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短篇小说阅读

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短篇小说阅读

钱罐罐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然李婉,由作者“钱罐罐儿”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她堂堂玄学大佬的关门弟子,因为要进藏书阁,刚与蛤蟆精大战几百回合,就穿越了!哪曾想,上一秒还风光无限的她,下一秒就开始怀疑世界。成为乞丐了?第一单生意为了温饱,她仅仅只混了一个冰激凌。好心的老板娘送她衣食,家中的劫难被她完美化解,后来,她在漂亮老板娘的提醒之下开启了直播算命!此后,一件件离奇又匪夷所思的事件出现在观众面前!...

主角:苏然李婉   更新:2024-07-10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然李婉的现代都市小说《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短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钱罐罐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然李婉,由作者“钱罐罐儿”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她堂堂玄学大佬的关门弟子,因为要进藏书阁,刚与蛤蟆精大战几百回合,就穿越了!哪曾想,上一秒还风光无限的她,下一秒就开始怀疑世界。成为乞丐了?第一单生意为了温饱,她仅仅只混了一个冰激凌。好心的老板娘送她衣食,家中的劫难被她完美化解,后来,她在漂亮老板娘的提醒之下开启了直播算命!此后,一件件离奇又匪夷所思的事件出现在观众面前!...

《直播算命后,玄学大佬她火了短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大峰一辈子都忘不了母亲说的话:“是又怎么样, 你是我生的,你们的命都是我给的,我现在只是要回来,有什么问题?”

夫妻俩抱头哭了一个晚上。

后来,大峰和妻子搬去了外地,从此以后跟母亲断了联系。

几年后两口子老来得子,又生了小儿子薛贵,薛贵四岁的时候,大峰出意外去世了,二十岁那年,母亲也得癌症死了。

也许是老太太不知道薛贵的存在,他一直平平安安活到现在。

薛贵长长叹了口气,“这些事情还是我娘临终前告诉我的,她总觉得父亲的死和她自己的病都跟奶奶有关,所以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回老家,也不要跟村里人联系。

对于借命这种事,我一直不太信,时隔多年这件事也渐渐淡忘了。我这么多年从没回过村子,也不知道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这件事来了,…哎,希望是我想多了。”

薛老头气的破口大骂,手还比划着,恨不能亲手掐死这个老太婆,“这特码什么当妈的,虎毒还不食子呢,居然向亲孙子借寿命,真是猪狗不如的玩意,嚯嚯完自己家人,又去嚯嚯别人,老天爷怎么不劈死她?”

苏然眼中闪过凌厉,语气却很平淡,“没关系,天不收她,我收。”

薛广元也是气愤不已,开着车,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跟着老爹骂了几句。

薛贵羞愧难当,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奶奶,干出这种事,也觉得没脸见人。

苏然看出他的不自在,“冤有头债有主,这事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

薛贵感激的向苏然点头。

薛大河骂够了,才安慰薛贵,“大侄子,别难过,就当没有这样的亲人,也不用为她做的坏事内疚,你也是受害者。”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说远不远,说长不长。之后的路上,苏然趴在车窗看着外边的风景。

她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远的车,外面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充满了好奇。

很快,薛家村到了。

村子里都是小路,七拐八拐,离薛贵家的老宅越来越近,苏然明显感觉到一股阴气。

直到站在薛贵家老宅门口,里面冲天的煞气弥漫在老宅四周。

苏然眯眼,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这里面有阴邪之物。

薛老大和薛老二知道弟弟要来,早早带人等在门口,借命一事,事关重大,他们不敢马虎。

见到薛大河,两人迎上前,“老三来了,你请的大师呢?”

薛老大看了几人一眼,还以为薛贵是大师呢,忙上前握手。

薛老头拦住他,指着苏然说道:“错了,这是大峰叔的小儿子薛贵,这位才是苏大师。”

薛老大和薛老二一脸错愕,上下打量苏然,满脸不可置信,“就这个小妮子?”

“老三,就知道你小子不靠谱,”薛老二撇撇嘴,“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请了位道长,要不今天这事就办砸了。”

薛大河滋了一声,“二哥,可不能对大师无礼,年纪并不代表能力,不要小看苏大师,她可是很厉害的。”

苏然这才看见,两人身后站着一个穿道服的男子。

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头上扎着道髻,身后背着桃木剑,周身有淡淡的道法灵气和功德金光。

那灵气和金光很淡很淡,淡的几乎看不出来。

嗯,应该有点本事,不过不多。

小道士也在打量苏然,他从苏然身上感觉到了灵气,没想到小姑娘年纪这么小,身上就有灵气了,好像还挺强。

嗯,应该只比自己差一点点。

几个眼神间,双方就对彼此的实力做出了判断。

知道是同类人,小道士主动打招呼,“贫道毛小凡,是薛先生请来化解阴煞的。”

苏然也点头,刚想开口,薛老头殷勤介绍道:“这位是苏然,苏大师,是我专门请来为我孙子化解煞气的。”

薛老大打着圆场,“既然都来了,两位大师,那咱们那就一起吧,人多力量大,两位的钱,我们都给。”

“可以。”毛小凡同意。

苏然也没有意见。

现在农村生活条件都不错,大部分都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少数一部分是两层的楼房,薛贵家的老宅夹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房子年久失修,有的地方已经坍塌,木门上面挂着一串锈迹斑斑的铁链,地上扔着一把同样锈迹斑斑的锁。

薛大河怀疑的看向老大老二,“谁弄的,大哥二哥,你们进去过?”

薛老大和薛老二那摇头,“可不兴乱说,这是别人家,怎么能随便进,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你小子啥意思,我们是那样的人吗?”

薛老大气呼呼的给了薛老头一脚。

薛老头讪笑着躲开,“我不就是随便问问嘛,莫生气,莫生气。”

薛贵上前推开门,毛小凡随后,苏然其次,一众人走了进去。

院子里杂草丛生,有人进出的痕迹。

毛小凡也感觉到了阴煞之气,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薛贵刚要打开正屋的门,门忽然开了,不知哪来的阴风,席卷过众人。

狂风卷夹着沙土,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苏然不受任何影响,直勾勾的盯着屋子,只见一道黑影从里面窜了出来,伸手向薛贵的心脏掏去。

毛小凡眼疾手快,一把将薛贵拽到身后,抽出桃木剑向黑影刺去。

下一秒,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在众人耳畔炸裂。

“吱!!!”

黑影吃痛,连连后退。

黑影停下动作,阴风也渐渐停息。

看清楚眼前的黑影,众人齐刷刷惊骇了一瞬。

“这,这……”薛贵吓得差点跌倒。

“卧槽,这是个什么玩意?”毛小凡看清楚黑影的相貌,忍不住爆粗口。

薛广元惊恐的拽着几个老头后退几大步,“这是人是鬼?”

毛小凡桃木剑指着黑影,声音结结巴巴,“我的祖师爷,这,这怎么看着像是个猴子?”

没错,就是一只猴子。

确切的说,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猴子,脸上带着红蓝相交的斑纹,下巴有一撮橘黄色山羊胡,这会儿,捂着受伤的胳膊吱吱叫着。


施咒人已死,咒术自然破了,只是那些死去的人,再也活不过来。

以防万一,毛小凡做法烧毁了木雕鸟和玉佩,晚上大家在薛老大家住下。

毛小凡自从知道不是手机厉害,而是里面的符厉害,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的。

原来以为小姑娘比自己差一点点,现在看来,差点不是一点点,而是十万八千里。

尤其自己是那个弱的,对方是那个强的。

现在往她面前一站,身子不自觉的都会躬起来。

哎,人比人,没法活啊!

早知道,就该听师父的话,好好研习道术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么打脸。

太丢人了!

薛老二看着化悲愤为食欲的毛小凡,越看越来气,白天打架的时候有这股子劲多好,白瞎这次的钱了。

苏然看毛小凡也是不解,“就你这点本事,给人超度超度,算算命,看看风水还能凑合,怎么还跑来驱煞,这不是找死吗?”

毛小凡闻言一噎,话虽不错,但是说的这么直接好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平时真的就是看看风水,算算命,这还是第一次驱煞。”

他挠挠头,吧嗒一下嘴,“本来他们请的是我师父,他有事来不了,才让我来凑数的,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棘手。”

“不过,这次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在,我估计就得交代在这了。”毛小凡诚心诚意感谢。

苏然不在意的摆摆手,“不用谢,一千块。”

毛小凡愣住了,她不是应该客气客气,说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就行了吗?

怎么还要钱?

毛小凡觉得手里的鸡腿也不香了,“薛先生总共就给了我一千块。。。”

苏然笑眯眯,“支持各种付款方式。”

“……好吧。”毛小凡委委屈屈的转了账,他好歹也是出了力的,虽然没多大用,而且还受到了惊吓,不行,回去一定要找师父算账。

薛老大毕恭毕敬的对苏然说道:“苏大师,您帮了我们薛家大忙,要是没有您……”

说着看了毛小凡一眼,继续说道,“指不定家里还有多少人出事,您对我们薛家的大恩大德,我们感激不尽。”

薛老二不停点头“对对,以后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老三一定能办到,老三,给钱。”

说着朝薛大河撇撇脑袋。

薛大河看看二哥,感觉不是亲的,认命的拿出手机转账。

叮咚,苏然看一眼,顿时笑的眉眼弯弯:到账十万元。

毛小凡伸长脖子一看,心里哇凉哇凉的。

这就是大师跟菜鸡的区别吗?

***

薛楠各方面检查都没有问题,第二天就办了出院。

他的事丁越安都跟他说了,还有苏然在医院救醒他的场景,那小子说的神乎其神,关键老妈也说是真的。

一方面为了感谢苏然,另一方面也是好奇,就和丁越安,约了苏然在一家酒楼吃饭。

有免费的饭吃,苏然当然高兴。

薛楠见到苏然,只觉得她没什么不一样的,除了长得漂亮,也没什么特别。

“你们不用太客气,这顿饭我不白吃你们的,丁越安,你之前虽然霉运缠身,但每次都是毫发无伤,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丁越安想起苏然之前的话,“哦,对了,你说过,是有人保护我,那人是谁,我得好好谢谢他才对。”

“是你奶奶。”苏然认真的说道。

丁越安觉得不可置信,“我奶奶?不可能,她两年前就去世了。”

薛楠也不相信,“就是,我们一家人都去参加葬礼了,这怎么可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