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极致撩诱

短篇小说极致撩诱

锦鲤大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许温延姜也是《极致撩诱》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锦鲤大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撩精斯文败类退役老男人】姜也的青春期,是许温延亲自浇灌出来的,乖巧懂事的外表下是烈焰玫瑰,有着和他相似的灵魂。那年他踏光而来,救她于水火。后来,她步步靠近,“我想和你在一起。”他沉沦又清醒,“姜也,别玩火自焚。”最终她还是住进了那荒无人烟的冷眸里,任由他颤抖着声音抱她,“姜也,能不能再爱我一次?”—冰与火燃烧出炽热的火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如果那个人是你,荒原地狱也在所不惜。...

主角:许温延姜也   更新:2024-06-11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温延姜也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极致撩诱》,由网络作家“锦鲤大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温延姜也是《极致撩诱》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锦鲤大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撩精斯文败类退役老男人】姜也的青春期,是许温延亲自浇灌出来的,乖巧懂事的外表下是烈焰玫瑰,有着和他相似的灵魂。那年他踏光而来,救她于水火。后来,她步步靠近,“我想和你在一起。”他沉沦又清醒,“姜也,别玩火自焚。”最终她还是住进了那荒无人烟的冷眸里,任由他颤抖着声音抱她,“姜也,能不能再爱我一次?”—冰与火燃烧出炽热的火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如果那个人是你,荒原地狱也在所不惜。...

《短篇小说极致撩诱》精彩片段


许温延回想起昨天看到姜也的第一眼,心脏都会忍不住停止跳动。

她护着自己想护的人,像个女战士。

就像多年以前,尚且年幼的她护着身后已经没有气息的父母,也是这样浑身带伤,充满决绝。

李雯雯没想到是因为姜也。

想说话,却又发不出一点声音。

直到她脸色变成青紫色,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许温延松手,像扔掉一件垃圾。

“咳咳……”

李雯雯剧烈的咳嗽干呕,眼里流出生理性的泪水,再看一下上方的男人时,只剩下恐惧。

她抖了抖,鼓足勇气开口:“许……许总,不是您说,让我务必要拿下那个合约吗……”

许温延擦手的动作一顿。

所以这件事,他也有责任。

他知道贾怀阳没那么容易签约,所以才故意让徐雯雯去碰壁,以此给她一个正大光明被开除的理由。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得可以。

如果不是姜也,又是谁?

他脸部线条愈发冷峻,扯开的衣领仿佛一匹发怒的狼,却又被鼻梁上的眼镜压抑了几分野性,韶华灼灼。

“你昨天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如果你自己去自首,这件事到此为止。”

男人的声音透着薄凉,让李雯雯心里发冷。

“许总……那我要是不呢?”

男人冰刀般的视线直直朝她射过来,“我会让你离开京城,生不如死。”

李雯雯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她内心的阴暗和恐惧,在这种目光下无处遁形,又隐约夹杂着不甘。

凭什么?

她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公司吗!

而且像这样的操作,在商场上来说再正常不过!

李雯雯突然抬起头,“是因为姜也!”

她……不是郑楠包养的大学生吗!

许温延居高临下的瞥了她一眼,仿佛是在看一只蝼蚁。

他修长的腿从身边走过,徐雯雯下意识缩了缩,冒着寒气的声音响起:“今天下午之前,我要收到你自首的消息。”

李雯雯顿时瘫坐在地。

她知道,自己完了。

许温延下楼坐进车里,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他拿出来,是姜也。

说在家里无聊,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他卸下一身戾气,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跳动:有事。

顿了顿又发条信息过去,问她好点没有。

姜也趴在许温延的床上,白嫩的小腿随意晃动,收到第二条消息时嘴角往上翘起,直接发了语音过去。

“你昨晚多用力自己不知道吗?我疼死了!”

许温延看到语音,眼皮一跳就觉得没什么好事,下意识的点开了文字转换。

“……”他只能沉默。

姜也想想也能知道他是什么表情,笑发财了。

暗自兴奋的乐了一会儿,她又翻出安瑟的微信回给她:老男人有事,我可以陪你去逛街了。

安瑟给她回了一个鄙视的表情包。

有异性没人性!

——

另一边的许温延收起手机,闭上眼睛道:“去医院。”

郑楠应了一声,发动引擎。

昨天下午,许兆森突然发病住院,给他打了一晚上电话,到最后只有郑楠去看了一眼,得到的结果是,人确实是病了,不过只是普通的高血压,并不算严重。

到了病房门口,许温延刚推开门,正在喝水的许兆森就着杯子砸过来。

“你还知道来!是不是来看老子死了没有!”

病房里原本流动的空气,仿佛倏然凝固。

陈婉和丁媛站在旁边,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下了一跳,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许温延面不改色的绕过玻璃渣,淡然的音色听起来没什么情绪,“爸,您早就该知道这种办法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用身体做威胁,实在不算明智。

许兆森神情微顿,下一刻冷笑。

“你真是越长越不得了!老子现在躺在病床上,你还觉得我在跟你玩心计?!”

陈婉回过神来,似乎也觉得他这样不应该,略带指责道:“温延,怎么能这么说你爸爸呢?他昨天都进抢救室了,要不是媛媛跑前跑后的,我一个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