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太腹黑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太腹黑

云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家权势滔天,是豪门里的豪门,秦家当家人秦墨寒,更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惜,秦三爷毁容之后,性情变得愈发乖张狠厉,接连弄死了两任未婚妻之后,秦墨寒残暴不仁的名声传了出来,再无人敢嫁!可是,苏辞月不怕,她把自己打包送进秦家,嫁给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秦三爷。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凄惨下场,结果闪婚后,秦家的男人外加两个小包子争着宠她。

主角:苏辞月,秦墨寒   更新:2022-07-16 05: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辞月,秦墨寒的武侠仙侠小说《闪婚甜妻高冷老公太腹黑》,由网络作家“云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家权势滔天,是豪门里的豪门,秦家当家人秦墨寒,更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惜,秦三爷毁容之后,性情变得愈发乖张狠厉,接连弄死了两任未婚妻之后,秦墨寒残暴不仁的名声传了出来,再无人敢嫁!可是,苏辞月不怕,她把自己打包送进秦家,嫁给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秦三爷。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凄惨下场,结果闪婚后,秦家的男人外加两个小包子争着宠她。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太腹黑》精彩片段

“宝贝,你好甜……”

黑暗中,男人喑哑磁性的声音钻进苏辞月的耳中。

女人躺在床头,

一片黑暗中,她只能感受到他肆意的劫掠。

“乖。”

……

苏辞月猛地睁开眼睛,一头的冷汗。

她捂住发热的双颊,都五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是会做这个梦?

起身去卫生间扑了把脸,沁凉的液体让她瞬间清醒。

她端起水杯下楼倒水。

“我不要——!我才不要嫁给那个老变态!”

“秦家那个老三是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谁不知道?整个榕城也没几个女人敢嫁!”

“五年前他被烧伤,毁容了之后心里又扭曲了!听说都死两个女人了!我才不要嫁过去!”

客厅里,尖刻的女声传来,“再说,要嫁也应该是苏辞月嫁过去!反正她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她连孩子都生过了!经验丰富!嫁给那老变态也不亏!”

“沫沫!”

父亲苏锦城厉声喝住她,“月儿是你姐姐!”

苏沫咬牙,声音里都带了哭腔,“爸,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苏辞月不过就是一个当初跟我抱错的野孩子,我替她过了十八年穷困潦倒的生活!好不容易回到苏家,现在也有了自己的事业,你不能逼着我嫁人!”

“是啊。”

一旁的陈芳也连忙搭腔,“沫沫在商界已经名声鹊起了,是咱们家的荣耀,怎么能牺牲她?”

“再说,我们养了月儿二十三年了,她也该回报我们了。”

说完,一家三口一起抬头,同时看着站在二楼的苏辞月。

苏辞月捏着水杯的指节微微泛白。

她明白了。

他们想和秦家联姻,又不想牺牲苏沫,所以想牺牲掉她。

她深呼了一口气,下楼,朝着苏锦城伸出手去,“协议。”

苏锦城不解,“什么协议?”

“让我代替苏沫嫁人,报答你们苏家的养育之恩,总要有个协议吧?不然的话,万一你们再用这份养育之恩,逼着我杀人放火,我是不是都要照做?”

苏锦城愣了一下,身后的苏沫和陈芳也愣住了。

“不写么?”

苏辞月拿过纸和笔,自顾自地写下了几行文字,最后把名字签上,“好了,你们也别演了。我嫁就是。”

说完,她动作利落地去厨房接了水,转身上楼。

苏沫冲过去将那张纸条拿起来。

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

苏辞月替苏沫嫁人,二十三年养育之恩两清。

事情顺利到难以置信。

苏沫抬头看着苏辞月上楼的背影,喃喃着,“妈,苏辞月是不是傻了?她就这么答应嫁过去,不要她男朋友了?”

陈芳连忙捂住苏沫的嘴,抬头看着苏辞月的方向,生怕她反悔。

苏辞月其实全都听到了。

她苦笑一声,两天前,她的确是有一个相恋了六年,愿意为他付出全部的男友。

但现在,没有了。

嫁给谁,对她来说,都只是换个地方生活而已,没差别。

*

三天后,苏辞月被带到了秦家。

对方没有直接和她领证,而是要她先住进秦家的别墅,再做决定。

换句话说,即使榕城没有几个人敢嫁,但人家秦三爷也不是什么人都会娶的。

苏锦城给苏辞月的命令是,必须讨好秦三爷,让他娶了自己,给苏氏集团注资。

夜。

苏辞月安静地坐在卧室里,等着那个男人的来临。

“啪——!”地一声,别墅里瞬间黑了下来,停电了。

苏辞月的身子本能地颤抖了起来。

她怕黑!

五年前那个晚上之后,她再也不敢独自面对黑暗,就连睡觉,都要在床头开一盏小夜灯才能心安。

如今,到了这个陌生的环境,她本来就有些心惊胆战,又停电了!

女人下意识地抱住膝盖,在黑暗中瑟瑟发抖。

因为太过恐惧,她甚至都没发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蹭到了她的脚,覆上了她的手。

粘腻又冰凉的东西在苏辞月的手上蹭啊蹭。

苏辞月顿时脸色惨白,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凝固了。

她尖叫一声,身子猛地后退,最后脊背直接撞上了冰冷坚硬的墙壁,疼得差点晕过去。

可黑暗中,那一团不明生物又朝着她爬了过来。

喑哑粗糙如破木门开启的声音响起,“老婆,我的老婆……我是你老公啊……”

随着声音的响起,“啪”地一声,房间的灯瞬间全都亮了。

苏辞月终于看清了面前的那一“团”东西是什么。

是一个面容可怖的男人!

或许,都称不上是人……

他身形佝偻,像个侏儒,连手脚都是黑乎乎的一坨,分不清关节。

男人裹着浴袍,正趴在床边,睁着那双黑洞洞的眼睛看她。

而他的那张脸……

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他的脸上纵横交错着各种伤疤,五官扭曲,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啊——!”

就算是苏辞月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看着面前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喊着自己,她还是本能地尖叫出声!

那男人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老婆,你叫什么,是害怕我了么?”

“可是你答应了要嫁给我啊——”

苏辞月快要疯了!

她惊慌失措地从床上爬下去,浑身颤抖着往外跑,不敢再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女人慌不择路,甚至连腿撞上走廊里的花盆磕出了血都没发觉!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苏辞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床上的那个“男人”从浴袍里面爬下来,摘下手套和面具,露出一张白净可爱的小包子的脸,“想当我妈咪,门都没有!”

他从床上下来,兴奋地跑到小书房,“哥,我又吓跑了一个!”

小书房里,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小男孩低着头坐在灯下看书,“哦。”

小包子不高兴了,一屁股坐到小椅子上,“你能不能多关心一下爹地啊,他明明抗拒和女人接触,爷爷非要给他安排一个两个未婚妻,这都是第三个了。”

小男孩淡淡地抬了眉,巴掌大的小脸上是和他年龄不符的成熟,“嗯。”

小包子:“……”

他这个哥哥,智商超高,但是对人永远冷冷冰冰,惜字如金,和爹地一样,是个闷葫芦!

他扁了扁唇,又跑到三楼的大书房,小小的身子推门进去,“秦墨寒先生,你的第三任未婚妻,也不怎么样嘛!”


大书房里灯光明亮。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洁白的衬衫袖口处,露出一支男人味极重的钢表。

他正在低头看文件,五官深邃,轮廓优雅。

一页看完,他淡淡地开口吩咐,“明天把给苏氏的资金追回。”

管家低头,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是。”

说完,他又有些犹豫,“先生,恕我多嘴,我觉得这次的这位苏小姐……和之前的两个不太一样。”

白天的时候,是管家将苏辞月接进来的。

她面容白净眼神清澈,一看就没有心机,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

从苏家到秦家,一路上她话很少,唯一说的几句,是问秦三爷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似乎对于外面的传言,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自从两个小少爷联合将三爷面貌丑陋性格暴虐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样一个不怕三爷,还想尽力服侍好三爷的女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就这么错过了,管家觉得不值!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却不以为然,“连这么简单的测试都通过不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管家:“……”

先生,这是简单的测试吗?

星辰小少爷弄的那副装扮,连他这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每次见到都要吓得浑身一抖,更别说人家心思单纯,二十多岁的小丫头了!

管家叹了口气,再这么下去,到底什么时候能为老板解决单身问题啊?

愁。

这时,楼下响起了门铃声。

苏辞月颤抖着在门口按响了门铃。

其实她跑出去很远了。

本来就怕黑,又在亮灯的那一刻看到了怪物,她满心都是恐惧!

可当恐惧褪去,她又觉得她不应该逃。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秦墨寒是个烧伤了之后心理扭曲的丑八怪了。

她既然同意了婚事,就应该信守承诺,不该临阵脱逃。

所以犹豫了很久之后,她最后还是回来了。

当她惨白着脸按下了门铃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是会忍不住地疯狂地跳着。

她不敢再面对之前的那张脸和那个人。

可她知道,她必须克服,因为以后,她要和他长长久久地生活在一起。

门铃响了一会儿,门开了。

出乎意料的是,开门的不是秦三爷,也不是管家佣人,而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帅气冷漠的小男孩。

如果不是这附近只有这一栋别墅,苏辞月肯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

小男孩看了苏辞月一眼,转身进了客厅,指了指沙发的位置,示意苏辞月坐下。

苏辞月抿唇,虽然她不知道这小男孩是哪来的,但是她知道这小家伙没有恶意。

她哆哆嗦嗦地在沙发上坐下,小男孩给她倒了杯热水。

“谢谢。”

她捧着那杯水,心情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小男孩看了她一眼,走到一旁的小柜子里,在翻找着什么。

“哇。”

二楼的栏杆处,之前吓唬苏辞月的小包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楼下的这一幕,“她居然回来了?”

“爹地,要不要我再去吓吓她啊?”

高大凌厉的男人站在阴影里,看了一眼楼下的那个缩成一团的小女人,又看了一眼楼下正在掏药箱的儿子,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别。”

外人只知道秦三爷被五年前的那场大火烧毁了容貌,性格变得古怪狠辣,却鲜少有人知道,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之后,他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大儿子星云向来冷漠不爱说话,二儿子星辰调皮捣蛋古灵精怪。

但是此刻,向来带人冷漠的星云,现在居然在为一个陌生的女人倒水,找药……

“嘶——!”

等沾着冰凉消毒水的棉签触碰到她小腿上的伤口的时候,苏辞月才发现,刚刚自己跑的太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小腿撞破了。

她低头,面前的小团子正一手拿着消毒水,一手拿着面前,认认真真地给她消毒。

琉璃灯投射下来的巨大灯光照在他长翘的睫毛上,在眼睑投下一小撮阴影。

这么小的小家伙,心思却这么细腻。

苏辞月的心里一暖,连带着声音都温柔了起来,“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家伙给她消完毒,将创可贴贴在她撞破的伤口上。

“星云。”

等做完这一切,他抬头看了苏辞月一眼,“我的名字。”

苏辞月看着他那张可爱的小脸和小手,忍不住地想要伸手去摸他,却被小家伙机智地躲过了。

他抬腿,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爬上去,坐下。

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和年龄不符的成熟,他看着她,“为什么回来?”

为什么回来?

苏辞月笑了,“因为这是我以后的家啊。”

“秦三爷以后是我老公,我当然要回来。”

小星云低头摆弄着细小的手指,“你不害怕?”

苏辞月顿了顿,这孩子怎么知道这么多?

不过,她还是认真地回答了,“害怕,但是没办法。”

“我既然答应了要嫁过来,就不能后悔。”

她不是一个临阵脱逃的人,况且,这次如果她把事情搞砸了,苏锦城拿不到那笔投资,她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他……秦三爷他就算是再丑,再恐怖,我都会努力克服,好好地做他的老婆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家伙说这些,他估计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吧?

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除了面前的小团子,好像她也没什么人可以倾诉。

“他不丑的。”

星云抬起头来,那双眼睛认真地看着苏辞月,“你放心。”

苏辞月:“……”

那还不叫丑?

她又不是没见过!

不过,鉴于面前的这是个小娃娃,也许秦三爷在他面前不敢露出真面目也不一定。

她深呼了一口气,笑笑,“你饿不饿?我给你做好吃的去?”

苏辞月没什么特长,就是做饭特别好吃。

面对这样一个帅气又暖心的小团子,她能想到的唯一感谢他和拉近关系的方法,就是给他做好吃的。

小星云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酷酷地开口,“你还有半个小时。”

苏辞月怔了怔。

“八点以后我不能吃东西,现在七点二十。”

苏辞月飞一般地冲进了厨房。

厨房里面干净整洁,虽然食材不多,但是该有的调料,都有。

看着她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身影,楼上一大一小的人影都轻轻地一顿。

“爹地,你说她什么意思?”

小星辰趴在栏杆处,嘟着嘴巴,“想用做饭来讨好我哥,想多了吧?”

“我哥的挑食,是出了名的。”

秦墨寒看着苏辞月,眸光微深。

这个女人,总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苏辞月在厨房里忙了二十分钟,做了一份日式蛋包饭,又做了几块芝士土豆饼,一起热气腾腾地端到餐桌上,“小星云,过来吃饭!”

星云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八点还有十五分钟。

他从沙发上跳下来,小短腿优雅地走过去,在餐桌上坐下。

楼上,小星辰抹掉嘴角的口水,冷哼:“虽然闻着挺香的,但是看上去就不好吃。”

“好吃。”

似乎是听到了楼上弟弟的声音,星云将饭菜一样吃了一口,淡声得出结论。

苏辞月笑眯眯地,“好吃我以后继续做给你吃啊。”

说完,她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你这么晚在这里,你家大人呢?”

“你是秦三爷朋友的孩子?”

嫁人之前,她没听说秦三爷有孩子啊。

小家伙皱眉,点了头,“算是。”

“果然是这样。”

苏辞月淡淡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这秦三爷长的虽然丑了点,但是心却很善良。”

起码,朋友的孩子在他家里,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这就证明了,秦三爷也不像是外面传说的那么暴戾。

“他不丑。”

星云吃了一口饭,低声继续提醒。

楼上,某男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口水直流的小家伙,那眼神似乎在说,看看你哥,再看看你。

一个尽力维护他高贵的颜值,一个恨不得人人都知道他是个怪物。

星辰扁了扁嘴,委屈巴巴,“我就是不想让陌生人当我妈咪。”

秦墨寒眉头微微地皱了皱,转身离开。

楼下,小星云吃完饭,已经是八点十分了。

他吃得很缓慢,也很仔细。

最后,他将剩下没吃完的两个芝士土豆饼用小盘子装好,端着转身上楼,“你早点睡。”

走上最后一个阶梯的时候,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还茫然地站在原地的苏辞月,酷酷地开口,“放心。”

“以后,我罩着你。”

他虽然长得小,身上却难掩矜贵清傲的气质,回眸这么说话的时候,目光霸道地不像是个五岁的孩子。

苏辞月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

片刻后,她看着他小小的背影,哭笑不得。

就算她有些难以适应这个环境,但还轮不到一个这么大的小孩子罩着她吧?

转身,苏辞月开始收拾厨房和餐厅,等全都打扫干净了,她却不敢回去之前那个恐怖的卧室了。

最后,女人叹了口气,躺到了沙发上,用外套盖住自己。

楼上的儿童房。

星云将香味扑鼻的土豆饼放到了星辰的床头。

小家伙面对着墙壁,只留给星云一个冷冰冰的后背,“我才不吃。”

“哦。”

星云又将那盘土豆饼放到了自己的床头。

星辰:“……”

他扁了扁嘴,开始嘟囔,“不是说,我们一起联手,不让陌生的女人当我们的妈咪吗?”

“你这么快就叛变了,叛徒!”

星云坐回到自己的小床上,看了一眼弟弟的脊背,“她做饭好吃。”

“做饭好吃也不是我们的妈咪!”

星辰委屈地用小小的手指抠着墙壁的壁纸,“我要亲生的,亲生的!”

对面床上星云叹了口气,他看着天花板,默默地开口,“可是亲生妈咪,死了。”

他比弟弟成熟,所以很清楚,亲生妈咪回不来了。

爹地也不应该一辈子都单身。

楼下的那个,还算不错。

“她才没死呢。”

星辰的小手攥成了拳头,“妈咪肯定还活着,等着我们找到她!”

星云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儿童房里面一下子就安静了起来,空气中芝士的香气在飘荡着。

最后,小包子从床上爬起来,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凑到哥哥的床头,拿起一块土豆饼吃起来。

入口的那一瞬,小家伙一双明亮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这也太好吃了吧!

比家里佣人做的饭菜好吃一万倍!

“把盘子送下去。”

等星辰吃到第二个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小团子稚嫩的声音响起,“还有,以后不许吓唬她。”

“她,我罩了。”

星辰:“……”

他扁了扁唇,“老哥,你很反常哦。”

以前星云对他的这些恶作剧都是爱理不理的状态,怎么今天居然开始维护那个女人了?

难道就因为她做的东西好吃吗?

这样想着,他狠狠地咬了一口土豆饼。

确实好吃。

把土豆饼吃完,星辰下楼去送盘子。

从楼上下来,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女人。

她浑身蜷曲着,还在瑟瑟发抖。

他走过去,看着她那张干净纯白的脸。

长得是挺好看的,做饭也好吃。

如果她是他亲生妈妈就好了……

睡梦中,苏辞月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

她猛地惊醒,眼前是之前的那个小家伙。

此刻,他正拎着盘子,定定地看着她。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没吃饱么?”

干嘛拎着个盘子在这里看她?

星辰抿唇,知道她是把他和哥哥认错了,但他还是点头了,“嗯。”

他的确没吃饱。

看着小家伙那张帅气可爱的小脸蛋,苏辞月的心都快化了,她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那阿姨再去给你做。”

说完,她一边进厨房,还一边腹诽,他不是说过了八点就不吃东西了么?

而且……她之前做的,也不少啊……

苏辞月又简单地给他烧了一点适合孩子吃的清淡的饭菜。

小家伙吃了个干干净净。

苏辞月目瞪口呆。

这孩子的胃口……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特别是当面前的小家伙把碗递给她,让她再加点饭的时候。

等他吃完了,苏辞月终于忍不住开口,“小星云,你觉不觉得……你的胃口有点大了?”

星辰怔了怔,然后贼兮兮地笑了起来,“对呀,我很能吃的。”

他伸出两根稚嫩的手指,“以后给我做好吃的,要双份哦!”

说完,他想了想,怕哥哥把不好吃的留给他,于是又强调,“要做一模一样的两份哦!”

苏辞月有点震惊,但还是点了点头,微笑着把他吃完的餐具收起来,“我理解,你这么大的孩子,要长身体的。”

她将她之前准备给秦三爷的礼物,一盒她亲手做的饼干,递给星辰,“送给你。”

说完,她笑眯眯地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要长得高高大大的哦。”

星辰脸上一红,拎着小饼干飞快地上了楼。

苏辞月这才深呼了一口气,回到沙发上,继续睡。

楼上。

奢华昂贵的手机在桌子上震了两声。

男人指节修长的大手将手机拎起来,点开。

星云宝宝:通过。

星辰宝宝的是语音,小家伙一边咔嚓咔嚓地吃着饼干,一边开口:“暂时通过吧,我其实不喜欢她的。”

“但是她做饭太好吃了,为了我的胃,我打算妥协一次。”

男人将手机放下,抬手在书桌上点了点,“安排一下,明天领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