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渣男皇叔的掌心娇

穿成渣男皇叔的掌心娇

小梧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凌乐凡竟然穿越到古代,还成了相府中不受宠,人人可欺,眼下还要被迫嫁人的三小姐。她从小就被庶母迫害,表面上十分受宠爱,实则早就被养废了,无才无德。如今换了灵魂,凌乐凡当然不能再做软柿子,她要崛起。可此仇还没报,未来相公竟然要杀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凌乐凡开始疯狂做舔狗,紧紧抱住未来相公的大腿!

主角:凌乐凡,依景宸   更新:2022-08-19 19: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乐凡,依景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渣男皇叔的掌心娇》,由网络作家“小梧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凌乐凡竟然穿越到古代,还成了相府中不受宠,人人可欺,眼下还要被迫嫁人的三小姐。她从小就被庶母迫害,表面上十分受宠爱,实则早就被养废了,无才无德。如今换了灵魂,凌乐凡当然不能再做软柿子,她要崛起。可此仇还没报,未来相公竟然要杀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凌乐凡开始疯狂做舔狗,紧紧抱住未来相公的大腿!

《穿成渣男皇叔的掌心娇》精彩片段

“孽障,别在给我惹事,这桩婚礼,由不得你说不!”耳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躺在地上的凌乐凡艰难的动了动手指,眼皮沉重的睁不开,谁,是谁在喊?

头好痛,这是怎么了...

“老爷,不要动怒,小心气坏了身子,凡儿这孩子年纪还小,这次确实是不懂事了,我会好好的教育她的。”

“就是,爹,您不要生气,为了她气坏身子不值得。”

伴随着两个女人的说话声,凌乐凡的脑子比刚才清醒了一些,但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们,说的是自己么?

“云儿,你不要再为她说好话了,给我好好的管教管教她,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三天后婚礼照旧!哼!”

一阵脚步声远去,应该是男人离开了,凌乐凡心里想。

但她没有动,因为那两个女人还在,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还是装死比较好。

“娘, 你还要帮着这个小贱人到什么时候?从小你就让我让着她,什么好的都给她,不管她犯了什么错,你都要帮她向爹求情,收拾烂摊子!”

“不过是一个草包,娘你何苦这么费心!”

一个带着委屈的女声响起,好听的嗓音却说出这般难听的话,真是让人恶寒,凌乐凡在心里吐槽。

“君儿,娘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要理解娘的苦心。”

中年女人的声音不复先前的慈善,看着凌乐凡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恶毒。

“要不是娘这么多年的悉心栽培,把这个小贱人培养的这么完美,你爹怎么可能会越来越厌恶她?”

“怎么可能满京城的人都知道相府有个出名了草包三小姐?”

“太子妃的位子,又怎么可能落到你的头上?”

“阿!”苏君儿用手捂住嘴,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她的亲娘。

“娘,还是你厉害,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么多年,我还一直的在怪你偏向这个贱人。”

“傻孩子,你才是娘亲生的!当年那个贱人抢走了你爹的宠爱,我要把她带给我的痛苦,加倍的还在这个小贱人的身上!”

透过中年女子的声音,凌乐凡感觉出了浓浓的恨意,我晕,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脚步声响起,两个人走出了凌乐凡所在的房间。

“好好照看三小姐,一会给她弄点饭,出了什么差错,唯你们是问!”

“是,大夫人。”

直到门外听不见声音,凌乐凡才睁开眼睛,身体好像被人打了一顿一样,到处都痛。

伴随着身上的剧痛,凌乐凡借着身边的梳妆柜,慢慢的坐了起来,每动一下,都好像在受刑一般。

背靠在墙壁上,轻轻的喘着粗气,凌乐凡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顺便打量着屋内的布局。

古色古香的闺房内,到处充满了自己好像在另一个时代的事实。

回想昏迷前的场景,不就是在洗澡的时候,脚滑不小心要摔倒了,自己伸出手使劲的乱抓,不想让自己摔的那么狼狈。

可好死不死的,沾满水的手,直接插进了墙壁上的插电口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电流传到身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自己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难道自己,大难不死的,居然穿越了?


看着自己身上的古代服饰,还有刚才那对母女的对话,不得不再次的印证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凌乐凡此刻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自己居然就那么死了?还是那种死法....

这个时候凌乐凡无比的庆幸自己是个孤儿,死了既不用父母担心,也不会给别人带来什么麻烦..

估计等被人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烂成一堆白骨了吧,凌乐凡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但是,老天,你好想一点都不厚爱我!

为何小说里面,人家穿越要么是公主,要么是掌上明珠,而我...

凌乐凡现在好想指着老天,去质问,为何倒霉的总是她!

虽然很气愤,但还是要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既然老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闭上眼睛,回想着刚才那对母女的对话,脑子里隐约的闪过几个原主的记忆镜头。

原主和自己的名字一样,也叫凌乐凡,是相府的三小姐,也是这京城出名的‘人物’。

公认的草包,空有一副长相,行事张扬,一般人碍于相府的地位,不敢当面说她。

背后却一直在对她鄙夷,每一次鲁莽的行事,都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而她自己,在她的好继母的照料下,一直还在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

每次不管做了什么,继母都是各种夸原主,把原主哄的团团转,一心以为继母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在原主的零碎记忆中,丝毫没有属于亲母的一点记忆,唯一知道的,就是亲母的娘家,是定远侯府,估计是在原主很小的时候,亲母就去世了吧。

原主的母亲本是定远侯府上的郡主,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嫁给了当时还是府尹的凌端,半年左右的时间,早产生下了原主。

从原主记事开始,就一直是继母照顾她,从小宠着她,惯着她,貌似小时候她的亲爹对她还不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这样。

连看原主一眼都觉得是厌恶。

而这次,原主变成这样,甚至为此送了命,也是她这个继母一手造成的,真是最毒妇人心!

当今皇后和原主的母亲是表姐妹,也是出身定远侯府,二人又一同怀了孕。

在一次宴会上,皇上高兴多喝了几杯,一些大臣和妇人借机说着好话。

古代人都时兴亲上加亲,又借着以二人怀孕为由,免不了出现起哄的。

皇上正值青年,不免年轻气盛,被众人吹捧的也有点飘飘然,于是,金口一张。

如若二人腹中的孩子,为异性,便共结连理。

众大臣又一阵附和,真可谓喜上加喜,亲上加亲!

估计那个皇上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给自己的儿子,找了这么一个太子妃!

不过现在应该笑的合不拢嘴了吧!

原主的继母,带着原主,去参加宫里为冰夕国皇子来访举办的盛宴,谁知原主一眼就看上了冰夕国的皇子!

并在宴会上大言不惭的说要嫁给冰夕国皇子!

结果人家根本屌都不屌她,直接拿她当空气!

太子一气之下,扬言要解除婚约,当然,真气还是假气就不得而知了。

皇上直呼太子胡闹,婚姻岂是儿戏?

而这边原主受到继母的暗示,继续大闹,说什么就是要嫁给冰夕国的皇子皇嘉木。

更说出相府不只她一个女儿,她的妹妹也可以代替她嫁给太子的,反正都是相府出来的!

皇上气节,“凌端,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女儿!”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是臣教导无方,臣回去定将好好管教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

原主的父亲跪在地上颤微的说道,生怕皇上一个怒气,牵扯到他们全家。

皇上为表示对皇嘉木的欠意,赏赐了4个美女给皇嘉木。

宴会结束后,皇上一道圣旨发到相府。

称此女无才无德,目无章法,实在荒唐,难登大雅之堂,本应降罪其身,但皇后宅心仁厚,恳求圣上,念其年幼,从轻发落,又不忍其嫁得无意中人,又想起亡姐,宁委屈自己的儿子,也要成全原主。

天下人直呼皇后重情重义。

于是,顺利成章的解除了婚约,原主还高兴的手舞足蹈,声称皇后英明。

时不时的就去骚扰皇嘉木,直到皇嘉木回国。

而这边,原主的姐姐,也就是凌君儿,借机安慰太子,还让太子原谅原主之类的云云,太子被其善良感动,于是顺利成章的走到了一起,还成了当时的一段佳话。

真是够恶心的,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把戏,原主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此时的凌乐凡对原主有些恨铁不成钢,但也挺同情原主的,任谁从小被刻意这么养着,也很能成器。

至于刚刚继母说的嫁人,凌乐凡现在有些迷茫,难道原主真的成功了?要嫁给皇嘉木了?

不过用脚丫子想想这也是不可能的事,那自己究竟要嫁给谁呢?

还被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算了,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为今之计,就是静观其变。

休息了一会的凌乐凡恢复了一些体力,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繁琐的衣服,苦笑了一下。

这一笑不要紧,疼的凌乐凡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我靠,什么情况!

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脸,又摸了摸右脸,我去,很显然,自己应该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看着梳妆台上的黄铜镜里的自己,凌乐凡被吓的后退一步险些没有跌倒!

镜子里那个满脸是血的人是谁!

镜子里的人也随着她做了一样的动作,凌乐凡气节,原来是她自己!

本以为只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可谁能告诉她额头上凝固的血块是什么!

脸的右侧也是零星的血块!

这也太惨了点吧!

思绪一闪,貌似是当时原主和其父争执,结果被她爹打了一巴掌,额头撞在了梳妆台的边角上,却不想,这一下子就要了原主的命。

而自己应该是在原主死的时候,灵魂穿了过来。


唉,果然和自己一样,都是苦命的人,上一世的自己是个孤儿,这一世有还不如没有呢!

凌乐凡缓步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坐下没多一会,就听见外面传来丫鬟的请安声。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见过二小姐!”

“起来吧。”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太子殿下了吧。

“开门。”

“是,二小姐。”

凌乐凡坐在凳子上没有动,盯着门口的方向。

‘吱呀’一声,门慢慢的打开,习惯于屋内的黑暗的凌乐凡,在刺眼的强光下,眯了眯眼睛。

待眼睛刚刚适应,门又被关上了。

留在屋内的,则是一男一女,也就是所谓的太子殿下,和她名义上的姐姐。

太子一身明黄色的衣服,浓眉大眼,长相还算过的去,此时的脸上布满傲气,看向凌乐凡的眼神也带着鄙夷。

“阿!鬼阿 !”

一声惊叫,打断了凌乐凡的打量。

好笑的看着她所谓的‘姐姐’浑身颤抖的往太子的身上扑去,一副被吓的不轻的样子。

“君儿不要怕,那是凌乐凡。”

显然太子很受用美人主动投怀,右手搂住凌君儿的纤腰,轻声安抚着。

但还是不满凌乐凡吓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连看着凌乐凡的眼神更加的厌恶。

“阿,那是妹妹?”

凌君儿在太子的怀里抬起头,泪眼楚楚的看向太子。

“凌乐凡,你看你把君儿吓的,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让人讨厌!”

太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凌乐凡的鄙夷,把自己的不满全都加在了凌乐凡的身上。

“殿下,您不要怪妹妹,都是我不好,没认出来妹妹。”

“君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一直被凌乐凡欺负着,凌乐凡这种人,不值得你这样。”

太子握了握凌君儿的手,怜惜的说道。

“殿下~”

凌君儿深情的看着太子,娇羞的叫着。

凌乐凡好想翻白眼,这对狗男女,真当她是死人阿,跑到她面前秀恩爱来了?

接下来应该上演苦情戏了吧!

还好自己不是原主,否则一定会被凌君儿的话感动的要死。

不过,你俩含情脉脉的对视能不能结束了?

凌乐凡现在难受的要死,还要在这看着他俩在这秀,心里也露出了一丝不耐,却没表现出来。

只是抬起手指,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一直沉浸在太子温情里的凌君儿听见声音,回过神来,今天的目的就是要狠狠的羞辱凌乐凡,刺激凌乐凡。

“妹妹,你怎么了这是?脸上为何这么多的血?”

凌君儿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想要用手里的丝娟擦拭凌乐凡的额头。

太子一把拉住凌君儿,阻止她继续向前。

“君儿,离这个疯子远一点,小心她伤了你。”

“殿下,妹妹怎么会伤我呢?虽然以前,不小心的被妹妹伤过几次,但我知道,妹妹不是故意的,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惹妹妹生气了。”

凌君儿说完,还用丝娟在眼睛周围擦了擦,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

“何况妹妹三天后就要嫁人了,脸上落了疤,以后可怎么办!”

“唉,君儿,你总是善良的让人心疼。”

眼看着两人又要含情脉脉了,不想继续听他俩说肉麻话的凌乐凡,终于要忍不住说话了。

“咳咳..”

凌乐凡假装的咳了两声。

“妹妹,你怎么了?”

凌君儿带着关心的口吻问着凌乐凡。

“嫁人?”

凌乐凡有些疑问?

“妹妹,你别吓我阿!你不记得了吗?三天之后你要嫁给宸王的阿?”

凌君儿担忧的说着,但心里一直以为凌乐凡是装的。

“虽然宸王现在重伤未愈,听说又伤了双腿,以后可能站不起来了,但也是咱们华夏国曾经的战神阿!”

“妹妹你去宫里大闹不说,听闻皇上把你许配给了宸王,竟然想要逃走,还好娘亲不放心你,让人看着你,你这是要害死整个相府阿!”

凌君儿说的泪生俱下,一面把凌乐凡将要嫁给一个,以后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废人事实说出来,又把凌乐凡说成了自私、只顾自己想法不为他人着想的人。

果然太子看着凌乐凡的眼神,变的更加的充满鄙夷和厌恶,仿佛多看她一眼都能脏了他的眼一样。

如果是原主的话,看见太子的眼神,肯定暴跳如雷了吧。

可惜她不是原主,虽然一样的名字,同一副身子,但完全是两个人。

在原主的记忆里,还是有宸王的身影的。

宸王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华夏的战神,手握重兵,征战沙场,让敌人闻风丧胆,至今无一败仗。

所以宸王在军中,在百姓的心中,威望很高。

这是个以武力为尊的时代,尤其是像宸王这样的人物,不仅长相俊美无双,更是文武双全。

传闻某大家闺秀见了宸王一面,从此茶不思饭不想,每天都跑到宸王府门外等着,只为有机会见宸王一面。

这个闺秀的父亲,害怕宸王动怒,竟然辞去官职,带着一家远离京城,再未踏进一步。

传闻只要看了宸王一眼,就会被他吸引,不可自拔的爱上他,因为他是上天派来的战神,是派来拯救世人的。

也有传闻,宸王杀人不眨眼,不管是已经投降的敌人,还是不小心惹怒他的人,最后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这个王爷却也倒霉的很,听闻是在练功突破顶级瓶颈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险些丢了性命。

只是命保住了,惹得一身重伤不说,还废了双腿。

可原主,怎么就嫁给宸王了呢!

凌君儿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凌乐凡,在太子看不见的地方,眼里迸射出恶毒的寒光。

这个小贱人,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

难道真的摔坏了脑子?

“妹妹,你怎么不说话了阿?别吓姐姐阿!”

“没事,谢谢姐姐关心了!”

凌乐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凌君儿,带着血迹的脸上看起来更加的狰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