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

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

半夏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改变了元兰的人生轨迹,她从神厨变成了没人爱的小可怜。不仅要和奇葩亲戚斗智斗勇,还要提防姐姐的算计,阴差阳错下捡到了一个美男,还反被他算计,被迫嫁他为妻。自从穿越之后,元兰每天都心力交瘁,没有一件顺心事,万幸的是,她开启了美食空间,获得神厨异能,从今往后,她也是开挂的人了,看谁还敢惹她!且看这位小农女如何逆转人生,从乡野之地走到繁华京都。

主角:元兰,严瑾   更新:2022-07-16 13: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兰,严瑾 的武侠仙侠小说《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由网络作家“半夏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改变了元兰的人生轨迹,她从神厨变成了没人爱的小可怜。不仅要和奇葩亲戚斗智斗勇,还要提防姐姐的算计,阴差阳错下捡到了一个美男,还反被他算计,被迫嫁他为妻。自从穿越之后,元兰每天都心力交瘁,没有一件顺心事,万幸的是,她开启了美食空间,获得神厨异能,从今往后,她也是开挂的人了,看谁还敢惹她!且看这位小农女如何逆转人生,从乡野之地走到繁华京都。

《农女神厨捡个相公来种田》精彩片段

“啪!”
“啊!别打了!”
元兰护着怀里的女孩,不停躲避着抽来的藤条。
吴九儿见她敢躲,脸上的横肉越发狰狞,藤条越抽越快。
吴九儿骂骂咧咧收了藤条,扭着肥腰消失在院子外。
柴房内。
等人一走,元兰才扶起刚死命护她的女孩:“你怎么样?”
女孩摇头表示没事。
元兰看她精神还好,这才扶着她走出柴房,先去厨房装了半袋子面和半碗猪油,又去柴房将衣物床铺全部打包,直接走向后院。
“阿兰,婶婶不是让我们做饼子吗?你拿着面和猪油要去哪儿?”身后,女孩不解拉住她。
“不做了,姐,咱们走!”
眼前这女孩是她在这时空的亲姐姐,名叫元蓉。
是的,元兰她穿越了。
想她堂堂Z国高级神厨,神级吃货,没被美食撑死,却因为坐游轮看海遇极端天气被雷劈死,醒来后她就成了天启国同名同姓的十四岁少女元兰。
原主元兰三岁丧母十一岁岁丧父,因古代实行宗族制,女子没有继承权,她和姐姐元蓉被族中耆老寄养在堂叔元昌家里,田地自然也到了元昌名下。
本以为两姐妹有个安身立命的庇护所,没想到却被堂婶吴九儿当下人虐待,这不,原主因为冒雨挑水得病,吴九儿不请大夫,还将原主打了一顿,活活被折磨死。
下定决心,元兰牵起元蓉的手:“趁那老乾婆不在家,咱们走,自立门户去!”
刚刚她被打,是元蓉舍命护她,她要带她脱离苦海,过上好日子。
听她说要走,元蓉脸色都会白了:“阿兰,不行的,要是被抓回来,我们被打死的!”
“留下来我们才会被打死!没看到她刚刚怎么抽我们?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卖掉,你忘了婶婶准备将你卖给隔壁村的老男人了?”
元蓉惨白着脸连连摇头:“不,我不要被卖了!”
“那还等什么?走!”元兰直接牵起她的手踏出后门。
陈里正和吴九儿是一伙的,她必须快刀斩乱麻,在吴九儿买鸡蛋回来之前将这事儿办了,不然后面就麻烦了。
陈里正常听吴九儿骂元兰贱骨头,说她胆子大脾气倔还会顶嘴,没想到她口才也了得,小小年纪竟敢威胁他,气势还不小,连他都被压了一头。他脸一板:“大胆,阿兰,你敢对堂堂里正不尊?敢威胁我?哼,好啊,那你就死给我看!你看我前途有没有事儿。”
说狠话谁不会?两个绝户女而已,还能吓倒他?

元兰毫不示弱,眼神凶狠:“你是谅我不敢?好!姐!去叫人,就说陈里正要逼死我们!”
元蓉气势逼人,元蓉不敢耽误,撒腿就往外跑,嘴里还嚷嚷:“来人啊,里正要逼死……”
陈里正见元蓉来真的,脑子瞬间空白,立即将人喊住:“给我回来!”
他一边说一边擦了下额角的冷汗:“行行行,我怕你们了,既然你们想分户,我给你们写文书就是。”
果真光脚不怕穿鞋的,要真让两个绝户女闹开,女儿嫁人后有没有人使唤事小,自己里正的位置不保那就亏大了。
以前她们在吴九儿家住的是柴房,又小又破,夏天还好,冬天下雨冷死了,至少这儿屋顶不破,地方又宽,重要的是,没有恶婶婶折磨她们。
“看把你高兴的。只要咱们努力,以后肯定能住更大的屋。”元兰踮脚伸手揉了揉她发顶:“不过,现在咱们得先填饱肚子,饿了吧,我去做点吃的,顺便庆祝咱有家了。”
元兰是神厨,主动揽过主厨的活儿,元蓉负责生火。
用碗盛两碗面粉出来,烧热水和面。
但面不是细面,什么都不放没什么劲道,她趁元蓉低头时,悄悄按下虚拟手表的开关,一幅虚拟卷轴出现在眼前。
这是她的随身宝物,叫“神厨空间”,她高中时被无意绑定的,后来她在药膳与食疗专业毕业后,凭着这空间参加国际烹饪大寒还荣获“神厨”称号。
这空间里头各种食材、药材、菜谱、药膳配方和厨房用具应有尽有,可直接使用,但一次使用量只限二公斤,一个月后才可用第二次,用过的会有一行小字,写着倒计时XX天。
未用完的食材药材则摆在左下角有保鲜功能的“放置区”。
发酵粉之前用过,她直接在放置区找了下,果然找到大半包。
元蓉接过一啃,果然嘎嘣脆,满口脆香,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饼子。
“太好吃了!”元蓉边吃边感叹。
本以为离开元家得饿死,没想到转眼就能吃上肉,这日子好得跟做梦一样,看来离开是对的,如果还呆在元家,现在指不定还在啃饼子被婶婶当牛使呢。
“那姐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更多好吃的。”元兰也眼角弯弯。
她们已自立门户,现在是深秋,没一个月就入冬了,家里余粮也不多,她得赶紧想办法想好出路。
“嗯。”
俩人吃饱喝足,又小憩了会儿,到下午日头没那么热了,元兰才背上柴刀带着元蓉上山。
“阿兰,咱们上山找什么?”元蓉背着竹篓好奇问。
“上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卖。”
神厨空间倒是有很多东西,但毕竟产量有限日期也长,偶尔填填肚子行,赚不了什么大钱,作为一名神厨,还是重操旧业,做美食开店吧。
可开店需要大钱,光盘店面就费不少银子,现在她身无分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靠山吃山,还是先上山看看有什么山货可以卖吧。
“今年收成不好,大家都上山找吃的,能卖钱的估计都被人摘光了。”元蓉沮丧。
“先去看看嘛。”
俩人沿着山上找了一圈,果然如元蓉所言,山上没什么山货,就在元兰准备放弃下山时,突然,她在峡谷河流附近发现好多又肥又大的木耳。
“哎呀,阿兰,这黑菌子有毒,可不能采它来卖!”元兰刚想伸手去摘,就被元蓉止住。
“黑菌子?”天启国的人叫木耳黑菌子吗?
“嗯!老人们说,但凡发黑或颜色鲜艳的山货都是有毒的,这黑菌子一般当柴烧,不能吃也不能卖,快快放下!”
元兰不仅不放,还大大薅了一把扔进背篓里:“放心吧,这东西煮透没毒,不仅没毒,还有营养,不信我晚点做出来试吃一下。”
元蓉并不认同,不过自家妹妹一向是个犟脾气,自己也未必阻止得了,只好跟着她一起采,不一会儿就摘满了一竹篓。
元兰掂量了下重量,大概有十几斤,明天还可以再采一大框,以这个品相,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走吧。”元兰收手,顺路捡了点柴火往山下走。
山上密林遮住阳光,树底下有些黑暗,俩姐妹手拉着手往下走,突然,元兰脚下一软,似乎踩着什么东西,伴着一声微弱的闷哼声,在死寂的山林里格外吓人。
“阿兰,怎么了?”元蓉直觉伸头一看,突然吓得后退两步,躲元兰身后:“死……死人!”

“是个男人!”
元兰低头一看,茂密灌木丛中,一张惨白的脸映入眼帘,配上微黑的嘴唇和脸上的血迹,在幕色中格外吓人。
“快走!”元兰本能拉着元蓉,跨过男人身体往山下走。
虽然那人还有气儿,但这儿是封建社会,没有正义的警察,又人生地不熟的,可不能惹上什么人命官司,自保为上。
俩姐妹急匆匆往山下走,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
看衣着,粗布麻衣,像是平民出身,眉间却隐隐透出一股贵族气息。
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平安村?
她正疑惑,男人突然咳起来,元兰来不及细想,伸手给他把脉。
幸好她上一世出生医学世家,学的还是药膳与食疗专业,有中医基础,普通的把脉诊断不在话下,她将男子检查一番,最后一把脉,脸色微沉。
“他……他怎样了?”元蓉问。
爹爹生前是赤脚大夫,元兰爱鼓捣,从小闹着学过,十岁那年爹爹还说她有天赋,所以她会点把脉看病并不稀奇。
元兰鼻子一捂,同时示意元蓉:“缓脉,中毒面容,皮肤有玫瑰疹,姐,你离远点儿。是伤寒。”
“什么?伤寒,那可是会死人的,阿兰,别管他了,咱们赶紧走吧……哎呀,阿兰,你干什么?”元蓉话未说完,就见元兰已执着男人的双脚往山下拖。
元兰来不及解释,想将人拖下山,但她才十四岁,男人体重不轻,她拖不动。
“姐,拿块破布捂住鼻子,帮个忙!”
两刻钟后,俩姐妹终于将男人弄到破庙,安置在破庙佛像后面。
“姐,你先去洗手,再烧点热水过来,我去外头找点草药看看。”元兰吩咐元蓉。
元兰也心有余悸,想到男人转好的脉象,她点了点头。
转动虚拟手表打开神厨空间,准备执好几副药把就人送走。
这时,破庙外突然传来喧闹声,听阵仗还不小。
元蓉吓了一跳,就连男人也警惕支起半身,寒眸紧紧盯着破庙外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