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古代炼钢

穿越古代炼钢

云山风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云是理工男中的直男本直……如今穿越到古代,成了沾了一丁点边的皇室远亲,意外救下罪人美女,三个一个比一个优秀,只是再像仙女,也要食人间烟火。恰巧兜比脸都干净的林云被迫要养活这三张嘴,无奈之下只得努力赚钱,只不过他的赚钱方式十分新颖,甚至有人慕名前来,买他练出来的钢铁。

主角:林云   更新:2022-08-19 19: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云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古代炼钢》,由网络作家“云山风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云是理工男中的直男本直……如今穿越到古代,成了沾了一丁点边的皇室远亲,意外救下罪人美女,三个一个比一个优秀,只是再像仙女,也要食人间烟火。恰巧兜比脸都干净的林云被迫要养活这三张嘴,无奈之下只得努力赚钱,只不过他的赚钱方式十分新颖,甚至有人慕名前来,买他练出来的钢铁。

《穿越古代炼钢》精彩片段

“祭祖,跪!!”

话音刚落,钟鼓齐鸣。

林家祭祖大典,正式开始。

林家,乃是大端神朝三十六郡之一凤阳郡的异姓藩王,拥有世袭罔替的王爵身份,掌控边境镇关十万军马,在凤阳郡可谓只手遮天。

当今凤阳王,有三十六个儿子。

这些儿子们,也信奉凤阳王多子多福的宗旨,到了第三代,人数已经多达五百。

林云,便在这五百人之一。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三个月。

林云也弄清楚了现状。

他的父亲,并非凤阳王长子,而林云,又不是父亲的正妻所出,只是一个宠妾所生的庶子,林云的母亲,还难产而死。

王爵地位也好,荣华富贵也罢,都与林云无关。

祭祖大典礼成之后。

族老让一众林家子弟起身,朗声道:“按我林家祖训,所有林家子弟,成年之后,有两个选择。”

“站我左边者,入伍参军,立不世之功!”

“站我右边者,选妻封地,为我林家,开枝散叶!”

族老张开双手道:“孩子们,自行选择吧。”

二十多个林家子弟,当即站成左右两边。

虽说是自行选择,但不难看出,选择入伍参军者,多是长子嫡出。

而站在右边的,则与林云一般,多是旁系庶出。

这已经成为林家子孙之间的共识。

长子嫡出,入伍参军,建功立业之后,回族内争夺那最后的世袭罔替的王位。而旁系庶出,老老实实的在家族安排下,取个妻子找片封地安生待着。

当然,总有例外。

就有一名旁系庶出,满脸不甘的站在了左边,眼神中,满是对命运不公的抗争。

林云并未出格,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没什么特殊能力,身体的原主也没练过武,等了三个月穿越者标配的系统,也没落他头上。

入伍参军?

听说这年头,边境可不太平,北方蛮族频繁来骚扰,他这细胳膊细腿,怕是会惨死关外!

“既已作出选择,便不可后悔!”

“入伍参军者,离开宗祠,三日之后,前往边关!”

十来个林家子弟,离开宗祠,他们望向林云这一行人时,眼中带着轻蔑与不屑。

族老又望向剩下的十几个林家子弟。

“一族之中,为族建功立业者,值得嘉奖,但为家族开枝散叶,同样重要。你们今日,选妻封地之后,切莫忘记,你们体内有王族血脉,不可辱没!”

“选妻!”

“选封地!”

族老话音刚落。

左右两边的侧门打开。

右边进来一群家仆,手中捧着木盘,盘子上是一张封地地图。

而左边进来的,则是一群少女。

这些少女,身着红装,面带红纱,虽是一派喜庆打扮,但手上脚下却带着镣铐!

从门外走进时,脚镣手铐叮当作响。

这些少女,全部都是罪人,或是罪人之后。

她们之中,有被俘的异族少女,有贪官污吏之女,有囚徒罪犯之后。

娶到了谁,那么……就必须替这些女人,洗刷罪孽还清债务。

林家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为了,压榨旁系庶出的剩余价值,二来,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借助妻族之力,回到族中,争夺王位。

“你们,谁先选封地?”族老开口询问。

一众林家子弟们,在此刻,纷纷推让起来。

按照族中规矩,先选封地者,后选妻。

封地虽有好坏之分,但最好与最坏的差距,并不会太离谱。

可那些少女身上背负的债务,却是天差地别。

十五个少女之中,背负罪孽最轻的是一个商贾之女,身上背负的债务是白银一千两!

而背负债务最重的,则是一个蛮族的女战士,她杀了镇边军三十人,需要偿还白银三万两!

众人相互推让间,林云却突然站了出来。

他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一张地图上。

他走上前,将地图拿在手中,浑身颤抖不已。

此地名为牛背山,因为山势走向宛如卧地牛背而得名。

牛背山长二十里,宽九里,山上遍地红石,总有臭鸡蛋的气味弥漫,以至于寸草不生,一片荒芜。

只在牛头的位置上的山脚下,有一片湖泊,围绕湖泊有一处村庄,不过百户人家,靠着打渔为生,人口不过五百,一年的税收,只有二百两白银。

“我要这处封地!!”

林云开口说道。

族老望向林云,又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封地地图,皱眉问道:“你可确定?”

“我确定!”

族老摇头叹气,朗声宣布:“林云,所选封地,牛背山!”

此言一出,众人当即哗然。

他们早就打听了此次封地的相关信息。

对于可选的封地,也有了解。

毫无疑问,牛背山,就是最烂的地方!

“第一个选封地,可是要最后选妻的啊!!”

“牛背山破地方!一年税收不到二百两,他怕是要还一辈子的债了!”

“哎,自从三个月前,被雷劈了之后,他就有些不太正常。”

“这样也好,至少牛背山这块烂地,落不到咱们头上了。”

林云拿着地图,退回到了人群中。

对于他人的议论,他心中冷笑。

破地?烂地方!?

呵呵!!!

这个世界的人,居然把一个遍地黄金的矿山。

称之为破地!

称之为烂地方!!!


林云前世,乃是一个地质学的研究生。

因此他很肯定,遍地红石是纯度极高的赤铁矿。

而空气中臭鸡蛋的味道,是赤铁矿伴生的硫磺石。

这个世界的冶铁技术,并不发达!

边境各族战乱不断,铁器弥足珍贵。

林云知道高炉梁钢的办法,又得到了一块遍地铁矿的封地!

对他来说,这就是遍地黄金!

在林云之后,没有第二个人自愿上前选择领地,族老只好选择抽签来决定顺序。

很快,封地已经选完。

有人欢喜有人愁。

没等众人闲聊,马上开始了选妻。

果不其然,债务最轻的商贾之女,第一个被选走。

选走她的林家子弟封地年税收,有四百两白银,只需三年,还清债务之后,这名林家子弟,也就能过上小地主的生活了。

陆陆续续的少女们,被林家子弟选走。

留下的,要么是容貌身材不佳,要么便是背负债务,叫人望而却步。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传来。

“滚开,别碰我!!!”

一个少女,被踹到在地。。

少女脸上的面纱掉落,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

她眉发皆白,裸露在外的肌肤,没有半点血色,,就连一双眸子的颜色,都淡的好似一瓢水便能冲掉似的。

周围的众人,惊呼不已。

“白发鬼!”

“这女的,居然真的在今年的选妻队伍之中!”

“听说,她害死了一家三十多口人,真是晦气!”

白发少女,连忙抱住身前林家子弟的大腿,哭喊着说道:“求求你,选我为妻吧!求你了,我会做家务,我会刺绣,我不想死……呜呜,求你了,我不想死!”

被抱住大腿的林家子弟,又是一脚甩开,满脸厌恶道:“我说了,别碰我,滚开!谁会愿意娶一个白发鬼为妻,我嫌命长?”

在大端神朝,白发鬼,是为不详。

不知是宿命还是诅咒,但凡与白发鬼成家者,不出三五年,大多家破人亡。

很快,家仆上前,将白发少女制住,按在一旁。

而那林家子弟,在剩下的几个女人中,选了一个债务五千两,长相有些差强人意的离开。

等到最后,终于轮到林云选择。

但剩下的选择,只有三个。

一个白发少女,长相身材皆是极品,债务三千两。

一个蛮族少女,身材高挑几乎与林云平齐,长得也颇为出众,一身褐色的皮肤,充满着异域风情,整个人流露出野性的美感。

但债务,却高达三万两白银!

林云走到蛮族少女面前时,她抬头恶狠狠的瞪着林云,眼神中满是杀意。

“我宁愿死,也绝不屈服,你敢选我,我一定会杀了你!!”蛮族少女,威胁道。

“大胆!”

林家族老怒斥一声,当下一鞭子朝她抽打过去。

蛮族少女不躲不闪,任由鞭子落在身上,眼中怨恨怒火熊熊燃烧

林云摇了摇头,看向最后一个少女。

这名少女看上去十分虚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莫近的高冷,清冷高贵的脸上,面无表情,好似对自己的命运,早已看淡,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

她的负债仅次于蛮族少女,白银两万两。

除此之外,她还身怀隐疾。

至于具体是什么隐疾,却没有人知晓。

林云的目光,在三个少女的身上,来回扫视了几轮。

旁边已经有人,替林云出谋划策。

“选哪个两万的吧,至少保得住自己的性命!”

“选白发鬼三五年后,不得好死。选蛮族,怕是洞房当晚,就要你的命!”

就连负责整个成年礼的族老,也走到林云面前。

“林云,这三人之中,叶婉清算是最好的选择,你若选他,我可酌情替你,降低债务。”族老倒不是真的关心林云,只是担心林云,因为债务压力太大,索性直接摆烂。

林云摇头,走向泪眼婆娑的白发少女面前,说道:“我选她!”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再度露出震惊神情。

“先是选了块破地,现在,居然选白发鬼为妻!?”

“他不怕死吗!?”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谁入地狱,舍己为人……林云这境界,高啊!”

“舍个屁!那白发鬼,今年已经十九,三次选妻,都无人挑选,再没有人选她为妻,就要处斩了!”

就连白发少女,都一脸震惊。

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在绝望之中,被林云选中。

“你……你真的要选我吗?”

林云点头,说道:“你姓甚名谁?”

“我我,我叫无月,没有姓。”

“那你可愿意,冠我之姓,嫁我为妻?”林云再问。

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林云面前。

“愿意,我愿意!!!”

白发少女点头之际,泪水从眼睑落下,划过了雪白的脸庞。

“谢谢您,以后……以后,我我一定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伺候您,报答您!我为您做牛做马……”

林云连忙将她搀扶了起来,柔声道:“你是嫁与我为妻,不是给我做牛做马。以后,不要这样。”

林无月拘谨的,站在了林云的身边,对他的关切,显得有些抗拒,显然……她并不习惯这种温柔的对待。

林云暗自叹气。

不就是一个白化病吗?

居然被世人当成了什么白发鬼!

让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背负着克死全家的罪名,自卑到了这种程度。

至此,选妻环节,已经结束。

族老一挥手,便有两个壮汉,走进大厅,准备将蛮族少女与叶婉清带走。

“哎,那两个没人选,估计……直接要带去处斩吧。”

“还用想?那蛮族的,留着也是个威胁,早点杀了好。”

“挺可惜的,两个都长得这么漂亮。”

“长得漂亮你怎么不选?”

“我可不想背负那么多债务,而且,我又不是林云,我怕死!”

听到议论,林云浑身一颤。

“他们两个,会被处死?”林云望向族老。

“本就是处斩之罪,若是有幸嫁于王族子弟,自然能功过抵消,可她们两,没这个福分!”族老平淡说道。

林云眉头紧皱,心中挣扎万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他终究……还是无法做到,面对活生生的人命,依旧保持着冷血无情。

“等一下!!!”

林云高声喊道:“她们两个!”

“我全都要!”


这下,不仅是林家其他子弟,被震撼到。

就连历经人情世故,大风大浪见过不少的族老,也都难以置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林云当即走向门口,从那两名壮汉的手中,抢过铁链。

拉着同样诧异不已的蛮族少女与叶婉清,走到了族老面前。

“先祖在上,我林云,愿意娶这两人为侧妻!”

族老神情一沉,冷声喝道:“林云,不得胡闹!”

其他人也在此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哈哈,这林云,怕是要破罐子破摔了!”

“这算什么?他不会以为反正还不起,债多不愁,虱子多了就不痒了?”

“我看啊,他是真的疯了。”

对于他人议论,林云从未在意。

他神情坚定的望向族老,不卑不亢的说道:“先祖,我没有胡闹,族规中从未说过,选妻只能选一个!而我作为王族子弟,本身也能娶一个正妻,两个侧妻,四个小妾。”

“我这么做,符合族规,也符合王法。”

族老沉声道:“你可知道,你若选择这三人,你需要背负什么!”

“她们身上的罪孽,由我承担,她们的债务,我来偿还!”

“你还?你拿什么还?我凭什么相信,你能还清?”族老审视着林云:“若是还不请,又当如何?”

“三年为期!若还不清,林云愿意归还封地,自贬为民!”

“好!!!”

一听这话,族老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同意。

林云面无表情,心中却讥笑不已。

世族大家,王族血脉,选妻封地。

说的好听!

其根本目的,不就是为了打压旁系庶出吗?

就连现在,还想挖走林云身上,最后一块肉。

一旦林云立下承诺,谁还管你是不是破罐破摔。

完成不了承诺,时间一到,直接收回封地!

选妻落下帷幕。

林家的子弟,带着选好的妻子,从侧门离开,门外已经有马车等候。他们今天,就要马不停蹄的离开王府,前往封地。

林云带着三女,最后一个坐上马车。

离开前,他最后看了一眼奢华雄伟的王府。若无意外,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他不曾遗憾,也没任何留恋。

“走吧。”

林云一声命令,车夫便驾驶马车,奔驰而去。

在马车的后方,跟着四个护送的将士,好歹也是王族血脉,在抵达领地之前,王府依旧有责任与义务,护着他们的安全。

坐在马车之中的林云,打开了家族留给自己的饯别礼。

里面有一百两银子,以及象征着领主身份的令牌。除此之外,便是一把钥匙。

林云拿起钥匙,望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三女。

他笑了笑,说道:“为了娶你们三个,我可是背负了……五万三千两的债务,三年内还不请,封地都要被收回,贬为庶民。”

林无月满脸愧疚,“我,我一定会努力干活的,就算……以后真的被贬为庶民,我也一定会,好好伺候您的。我会刺绣,可以,可以挣钱养活您!”

林云微微一笑,先将林无月的手铐脚链打开,说道:“放心吧大老婆,区区五万两白银,用不着三年,便能还清。”

“大,大老婆?”林无月脸色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

叶婉清此时,终于开口说话。

“痴人说梦。”

“怎么,二老婆你信不过你夫君?”林云顺势,将叶婉清的手链脚铐也打开。

“我不过阐述事实,你的领民不过五百,土地贫瘠,既非交通要道,又无物资特产,三年赚五万,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叶婉清道。

“哈哈,没想到,二老婆你,身为国士院的叛党,不止精通琴棋书画,连这些经营商贾之道,也有涉及吗?看来我这是,捡到宝了啊。”

叶婉清并未理会,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腕,便靠着车窗,似是在闭目养神。

林云摇了摇头,望向最后的蛮族少女。

两人目光相接的瞬间,蛮族少女便恶狠狠的说道:“磐达天神的孩子,绝不受辱!你若敢侮辱我,我拼尽全力,也要杀了你!”

林云并未被她吓到,一来是因为她的手链脚铐,二来……她林家给她的饭菜中,混合了特殊的药物,她浑身筋骨酸软乏力,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林云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刚欠了三万白银,把你给救下,怎么说,我也算你的恩人吧?”

“而且你就算杀了我,你也难逃一死,这种你死我活的结局,不是我想要的。”林云要转动着钥匙,说道:“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如何?”

“呸!东陆的狗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别着急骂人,先听我说。我知道你很强,在战场上,能杀三十多个精锐将士!而我,刚好缺一个护卫。只需要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一纸休书,你从此自由。”

“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一年时间,只要你不愿意,我们……只有夫妻之名,绝无夫妻之实,如何?”

蛮族少女,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林云。

而林云已经微笑着,解开了他的手链脚铐,说道:“你可以慢慢考虑,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等你手脚恢复力量之后,也可以直接跳窗离开。”

“不过,高贵的磐达天神的孩子,应该不会做这种,知恩不报的行为吧?”

话罢,林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拉开马车的窗帘,望向窗外的风景。

莫约几分钟后,蛮族少女突然开口。

“乌娜。”

林云转头,疑惑道:“什么意思?”

“我的名字,乌娜。以磐达天神的名义起誓,我愿意接收你的交易,保护你的安全!只要我没有倒下,任何人,便无法伤害到你!若违此誓,五雷轰顶!”乌娜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直视着林云,说道:“我……需要你起誓!”

林云回头一笑,学着乌娜一只手按在胸口。

“我以林家列祖列宗的名义……”

想了想,林云觉得不对劲。

他举起一只手,改口道:“我以性命起誓!我对乌娜的承诺,绝无食言。若违此誓,我也五雷轰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