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国总裁轻点撩

帝国总裁轻点撩

红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顾思倾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误以为自己是薄暮宸的唯一,当他的心上人回来后,她才明白自己只是个替身。两人的事情曝光后,所有人都在骂她,导致她家破人亡,身败名裂,迫不得已远走国外。五年过后,顾思倾闯入薄暮宸的婚礼,毁了他的幸福,也断了自己的后路。爱他时,可以给他全世界,恨他时,想要亲手挫骨扬灰……

主角:顾思倾,薄暮宸   更新:2022-07-16 16: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思倾,薄暮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帝国总裁轻点撩》,由网络作家“红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顾思倾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误以为自己是薄暮宸的唯一,当他的心上人回来后,她才明白自己只是个替身。两人的事情曝光后,所有人都在骂她,导致她家破人亡,身败名裂,迫不得已远走国外。五年过后,顾思倾闯入薄暮宸的婚礼,毁了他的幸福,也断了自己的后路。爱他时,可以给他全世界,恨他时,想要亲手挫骨扬灰……

《帝国总裁轻点撩》精彩片段

苏海城,最奢华的酒店。

一场声势浩大的婚宴,几乎惊动了全城。

“薄暮宸先生,你愿意娶楚盈盈小姐为妻吗?”

“他不愿意!”

司仪的声音刚落,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逆着光走来,一身红裙裹着妖娆的身姿,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一步一步,媚态横生。

顾思倾的出现,引起一阵喧哗。

“她不是死了,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听说她当年差点就嫁给了薄暮宸,后来出轨被发现了......”

“什么啊,我听说她是被陷害的,一家人家破人亡,可惨了......”

楚盈盈见到顾思倾时,心里慌了几分。

这个贱人竟然没有死!

她下意识看向身边的男人,却见他一双阴鸷的眸子死死盯着顾思倾,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黑色的瞳仁后,让人难以看清。

“来人,把这个女人赶出去......”楚盈盈的妈妈朝大厅的保安厉声喝道。

可是她话音才落,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了出来,齐整整的围在了顾思倾身边。

气势逼人,保安也不敢轻易靠近。

而顾思倾目不斜视,眸中带着炙热光亮,一步步走到了薄暮宸跟前。

“你想干什么!”楚盈盈挡在她面前,气的眼眶都红了。

顾思倾的目光这才落到她身上,眸中闪过的寒意让楚盈盈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她倾身上前,附在她耳边,鲜红的唇扬起一丝冷笑,“当然是来抢婚!楚盈盈,曾经你欠我的,这次我都会一点点夺回来!”

说完,顾思倾一手甩开楚盈盈,吩咐手下制止住她。

这时,一道低沉阴寒的声音想响起。

“顾小姐这是想大闹薄某的婚礼?”

顾思倾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五年了,男人在岁月的沉淀下,越发的沉稳强大,像一坛尘封的老酒,韵味悠长。

只是看向她的目光只剩下了冷冽,像是一把把刀子,直直插在她的心上。

顾思倾压下心里的疼痛,红唇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我只想带走我的男人。”

楚盈盈闻言剧烈挣扎起来,却怎么也挣不脱桎梏,气的破口大骂。

“顾思倾,你这个下贱的货色,居然敢跑到我们的婚礼上捣乱!暮宸!你千万不要相信她的鬼话,难道你忘了她当时是怎么背叛你的的吗?她竟然还有脸出现在你面前!”

薄暮宸深不见底的眸中酝酿着风暴,自从顾思倾出现那刻,他周身的气息只剩下寒冷。

只见他薄唇轻启,吝啬又无情的吐出一个字。

“滚!”

顾思倾脸上闪过一丝受伤,很快又恢复了笑意。

纤细的手指勾住薄暮宸的领带,她踮着脚尖直接吻了上去。

全场震惊!

顾思倾抵着他唇,将房卡塞进了他昂贵的腰带上。

纤纤玉手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他腰上逗留了许久。

“帝国酒店808号总统套房......我等你。”

留下一句暧昧的话,顾思倾转身离开。

“那个......那个,只是一个小插曲,我们婚礼继续,继续......”薄暮宸的父亲薄云海站在台边,试图将婚礼拉回正轨,司仪也忙回过神来。

楚盈盈也跌跌撞撞跑回到薄暮宸身边,祈求般的拉住他的手,“暮宸,你不要去找她好不好,我求求你,不要去找她......”

薄暮宸冷眼看着她,片刻后,将手抽离,大步向外走去。

脖颈上领结,手里的捧花,都被他随手扔在地上。

婚礼现场一片哗然,楚盈盈一袭白纱僵在原地,红了眼眶。

随之而来就是深深的恨意!

顾思倾!

角落里的季川看着逃婚的薄暮宸,轻轻摇了摇头。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帝国酒店。

看着门口目光凌厉的薄暮宸,顾思倾调笑道:“你来的好快啊,就这么想我?”

话音才落,薄暮宸便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推壤着进了门,翻手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几步便将她摔在了床上。

“你竟然还敢回来?你不是跟那个男人跑了,怎么还舍得回来?”

薄暮宸死死的凝视着顾思倾,在婚礼上所有的压制和隐忍,都好像爆发了出来。

顾思倾痛苦的皱着眉头,吃力的从喉头出吐出几个字来:“我......想你了。”

只有四个字,薄暮宸心里所有的防线便好像瞬间崩塌。

随即他冷笑一声,“是想我了??”

“......想你了,我......想你了。”

几个字勉强吐露了出来,轻音刚落,唇便吻了下来。

夜幕降临,昏暗的城市,勾起一抹朦胧,隐约可见房间凌乱的衣衫。

顾思倾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踩过地毯,捡起自己的衣服,走的悄无声息。

长长的走廊,她才走了一半,便撞上了浩浩荡荡的队伍。

“顾思倾......”楚盈盈一边吃惊,一边又是狠厉的杀气。

气势汹汹的楚盈盈,加上身后黑压压的保镖,一副要将她大卸八块的架势。

可顾思倾却扬着几分邪笑,缓缓后退,妖媚的身影在昏暗的光线下,像是地狱的灵魂一般,随手推开了一扇门。

“你还想躲,你以为你躲得掉......”楚盈盈紧跟着顾思倾的脚步闯进了那间房,可是房间里的那一幕,却让她大惊失措。

黑压压的保镖整齐的站在房间里,顾思倾正甩掉脚上的高跟鞋,端着一杯红酒往嘴里送。

楚盈盈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傻了脸,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身后的保镖便被制住。

动作迅速,出手狠辣,不到十秒,全部被封口带走。

只剩下了楚盈盈一个,被狠狠的推进了房间。

“你......你哪里来的这么多人......你......”

“你不是想找我算账,想教训我吗?”

顾思倾光着脚,端着酒杯,一身红裙,被撕扯的变了形。

“薄暮宸呢?”

“哦,还在睡,可能......”

“咱们啊,最好速战速决,我好去睡个回笼觉。”

楚盈盈有些听不下去了,一声喝骂,冲了过来:“你下贱......”

一个健步上前,扬手便要打下来,不过这巴掌没落下,顾思倾手里的酒便泼了过去。


红酒顺着楚盈盈的脸上落下,下一刻顾思倾便一巴掌打了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楚盈盈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思倾,不敢相信,当年那个哭哭啼啼,唯唯诺诺的顾思倾竟然打了自己。

“我说你下贱,薄暮宸是我老公......”

话没说完,又一巴掌落了下来。

“你错了,那是我男人。”顾思倾淡淡然的丢下一句话。

楚盈盈攥紧了拳头,这次他反手便打了过来,却被身边忽的冲过来的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按住。

“顾思倾,你这个小贱人,是你勾引男人,出轨背叛了薄暮宸,他是我老公,是我青梅竹马的男朋友......”

“你为什么不死在外面,你为什么不死,你为什么要回来。”

楚盈盈被打了两巴掌,又被死死的抓着,整个人失控了,挣扎着咆哮,不堪入耳的咒骂声灌进顾思倾的耳朵里。

顾思倾也恼了,扬手将手里的红酒杯摔了下去。

一把扯住了楚盈盈的头发,连拖带拽的拖向了卫生间的浴缸,狠狠将其按进了水里。

“想让我死是吗?你做梦!我告诉你,我没死,我活的好好的。”顾思倾死死按着楚盈盈的头,将她用力的按在手里。

“放开......我......贱人......”

楚盈盈咕嘟咕嘟的挣扎着,一次次挣出水面,一次次又被按进去。

“是你先抛弃的薄暮宸,是你抢走了我的未婚夫,是你陷害我,算计我,想要杀了我......”

“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滋味。”

顾思倾从喉头发出狠厉的嘶吼声,猛地松开了楚盈盈,起身道:“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

顾思倾轻声喝了一句,转身出了浴室。

同时两个男人也冲了进去,将楚盈盈直接扔进了圆形的浴缸里,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顾思倾,你想干什么,我是楚盈盈,我是楚氏集团的千金......”

“不要,别碰我,放开......”

“你们滚开,顾思倾你这个无耻下贱的货色,我绝不会轻饶了你,你给我回来,我要杀了你......”

楚盈盈在浴室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嘶喊声,而顾思倾却一脸冷漠的倒着红酒,她的裙子湿了,发梢也湿了,整个人透着寒气,周遭都是冰冷的气息。

“相机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小姐。”

“拍好看点。”顾思倾轻声到,将酒杯的酒送进嘴里,一饮而尽。

楚盈盈被扒的只剩下了内衣,整个人蜷缩在水里,抱胸遮脸,可还是被相机拍的一览无遗。

“顾思倾,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不得好死,我会杀了你,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你骗我到酒店,诬陷我出轨,引薄暮宸来抓奸,我不过就是给你拍几张连点都不露的照片而已。”

“你将我扔进海里,九死一生,我不过就是让你喝几口洗澡水罢了。”

“楚盈盈,你记住,不是你要把我怎么样,是我会让你以后的日子痛不欲生,你在身上做过的事,我都要十倍讨回来。”

“你做梦......”楚盈盈抓起浴缸边的木盒,狠狠的朝顾思倾砸了过来,两个保镖立时挡在了顾思倾前面,又迅速让开。

顾思倾动也没动,便轻易躲开。

“我告诉你,你敢回来,你就是找死,薄暮宸恨死你了,他一定会好好折磨你,你不会真的以为他还爱你吧。”

“他爱的是我,他要娶得也是我,你这个背叛他的下贱货色,他不过是玩玩罢了。”

顾思倾听到楚盈盈的喝骂声,阴沉的脸色,忽的传来冷笑,踱步朝楚盈盈跟前走了过去:“说的真好,不过刚巧,我也是啊。”

言罢,顾思倾便将酒杯连同酒杯的酒随手扔进了浴缸里。

“你最好把手拿开配合点,咱们拍暴露的写真就算完了,要是再遮着挡着......他们可就来真的了......”

“楚氏千金,薄氏新娘,新婚夜出轨帝国酒店,好标题啊。”

顾思倾说着,冷声一笑,转身扬长而去。

“顾思倾,你敢......你回来......”

......

薄暮宸被手机铃声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季川的电话打到了薄暮宸的手机上,刚接通,便传来震耳欲聋的喊声。

“你......在睡吗?是和楚盈盈在一起,还是和......顾思倾在一起。”

季川的话说了一半,薄暮宸睡眼惺忪的便豁然意识到了什么,环顾四周,霍得坐了起来,起身在房间里寻了一遍,怒不可揭的挥手打掉了柜子上的花瓶。

花瓶碎裂的声音,异常刺耳。

“你怎么了?”

“没事,你什么事。”

“哦,我和朋友在酒吧街的夜店,看见,顾思倾......反正,你要不要来看看。”季川的话音才落,薄暮宸便挂了电话。

灯红酒绿,推杯换盏的夜店。

到处是群魔乱舞,勾肩搭背的男女。

而在舞池的中央,喧哗正热的中心点,顾思倾一件黑色紧身吊带裙,正和一个男人贴身热舞。

裙摆忽高忽低,吊带若隐若现,烈焰红唇,勾着魅惑的笑脸,捧着她腰身的男人,紧贴着她的后背。

薄暮宸的脸色发青,目光死死盯着中心点的顾思倾,双手塞在裤兜里已经紧紧攥成了拳头。

就在薄暮宸要冲过去的时候,季川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一把拉住了他。

“冷静冷静,你现在可是麻烦缠身,我猜你还没回过家,你就算要冲上去,也得等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再说。”

薄暮宸眉头一皱,目光锐利的盯着季川:“那就待会再普及。”

说话间,薄暮宸便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顾思倾。

“你是在羞辱我吗?”薄暮宸拉着顾思倾,稍一用力,便将她纤弱的身躯拉到了自己身前,满身酒味,透着暧昧的气息。

顾思倾先是一怔,继而他立时回过神来,勾唇一笑,醉眼迷离的看着他:“你醒了,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某人转眼就可以再勾引别的男人了,看来是我对你太仁慈了。”


薄暮宸眸中透着寒光,死死的盯着顾思倾,猛地一拉,将其拉出了舞池。

“哎,你谁啊,你有病吧......”男人的话说了一半,薄暮宸便转身一拳打了过去,下一刻季川便和两个朋友忙迎了上去,拦住了对方。

“你......你别拉着我啊,我衣服......我包......我......”顾思倾连连喊着,下一刻薄暮宸便猛地将其拉到了车边困在了怀里。

“你就这么想男人吗?”薄暮宸靠在她面前很近的地方,从喉头发出嘶吼声。

陆晴也勾起一抹冷笑,伸手勾着薄暮宸的下巴:“我想的男人......就只有你,只可惜......你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我除了喝酒好像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了。”

薄暮宸眉头紧皱,定睛看着顾思倾。

红唇笑脸,眼中却透着死气沉沉的灰色,泛红的眼眶正死死的凝视着他。

季川悄无声息的追了上来,将皮包和衣服递了过来。

顾思倾回过神来,双手不轻不重的在薄暮宸胸口推了一把,转身接过了季川递过来的皮包和衣服。

“谢谢。”

说着,顾思倾便转身准备走。

只是没走两步,便被薄暮宸一把扯了回去。

“你拉我做什么,你的新娘子在家等你呢......”顾思倾轻声说着,转头看着季川道:“是吧,季川。”

季川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薄暮宸道:“说了要跟你普及的。”

“薄氏和楚氏面临高强度的舆论,怕公司受到影响,所以发布了你和楚盈盈的婚讯,说是已经领证,婚礼生效。”

薄暮宸眉头紧皱,脸色一沉,瞬间生起几分怒意。

没有领证,没有完婚,那个女人,他甚至都没怎么在意过。

顾思倾是因为知道了这个婚礼生效的消息,才到这借酒消愁的吗?

顾思倾趁着薄暮宸失神,转身溜走,可是走出去没多远,便被身后薄暮宸追上,二话不说,一把将其抱了起来。

顾思倾勾着薄暮宸的脖颈,浅浅一笑的提醒着:“你的洞房花烛夜?”

“你住哪?”薄暮宸看也不看顾思倾冷冷问道

“帝国酒店啊,你不是知道吗?”

薄暮宸抱着顾思倾上了车,车子随即消失在夜幕里,站在酒吧街口的季川一声苦笑,连连摇头。

“恨得牙痒痒,还不是一招就输了。”

房间门口,顾思倾扶着门框,靠在房门上,抬眼看着薄暮宸:“我到了,你该走了,你老婆......在家等你呢。”

说的轻描淡写,脸上却是一脸落寞。

“你确定......要我走?”薄暮宸笔挺的站在门口,门被关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顾思倾抬眼望去,双眸泛起光亮,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他,炙热的温柔,像是能融化他心中所有的考量。

默默甩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轻轻伸过手勾住了薄暮宸的腰带,轻轻一拉,薄暮宸便整个人逼了过来,压住了她的唇。

房门被他一脚关上,拢着顾思倾,接连几步,便将她压在了松软的床上。

顾思倾凌晨四点才昏昏睡去。

薄暮宸被惊醒的时候,是早上八点,他的助理韩星,保镖陈洛,带人赶到了这里,就在门外。

“等着。”薄暮宸冷冷喝了一声,将手机随手扔在了一边。

转头看到沉睡的顾思倾,目光不由的聚焦,落在她的脸上,久久没有挪开。

她沉静的脸上,仿佛让他看到了五年前的顾思倾。

那个脸上带着简单的笑,喜欢依偎在他身边的顾思倾。

薄暮宸凝视了许久,附身拨开了她耳边的乱发,在她耳垂深深一吻,动作虽然不轻,但他知道,她是绝对没有力气再与他分辨抵抗了。

“回来了,就别想再逃......”

薄暮宸离开房间的时候,顾思倾还在睡,是真的再睡,丝毫没有察觉那个吻,也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离开。

“找人给我盯着她,人跑了,唯你是问。”房间门口,薄暮宸满眼冷色的朝身边的陈洛喝了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韩星,两个保镖,紧跟着薄暮宸出了酒店,车子径直开去了薄氏集团总部大厦。

薄暮宸身上还穿着那套满身酒气的衣服,便直接去了会议室。

离他最近的父亲薄云海立时皱紧了眉头:“放肆,去换衣服。”

“不是急着开会嘛,不换。”薄暮宸冷声回了一句,靠在了椅子上。

“这个会,就是因为你开的,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你最好是听话,乖乖的去跟楚盈盈道歉,然后和盈盈去楚家道歉,在公开道歉,这件事才算完。”

薄暮宸一言不发,听着薄云海说完,传来一声冷笑:“女朋友是你们找的,婚约是你们谈的,婚礼我是被押过去的,现在出了事,却让我道歉,道歉,再道歉......”

“我不要。”

薄暮宸淡淡然的丢下一句话,起身便要走,可是刚起身,薄云海便传来一声怒喝。

“那个女人是顾家的人,你别忘了,顾氏在没落之后,被几家瓜分,我们薄氏也是分割之一。”

“这样的女人,你也敢碰。”

薄暮宸不说话,这些他当然知道。

他从十五岁便行走商场,十几年的光景,自然知道商场的各种危险关系。

可是那个人,在他的心里,不只是“那个女人”。

她是顾思倾,对他而言,是不一样的。

薄暮宸一言不发,顿了顿脚步,接着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站在了会议桌的另一边,正对着自己的父亲。

“论私,这是我的婚姻,我的感情,论公,我是薄氏集团总裁,薄氏总执行人,父亲参加完婚礼,是不是该回欧洲了。”

一时间桌边一片沉寂,就连薄云海,也无言以对。

顾思倾被刺耳的铃声惊醒,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

女人的声音,苏晗,顾思倾的心腹。

“我来接你了,不过你门口有四只眼睛。”

顾思倾闻声,渐渐恢复清醒,看了看门口,淡淡然的吐出几个字:“解决掉。”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