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全能妖妃征服世界

全能妖妃征服世界

糕仁先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代祸水妖妃,穿越现代,成了任人欺负的娱乐圈花瓶小透明。别人以为这空有一副好皮囊的苏己什么都不会,是个草包窝囊废,实际上苏己一身藏不住的马甲,很快便要一个个展现给众人看。

主角:苏己,裴淮   更新:2022-08-19 19: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己,裴淮 的武侠仙侠小说《全能妖妃征服世界》,由网络作家“糕仁先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代祸水妖妃,穿越现代,成了任人欺负的娱乐圈花瓶小透明。别人以为这空有一副好皮囊的苏己什么都不会,是个草包窝囊废,实际上苏己一身藏不住的马甲,很快便要一个个展现给众人看。

《全能妖妃征服世界》精彩片段

“今日凌晨5点,一代妖妃苏氏的陵墓终于重见天日,这是我国考古史上所发现最土豪的古墓地宫,共出土80多公斤黄金,10吨铜钱,黄金纯度高达99%,可以说‘壕无人性’,堪称地下金库。

古墓葬于皇陵深处,疑有亲王庇护,万余件珠宝字画保存完好,只有金棺内尸骸不翼而飞。

欢迎民众积极提供线索。”

宁丽华烦躁地关了电视,转身瞪向蜷于墙角、脸色惨白的女孩。

“苏己!你身为姐姐赚钱就是要给弟弟妹妹花的!怎么能这么自私?”

“就几十万有什么舍不得?当初是你非要念艺校进娱乐圈,现在丢尽苏家颜面竟然就赚这么点钱??”

“妈,她闭着眼没法人脸识别,赶紧让她起来转钱……”

声调各异的咒骂声在耳边回荡不休,苏己只觉得额角刺痛得厉害,温湿的触感流淌下来,她下意识探手摸去。

粘腻,还带着淡淡腥气。

苏己掩在浓密睫羽下的眸子划过一抹暗色。

纷乱的记忆疯抢似的挤入脑海,她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大胆刁民。”

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从宁丽华身上掠过,仅一瞥,宁丽华背后汗毛竟竖起来了。

等回过神,她更加恼怒:“死丫头!你叫我什么?”

身后,是她那双引以为傲的龙凤胎。

弟弟苏俊业幸灾乐祸:“妈,她叫您刁民!”

姐姐苏倩柔鄙夷的眼神里还参着几分嫉妒:“这还没演过戏呢,就把自己当宠妃了?”

不得不承认,苏己当真生的好,如此狼狈也挡不住那妖治美艳的五官,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看谁都多情。

苏倩柔梗着脖子,声音娇媚绵软地撒娇:“妈,今天去裴老爷子寿宴我一定要背那个铂金包。”

宁丽华闻言不耐烦地催促苏己:“赶紧把钱转我卡里!”

提钱?

苏己清醒了。

她记得自己弥留之际,不是守着所有家底心满意足地躺进纯金小棺材里了么?

可再次睁开眼,竟然借尸还魂在几千年后、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作为家主苏存义的女儿,本该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娇小姐,但这位娇小姐从小木讷寡言,不招人喜欢,学东西慢半拍,当继母生下龙凤胎后,她日子就更加苦楚,受尽来自各方的嘲笑鄙视。

其实苏存义很在意这个女儿,跟原配离婚时也是他用尽手段才争到抚养权,但他平时很少在家,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都不知女儿受了多少委屈。

苏己大概换算了下原身那区区43万余额……

不仅惨,还是个小穷逼。

残影里无数的新鲜词汇与现代画面,都是苏己从未见过的,可接收完原身记忆,她好像就都认识了。

没想到社会竟进步到如此程度。

再有万年,苍天可踏。

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重生,亦不知原身是否被凌虐致死,但她既然来了,再有人想欺负原身,那就得先问过她了。

苏俊业见她不动、直接就要过来硬掰她脸进行人脸识别。

“我给,”苏己先一步开口,直起纤柔娇美的身子我见犹怜:“这样吧宁姨,直接把我账户登您手机里,以后您就能随时用了。”

三人闻言皆是一愣,宁丽华姿态高傲地递过手机:“早这样多好,其实宁姨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

可就当三人信心满满以为她真的妥协时,却见少女上一秒还无辜无害的神情突然清冷,不等所有人反应,她高举起宁丽华手机,往地上狠狠一摔——

只听一道清脆无比的响声,屏幕摔得粉碎,电流‘嗞嗞’两秒,就彻底黑屏了。

“苏己!你疯了?!”

苏己揉了揉手腕,漂亮的眉眼漫不经心地扫向对面三人。

吵吵什么?

好戏才刚开始……

“丽华,发生什么事了?”一道低沉嗓音响起,苏存义刚回家就听到书房传来喊声:“裴老爷子的寿宴就要开始了,你们怎么还没……”

声音戛然而止,苏存义注意到额头正流着血的女儿:“己己,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宁丽华没想到他会这会儿回来,但也没有过多担心。

她欺负苏己不是第一次了,这受气包不敢说出来。

今天一定要让老公好好收拾这野丫头,竟然敢摔她手机!

想罢演技逼真地捂住心口,眼见下一步就该气晕过去,却听“咚”一声,有人摔在了她前面——

“宁姨您别打我了,”苏己扶着额角,楚楚可怜:“以后我赚的钱都给弟弟妹妹花还不行吗?”

苏存义不可置信地回过身:“丽华?她头上的伤是你打的?”

宁丽华万万没想到这小妮子会告状,惊恐地瞪着眼,矢口否认:“老公你别听她的,是她自己摔倒撞到了头!”

刚刚她不过是‘轻轻’推了苏己一把,苏己自己没站稳摔在了墙角上,根本没证据指控她:“己己,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是我占据了你母亲的位置,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冤枉我啊,你说是我打的你,那你说说我拿什么打的你?”

“就是!我妈拿什么打的你?有证据么?”

谁知下一秒,苏己一手捂着小脑袋,一手从地上捡起宁丽华手机……

别说,那屏幕裂开的位置,跟她饱满可爱的小额头还真挺匹配。

“卧槽!”苏俊业惊了,她不能是早就想到这一步了吧?

“你这是碰瓷儿!我妈手机明明是你故意摔坏的!”

宁丽华慌忙解释:“是啊老公,我怎么可能拿手机砸她呢?我就是不小心推了她一下,我……”

“够了!”苏存义厉声呵斥:“宁丽华!念你给我生了两个孩子,这些年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越来越过分!今天裴老爷子寿宴你别给我出去丢人!就在家好好反省!”

“老公!”宁丽华为了今天寿宴准备了一个多月,现在苏存义竟然因为那丫头的话就不让她去?

宁丽华目眦欲裂,指甲狠狠陷进掌心的肉里,她不明白苏己今天怎么就突然开窍了,不仅学会反抗,还把她耍的团团转。

简直像被人掉包了!

而此刻的苏己,早已收敛起那惹人怜爱的小表情,对上宁丽华怒不可遏的目光,唇边浮现一抹意味绵长的笑意。

一代妖妃苏己,百姓眼中的美艳妖姬、将臣口中扮猪吃虎的女政治家,曾经江山唾手可得都不稀罕,未得一日宠幸、却富贵终生的小祖宗。

如今让她穿进这小可怜身体里……岂不是满级玩家回到新手村?

 


经家庭医生包扎,苏己额角触目惊心的伤口被隐藏在一块四方的纱布下,又拨了些刘海下来,才能勉强遮住。

对着镜子,她摸了摸那张跟自己有九分相似的脸,仍有种不真实感。

能被称为一代妖妃,容颜自然不俗,丹唇含笑、肤若凝脂,唯一的差别、是原身被摧残的十分憔悴,170的身高,也就80多斤的样子。

平时在家被继母他们欺负也就算了,两年前好不容易考进艺校、大一就被女团选中进入娱乐圈,本以为日子会不一样,结果到现在还是十八线糊咔、团里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小透明,惹了一身黑料不说,连艺校毕业都成问题,男朋友借着她的名气成为新晋导演、一朝得势反手就把她甩了。

裴家是A市第一豪门,今天参加裴老爷子寿宴,她好不容易得到可以作为开场嘉宾表演的机会,谁知还没出门就被继母弄的头破血流。

还好,苏己还记得自己陵墓的位置,那里可藏着她所有家当,随便取一样出来,就能轻松帮小可怜翻身。

她掏出手机,习惯了一下使用方法,打开度娘,搜索栏里输入她曾经的封号、闺字,均没有结果。

她灵机一动、改搜‘妖妃苏氏’。

瞬间,下拉列表显示两千多个查询结果。

祸国妖妃、红颜祸水、亡国罪人……甚至还有人杜撰了她的香艳野史。

世人眼中的妖妃总逃不掉这几个词汇,却不知真正的妖妃——

身手了得、十项全能、人狠话不多!

这种新闻要在以前,分分钟拖出去打一百大板,但现在,苏己还有更重要的事。

她得查查去皇陵的具体线路,只要有那一陵墓的宝贝在手,什么寿宴表演女团流量,根本就不需要。

一会儿她认真搂席就行。

谁知正想着,一个斗大的标题映入眼帘。

【今日凌晨、一代妖妃苏氏陵墓重见天日!】

点开内容。

【这是我国考古史上最土豪的大型古墓,共出土黄金88公斤,铜钱10吨……万余件文物已送入国家历史博物馆……】

‘pia叽--’

手机掉在地上。

苏存义闻声寻了过来,心疼地看向傻女儿:“己己,受伤了还能表演吗?”

屏幕碎成那样,得多疼啊?

苏己磨了磨牙,刚刚还豪言壮志转瞬就改了口:“难得的商演机会,不碍事。”

一陵墓的宝贝啊……全充公了??

苏存义见女儿坚持,便没再说什么:“那好吧,上台别有压力,娱乐圈混不下去就回家来,老爸养着你。”

苏家大小姐想进娱乐圈,苏存义一开始也不同意,可后来觉得女儿好不容易有个自己喜欢的事儿不忍心阻止。

为了把她送进A市最有名的京央艺校,苏存义没少走关系,也花了些钱,所以宁丽华尤其不满。

苏己肉疼地揪着心口:“好的爸爸。”

据说原身糊的不行,7月正值暑假,团内其他成员通告忙得跟什么似的,就她已经在家躺尸三个月了。

但无妨,现在她来了……

 


苏倩柔没能买上铂金包,但因为宁丽华去不了,她正好可以背宁丽华的,再换上那身L家特别定制的小礼服,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笑容甜美可人:“妈,我这样穿好看吗?”

宁丽华坐在化妆镜前,保养得当的脸上今天被生生气出皱纹,直到看见自己可爱纯洁的女儿,才露出一抹会心笑容:“好看,我的女儿穿什么都好看。”

其实宁丽华长得也算漂亮,40出头的年纪,看着跟30不到的小姑娘似的,肤白胜雪,却又比真正的小姑娘多了些成熟风情的韵味。

对于中年男人而言,她这样的女人确实极有诱惑力。

只不过言谈举止莫名透着俗气,特别跟苏己生母相比,就更登不上台面了。

“听说今天小宋也会去?”宁丽华意味深长:“他导演的那部电影票房已经五千万了,挺有才的。”

苏倩柔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少女的心思不言而喻,不过片刻,她又苦恼地拧了拧眉:“妈,宋恒哥哥是我姐的前男友,我现在跟他走得近……爸爸知道了不会不高兴吧?”

一提到苏己,宁丽华就气的牙痒:“都说是前男友了,你爸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而且小宋这么优秀、前途无量,她苏己配吗?”

旁边苏俊业也理了理西装:“妈,那傻大姐今天怎么回事啊?不会是吃了什么药变聪明了吧?”

“要真有那种药我先给你吃一盒!”宁丽华冷哼:“今天她就是运气好,就她那蠢笨的样子,一会儿到裴家表演绝对出丑,你俩一定给妈录下来!”

苏俊业嗤了下:“没问题!”

炎炎盛夏,空气中弥漫着浓浓花香。

一辆黑色迈巴赫奔驰于宽敞的林荫大道。

副驾上,苏己单手斜撑着下巴,望向窗外不停后退的风景。

原身本来穿的是女团最流行的紧身衣裤,虽然她两条大长腿又白又直,但实在太瘦,那样穿更显可怜,再配上烈焰红唇的大浓妆,冲击力着实有些大。

出门前,苏己换了条大方得体的浅色长裙,好在大商的民风并没有多保守,她还挺能适应现代人的衣风。

洗去浓妆,白净的小脸上只涂了些唇彩提亮气色,斑驳的阳光在她挺翘的鼻尖上不停跳动,纤长浓卷的睫毛偶尔煽动,光是侧脸就已美不胜收。

后排苏俊业差点看呆了。

总觉得不一样了,又说不上是哪儿不一样。

从前的苏己胆小怯懦,总爱低着头,看人的眼神也飘忽闪躲,而今天的苏己从容清雅,恍惚间竟像明珠上的浮尘被拂去了一般,光芒璀璨。

他拐了拐苏倩柔:“实话说这大傻姐长得真挺漂亮,怎么就火不起来呢?”

漂亮?

还真挺漂亮?

原本春风得意的苏倩柔心情瞬间降到谷底:“妈说得对,要真有能变聪明的药,最该给你买一盒。”

她扭过身子,另一边坐着正专心审合同的苏存义。

苏倩柔看他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爸,还生妈的气呢?她今天真是不小心……”

“别再提她了,”苏存义厉声打断。

可苏倩柔并没有就此打住,她观察着苏存义的微表情,见他似有松动,直接搂住他胳膊撒娇道:“诶呀爸~我妈真知道错了,她不是想要姐姐的钱,她就是想帮姐姐管钱,我姐人单纯,我妈怕她被骗嘛。”

虽然是龙凤胎,但苏倩柔显然比苏俊业聪明,之前在家里、苏俊业一门说妈是被冤枉的,她却什么都没说。

因为她知道当时爸爸正在气头上,说多了适得其反,现在爸爸缓和一些了,她再说点好听的才事半功倍。

苏存义哼了一声,没说信,也没说不信:“以后你跟你弟想买什么就跟我说,你姐赚点钱不容易。”

谁知苏俊业一听这话不高兴了:“爸你可太偏心了,咱们苏家培养她花了那么多钱,她回报一点不是应该的吗?”

话音未落,副驾苏己轻哂一声:“培养你这个草包好像花了更多钱吧。”

她也没回头,就那么望着窗外,漫不经心的。

以至于后排三人差点以为是听错了。

从前的苏己从来不敢用这种语气说话。

不过她说得确实没错,今年这对龙凤胎刚高考完,宁丽华就哄着苏存义给苏俊业买了一辆100多万的跑车,苏倩柔也有几十万学费的名媛礼仪班上。

反倒是原身,衣柜里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那条裙子还是苏己强挑出来的。

苏俊业自知理亏,一张脸瞬间涨红。

正要反驳,司机突然急刹车,他没坐稳一头磕在车窗上。

“嘶——你怎么开得车……”

司机王叔没理他,微笑看向后视镜:“先生,裴家到了。”

大多数人都以为A市最贵的地皮是市中心那条繁华的商业街,殊不知商业街西侧,都江桥以南那片静谧的地段才是真正的寸土寸金,能住在那里面的,绝不是普通的富贵那么简单。

而裴家,正坐落在里面环林靠湖、视野最好的位置。

据说这里从前是座气派王府,后来经过几次翻修改建,但依然保持着典雅古朴的中式庭院风格。

此刻的裴家已经热闹起来,宽敞的大院里停满各色豪车,迈巴赫在里面都瞬间逊色。

一位气宇轩昂的老人正接受着宾客们的恭贺。

今天是裴庆申79岁的寿辰,俗话说过九不过十,“九”为久,寓意长命百岁,所以裴老爷子今年大寿办的十分隆重。

古稀之年身子骨依然硬朗,他生的威严,眉眼间自有股矜贵与凌厉,可当他听说今天要表演的女团嘉宾已经到了,却忽然露出抹笑容。

他随手点了个佣人:“把三少爷给我叫下来!”

不少人知道,裴家这位时髦的老爷子特喜欢追星。

但很少人知道,他追星不为别的,而是想在这些充满朝气的水灵灵小姑娘里,给自己那个能力杰出、品貌双佳、但就是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的三孙子、挑个称心的孙媳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