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光辉巨子

重生光辉巨子

小安德鲁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九八五年,黄铭还没有成年,在这个什么悲剧都还没有发生的今天,他发誓要把握住老天爷给的机会!前世的他是个人人唾弃的废物,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没心没肺没事干。如今重活一世,黄铭满心满眼的都想努力工作,做出一番大事业,让妻女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主角:黄铭,詹茵芳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黄铭,詹茵芳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光辉巨子》,由网络作家“小安德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九八五年,黄铭还没有成年,在这个什么悲剧都还没有发生的今天,他发誓要把握住老天爷给的机会!前世的他是个人人唾弃的废物,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没心没肺没事干。如今重活一世,黄铭满心满眼的都想努力工作,做出一番大事业,让妻女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重生光辉巨子》精彩片段

“1985年?”

“我重生了?”

此刻,黄铭看着眼前印有“流金岁月”的老式挂历。

只见上面全是80年代港台明星。

就连纸色上都是充满了泛黄卷边的年代感。

黄铭是一个重生者。

在36年后的今天,他的公司在港上市,一跃成为知名企业。

创造百亿身家。

因为,也让他名声大震。

身边各界名流人士纷纷庆祝。

叫他黄总。

结果,他在庆功酒宴上喝多了,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

他已经重生了。

魂穿了同名同姓的黄铭。

在1985年的黄铭。

他是海康街头的小混混,经常吃喝嫖赌打老婆,欠了一**赌债。

如果不是老婆一个打两份工,他早就被饿死在街头了。

重生在这种人的身上,黄铭是一万个不愿意。

转了一圈下来,黄铭发现这个家还真的穷,除了床和半旧不新的梳妆该,就剩下一张用来吃饭的桌子和几个木头做的小孩子玩具了。

“都穷成这样子了,还学别人吃喝漂赌,也怪不得老天爷让我重生在你身上,这是安排我来拯救那个傻女人,和两个小孩子啊。”

说起那个傻女人,黄铭就觉得可惜。

黄铭口中都傻女人叫詹茵芳,和黄铭结婚四年,有一对龙凤胎。

自从黄铭被国营工厂开除后,詹茵芳就做两份工作,晚上在国营工厂上夜班,白天在私营快餐店帮人家洗完。

两个孩子因为没时间照看,白天就被送去詹茵芳父母家里,下班的时候再接回来。

正想着,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门窝石和钢铁摩擦发出吱吱的声音。

一个大概二十四五的女人牵着两个孩子进来。

女人就是詹茵芳,身上穿着花纹衬衫,脚上是一双黄色的胶鞋。

她牵着的龙凤胎男的叫黄恩迪,女的叫黄嘉莹,今年四岁。

詹茵芳看到黄铭竟然在家就楞了一下,下一秒就收回眼光,担心黄铭找她要钱。

倒是两个孩子还小,不太懂事,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爸爸”。

活着么多年,黄铭第一次听到除了舍友之外的其他人叫自己爸爸。

后世,黄铭的妻子因为难产,一尸两命,让忙碌你愧疚,不再取妻子,一直扑在事业上,麻痹自己

看着眼前。

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让他重新有个妻子和孩子。

也许因为心中遗憾的执念

黄铭对两个孩子笑了笑:“你们等一下,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

这男人要主动做饭?

詹茵芳马上警惕起来,心里有些担心,

她知道黄铭是个吃喝嫖赌的混子。

一个回到家不是找吃,就是躺床上对她吆五喝六。

这男人主动做饭,这里面绝对问题。

肯定是图谋她和孩子的钱。

“不用,我自己来!”詹茵芳冷冷的拒绝,不想给这个男人任何的借口。

随后把孩子抱在怀下。

看着詹茵芳胳膊上的淤青,黄铭觉得一阵心痛,对她温柔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拿起刚买回来的菜就走了出去。

他们住的是黄皮楼,这种房子是没有厨房的,家家户户都是在走廊上放一张桌子就是厨房了。

见黄铭已经在门口的“厨房”忙碌起来,也不在阻拦,但心里打定主意,等一下不管黄铭提什么要求,都直接拒绝。

很快,饭做好了。

炒青菜炒咸鱼干,配一锅白米饭。

詹茵芳看着桌子上的白米饭无奈的摇头。

现在的米1.3毛钱一斤,还需要粮票,她在国营工厂一个月也不过开48块钱的工资。

这种白米饭她吃不起,平时都是喝白粥。

不过看到两个孩子眼中放光,詹茵芳也没有多说,就当让孩子高兴高兴了。

就这样,一家四口默不作声的吃着饭。

忽然,木门被人踢了一脚,两扇门狠狠的撞在墙壁上,其中一扇掉了下来。

一个叼着勇士烟的男人走进来,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嘲讽道:“哟,都吃上白米饭了,那欠我的钱是不是该还了?”

男人的暴躁吓得两个孩子连忙多到詹茵芳的身后。

詹茵芳像母鸡一样张开双手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超男人怒吼:“陈志勇,欠你钱的是黄铭,要钱你去找他要,踢我们家门干什么?”

在看到陈志勇的那一刻,詹茵芳就知道黄铭又欠赌债了。

陈志勇是附近街道上出了名的混子,名声一片狼藉,上门准没有好事。

“陈志勇你找死是吗?”黄铭缓缓站了起来,冷冷的道。

一只手握住了酒瓶。

这一幕,让詹茵芳有些出乎意料。

“你敢骂我?”

陈志勇嗤笑了一声,双眼一瞪,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在他的眼中,黄铭就是一个废物,平时面对他的时候唯唯诺诺,被他出老千赢了钱也不敢吭一声,还老老实实的签下欠条。

所以,这一刻哪怕黄铭表现的很冷酷,在陈志勇的眼中也是装出来的,只要他说话的声音重一点,黄铭马上就会怂了。

黄铭,两世为人,可惜他的灵魂不是这个年代的。

突然!

黄铭砸碎了酒瓶,露出了那一面锋利的玻璃碴子。

他上前抓住陈志勇的衣领:“我不但敢骂你,你踢坏我们家的门,我还要让你给我赔钱。”

“你......”

陈志勇没想到黄铭会这么硬气。

他看着破碎的酒瓶子后,

不由的愣了一下。

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想要挣脱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掉,就凶狠道:“黄铭你给我搞清楚了,是你欠我的钱,欠条上写的清清楚楚,你跑不掉。”

“我没想跑,欠条上写着10月1号还,我就会在10月1号之前还你。”

“但是你今天弄坏我家门,你就得赔。”

听着黄铭的话,陈志勇阴冷地说着:“行,你这门我赔,我倒要看看你10月1号你怎么还我200块,还不上的话,到时候上门就不是我一个人了。”

黄铭毫不在意,200块对别人来说不少,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年代在他黄铭的眼里,就是片地黄金的时代,只要他愿意,在这个时代肯定能留下他的传说。

黄铭放开陈志勇,伸手道:“赔钱,20块。”

“什么,你一扇破门要我20块?”陈志勇不乐意了。

“你赔还是不赔?”

“赔!”

陈志勇咬牙掏出20块,又放了几句狠话才离开。

从黄铭开始说话,詹茵芳的眼光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女人的直接告诉她,这个男人变了,和以前不同了。

可是以前的经历又告诉她另一个答案,让她不要轻易相信这个男人。

此刻,

黄铭把两个孩子拉回来坐好,端起碗说着。

“没事了,我们接着吃!”

 


整整一锅白米饭进了一家四口的肚子,黄铭仰在椅子上满足的摸着肚子。

以前黄铭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吃一碗白米饭,配一点青菜炒咸鱼干就这么满足了。

詹茵芳看了看黄铭,又看了看两个学着父亲的样子,在摸肚子的孩子,一时间有些恍惚,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一直以来,她的要求都不高,仅仅是希望一家四口能够在一起安稳的过日子。

可惜

詹茵芳摇摇头,起身收拾碗筷。

“今天就让我来吧!”

黄铭站了起来,笑了笑就开始收拾。

他实在不好就这样光吃饭不干活,比较菜是詹茵芳辛苦干两份工作赚来的。

咸鱼干也是詹茵芳从娘家带来的。

唯独他一点贡献都没有。

老天真的开眼了?

詹茵芳惊讶的看着黄铭,还没有反应过来,黄铭就已经将收拾起来的碗筷端出去了。

收拾好碗筷,黄铭在床底找到锤子。

他们家的门主体是木头,上面的门梁也是木头。

陈志勇那一脚把门梁踹出来了,黄铭只要将门装好,然后用锤子敲紧就可以了。

这事很简单,没几下黄铭就已经搞定了。

詹茵芳默默的看着男人忙碌,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再次涌现。

不过这一次她很快就驱散了,相信母猪上树,都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变好。

天色渐暗,詹茵芳上班的时间到了,带着两个孩子就要离开。

她可不敢将两个孩子留在家里,谁知道她都**丈夫为了还赌债,会不会打孩子的注意。

这年头卖孩子大有人在。

不见詹茵芳和两个孩子的身影后,黄铭坐在床上慢慢折磨起来。

既然回不去了,那也不能一直留在这个小县城。

只是在离开之前,他想将詹茵芳母子三人先安顿好,也算是他使用这具身体的代价了。

“还是从老本行开始吧!”考虑一番,黄铭做出决定。

黄铭的老本行是家电维修。

家电维修这个专业,在200几年的时候很吃香。

黄铭也就是在这个时期,被父母用刀逼着去读了这个专业。

当然,黄铭毕业后就没有干过这行。

不过黄铭的全部家当只有陈志勇赔的这二十块,想直接开店是不可能。

黄铭打算明天去废品回收站转一圈,掏一些电器零件回来,维修后组装成二手家电出售。

这样一来,利润就很客观了。

次日。

詹茵芳还没有下班回来,黄铭就出门了。

早餐随便对付两口,就直奔城东的废品回收站。

废品回收站以前是国营的,有一个很高大上的名字——海康县再生资源有限公司。

后来因为经营不善,碰上企业改革的风潮,就承包给个人。

黄铭站在废品回收站小院门口,院子里慢慢都是各种塑料废品和一些破旧的衣服。

忽然,黄铭对自己今天能否淘到坏电器产生了怀疑。

来都来了,黄铭断然没有问都不问一下,就回去的可能。

走进院子,老板林荣看到有人空着手进来,就微微皱眉:“我这里不收来路不明的东西。”

这是把我当小偷了?

黄铭也不在意,开门见山地说:“你最近有收到坏点电器吗?我想买一些。”

这话一出,林荣就猜到黄铭想干什么了。

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道:“前几天倒是收到两台电视机。”

顿了一下,林荣一副见多了的样子:“我提醒你一下,和你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最后的结果就是把东西有重新卖回给我。”

重新卖回给你价格就按照废品价格了呗。

黄铭懂他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两台电视机你打算卖多少?”

“十块一台。”

林荣轻车熟路道:“保证电视机的零件都在。”

“那就行了!”黄铭爽快的答应下来。

很快,林荣搬出两台黑白电视机。

用林荣那里借来螺丝刀拆开检查所有的零件都没有少,黄铭才将二十块递给老板。

他毕竟只有二十块,不谨慎一点不行。

林荣看着拆开的黑白电视机,突然生出一个主意:“要不你就在我这里修,修好了就直接卖给我,正好我家里缺一台电视机。”

“修不好也可以直接卖给你,省得多跑一趟,对吗?”黄铭轻笑道。

林荣没有接话,但他都表情就是这个意思。

卖给谁都是卖,只要价格合适就行。

而且电视机可不是平常物件,一般人买不起这东西。

林荣做为第一批顶着风险落实责任承包制的人,显然不在一般人之列。

听说,这家伙以前还是某个国营工厂的主任。

想了想,黄铭直言:“你能出多少钱?”

“280块!”林荣给出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数字。

黄铭摇摇头,不再理会林荣,讲拆出来的零件一一装回去。

来之前黄铭找人打听个,全新的黑白电视机需要570块,而且还需要工业劵才有资格买。

林荣明显没有工业劵,不然以他都收入早就买得起黑白电视机了。

见黄铭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装回去,没有一个错,林荣就知道人家是真懂,马上就着急了。

家里可是一直想要一台电视机呢。

他连拉住黄铭:“350块,你看行不。”

“500块,少一分都不买。”

黄铭把价格咬死,见林荣犹豫不决,就加把劲道:“我给你算笔账,你买新的要570块,还要工业劵,工业劵可是紧缺东西,你用570块都不一定换到买电视机的工业劵。我只要500块你是不是赚了?”

“这账没有你这样子算法。”

林荣摇头道:“你也说了,那是新的,你这个就算修好也只是二手,更何况你能不能修好还不一定。”

黄铭道:“我修不好你也不会买,还会卖给你当废品。”

沉默了一会,林荣心里盘算这个价格他确实不吃亏,但也没有占到便宜。

对林荣来说,没占到便宜就是吃亏了。

黄铭也不着急,让他慢慢考虑。

好一会,林荣才咬牙道:“要不这样,如果你能修好,我就用500块买你的电视机,如果你修不好,也别卖给我了,送我如何?”

“没问题,不过你得再给我找来一些电路板,不一定能用上。”

两台电视机有很多可能组装成一台,但不好保证。

如果多一些电路板,可以从中拆出一些二极管、电阻电容,那成功的几率就会高很多。

电路板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而且黄铭说了不一定能用上。

林荣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下来。

“那行,你这里有万能表和电烙铁吗?给我拿来。”

“有有,我这就给你拿去。”

 


没一会,林荣拿着万能表和电烙铁出来。

收废品人的家里什么工具都有,就是没有一样是新的。

万能表和电烙铁也一样。

黄铭看了一样,还不错,不耽误使用。

黑白电视机的组成并没有那么复杂,由显示屏,电路板,喇叭和外壳四个部分组成。

外壳和喇叭是最无关紧要的部分,黄铭没有在这两个元器件上浪费时间,第一个检查的是显示屏。

显示屏的工艺对黄铭很简单,但就他手上的这两件工具来维修就难了。

如果是显示屏坏了,黄铭也没办法。

简单的检查一番,显示屏没有问题,黄铭松了口气。

显示屏没问题,那问题就出在电路板上了,这对黄铭来说很容易解决。

黄铭用万能表一点一点的检查电路板,惊讶的发现,这电路板的损坏程度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严重,随便懂点维修的人都能修好。

这么好的电视机,怎么会有人当废品卖掉。

想了想,黄铭问道:“你这电视机从哪里收到的?”

林荣不明所以,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直说:“一个老管理家,刚好他们要换彩电,就不拿去修了。”

原来是这样!

年已经有彩电了。

但是真正能够买得去彩电的都是大富大贵之人,看不上黑白电视机也正常。

黄铭不再多问,从林荣拿出来的那些零散电路板中,找出来两个电容,外加一个瓷片电容换上,电路板上地问题就解决了。

最后又检查一遍喇叭,确定没有问题。

看到黄铭开始组装黑白电视机,林荣惊讶道:“这就修好了?”

这也太简单了吧。

随便动动手,10块就变成500块。

连工具都是从他这里借点。

林荣越想越难受,见黄铭已经将黑白电视机组装完成,他心里竟然复杂了起来,希望没有完全修好。

黄铭拍拍黑白电视机外壳:“拉条电线出来,我试试还有哪里需要调试的地方。”

“行,我这就去拉。”

这一次,林荣的脚步没有刚才那么轻快了。

好一会,林荣将插排拉出来。

黄铭插上电源,按一下开关,电视开了。

不过满屏雪花。

“还是不行啊!”林荣竟然有意思欣喜。

“急什么,天线频道还没有调好。”黄铭淡淡回一句,就找来几根铝管做一个简易发天线。

将天线架到屋顶,黄铭调下频道,黑白电视机出现画面了,播放的是《春去春又回》。

林荣一看画面上有不少小雪花,摇头道:“这不行啊,这么多雪花,和新的差远了。”

黄铭一听就知道,这家伙见自己赚钱太轻松了,舍不得那五百块。

可是,想从他这里扣钱哪有这么容易。

“这是天线的问题,你到时候换一个新的天线就没问题了。”

顿了一下,黄铭接着道:“你要是不想要,我可以拿走。”

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被揭穿,林荣有些尴尬,讪讪一笑:“少一点呗,你也没什么功夫,就450块给我得了。”

“算了,不卖了!”

黄铭说着,就要抱起黑白电视机。

林荣顿时就急了,连忙阻拦:“要要要,500块就500块。”

他看向另一台没有修的黑白电视机,咬牙道:“这台你看能不能修,也卖给我,一样500块?”

“你确定?不讲价了?”黄铭撇他一眼。

林荣双手一拍:“绝对不讲价。”

“好!”

放下黑白电视机,黄铭拆开另一台。

这一台的问题要严重许多,不少电容电阻都被烧坏,喇叭也不行了。

好在显示屏没有大问题,只是接口处对铜线有些腐化,用电烙铁焊接一条新的铜线就没问题了。

这些东西在林荣的废品回收站都能找到。

只是林荣这个不占点便宜会死,一小节铜线,外加一个喇叭,活生生要黄铭30块钱。

黄铭懒得多跑,就同意了。

黑白电视机组装好,用天线测试没问题。

黄铭拍拍手上地灰尘道:“没问题了,两台1000块,减去30块,剩下970块,给钱吧。”

“你真厉害啊,动动手,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就赚了950块。”

林荣一脸羡慕,但还是回屋里拿钱。

块,林荣数了不下于五遍才交到黄铭手上,完了还一脸羡慕:“兄弟,你别看我经营着这么大的废品回收站,但来钱的速度还真的不如你。”

“你说笑了,谁不知道你以前是国营工厂的主任,从来没有苦过。”

“谁说的,以前全国都苦,什么我没有苦过。”

“不说了不说了,我得赶回去给孩子做饭。”

“兄弟,等一下。”

林荣突然拉住黄铭,贼眉鼠眼道:“兄弟,我看你这手机一顶一,以后我要是收到电视机,你还要不要?”

原来是盯上了这个。

不过这对黄铭来说也是好事,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要,冰箱,洗衣机,只要是家用电器都要。”

“你还会修冰箱洗衣机这些?”

林荣惊讶了。

很快,他反应过来,拉着黄铭到另一个屋,里面放着三台半旧不新的冰箱,都是单开门的,两台洗衣机,另外还有几台电风扇。

黄铭围着这些东西转了一圈:“这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卖?”

“哎呀,谈什么钱,都是一些破烂不值钱。”林荣大方的挥挥手。

黄铭马上警惕起来,这个铁公鸡这么大方,铁定没有好处。

果不其然,林荣接着道:“兄弟,你看这样行不行,以后我收到电器就交给你,你修好后就按照新的价格八成卖给我?”

这个价格比刚才那两台电视机低一些。

不过量大,加上林荣出材料,还算说得过去。

想了想,黄铭便点头答应了。

林荣大喜,从口袋中掏出两斤肉票:“一点心意,拿回去给孩子们吃点好的。”

黄铭也不拒绝:“行,我那就先回去了,这些东西你直接让人拉到我楼下就好了。”

留下地址,黄铭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菜市场,黄铭花了1快8毛,买了一斤五花肉和一斤排骨。

说起来黄铭还有点不习惯,在1985年买排骨,老板竟然主动出去骨头的重量。

在大街上,看到糖葫芦,他又给两个孩子各买一串,1毛钱一串。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