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从出狱开始无敌

从出狱开始无敌

唯我独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凌枫为保护被恶少欺负的女友,将对方打了一顿,从此入狱三年。在狱中,他有幸结识了一位高人,得知他是为保护女友进来后,教他风水算命,古武玄术。出狱时,凌枫对这些东西无一不精,俨然成了大拿。可就在他满心欢喜去见女友时,撞见女友的背叛现场。她竟然转投恶少怀抱,甚至嫁他为妻。凌枫咽不下这口气,他们都将是他的敌人!

主角:凌枫   更新:2022-08-19 19: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枫 的武侠仙侠小说《从出狱开始无敌》,由网络作家“唯我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凌枫为保护被恶少欺负的女友,将对方打了一顿,从此入狱三年。在狱中,他有幸结识了一位高人,得知他是为保护女友进来后,教他风水算命,古武玄术。出狱时,凌枫对这些东西无一不精,俨然成了大拿。可就在他满心欢喜去见女友时,撞见女友的背叛现场。她竟然转投恶少怀抱,甚至嫁他为妻。凌枫咽不下这口气,他们都将是他的敌人!

《从出狱开始无敌》精彩片段

“185号,凌枫,您的刑期已满,今天就可以离开。”

泛着寒光的铁网外,一位狱警恭敬地说道。

咔嚓

红光扫过,铁栏打开,一位身着囚服的青年,从牢房中缓缓走了出来。

青年二十多岁,剑眉鹰眼,面容十分俊朗,身体虽不健硕却颀长匀称,眼神更是异常犀利。

看着四周纯白色的墙壁,凌枫将胸口的牌子撕碎。

“这一晃,已经几年了?”凌枫问道。

狱警站在凌枫身后,丝毫没有身为狱警的架子,回道:“已经过了三年零七个月。”

凌枫点点头,刚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咳咳……

凌枫顿住脚步。

阴影之中,一位同样身着囚服的人影抬起头,遥遥地看向凌枫:“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凌枫勾起唇角,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狱警看着他从容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和……

敬畏!

“请您跟我来,您的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狱警道。

按理说刑满释放还有很多的步骤,还要签各种手续,但狱警并没有提及。

凌枫提着只有一个皮箱的行李,随狱警走出牢房。

阳光照在脸上,让他冷漠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波澜。

他已经三年没呼吸过外面的空气了。

这时间说长不长,但对他来说,却恍如隔世。

狱警将最后一扇铁门打开,对他恭敬道:“接待的车已经备好,您过去就可以了。”

凌枫临走前看了眼狱警,说道:“你眉骨间有黑气,气运穴微微凹陷,这几天小心有灾祸。”

狱警一惊,而后眼中立刻露出感激之色,对着他一鞠躬:“我明白,明白,多谢凌……先生指点!”

凌枫微微点点头,坦然接受,随后走出监狱的大铁门,进入了早已备好的黑色轿车中。

换上正常的衣服,他还感觉有些不习惯。

“去闽篮路,7号。”凌枫对司机说了个地址。

坐在车里,他望着窗外飞速远去的监狱大门,思绪万千。

他原是魔都的普通市民。

几年前谈的女友,却被盛氏集团的二少爷盛世城惦记上。

女友被当众骚扰,凌枫气不过,就冲了上去,跟盛世城拼命。

虽然富二代被打跑了,但凌枫自己也被告上法庭,判了三年七个月有期徒刑……

想到此,凌枫深呼出一口气。

还好,他在狱里也没虚度光阴,认识了很多能人异士。

在狱里没什么,他最放不下的还是爸妈,还有女朋友江玲。

凌枫顾念父母老了,腿脚不好,就不肯让他们过来。

小玲也要去经常陪二老,几乎没有过来探监过。

“说起来,也有几年没联系了。”

包括他出狱的消息,父母也不知情。

凌枫掏出狱警给他准备的手机,手指停在屏幕上面,最终还是没有拨打。

“我亲自过去,给老两口一个惊喜,应该更好。”凌枫心想。

车子停在了一栋老旧的筒子楼前,凌枫调整了一下心情,推门下车。

依旧是熟悉的街道,但却没有往日的热闹。

凌枫熟练地来到七层,从地毯下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但印象中温馨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映入眼帘的,是空旷无比的客厅。

原本摆在中央的沙发茶几,甚至家里的那台老式电视,全部没了踪影。

就连家里的几扇窗户,都被糊上了报纸,墙纸坏了也没有更换。

原本用来做饭的厨房,也只剩下一个电炒锅。

这跟他想的场面实在相差太大、

如果不是凌枫清楚地址,他甚至会觉得自己走错了房门。

“这是怎么了?”

凌枫心中充满了疑惑,一时间有些不敢迈步进去。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打开,一个有些佝偻的女人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凌枫的母亲,向娟兰!

但与入狱之前不同,凌枫一眼就看出,母亲的头发白了很多,身形也佝偻了。

母亲腰有旧疾,一旦操劳过度就直不起来。

他进去之前,家里明明有一点积蓄,虽然不富裕,但是也过得有滋有味。

在凌枫的预想中,老两口应该准备退休,安享晚年才对,怎么可能还有重体力的活?

凌枫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母亲向娟兰并未发现凌枫,手提着饭盒,就准备离开。

一转身,向娟兰的眼睛猛的瞪大。

“小枫?!你回来了?!真的是你……”

凌枫更加心酸地注意到,母亲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

他心里一阵的绞痛,缓缓道:“是我,妈,我回来了。”

他没在的几年,家里怎么了?

向娟兰看着凌枫,冲上前一把将他抱住,眼泪不要钱的流。

“傻孩子,这几年妈天天盼着你回来。”

凌枫有些愧疚,他赶忙问道:“老爸呢?他去哪了?”

一听这话,向娟兰哽咽的更加厉害。

“那个盛世城,还让你爸丢了工作,你爸一个人喝闷酒,出了车祸……”

向娟兰哽咽得已经说不话,满脸的无助和绝望,就像个孩子一样。

凌枫心一沉,追问:“我爸怎么了!”

向娟兰停顿了一下,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他变成植物人了!”

吧嗒!

凌枫手拿的钥匙掉在地上,脑袋嗡得一声,天旋地转。

他双拳握紧,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脑海中浮现出盛世城的脸,他一字一句道:“盛世城!你必须付出代价!”

向娟兰身体抖了一下,拼命摇头,“小枫,听妈的话,我们惹不起,不要去招惹他们,就连江玲也……”

凌枫一愣,连忙问:“小玲怎么了?!”

他走了之后,那个富二代不会又来找小玲麻烦了吧?

“江玲……”

向娟兰缓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你进去的第二天,江玲就跟那个姓盛的跑了!”

“怎么可能?!”凌枫不可置信地提高声音。

小玲不是和他说好,要等他出来吗?

为什么会跟那个富二代在一起?

“妈,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小玲她不是那样的人!”

向娟兰则捶着凌枫后背:“小枫,你太傻了,为什么要为了那种女人坐牢啊……”

凌枫任由母亲拍打,感觉脑袋就跟死机了一样。

小玲真的就这么抛下他跑了?


花了很久,凌枫终于平复了心情。

现在查看父亲的病情要紧,多耽误一秒就多一点危险。

市医院距离筒子楼不远,凌枫跟老妈走路就能过去。

看着周围,凌枫询问道:“爸到底什么情况?医院诊断怎么说的?”

只要有一点机会,凌枫都会想办法让父亲醒过来。

向娟兰摇头道:“没,你爸他一直昏迷着,医院只是说要修养,能不能醒就靠运气。”

“他们说要是要是半年内还醒不过来,之后醒来的几率就很小很小了。”

向娟兰说着,叹了口气。

凌枫坐牢的这几年,全靠她打零工维持生计,甚至把家里所有东西都卖了。

她没有和凌枫说这些,但凌枫看母亲沧桑的模样,怎么会猜不出来。

他不想吓到母亲,垂眸掩住越发冰冷的目光。

跟向娟兰穿过步行街的时候,一道带着讥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呦,这不凌枫嘛,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人群里,几个穿着黑T恤的男人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满脸的尖酸相,活脱脱地一个地痞流氓造型。

向娟兰见此,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

凌枫走之后,这些人就来找过他们老两口的麻烦。

凌枫顿住脚步,也认出了这些人,当初在他教训盛世城的时候,他们就在场,就是盛世城的狗腿子。

他往前一步,将母亲护在身后。

“怎么?见到老子都不知道递根烟?”

为首的男人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轻蔑地看着凌枫。

“不想死就滚远点。”凌枫冷声道。

现在看父亲要紧,他不想在这群狗腿子身上浪费时间。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周围路人的围观。

有人认出了为首的男人,又默默地退开,只敢用同情地目光看着凌枫。

这人,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盛世集团大少爷手底下的人。

为首男人很满意路人的识趣,眼中露出嘲讽之色,掏出藏在身上的折叠棍。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掏出武器。

男人盯着凌枫,冷声道:“小爷我今天可是带着家伙的,今天你小子不磕头,就别想离开!”

说着话,领头男人冲了上来。

“别!别打小枫!”

向娟兰慌了,甚至想冲上前挡在凌枫前面、

凌枫一把将人拉住,轻声安慰:“放心吧,妈,没事的。”

男人猛冲上前,凌枫却双手插在口袋,不闪不避。

男人见状,心中冷笑不已。

这凌枫连打架都不会打,还不求饶,就是在找死!

果然,当时自己的老大盛世城被打跑,只是因为凌枫的运气好!

想到此,男人更卖力,一甩棍就打向凌枫的脑袋。

结果凌枫忽然一个侧身,插在口袋里的手就像刀子猛地弹出,狠狠打在男人的手腕上!

速度甚至要比男人的棍子快上不少!

没错,凌枫会武!也是从监狱中学来的。

啪!

男人甩棍被打飞,整个人也失去重心。

嘭!

凌枫又是一拳,打在男人喉咙上。

这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普通的人一拳都可能置人于死地。

男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捂着脖子发出嗬嗬的声音。

围观的路人见状,嘴巴张得能装下一颗鸡蛋。

“好快,这人是怎么躺下的?”

“我草,这手速都要出残影了吧。”

“两拳就把大老爷们撂倒了,太帅了!”

至于领头男子,他到现在也没缓过来。

他捂着喉咙,哆哆嗦嗦地看着凌枫,眼里尽是恐惧。

刚刚要不是凌枫留手,他已经死了。

他什么时候学的武?

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剩下三人也带着铁棍冲上来。

凌枫没有后退,伸手直接抓住一人的棍子,随后又是一脚,把那人踹飞出去。

接着他一侧身,躲过另一人的棍子,凌枫一膝盖撞在那人的小腹上。

剩下最后一个,被凌枫的一拳打中胸口,倒飞出去一米远。

啪嗒!

凌枫将夺来的甩棍扔在地上,这东西还不如拳头好用。

向娟兰看着凌枫,眼里满是震惊。

她的儿子,啥时候这么能打了?

缓了好一会,男人才爬了起来。

“你小子给我等着!这几天你都别想过消停日子!”

男人恶狠狠地说道,却连靠近都不敢,生怕凌枫再动手。

等到他把凌枫出狱的消息告诉盛世城,这个凌枫就算多能打,也一样要完蛋!

盛世集团的实力,不是一个会武术的莽夫就能够对抗的。

凌枫听罢,仔细打量面前的男人,玩味地说道:“比起我,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和你老婆吧。”

听到这话,男人一愣,以为凌枫在威胁他,当即大怒:“少在这里虚张声势,少爷来了,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凌枫无所谓道:“你老婆出轨了,你心里一点察觉没有?”

他并非胡言乱语,自打男人站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男人的面相。

本来男人还想接着叫嚣,一听这话,整个人僵在原地。

他早就注意到自己老婆不对劲,天天晚上出门,但凌枫是怎么知道的?

凌枫嗤笑一声:“你还最近发了一场高烧?”

男人不敢置信地后退一步,最近他是发烧了,好几天都没退下去,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凌枫继续说道:“这些事小,你明天肯定会出车祸重伤,最后在医院感染而死。”

一听这话,其余几个人顿时怒道:“少在这儿放屁!你咒我们老大死?”

“住口!”男人大吼一声,喝住说话的人。

他盯着凌枫,双腿已经有些发软,开口哀求道:“那有啥解决的办法不?我这年纪轻轻的不想死啊……”

其余人登时懵了,一脸震惊。

难道凌枫真的猜中了?

老大的老婆真的出轨了?老大会被车撞死?

凌枫没正面回答,反而对男人问道:“江玲她现在跟你们老大在一起?”

既然他们撞上来,凌枫当然要好好审问一下。

不管是去报仇还是查明真相,都需要先知道江玲的位置。

性命要紧,男人哪里还管得了别的,赶忙说道:“那个女人马上就要跟少爷举办婚礼了,就在几天后……”


面对凌枫的询问,男人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她真的要跟盛世城结婚……”

凌枫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

他拼命保护的女朋友,居然真的选择抛弃自己,反而去嫁给让他坐牢的男人。

盛世城该死,江玲更是如此。

但不知道为何,凌枫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

江玲不应该是那样的人。

“以后别让我在看到你们,不然,就不是几拳那么简单了。”凌枫冷声道。

四个男人赶忙点头,就跟老鼠一样,飞一般地逃跑了。

“小枫,你啥时候学的武术?”

向娟兰满脸难以置信。

凌枫笑了笑,看着母亲认真道:“妈,你放心,我不会允许以后有任何一个人欺负到你们二老头上。”

向娟兰眼中现出一点水光,连连点头,“好,好孩子。”

进入市医院,凌枫随着母亲来到病房门前。

还没等进去,凌枫的眉头一皱,目光放在了门前摆放的花瓶上。

两个花瓶上都放着白色的月季,而且全部都是只有五朵。

月季这种花在八卦里属阴,单数也同样被认为是阴数。

这种摆设方式一般只用在公墓上,摆放在活人房间是大忌。

更别提这里还是病房,医院里的阴气本来就重,这相当于是全部都吸引到了父亲的病房里面。

“为什么病房面前会摆着花?”凌枫问道。

老妈没察觉什么异样:“来之前就有了,一直都没在意过。”

凌枫没有多说什么,率先推门走了进去。

先查看一下屋子里的情况,然后再想办法解决。

但看到病房内的情况,凌枫的脸色更加难看。

父亲病床的四个角,都垫着大小不一的黑色木块。

这些木头凌枫认识,都是槐木。

槐木又称之为鬼木,专门用来制造棺材,同样为大阴之兆。

用在活人的身上,就是把病床变成了棺材,父亲病能好才有鬼。

还有病床旁的几个呼吸机等仪器,正好把窗户的太阳遮挡,组成一个屏障。

或许普通人不会在意这一点,但凌枫不同。

他发现连病床的位置,也正对着西南角,再配合这些摆设,可以说把阴气都聚集在了一点。

那就是父亲的病床!

阳气不入阴气不散,这是极其典型的大凶之阵。

这种大阴之气,别说病人了,普通人住上几天都难顶。

再看病床上的父亲,脸上明显有黑气,眼眶凹陷。

这种病症根本不可能是车祸引起的,就是这些阵法在搞鬼!

要是他再晚来几天,估计父亲身体就彻底完了!

“小枫,怎么了?”

老妈注意到凌枫脸色不对,赶忙问道。

“妈,这里有问题,您先别动。”凌枫严肃道。

想破坏这风水局也很简单,只要打乱布局就可以。

说着话,凌枫准备去搬那些医疗器械。

但这些医疗器械都是被固定的,不是专业人员很难拆卸移动。

这一幕刚好被进来换药的护士看到,赶忙上前说道:

“你干什么呀,这些医疗器械很贵的,不能随便动,你有没有点常识啊?”

凌枫则不容分说,指着那些花瓶道:“你们来得正好,把那些花瓶搬走,还有这些医疗器械,改一下位置。”

一听这话,几个护士用看疯子的眼神盯着凌枫:“这些精密的仪器,是你想动就能动的?”

凌枫也来了火气,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些布局是不是医院里的人搞得鬼,有人要故意害父亲!

“我身为病人家属,我有提出合理要求的权利。”凌枫一字一句道。

“你以为……”

最前面的一名护士抬起头就要怒斥他,结果正好对上他冷冽的目光,吓得心猛地一颤,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

护士心慌地住了口,往后退一步。

但后面几个人却露出不耐烦的眼神,转身就给其他病人换药。

其中一个护士嘴里嘀咕道:“连医药费都交不起了,还好意思指指点点。”

“就是就是,没把人扔出去就不错了,还好意思挑三拣四。”

“两个乡巴佬,就是没素质。”

凌枫听罢,怒极反笑,这种素质也在医院工作?

向娟兰却在一旁小声劝道:“小枫,要不就算了吧,你爸还指望着在这里多住几天呢。”

她知道自己已经一个星期没交钱了,想能多留一天是一天。

面对母亲的劝说,凌枫有些无奈:“妈,要是再让爸在这种房间住,还不如接回家里。”

凌枫说的是实话,要是再住下去,父亲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出事。

但几个护士一听就不乐意了。

“你什么意思啊?一个土包子在这里挑三拣四,不想住现在就出院!”

“就是,医药费都交不起了,有什么资格在这狂啊?”

“早点把人拉走吧,好给我们空个床位,别在这儿浪费资源!”

听着议论声,凌枫眼中怒意凛冽,他身形一闪,一名护士手中的圆珠笔就落入他手中,转刺向护士的颈部。

笔尖在她脖子的皮肤上停下。

护士也被吓得傻了眼,动都不敢动一下。

凌枫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她甚至没看清凌枫是怎么过来的。

“你再说一个字试试。”凌枫冷声道。

“我……我不说了,别……杀人是犯法的。”护士双腿发软,抖抖索索地说。

凌枫神色冷然:“祸从口中,你张嘴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就在此时,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

“谁呀,在这里吵吵嚷嚷的,不知道这里是病房吗?”

一道略带不满的声音传了过来。

凌枫收回手,看向门口。

房门外,是一个衣着华丽的漂亮女人。

几个护士见了她,就好像见了主心骨,激动道:“陈小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