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宗门神级败家子

穿成宗门神级败家子

小小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楚浪穿到了修仙世界,还激活了神级败家系统。但此时时运不济,他所在的宗门负债三万灵石,实在是没有运转下去的能力。于是,师父让师姐遣散众弟子,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时,楚浪站了出来,扬言自己可以拯救宗门。但师姐不信,她说如果楚浪能救,她就嫁给他。此时,系统赏赐楚浪十万灵石,他迅速成了宗门的话事人!

主角:楚浪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浪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宗门神级败家子》,由网络作家“小小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楚浪穿到了修仙世界,还激活了神级败家系统。但此时时运不济,他所在的宗门负债三万灵石,实在是没有运转下去的能力。于是,师父让师姐遣散众弟子,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时,楚浪站了出来,扬言自己可以拯救宗门。但师姐不信,她说如果楚浪能救,她就嫁给他。此时,系统赏赐楚浪十万灵石,他迅速成了宗门的话事人!

《穿成宗门神级败家子》精彩片段

“师父,今年要是再招不来新弟子,咱们可能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神苍大陆,望月宗。

大殿之内,宗门之中仅有的七名徒弟,此刻正在宗主清虚子的面前,个个哭得跟泪人一样。

唯独楚浪一个,眼角虽然挂着泪水,但表情却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地方?

很快,一股记忆涌来!

“玛德!点个大保健我该死了呗?怎么就穿越了!”

楚浪嘀咕一声,空洞的目光之中逐渐升起浓浓的苦涩。

这是个以武为尊的玄幻世界。

弱肉强食,胜者为王。

而他所在的望月宗,却是大陆诸多宗门之中垫底的所在。

楚浪自己,更是宗门的吊车尾。

天赋一般,修炼了五六年也没突破炼气期。

所以日常只能在宗门里打打杂,跑跑腿。

“干!都穿越了,还玩打工人打工魂这一套……还有我为什么穿越过来……难道是那个黑丝妹搞的鬼?”

罢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作为一个带脑子的穿越者,应该要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找个安全屋苟起来,默默等待系统降临。

然而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哐”的一声。

楚浪惊慌看去,只见大殿正门已经被人踹开。

一个黑袍中年人,带着五六个同样装扮的年轻人从外面大步流星地闯了进来。

“清虚子师叔,别来无恙啊!”

带头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透着阴险和狡诈。

“这是隔壁星魂宗的入室弟子褚飞雄吗?”

“这小子居然突破炼气八品了!”

听着周围师兄师姐的嘀咕,楚浪心里轻叹。

为什么一个炼气八品敢装逼?

还不是因为望月宗上下一共就八个人。

一个师父,七个徒弟。

除了清虚子是金丹五品之外,七大弟子全都是炼气期。

没有撑得起门面的徒弟,也招不上来新弟子,人家踩上门也不怕你……

“师叔,两年前你向我们星魂宗借了三万灵石,如今连本带利三万五千整,拿来吧你。”

褚飞雄大手往清虚子面前一摊,嘴角挂着促狭的笑意。

“这......”

清虚子一脸为难。

望月宗吃饭都快成问题了。

别说三五万五千颗灵石,就算三百五十颗,现在也拿不出来。

“怎么?没有吗?”

“老家伙,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褚飞雄声音落下,望月宗这边的七大弟子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

刚才还叫师叔,现在就直呼艺名了?

简直大逆不道!

楚浪再次叹气。

开局就这么悲催,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跑路离开宗门?

外面强者无数,人吃人都有,自己这身板出去岂不是当炮灰?

留在宗门混吃等死?

这里特么都快倒闭了!

“苍天啊!你开开眼!老子可是穿越者,挂来!”

【叮!接收到宿主信号,神级败家系统正在准备激活中......】

楚浪顿时双眼一亮,“还真的来外挂了?有求必应,这里的苍天比我还舔狗?”

【请宿主注意措辞,本系统致力于打造最强败家子,有道是败家败的好,美女陪洗澡。】

随着略显灵巧的系统提示音,一道荧蓝色的光屏陡然间出现在楚浪的眼前。

【姓名:楚浪】

【种族:人类】

【境界:凡境一品】

【武技:暂无】

【法宝:暂无】

【功法:暂无】

【灵石:100000颗。】

【败家任务一:十二时辰内将所有灵石挥霍殆尽。】

【败家不是脑残,请宿主严格控制程度,如被系统判定为人傻钱多,则会触发相应惩罚,切记。】

【惩罚项目包罗万象:雷劈、火烧、自宫等等。】

听到这些,楚浪脸皮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

既要花钱,还要不当冤种?

楚浪看向眼前的场景,“帮宗门解决危机,这不算人傻钱多吧?”

【不算】

“那就好办了!”

大殿上。

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

褚飞雄和星魂宗的三个弟子,对着望月宗的人破口大骂,疯狂输出。

甚至还有望月宗的两个弟子被打了。

“准备轮到我装逼了。”

楚浪正想着,突然旁边传来一句女子的声音:“且慢!”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袭薄纱飘飘欲仙的少女,正满脸紧张且焦急的走了出来。

“这不是小师姐吗?冲上去干嘛?难道想替我装逼?”

楚浪心里嘀咕着。

女子名叫江小鱼,望月宗第六弟子,地位只比楚浪高一点。

长相甜美,性格勤快,经常默默帮楚浪砍柴,做杂事,还偷偷摸摸不让他知道。

只见江小鱼上前面对褚飞雄,摘下自己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递了过去。

“褚师兄,这里有三千颗灵石,还请您看在两宗同气连枝的面子上,通融一下。”

灵石自天地而生,可用来修炼、淬火炼丹、锻造兵器,所以也是神苍大陆的通用货币。

原来她想用私房钱救宗门,这点钱哪够呀?

“小鱼,不可!”

座位之上的清虚子面容变色地阻止道:“那是你父母生前留给你的嫁妆!”

闻言,在场弟子无不为之动容。

江小鱼父母早丧,这恐怕是他们留给江小鱼唯一的念想了。

然而褚飞雄却更兴奋了,“三千,你打发要饭的?不过,这既然是你的嫁妆,小美人,那不如你索性直接跟我回星魂宗好了,把我伺候舒服了,这三万五千颗灵石就不用还了!”

“放肆!”

清虚子气得抖衣而颤。

身影一晃,已经从座位上凭空消失,出现在褚飞雄的面前。

星魂宗众人为之变色,纷纷摆出战斗姿态。

只有褚飞雄依旧一脸淡定,嘴角挂着嘲讽。

“想打我?打死我,望月宗欠的就不光是灵石了!”

清虚子右手高高举在空中,听了褚飞雄的话,再不敢往下打。

“老家伙,要怪就怪自己没本事,只能让女徒弟给你抵债。”

褚飞雄又再度看向江小鱼,咽着口水笑道:“走,跟我回去,什么时候你们望月宗把账还清了,再放你回来!”

忽然,一道声音回荡在大殿内。

“弟子愿贡献十万灵石,偿还星魂宗债务!”


全场顿时一片安静。

望月宗和星魂宗的人全都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楚浪,你有这份心,为师深感欣慰,但吹牛逼还是算了,退下吧。”

清虚子说道,这小子底裤破洞了还在穿,怎么可能有十万灵石?

楚浪拍了拍清虚子的肩膀,“师父放心,这是我平常偷偷在风月楼打工赚来的,绝不是吹牛逼。”

说罢,楚浪拉着江小鱼的手往后退,“小师弟……”

“师姐啊,你的嫁妆收起来吧,等以后再给我。”

没等江小鱼反应过来,楚浪轻轻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道流光涌出,大殿地上,陡然出现了一堆如同小山般的红褐色石块。

璀璨夺目,至少十万的灵石!

“这……”

“小师弟,居然真的如此富有!”

“话说那风月楼是哪?”

“好像是山脚的妓院……”

褚飞雄面色阴沉,到手的美人现在躲到楚浪后面了,他有点不爽。

“师兄,看在钱的份上,咱们还是赶紧收钱走人吧?”

褚飞雄硬着头皮道:“你小子有点本事,行,望月宗和星魂宗的账清了,搬走这些灵石,走。”

看着这些人拿走的不只是三万五千颗灵石,而是全部十万都拿走了。

这一幕,看得其他师兄和师尊一阵肉疼!

“小师弟……虽然是你的钱,但这也太败家了吧?”

“是啊,要不要留点,咱们毕竟只欠了三万多……”

“没事,这点小钱算什么?”楚浪根本没打算阻止,没办法,系统的任务就是败光十万灵石,败光了才能得到更多。

做人,格局要大一点。

“嘶……小钱……”

“小师弟不是孤儿吗?为什么比我们富有这么多?”

“风月楼那群娘们的钱这么好赚吗?”

正当褚飞雄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楚浪又叫住了他们。

“慢着,债还清了,但你们刚刚对我师父师姐不敬,这笔账,也该算算了?”

褚飞雄冷脸问道:“你想怎样?”

楚浪指着褚飞雄的手臂,却是看向其他几个人,“很简单,我多给的六万五千颗灵石,拿来买你一条胳膊。”

此话一出,褚飞雄愣怔在原地,“不可能,几位师弟,把灵石还给他。”

可褚飞雄侧目一看,他身后的几个人,却一动不动,反而脸上多了几分冷漠。

“师兄啊,要不你牺牲一下?”

“不过一条胳膊而已,等回去了让师父给你续上,不影响的。”

“不影响尼玛!”褚飞雄整个人都不好了,一瞬之间卷走所有灵石,身形暴退!

可那几个师弟能不了解他的德性。

“褚飞雄强抢宗门财物,兄弟们,拿下他!”

又有一人转身看向楚浪,“还请阁下说话算话,事成之后,所有灵石归我们。”

楚浪负手而立,“我要看到他的一条胳膊。”

话音落下,几道金属摩擦声,六柄长剑已经划破虚空,横在褚飞雄面前。

“你们敢!”

褚飞雄怒目圆睁。

可话音未落,剑光已从头顶落下。

砰砰!

褚飞雄后发先至,满含灵气的手掌将两名星魂宗门人拍飞出数丈之外,当场吐血身亡。

“褚飞雄,你敢斩杀同门!”

“拿下他!”

可就在这时,褚飞雄却突然感到腰杆一痛,动作竟是没来由的慢了半分。

电光火石间。

剑光闪动,一个皮肤黝黑的星魂宗弟子一剑将褚飞雄的右臂齐根斩断。

“啊!”

褚飞雄疼的倒抽着凉气倒退几步,面色苍白地单膝跪下。

目光阴狠地看向望月宗上座,“清虚子!你好卑鄙!”

然而清虚子却是一脸“关我鸟事”的表情。

老阴批......刚才清虚子的暗算,楚浪看的清清楚楚。

失去战斗力的褚飞雄,被同门直接杀了!

其中一位弟子伤痕累累地来到楚浪面前,“拿钱办事,我等告辞了。”

“请吧。”

楚浪又提醒了一句,“顺便把尸体带走,把地板都弄脏了。”

看着星魂宗的人离开,回过神来的望月宗弟子全都像看鬼一样看着楚浪。

“小师弟平时不声不响的,没想到手段原来这么高明。”

“咬人的狗不露齿,以后和他交往得多留几个心眼儿。”

【叮!恭喜宿主完成败家任务】

【恭喜宿主获得九转脱胎金丹*1。(彻底改善体质,成为修仙奇才)】

【恭喜宿主获得200000灵石】

有了这颗神药,咱不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吗?

楚浪心想着,回房间先把丹药吞了。

只不过有天赋还远远不够,功法武技、修为境界、奇珍异宝,有了这些,才能提升他的战斗力。

就在思索间,楚浪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正是师父清虚子。

清虚子满是褶皱的老脸笑的像菊花。

“小浪,今天你大功一件,以后不用再打杂了,好好养身体,安心去风月楼赚钱。”

老王八蛋,想压榨老子的剩余价值......楚浪脸上笑意如常,“师父,我看您这身子骨也还硬朗,宝刀还没老吧,要不下次一起?”

“呃,为师就算了,毕竟年纪大了。”

“过两天就是开山门的日子了,我看这次就由你全权负责吧。”

“咱们已经三年没有新人上山了,小浪,师父相信你的能力,肯定能为宗门增添一些新鲜血液。”

楚浪人畜无害的脸上眨了眨眼,“师父,你是不是想用多我的钱来招人?没好处我不干。”

“胡闹,师父岂是那样势利之人?”清虚子干咳一声,寻思自己还能给什么好处他?

“要不为师提拔你当大师兄?”

这有个屁用,就几个人的宗门大师兄和师兄有什么区别……楚浪直接道:“师父,我记得你有一本厉害的功法,要不把那个给我?”

“这……”

八百年前,望月宗创派祖师靠着一部《大自在道义》横扫天下。

并立下门规:此功法只能宗主才可修炼。

然而近几百年,十数位望月宗宗主却无一人能再参悟《大自在道义》。

这也是望月宗愈渐颓丧的原因。

如今,《大自在道义》已经沦为望月宗宗主传承的一件信物。

清虚子目光深邃地看着楚浪,似乎做了个决定般,从怀里塞给了楚浪一本功法,“记住,此法万万不可让他们见到。”

“师父放心,几百年都没人看懂的东西,别人见到也没用呀。”

清虚子想想也是,“好了,没事了,都回去干活吧。”

众人纷纷散去。

楚浪拿着功法急着回自己房间,他刚离开,望月宗大弟子岳无风便道:“师父,您是要将宗主之位传给小师弟吗?”

“嗯?”

“何出此言啊?”

“您都答应把《大自在道义》传给他了!”

“无风啊,你什么时候眼光才能放长远一点。”

清虚子叹了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你看楚浪刚刚挥霍的样子,他像是只有十万灵石的样子吗?”

“师父的意思是骗小师弟掏出更多灵石,为我们宗门所用?”

“可是师父,他要是真的练成了怎么办?您当初可是答应过徒儿,要把宗主位子传给我的。”

“笑话!”清虚子淡定地捻着山羊胡,“为师都看不明白的功法,他能练成?”


后院。

楚浪房间。

盘腿上床,楚浪取出九转脱胎金丹。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金色小药丸吞了进去。

盘腿坐在床上,很快,他便清楚地感知到了周围房间里弥漫的天地灵气。

这些天地灵气仿佛发现了食物的鱼群,开始疯狂朝他汇聚而来。

门外,正前来找楚浪的江小鱼脚步突然一顿。

脸色震惊地看向前方。

这是师弟在炼气锻体吗?

她是炼气三品的修为,已经可以清楚感知天地灵气。

此刻,她惊愕地发现,院落周围方圆数丈的天地灵气,竟全都朝着楚浪的房间汇聚而去。

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这,这不可能!”

“师弟连炼气期都不是,怎么可能吸引如此数量的天地灵气!”

房间里,楚浪感受着身体里已经如同汪洋大海般蓬勃的真气,浑身力量暴涨。

一股诡异而神秘的力量在不停向他身体各处散播。

“金丹一品!”

门外,发现天地灵气终于平息的江小鱼松了口气。

可下一刻,一股让她修为战栗的威压轰然袭来!

“这气势......金丹境!”

神苍大陆,修炼等级分为炼气境,筑基境,金丹境,融灵境,返虚境,神府境,元灵境,天人境,渡劫境九大境界。

每个境界,又分九品。

望月宗里,金丹五品的清虚子是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

再往下,便是刚刚踏入筑基的岳无风。

可现在,江小鱼感知到从楚浪房间里传出来的气息波动,最少也是金丹一品的境界。

“这怎么可能......小师弟修为超越了大师兄?”

江小鱼诧异之际,房间内传来声音,“看了这么久,进来吧。”

话音落下,房门自行开启,江小鱼从愣怔中回过神来,缓步进了房间,袅袅婷婷,犹如画中仙子。

“师弟,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修炼的……”

“无妨,我藏锋多年,也不过是想图个清静罢了,师姐不说出去即可。”

藏锋多年?

图个清静?

江小鱼心海翻腾,难道师弟是那种隐世高手?

“我不会说出去的!”

“师弟,你刚才修炼的是《大自在道义》吗?”

“那功法我还没来及看。你想看吗?先给你看。”

说着,楚浪便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大自在道义》的卷轴,丢给了江小鱼。

江小鱼受宠若惊,好像卷轴是烫手的山芋,“不不不,我可不敢看,师父说过,只有宗门继承人才能看,他老人家一定是看出了你的不凡,才决定以后把宗门交给你。”

楚浪心里一笑,当然知道清虚子的真实意图。

老东西笃定了功法放在自己这里,他也练不成,所以才敢拿着功法换自己的灵石。

江小鱼将功法塞给楚浪,两人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一起。

轰!

一股莫名的强大气息冲进江小鱼体内,让她噔噔噔朝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儿跌坐在地。

“啊!”

再看向楚浪,江小鱼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师姐没事吧?”

楚浪扶起对方的柳腰。

“师弟,刚才那股强大气息是怎么回事?”

“我刚修炼完,你不能靠近我,免得我外放的修为震伤你。”

江小鱼听得再度脑袋刺痛。

以前比她还弱的小师弟,现在不小心外放的修为,已经能震伤她了!

这……人生变故也太快了!

看着楚浪,江小鱼勉强挤出微笑,转移话题道:“对了,师父让我来,说负责收徒的事,有不少东西要采买,让我带你去。”

楚浪笑了笑,老家伙这么快就忍不住敛财了!

“师弟,你的灵石刚刚都用光了。”江小鱼说着,又摘下自己的储物戒指,递给了楚浪,“这个你先拿着应急。”

接过戒指,楚浪打量着道:“这可是师姐的嫁妆啊,给了我,那就要嫁给我哦!”

“呸!不许胡说,快走吧,等下天色晚了。”

江小鱼脸更红了,害羞地扭到一旁,避免和楚浪对视。

……

云水城。

周围方圆百里的交通要道。

各地客商、形色人等络绎不绝。

云水城的南街,有一座集市。

充斥着来自天南地北各处的商人和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楚浪和江小鱼并排而行。

“哎!过往的大爷们全都往我这边儿看了啊!看看我们铁马人的奴隶,男的个个身强力壮,女的个个妩媚动人。”

“都往这边看了啊!看看这个小姑娘,只要十五颗灵石,十五颗灵石!”

随着吆喝声,周围的人群也都骚动了起来。

纷纷朝着奴隶摊位聚了过去。

“我们也过去看看。”

江小鱼满眼好奇。

拉着楚浪也朝那边凑了过去。

那方向是铁马人的奴市,在这座集市之中享有绝对的地位和威信。

原因出自商品的质量,和绝对的诚信。

另外还有,就是前几年赤火宗买走了一个奴隶,事后却成了宗门百年不遇的修行奇才。

从那以后,奴市行情水涨船高,节节攀升。

精于算计的铁马人更是把奴隶做了详细的分级制度。

价格从几颗到几百不等。

“各位大爷上眼看了,今天这些可全是极品,男的精壮有力,女的妖艳无双,买回家去,个顶个的能干,绝对物超所值!”

典型北方汉子的奴市老板卖力吆喝着。

台下众人指手划脚,对台上安静站立的奴隶们品头论足。

楚浪看了眼那几个女子,长相虽然没有江小鱼好看,但也算不错了。

可惜现在要被贩卖,唉,万恶的资本社会。

以自己的败家系统,应该能买下一堆女奴,可小日子可千万不要结束呀!

很快。

几个品质稍高的就被抢走了。

剩下次一等的,依旧在火热拍卖中。

江小鱼语气颓丧道:“要是咱们也能像赤火宗那样买到一个天才就好了。”

随着奴市老板腰间钱包的越发鼓胀,台上的奴隶数量也在急速减少。

最后只剩下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孩子,孤零零地站在台边上,怯生生地低着头。

等了半天,无人出价。

奴市老板看了小姑娘一眼,摇头叹息,“又只剩下了你,真是晦气!”

这位剩女长了一双丹凤眼,小而精致的琼鼻,粉红色的樱桃小口。

单论五官,可打八分。

但遗憾的是,女孩儿的半边脸全都被血红色的胎记笼罩。

让人看了望而生畏。

果然玄幻世界也是看脸的。

楚浪在心里嘀咕着。

【叮!检测到纯阴先天骨体质,恭喜宿主触发败家任务:购买奴隶】

【任务奖励:洗髓丹*1,增益功法:《御物入神》*1】

【洗髓丹:可改善体质】

【《御物入神》:黄阶下品增益功法,可提升其他武技释放威力一成】

我都吞了九转脱胎金丹了,这洗髓丹对我有毛用。

不过那增益功法还有点用。

而且,纯阴先天骨体质,他没记错的话,这体质修炼起来,非常厉害!

想到这里。

“老板,那个小丫头怎么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