品。

“你应该多学学念琛,她可是帝都豪门圈子里有口皆碑的名媛典范。”方素婉忍不住脱口道。

“的确不差。”

姜以稚凝着江念琛的额心淡淡的说道:“她气运通达,只可惜龙头蛇尾,虽然早期得贵人一路乘风,但命格单薄稳固不了福泽,后期衰退,虽然不至于穷困潦倒,但飞黄腾达出人头地可能不大。”

“你什么意思?”江念琛闻言皱眉。

姜以稚将自己看到的毫不避讳的和盘托出:“简单来说,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非你的命格自带,不管是名牌大学还是优渥家境全都不会长久。”

她的直白惹得江念琛红了脸。

“我明白了。”她委屈的看向江爸江妈:“我知道是我占了姐姐原本的位子,做了江家大小姐这么多年,可是这也不是我故意的,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爸爸妈妈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念琛,这怎么能怪你,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你也永远是我的宝贝女儿!”

江丰年的脸上也写满了不悦:“你跟谁学的这些胡言乱语,装神弄鬼的像个神棍。你不用这么针对你妹妹,就算你回来了,她也依然是我们江家的女儿!”

说着他朝身后命令道:“钟伯,带大小姐上楼,让她好好在房间反省反省!”

好在,江家人虽然对她这个乡下来的小姐不屑,却也不敢明面上怠慢。

给她准备的房间说不上多温馨,但是简单舒适还是有的。

“大小姐要是哪里不满意或者还缺什么东西,随时都可以找我。”钟伯说罢转身要离开,姜以稚却突然叫住了他。

钟伯转身看向姜以稚的眼神带了丝狐疑:“大小姐,还有事?”

“钟伯,我建议你尽快带你夫人去医院做做检查。”

姜以稚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听得钟伯一头雾水,以为她是故意捉弄自己,语气不太好:“大小姐,我老婆她身体一直都很健朗,请您不要随便开玩笑。”

见他这么说,姜以稚也只是无奈摇摇头,提醒的话她说了,但事在人为,他不肯相信也没有办法。

钟伯走后,姜以稚就收拾起自己的简单的行李,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大多数还都是师父传下来的法器。

她收拾的差不多,手机就嘟嘟震动了两声。

弹窗跳出了收到的电子邮件。

是他的网友,id宋家大帅:【小小稚,什么时候来帝都国际报道,小爷在学校等你啊?】

姜以稚唇角未勾,随便回复了一条:【等着吧,很快。】

她邮件刚刚发送,房门就再次被急急地敲响。

“进。”

推门的是去而复返的钟伯,他脸色僵硬,额头上还带了一层薄汗。

“从杏花镇回帝都的那条高速公路出事了。”

姜以稚一连平静,早就知道如此。

钟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试探的问:“高架桥断了,那条公路上的人都遇难了......”

如果当时不是姜以稚阻止的话,他们也本该走那条路的......

“小姐,您早就知道?怎么可能......”

姜以稚轻嗯了一声,抬了抬手,手指灵活:“掐指算出来的。”

早知道姜以稚跟着一个风水师父学艺,但也没想到......这么灵啊?

钟伯脸色瞬间一白:“我老婆她......”

姜以稚抬手在钟伯的眼前摸过,指节盘算,语气笃定:“应该是妇产科的毛病,你现在带她去医院还来得及。”

钟伯听了连连点头,对待姜以稚的态度也越发恭敬了。

主卧内,方素婉拨通电话激动地通知对方:“我江家真正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傅夫人,这婚事可以提上日程了,只要你们傅家需要,这丫头立刻就可以嫁过去冲喜。”

电话那头好像有些不满意,随便应了句:“听说那丫头是乡下接回来的?还是带过来见一面再说吧。”

方素婉连连称是。

这一夜,江家人都睡得香甜,唯独姜以稚入梦挣扎,夜半时分出了一身虚汗。

她从床上挣扎着起身,拉开窗帘,通透的落地窗外是一片浩瀚星空。

她换看一圈,叹了口气,回想起刚刚的梦境。

一个身着龙袍的帝王被黑气萦绕困伏在龙床上......

她能够感知到他的痛苦挣扎,想要看得清楚些,却怎么也靠近不了。

紫微星挂于天际光晕微弱,乌云时而遮蔽时而退散。

她忍不住对着虚空呢喃道:“师父,这是何星象?徒儿看不透......”


为了把姜以稚这个乡下女儿包装成千金小姐,江家夫妇一早请了礼仪老师来调教姜以稚,本以为要耗费整整一天的时间,好好调整这个蛮横的乡野丫头。

却不想从吃早饭起,姜以稚的吃相坐相都很优雅,虽然少了些对用贵族用餐礼仪的了解,但只要是礼仪老师提出来,她立刻就能改正,十分聪明优秀。

最后连礼仪老师都忍不住询问方素婉:“您女儿真的是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吗?这教养丝毫不差帝都的小姐们。”

方素婉瞥了一眼一脸从容淡定的姜以稚,挤出一个尴尬的笑。

最后连礼仪老师都因为没什么可教的,提早下班了。

次日一早,江家夫妇给姜以稚准备好了所有上学用品,饭桌上还一再嘱咐她:“念琛虽然是妹妹,但是她在帝都国际已经读过一年了,整体都比你熟悉。去了学校你多跟着点她,别给咱们江家丢人!”

江念琛唇角微扬,带着一抹得意。

姜以稚却只是不痛不痒的嗯了一声。

接着机会,方素婉抛出话题:“你刚刚被认回江家,应该还不知道......”

姜以稚停了刀叉看向方素婉,那眼神直勾勾的令对方有些心虚。

“其实,傅家跟咱们江家一直都是世交,当年你出生不久就给你和傅家的小少爷定下了娃娃亲。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现在你回来了,这婚事也是时候推进了。”

姜以稚顿了顿,表情没有丝毫的震惊,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我刚被你们认回来,你们就这么着急让我嫁人吗?”

方素婉连同一直没有说话的江丰年都被问得一愣。

江念琛连忙抢答:“姐姐,你话可不能这么说,妈妈着急你的婚事也是为你着想。”

她笑得甜美可人,眼神却并非善类:“你刚来帝都还不晓得,傅家可是首屈一指的豪门,能嫁进傅家那可是整个帝都名媛们的梦想。”

姜以稚歪了歪脑袋,一脸单纯:“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嫁?”

江念琛语塞了一下,虚情假意的劝:“这么好的机会本来就是属于姐姐你的,你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我怎么能跟你抢。”

姜以稚眼神闪烁了一下,明明看破了一切,却没有说破。

方素婉连忙打圆场:“念琛说得对,稚稚,你准备准备,这周末就跟妈妈去傅家一趟,咱们抓紧把这门婚事落实。”

姜以稚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看了眼一脸殷切盯着她的江念琛,点了点头,答应的很随便:“好啊。”

江念琛立刻忍不住嘴边的笑意,往姜以稚的餐盘里又添了道菜:“姐姐,你再多吃点。”

她心里却忍不住鄙夷,蠢货一个,要是知道那傅家五少爷是个病秧子,到时候还看你笑不笑得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司机过来提醒两人要去上学了。

背上书包,姜以稚欲走,又突然回头,看向正襟危坐的江丰年顿了良久。

直到江丰年都不自在了她才说话:“今天,您最好不要跟客户去应酬,就算非去不可,最好避开中餐厅。”

江丰年听得莫名其妙。

姜以稚也不解释,背上书包转头就走了。

看着她孤僻的背影,方素婉戳了戳江丰年的胳膊:“你说这丫头怎么神神道道的?她刚刚的话什么意思啊?”

江丰年浓眉皱起,摇了摇头:“我听钟伯提起过,这丫头曾经在个神棍的手下学手艺。”

“神棍?那能学什么手艺?八成是招摇撞骗吧。”

方素婉摇摇头:“不行,还是得赶紧把这个奇怪的丫头送去傅家!”

江丰年有些犹豫:“姜以稚虽然奇怪了点,但好歹也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她才刚回家不久你这样确实不太妥。”

方素婉反应却很大:“亲生女儿又怎么了!十八年,整整十八年,她可是别人拉扯大的,对于我来说她不过就是个陌生人罢了。”

江丰年呼吸一窒,看着方素婉干瞪眼。

方素婉敲定下来:“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要真心疼那丫头,大不了到时候多塞点儿嫁妆做补偿。”

姜以稚跟江念琛一起坐车到了学校,院系内专门给她这个新生准备了欢迎会。

姜以稚落落大方的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她一身精致的制服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偏偏这身材上又配了一张灵动纯欲的脸,美得出众。

四下一瞬间沸腾了起来:“这就是系主任说过的天才插班生?”

“本来以为是个书呆子,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水灵的一大美女!”

“啧啧啧,瞧瞧这长相,系花江念琛都根本比不上她。”

“什么系花,我觉得这么美都能当校花了!”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江念琛凶狠的攥紧了手指。

从前,这些赞誉全都是围绕她一个人,凭什么姜以稚以来就夺走了原本她的一切!

课后,教授让姜以稚去教学办重新申报一下入学资料。

姜以稚直接去问江念琛教学办怎么走,却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没等她开口,江念琛突然刷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撞开姜以稚就走。

看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姜以稚轻皱了下眉,没有跟她计较,看着入学手册上的地图自己去找路了。

帝都国际的校区占地面积不是一般的大,建筑林立,她要找的教学办便是最里面的一栋建筑,紧挨着操场。

只是这里上课时间比较清闲,四下很少人。

她刚要推门,拐角突然冒出来三个太妹打扮的少女。

姜以稚不想跟她们纠缠,打算绕开换条路走,谁曾想她们竟是故意针对,姜以稚换哪个方向她们就挡在哪里。

终于,姜以稚不耐烦的抬头直视。

这一眼直接叫领头的女生暴怒,伸胳膊怼在姜以稚的肩头:“看什么看,你这是什么眼神?”

姜以稚蹙眉,眼底带着一丝不悦:“是你们挡路。”

“呦,你好大的脾气,听说你就是金融系那个新来的插班生?江家从乡下找来的村姑小姐?”

跟着的两个太妹一听老大这么说,一起捧腹大笑。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