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她的男人惯得

她的男人惯得

叶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就睡了个回笼觉,怎么世界都变了;为了五两银子,方月茵就这样被卖掉。嫁给村里有名的病秧子后,旺夫旺宅的方月茵,还真的冲喜成功,给夫家莫氏带来了许多好运,莫子安的病情不仅逐渐好转,就连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念不起的村学,她都已经安排适龄的莫家人去读书……没办法有钱呗!

主角:方月茵,莫子安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月茵,莫子安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的男人惯得》,由网络作家“叶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就睡了个回笼觉,怎么世界都变了;为了五两银子,方月茵就这样被卖掉。嫁给村里有名的病秧子后,旺夫旺宅的方月茵,还真的冲喜成功,给夫家莫氏带来了许多好运,莫子安的病情不仅逐渐好转,就连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念不起的村学,她都已经安排适龄的莫家人去读书……没办法有钱呗!

《她的男人惯得》精彩片段

“你个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挺尸,赶紧给老娘起来!”方月茵正睡得迷糊间,只觉得身上重重地呼了一掌,耳边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

“啊呀妈!你干嘛打那么重,我可是你亲女儿!”她眼睛都没睁开,挥手不耐地咕哝,翻个身又想继续睡。

可她刚翻过身,脑子里涌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吓得她弹跳了起来,“不,这不是真的!”

赵氏被方月茵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两步,见她还没动地方伸手就揪着她的耳朵,把方月茵拖到地上命令道:“一会儿莫家来人了你可得给我机灵点,别……啊……”话没说完,脚背上一痛,本能的放开了手。

方月茵从赵氏手上把自己解救出来,定定地看着她。

赵氏被方月茵看得心里发毛,强装镇定道:“看什么看,小贱人,你死鬼老娘死的时候,还是我们帮着办的后事,之后你爹出去讨生活,我们也没说把你赶出去,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算了,跟你说这些反正你也听不懂,你只要记住一会儿要听话,不然我叫你大伯揍死你。”

“娘,莫小山来了。”门外响起一道娇俏的女声。

“走吧,一会儿跟着那小子去他家,他们家有很多好吃的,鸡鸭鱼肉都有,保准让你吃个够!”说着赵氏就上来拽方月茵。

“这么好的事情大伯娘怎么不让堂姐去啊!”

呵!真当自己还是那个傻子哄了,虽然方月茵对现在的事情还有点接受无能,可不妨碍她怼回去。

“你堂姐……”说没说完,赵氏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方月茵,“你不傻了?”

方月茵冷嗖嗖地扫了她一眼后,抬头看向枝头的两只麻雀。

不知怎么回事,这次醒来她竟然能听懂鸟雀的话,此时它们正在讨论整个杏花村的八卦,看来八卦之心是不分物种的。

从它们的口中,方月茵知道了一些真相。

莫家的条件的确是众人皆知的着,上有瞎眼老母,下有一双幼小弟妹,莫子安自己因长年生病,时间长了就被传成了只剩一口气了,于是就有了外界的冲喜一说。

其实莫子安是个病秧子,倒也不至于吊着一口气,莫母出山高价给他娶媳妇,也只是想给他留个后。

鸟儿的嘴可比人实诚多了。

方月茵还想继续听,就见方永森臭着一张脸,冲屋里的人吼道:“磨蹭什么,傻妞要是不肯走,就打到她肯走为止!”

“不是啊,当家的,她……她……她好像好了……”赵氏指着方月茵,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

“好了又咋样?一样得到……”方永森都不想都就说,可说了一半又停下,看向赵氏道:“什么好了?你说什么呢?”

“她……她不傻了。”

“大伯,你可真是我的好大伯,为了五两银子就能把我卖给莫家给莫子安冲喜,要是哪天我爹回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方月茵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永森。

方永森脸一白,很快又恢复镇静,“回来又能咋样,我这个当伯父的还不能给侄女的婚事做主了?

何况他都这么多年没音讯了,我家也白养了你那么多年,现在家里缺银子,你也是时候回报我了!”

方月茵沉默下来,她现在只有零星的一点记忆,只记得是原主洗坏了她堂姐的一条裙子,就被罚不准吃饭,原主本来就瘦得皮包骨头了,哪经得住再饿上几天,就这么死了,同名同姓的方月茵就一觉睡到这里来了。

既然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不如先离开,先去看看那个什么莫得了什么病,要是能治就将他治好,自己再提出离开,想来莫家也会同意的。

心中有了想法,方月茵抬起头来直视着方永森道:“好,我嫁!”

“这才乖嘛!”方永森和赵氏互看一眼,脸上都露出笑容,“你放心,等莫子安死了,你爹要是回来的话,一定会把你接回来。”

方月茵心中冷笑,脸上却笑道:“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不过现在有件事倒是可以先说说。”

“你说!”

“既然我出嫁了,我想要一纸断亲文书……”

“不行!”方永森想也不想地拒绝,“哪有女儿出嫁就跟娘家断了亲,这不跟自断后路一样吗?”

“自断后路?”方月茵冷笑,“大伯,要我提醒你,这么些年来我在你家过的日子吗?这样的后路我还真不想要!”

“当家的……”赵氏急了,这可是最好不过的,就算将来事情捅开来了,也不是他们的错,她可一点也不想再跟这个丧门星有关系了。

“不行!”方永森还是不肯松口,苦口婆心地道:“大伯知道你在堵气,过去也许有时候你大伯娘对你严厉了一点,可那也是为你好……”

“大伯,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方月茵冷哼一声打断道:“你敢说,这些年我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你敢说你们不是因为五两银子把我卖去莫家的?你敢说方玉娇不是已经打算好等我一出门就跟高建志订亲?……”

“住嘴!”方永森眯着眼睛,凶狠地道:“玉娇和建志是情投意合……”

“所以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大伯,别忘了,高建志到现在还算是我的未婚夫,我和他是娃娃亲,你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也不怕打了自己的脸!”

方永森气得脸色铁青,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好,如你所愿,断亲,以后你跟方家没有关系!”

“不,是我们这一房和你们这一房没关系,就算我爹娘都不在了,他们也会膈应有你们这样的亲人。”方月茵淡淡地道。

“你别欺人太甚!”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现在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想闹就闹吧,越大越好!反正最后丢脸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你……”方永森气得身子都在发抖,却拿方月茵一点办法也没有,反倒被她挟制住了。

“当家的……”

方永森没理会赵氏,一双眼睛阴郁地看向方月茵好半天,才道:“好,我答应你。”

说着拿来笔墨写下一张文书按了手印扔到方月茵脸上。

方月茵也不生气,捡起文书扫了一眼,冷笑,“多谢大伯,以后虽然还要住在一个村里,但我希望你们再见我时,还是绕道走!”

 


方月茵心满意足地跨出房门,就看见院里站着一个身量不高的男孩,大约有十岁的样子。

男孩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整个人黑瘦黑瘦的,唯有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看起来挺机灵的。

“你就是我大嫂?你可真好看!”莫子喜看着方月茵脱口就道。

“莫子喜?”

虽然这么问着,方月茵心里却是肯定的,因而没等他回答就道:“走吧,这里不会有人留你吃晌午饭的。”

说完自己率先往院门口走。

莫子喜愣了一下,随即也跟了上去,心想:这个大嫂好像没传闻中的那么不堪。

当方月茵站在莫家小院前,嘴角忍不住抽搐,在原主的记忆里,杏花村不是个富裕的村庄,可这么简陋的院子也是村里头一份了。

简单的篱笆墙里有着几间茅草房,莫子喜把篱笆门打开,冲里面喊了一声,“娘,大哥,我把大嫂接来了。”语气里满是欢快。

声音刚落下,北面的中间那间屋子门开了,一个小女孩扶着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中年妇人走出来,“人在哪儿呢,妞儿她哪儿呢?”

方月茵闻言眉头一皱,他们怎么知道是自己,之前不是说好了把方玉娇嫁过来的,这才出了五两聘礼……

正想着,身上多了一只手,在她身上摸索着。

方月茵低头一看,是一只长满茧子的大手,感觉到方月茵的退意,莫母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

“妞儿别怕,我眼睛看不见,就只能这么‘看’了,既然到了家里,以后就是我的亲闺女,走,跟娘吃饭去!”

“婶子,你们一开始求娶的不是我吧,我的名声……”

方月茵怎么觉得莫家好像早知道方家把她跟方玉娇换了一样。

“还不是你的好伯父说方玉娇订亲了,又不肯退聘礼,只好用你这个傻子来充数。”

声音里满是淡漠、讥讽。

方月茵抬眼一看,正对上男人漆黑幽深的双眼,他的眼底满是阴鸷与不耐。

方月茵:“……”

嫌弃她?

不用问,这人应该就是莫子安了。

他的脸色虽然很苍白,可不是那种快死的灰白,看来当真是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不过方月茵也是有火气的,莫名其妙穿越过来,莫名其妙地嫁了个病秧子不说,关键是这病秧子还敢嫌弃她?!

“要不休书来一份儿?你休我还是我休你?都行。”

莫母感受到两人间剑拨驽张的气氛,立即出来打圆场,“大山,你咋能这么说妞儿,我听着她说话,脑子清楚的很,别整得人人都欠了你几百两似的,方家换人又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她被送到我们家来已经够委屈的了。”

训完莫子安又拍着方月茵的手劝她,“妞儿,别往心里去,他说话有时候就是这么阴阳怪气,以后他要是敢给你甩脸子,你就打他一顿,放心!他一时半会死不了,男人啊最惯不得。”

方月茵听了这话有点哑然,这确定是亲妈?

莫子安一脸冷漠地看了方月茵一眼,闷声咳嗽了几身,转身回屋。

“你回屋干嘛,还不过来陪你媳妇吃饭。”莫母听到莫子安回屋的脚步声,大声喊道。

莫子安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地道:“谁招来的谁陪!”

“那你午饭就别吃了。”莫母气呼呼地说了一句,拉着方月茵的手亲热道:“妞儿,你别理他,娘给你做好饭了,咱们去吃饭。”

“呃,那个婶子,其实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方月茵。”

方月茵很想忍下去,可听着左一个妞儿,右一个妞儿的,心里真的挺不舒服的。

这个可怜的女孩啊,居然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吗?既然自己此刻已经成了她,那就用自己的名字吧。

“月茵?好名字,你娘给你起的吧,听说你娘可是个识文断字的好女人呢。”莫母感慨了一句。

方月茵眉头轻挑,原主的娘居然识文断字?真的有些出人意料呢。

她只有原主娘去世的记忆,也许原主脑子不好,不记得这些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自己需要一个背锅侠。

饭桌上只有三个菜,土豆炖豆角、水煮白菜和一盘鸡蛋炒大葱,主食是糙米稀饭。

方月茵看看空空如也的茅草屋,有一种感觉,这应该是莫家最好的饭菜了,她可是注意到莫子喜和莫小燕盯着鸡蛋直咽口水。

“小山,把鸡蛋放到你大嫂面前。”莫母吩咐自己的小儿子,“以后家里有啥好东西都得先紧着你大嫂知道不,小丫你也一样。”然后举起筷子,“吃饭吧!”

“知道了,娘!”两小只同时应道,莫子喜把鸡蛋炒大葱推到方月茵面前,“大嫂,你吃!”

“乖,你今天把我带到家里,很累了,你也吃。”说着就夹了一块鸡蛋放进莫子喜的碗里。

莫小燕一脸艳羡地看着莫子喜碗里的鸡蛋,早知道有鸡蛋吃,自己也跟哥哥一起去了,才想着,碗里就多了一块黄燈燈的鸡蛋。

莫小燕抬头就对上了方月茵含笑的眸子,“大嫂……”

“小丫在家帮娘干了不少活,是个乖孩子,嫂子奖励你的。”方月茵笑着说。

又夹起一块鸡蛋放进莫母的碗里,“娘,你身子不好,还得操劳家里的,该多补补。”最后才给自己夹了块大葱。

方月茵改口改得毫无压力,因为她从莫母这里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既然对方诚心以待,她也会以同等的真心回报。

至于那个莫子安,只要以后别来招惹她,她可以当没这个人。

“哎哎,好闺女你也吃。”莫母激动得直抹泪,原以为换来一个脑子不清楚的,没想到却是个知冷知热的,真希望大山和她能有那个缘份。

一顿饭下来,方月茵已经收服了莫家除了莫子安的所有人,当然也是因为这些人从开始就没想过为难她。

饭后,方月茵主动承担起收拾碗筷的事情,却见莫子喜蹲在小炉子边熬药,问道:“小山啊,这是给你哥熬药?”

“对啊,这是镇子上大夫给开的药,说是对大哥的身子有好处。”莫子喜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嫂子。

“你哥他是啥病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莫子喜苦着脸道:“就知道他喝了很长时间药了。

而且有一次我尝了一点这药,特别的苦,大哥也很可怜,大嫂你别生大哥的气好不好,我们一定会对你好的。”

看着小大人似的莫子喜,方月茵忍不住笑了,冲他摊手,“现在是你哥不搭理我啊!”

见莫子喜垮了脸,岔开话题又问:“娘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知道,大夫说娘是因为伤心过度,哭瞎的。”

“怎么不治呢?”方月茵脱口就问,只要不是视神经出了问题,一般都是可以治的。

前世,她是个兽医,却没人知道她其实也是个有行医资格证的医生。

而且她爸是西医,她妈是中医,所以她中西医都有研究。

 


就这样,方月茵在莫家住了下来。

只是她是跟莫母和莫小燕住一个屋,莫子安带着莫子喜住,一家子虽然缺吃少穿的,但莫母尽一切可能让方月茵吃饱吃好。

而关于莫家娶了方家的傻子也在杏花村传开了,有同情的,自然也有看笑话的。

就比如今天,方月茵领着莫小燕去挖野菜,周围的孩子们都对她们俩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一两个熊孩子拿泥巴丢方月茵。

“啪。”方月茵正低头挖着草药,一块巴掌大的泥巴就落到了她的背上。

方月茵还没怎么样,莫小燕就已经朝着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孩子冲了过去,举起手里的篮子劈头盖脑地砸去,“李二狗,你干嘛?”

“我打傻子啊,和她在一起挖野菜,别把傻病也传染给我们了。”熊孩子理直气壮地说。

“我打死你,我大嫂才不是傻子呢。”莫小燕气得双颊通红,手里的篮子也不停地朝李二狗招呼过去。

李二狗左躲右闪躲得有狼狈,恼羞成怒地道:“莫小燕,你给老子住手,别以为你是女孩子,我就真的不打你了。”

“你打啊,你打啊,你就是打我我也不会让你骂我大嫂。”莫小燕摸起旁边的一块土坷垃就要往对方脑袋上砸去。

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抓住莫小燕的手腕,方月茵淡淡地嗓音传来,“小丫,别动手,这种小屁孩什么都不懂,你再怎么打他也没用,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好了。”

“可是二狗他骂你!”莫小燕很替大嫂委屈。

“他骂就由他骂,我还能少块肉不成,他骂了也不能得到什么好处。”突然又凑近莫小燕的耳朵道:“何况你也打了他不少下,再打下去,万一打破了他哪里,他家里来朝咱家要医药费咋办?”

莫小燕也不是个笨的,听了方月茵这话,立即懂了,但也不想输了气势,对李二狗道:“别让我以后再听见你骂我们家人,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说着就拉方月茵往回走,李二狗也早跑没影了。

两人刚进门,就听见李氏在院门口嚷嚷,“死瞎子、臭傻子,快给老娘滚出来!你们家的死丫崽子把老娘的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想在里面当缩头乌龟?没那么容易,还不快滚出来!”

莫小燕打了个哆嗦,方月茵安慰道:“不怕,我出去看看。”

“你别去!”莫母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能精准地拦下方月茵。

甚至还摸到门边的扫帚拿在手上,“我们家的人不能给别人欺负了去!她李氏不就是欺负我看不见吗?老娘这回得好好让她见识一下,就算老娘眼睛看不见,教训她一个泼辣货还是绰绰有余!”

方月茵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不管刚才莫小燕对她的维护,还是莫母此时的反应,都让她觉得自己暂时留在莫家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但她也不可能真的让眼睛看不见的莫母一个人去面对李氏,当下道:“娘,她是来找我们家麻烦的,你和小丫都不要出去,我有办法对付她。”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莫母对莫小燕说:“咱们也出去瞧瞧,可不能让你大嫂吃亏了。”说着也不用莫小燕扶,自己按着记忆往外走,

莫小燕壮着胆子也跟了出去。

方月茵看着院外五大三粗的女人,正跟周围的乡亲说呢,“你们大伙瞧瞧,他们家傻子把我家狗子打成什么样了……”

“你别一口一个傻子,你儿子是我打的,别往我大嫂身上赖。”莫小燕伸出小脑袋吼了一句,又缩了回去。

“你说啥,她不是傻子?”李氏猖狂地指着方月茵,“她不是傻子是什么?我儿子骂她几声她也得受着……”

“啪!”还没等李氏说完,方月茵抬手就把她的手指打掉,眼神冰冷地看着她,“我最不喜欢有人用手指着我,刚才也是你儿子先动的手,若是他不用土坷垃丢我,小丫也不会动手。”

说完又一脸鄙夷地看着李二狗,“你不是说不打女娃,怎么转头就跟你娘告状了,还把罪名安在我头上,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男子汉气概?丢人!”

李二狗原本也是被自家老娘拽过来的,此时被方月茵这么一说,自觉脸上挂不住,拉了拉李氏的袖子,“娘,咱走吧!”

“走什么走,你脸上都青了,怎么着也得要他们出钱给你瞧大夫。”李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怕她一个傻子作甚!”

“你骂谁是傻子呢,王翠花,真当老娘是死的啊!”莫母突然举起扫帚朝李氏的方向打来。

李氏吓了一跳,忙退开一步,怒道:“死瞎子,你找死啊,平时不跟你计较还真当老娘……唔……”

“你的嘴太臭了,早上没漱口吧,这草能除臭,我就吃亏一点送你些。”方月茵顺手从还没来得及放来的背蒌里抽出一把草塞入李氏嘴里,堵住了她没说完的话。

“以后要是再敢骂我娘,当心我塞你一嘴毒草!还不快滚!”

李氏也被方月茵这剽悍的样子吓懵了,呸呸地吐出一口的草,眼睛死死地盯着方月茵,像是随时要上去把她撕了一样,“你……你不傻了?”

而方月茵可没功夫回答她,从莫母手中夺过扫帚一挥,“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打你走!”

“你……你给我等着!”李氏拉着李二狗是斗志昂扬的来,狼狈的走,看热闹的人哄堂大笑。

也有婶子上来好奇地问莫母,“莫家嫂子,你家大山媳妇真不傻了?”

“桂花妹子,你看我们家月茵哪里傻了?”莫母绷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她可机灵了,人又孝顺,你们可别听老方家败坏她的名声。”

“呵呵,不傻就好,不傻就好,我们这不也是听方赵氏说的嘛,原来她的名字叫月茵啊,肯定是她娘给她起的。”张桂花讪笑着说。

“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以后请大家不要轻信流言。”方月茵冷淡地扫了看热闹的人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里头可有不少人曾欺负过原主,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她还想在村里立足,不宜计较太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