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后娘逆袭成王妃

农门后娘逆袭成王妃

一捧相思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使得二十一世纪毒手世家传人孟云薇成了农门寡妇,不仅家徒四壁,而且她的身边还有四个面黄肌瘦的小包子。没有办法,为了养活孩子,过好日子,她只能猎野兽,卖美食赚大钱。日子一天天好转,就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坐享其成之时,自己死了多年的老公竟然回来了!

主角:孟云薇,沐盛   更新:2022-07-15 2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云薇,沐盛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后娘逆袭成王妃》,由网络作家“一捧相思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使得二十一世纪毒手世家传人孟云薇成了农门寡妇,不仅家徒四壁,而且她的身边还有四个面黄肌瘦的小包子。没有办法,为了养活孩子,过好日子,她只能猎野兽,卖美食赚大钱。日子一天天好转,就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坐享其成之时,自己死了多年的老公竟然回来了!

《农门后娘逆袭成王妃》精彩片段

“独头蒜,羊角葱,后娘的巴掌,过堂的风!”

“不给吃,不给穿,沐家的崽子真可怜!”

......

对于月潭村而言,今天是个好日子。

闻名十里八乡的沐家寡妇孟云薇死了!

一个坑,一抔土,孟云薇就这么被埋了。

盛夏的风凉飕飕的,混合着新鲜泥土的气息钻入鼻孔里,唱着儿歌的声音逐渐远去,土坑里,早已没了气息的女人手指突然动了动,紧接着......

“呼!”

孟云薇深吸了口气,猛地睁开眼,长时间被土掩埋导致她此刻缺氧的厉害!

身上薄薄的一层土被她三两下抖落下来。

没等她从被埋的阴影中反应过来,就被陌生的环境震住,错愕在原地。

她本是21世纪穿越而来的毒手世家传人,只记被师兄炸死在实验室......

脑子突然灌入不属于她的记忆,她还没消化完,就看见她的身旁,竟还躺着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戴着面具,只露出一双紧闭的凤眸。一身白色的锦袍被血染透,孟云薇仔细一看,却发现这血是黑色!

“中毒了?”

她连忙搭上男人的脉搏仔细查看,察觉男人微弱的脉搏后,不禁松了口气:“遇上我,算你运气好!”

男人虽然看起来没了呼吸,像是死了一样。可在古代,因为医疗技术的不发达,这种假死被当成真给埋了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只是没想到今天还能遇到第二个跟她一样的倒霉蛋儿。

孟云薇把男人身上的一层薄土呼开,拽住男人的衣襟一用力,男人身上的锦袍瞬间被撕碎,露出男人精壮的上半身,孟云薇顾不上欣赏,俯身吻在男人的伤口上。

“噗!”

一口毒血吐了出来,她再次俯身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

“唔......什么人!”

一声闷哼,男人沙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随后孟云薇就被男人一把攥住手腕,翻身压了下来。

男人看起来有二十二三岁,长发如墨,剑眉入鬓,英挺的鼻子,弧度优美的薄唇,还有宛如刀斧般雕刻的完美轮廓,俊逸的无可挑剔。

哪怕此人中毒颇深,还是张扬出一份气场,强大危险,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孟云薇没好气的瞪向男人,“不想死就给我躺好!”

男人凶狠的盯着孟云薇看了片刻,大概是体力不支,身子一软倒在了一旁。

孟云薇按住男人,再次替他将毒血吸出来。

胸前一阵温热,孟云薇的呼吸若有若无的撩拨着,瞬间,男人而耳根便爬上一抹诡异的绯红......

他清了清嗓子,低沉得声音说不出的好听:“我会娶你的。”

可谁成想,孟云薇给她清理完毒血后,突然听到这句话,一脸鄙夷的抬头看他:“抱歉,老娘没想改嫁!”

也不知听没听清这句话,此时男人已经闭上眼,大概是晕死过去了。

大功告成,孟云薇见天色已晚,便找了一些树叶跟树枝将他遮挡起来,“我算是仁至义尽了,遇见我你真是天大的福分,再见!不,再也不见!”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消化脑海中的记忆。

原主孟云薇,两年前嫁给沐家从军的儿子沐盛,给四个崽子当了后娘。

可谁知成亲的第一天沐盛因军中有事离开月潭村,半年之后,官府发了通文,说他死在战场。

沐婆子霸占了沐盛的抚恤金后,原主和四个孩子的日子就越发的艰难了。

前些日子,沐婆子不知怎么搭上了城里的首富孙员外,想把孟云薇的二女儿卖给孙员外的傻儿子做童养媳。

原主还算是有点良心,知道沐湘被卖过去后这辈子就完了,拼死阻拦。

婆婆为了把这事儿顺利办了,还不落人口舌,这才活生生的逼死了原主之后,把她跟一个野男人丢在一个坑里,还污蔑她跟着野男人跑了。

可谁能想到,原来的孟云薇死了,活过来的却是21世纪的孟云薇。

一想到原主命苦的二女儿要被卖了,孟云薇心头一紧,急忙按照脑海中的记忆飞快的往沐家赶去。

她既然用了人家的身子,至少先全了原主的心愿,救下原主的二女儿再离开!

在孟云薇离开后不久,土坑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人总算是赶到。

看到土坑里被树木包围起来的男人,黑衣人立马上前给男人喂下一粒解毒丹。

冷亦玄悠悠转醒,看清来人,眉头为不可查的蹙了起来:“那个女人呢?”

“主子恕罪!属下救驾来迟......等等,女人?”

冷焰瞪大了眼睛,主子身边什么时候有过女人?

这时冷焰才注意到,自家主子的衣裳竟然被人撕烂了!

这......主子都这样了,什么样的女人如此野蛮?

只不过......

“属下没看到女人,只是属下追寻主子过来的途中,听说沐盛的二女儿被她那个恶毒的后娘给卖了!咱们救吗?”

闻言,冷亦玄眸子瞬间眯紧,周身怒气萦绕:“孟云薇?果然是个恶毒的女人!”

“安排一下,去孙员外家救人!”

这边,孟云薇紧赶慢赶的回到沐家。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断断续续的传来的哭声。

“哥哥,二姐姐真的被娘亲卖了吗?咱们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二姐姐了?”

“别怕,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二姐姐找回来的。”

“可是奶奶说,孙员外家有钱,要是咱们不听话,他会找人打死我们的!”

......

走到门口的孟云薇心里咯噔一沉,没想到她还是来晚了!

她沉了沉心气,还没进门,就听见院子里一声尖叫。

“啊!娘!是娘来了!快跑!”

一大一小两个男孩拉着最小的妹妹急忙就要躲起来,可院子就这么大,门口又被孟云薇拦着,他们找了半天,都没地方躲。

沐城急忙护在弟妹身前,红着眼瞪着孟云薇:“奶奶说你卖了沐湘,拿着钱跟野男人跑了!你现在还回来干什么?”

看着屋子里三个孩子,最大的也不过七岁,另外两个一个五岁,一个还是个萝卜头。

孟云薇叹了口气,见两岁的小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伸出手就要去替她擦去眼泪。

可手刚伸出一半,就被沐城一巴掌打掉:“你想对囡囡做什么?”

孟云薇动作一顿,看清大儿子沐城眼里的防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在家照顾好他们,我去把沐湘找回来。”

然而,沐城听了这话之后,依旧是恶狠狠的瞪他。

孟云薇知道想要几个孩子信任自己没那么容易,她也不打算多做解释。

她转身就要离开。

可身后,一双小手突然拽住她的衣角。

孟云薇回过头,见小女儿沐囡正怯怯的抓着她的衣服,泪眼汪汪的看着她:“娘,你真的会把二姐姐带回来吗?”

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沐的几个孩子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瘦的只有皮包骨头,身上的衣裳也是缝缝补补,连四肢都遮不住。

孟云薇看的一阵心疼,忍不住蹲下身,小心的抱了抱囡囡,“嗯,我一定会把你二姐姐带回来的。”


孙员外的府邸很好打听。

大概天快黑的时候,孟云薇才来到孙府门外。

孙府上下正焦头烂额。

别看沐湘才五岁,可闹腾起来的劲儿真是三个大人都制不住。

听说孟云薇来了,孙员外立马把人叫了进来。

“只要你能让那臭丫头安分,我可以再给你五两银子!”

当初买下沐湘的时候也不过花了二十两银子,孙员外是要给儿子找个童养媳,可不是个逮谁就咬的疯丫头。

原以为这个价孟云薇肯定能同意。

可谁知,孟云薇把耳边的碎发撩起来,扯了扯嘴角,突然说道:“人我不卖了,我是来带她走的。”

孙员外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不可置信的看向孟云薇:“你说什么?你说不卖就不卖了?”

孟云薇毫不畏惧的对上孙员外的视线,“二十两银子我会还给你,但是人我必须带走!”

孙员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轻蔑的笑了一声,“孟云薇,你太天真了!沐婆子拿了老爷我的钱财,现在还二十两你觉得够吗?”

别说是二十两,就算是一文钱,孟云薇现在都没有。

要不是担心沐湘出事儿,她早就去找沐婆子要钱了。

可此刻,孟云薇不得不忍着骂人的冲动继续开口,“那孙员外的意思是?”

“六十两银子,拿出来,人你带走!”

“一天翻了一倍,这利息还真是金贵!”孟云薇嘴角一勾,笑道,“好啊,老爷您过来点,我把银子给您。”

孟云薇她本就长的好,眼睛又格外漂亮,朝着孙老爷这么一笑,顿时整张脸都生动起来。

孙老爷心道,小寡妇果然是小寡妇,专会这些勾人的手段。

他忍不住起身靠近孟云薇。

然而他刚靠近,三枚银针抵在孙员外的喉头不到一寸的位置。

孙员外一惊,变了脸色:“孟云薇,你这是做什么?”

“孙员外别紧张,我不过就想跟你好好商量一下!”

“你把针拿开!”

“您放心,这针要不了您的命,不过您后半辈子还能不能做男人就不一定了!”

沐家什么趁手的东西都没有,孟云薇只能顺手拿了银针。

不过对付一个孙员外,绰绰有余!

孙员外此时浑身发麻,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想怎么样?”

孟云薇看了眼周围不敢上前的下人,厉声道:“把沐湘带出来!”

孙员外一听,急忙扯着嗓子吩咐:“听到没!快把那个臭丫头带出来!”

没多一会儿,哭喊声从后院传到前面。

“爹爹,我要爹爹!”

“你放开我!我不给傻子当媳妇!”

“爹爹,你在哪儿啊......”

不多时,就看见一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被下人抱了出来。

看到孟云薇,沐湘的哭的更大声了:“娘,求求你不要卖我!我以后会少吃点的。”

“我会努力干活,不惹娘亲生气,娘亲别卖我好不好?”

哭声揪的孟云薇的心都疼了,她手上银针朝着孙员外的几处穴位一扎,将人推开,上前一把将沐湘抱住。

“别怕,娘来了,娘带你回家。”

沐湘小小的身体缩在孟云薇怀里,死死地抓住孟云薇的胳膊,生怕孟云薇把她丢下。

这时,孙员外回过神,赶忙吩咐:“还愣着做什么!把她们母女都给我抓起来!母女两个人,我都要了!”

话刚说完,孙员外两眼一翻,口吐白沫的倒了下去。

“来人啊!快请大夫!”

孙府上下乱成一团,孟云薇瞥了眼地上的孙员外,鄙夷道:“天道好轮回,孙员外这是遭报应了啊!”

“既然如此,人我带走了。银子三个月后我会还你!”

孟云薇抱着沐湘往门外走去。

下人想拦,可一想到他们老爷这诡异的样子,怕是真的遭了天谴了,一时间也没人顾得上阻拦。

就这样,孟云薇顺利的带着沐湘离开孙府。

她走后不多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在孙府门外停下。

孙员外刚缓过神儿来,就被一个黑衣人拎了出去。

冷焰剑抵在孙员外的脖子上,冷声质问:“说,沐家的小丫头你藏哪儿了?”

又来一个?

孙员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就是买了个童养媳,怎么这么倒霉啊!

“大人,那小丫头已经被她娘抢走了,她不在我这儿啊!”

马车内,冷亦玄靠在车壁上,听到这话,他猛地坐直身子,“又是孟云薇?”

孙员外被他周身散发的戾气吓得头都不敢抬,小声抱怨道:“可不是那小贱人嘛!”

“自己把女儿卖了,又反悔!估计嫌钱给少了,想抢回去坐地涨价吧!”

他刚说完,肚子上就狠狠地挨了一脚。

冷亦玄隔着车帘冷冷的看着孙员外,“沐家的人,也是你配编排的!”

“是是是,小人知错了!”

这人看着就不好惹,孙员外自是有眼力见。

想到人被孟云薇带走了,冷亦玄心底倒是稍微松了口气。

“走吧。”

让冷焰将孙员外扔回去后,冷亦玄便吩咐离开。

回去途中,冷亦玄忽然开口:“在月潭村的林子里盖一处屋子,从今天起,我要暂住月潭村。”

“是!”

......

孟云薇带着沐湘回到家后,三个孩子都高兴坏了,抱着沐湘闹了一会儿,就开始犯困。

沐城作为大哥,担负起了照顾弟妹睡觉的责任。

眼看着四个小家伙睡着,孟云薇这才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打开门正要离开。

“娘,你去哪儿?”

一声娘打断了孟云薇的动作,她转眸,这才看到七岁的沐城用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怯怯冲她道。

孟云薇摁了摁眉心,以她的性子,一走了之,天高海阔才是她孟云薇的天下,凭什么留在这个鬼地方,收拾这些个烂摊子。

沐城看着孟云薇,眼底的恨意和防备卸了几分,小心翼翼的问:“娘是嫌弃我们给您拖后腿了,不想要我们了吗?”


“我......”

孟云薇的话还没说出口,屋内传来一道哭声。

“娘......我要娘......”

沐城担心妹妹,第一个冲了进去,看见自己最小的妹妹沐囡正扯着嗓子哭喊,沐湘正在哄她。

“囡囡,娘在呢,你别哭了。”

听到大哥的声音,刚两岁半的沐囡止了声,看着哥哥身后的孟云薇,挂着满是泪珠的脸溢出笑意。

她张开了小短胳膊,奶声奶气道:“娘,抱抱......抱抱......”

可能是看到今天的娘并没有过来抱她,沐囡含着泪水乖巧地道。

“娘,囡囡乖的,不哭了,您别生气。”

孟云薇心底最软的一片仿佛被触碰到,对上四个孩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孟云薇心中长叹一口气。

她不能走。她走了,这几个崽子肯定活不下去。

孟云薇走过去将沐囡抱起,柔声哄着,“娘没生气,你饿了是不是?”

这一声饿,让几个孩子瞬间都咽了一下口水。

“不饿,不饿。”

几个孩子异口同声。

心头揪的厉害,环顾家徒四壁的破房子,还有可怜兮兮的孩子,孟云薇深深吸了一口气,“娘给你们做饭去。”

沐城咬了咬唇,“娘,家里没吃的了,我去挖点野菜。”

孟云薇将沐囡放下,柔声冲沐城道:“天快暗了,出去危险,娘先看看有没有东西吃?”

沐城只能沉默,附近的野菜几乎挖光了,只有涿龙岗有东西,但是里面野兽重多,成年男子都不敢靠近,更别说只有七岁的他了!

孟云薇努力抛开心头复杂的情绪,去了厨房。

缸里除了一缸的水,米面没有一滴,更别说其他充饥的东西了。

她是大人无所谓,可几个孩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吃了。

若是有米有面就好了,还有自己喜欢吃的鸡腿汉堡......

这个念头一出,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再次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她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了被炸的实验室!

她的实验室很干净,一大桶纯净水,桌子上有她未吃完的饼干,一大勺杯的大米,一大勺杯的青稞,一大勺杯的小米,一大勺杯的高粱都是用来实验的,这些东西最起码够她跟孩子吃两三天的。

孟云薇猛地想起了什么,赶紧抽开抽屉,一袖箭安安静静躺在里面,孟云薇的眸子一热。

这个就是毒手世家家主的象征,是爷爷亲手交给她的,她却遇人不淑......

将袖箭揣在怀里,随便将勺杯里的几种谷物倒在一起,把饼干也拿在手里。

抽开另外一个抽屉,将里面的创可贴、消炎药、几种泻药拿出一些放入怀中,出了空间。

灶房就是几块木头搭的,原主收拾的不邋遢,但是孟云薇有轻微洁癖,还是将锅刷了几遍,才开始熬粥。

很快米香的味道飘了出来。

四个孩子很惊奇,站在厨房外面,挤着脑袋往里看。

“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空间里其实有饼干,但是不能直接拿出来,因为孩子会问的,她也解释不清,所以给几个孩子盛上饭之后,都泡到了米粥里。

将几碗粥很快放到吃饭的小木桌上,她笑道:“可以吃饭了。”

几个孩子瞬间进了厨房,孟云薇将顾囡抱在腿上,孩子们开始端碗吃饭。

孟云薇一边吹一边将小勺送到顾囡的嘴边,看着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吞咽,心头软成了水,“不急,慢慢喝,还有很多的。”

另外三个孩子顾不得烫,一边吹一边大口喝下,等喝完了,都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盯着孟云薇。

“自己去盛,锅里还有很多。”

“娘,这都是什么?怎么这么好喝?”

沐湘是女孩子,心细,她记得家里已经没有米了,娘这是从哪里弄来这些的呢?

“娘留的米,不能坐吃山空,总是留点后手,今天管饱。”

“娘,您不会撇下我们吧!”沐湘咬唇,听说娘今天去跳河,真的吓坏她们了。

“不会了,赶紧吃吧!不过,家里的东西不多了。”

正要盛饭的沐城手一顿,脸色变白。

几个孩子瞬间沉默,孟云薇低笑,“放心吧!我既然是你们的娘就不会不管你们,明天我去山上看看,大活人能饿死不成?吃吧!”

几个孩子闻言,又轻松起来,开始大口喝粥。

孟云薇心头低低叹息一声,既然下定决心照顾这四个孩子,自己也要好好打算一下,绝对不能让几个孩子过苦日子。

好在月潭村背靠大山,村里的也有靠打猎为生的,她摸了摸袖口的袖箭,嘴角轻勾,有了这个东西,还怕没吃的吗?

吃过了晚饭,孩子们都进了屋,三间逼仄的小破房,除了一间厨房,就正屋能睡人,一家五口都挤在一个小炕上。

屋内的被褥子虽然破,但是原主洗的干净,对于已经身心疲惫的孟云薇来说,几乎是沾上枕头就睡了过去。

晨曦吐露,孟云薇起床,三个小的都在睡,只有沐城已经起床了。

她出去的时候,看见沐城正在跑步,小小的身躯似乎蕴育着大大的能量,孟云薇伸了伸懒腰,慵懒道:“沐城,早。”

正在跑步的沐城怔了一下,可能没想到孟云薇起的如此早,抬眸,“娘,早!”

“你看着弟弟妹妹,娘去山上采点东西吃。”

“娘,我跟你一块去吧!还能帮忙。”

开什么玩笑,他去不就露馅了吗?

“在家看着弟弟妹妹,我怕你奶奶找事。”

昨天夜深,沐婆子可能没得到消息。可今天就说不准了!

她担心沐婆子不肯善罢甘休!

沐城闻言点了点头,“娘,你小心点。”

“放心吧!不会有事。”

经过了一宿的休息,孟云薇感觉自己终于活了过来,身上轻松了很多,有了力气。

背上竹篓,沐城还想说什么,孟云薇留下一句,“好好看着弟妹。”就出了门。

沐城站了一会儿,娘像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哪里呢?

孟云薇以为自己起的就够早了,天还没有完全放亮,在现代也就是早晨不到五点钟。

但是看看三五人一组一起上山的汉子,她觉得,以后还得早一点。

“这不是沐家的寡妇吗!”

有个汉子低声叹道。

“听说她把二丫头卖给了城里的孙员外,拿了钱跟人私奔了,怎么又回来了?”

“山壮,你之前不是还想跟孟云薇说亲的吗?依我看,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要也好。”

叫山壮的男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健壮的身材,常年劳作,脸晒成了黑色,个子很高,相貌端正,一看就是老实可靠的庄家汉子。

“胡说什么!”山壮涨红了脸,但是目光却盯着那抹娇小身影移不开了。

孟云薇虽然也是庄稼人出来的,但她爹孟溢之前也是考出去的秀才,孟云薇跟着他爹识得些字,端是流露出一副文雅的气质。

加上她皮肤白净,眼睛又大,真是十里八庄有名的美人。

此刻,走在晨曦的女子,像是精灵般,引得无数男人侧目。

山壮恼怒的冲上前,拦住孟云薇的去路:“你要是缺钱就跟我说!为什么要做出卖女儿这种事儿?”

孟云薇错愕,什么情况?

脑子转了一圈,孟云薇终于将此人对上号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