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被废丹田赶出家族

被废丹田赶出家族

徐三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年身为秦家庶子,违犯族规,私自修炼,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废去修为,逐出秦家。丹田被一掌崩碎,六年苦修毁于一旦,秦年好恨,恨世道不公,恨父亲凉薄,更恨自己无用,无力更改悲惨的命运。一朝觉醒无上血脉,秦年的逆袭之路,就在脚下,他发誓要将所有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主角:秦年,徐年,慕容雪,秦远山   更新:2022-07-16 15: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年,徐年,慕容雪,秦远山 的武侠仙侠小说《被废丹田赶出家族》,由网络作家“徐三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年身为秦家庶子,违犯族规,私自修炼,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废去修为,逐出秦家。丹田被一掌崩碎,六年苦修毁于一旦,秦年好恨,恨世道不公,恨父亲凉薄,更恨自己无用,无力更改悲惨的命运。一朝觉醒无上血脉,秦年的逆袭之路,就在脚下,他发誓要将所有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被废丹田赶出家族》精彩片段

东原郡,云海城。

秦家府邸内,此刻正聚集着不少的人,但是整个大厅内气氛却是极其的严肃。

“逆子秦年,身为庶子私自修炼,违犯族规,今日废去修为,逐出秦家,其母徐氏育儿无德,罚其监禁净衣房,终生不得踏出秦家半步。”秦家家主秦远山无情的宣布道。

说完一掌拍在秦年的腹部,狂暴的元力瞬间将秦年的丹田震碎,而秦年整个人也这股巨力下被震飞了出去。

“噗嗤!”

秦年重重的摔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一掌崩碎丹田,六年的苦修毁于一旦。

秦家大院内,寂静无声,不少人为秦年感到惋惜。

同时他们心中疑惑,秦家虽然有庶子不能修炼这条族规,可是这条族规已经百年没人提起,无形中已经荒废,而且近年秦家中不少庶子都开始修炼了。

不知为何今日却被秦远山再次提起,还亲手废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秦痕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只有他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的。

他从小就看秦年不爽,秦年偷偷修行之事,是他怂恿的,也是他告诉父亲的。

他知道父亲一直不待见自己这个弟弟,所以故意在父亲面前说了此事,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几句秦年的坏话,更加坚定了秦远山废掉秦年的决心。

如今秦年丹田被毁,终生恐怕都无法再修炼,这让他心中无比的畅快。

“哈哈,秦年,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讨人厌,连父亲都不喜欢你吧!”秦狠看着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秦年,心中十分得意。

秦年整个人呆呆的趴在地上,双眼无神。

“他居然真的如此狠心!”

他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真的会这么无情的废除自己的修为,而且还如此决绝。

难道他心中就没有一丝惋惜?

难道他的心中就一点都不念骨肉亲情吗?

自己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他怎么下得了手?

秦年的心仿佛如刀割一般疼痛。

他叫了十六年的父亲,今日却成为亲手废除自己修为的刽子手,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哈哈,错了,错了,都错了!”

秦年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哈哈大笑道,笑声回荡整个秦家大院。

“他疯了吗?”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秦年,以为他受了巨大的打击,精神崩溃。

“逆畜,你笑什么?”秦远山冷漠的问道。

“笑什么?”秦年悲愤的笑着,笑的无比凄凉。

“我笑我自己太傻,从小你就对我冷言冷语,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对我严厉,每次看到你和秦天、秦痕谈笑风生,我以为是我做的不够好,一直拼命的修炼,希望能够得到你的一句赞赏,可是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罢了,你根本就是打心底里讨厌我。”

秦年近乎疯狂的吼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远山,想要看看他这所谓的父亲到底是如何的铁石心肠。

秋天的冷风吹在他身上,让他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窜向脑门,然而最冷的还是他的心。

“哼!”

秦远山不屑地冷哼,丝毫不为秦年的话所动。

这一幕落在秦年的眼里,更是让他的心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

十六年的父子之情,不过是他心中的幻想罢了!

“什么族规?什么庶子不能修炼,一切不过是借口罢了,你根本就是嫌弃我母亲出生婢女,身份低微,丢了你秦家家主的颜面!”

秦年疯癫的大吼道,双目赤红无比。

“住口!”秦远山大喝道,脸上也涌上一股怒意。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虚了?你秦远山不就是这样的人吗?”秦年冷笑的嘲讽道。

“逆畜,你找死!”秦远山大怒,说完又是一掌,临空将秦年拍飞出去。

秦年趴在地上,口中满是鲜血,看着眼前的恼羞成怒的秦远山,他愈发觉得过去自己对父爱的渴望是多么的可笑!

“从今日起,我不姓秦,我姓徐,以后我叫徐年,跟你秦远山再无瓜葛!”

秦年眼神瞬间冰冷下来,一只手臂艰难的撑着地面站起来,一字一句说道。

从秦远山拍在自己丹田的那一掌起,自己和他的父子之情便已经烟消云散了。

“畜生,你竟然敢对父亲不敬!”一旁的秦痕也是怒喝道。

刚欲离开的秦年看向人群中的秦痕,嘴角再次露出一丝冷笑。

“你不说话我都把你给忘了,我的好二哥,今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他日三弟必当奉还。”

秦年当年修炼的功法就是秦痕给自己的,当初还以为他是好心。

可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好的,先是让自己修行,然后再利用族规让秦远山废除自己的修为,如此心机简直毒辣。

亏自己还居然叫着这样一个人十六年的二哥,简直瞎了眼了!

秦年脸上满是自嘲,此刻他的心中只有恨。

恨秦痕的毒辣。

恨秦远山的无情。

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更狠自己无能连累了母亲。

可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活下去,这次有希望救出母亲。

秦年转身缓缓的向着秦家大院外走去,他知道他再不走,恐怕今天就走不掉了,因为刚才他的那一番话已经激怒了秦远山和秦痕。

“哼,想走?你走的掉吗?”秦痕冷哼。

说完直接一个闪身,出现在秦年面前,一记重拳毫不留情的砸在秦年的胸膛。

“噗!”

秦年鲜血不要命的狂呕,胸膛的肋骨瞬间断了数根,身体重新摔回了院内。

如今秦年的修为已废,秦痕可是九星战士的实力,他的一拳连石头都能打碎,秦年哪里抗的住?

一拳重伤秦年,秦痕似乎还没有罢休,直接一脚踩在秦年的双腿上。

势大力沉,秦痕这一脚直接用上了全力。

“啊……”

秦年顿时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他的两条大腿骨就这般活生生的被踩断。

“哈哈,让你还敢嚣张,你不是要报仇吗?起来打我啊!废物,就是废物!”秦痕无情的踩着秦年的大腿,狂笑不止,面目十分狰狞。

秦远山就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

秦家众人也冷漠的看着,只有渺渺几人偶尔露出一丝不忍,可却每一人站出来阻止。

好一个冷漠无情的家族。

秦年的心如同万年玄冰般冰冷。

此刻他身上的痛已经无以复加,然而他依旧咬牙坚持着。

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着,他的母亲还等着他去救,他的仇不能不报。

同时他心中发誓,只要他今日不死,今日这一切,他日必定加倍奉还给秦家。

“够了!”

就在此时,秦家深处的腹地内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老祖宗!”

秦家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礼道。

秦痕也急忙停止对秦年的折磨。

老祖宗发话了,他可不敢忤逆,否则就算是他父亲也救不了他。

“他毕竟也是我秦家之人,既然已经处罚,就将他赶出家门就好,没必要再赶尽杀绝。”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威严不容抗拒。

“是!”秦远山立刻应道,接着便吩咐下人:“来人,将这畜生抬出去,让他自生自灭。”

一旁已经迷糊的秦年只感觉自己被抬出秦家,然后就被丢弃在云海城东头的破庙内。

那里是乞丐的聚集地,脏乱不堪。

不过秦年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心中的执念也因此放松下来。

心中的执念一松,他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

黑夜渐渐降临,天空泛起了些许星斗。

破庙外的小道上,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正向着这边走来。

奇怪是中年男子明明步子很慢,可是他的身形切十分飘忽,仿佛鬼魅一般,一步便是数十米,很快中年男子便出现在庙内。

他在庙内扫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重伤的秦年身上。

看着身受重伤的秦年,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激动之色。

“好浓郁的神魔血脉,没想到我白天寒苦寻人间数百年,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传人,从今天起,你就是白天寒的徒弟了,哈哈!”中年男子大笑道。

背起秦年,便大步消失在黑夜中。


“这是哪里?”

徐年(此处开始改名徐年)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巨大的青铜鼎内。

巨鼎直径约两米,鼎内盛满了水,上面还漂浮着各种药材,甚至还有一些罕见的兽骨。

此刻这些药汤被烧的滚热,炽热的温度烤的徐年差点再次昏过去。

“怎么回事?难道我被一些妖魔抓住,准备煮的吃?”

徐年忽然想起秦家一些长辈曾经说过,一些妖魔专吃人,以此来提升修为。

不会自己这么不幸,遇上了吧?

“不行,我得逃出去,母亲还等着我去救。”

徐年想到这里,急忙向着鼎外爬去。

“哼,给我乖乖呆好!”

就在此时,一阵狂风突然将房门掀开。

一个人影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徐年的面前,一掌便将徐年拍回了鼎内。

徐年吓了一跳。

好恐怖的速度,这个速度就是秦远山也达不到吧。

完了,完了,这次怎么栽倒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手上。

徐年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绝望,本来他还打算趁着这个妖魔不注意逃跑,可是这个妖魔简直强的可怕。

“哼,小子,你知道这药我可是准备了整整十年才筹齐,你要是给我浪费了,我非扒了你皮不可。”来人恐吓道。

徐年身体一颤,看向来人。

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怒目瞪着他,脸上轮廓线条分明,如刀削斧凿,一对剑眉横指,冷峻刚毅。

特别是他整个人站在那里,竟然给徐年一种面对洪荒巨兽般的感觉,恐怖无比。

徐年知道面对这样恐怖的存在,自己是绝对逃不掉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求饶,

或许对方一时心软,还能放了自己。

“前辈,别杀我,我的母亲还等着我去救,我的大仇未报,我还不想死。”徐年连忙恳求道。

“杀你?谁说我要杀你?”中年男子疑惑道。

“额?不杀我?那您准备这一锅药材干什么,还将我放在里面煮?”徐年一愣,不解问道。

“哈哈!”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起来,搞得徐年丈二摸不着头脑。

“小子,我问你,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中年收敛笑容,突然严肃的问道。

“额!”徐年再次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中年男子展示出来的实力,绝对不亚于银月级。

秦远山就是银月级的九星战宗。他曾经看到秦远山全力施展身法,速度绝对没有中年男子刚才的速度快,所以中年男子的实力很有可能是超越银月级的玄天级战将。

凡人修炼分为初级战士、星辰战者、银月战宗、玄天战将、诸侯王者、封号圣贤以及无上帝君七个层次。

其中每个层次又分为九星,每提升一星,实力便增加一层。

玄天级战将,在整个云海城都没有几位,乃至整个安原郡都没有多少。

在徐年的认知中,除了秦家那位从未露过面的老祖宗有可能是玄天级战将以外,就只有云海城的城主是玄天级强者。

至于诸侯,那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整个安原郡也只有安原侯一人而已。

可想而知,玄天战将的地位有多高。

这样的强者,足以镇守一方,守卫一座城池。

如今这样的强者居然要收他为徒,这让他一时间居然有些恍惚。

“愿意,当然愿意!”

好久徐年才从恍惚中醒过来,急忙答应道,生怕中年男子反悔似得。

中年男子笑着点点头,开口道:“记住,我叫白天寒,从今日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至于拜师之礼,那就免了。”

“是,师尊!”徐年笑着答应道。

一想到自己能够拜一个玄天战将为师,他就激动不已。

“师尊,你能不能先让我出去,这药汤快要把我给煮熟了!”徐年哀怨道。

这药汤被烧得不断翻滚,徐年就感觉自己已经快熟了,皮肤已经受不了的裂开了,剧烈的疼痛钻心一般传来。

白天寒笑着摇摇头。

徐年顿时杀猪般的惨叫,表示抗议,然而白天寒却无动于衷。

“小子,你之前不是被打断了腿骨和崩碎丹田吗?你现在再看看?”白天寒笑着道。

徐年闻言一愣,急忙动了动自己的双腿,果然自己的双腿活动自如,完好无损。

“额,怎么好了?”

徐年不敢相信道,接着便急忙调动天地灵气,察看自己的丹田。

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此刻他的丹田不仅完好无损,而且修为也恢复到了四星战士的实力。

不仅如此,他的丹田居然还比之前壮大了许多,就连经脉也粗壮了好多。

如此一来,自己的修炼速度岂不是更快。

徐年心中大喜。

“难道是这一切都是药浴的缘故?”徐年不敢相信的看向白天寒,果然后者笑意盎然的看着他。

这更加让徐年确定这一切都是这药浴的功劳。

同时心中忍不住涌上一股激动之色,之前他被废丹田,他就绝望的不想活了,这才在秦家那般挑衅秦远山和秦痕。

后来想到了母亲,他才有了一丝苟活的念头。

就算如此,想要闯入高手如云的秦家,将母亲救出,无疑不是比登天还难。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自己的丹田恢复,还拜了玄天级战将为师,只要自己不死,那总有救出母亲的那一天。

徐年眼中精光闪烁,心中热血澎湃。

“哼,秦痕,你们给我等着,下次再次出现你们面前,我会让你们刮目相看。”徐年拳头捏的啪啪作响,眼神充满了斗志。

就在这时,白天寒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师收集了十年的药材,可不仅仅只是让你丹田修复那么简单哦!”

一旁的徐年为之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向师尊。

此刻,白天寒却动了。

只见他黑发飞舞,白色衣袍鼓动,如同一尊战神屹立在那,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

“好强大,果然不愧为玄天级实力!”徐年心中赞叹,单凭这气势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白天寒双眼精光闪烁,一掌拍在青铜巨鼎腹部,这个重达近万斤的巨鼎便直接飘飞而起。

接着,白天寒双手变化如电,一道道玄妙的印记全部打在青铜鼎上。

不出片刻,整个青铜巨鼎上便爬满了黑色玄妙的纹络。

鼎内的徐年只感觉鼎内的药汤温度瞬间飙升。

不过一个呼吸,鼎内的温度就是之前的几十倍。

“啊啊啊……好疼……”

徐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他全身青筋暴起,皮肤直接爆裂开来,剧烈的疼痛直接让他昏迷了过去。

白天寒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满意的点点头。

“徒儿,为师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这神魔觉醒只能靠你自己,至于能够觉醒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白天寒再次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房间内。

整个房间内,一个巨大青铜鼎悬浮在空中,上面爬满了铁链般黑色的纹络,玄妙无比。

徐年躺在鼎内毫无知觉,然后他却不知道,他的身体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正从这些药材和兽骨中散发而出,疯狂的涌向徐年的四肢骨骸。

渐渐的徐年整个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而且愈加的浓郁。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间便是三天三夜。

此刻,徐年身上的血色红光已经浓郁成粘稠状,如同一道血色的茧将其包裹在内。

鼎内的药汤也变得澄清,药材和兽骨中的药力已经全部被吸收殆尽。

“嗡!”

徐年陡然睁开双眼,两道血色红光直射苍穹,天地灵气瞬间化作一道直径数十米漩涡向着徐年疯狂涌来。

坐在院内的白天寒猛然抬头,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他守在门外三天三夜,就是为了此刻。

随即毫不犹豫的双手结印,将整个院落笼罩上一层结界,阻止这可怕的天地异象传出去。

否则这股波动必定惊动整个云海城,接着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徐年所在的房间内。

徐年此刻被天地灵气包裹,天地灵气如同决堤的洪水不断的灌入他的体内。

然而这些灵气并没有全部进入他的丹田,其中大部分灵气都顺着他的经脉流向四肢骨骸,以强悍的姿态冲刷着他的全身。

徐年全身的细胞也仿佛饥渴的孩子一般,贪婪的吮吸着这些天地灵气。

随着细胞的不断吸收,徐年身上的气息变得愈加的强悍。

“醍醐灌顶,哈哈,成功了!”

白天寒看到这一幕,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醍醐灌顶是神魔血脉觉醒的最后阶段,这一阶段不但会实力飞速提升,而且还会引发自身神魔血脉天赋。

神魔天赋一共分为七个等级:凡级、鬼级、魔级、王级、帝级、荒级、神级

而这神魔天赋将决定一个人将来在神魔之路上到底能够走多远。

当年他觉醒了王级神魔天赋,被誉为神魔宗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现在他很想知道徐年到底能够觉醒什么样的天赋。

神魔体修和灵气修士的实力划分大致相同,同样分为初级、星辰级、银月级、玄天级、诸侯级、圣人级和帝王级。

唯一不同的是,每阶段的划分的名称不一样,灵气修士是分为一到九星,而神魔体修却是一到九重天。

虽然划分大致相同,但是神魔体修同等境界上绝对是无敌的。

比如一旦神魔体修达到初级九重天,那么在初级阶段绝对能够碾压一切九星灵气修士。

白天寒站在一旁看着被灵气笼罩的秦年,眼中充满了期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随着时间越长,白天寒的神情也越加激动,心中也越加的震撼。

时间越长,觉醒的天赋也就越强。

本来他以为秦年最多能够持续两个时辰,可是现在已经快要三个时辰了,这让他如何不震惊。

时间再次流逝,很快四个时辰过去。

白天寒已经震惊的麻木了!

然而就在第四个时辰快要结束的时候,徐年体内居然爆发出隐隐的雷声轰鸣之音。

“听这声势,难到是荒级血脉天赋?”

白天寒吃惊的瞪大眼睛,一双眼死死的盯着秦年。

要知道当年宗门还在时,血脉觉醒时最强的,最强的也不过是帝级血脉,就算是万年前的神魔帝君也只是勉强跨入荒级血脉。

传说只有血脉天赋能够达到荒级,将来必定成就无上帝君。

没想到徐年居然可能是传说中万年才能一见的荒级神魔血脉天赋?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有望超越神魔帝君的可能?

白天寒已经不敢再往下想,此刻他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轰!”

徐年体内雷声轰鸣声越加清晰。

那承载着徐年的巨鼎轰然炸开,九条巨龙虚影萦绕徐年周身。

九龙环绕,霞光冲天。

整个院内都被这恐怖的霞光给笼罩,散发着强大无比的神魔之威。

“这……这怎么可能?”

“九龙盘踞,至尊现世,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神级天赋血脉,九龙至尊神体?这……”

白天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神狂跳不止,一连揉了几次眼睛才确认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至尊神体,乃是神魔一脉中至高无上神魔天赋血脉,而这九龙至尊神体更是至尊神体中顶级的一种体质。

体内九条龙脉盘踞,一旦九条龙脉觉醒,将举世无敌。

白天寒本来以为徐年的天赋血脉能够达到帝级就不错了,可是现在却没想到居然是传说中的神级。

“哈哈,我居然是一个神级血脉之人的师尊,真是天不亡我神魔宗啊,那些曾经沾染我神魔宗鲜血之人你们等着,将来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们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们就等着颤抖吧!哈哈!”白天寒哈哈大笑,心情激动万分,脸上居然流下眼泪。

徐年睁开双眼,看到自己的师尊居然满脸泪水,瞬间吓了一跳。

“师尊,你没事吧?”徐年诧异问道。

“没事,为师这是眼睛进沙子了。”白天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掩饰道。

徐年满脑子黑线,这是在房间里,又不是再外面,再说你一个玄天级强者,沙子怎么可能轻易进入你的眼里。

“好了,宝贝徒弟,你先去洗个澡,再感受一下自己现在的力量,过会为师传你本门的圣典《上古神魔决》。”

白天寒丢下一句话,便直接灰溜溜的逃走了。

徐年看着白天寒溜走的模样,心中越发觉得好笑,自己这个师尊看来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酷。

随即秦年的视线便落在自己身上。

好强大的力量,这力量似乎不是来自丹田,而是来自肉体。

徐年眼中精光闪烁,自从刚才醒来,他就感觉体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而他丹田内的灵气并没有增多,还是四星战士之境,也就比之前更加凝实了一些,并没有较大的突破,所以他可以断定,这股力量来自他的肉体。

“难道这就是师尊所说的神魔体修?果然强大,这力量应该是初级九重天之境吧。”徐年心中大喜道。

随即,身形一闪,便化作一阵风窜出屋外。

好快的速度!

此刻徐年施展出来的速度已经不再初级巅峰战士之下,甚至能够媲美一些一星星辰级战者。

“如今星辰级之下恐怕很难再有人是我的对手,就算遇上一星战者,我也有一战之力。”徐年拳头紧握,兴奋自语道。

“哈哈,我变得更强大了!”

徐年看着自己完美的身躯,流线型的肌肉,每一块都蕴含着强大无比的能量,这种畅快的感觉简直前所未有,居然忍不住大喊起来。

“喂,乖徒儿,你能不能把你的衣服穿起来,再出来!”

就在此时,徐年耳边传来白天寒的调戏声。

徐年这才意识到自己,自己现在一丝不挂。

“卧槽,裸奔!”

秦年急忙加紧双腿,快速的奔进屋内。

白天寒看着徐年滑稽的模样哈哈大笑,心想总算扳回一成。

接下来三天内,徐年也修行了《上古神魔决》,也明白了关于神魔体修的一些事情。

原来神魔体修自从千年前神魔宗灭门以后,就彻底绝迹太元大陆,自己的师尊是现在太元大陆唯一的传人了。

至于现在太元大陆流传的体修,不过都是从神魔体修中衍化而来,威力远远不如正统的神魔体修。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徐年觉醒九龙至尊神体的事情,白天寒说了不下三十遍,让徐年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暴露他的神魔修为。

虽然关于神魔血脉天赋的事情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但是一旦被人知道他拥有如此可怕的天赋,很容易就招来杀身之祸。

再交代好徐年这些问题之后,白天寒便匆匆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让徐年加入青林学院,明里修行灵气,暗里修行神魔体修。

“师尊,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炼,光大我神魔宗。”

徐年看着师尊离去的背影,默默的鞠了一躬,心中暗暗发誓道。

这些天和白天寒相处虽然经常互相开玩笑,但是徐年心中从没有忘记白天寒对他的再造之恩。

如果不是白天寒,他恐怕还如烂泥一般躺在乞丐堆里,生不如死。

这一个月以来,他更是感受到白天寒对他无微不至的爱,这样的爱,除了他的母亲,他就再也没有体会过。

所以白天寒在徐年的心中已经不再是师尊那么简单,而是他生命中除了他母亲以外,第二重要的人。

“从今天起,我会让整个大陆都记住这个名字,徐年。”

徐年神色傲然的站在屋顶上,冷冽的秋风不断的吹过,然而他却不动如山。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月之前的他。

现在的徐年已经重生。

他会让那些曾经对他造成伤害的人,一一付出代价。

“青林学院,似乎秦痕也在其中,不知道你再次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徐年看着天边的云霞,嘴角的冷笑越发的清晰。

心中对明天的青林学院选举充满了期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