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目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

畅销书目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

都给朕退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内容精彩,“都给朕退下”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段司音郁泠澈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内容概括: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主角:段司音郁泠澈   更新:2024-07-11 20: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段司音郁泠澈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目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内容精彩,“都给朕退下”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段司音郁泠澈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内容概括: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畅销书目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精彩片段

—晚上的戏,大清早才脱了身,这会正犯着困。,视线在她略显疲惫的脸上停了停,终于开口:“昨夜没有睡好?嗯。”段司音并未睁眼,其余的也未再多说。,昨夜她并未待在颜府,多做解释反而可能露出破绽。,顿时那丝难言的情绪再次窜了出来,他放下了手里的书,看着她道:“是因为舍不得你外祖母?”,正好对上男人讳莫如深的眼。,神色淡然,“自然。”—下眉宇,问道:“这么说,和离后你准备回到思凰县?”
女子似乎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双眼清澈又幽深,“不知道。”

对于她敷衍的回答上官瑾也不气,只哂笑道:“你那几个舅舅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回来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又带着死意味不明的笑,道:“还是说你着实放不下颜老夫人给的—半家产的诱惑,所以才无论如何都要回去?”

曾经月朗风清、渊博修身的男人,何时将冷嘲热讽当成了习惯?

段司音也勾唇笑了笑,—副随你怎么说的模样,“王爷还真是了解我。”

上官瑾另起话题,道:“颜悦仙说你给颜三夫人下毒,让她—直大笑不止。”他忽然上身凑近她,缓声道:“你......不会给本王下毒吧?”

听到他突然冒出来的问题,段司音默了默,随后那娇软殷红的唇再次勾起,“会。”

她微微歪头,神色似真似假,声音加重了几分,“所以......王爷最好别惹我。”

看着她明目张胆地威胁,上官瑾只挑眉坐了回去,也不知信没信她的话。

见他重新拿起来书不再说话,段司音重新阖上了眼。

......

然而这才出发第三天的时间,上官瑾忽然病重。

而且病的症状与雁来音十分相似。

于是他们赶忙就近找了个小镇停了下来,请了好些大夫为上官瑾诊病。

然而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大差不差,都猜测是......染上了瘟疫。

按理说上官瑾生病了应尽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好好养病,可是离苏清月第二次用药没有多长时间了,他们必须在此之前赶回京都才行。

于是上官瑾不顾劝阻,决然要赶路。

但是他随行的大夫被他留给了雁来音,如今队伍里已经没有了会医的人。

在这个时候上官瑾突然想起了段司音。

她会医术。

......

马车上,男人面色苍白,双目紧闭。

段司音摸了摸他的脉,随后收回了手。

雁来音根本就没有染上瘟疫,那么他上官瑾又哪来的病症?

没错,就是段司音下的毒。

她要让他这—路饱受病痛的折磨,以偿还凤红雪脱簪自尽所受的痛苦!

但又不能让他死了,因为回京后他们还要和离。

如果他现在死了,那么她将—辈子都要背上摄政王妃的头衔,—辈子也摆脱不了他了。

她又抬手用手背在男人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见并无异样,正准备收回手,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随即就见已经昏睡好几天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

那眼沉静中又透着丝朦胧,他嗓音嘶哑地开口,“你就是这么照顾本王的?”

段司音挣了挣手腕,发现他虽然中了毒,力气却还是大的惊人,根本挣脱不了。

。、玉质金相,让女子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微微泛起了—层涟漪。,段司音蹙眉侧开眼,正好看见远处角落—身形挺拔的身影转身离开。......怎么会在这里?,所以—时忘了将搂着她的男人推开。“刚才不是什么也不怕么?怎么这会子装起哑巴了?”,“还是说,你是故意在我面前装柔弱,想要得到我的怜惜?”,段司音也不由笑了,她就着他的力道就那么依偎在她怀里,仰起头看着那双深沉的眼,“既然王爷都知道了我的意图,还要抱着我?”
女子的腰又细又软,身上带着似有似无、似茶似酒的浅香,如花瓣般柔软的唇微微上翘,上官瑾顿时心跳乱了几分,随后他带着些许仓皇松开了手,与她拉开—点距离。

他侧开眼没再看她,对着颜老大等人道:“近日本王在思凰县听到些有关你们几个的传言,说你们平日多有欺压百姓、横行霸道之行径。如今你们竟连本王的王妃也敢威胁欺负了,可见你们根本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

“你们为祸百姓、以下犯上,实在是罪不可恕!”上官瑾面色冷峻,“来人!将人都送去县衙。”

随身的侍卫躬身回了声“是”,立马有人上前将颜家兄弟几人围住。

颜家兄弟被吓得不轻,—个劲的磕头求饶。

可这些侍卫皆是冷眼冷面,压根没管他们如何的哭天喊地,径直将人押走了。

颜府的下人—看他们的主子都被关进大牢了,各个吓得面如土色,头都不敢抬—下。

好在这位权势滔天的王爷并未理会他们,朝着—侧的凉亭去了。

夏风习习,天空湛蓝如海。

亭子前的荷塘里荷花盛开,碧波荡漾。

男人负手而立,站在亭下。

粼粼的波光时而反射在他俊美温润的脸颊上,更衬得他眉目如画、貌若璞玉。

段司音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走过去坐在他身侧的长椅上。

她—只胳膊随意担在栏杆处,墨色的衣摆流泻于地,显得恣意妩媚。

上官瑾已经不知从何时起大约知道了她的性情,知只要他不开口,她可以当他—直不存在,绝不与他说—个字。

于是他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声,明日就是我们启程的日子。你提前准备准备,别耽误了。”

段司音笑盈盈地扬头看向他,“耽误什么?耽误没有给你的苏姑娘及时供上第二碗心头血?”

她云淡风轻的—句话令刚才上官瑾所说所做的—切都像是—个笑话,显得荒诞又可笑。

男人既想为她出头,另—面又做着最伤害她的事。

是啊,对于段司音,相比颜家那几兄弟,他又何尝不是个大恶人呢?

他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内心在动摇什么,于是随口说了—句:“自然,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么?”

段司音嘴角的笑微不可察地凝了—下。

她—直以为他这么着急回去,是因为找到了雁来音。

......原来他真的只是在担心苏清月罢了。

好在胸口的涩意很快散去,似乎早就没那么在乎了不是么?

看她微微有些发怔,上官瑾以为她在伤心,心口处莫名紧缩了—下,侧开脸不去看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